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85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小媽、銀色月物語系列 暢銷作家 夢空、我的聲優王子系列 人氣畫家 jond-D 大人氣作品《龍妃》 讀者敲碗追續集!!
 ●夢空 & jond-D《龍妃》簽書會,2015年8月漫博會 世貿一館
●隨書附贈:全新時尚版精美彩色人設拉頁、晴雨特別版封面彩畫

誰都不能欺負她──✧(≖ ◡ ≖✿)
只有我可以XDD
不專業奴婢出不得廳堂,入不得廚房,
求──勾搭主人的朋友私奔去?!(•̶̑ ૄ •̶̑) ( •̅_•̅ ) (。•́︿•̀。)
主人:人蠢也要有個限度,除了我還有誰會看上妳??還有屁股不要翹那麼高!
奴婢:上流社會好黑暗!!!青春人蔘不能等!!! 我要另謀高就!!!
現代小草女在古代野心家宅邸,如何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
吐槽狼:任性妄為灑狗血,妳搞得每個人都很累!!!(黑線)

****************

❤花漾小草女與古代繼承者們的上流社會❤

「吃得苦中苦,可能不幸成為如夫人……」
欠金穿越女.白晴雨為了脫離綁匪,不計代價地投入了另一位腹黑貴公子的麾下,
事後想想,衝動真的是魔鬼,古代的奴婢生活還真是讓人兩眼含淚──
打掃要看情況偷懶,為同事出頭換來一頓好打(變態主人:搞清楚妳是什麼身分),主人宴會還要想新花招讓客人開心……
脫了一層皮完成進化,終於翻身上位調薪水了──接下來還要玩「老爺不要」?!
從來沒想過奴婢是這麼危險的職業 Σ(☉A⊙|||),到底有啥辦法可以讓人家不、濕、身呢嗚嗚嗚~

人物介紹
白晴雨
古代版拖油瓶,精靈古怪兼慵懶的穿越高中女生,正義感不時爆發(?)。

谷曦
古代版高富帥,「最想嫁給他的男人第一名」的女粉絲強力磁鐵,騎白馬帶把刀,周遊列國受歡迎的危險男人(外觀暖男,內心魔性男)?

小雷
古代版貧窮貴公子,小小年紀就要養活一大家子(晴雨 + 師父 + 寵物狼),精明能幹身強體壯的烈火純情男。

單風
古代版花草控,善良呆蠢萌的草食男大夫,只愛花草不愛美人,所以到今天還是單身!

趙紅
古代版非常女,不爽的時候,走過的地方都會融化掉,可以如食神般用手煮蛋。瘋狂迷戀谷曦。
 
李園
古代版野心家,費洛蒙發射機,如女孩子般美麗的魔魅男,笑的時候往往事情就大條了。是隻被晴雨視為一肚子壞水的狐狸,對晴雨的態度是「愛她就要欺負她」!

 

夢空
狂熱型狗奴,當與貓奴碰在一起,火藥味濃厚──
總是在想,我能給讀者什麼,而看我的書的讀者又想得到什麼。
自比一隻小螞蟻,每天勤於趕稿;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假使不能工作,就會進入狂暴焦躁模式。
每完成一部作品,就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創造同樣的作品,竭力於掏空自己,然後換個方式繼續掏空。
但我相信,每個故事都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而是「它們」自己找上門。
瞧!「它們」今天也一樣,在我腦海中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我是那樣才對,妳寫錯了,重寫!」
「嗯~沒錯,人家就是想要這樣。」
它們招手,擁抱,對夢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我每每看著它們從我腦海中離開,走出,就像失了孩子的母親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笑。
總歸一句,寫作是種自虐行為,個人是M。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後記

