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 寨城印痕:九龍城歷史與古蹟

  • ISBN13:9789888310296
  • 出版社:香港中華書局
  • 作者:蕭國健
  • 裝訂/頁數:平裝/200頁
  • 出版日:2015/06/10
  • 中國圖書分類:香港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8830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蕭國健教授從事香港歷史文化研究多年,善於運用史傳、方志、族譜、碑銘等史料,以認真的治學態度,印證資料,再撰文記錄,發揮「言必有據」的研究精神。

本書是作者研究九龍寨城歷史多年的成果,以簡潔的文字,介紹九龍寨城的沿革、寨城內外之古蹟文物、古廟等。另外,又向讀者展示寨城附近四條湮沒之村落:衙前圍村、蒲崗村,竹園村與大磡村,為九龍寨城的歷史與古蹟作了梗概的論述。
蕭國健,香港珠海學院中國歷史研究所暨中國文學系教授、香港歷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著有《居有其所:香港傳統建築與風俗》、《香港華人古今婚俗》、《香港歷史研究》、《香港古代史》、《香港新界家族發展》、《香港之海防歷史與軍事遺蹟》、《粵港中西古炮》、《災患與香港史》及《簡明香港近代史》等,發表中英文論文六十餘篇。

自序

    九龍城地區位廣東省之南陲,歷代皆為我國屬土,趙宋以前,歷史無考。南宋初年,於該地置官富場,以鹽官主理。慶元元年(西元一一九五年),大嶼山傜民作亂,朝廷以福州延祥寨摧鋒軍平之,亂平後,留兵三百戍守其地;慶元六年(西元一二○○年),以戍卒半數屯官富場,每季一調。宋末,蒙元南侵,陷臨安,帝昰、帝昺二帝南遷,曾於官富場居停,其後西走崖山敗亡。隨行者有散居九龍境內,開村立寨。

 

    宋末二帝南遷居停官富場地時,該地為鹽場地,當有鹽官差弁,及鹽丁灶戶生活其間,且有摧鋒軍戍卒屯駐。二○一四年四至五月間,於該處地鐵施工場地,發現方形及圓形水井多座,且有房屋牆基及生活用具出土,據報告為宋元遺物,可作佐證。

 

    該地舊有宋皇臺山,宋末二帝曾居停該地,該山因而得名,聖三一堂原位該臺山腳,傳謂附近舊有宋代晉國公主墓,一九○五年政府發展該地,教堂遷建現址,該山且被移平,只餘宋王臺石於宋皇臺公園內。

 

    宋皇臺山後有馬頭角山,山下有古瑾圍,後因都市拓展,該山被移平,古瑾圍亦被遷拆,只餘該村之上帝古廟門額。一九六二年,該廟遺址闢為公園,稱露明道公園,園內保留廟之麻石門框,其旁豎立「九龍石瑾圍上帝古廟遺址闢建公園記」。

 

    元明間,留居境內族姓繁衍,惜無文獻考證。清初遷海,居民被迫遷回內陸,本區且被廢置。八年後展界,居民始許遷回,重建家園。其後人口繁衍,該區亦日漸繁榮。其時,政府且於該地建築寨城及砲台,派兵駐守。

 

    清咸豐十年(西元一八六○年),九龍半島歸英統治,光緒二十四年(西元一八九八年),新界租借與英國,寨城之地,漸成「三不管」地區;但九龍城地區,則日漸發展。

 

    其初,九龍城只為九龍城砦及前啟德機場對開地域之名稱,一九三七年,政府將九龍鄰接界限街之地,劃作新九龍地區,內分九龍城、九龍塘、深水埗、荔枝角等區,九龍城行政區之設置,自此時始。前清九龍寨城遺址,於一九九七年回歸後,已闢為公園,而九龍城地區則已發展為都市。

 

    近多年來,余於工餘間,常往前九龍寨城地區,作考察研究,並參與地方志乘、有關文獻及與長者交談,蒐集資料,今輯集成書,題名為《寨城印痕—九龍城歷史與古蹟》。

 

    因近年九龍城地區之發展,部分文物或已湮沒,有等或被改建,原貌或已難考,書中所載之照片,可作歷史性之記錄。書中不足之處,敬希惠予賜正。

二零一四年初夏蕭國健於顯朝書室

沿革篇 寨城之歷史與人物

「九龍」之得名及其地域沿革

由「官富」到「九龍」

宋代之官富場

清代之九龍寨城

龍城鎮將

  

寨內篇 寨城內之古蹟文物

九龍寨城南門遺址

九龍司衙門遺址

衙門前之前清古炮

九龍寨城東門內之惜字亭

龍津義學

 

寨外篇 寨城外之古蹟文物

龍津橋及龍津亭

宋皇臺

九龍樂善堂

九龍城曾富別墅

聖三一堂

舊啟德機場

    

廟宇篇 龍城古廟

馬頭圍上帝古廟

九龍城侯王古廟

九龍城福德祠

寨城內之天后古廟

樂富天后聖母古廟

 

消逝篇 湮沒之村落

九龍城衙前圍村

蒲崗村與竹園村之林氏

大磡村

 

參考書目

沿革篇  寨城之歷史與人物

 

「九龍」之得名及其地域沿革

 

九龍之得名

    九龍,亦稱九隆,包括今香港島北面之九龍半島及新界以南等地。其名稱首見於明代志乘,與「官富巡司」之名並排。

 

