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港邊少年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港邊少年阿慶,出生於高雄鼓山。父親大隆原有艘漁船,捕魚維生,後因妻子秀枝過世加上漁獲減少,於是將船讓出,在旗津開了家海產店。阿慶生性聰穎卻一身反骨,父親大隆希望他好好讀書,他卻成天往海邊跑,滿腦子想的都是魚啊海的,連作夢都夢見自己是條魚。
阿慶的姐姐小紋長得潔淨可人手腳又俐落,高中畢業後放棄升學在大隆的海產店幫忙,是旗津街上眾人誇讚的美少女。
另一位主角志祐,就讀中山大學海洋學系二年級,他因愛海前來港都過生活,主修海洋工程,樂愛潛水,並於課餘擔任義工,帶領營隊小朋友認識海洋。
諸多人物及柴山獼猴等等,共同組成此篇融合親情、愛情,人與環境相依共生的港邊故事。

本書特色

一部榮獲高雄市政府出版補助的現代小說佳作。

方秋停

出生臺南,東海中文研究所畢業後於海外悠遊數年,取得美國中佛州大學教育碩士,目前定居臺中。喜歡烹飪、電影、旅行和散步,習慣臨窗閱讀或遐想,讓花草點綴生活,品味簡單的幸福與快樂。珍惜寫作機緣,盼寫出值得記憶的愛和感動。
曾任《明道文藝》總編輯,現為明道中學國文教師。曾獲時報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吳濁流文藝獎、福報文學獎、桐花文學獎等。作品選入多種文集。著有散文集《原鄉步道》、《童年玫瑰》、《兩代廚房》;短篇小說集《山海歲月》、《耳鳴》。 

