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3
大王細說隋唐五代史:帝國的正午
  • 大王細說隋唐五代史:帝國的正午

  • 系列名:歷史大系
  • ISBN13:9789865958572
  • 出版社:達觀
  • 作者:赫連勃勃大王(梅毅)
  • 裝訂/頁數:平裝/592頁
  • 規格:23cm*17cm*2.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7/04
  • 中國圖書分類:隋唐史
定  價:NT$560元
優惠價: 9504
可得紅利積點:15 點

庫存: 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以獨特視角觀察,犀利落筆,首度讓您感受到歷史進程中
「偶然性」和「英雄」個人相結合時所釋放出的驚人能量!
夢回唐朝,千年縈繞。最最令人心眩神迷的,是唐帝國海納百川的博大和恢宏自信的氣度。
盛極必衰,物極必反。歷史的宿命?統一國家對高度發達文明是一種沈重負擔?抑或福禍的輪迴?
大一統國家燦爛的文明,倏忽成為過眼雲煙。為此,我們不得不相信,世上沒有永恆的帝國。
赫連勃勃大王(梅毅),男,天津人,現居深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作家。研究生畢業後,從事金融工作十餘載,致力於資本市場研究工作。
業餘時間內,著有《赫爾辛基的逃亡》、《表層》等多部中篇小說,並有「偽青春三步曲」:《南方的日光機場》、《失重歲月》、《城市碎片》等三部長篇小說出版(中國青年出版社等),還出版有長篇社會學譯著《人類行為》(中國社科出版社),曾獲中國國家、省、市等多項文學獎項。
二○○四年起,以「赫連勃勃大王」為筆名,開始「中國歷史大散文」的寫作,相繼出版有長篇歷史散文集《隱蔽的歷史》、《歷史的人性》、《華麗血時代》、《帝國的正午》、《刀鋒上的文明》、《帝國如風》、《大明朝的另類史》、《亡天下》、《極樂誘惑》、《鐵血華年》(世界知識出版社、陝西師大出版社、同心出版社等)。香港中華書局出版有《歷史長河的悲喜英雄》、《帝王將相的博弈真相》繁體字版。
二○○八年年底,八卷本《赫連勃勃大王歷史文集》由華藝出版社出版,上述諸種著作的臺灣繁體字版和韓文版也陸續面世。
赫連勃勃大王的歷史作品,不僅僅在國內諸多大型門戶、社區網站受到數千萬讀者熱捧,著名作家李國文、雷達、高洪波、蔣子龍、梁曉聲、肖復興、舒婷、葉延濱、林希等人,著名歷史學家張鳴、沈渭濱、雷頤、王學泰、楊念群、錢文忠等人,也對其作品大加推崇。可稱是中國國內極少同時受主流文學界、歷史學界承認而又被大眾讀者認可的歷史散文作家。
二○一○年,受《百家講壇》邀請,主講《梅毅話英雄》系列節目,已播出《梅毅話英雄之鮮為人知的楊家將》、《梅毅話英雄之隋唐英雄志》。

【總序言】
【作者序】黃金時代的凋零──隋唐的極盛與五代的極衰
【一】那個姓「普六茹」的漢人
──隋文帝楊堅隱忍弘博、沈猜刻薄的一生
‧樣貌怪異的「奇」男子──楊堅的「蟄龍」歲月
‧猙獰畢現的大丞相──楊堅「輔政」的過程
‧混壹南北的大功──隋文帝滅陳的大業
