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愛一個人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是那些愛的百般情狀,完整了獨一無二的我們。
於是,我們繼續愛,愛一個人,被一個人所愛。

關於愛上的瞬間,愛後的磨練,愛錯的心碎,愛過的豐盈……
暌違兩年半,溫柔天后張曼娟最新愛情散文集。


愛一個人,
在心裡的隔間點燈,
一盞一盞,
照亮過往和未來,
整個人通透了。


愛一個人,並且得到愛,並不是最困難的。
愛一個人,而能保持愛意,長久在一起,卻很不容易。
如果想長長久久愛著一個人,一直在一起,理解是很重要的吧。
不是我想像或期待的樣子,而是愛人真正的樣子。
真實的性情,真實的陰暗與寡合,都能理解。
而後,我仍想和這個人在一起,
仍為了這個人怦然心動,仍希望自己帶給他最多的幸福。
於是,我才能說,我愛一個人。

                                          張曼娟

她的身體裡藏有一組愛情DNA,
愛像一種本能,每一個尋常的日子都能被她愛成一首雋永的情歌。
她的眼睛裡配備一副愛情Camera,
每眨一下,那些幽微的情思就成為一幅永恆的畫面。
她不厭其煩地愛人,全心全意地被愛,
那些愛的回聲,使她不再懼怕。那些愛的背影,使她充滿祝福。
那些愛的當下,使她恆長甜蜜。那些愛的樣貌,使她深深眷戀。
她是張曼娟,她寫下那些關於愛的小事,
這一次,她要與我們相約在以愛為名的國度,及時行愛,不愛不散。

 

愛一個人。TO get her?Together
                             

愛一個人。
這麼簡單的四個字,卻會引起截然不同的反應。有的人忍不住甜蜜的笑意;有的人則泫然欲泣。關鍵在於:你愛的人,到底愛不愛你?
近來網路上熱烈討論著,一個人發生最悲慘的事是什麼?有人說,一個人看悲劇電影是最悲慘的;有人說,一個人生病了自己去掛急診是最悲慘的,而獲得最大共鳴的那個人是這樣說的:「一個人一直愛著一個不愛你的人。」
愛一個人,如果他不愛你,除了悲慘,難道沒有其他?
我們有七十億分之一的可能,在這浩瀚的人海中,遇見令我們怦然心動的那個人。因為愛著那個人,我們的感官變得異常敏銳;我們的想像力發揮到極致;我們的心靈日日攀登絕壁而後墜落下來。我們為小小的事哀愁,為一點點的微光顫慄喜悅。當然,很多時候,我們是自憐的,免不了自怨自艾,感到巨大的孤獨。但因為愛著一個人,我們又在靈魂中藏著一枚煙花,輕輕一觸便爆裂噴發,無以計數的豔麗火光。
「一直」愛著一個不愛你的人,是因為痛苦並快樂著。
愛是一種靈感,也是一種境界。徐志摩在〈愛的靈感〉中有這幾句話,是我常常誦讀,非常喜愛的:
我不是盲目,我只是癡。
但我愛你,我不是自私。
愛你,但永不能接近你。
愛你,但從不要享受你。
即使你來到我的身邊,
我許向你望,但你不能
絲毫覺察到我的祕密。
這就是愛一個人的神奇之處,哪怕他並不愛你。這靈感鍛練出詩人,或哲學家。

