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35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66139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某一天,小蘭花睜開眼,發現自己從一朵嬌滴滴的蘭花仙靈變成了令人聞之色變的……上古魔尊。
——魔尊複生之際,拋情棄欲,他連半顆心臟都能說不要就不要,怎麼可能喜歡上什麼人?
★ 人氣作家九鷺非香最具口碑代表作,比肩《花千骨》《重紫》的年度仙俠經典。
★ 三篇番外實體書獨家首發。
★ 知名插畫師雪代薰親繪封面,隨書附贈兩張精美古風卡片、書簽。
★ 本書又名《魔尊》《失身》《辣手摧花:魔尊請你溫柔點》《半身不遂是怎樣煉成的》《Get Out Of My Body》


歷經千般辛苦萬般算計,魔界的人終於把沉睡了數萬年的魔尊喚醒了。
魔界的人指望他帶領他們打上天界、翻身做主、統領五行三界。但是他們卻漸漸發現,他們想太多了。
這個昔日魔尊不怒自威沒錯,有無邊神力沒錯,但他……
好像腦子不太好啊!
不時朝令夕改、講話顛三倒四也就罷了,這成日成夜神神叨叨自言自語的又是什麼毛病?
小蘭花:“他沒病,他就是賤……見不得人好。”
東方青蒼:“我只是見不得你好。”
小蘭花:“……”
九鷺非香
懶癌晚期患者,體形微圓,性直,喜宅,養小狗。偶爾文藝青年范兒,時常賣蠢呆萌范兒。立志于成為吃貨界的大師,號稱史上最能吃的作者。希望一輩子都能做個開心的人~
已出版作品有《與鳳行》《你在遙遠星空中》《祥雲朵朵當空飄》《百界歌》等。
微博:@九鷺非香
(一)
“小花妖,從來沒人敢騙本座。”
小蘭花心中苦澀,面上還要十分淡定地微笑:“大魔頭,天界的仙子都是心地善良而且最誠實的。”
(二)
“我主子以前對我說,要感謝所有在我生命裡留下痕跡的人,不管他留的是鮮花還是唾沫。以前我不懂,遇到你之後我好像有點明白這個道理了。不過要認真算一算,如果別人是在我人生裡吐口水的話,你這樣的程度大概算是在我的人生裡隨地大小便了吧……”
(三)
“我傻嘛……所以我才喜歡你,才相信你。但人總會變聰明的,我現在就開始變聰明了,我不相信你了,以後也一定會慢慢慢慢地不喜歡你的。”
(四)
 “他在騙你。”
“東方青蒼說他沒有騙我。我願意相信他這一次。”
“他只是在利用你。”
“我相信他。”
“他真的要殺你。他已經騙過你一次了。”
他不止騙過我一次,他就沒和我講過幾句真話……但我還是決定相信他這一次。
……
後來,小蘭花站到了誅仙台上,她想,東方青蒼對她說喜歡她的時候,她是真的很高興。
只可惜都是假的。
楔子
第一章
小蘭花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第二章
從前有一個魔尊,後來他一巴掌把自己拍死了。
第三章
魔尊……是不是腦子有點兒問題?
第四章
給我拿男人來!
第五章
一個東方青蒼倒下了,千萬個東方青蒼站起來。
第六章
聽說堂堂魔尊在集市上買肚兜。
第七章
悲劇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第八章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我主子饒過誰!
第九章
你與本座的關係深如瓊淵之水、熱如旱地之沙?
第十章
他的呼吸近在耳邊,唇幾乎擦過她的臉頰。
第十一章
烈火焚燒若等閒……哎?我衣服怎麼燒光了?
第十二章
你騙我。
第十三章
大荒東海有靈山,山上千影成一人。
第十四章
小花妖,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第十五章
孤島、豔陽、睡美人和小魚幹。
第十六章
書生養出來的花妖,難怪如此蠢笨。
第十七章
你感受一下這火辣的眼神。
第十八章
了不得了,魔尊這回瘋得更邪乎了。
第十九章
你是不是又在騙我?