‧文治武功,四方賓服──隋文帝的功績
‧精明不到黃泉界──楊堅晚年最大的失誤:廢嫡與立儲
【二】寒鴉飛數點,流水繞孤村
──隋煬帝楊廣的功業與可悲下場
‧罪在當時,功用千秋──大運河的開鑿
‧南征林邑,北過突厥──好大喜功的雄心帝王
‧三征高麗,盜賊蜂起─隋朝滅亡的前奏
‧江都變起,死於匹夫──隋煬帝的最後歲月
【三】時來天地皆同力
──李淵唐朝的建立
‧倜儻豁達,任情真率──太原起義前的李淵
‧反經合義,妙盡機權──太原起義後的李淵
‧拾取天下治端拱而治──李淵唐朝的建立
【四】英雄亂世爭從龍
──光輝大唐的開國功臣元勳們
‧貴戚豪族,英冠人傑──長孫無忌
‧宗室名王,獨稱軍功──河間王李孝恭
‧賢輔謀深,遭逢明主──萊公杜如晦
‧智者盡言,青史美臣──鄭公魏徵
‧命世之才,善建嘉謀──梁公房玄齡
‧才高望重,社稷之臣──申公高士廉
‧奪槊陷陣,智勇雙全──鄂公尉遲敬德
‧南平吳會,北定沙漠──衛公李靖
‧骨鯁大儒,直言不隱──宋公蕭瑀
‧臨危不懼,真正將軍──褒公段志玄
‧開國猛將,入京首功──夔公劉弘基
‧隋室貴臣,唐朝義夫──蔣公屈突通
‧參預謀略,秦府能臣──勳公殷開山
‧駙馬英雄,臨危不懼──譙公柴紹
‧太原從龍,晚節不終──邳公長孫順德
‧出身寒賤,外恭內詭──勳公張亮
‧摧凶克敵,恃寵矜功──陳公侯君集
‧助定奇策,英年早逝──郯公張公瑾
‧驍勇虎臣,義氣將軍──盧公程知節(程咬金)
‧德行淳備,良諫純臣──永興公虞世南
‧高祖舊臣,舉義殊功──渝公劉政會
‧忠純不貳,心存唐朝──莒公唐儉
‧國家長城,義名天下──英公李勣
‧馬槊英雄,勇武絕倫──胡公秦叔寶
‧諂諛求榮,篡逆奸雄──王世充
‧仁德蓋世,天命不及──竇建德
‧一時人雄,命亡突厥──劉武周
‧鄉里潑皮,稱王一方──劉黑闥
‧義結金蘭,富貴成隙──杜伏威與輔公祏
‧食人惡魔,亂世狂賊──朱粲
【五】千年滅倭第一戰
──唐高宗龍朔三年白江之役
‧半島也三國──高麗、百濟、新羅與唐朝的關係
‧倭奴自送死──百濟的「復國」活動
【六】嗜血的婦人
──女皇武則天的殺戮一生
‧茅廬初出──武才人與太宗、高宗的父子「情緣」
‧「二聖」在朝──唐高宗時代的真正「皇帝」
‧變唐為周──真正過了「皇帝癮」的女性第一人
‧高壽遺禍──武則天的晚年
【七】天潢貴胄橫空出世
──李隆基光豔絕倫的青年時代
‧倒楣一輩子的綠帽皇帝──唐中宗李顯
‧仁懦遲疑的過渡帝王──唐睿宗
‧英武明決的盛世帝王──唐玄宗
【八】九重城闕煙塵生
──「安史之亂」前後的人性悲喜劇
‧時兮命兮,自折棟樑──倒楣透頂的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三大將
‧臨危救難,再構國家──唐朝中興大將李光弼、郭子儀、顏杲卿、張巡
‧善始無終,反噬國家──安史之亂中另類大將僕固懷恩
‧附:「安史之亂」的兩大魔頭安祿山與史思明
‧負恩逆胡,罪大惡極──安史之亂的惡首之一安祿山
‧惡貫滿盈,叛逆本性──安史之亂的禍首之二史思明
【九】亂世真理: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唐朝「藩鎮割據」大戲的上演
‧跳樑弄亂第一人──田乘嗣