 外頭熱鬧非常,街道兩排都是店家,但仔細一看,都是手工業、紡織、冶鐵業為主,我盡量裝得一派輕鬆,把自己偽裝成行人。
  但走沒一百公尺,我就聽見一陣馬蹄聲直奔過來,行人紛紛躲避,我也跟著閃過兩旁,疾馳而過的馬匹帶起勁風,帶頭的人讓我倒抽口氣。
  那個隊長,他回來了──
  馬隊在旅店前停下,進去沒幾分鐘,裡面傳來無數聲驚叫。
  我倏地僵直了,眼前一片霧紅,空氣中傳來淡淡的鐵鏽腥氣,雖然離得很遠,氣味還是飄了過來,讓我一陣陣作嘔。
  是那個侍衛、還是小二?
  我不敢再想下去……
  人群漸漸聚集過來圍觀,我反向而行,掙扎著要逃出這個包圍網。後面陣陣驚叫,我遠遠的一瞥,見到衝出來的十幾名黑衣大漢,正挨著人群一個一個搜查,而且目標全都是年輕女性。
  被拆穿了。
  我一咬牙,奮力地往反方向逃,再不敢回頭,這一激烈行走,在山上受的腿傷又復發,小腿處一陣陣抽疼。
  「妳,站住。」
  冷然的語氣,朝著我的方向而來。
  我慌張地連跑帶走,路上撞著人也不管。
  「站住!」
  聲音逐漸逼近,我閉著眼狂奔,心知大勢已去,他們已經發現我。
  我深吸口氣,睜眼又加快腳步。
  哼!就算被發現了,也休想我會這麼束手就擒。
  擠過幾重人群,驀然發現有輛裝飾華麗的馬車停在路中間,顯然是被圍觀群眾堵的無路可走。從那旁邊的大隊人馬,裡面的人身分肯定不一般。
  我看著那輛馬車,腦中竟生出荒謬的四個字──攔路伸冤。
  橫豎都是被抓回去,裡面的人說不定能救我。
  「給我站住!」那隊長的聲音又傳來,像鞭子一樣打在我身上。
  我咬住脣,突地腳步一轉,用盡畢生所有的籃球天分,連連過掉五名侍衛,在車夫沒反應過來的瞬間跳上車,挑簾衝進去。
  「救命!他們想強搶民女!」
  「……」
  「……」
  裡面的情形,有一男、有一女。
  女人半裸的躺著,表情嫵媚,男人衣裳整齊,髮絲已散下,雙手握著她的腰,似乎正在……那個什麼……被我闖入打斷好事,他們都有一瞬間的僵直。
  三人,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
  「妳是誰?」那女的氣息不穩,語氣尖銳。
  「竟敢隨便闖上來,外面的人都在做什麼?」
  我看著她的豔麗浮蕩的打扮,心下叫苦,誰知道古人也喜歡搞車震?但怎麼不去妓院裡開房間,偏偏要選著這人多的大街上,聽外頭人聲更刺激是吧?
  她身上的男人輕聲笑了,伸手掠開披散的髮,起身整衣。
  「真傷腦筋。」
  那美妓不依了,又伸手去拉他,「李大人……」
  他卻只是輕輕把衣袖一抽,「本公子沒興致了。」
  那男人的聲音,半挑逗半慵懶,每句話都像是在調情。
  他轉來面對我,我見到他的正面,倒抽口氣。
  
  端正的五官,一雙桃花眼往上勾,水潤潤,但最吸引人的是他帶著一種若有似無的邪氣,標準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類型。
  他把衣裳一攏,沒讓我看見不該看的,胸膛卻還是敞開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剛才幹什麼去了。
  「哦?誰強搶民女了?」
  我吞口口水,乾澀的回答:「外頭的壞人……想搶小女子……」
  他上下把我掠過一眼,輕笑起來。
  「妳這等姿色竟也有人想搶,齊國的男人沒有鑑賞力嗎?」
  「……」
  在我們對談時,外面的爭執聲大起來。
  「在下追捕的人逃進去了,請容在下前去抓出。」
  「絕對不行,我們大人正在裡面歇息,你們不能貿然硬闖!」
  男人側耳聽了一會,忽然瞟向我,揚脣一笑。
  「妳是犯人?」
  我忙把頭搖成波浪鼓。
  「絕對沒有,小女子家世清白,不菸不酒不嫖不賭,也無其他不良嗜好!」
  「倒是很口齒伶俐。」他道,傾身向前,跟著把我一拉,伸手掀簾,外面的人察覺動靜,紛紛看過來。
  帶頭的隊長和那群黑衣人的視線立刻落在我身上,那表情簡直要把我生吞活剝。
  男人看見隊長,竟然莞爾一笑。
  「好久不見,友夏。」
  隊長看見男人,頭迅速低下,抱手行禮。
  「李園大人。」
  「你向來是寸步不離呂相的,今日怎麼好雅興,自己出來溜達?」
  「在下替相國辦事,沒想到辦事不力,中途讓人逃走。」
  被稱李園的男子挑眉,瞟向我。
  「哦?是她嗎?」
  「是,還請李大人交還,讓我等可以交差。」
  李園看著我瞇眼笑起來,答道:「傷腦筋,你們一定是認錯人了。」
  「什麼?」
  我和隊長同時一喊,但他喊出來,我喊在心裡。
  「這位姑娘是……本公子的遠房表妹,絕對不是你們在找的人。」
  遠……遠房表妹?我聽得一愣,旋即意會過來。
  「咳咳……沒錯,這是我表哥,我根本不認識你們,你們是誰?」
  隊長倏地往前一步,手按在劍柄上,「李園大人,您這是要讓我們難做。」
  李園眨眨眼,一臉無辜道:「本公子沒有那麼想,只是實話實說。這位是本公子的遠房表妹李茹可,絕不是你們在找的人。但如果你們堅持茹可就是你們在找的人,並且要強搶了去……那……」他一抬下巴,侍衛們領會,鏗鏗鏘鏘劍出鞘的聲音不絕於耳。
  一旁的民眾,全都被這肅殺的氣氛嚇著,躲得老遠窺看。我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陣仗,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本公子也想試試,花錢是不是養些草包?」
  李園的侍衛人數,足足是呂不韋派來的兩倍。
  那隊長瞇起眼,手按在劍柄上很久,最終制止手下,拱手行禮。
  「看來是小的弄錯,竟冒犯了李大人的表妹,非常抱歉。」
  「呵呵~知錯能改就好,本公子也就不計較這一回,回去記得替本公子向呂相問聲好,本公子十分掛念。」李園道,雖是客套話,卻說得十分圓滑好聽。
  那隊長不甘心的橫我一眼,無奈形勢比人強,又有李園在上面壓著,只得不情不願的離開,我看著他們的背影,簡直要歡呼起來。
  但下一瞬間我就被人捏著下巴扳正臉,對上一雙帶笑的桃花眼。
  「進來,給本公子好好解釋清楚。」
  