第二十章
害我性命就算了,竟然還玷污我的名譽。
第二十一章
本座不是好人,這你是知道的。
第二十二章
朔風劍狠狠紮進東方青蒼的心口。
第二十三章
誅仙。
第二十四章
你要算計就算計我,你要利用就利用我。
第二十五章
別保護我,別關心我,別對我這麼好。
第二十六章
我卻喜歡你。
第二十七章
爾等骨髓,皆是本座磨刀之石。
第二十八章
你後悔嗎?
第二十九章
東方青蒼,你為什麼老是跟著我啊?
終章
我每一次路過三生石,都刻過他的名字。
番外一
被遺棄的寶物們之骨蘭
番外二
被遺棄的寶物們之朔風劍
番外三
小蘭花的外掛人生

楔子
“本座乃不死之身,三界雖大,宇宙無盡,而從未有誰能與吾相爭。”黑影靜靜臥躺於熔岩之上,他玩似的抓起一把炙熱的鮮紅岩漿,“憑你,一介女流,也想斬本座於劍下?”
凜凜殺氣緊附在閃著寒芒的長劍上,執劍女子立於半空,唇角弧度微揚,比魔尊更加肆意張狂:“東方青蒼,你可是不敢應戰?”
“哈哈哈哈,不敢?”東方青蒼仰天長笑,炙熱的岩漿在他掌心猛地灼燒起來,烈焰在空中凝為熾紅的長劍,激蕩開來的灼熱氣息使女子衣袍一震。
“赤地女子,天界那幫廢物封你為天地戰神,敢與本座如此叫囂,想來是自恃有幾分本事。”東方青蒼眯眼輕笑,他站起身來,銀白色長髮長及腳踝。一步踏出,火山在他腳下仿似畏懼地震顫搖晃。
“正巧,今日無趣。”東方青蒼說著,抬起手腕,烈焰長劍將他半邊臉遮住,更顯丹鳳眼中魔氣張揚,“便讓本座,來試你一試。”
“魔尊。”赤地女子手中寒劍起勢,“輕敵,乃是兵家大忌。”
東方青蒼咧嘴一笑:“弱者方有大忌。”他血色的眼中寒光微閃,比人類尖利許多的虎牙印上了烈焰的火光,極盡倡狂,“本座從無忌諱。”

上古魔尊與赤地女子一戰,使天地失色、晝夜顛倒,星辰時間仿似也受其干擾。就在那一戰,橫行三界的魔尊敗在了赤地女子的劍下。自此赤地女子天地戰神的威名遠揚,而東方青蒼在那一戰之後重傷難愈,最後終被諸天神佛齊力斬殺。魔界之人在那之後也被盡數趕入九幽不毛地,自此一蹶不振。
“東方青蒼死了嗎?”
“魔尊是不死之身,不入輪回、魂魄不消不散。待得機會合適,他還會再回來。”
種在盆子裡的蘭花草晃了晃葉子:“那他什麼時候再回來啊?主子……我怕死……”
“不會讓他再回來的。”司命提筆寫命格,“我、天帝,還有現在的戰神陌溪,包括南天門前看門的小哥、昨天幫我給你澆水的小仙女都不會讓他回來的。所以你放寬心,不會死的啊,乖。”
當時聽司命輕描淡寫地講完這段上古舊事的時候,小蘭花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她竟然會看見魔尊復活,重返三界。更想不到她會與這個上古大魔頭面對面地打招呼、乾瞪眼。
最讓她砸爛腦袋也想不到的是——
有一天,她竟然用上了這個不老不死、魔力無邊、作惡多端的大魔頭的……
身體……


第一章


小蘭花坐在牢裡,看著牢外的女子盤膝而坐,閉目凝神,靜得連呼吸的聲音都聽不到。
這都多少天了,小蘭花支著下巴,表示很憂慮。外面那傢伙……到底有沒有好好在喘氣啊,要是他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憋死了去,那她得多虧!
