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定  價:NT$460元
優惠價: 9414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目次

梵華樓為北京紫禁城內一處重要藏傳佛教神殿,至今保持著乾隆時期原貌,建築完好、文物陳設齊整,是清宮佛堂中一種重要模式。現存文物有佛像、唐卡、法器、佛塔等1058件,以六品佛樓的形式把顯宗、密宗四部祭祀的壇場完整地表現出來,是研究清代宮廷藏傳佛教文化形態的標本。

梵華樓中分六品供設的金銅佛像有786尊,不僅是乾隆時期宮廷佛像代表性的宏篇巨製,也是中國藏傳佛教造像遺存中極為獨特珍稀的文物組合。所謂六品佛樓是六部立體曼陀羅,設計者按照藏傳佛教經典、教義、儀軌要求布置供養道場,安奉諸佛菩薩、佛塔、佛經、法器、供器,可為身、語、意三所依(經、像、塔)齊備,三密相應輪圓具足,把龐大的藏傳佛教萬神殿以集萃的方式展現出來。

本套書共分四冊:兩冊佛像、一冊唐卡、一冊供器,完整呈現梵華樓之珍藏,提供研究「藏傳佛教」人士最珍貴的資料圖冊。
 

梵華樓佛像珍藏                                                                                  王家鵬
梵華樓為紫禁城內一處重要的藏傳佛教神殿,位於紫禁城甯壽宮內東北隅,是甯壽宮區建築群內的一座佛堂建築。是紫禁城內一處重要的藏傳佛教神殿。至今仍基本保持著清代乾隆時期的原貌,建築完好,文物陳設齊整。乾隆三十七年(1772)始建,乾隆四十一年(1776)建成,清代稱之為「妙吉祥大寶樓」、「六品佛樓」,是清宮廷佛堂中一種重要模式。與此樓相同的佛堂,京內外共有八座:長春園含經堂梵香樓、承德避暑山莊珠源寺眾香樓、承德普陀宗乘寺大紅台西群樓,須彌福壽寺妙高莊嚴西群樓。紫禁城中有四座:梵華樓、寶相樓、慧曜樓、淡遠樓。現在只有梵華樓保存最完好,現存文物一千零五十八件,包括了佛像、唐卡、法器、佛塔諸多文物,以六品佛樓的形式把顯宗、密宗四部祭祀的壇場完整的表現出來,這種獨特的建築形式,目前看是國內僅存的,是清代內地藏傳佛教的重要文化遺存。從建築到文物構成一個凝固的歷史空間,使得二百多年前的歷史形態得以完整保留,是研究清代宮廷藏傳佛教文化形態的標本。對於清代漢藏佛教文化藝術交流研究、清代的民族與宗教關係研究亦有重要意義。