‧太監壞事惹大禍──李寶臣的「玩寇」之舉
‧既成事實的割據──藩鎮的成型
‧被部將狼狽驅逐的「忠臣」
‧不合時宜的冒動──唐德宗的「削藩」
‧自以為是的舉措──以藩治藩
‧唐軍忽然而就的「勝利」──王武俊的起事
‧賞罰不均造惡果──王武俊、朱滔的節外生枝
‧群雄據唐的紛亂──「四王」加一李
‧腹心幾潰的大難──京城涇原軍士的叛亂
‧「隱龍」破囚而出──朱泚的上臺
‧板蕩識忠臣──奉天保衛戰
‧否極泰來的好消息──王武俊、朱滔的暗中分裂
‧魚死網破的決鬥──血戰奉天城
‧並非突然的變故──李懷光因怨欲叛
‧難兄難弟「窩裡反」──藩鎮之間的猜忌
‧怨多成叛──李懷光的最終反叛
‧亂上添亂──魏博田悅的被殺及其餘波
‧反目成仇的「朋友」──王武俊對朱滔的進攻
‧重造社稷立奇功──李晟收復長安
‧偽龍末日──朱泚的最後結局
‧昔日忠臣的窮途末路──李懷光下場
‧附:相關諸人結局
【十】夕陽無限好
──元和君臣的削藩大計
‧元和天子初發威──平定西川
‧師出鎮海又一功──擒斬李錡
‧群狼俯首甘稱臣──河北承德、魏博二鎮的「歸順」
‧平滅彰義立奇功──李愬雪夜入蔡州
‧端取淄青十二州──李師道的最後下場
‧「靡不有初鮮克有終」──元和天子的「暴崩」結局
【十一】不光榮的「革命」
──「甘露之變」及晚唐政治
‧置易帝王掌中輕──中晚唐的宦官亂政
‧血雨腥風意悠悠──「甘露之變」後幾位詩人的反應
‧乘時運智也立功──李德裕的「會昌之政」
‧矯枉過正行「滅佛」──武宗君臣興道毀佛始末
【十二】我花開後百花殺
──黃巢之亂
‧少年帝王手中的老大帝國──唐僖宗的荒嬉與時政的糜爛
‧鹽販子縱橫天下的「長征」──黃巢勢力的作大與唐朝內部勢力的內鬥
‧唐僖宗重走玄宗路──長安的陷落以及黃巢的「盛極而衰」
‧四海滔滔的鼎沸局面──黃巢滅亡前後的混亂局面
【十三】賤民朱三也天子
──唐朝的滅亡及五代「季世」的肇始
‧謀而少斷,躁終至禍──無力回天的唐昭宗
‧陰狠猜忌,亂倫滅性──賤民為帝的梁太祖
【十四】認得胡兒做「父皇」
──「漢奸」石敬瑭的生前身後事
‧殘唐五代的戲劇性歷史
‧亂世播遷中的石敬瑭
‧割送燕雲十六州的恥辱及後果
‧「兒皇帝」崩後的身後事
‧相關諸人的悲喜劇下場
【十五】血火總破溫柔鄉
──前蜀末帝王衍與後蜀末帝孟昶
‧前蜀末帝王衍
‧後蜀末帝孟昶
【十六】有國有家皆是夢,為龍為虎亦成空
──五代後周二代帝王的新氣象
‧五代後漢的混亂局面與郭威的上臺
‧郭威代漢為周的迅捷過程
‧後周王朝的新氣象
‧神武雄略的周世宗柴榮
‧周世宗的西進與南征
【跋】虛無歷史中的珍寶──刻骨的回憶和目眩神迷的愛情
【作者序】

黃金時代的凋零
──隋唐的極盛與五代的極衰
世事空悲衰復榮,憑高一望更添情。
紅顏只向愛中盡,芳草先從愁處生。
佳氣靄空迷鳳闕,綠楊抵水繞空城。
遊人駐馬煙花外,玉笙不知何處生。
   ──張祜《洛陽春望》

透過歷史層層的煙霧,回望一千多年前屹立於東亞大地上強大繁榮的唐帝國,蒼涼之情,油然而生。