愛一個人,究竟是To get her?還是Together?一模一樣的字母,一模一樣的排列順序,卻是很不一樣的道路與過程。To get her,是一種目的,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必須運用一些策略與方法。Together,卻是一種想望,兩個人長長久久在一起,互相倚靠,安安穩穩的走下去。
我是一個喜愛古典小說的人,同一部經典重複閱讀許多次,隨時可能停下,隨時可以再開始。因著年齡與生命經驗的增長,每次重讀都能得到些煥然的新鮮感。
講到愛情,大家免不了會想到《紅樓夢》裡的賈寶玉,他的天然溫存與體貼,對女孩兒的疼惜和愛護,是警幻仙子上天入地唯一認證的古今情種。而我偏偏想到的是《金瓶梅詞話》中的頭號淫魔西門慶,他的任性放蕩,近於性狂躁的種種變態行徑,卻活生生是從To get her走到Together的典範人物。
西門慶妻妾成群,還有許多包養的娼妓,霸占的人妻。他和李瓶兒之間的情感,非比尋常。李瓶兒天生麗質,運氣卻不太好,嫁了幾次,積累了大筆財富,可惜沒遇見意中人。她對西門慶情有獨鍾,幾番波折終於嫁進西門府中成為第六位夫人,也為西門慶帶來一大筆財富。因為她是真心愛著西門慶,因此不爭不強,委屈求全,一心只為丈夫著想,反而用柔情綰住了這個浪蕩子。他對待其他女人都是欲望的逞強,每一張床都是戰場;在李瓶兒身邊就成了溫柔鄉,每一個細節都是憐愛。
西門慶占有這麼多女人,卻只有李瓶兒為他生下一個兒子,唯一的繼承人,絕無僅有的愛情結晶。作者的安排,是有深意的啊。
兒子被潘金蓮的歹毒算計害死之後,李瓶兒徹底崩毀了。她被血疾打倒,藥石罔醫,原本花容月貌變得臘黃憔悴,床舖房間盡是令人掩鼻的血腥味。西門慶一點也不嫌棄,每天都去看她,陪伴她說說話。甚至到了她彌留之際,算命仙鐵口直斷,令他絕不可以再見李瓶兒,否則會招致災殃,一向篤信卜卦算命的西門慶,在門外徘徊一夜,還是走進了那宛如煉獄般的房間,環抱住他最愛的女人,安靜的躺在了她的身邊。
不再是秋水般的眼眸;不再有吹彈可破的肌膚;不再能翻雲覆雨的享樂。這房間以外,多少女人等著取悅他,帶給他無上限的感官刺激。他還有多少財富想要屯積;還有多少官爵想要搏取,對一個三十三歲的男人來說,這世界還有太多值得放手一搏的好東西。
而他全部拋下了。他珍惜的擁抱住自己最愛的女人,聆聽著死亡的氣息吹在耳邊,他只想把握這最後的一刻,和她在一起。
每一次讀到那黯黑的床榻上,李瓶兒與西門慶的訣別,我的眼睛總是潤濕的。這男人終於理解了愛,當他的摯愛離開的瞬間,他總算是清醒的看見了愛的容顏,雖然不是至美,卻是至尊。他生命中唯一的極致,不是To get her,而是Together。

愛一個人,並且得到愛,並不是最困難的。愛一個人,而能保持愛意,長久在一起,卻很不容易。
我認識一個戀者,不斷突圍而出,成為愛情哲學家,愈愛愈登峰造極,與他所愛的人始終親密相愛,我好奇的詢問他,祕訣是什麼?
「真正的理解她。」他說:「明白她是什麼樣的人,就不會有不該有的期待,也不會失落。只有愛和喜悅。」
如果想長長久久愛著一個人,一直在一起,理解是很重要的吧。
不是我想像或期待的樣子,而是愛人真正的樣子。真實的性情,真實的陰暗與寡合,都能理解。而後,我仍想和這個人在一起,仍為了這個人怦然心動,仍希望自己帶給他最多的幸福。
於是,我才能說,我愛一個人。

 