    「九龍」一名之由來,據故老相傳,謂半島上有九支山脈,狀如虯龍,蜿蜒蟠踞其上,故名;惟此九支山脈至今未能指定。

 

    清嘉慶仲振履《虎門覽勝》(卷下),「九龍山」條載:「九龍山,在新安東一百三十里,有砲台建於山澳。昔莞之南沙山,有漁戶兄弟九人,善泅水;一夕風月清朗,九人戲於海,皆化為龍,棲其神於是山。故名。…… 」

 

    另據簡又文先生之〈宋末二帝南遷輦路考〉,「十三條:官富場—九龍」中載,其曾以「九龍」得名之由來詢之前九龍新界民政署署長彭德先生(MR. K. M. A. BARNETT),據云:「蠻書載:九即後,龍即坐,此皆原日蠻人土音,後人改用較雅之名字,故稱九龍。」但「九龍」或「後坐」之意,則至今仍未能有所解釋。

 

    上述三說,港人多主首說,惜至今仍缺文獻記錄,可供研究。

 

九龍之地域沿革

    九龍半島為廣東省南部濱海地域,英屬前為清朝新安縣之一部分,屬該縣管轄,惟新安縣一地於清代以前歷有易名及隸屬,茲略述於後。

 

一、史前時代

    據故老傳云:三千多年前,居今廣州附近之南越民族中,有名公師隅者,率其族人,於今廣州市越秀山下濱海處,築一小城,名南武城。其後,周夷王時,南海有五仙人,乘五羊、拿稻穗,集南武城,教民種稻。自此,民知種稻,人口漸眾。

 

    是時,廣州一地始漸繁盛,九龍半島位廣州之南,當較廣州荒蕪,想為人跡甚少之地,間或有三、五土著,自耕自獵,過着簡單之初民生活而已。

 

二、嬴秦時期

    秦始皇統一中國,於始皇三十三年(西元前二一四年),平南越,置南海、桂林、象郡等三郡;南海郡轄領番禺、博羅、中宿、龍川、四會及揭陽等六縣。其時,九龍地域當屬番禺縣管轄。

 

三、兩漢

    秦末,南海郡尉任囂病死,龍川縣令趙佗據廣東之地獨立,稱南越武王,都番禺。

 

    漢高祖劉邦滅秦後,以其地處嶺外,故採安撫政策,特命陸賈出使,撫慰趙佗,封之為南越王。高祖卒,趙佗復立;漢廷多次征伐無功。文帝時,遺使賞賜慰勉,趙佗始去帝號,臣服漢室。其後,趙佗卒,其臣呂嘉殺漢使獨立;武帝元鼎六年(西元前一一一年),命伏波將軍路博德伐越,陷廣州,呂嘉與南越王亡命出海,南越亡,其地遂歸漢室統治。漢廷以其地置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及儋耳九郡;其南海郡則轄管番禺、博羅、中宿、龍川、四會及揭陽六縣。九龍地區則屬南海郡博羅縣管轄。東漢及三國時仍之。

 

四、兩晉及南北朝

    西晉沿漢制,九龍仍屬南海郡博羅縣治,番禺鹽官仍駐相鄰之南頭。東晉成帝咸和六年(西元三三一年),於南海郡東南部,置東莞郡,以前番禺鹽官改稱之司鹽都尉首任東莞太守,領寶安、安懷、興寧、海豐、海安及欣樂等六縣,東莞郡治與寶安縣治並在南頭。其時,九龍地域則隸東莞郡寶安縣。宋、齊、梁、陳四代仍沿是制。

 

    隋廢東莞郡,劃其地入南海郡,寶安縣地遂改隸廣州府南海郡。時九龍仍歸寶安縣管理。

 

五、唐宋元明四朝

    唐初沿隋制,至蕭宗至德二年(西元七五七年),以廣州府領南海、番禺、增城、四會、化蒙、懷集、東莞、清遠、洊水及湞陽等十縣;前寶安縣改為東莞縣,縣治自南頭移至到涌。是時,九龍則隸廣州府東莞縣。五代、宋、元及明初各朝仍之。

 

    明神宗萬曆元年(西元一五七三年),廣東巡海道副使劉穩徇南頭鄉民吳作祚等之請求,以九龍及其鄰近地區離東莞縣治較遠,管理困難,且常受倭寇及海盜侵擾,因轉詳粵督,奏准另設縣治,以便管理。明廷核准其議,於東莞縣南部濱海地域,設一新縣,以舊有新安營參將駐守,故名之為新安縣,縣治為南頭。自此,九龍地域改屬新安縣管轄。

 

六、清代

    清初仍沿明制, 至康熙元年至三年間(西元一六六二年至一六六四年),清廷厲行遷海政策,新安縣地遷三分之二,縣治亦被遷;康熙五年(西元一六六六年)裁新安縣,其地併入東莞縣;九龍地區因位遷裁境內,故被荒廢。康熙八年(西元一六六九年)展界,復設新安縣,仍縣治南頭。其時,九龍仍歸新安縣管轄,至咸豐十年(西元一八六○年)仍沿是制。

 

七、近代及現代

    咸豐十年,中英「北京條約」簽定,九龍半島轉歸英人統治;光緒二十四年(西元一八九八年),新界地區亦租借與英人,西元一九三七年,於新界南部,即九龍界限街以北共一百五十七方哩之地,劃分新九龍地區。至今仍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無庫存之港版書籍,將需向海外調貨,平均作業時間約3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縮短等待時間,建議您將港書與一般繁體書籍分開下單,以獲得最快的取貨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