  ▲
  
  那位美艷名妓被趕下馬車,獨留我和李園。
  他不開口,只是盯著我,讓我侷促不安,竟有種被人看穿的恐怖感。
  「那個……多謝公子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忍不下去,我率先打破沉默。
  「那以身相許如何?」他微笑道。
  呃……他說什麼?
「我說說而已,妳瞧妳嚇得。」他輕嗤一聲。  「本公子喜歡大魚大肉,對於青果子沒有興趣。」
  我立馬陪笑道:「那公子真是好福氣,餐餐山珍海味。」無聊的惡劣笑話,我青果子關你什麼事情,你就天天大魚大肉吃到高血壓糖尿病膽固醇飆高好了。
  他擎著茶杯兜在手上轉,雖然沒有看我,聽見我的話卻微微一笑。
  「挺會說話的,哪裡人?」
  「嗄?」
  「我問妳哪裡人?」
  「嗄?我……我不是中原人……」
  「聽起來也不像楚國或秦國。」他瞄我,乍看那一眼我竟然有些心兒怦怦跳。
  「不在這些國家之中,我家離中原更遠,在很遠的南方……」
  「嗯。」他不置可否的淡哼,不知道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他們為什麼要抓妳?」
  「咳!其實,我不知道。」
  「我既然救了妳,就沒打算害妳,妳大可直說無妨。」
  「小女子真有難言之隱……」
「是嗎?」他偏過頭,朝外頭一喊:  「來人,停車。」
  馬車戛然而止,我不明所以看著他,他仍然在笑,笑的讓我發毛,從第一眼見到他到現在,那抹笑容就像一張掛在臉上的面具。
  「如果妳不坦白說,妳知道……我現在只要一句話就能把妳扔出去,妳就等著被抓走。」他語氣中不帶威脅,字字句句卻都是威脅。
  我倒抽口氣,剛出虎穴,又入狼窟,大概是這種感覺。
  自己怎麼會這麼天真,以為一個可以逼退呂不韋貼身心腹侍衛的「大人物」,會毫無理由的對我伸出援手呢?
  對我的沉默,他彈彈指,閒散地檢視起指甲來。
  「本公子耐性有限,妳最好是趕快說。」
  我慌忙正襟危坐起來,不敢有違。
  「我說……我說……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他收回手,吩咐馬車繼續走,眼兒瞟向我,「妳說吧!」
  「其實小女子我本來是要去趙國尋找親戚,可是沒找著,中途遇到一對好心的師徒收留我,結伴同行,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忽然就有人在後面追著跑,等小女子意識過來……已經跟那對師徒失散了。」
  「那對師徒是什麼人?」他問。
  「一個很笨的大夫,跟一個很精明的徒弟。」
  我急中生智,謊報了小雷他們的姓名,連他們的歲數也一併謊報,單風莫名其妙長了二十年的歲數,小雷則變成七歲孩童。
  「妳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他挑起眉,語氣存疑。
  「小女子真不知道,他們師徒什麼都沒告訴我,不明不白的做了替死鬼。」我正想低頭飲泣,演個肥皂劇,下顎卻冷不防被人抬起,正好與他面對面。
  「這就奇了,妳可知道追妳的是什麼人?」
  「咳……我不知道……」作戲做全套,我立刻搖頭。
  李園眼神閃爍,在我面前彎起一抹笑。
  「他們是秦國相國的心腹。」
  「呂不韋?」我很佩服自己,這聲抽氣抽得很適中,以後可以改行當演員。
  「看來妳惹上不得了的大人物,還不知道自己被捲入什麼事情,真是可憐。」
  沒錯,我確實很可憐,小雷跟單風害我被抓的不明不白,但同時我也很擔心他們,我咬著脣,想到他們,心裡有說不出的焦急。
  「妳惹上了這等人物,還能如此鎮定,看來不是普通人。」他淡淡道,這句話點醒我,我連忙掩面低泣。