畢竟,那具身體才是她正兒八經的身體啊!
而現在她用的這個……
小蘭花抓了抓自己垂到腰間的銀髮,又拿自己的大手第一百次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胸膛,然後歎息一聲:“好硬。”
男人磁性的低音吐出這兩個音節,在昊天塔里迴響了好幾圈才慢慢消匿。
但這兩個音節卻打破了維持已久的寂靜。牢籠外的女人終於緩緩地呼出了一口氣,閉著眼睛道:“小花妖,你膽敢再對本座的身體上下其手,便休怪本座也對你的身體不客氣。”
“斤斤計較,我就摸摸你胸怎麼了,你一個大男人還怕摸嗎?”小蘭花頓了頓,倏爾羞紅了整張臉,“哎喲喂……大魔頭,你以為我摸哪兒了?齷齪!你真齷齪!”
女子睜開一對杏眼,帶著幾許與面容不相符的妖異,譏諷一笑:“一個女子能說出此等話來,也不見得你純潔到哪裡去。”
小蘭花哼了一聲,換了話題:“你不是上古魔尊嗎?傳說中你偷雞摸狗那麼厲害……”東方青蒼眉梢一挑,小蘭花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你、你那麼厲害,倒是給想個出去的辦法呀!”
東方青蒼又閉上了眼:“想出去,你就別給我添亂。”
小蘭花眼一瞪,怒了:“現在被關在籠子裡的是我啊!我怎麼給你添亂?要說添亂,你才是給別人人生添亂的高高高手吧!”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麼會被關進昊天塔里!又怎麼會從一個嬌滴滴的“蘭花大閨女”變成野性真糙漢……雖然這大魔頭的身體看起來細皮嫩肉的,身材挺好,發質挺好,五官也挺好,手指挺修長……
小蘭花甩了甩腦袋:“要不是你這個倒楣妖怪,我也不會落到如此境地!”
“倒楣?”東方青蒼眯起眼,“如此稱呼本座,你膽量著實不小。”
對面那雙眼睛明明是她的眼睛,但小蘭花愣是被東方青蒼這個眼神兒嚇得膽寒胃疼,甚至有點兒腎虛……
但小蘭花眼前豎著的幾根柵欄幫她壯了膽,她鼓著腮幫子,冷哼一聲:“有本事,你打我呀!”
聽得這句話,東方青蒼倏爾咧嘴一笑,然後一把抓起自己披在身後的頭髮,在小蘭花反應過來之前,指間氣息一動。但見那及腰長髮唰的一下,被盡數截斷。
小蘭花整個人都僵硬了。
頭……頭髮,她的頭髮……
東方青蒼將她的斷發拿在手裡把玩了一下:“腦子不聰明,毛長得倒挺好。”言罷,將一手長髮隨意一扔,柔亮的黑色髮絲像孔雀的尾巴一樣漂亮地鋪了一地。東方青蒼扯了扯已變成齊耳短的黑髮,蹺起二郎腿,嘴角的笑放肆又惡劣:“怎麼,你忘了?你現在可是在我手裡。”
惡魔!喪心病狂的惡魔!
小蘭花幾乎要跪下去了,她對著自己鋪了一地的斷發心疼地看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要向兇手報仇!她一抬頭,惡狠狠地盯住東方青蒼,大喝一聲:“我跟你沒完!”