在輝煌的七世紀,中華帝國的疆域,最東涵括幾乎整個朝鮮半島,最西亙至中亞的鹹海之濱,最南抵至越南,最北綿延到廣袤的西伯利亞。更為重要的是,唐帝國不僅僅是軍事意義上的大一統帝國,還是一個以高度文明著稱的幅射八方的文化帝國。其實,至隋而唐,中華帝國的版圖和域內人口並沒有超過先前的西漢時代,恰恰是胡漢民族融合後的嶄新精神面貌和文治武功,使得盛唐文明赫赫,如日中天。唐帝國的威振八荒,與其說是武力征服,不如說是文明宣威。唐代帝皇之所以能成為亞洲中心的「天可汗」,君臨萬邦,恰恰體現出中華大地上胡漢人民血乳交融後誕生的強大民族共同體的強大和莊嚴。
夢回唐朝,千年縈繞。最最令人心眩神迷的,是唐帝國海納百川的博大和恢宏自信的氣度。詩歌的浸潤,胡風的影響,音樂歌舞的盛行,書法藝術的臻至極盛,民俗生活的豐富多彩,多種宗教形態的繁興,各種文明的輸出與輸入,在中華帝國的土地上長成出一個無比輝煌、無比強盛、無比光榮的令人眼花繚亂的盛世。八表九極,神韻悠揚,令人無限神往。
盛極必衰,物極必反。歷史的宿命?統一國家對高度發達文明是一種沈重負擔?抑或福禍的輪迴?一言難盡。
九重城闕煙塵生。自漁陽安祿山亂起,偉大唐朝的黃金時代已經成為過去。而後,藩鎮、宦官、黨爭,禍不單行。「我花開後百花殺」,黃巢的揭竿而起,一刀直捅臟腑,帝國龐大的身軀日漸衰弱。安史亂後,又搖搖晃晃過了一個多世紀後,唐帝國終於為一個叫朱三的賤民之手輕輕一推,轟然倒坍,一個更加黑暗的五代季世來臨了。反叛、殺戮、饑荒、瘟疫、欺騙、背叛,汗與血浸透了五十多年的史卷。混亂之中,無數雙貪婪的眼睛覬覦著雕有九條金龍的無上寶座。亂哄哄你方戰罷我登場之際,中華帝國的實際統治疆域極度萎縮,「兒皇帝」石敬瑭對燕雲十六州的割棄,更為數百年後中原帝國的浩劫添上了最大的一個伏筆。
大一統國家燦爛的文明,倏忽成為過眼雲煙。為此,我們不得不相信這樣一個事實,世上沒有永恆的帝國。但是,偉大帝國消失,大一統強盛的不朽理念卻已深入後來者的內心,持久不衰,難以忘懷。一千多年過去了,中華大地經歷過數次四分五裂,中原政權不止一次分崩離析,但對偉大唐朝的嚮往與渴望,卻深植於一代又一代志士仁人的精神之中,前赴後繼,薪火相傳。
帝國的邊境一次一次被蠻族摧毀,中華文明的堡壘一次比一次固若金湯。在刀鋒之上,在一次又一次血與火的磨滌之中,中華民族經歷了一次又一次鳳凰涅磐般的新生!那樣不可一世、耀武揚威的「異族」們,最終皆在孔子像下屏息俯首。
筆者基於一種私人性視角,從某個新奇的側面觀察並描寫中華帝國這一黃金時代,想以一個歷史守望者身份,力圖向讀者展示近三個世紀的時間裡中華帝國的無上光榮與血雨腥風,並想闡釋出歷史進程中「偶然性」和「英雄」個人相結合時所釋放出的驚人能量。
對於汗牛充棟的中國古代歷史,我認為,只有把雜亂無章的歷史事件與有血有肉的真實歷史個體聯繫起來,並把這些鮮活的個人分解成互相有內在聯繫的、特別具有戲劇意味的片斷,才能更好地有助於我們普羅大眾理解「歷史的真實」。當然,這種「戲劇化」地組合歷史,絕非把歷史「戲劇化」,更不是編排無聊的噱頭來「戲說」歷史,而是深植於不能割裂的歷史真實,擷取歷史寶庫中以往被人忽視的細節,進而復活特定歷史空間中的個人,啟動大眾的想像力。只有這樣,才能逐漸摒棄歷史影像戲劇化的「假象」與評書演義的「愚弄」,最終引發國人對我們祖先歷史經驗的巨大好奇心,追根溯源,反思歷史,形成對我們自身以及現在的深刻審視。