時候忽然到了
米琪一直習慣手洗貼身衣物,那一天,她在後陽台洗完自己的內衣褲,接著洗男友的內衣褲,用手揉搓著,忽然感到不耐煩。她覺得那條褲子的花色不好看,根本就很難看,到底是什麼時候買的?在哪裡買的?怎麼會挑這樣的花色?是誰幫他挑的?是哪一個女人?這會不會又是一段曖昧的情感?甚至根本就是隱瞞住她的一段姦情?
她揉搓著那條內褲,感到噁心、頭暈,她停下動作,撐著身子站了一會兒,然後,洗淨了手,走回房間,撥通了電話,對正在上班的男友說:「我們分手吧。」
米琪三個月後對我們敘述這段經歷,大家都聽得瞠目結舌,一時之間,做不出任何回應。
米琪和男友相識時,我們這些朋友都不太看好,因為那個男人的情史豐富,他和米琪戀愛時,據說前一段關係也沒有處理得很乾淨。但米琪的說法是:「其實他已經處理好了,是那個女人一直不肯放手,而他又太心軟了。」很多關係需要的,也就只是言之成理的說法,米琪說服了她自己,我們當然沒什麼好說的了。
男友對米琪真的很體貼,接接送送,毫無怨言,前兩年確實是水乳交融的狀態,他們希望買了房子再結婚,因此過起同居生活。然而,男友換了工作之後,擔任採購,常需要出差和出國,又開始傳出一些曖昧的情事,甚至還有被米琪當場撞見的。這些事對米琪打擊很大,她陷入深深的低落中,去做心理諮商,也辦了留職停薪,但是,她並沒有和男友分手。因為她相信男友的說辭,也覺得真愛就是要面對許多挑戰,一次又一次,她努力說服自己。
「想到要離開他,我就痛苦到快要死掉了,我沒辦法和他分手。」那時候,她是這樣回答我們的關心的。
連她自己也沒想到,幾個月之後,某個洗衣服的早晨,突然之間,再也無法忍受和這樣的人繼續相處下去了,一邊說著愛,一邊止不住的出軌,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人生。
「也許,妳早就想要離開他了。」我說。
「也許吧。只是那一天,時候忽然到了。」米琪心平氣和的說。

同居者的熱被窩

我認識芊芊那年,她才十八歲,就已經是個旗幟鮮明的不婚主義者,在我們的導生小組討論會上,她陳述了婚姻的種種弊端與非必要,最後,自己下了一個結論:「像我這樣的一個本位主義者,根本就不適合和任何人在一起的啦。」
芊芊小時候父母就離婚了,而後各自再婚,她跟著爸爸住了一段時間,又跟著媽媽住了一段時間,都無法適應,後來是單身的姑姑收養了她。據芊芊的說法,姑姑是個本位主義者,把自己看得最重要,最愛的是自己,卻也給了她很大的成長空間。等到她長大之後,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態度與姑姑所差無幾,於是,便也宣稱自己是個本位主義者。
芊芊自覺是不適合任何人的,在感情這件事上,也就十分怠懶。她自己看電影、自己去用餐、自己一個人旅行,而後,在旅途中遇見了「尋找自己」的亞爵。亞爵的恐懼是太容易移情別戀,而他的父親一生中數不盡的女人,這種濫情的態度是他深惡痛絕的,他怕自己會變成父親這樣的人。
他們相遇了,都是對婚姻制度感到懷疑和排斥的人,竟然情投意合,水乳交融。芊芊根本不在乎亞爵移情別戀:「我又不要嫁給他。」
亞爵卻時時擔心芊芊離開他:「她最愛的是自己,如果有一天發現我沒那麼可愛,一定會轉頭就走的。」
他們順從著相愛的渴望,展開同居生活,說好了,誰也不會為誰而改變。走出門,就像兩個單身者一樣,誰也不干涉誰,回到家相處的時間不太多,卻顯得珍貴。
冬天是芊芊最難受的時候,她的體質虛寒又不受補。亞爵常要求先沐浴,而後上床睡覺,當芊芊洗完澡,抖瑟著上床,亞爵挪開身子,把自己的暖被窩讓給芊芊,用熱騰騰的身子給她溫暖,沒有情欲的,只是環抱著她。芊芊沒想到與這個人相愛了三年,還能有這樣的感動。
想到那些在冬夜裡搶棉被而翻臉的夫妻;因為被老婆冰冷的腳碰到而發火的老公,一切習以為常之後而不再珍惜的婚姻生活,我真羨慕同居者的熱被窩。