小蘭花抬手往自己身後一抓,拉住那一頭銀色長髮,學著東方青蒼的姿勢,手指間氣息一動……
然後她就更想哭了。
不知是她不會調用氣息還是東方青蒼這個身體裡根本沒有氣息,她完全使不出法術來啊……
東方青蒼像是料定了這個結果一樣,嘴角的弧度更張揚了幾分:“想截斷本座的頭髮,你還得修煉個萬把年。”
小蘭花咬了咬牙:“我偏不信!”她說著,用手指卷起兩三根髮絲,狠狠一拉,徑直將頭髮連根拔出,疼得她渾身一哆嗦,看得東方青蒼身形一僵,笑容微收。小蘭花忍著痛,學著他的模樣,也陰險狠毒地咧嘴一笑:“今日姑娘我就讓你禿頂。”
東方青蒼沉了臉色:“給我住手。”
話音落地,小蘭花又接連拔了四五根下來。
東方青蒼眯起了眼睛:“你再膽敢如此放肆,我便卸了你的胳膊。”
小蘭花聞言怒極:“你敢卸我胳膊我就割你的脖子!”
“若再多言,本座便斷了你舌頭!”
“你要敢斷!我就給你揮刀自宮!”
狠話放到如此境地,兩人都沉默下來,盯著對方好半晌。最後小蘭花盯得眼睛發酸,才垂下眼睛眨巴了兩下,然後便看見了自己一地的斷發。
她心裡難過委屈得不行,就地一坐,將膝蓋一抱,紅著眼睛開始啪嗒啪嗒地掉眼淚。
沒了。
她再也不能編漂亮的辮子,不能紮美麗的頭花了。拜這個大魔頭所賜,她下半輩子就只能在這個牢房裡度過了,什麼都沒了……
東方青蒼在柵欄外面看著裡面的自己抱著膝蓋蜷成一團,用沙啞磁性的嗓音發出吚吚嗚嗚的哭聲,真是要多傷心有多傷心。
他看得很心塞。
“不許哭。”他生硬地要求。
小蘭花傷心極了,聽到他這句話,嗚嗚地哭得更加用力。
東方青蒼覺得用自己喉嚨發出的哭聲像鬼爪子一樣撓進他的腦袋裡,比當年赤地女子紮進他渾身經絡裡的玄冰針更讓人難以忍受。
“起來!”
小蘭花抬起了頭,一臉鼻涕眼淚地看著他:“你把我頭髮還給我!”
“你先起來!”
“先把頭髮還給我!”
“好!”東方青蒼手腕一轉,地上的斷發盡數飛起,一根一根精准無誤地接了回去。不過片刻時間,如瀑長髮落下,完好如初。“起來!”
小蘭花呆呆地望著自己重新接好的頭髮,驚訝得都忘了該記東方青蒼的仇了:“我身體……什麼時候會這種法術的?”
東方青蒼嫌棄地瞥了小蘭花一眼:“把你這張臉給本座收拾乾淨。”
頭髮已經接好,小蘭花倒也不再傷心了,專心地拿袖子去擦臉上的鼻涕眼淚。東方青蒼坐了回去,望著她道:“使本座屈於威脅,你倒是古今第一人。”
“讓我哭出了男人的聲音,你也是古今第一人。”小蘭花擦乾淨臉,氣呼呼地轉頭看他,“我一刻鐘都不想和你待在一起了!說!你到底有沒有出塔的方法!”
“當然有。”
“什麼辦法?”
“炸了此塔。”
東方青蒼說得如此輕描淡寫,活像他說的是要去拍死一隻蚊子一樣簡單。
小蘭花聞言愣了愣,然後淒淒慘慘地垂下腦袋,可憐巴巴地嘀咕:“完了,我這輩子是再也見不到主子了。”
無怪小蘭花會如此想,昊天塔乃上古神物,要炸了它談何容易?更遑論他們現在身體互換,小蘭花是半點也探不到東方青蒼身體裡的力量,即便探到了,她也不知道魔界的力量要怎麼使用。
而東方青蒼……
小蘭花就只能呵呵一笑了。她那身體有幾斤幾兩她是清楚得很,就算東方青蒼能將她的頭髮全部接上,那也改變不了她身體裡只有幾百年微末仙力的事實。那些力量拍死幾個小妖小怪是沒什麼問題,至於炸昊天塔這活兒,等她再修個十來萬年,或許也是可以試試的。
小蘭花鼻頭有點酸澀,回想當初遇到東方青蒼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這一生,算是賠給了那瞬間的好奇心了。
“你怎麼就那麼笨呢,你既然搶了我的身體,就該用我的身體好好待在外面啊。”小蘭花淒然道,“然後和我裡應外合,逃出去的可能也比現在大呀。”
東方青蒼譏諷一笑:“天界之人不是從來自詡清高嗎,你卻為了自己逃生,不惜想與本座‘裡應外合’?就不怕本座出去危害蒼生,使生靈塗炭?”他瞥著小蘭花的坐姿,“氣節呢?”