在筆者的歷史私人寫作中,也摒棄了歷史敘述中那些一貫的抽象和概括。我力圖消泯僵化的「階級」分類和教條桎梏,使民族情感和審美愉悅超越枯躁的理智的「歷史分析法」,有時逆流而動,有時娓娓而談,有時旁徵博引,欲在趣味雜陳和眼花繚亂中讓讀者體會歷史的因果規律和內在統一。如果能成功做到這些,正是筆者這個「歷史守望者」的根本初衷。
是為序。

赫連勃勃大王

英雄亂世爭從龍
──光輝大唐的開國功臣元勳們
男兒何不帶吳勾,收取關山五十州。
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李賀《南園》
晚唐奇才李賀一生困頓坎坷,雖屬皇族遠枝卻一生沉淪下僚,不得仕進通顯,一輩子只做過「奉禮郎」之類的小官(從九品)。由於不堪「臣妾意態間」的屈辱,李賀辭官歸家,加之身體羸弱,最終鬱鬱而死,終年才二十七歲。
如此身世,反映在其藝術作品中,李賀的詩詞集奇峭、詭怪、雄渾、神秘為一體,高出平谷,不拘一格。毛澤東也十分喜愛李長吉的詩,「天若有情天亦老」、「雄雞一唱天下白」等句,幾乎就是完全地直接「拿來」,可見長吉在潤之先生心目中的位置。本文開頭四句詩,出自李賀《南園十三首》中的第五首,在此詩中,詩人羡慕初唐那些能被在凌煙閣上圖像的功臣們,羡慕他們都生活於一個偉大的時代,皆能以武功奇策博取功名。在《南園十三首》中的第六首,李賀還怨怪自己是「尋章摘句老雕蟲」,並幻想有朝一日「見買若耶溪水劍,明朝歸去事猿公」(《南園十三詩》第七)。試想,一手無縛雞之力的瘦弱書生,由於生不逢時,仕途蹭蹬,竟悲哀地幻想自己能像俠客一樣手提寶劍,歸事猿飛捷走的高人成為武臣,看來窮途末路之中,物極必反,千載一人的鬼才也想效仿渾身武功的奇俠,可悲,可歎!
有關李賀生平和詩歌的研究著作卷帙浩繁,筆者不想再班門弄斧。究其究竟只是因「若個書生萬戶侯」一句,想同長吉前輩商榷一二。徜若這位奇才天上有知,仙班之內,一哂為盼。
貞觀十七年(西元六四三年),唐太宗李世民派大畫家閻立本(現今存有其《步輦圖》等畫作,誠為「神品」。但當時他對自己「奔走流汗、伏地吮毫」作畫的經歷很羞慚,可見只是一個御用畫僕而已。)在皇宮的凌煙閣內繪製了對大唐創建立有殊勳的二十四位功臣畫像,其中有與他一起東征西殺、浴血拼搏的武將,也有出謀劃策、博學多德的文士(還真有好幾個「書生」出身的「萬戶侯」),排名如下:
趙公長孫無忌,趙郡王李孝恭,萊公杜如晦,鄭公魏徵,梁公房玄齡,申公高士廉,鄂公尉遲敬德,衛公李靖,宋公蕭瑀,褒公段志宏,夔公劉弘基,蔣公屈突通,鄖公殷開山,譙公柴紹,邳公長孫順德,鄖公張亮,陳公侯君集,郯公張公謹,盧公程知節,永興公虞世南,渝公劉政會,莒公唐儉,英公李勣,胡公秦叔寶。
貴戚豪族,英冠人傑──長孫無忌
長孫無忌,字輔機,河南洛陽人。其初出自北魏獻文帝第三兄,初姓拓跋,由於在部落之中獲功最多,世襲大人之號,曾更姓跋氏,為宗室之長,最後在孝文帝時改姓長孫氏。其父長孫晟是隋朝的右驍衛將軍。由於家世貴重,世為華麗家族,長孫無忌自幼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通覽經史,精曉文義,自少年時代起就和太宗李世民關係極好,妹妹又是李世民的妻子(文德皇后),因此和李世民在君臣份上又多了一層親情。