煲海鮮電話粥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韓國的演藝娛樂工業,特別是在編劇這個部分。無意間看見一部韓片《我的PS搭檔》,故事是從一個失戀男人半夜接到奇怪的電話展開的,電話中的女人以一種令人蝕骨銷魂的聲音,和他做了一場電話性愛。高潮迭起,欲死欲生之後,才發現,女人撥錯電話了,她原本是要給男友一個驚喜的,結果卻便宜了一個陌生人。
這故事的發展與一般純愛電影很不同,卻也能被純愛的氛圍感染,應該是編劇的功勞了。
男主角失戀的孤單被女主角撫慰了,而與男友交往多年卻沒有著落的女主角,也在夜半煲電話粥的無所不談中,得到了遺失許久的快樂。雖然,他們始終沒見過面,卻成為可以交心的「好朋友」。講長長的電話,叫做煲電話粥,這粥的內容大不相同,韓片中的男女主角,煲的可是活色生香的「海鮮粥」呢。
為什麼沒見過面的男人和女人,反而能夠暢所欲言,分享許多重要或細微的事?為什麼在夜晚煲電話粥,竟然成為他們生命中很重要的事?
我不禁也想起在過往生命中,那些曾與我煲過電話粥的人。奇妙的是,有些不會跟戀人講的話,卻很願意跟電話那頭的「朋友」說,彷彿隔著一點距離,不那麼貼近,就能產生更多的包容、理解與幽默。
我常想像著聲線像一縷絲,在自己與對方的耳殼中迴旋,話筒貼得那麼近,對方的聲音直接熨貼在心上,比平常的距離更近。
「喂!已經很晚啦,你還不睡喔?」有時候忽然問這麼一聲,像是一種禮貌,其實是在等對方說:「還不想睡啊。你想睡了喔?」
於是,便很放心的微笑著回答:「沒有啊,我不睏。」如今想來,那些煲過的電話粥,不管是白粥、皮蛋瘦肉粥,或是雞粥,都不是「普通朋友」。
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願意與你煲電話粥,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毫無睡意,是很幸運的。但也不可等閒視之,等到這鍋粥從白粥變為活跳跳海鮮粥,不吃「海鮮」的人可就要全身過敏了。

在跨年前分手

筠筠和男友是在大學畢業前開始交往的,她後來常說,可能因為自己沒有談戀愛,眼看大學都要畢業了,有點心慌;而男友面臨將要當兵的改變,也很想抓住些什麼,他們於是就在一起了。
我問過她:「應該不是那麼隨興的吧?他總有些地方吸引妳,才會在一起啊。」
筠筠想了想,才認真的回答:「應該是一種沉穩篤定的感覺吧。」
筠筠小時候就知道父母親感情不太好,她總擔心離婚的變故突然而來,她的家就毀壞了。等到長大一些她又希望父母親乾脆離婚算了,彼此怨懟的生活在一起,其實也算不得一個家。
男友的家庭是很和諧的,雖然不是很親密的黏在一起,相處時卻輕輕鬆鬆,男友總是心平氣和的樣子,帶著點慵懶的氣質。
然而,他們的感情生活也並不是一帆風順的,當男友當兵回來,找到工作,筠筠也有穩定生活,便想和男友一起住,她到處看房子,男友說自己沒意見,她決定就好,但每到最後關頭,男友便會問:「這裡合適嗎?妳真的喜歡嗎?」
最後是筠筠直逼核心的問他:「你並不想跟我一起住,對嗎?」男友說他知道筠筠想要自己的家,但他還沒準備好。
當時筠筠失望又受傷,覺得這個男人並沒有與她長相廝守的意思,決定跟他分手。分手之後,筠筠租屋遭竊,又遇見一些麻煩事,男友自告奮勇幫她搬家,打理許多事,於是他們又復合。復合之後,他們的關係似乎更像是固定見面的好友,而不是情人,只是彼此依賴慣了,也不太想改變,就又過了好幾年。
「到了二○一五年,我就29歲了。」年底時,筠筠突然有了覺悟,她想要找個人好好的愛一場,她想要和一個愛戀的人擁有一個家。
就在跨年那一夜,等待著璀璨絢麗的煙火,在擁擠人群中,她看著身邊不冷不熱的男友,突然就說了:「我們還是分手吧。」
男友有些驚訝的看著她,沒有說話。筠筠覺得輕鬆下來了,她知道自己對愛情這件事還是有期待的,並不只是找個人作伴而已,她認識到自己對愛的渴盼原來還很強烈,因為這樣的覺知,感到了人生的美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