梵華樓中分六品供設的金銅佛像七百八十六尊,是清宮六品佛樓中的主要供設。在這狹窄的建築空間中,集合了藏傳佛教供奉的顯密教主要神像,體現出藏傳佛教造像神系龐大、形象豐富多彩的特點。七百八十六尊一整堂佛像、諸佛菩薩的擺放位置安排周密井井有條,不僅佛像數量巨大,佛像還分為四種不同尺寸分供六室中,擺在不同的位置,這是一項艱鉅的工程,其體系之龐大,系統之嚴整,工藝之精緻,成為難得的藏傳佛教造像雕塑樣本庫。不僅是乾隆時期宮廷佛像具有代表性的鴻篇巨製。也是中國藏傳佛教造像遺存中極為獨特珍稀的文物組合。
這七百八十六尊銅佛按照藏傳佛教顯宗、密宗四部分為六品供設於六室。每品主尊佛九尊,配供小佛一百二十二尊。每尊小佛蓮座刻漢文佛名,題記清晰,分部明確,把龐大的藏傳佛教神系,採用立體金屬圓雕的形式,形象系統的表現出來,成為難得的藏傳佛教造像雕塑樣本。銅佛工藝精緻,是乾隆時期宮廷佛像具有代表性的鴻篇巨製。
梵華樓稱六品佛樓,考察各品佛像的組合,對照原說語,可知所謂六品是六部佛教經典的分類。藏傳佛教經典中顯教部分稱為「經」,密教部分稱為「續」,一室般若品是顯教部,其餘五室是密教四部。   密教四部即:事部(Kriya)、行部(Carya)、瑜伽部(Yoga)、無上瑜伽部(Anuttarayoga)。密教四部是對大乘佛教晚期密教稱謂,原是對密教經典的分類,藏文譯為「續」(Rgyud),全稱「真言續部」,代表了密教發展的四個不同階段,有時也作藏密修道次第的代名詞。藏傳佛教各教派在續部的劃分上有二續部至七續部等不同說法,通行為四部之說,其中無上瑜伽部內又分為父部(方便父續)、母部(智慧母續)、無二部。如布敦大師將密教經典分為四部:事續部、行續部、瑜伽續部、大瑜伽部(即無上瑜伽部),大瑜伽部內分為:大瑜伽部方便部(父續)、大瑜伽智慧部(母續)、方便智慧無二續(無二部)。
事部,梵文Kiya,有製作、實行、事物、行動、行為、儀式等義。密教取「事相」之義,以指灌頂、持戒、念誦、供養、祭儀等進行外部事相的修行,以及有關的經典。以持誦真言、結壇、供養等外部事相的修行為主,相當於注重事相的持明密教及其經典。
行部,梵文Carya,有實行、實踐、執行等義。密教取「修行」之義,以指整體的或全部的修行,亦即除外部事相修行之外,同時進行內心禪觀,事相、觀想並重,相當於以《大日經》為代表的真言密教。   瑜伽部以五相成身觀法為主,重內定輕外事,《攝真實經》、《金剛頂經》是瑜伽部的根本經典,四座瑜伽是瑜伽部的重要修行方法。
無上瑜伽部密法為密教的最高法門,西藏密宗各派幾乎都以無上瑜伽部各種教授為主要修習法門。其中父部奉密集金剛、大威德金剛為本尊;母部奉勝樂金剛為本尊;無二部奉時輪金剛為本尊。各尊都有自己大量的本續、釋續等經。無上瑜伽以修中脈、風息、明點為特點,其中父部重風息,名曰命瑜伽;母部重修明點,名曰勤瑜伽;無二部重修雙運。
關於三部的劃分,西藏各教派說法不同,格魯派將無上瑜伽部分為父母二部,將無二部歸於母部。
梵華樓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即是無上瑜伽部父續;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無上瑜伽部母續,不設無二續,無二續主尊時輪金剛歸於母續,完全依照格魯派經典儀規設置。如二樓五十四尊六品佛組合:一室般若品,即顯教部,主尊為釋迦牟尼佛與八大菩薩;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無上瑜伽部父續,以密集不動金剛佛(密集金剛)、威羅瓦金剛佛(大威德金剛)及其變身為主尊;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無上瑜伽部母續,以上樂王佛(勝樂金剛)、持噶巴拉喜金剛(喜金剛)、時輪王佛(時輪金剛)及其變身為主尊;四室瑜伽根本品,瑜伽部,以普慧毗盧佛為中心主尊;五室德行根本品,即行部,以宏光顯耀菩提佛為中心主尊;六室功行根本品,即事部,以無量壽佛為中心主尊。這六室的排列順序:一室般若部為顯教部,格魯派重視顯教修持,修行次第是先顯後密,顯教諸佛放在西一室最顯著位置,體現佛教以西方為上的觀念。同理其餘密教四部五室,自西向東由最高的無上瑜伽部父部、無上瑜伽部母部、瑜伽部、事部、行部,依次排列。
紫禁城內另一座密教四部神殿雨花閣是四層高樓,一層正間前部供奉顯教神像,一層後部供密教事部神像,欄杆上貼有橫幅,名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安養道場」。其餘三部在二至四層,由低到高排列密教四部神像,無上瑜伽部在最高層,符合密教修行次第要求,由低到高安排。梵華樓在平面上佈置顯密神像,二樓只開一西山牆門,按照阿彌陀佛供養儀規,以西方為上觀念,自西向東從高到低排列六品佛像。   梵華樓建築格局設計與神佛陳設統一。所謂六品佛樓是六部立體曼陀羅,這是一個完整嚴密的系統工程。設計者按照藏傳佛教經典、教義、儀軌要求佈置供養道場,安奉諸佛菩薩、佛塔、佛經、法器、供器,可謂身、語、意三所依(經、像、塔)齊備,三密相應輪圓具足,把龐大的藏傳佛教萬神殿以集萃的方式,展現在這狹小的空間中。並涉及藏傳佛教顯密經典,及其中像法、壇法、供養法、曼陀羅法等諸多經典,還有待我們去深入探索。