李淵義軍渡黃河後,長孫無忌即前去謁見,多次參與李世民的軍事行動,出謀獻計,殫精竭慮,因功被封為上黨縣公。
武德九年(西元六二六年),長孫無忌在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咄咄逼人的情勢下,暗中勸說李世民先發制人,可稱是「玄武門之變」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
李世民即位後,馬上封這位大舅子為吏部尚書,又因其贊畫功勞第一,晉封齊國公。此時的長孫無忌是人生最為得意之時,佐命元勳又兼貴戚,恩禮尤重,常常出入皇帝臥內議事,如家人兄弟一般。李世民殺其一兄一弟十個侄兒,而且世民與建成和元吉皆一母所生,母為竇皇后。看來親兄弟不免互煎,倒是大舅子成為貼心人。
任高官積年,有人密奏太宗說長孫無忌權寵過盛,不利於國。李世民親自拿這封密疏給長孫無忌觀瞧,表示自己對他實無疑慮。太宗又召集百官,宣佈說:「無忌有大功於我李家,朕諸子皆弱,現在委託給無忌,朕內中非常放心。疏間親,新間舊,是不順之舉,朕所不取也。」大庭廣眾之下,皇帝表露了對長孫無忌的信任。
同年,李世民進行祭祀禮,下命功臣裴寂與長孫無忌兩人和他一起同立於皇帝專用的巨大御車上,寵遇莫比。
貞觀七年,朝廷冊拜長孫無忌為司空,他固辭不受,表示自己以外戚任三公,會有私親得官的物議。太宗馬上表示:「朕授官必擇才行。襄邑王李神符是我李家骨肉,但他德行輕薄,故朕不授其任何實官。魏徵從前是太子建成死黨,朕照舊委以重任。如果真是以外戚之故,多賜長孫無忌金銀財帛也就足夠,確實是因為他聰明鑑悟,武略不凡,朕因此授以台鼎之位。」言畢,賜《威鳳賦》予長孫無忌,表彰他的賢德謙讓。
貞觀十一年,太宗又下令長孫無忌等功臣世襲大州刺史;貞觀十三年,太宗又親自到長孫無忌家裡,賞賜長孫親族;貞觀十六年,冊拜長孫無忌為司徒;貞觀十七年,太宗又命在凌煙閣圖長孫無忌等二十四功臣的畫像,並下詔褒崇。
貞觀十七年(西元六四三年),太子李承乾與魏王李泰兩人暗中結黨爭鬥,相繼被廢禁錮。大英雄李世民雖貴為四海天子,仍為家事搞得懊惱無比,朝會散後,他獨留長孫無忌、房玄齡以及李世勣三人議事,呆坐片刻,五內俱焦的太宗皇帝歎道:「我三個兒子一個弟弟(三子指齊王李祐、太子承乾、魏王李泰,都陰謀結黨奪位。一弟指漢王李元昌,參與太子謀反。)個個幹出這樣的事情,活著真難受啊。」言畢,從坐椅上自投於地,拔出佩刀想自殺。
長孫無忌等驚懼至極,爭上前去扶擁抱持,並奪過佩刀遞給太宗的兒子晉王李治。解勸半晌,三大臣問太宗想要立誰為儲君。「我想立晉王。」太宗答道。
晉王李治是李世民第九個兒子,依照次序還真輪不到他。長孫無忌心中大喜,因為李治是他親外甥,馬上就表態:「敬聽陛下詔命!如有異議者,請允許為臣我為陛下斬之!」
太宗對李治說:「你舅舅已經同意你當太子了,應該拜謝啊!」晉王李治連忙跪倒在地,連連拜謝元舅的提舉。李世民還有些不放心,就問:「既然幾位和朕意見相同,不知外間物論何如?」長孫無忌跪地應對說:「晉王仁孝,天下歸心。陛下如果不信,可以召問百官,肯定眾口一辭推舉,否則,為臣我負陛下萬死!」(此話實出讓親外甥繼位的私心。李治日後寵幸太宗用過的才人武氏,連唐家江山差點丟掉,不孝;殺掉長孫無忌等大臣,不仁)由此,太宗建儲之議遂定。日後,太宗也還想另立他所喜愛的吳王李恪為太子,長孫無忌力爭,鑑於他是當朝貴臣,又忠貞正直,太宗也不得不從,並親口表示:「(長孫無忌)雖統兵攻戰非其所長,但他善避嫌疑,應對敏捷,自古無比。」