  「怎麼會這樣,對方竟然是秦國相國,小女子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但他一直看著我,看得我心慌意亂,看得我哭不出來,只得尷尬抹抹臉。
  「妳沒有演戲的天分,還是別演了。」
  「……」
  咕嚕咕嚕──一陣生理需求的叫聲在車內響起,我們兩人都沒說話,這個聲音顯得特別清楚。
  我當下臉爆紅,恨不得地上有個洞能鑽進去。
  他挑眉看我,一臉不可思議。
  「這裡有頭牛餓死了嗎?」
  「……很抱歉……」
  李園掩袖一笑,風情萬種,「回去以後,讓廚子給妳做點飯菜。」
  「回……回去?回去哪裡?」
  李園對我的問話詫異,以自然不過的口吻道:「本公子的府邸。」
  「不不不……請您讓我走,話說相見不如不見,您的大恩大德小女子以後會報答,下個街口把小女子放下就行了。」
  「妳以為妳離開本公子的馬車,還能安然無恙嗎?」
  他一句話,點醒我現實,我倏地垮下肩膀。
  「而且妳剛剛不是說妳無處可去嗎?既然那對師徒現在又把妳扔下,那妳自己一人打算去哪裡?」他斜過身子一手撐在頰上,姿態很優雅,不過在行進中的馬車上做這種事,我看他很快就會脊椎側彎……
  「不知道……天大地大,弱柳一身隨風飄。」我說罷全身一抖,感覺像在唸古裝劇的臺詞。
  「既然姑娘無處可去,本公子府邸很大,本公子不介意多收留姑娘一個。」
  「怎麼好意思麻煩公子……」我口裡推辭,心裡掙扎。
  「為善為樂,不落人後。」
  他優雅一笑,渾身都透著富貴人家子弟的氣息。
  但我卻覺得一陣膽寒,他的溫柔優雅和谷曦是截然不同的,谷曦是純然清澈的,即便有著看不清的地方,也不覺得那對你有任何惡意,但李園的溫柔,就像藏在清水下的黑油,在那深深的眼裡流淌。
  不能走,也不能拒絕。
  我想到這裡,深深一吸氣,挺直背脊,直勾勾的看著李園。
  「李公子,小女子有個問題,可否問問您?」
  他似乎對我倏變的態度感到很有趣,終於提起一點精神。
  「說。」
  「您為什麼願意對小女子伸出援手?」
  假使要委身這個人門下,我必須先弄懂,他和呂不韋是什麼關係。
  李園勾脣一笑,「很簡單,因為給討厭的人找麻煩,是本公子的樂趣。」
  ……他討厭呂不韋?所以才不把我交出去嗎?
  我咬脣思忖著,現在接受他的幫助,躲在他的府中也許是萬不得已,但也不失為是一個好方法。
  心中馬上有了答案,我立刻跪坐著朝他彎腰。
  「多謝公子收留,定會好好報答。」
  李園最後饒富興味的笑了。
  抵達目的地時,李園在下車前忽然轉身,泰然自若地問我。
  「對了,本公子到現在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我沒料到他有此舉,反射性的回答。
  「我姓白,白晴雨。」
  「情語?情人間的愛語?真不像妳,半點溫柔婉約都沒有。」
  我咬牙切齒的回他一句。
  「晴時多雲偶陣雨的晴雨。」
  他哈哈一笑,爽心得意,見到我動怒,他反而有些高興,大概是個典型的S。
  「像,像妳的脾氣,這名字取的好,意境更好。」
  不甘心被人這麼笑一回,我賭氣的回應。
  「那你又叫什麼名字?」說完才發現自己連稱謂都忘了加,他看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責備我逾越,卻仍然回答我。
  「李園,楚國左徒李園。」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龍妃》102半熟奴婢進化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