第一章 夜釣迷航
1.漁港停車場
2.廟前路海產
3.鬱卒的釣竿

第二章 海上珍寶
1.龍王寶瓶
2.海陸消長進行式
3.夜市祝融

第三章 消波塊和挖土機
1.驚奇的潛水課
2.望海的柴山獼猴

第四章 海上熱氣旋
1.風雨夏令營
2.怒吼的礁岩
3.燈塔與船精靈

第五章 港邊饗宴
1.旗津天后宮廟會
2.三太子的醒悟
3.月光海
4.廟前路婚禮

附錄:
港邊鐵匠
媽祖魚

漁港停車場

星期五下午,阿慶與志祐約好在鼓山漁港停車場見面,碼頭前人車聚集,摩托車發出賁賁聲響,魚腥和油臭混雜,三五艘近海漁船停泊,幾堆零星的小魚散佈地上。全叔和幾個老漁夫嘴叨著煙蹲在一起聊天,阿慶和志祐穿繞其中,一隻寄居蟹自魚堆中爬出,眼尖的阿慶一手將牠抓在手上,伸手欲將殼裡的蟹拉出,蟹兒急忙躲藏。鄰近老婦人前來,見船載回來的魚越來越小,忍不住抱怨了起來:「掠這魚遮小尾,恁是在講耍笑抑是在掠心酸的?」
全叔不作回應,任白煙氤氳嘴和鼻孔。
阿慶帶志祐到他經常逗留的釣點,指著前方說:「那裡之前有好大一個魚窟,真的。」
志祐瞪大眼睛半信半疑。
阿慶忍不住繼續說:「早幾年前這附近魚很多,魚和我默契超好,一根釣竿一把撈子,隨便抓隨便釣都有。」阿慶眼底閃出光采,手上的寄居蟹跟著探出頭來……,這時幾輛機車扯開喉嚨呼嘯而過,一條條黑煙於鹹潮空氣中慢慢化開,寄居蟹又將身體縮藏起來。
第二船渠前棲停一艘艘近海船隻,低矮房舍沿著河道排開,騎樓向著馬路,阿慶指著身邊的街道說:「我爸說哈瑪星這一帶以前都是海,是日本人填築出來的海埔地。」
志祐點了點頭,看著向前延伸的船渠,身體不覺隨泊停船隻晃動起來……陽光抹鹽迎面曬來,一條條密集巷道交錯並排各種人生,志祐每回向夏令營的小朋友說:「我們現在腳下所站的以前都是海……」,小朋友一臉茫然,彷在叫嚷著:「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而它確實發生!中山大學校門前定沙工程正在進行,堤防往前推,浪潮一波波,海與岸正在拔河。經由濱海一路轉鼓波街,代天府屹立路邊,敞開雙臂接納並守護著過往的善男信女。
「我爸說以前這裡是沙灘,他說一直以來,人向海討生活,海──是海港人的依靠。」說起這段歷史,阿慶如數家珍,彷似述說親眼目睹的巷口故事。廟殿香爐烘烘暖熱,近百年的虔誠一路燃燒,從大爐分到各戶人家裡。蟠桃大會青龍王綠著一張臉,雄糾糾氣宇軒昂,紙雕龍王則自天空降下,兩隻眼睛如熾亮的燈泡,過水廊間及龍柱上迂迴著九曲黃河陣,志祐彷聞一波波潮浪湧起,吳府千歲及池府千歲聯手庇佑,潮水遠去,魚蝦馴服,波波海浪成為一條條街巷,眼前巷子兩邊停滿機車,牆對著窗,走著繞著彷如迷宮。
「我家就在前頭!」阿慶兩腳滑溜,啪啪便前進好一段路,志祐跟著他穿進一條小巷子,矮屋夾擠在兩邊的三層樓房當中,推開門,志祐跟著阿慶走了進去,昏暗中只見屋內擺著幾件桌椅,神明桌安放角落,一婦人裝框照片棲息牆上。
屋裡有股潮霉氣味,自屋內望出,前院一片敞亮,阿慶和志祐走了出去,幾塊長滿青苔的石頭和看似自船上拆卸下來的木板圍著一窟小水塘。阿慶正得意要志祐和他蹲下來看,這時院子的門被推開──
「我姐!」阿慶趕忙站了起來,神情似乎有些慌張,小紋見著志祐,先是一愣,而後禮貌地點了點頭。
「姐,他叫志祐,是中山大學的學生,他來教我功課!」
「教功課?」志祐和小紋兩人互望一眼,眼底同時露出疑惑。
阿慶拉了下志祐的手示意他快點離開,志祐邊走忍不住回頭再看小紋一眼,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走出巷子,志祐本想問阿慶到底怎麼一回事,卻還是忍下,小紋清秀的五官深深印進志祐眼底。
「今天就逛到這裡,我必須回去寫功課了!」阿慶敲了敲自己的頭,做出經常被修理的樣子。志祐拍了拍他的肩就要離開,阿慶連忙喊住他:「你忘了我們的約定嗎?」
志祐想到他答應過阿慶,只要阿慶協助他完成一項任務,便可抽一張命運機會牌,於是自口袋裡拿出一疊紙牌。