貞觀二十三年(西元六四八年),李世民病重,彌留之際,他單獨召見長孫無忌和中書令褚遂良兩人受遺詔輔政,並對褚遂良說:「無忌盡忠於我。我有天下,多是此人之力。你輔政後,不要讓讒毀之徒陷害無忌,否則,你就不是我李家忠臣。」
高宗李治即位後,當年親舅推舉之景猶然在目,自然心中懷有萬分感謝之情,馬上進拜長孫無忌為太尉,兼揚州都督,仍知尚書及二省事。長孫無忌竭盡忠忱,數進良諫,高宗無不優納。
高宗作太子時,入侍太宗,看見時為太宗才人的武媚娘,心旌搖蕩。雖然也好色,李治畢竟和楊廣不一樣,老爹還沒咽氣就撲過去摟著父皇的愛妃求歡。太宗崩後,按規矩武才人應落髮為尼。高宗以上香為名,於寺廟見到武才人,兩人泣下如雨(不知是睹佳人思亡父,還是大喜成悲)。
當時,高宗的王皇后沒有孩子,蕭淑妃有寵。王皇后聽說此消息馬上令武才人留起頭髮,勸高宗納武才人為後宮,目的想奪蕭妃專寵。沒料到的是,武氏巧慧異常,不久就大受高宗寵幸,獲封為昭儀,王后、蕭妃一齊被冷落,此時二人連手再想扳倒武昭儀,卻是永不能夠的事情。
雖然王皇后失寵,畢竟結髮之妻,高宗並沒有廢后之意。不久武昭儀生下一個女兒,王皇后見了心中真的十分憐愛,抱在懷中逗弄,然後離開。武昭儀暗中潛入,活活掐死自己的親生女兒,然後等高宗看視時大哭大鬧,陷害說王皇后弄死了小公主(武后之毒,歷代罕有)。高宗勃然大怒,立馬起了廢掉王后的心。由於皇后母儀天下,高宗自己還真做不了主,便首先從巴結自己的親舅入手。
永徽五年(西元六五四年),高宗和武昭儀親自臨幸長孫無忌家,面見三個表兄弟(長孫無忌寵姬所生的三個小兒子),並當時就封三個小孩為朝散大夫。他還讓宮廷畫師為長孫無忌畫像,御筆親題畫贊,稱頌這位舅的「定策之功」。臨來時,又帶十車金寶繒錦以賜這位老舅。笑語之間,高宗假裝提起王皇后無子的話題,想要老舅接這個話題,順竿就講起換皇后的事情。長孫無忌心知肚明,不為所動,繞過話頭講起別的事情,弄得皇帝和武昭儀很沒趣,悻悻而去。
武昭儀後來又讓親媽楊氏多次上門,假裝和長孫無忌老婆話家常,祈求太尉答應高宗廢舊立新的要求,都被無忌駁回。禮部尚書許敬宗是個馬屁精,多次勸說長孫無忌給皇上個面子,對這位下屬,無忌「厲色責之」,痛斥不已。
無奈之下,高宗和武昭儀也撕破臉皮,誣稱王皇后巫祝厭勝,召集長孫無忌、李勣、于志寧、褚遂良四人入內殿。入殿之前,褚遂良對長孫無忌和李世勣說:「今日聖上召見,肯定是立后之事,上意已決,逆之必死。太尉元舅,司空功臣,不能讓皇上蒙受殺害元舅和功臣的污名。我褚遂良出身布衣,備位輔政,受太宗托之恩,當以死爭之!」臨行,李世勣比較世故,稱自己有病沒有去。
到內殿后,高宗直截了當地說:「皇后無子,武昭儀有子,現在要立昭儀為皇后,怎麼樣?」褚遂良接過話:「皇后出身名門,是太宗皇帝為陛下所娶。先帝臨崩,拉著我的手說:『朕佳兒佳婦,今以付卿』。陛下您當時在場,言猶在耳。皇后沒有過錯,怎能輕廢!」高宗一時語塞。轉天,又把幾人召至內殿,聲色更加嚴厲,逼問同樣的問題。