小蘭花噘了噘嘴:“我把這些事情都考慮完了,那還要那些天兵天將還有天帝仙君們做什麼?我主子說過,搶人飯碗猶如殺人老母,不能幹。”
東方沉默片刻,摸著下巴道:“小花妖,隨我入魔吧,你倒有幾分資質。”
“不要,主子會拿我去喂豬的。”頓了頓,小蘭花傷感地歎了口氣,“被困在這裡面,主子想拿我去喂豬都不行了……當初你要是在外面,好歹還能找到一些魔界的壞蛋來幫襯幫襯,現在你在這塔里面,咱們孤男寡女,孤苦無依的,再也沒法出去了……”
“誰告訴你這裡面沒人幫襯?”東方青蒼平靜地看著小蘭花。
小蘭花愣了愣:“不然呢,這裡還有誰?”她上下左右地找了一圈。
昊天塔內的階梯貼牆而上,中間中空,從下方一抬眼能看到塔頂中懸的寶珠,塔內景象一覽無餘。若還有其他人在,那肯定是一眼就能瞧見的。
東方青蒼笑笑,不過隨意勾了勾唇角,也讓人感覺放肆。自己的身體裡住進了別的人,原來真的會在舉手投足間勾勒出不同的感覺啊。
小蘭花正在感慨著,忽聽東方青蒼呢喃了一句:“差不多也是時候了。”小蘭花還在愣神,便見他忽然邁腿往樓梯上走去。
“你去哪兒啊?”小蘭花盯著他,“別亂跑啊,塔里面禁咒很多的……你用的是我的身體啊,喂!”
任由小蘭花的聲音越來越大,東方青蒼也沒有回頭瞥一眼。
“哎!東方……”還沒等小蘭花將他名字喚完,邁上階梯的東方青蒼腦袋忽然不見了。
小蘭花嚇得倒抽一口冷氣。只見東方的腳還在接著往上走,消失的地方從脖子到了腰,然後到了腿,最後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
小蘭花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後仔細去看,這才發現東方消失的地方正巧是第一層和第二層的交界處。
難道這座塔里別有洞天?若真如此,那這裡關的可能就不只她和東方青蒼了。
在小蘭花的記憶裡,她一次也沒聽自己的主子提過有關昊天塔開啟,封印妖魔的事件,直到這次,她親自體驗了一回。所以,如果說這塔里面還封印有別的妖魔,那定是在很久之前就被關在這裡了的。而被關在這裡的妖怪,想想也不會弱小到哪裡去。
昊天塔統共九層,搞不好,被關的人物還不止一兩個。如果東方青蒼能管用點,把那些妖怪都放出來,那炸了這座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小蘭花搓了搓手,感覺有點兒小激動。
至於炸了這座塔放出那些妖魔鬼怪之後,天下蒼生該怎麼辦……
小蘭花還是認為,自己不能搶了天帝的飯碗。
她滿懷期冀地盼著東方青蒼領著一大堆妖魔鬼怪威風凜凜地走下來,但等了好久,也沒見東方青蒼出現。
他好像是真的消失在了這座塔里一樣,音信全無。
小蘭花很擔心自己的身體再也回不來了。