阿慶抽出一張──掀開一看,上頭寫著:「出海夜釣」。
「夜釣?」阿慶情緒興奮卻也立即想到爸一定不會允許!
阿慶的父親大隆因海上無魚才將漁船賣掉,還常抱怨都是那些冒失的觀光漁船惹的禍,害他捨棄從小的夢想,下船舉鍋拿鏟。海產店的生意難做,同一條街左右鄰居都是競爭對手,要不是勉強咬緊牙關苦苦撐著,日子要如何過?多虧小紋勤快懂事,哪像阿慶這傢伙成天只會玩!
阿慶每回到店裡只會蹲在桶子前對著魚蝦螃蟹唸唸有詞,大隆看了就有氣:「你這?囡仔到底是按怎?透日頭殼內不知在想啥?」
阿慶眼睛繼續盯著桶裡,花蟹相疊一起,魚兒互相推擠,阿慶感覺身上鱗片一片片張開,一不小心便觸著緊挨的魚。阿慶呼吸越來越急促,旁邊的魚全張大了嘴──水面上的泡沫越來越多,突然間碰一聲,大隆在廚房舉起菜刀往海鱸魚頭上重力一敲,阿慶回過神,伸手摸了摸被大隆掌摑的頭,眼前金星直冒……,趕忙在大隆破口大罵前拔腿離開店裡。
小紋正於店前幫客人點菜,白淨鵝蛋臉上微淌著汗水。魚蝦軟絲和旭蟹躺在碎冰上頭,遊客川流街上,有的抹油嘴叼牙籤,多半則在店與店間徘徊……
「現流仔,炒麵炒飯攏有喔……」類似的招呼聲沿路傳響,涼水攤阿滿姨大老遠見著阿慶便殷勤地叫著:「阿慶,要轉去讀冊啊?」說著便拿了顆椰子插上吸管要送他喝。
阿慶速速快走,阿滿姨是街上有名的放送頭,阿慶可不想要招惹她,尤其她老是纏著大隆,滿腦子不知在想些什麼,阿慶更避之惟恐不及。阿慶的母親秀枝五年前過世,秀枝到底為什麼會死,阿慶真的不知道,只記得那天放學後他一樣跑到鼓山漁港前,幾艘漁船才剛回來,阿慶站在岸邊看向船上,聽見全叔在甲板上對著他喊:「阿慶,愛看就起來──」阿慶興奮登往船上,只見冰桶裡堆了些叫不出名稱的魚,而更吸引他的是一旁水桶裡那幾隻蝦虎和花跳、以及鰭上長有硬棘的成仔丁。
全叔見阿慶看得入神,知道這小子心裡在想啥,便說:「看愛幾隻自己掠。」
阿慶即刻拿起塑膠袋撈了好幾隻,包括那隻兇惡的成仔丁,心裡正想要繼續看船上有啥好玩,突然岸上傳來緊急呼喊:「阿慶,緊轉去厝,恁母仔得欲死啊!」
「死?」阿慶一時還意會不過來──
「緊轉去!閣站在這創啥?」全叔也急了起來。
阿慶這才移動腳步,趴趴趴地跑往回家的路,手上仍然緊抓著那袋魚。
一進門只見鄰居舅舅阿姨們都來了,大隆和小紋守在秀枝身邊,大隆紅著`眼趕忙叫阿慶過來──
「秀枝,阿慶轉來啊!」大隆將阿慶的頭壓低,好讓秀枝觸摸他的臉。秀枝的手冰冷,阿慶直覺彎低的脖子越來越痠,右手仍緊抓著那袋魚,心裡想著成仔丁不知會不會攻擊其他魚,正在想時,秀枝的手滑落,大隆和小紋痛哭失聲,屋裡騷動了起來。
阿慶拎著水袋站在一旁,眼前湧起波波海浪,逐地將他給淹沒……
阿慶將袋裡的魚倒進後院小池塘,天天蹲在前頭愣愣地看著。屋內傳來亡魂超渡誦經聲,道士手搖鈴錚錚鏦鏦地響著……,阿慶看著水塘,蝦虎的吸盤黏著池壁,成仔丁張開雙鰭,搖搖晃晃地游來游去,花跳則躲在水草當中,時而探出頭來。那幾天,阿慶整天神情恍惚,耳邊迴繞著水聲──啵啵─啵啵啵──他頭起伏,耳朵進水──深呼吸,感覺胸腹脹滿了水……想要划動身體,腳一動便觸著岩壁──迷茫當中似有兩把利刃直指過來,阿慶猛地游動身體,只見眼前那下垂的嘴形綻咧開,裂縫越來越大,進逼,就要將他給吞噬──恐──阿慶喊叫出聲便驚醒過來,一摸嘴邊淌滿口水,啵啵水聲轉成銅磬錚錚鏦鏦的響音……,阿慶起身走到客廳,只見大隆青白著臉色滿臉鬍渣,小紋則蹲在一旁手摺著紙蓮花。
阿慶揉了揉惺忪睡眼走到池邊,低頭只見蝦虎的嘴一張一闔,成仔丁似乎褪了顏色。天漸地亮開,阿慶游魂般走往碼頭,泊停漁船有的空寂,有的則有漁夫在上頭扛冰桶、整理線網。
全叔看到阿慶,忍不住喊著:「阿慶啊,你──哪會遮早猶閣走來這?」說著搖了搖頭,低嘆一聲:「這?囡仔,實在真害!」
陽光亮開,漁船一艘艘走遠,長條船渠通連向外,岸上房子襯著桅杆,鹹潮光點一顆顆迷離起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