「陛下您果真想換皇后,可以從天下名族中仔細挑選。武氏曾侍奉先帝,天下所知。萬代之後,後世對陛下會怎麼評論呢!」褚遂良言畢叩頭言罪:「為臣逆忤陛下,罪當死!」並解下官帽放下手中官笏,請求高宗把他放歸田裡。由於觸及自己和老爸共用一婦的痛處,高宗大怒,命衛士把老頭子拉出去。武昭儀也在簾中大叫:「何不撲殺這個鄉巴佬!」
站在一邊的長孫無忌此時再也忍不住,喊道:「遂良受先帝顧命,有罪不可加刑。」同去的于志寧一直低頭不語,大氣不敢喘一口。
過了幾天,李世勣入見,高宗問李司空易后之事,老成世故的李世勣說:「此陛下家事,何必更問外人!」皇帝大喜。
馬屁精許敬宗趁機在上朝時對百官宣言:「田舍翁多收十斛麥,尚欲易婦;何況天子欲立皇后,關眾人屁事而妄生異議!」
永徽六年冬十月,皇上下詔稱王皇后、蕭淑妃謀行鴆毒,廢為庶人。並立武昭儀為皇后。自此,高宗與長孫無忌的舅甥之情全然消解,一絲全無,而且心中十分怨恨這位老舅的「非暴力不合作」態度。武皇后對長孫無忌更是恨之入骨,只是剛剛當上皇后,摸不準長孫家族的勢力和底細,暫時也沒有動他。長孫無忌從此在朝中也處於半退隱狀態,重大朝議再也插不上手。
高宗顯慶四年(西元六五八年),一直對長孫無忌懷恨在心的許敬宗藉一起朋黨案件,把長孫無忌牽扯進去,誣稱他構陷忠臣,伺機謀反。
高宗起初聞言還真吃了一驚,說:「果真如此嗎!朕舅為小人挑撥,不至於謀反吧?」
許敬宗一臉忠心耿耿:「為臣我推究始末,反狀已露,陛下以此為疑,恐怕不是社稷之福。」
高宗流淚說:「我家不幸,親戚間屢有如此事發生,往年高陽公主與房遺愛謀反,現在元舅又幹這事,使朕愧對天下人!如果事情屬實,怎麼處理?」
許敬宗答道:「房遺愛乳臭未乾,與一女子謀反,能成什麼大事!長孫無忌與先帝一起謀取天下,為宰相三十年,天下畏其威名。如果哪天他忽然起事,陛下您派誰能抵擋他!為臣我從前也見過先例,宇文述與宇文化及父子都為隋煬帝親任,結以婚姻,委以朝政,一夕事發,先殺不附己之人,為臣一家也慘遭殺害,其餘大臣惶恐聽命,不過數個時辰,隋室已亡!」
聽畢許敬宗這一番「推心置腹」又極有理的話語,前鑑不遠,高宗又泣道:「阿舅真幹出謀反的事,朕也不忍殺他,天下、後世將如何評論朕啊!」
這許敬宗也是貴族出身,明曉歷史通義,馬上說:「漢朝薄昭,也是漢文帝的舅舅,也有擁立之功。薄昭僅僅犯了殺人之罪,文帝就讓朝臣們身穿孝服齊坐於薄昭家門口哭吊活人,逼得薄昭自殺,至今天下以漢文帝為明主。現在,長孫無忌忘兩朝大恩,謀移社稷,其罪與薄昭不可同年而語啊。他是司馬懿、王莽一類人,陛下稍加猶豫,後悔無及!」
一番話語,高宗深以為然。竟不加親自推問,就下詔削奪長孫無忌太尉封號及封邑,流放黔州。史書中雖無明言武后在此事件中有何言語舉動,但枕邊風肯定吹了不少。不久,許敬宗又派人到黔州重審長孫無忌謀反案,到州後逼令無忌自縊而死,並抄沒家產,子孫長流嶺外荒野之地。
以元舅之尊,定立之功,長孫無忌只因不贊成高宗易立武后,竟遭殺戮,可見昏主遇詐婦,加之奸臣推波助瀾,遺禍匪淺!
但思及長孫無忌鞠審房遺愛和高陽公主的案件,肯定也在裡面做了不少貓膩,而且順便把太宗寵愛的吳王李恪也牽連進去,枉殺先帝愛子,最後他自己被誅殺,也有報應之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