梵華樓中除六品佛之外,還保藏著多尊有重要歷史價值的佛像。一樓明間供旃檀佛銅像,是紫禁城佛堂中最高大的一尊銅佛像。此像乾隆三十九年(1774)由南城聖安寺遷入梵華樓,它是著名的優填王旃檀佛像的明代銅摹像。旃檀佛原像來自印度,歷史悠久,相傳3世紀就從天竺傳入龜茲,4世紀時鳩摩羅什攜來涼州,此後輾轉流傳長安、江南、汴京、上京、北京等各處享受奉祀。元代程钜夫撰《旃檀佛像記》詳細記載流傳經過。明初旃檀佛遷慶壽寺,嘉靖十七年(1538)遷鷲峰寺128年,清康熙四年(1665)創建弘仁寺,自鷲峰寺迎奉旃檀像於弘仁寺,因此弘仁寺又名旃檀寺。清代旃檀佛在弘仁寺供奉了235年後,光緒二十六年(1900),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弘仁寺與旃檀佛俱毀於兵火。還有說法是旃檀像為俄國人劫去下落不明,從此這尊千年佛寶在人間失去了蹤影。這尊僅存的明代旃檀佛的金銅摹像由於進入皇宮得已倖存,是不幸中的萬幸,彌足珍貴。
樓上明間是供奉西藏佛教格魯派(黃教)祖師宗喀巴的佛堂,房間正中是木雕金漆宗喀巴坐像。北、西、東三面牆掛三幅宗喀巴源流畫像。宗喀巴面帶微笑,神態安祥,全跏趺坐在木金洋漆九龍寶座上。寶座透雕九條雲龍組成靠背和扶手,其中靠背上透雕五條雲龍,兩側扶手各透雕兩條雲龍,其形制與皇帝的御座一樣,待之以帝王之禮。由此可見乾隆皇帝對宗喀巴的尊崇之意,乾隆皇帝甚至精心到詳細指示對宗喀巴形象的處理。清宮檔案記載:
乾隆三十八年,正月初七,太監胡世杰交銅鍍金宗喀巴佛一尊,傳旨:現造甯壽宮六品佛樓內供奉漆胎宗喀巴佛,具照梵香樓供奉六品佛尺寸成造,其佛面像、肩花、衣紋、佛座,具照交出宗喀巴一樣成造,欽此。於三月初一日,將現造宗喀巴佛木胎一尊,持進交太監胡世杰傳旨:將佛面上太陽處收分些,肩花上添安松石四塊,珊瑚、青金各二塊,鑲嵌宛子樣呈覽,欽此。
說明此像是乾隆皇帝親自指示仿照宗喀巴銅像,並按他本人對佛像的審美要求精雕細刻的。
四室、五室樓下佛案供奉的兩組佛像值得注意。五室樓下供一組九尊無量壽佛,外形尺寸一致。其中一尊拴有黃條「阿嘉胡圖克圖進無量壽佛九尊」,說明這九尊無量壽佛應是同時進貢入宮,並同時供入梵華樓。阿嘉胡圖克圖是青海塔爾寺寺主,是乾隆時期駐京的青海胡圖克圖之一。清宮廷與甘青寺院關係密切,從康熙年間起設置駐京胡圖克圖,在京供職者十二名,其中青海僧人占七位,有塔爾寺的阿嘉、拉科,佑甯寺的章嘉、土觀,廣惠寺的敏珠爾,德千寺的賽赤,東科爾寺的東科爾。乾隆欽定駐京喇嘛班次時,定章嘉為左翼頭班,敏珠爾為右翼頭班,均為青海大胡圖克圖,全部為格魯派,其中影響最大的是章嘉國師系統。
另外一組五尊紮什利瑪銅佛像上都繫有黃條,其上墨書漢文:   班禪額爾德尼之商卓忒巴紮薩克喇嘛濟忠格烈加勒燦請聖安進紮什利瑪××(佛名)一尊。 其中的紮什利瑪金剛佛上還繫有另一張黃條,上書:   共佛九尊內大佛五尊。   藏語庫房總管稱「商卓忒巴」,此黃條沒有記載時間。根據清宮檔案考證可知,這五尊佛像為六世班禪總管濟忠格烈加勒燦所進獻皇帝的九尊佛像中的五尊大佛。乾隆四十四年六月,班禪從西藏日喀則出發,乾隆四十五年七月到達熱河,朝覲乾隆帝,參加七旬萬壽慶典。在班禪朝覲的兩年間向朝廷進獻了大量佛像、法器等珍貴法物,乾隆帝極為重視,為迎接班禪特建承德須彌福壽寺、北京香山昭廟。乾隆四十五年九月,六世班禪到京遊覽了紫禁城、北海、頤和園、香山等處,朝拜了皇家佛堂。九月十三日親到甯壽宮梵華樓參拜念經,清宮檔案中記錄:   永榮奏報班禪遊覽紫禁城北海頤和園等處情形片,乾隆四十五年九月十七日:本月十一日臣等照料班禪額爾德尼從德壽寺至舊衙門及永慕寺禮佛畢,即平安返回黃寺。十三日,入神武門,瞻仰甯壽宮供佛,依次遊覽各處。班禪額爾德尼欣然告稱,小僧仰承皇帝之恩,得以叩拜真佛,瞻仰勝似額斯潤宮之神奇殿堂,如夢似幻。先前進獻佛尊,皇上均予供奉,塔內(即梵華樓塔,筆者按)所供佛尊,亦系小僧所獻,供奉於如此尊貴之處,均為小僧難得之福,等語。

梵華樓不僅保存了六世班禪進獻的佛像,六世班禪在梵華樓也留下了他的足跡,值得我們永遠紀念。

 

【上冊】 梵華樓佛像珍藏  5
一 明間佛像  13
明間樓上佛像  14
明間樓下佛像  18
二 樓上六品佛像與樓下散供佛像  23
一室般若品佛像  24
二室無上陽體根本品佛像  100
三室無上陰體根本品佛像  186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