在一日勝過一日的憂愁中,小蘭花的精神有些繃不住了,她開始迷迷糊糊地做一些夢,一會兒夢到主子溫柔地給她澆水,一會兒夢到東方青蒼拔禿了她的腦袋,還夢到那日……
那日仙魔大戰,小蘭花倉皇逃到下界,無意間撞上了剛復活便被打成重傷墜落下界的東方青蒼。他抓住她,毫不客氣地拿森白的牙齒咬在了她脖子上。小蘭花分明感覺到,隨著血液流出她身體的,還有她的魂魄。
在昏迷之前,她隱隱約約聽見東方青蒼用她的身體對追殺而來的天兵天將說:“我甘願入昊天塔中看守此妖魔,無愧千年修行成仙之德。”
她想罵他,無愧你祖宗,我統共還沒活到一千年呢……
等她醒來,她就和大魔頭一個牢裡一個牢外地坐著了。
這是現實裡的事,但在小蘭花的夢裡,她和大魔頭一起被關進了牢裡。他們的身體沒有交換,大魔頭每天抓著她的肚兜帶子對她獰笑:“你從是不從?你若不從,我就一撮一撮地拔光你的頭髮!”
她哭得嗓子都啞了,大魔頭也無動於衷。最後她無可奈何,只好從了大魔頭,但在她脫衣服的時候,主子卻忽然拿著鐮刀出現了,黑著臉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寧肯把她割了喂豬,也不能讓她被大魔頭吃幹抹淨。
小蘭花嚇得臉色慘白,驚惶之間,只聽一聲冷喝。
“起來。”
小蘭花一個激靈,帶著一頭冷汗爬起來。牢外的女子正冷冷地看著她。
“大……”小蘭花一句話剛開了個頭,忽然察覺到另一道目光。她偏頭一看,在東方青蒼身後,還跟著一個黑髮赤衣的男子。
救兵!
小蘭花腦海裡劃過閃亮亮的兩個字。大魔頭果然找到救兵了!
她仔細地打量了一眼對方,然後就有點兒笑不出來了。就算再沒見識,這人眉心的火焰印記她還是認得的。
墮仙。
被關在昊天塔里的墮仙。
她聽主子說過,非有大怨恨的人成不了墮仙。這樣的傢伙多半心理扭曲、三觀不正,行為喜怒比一般邪魔更難預測,招惹不得。
小蘭花默默退了一步,那赤衣男子的目光卻已落到她身上:“哦,這兒還有個美男子啊?”他言語輕佻,惹得小蘭花蹙起眉頭。
可還沒等小蘭花更進一步觀察下他,他忽然身形一轉,一手搭上了東方青蒼的肩頭,接著竟往下滑去,順勢將東方青蒼攬進懷裡:“小美人。”他一雙桃花眼媚得幾乎快滴出春藥來,“你放我出來,原來是為了救他嗎?這可甚傷人心。”
什……這、這傢伙簡直輕浮!
“你給我撒手!”小蘭花怒叱,“爪子拿開!”她的身子可是清清白白的“蘭花大閨女”,怎容他人隨意調戲!
她雄渾的聲音吸引了牢外兩人的目光。東方青蒼斜眼看她,對於赤衣男子的觸碰顯得毫不在意。
赤衣男子挑起眉頭笑道:“小美人兒和這位是什麼關係呀,惹得我可是嫉妒極了。”
“我和她沒關係。”東方一臉冷淡,更襯得小蘭花吭哧吭哧的怒氣莫名其妙。
赤衣男子望著小蘭花,嘻嘻笑道:“那這位是自作多情地想做護花使者咯?”他眯眼將小蘭花上上下下一打量,然後微微蹙起眉頭:“看起來還有點眼熟……”
“你好像不太想離開這裡?”東方青蒼打斷了赤衣男子的言語,神色冰冷,“若不想走,我把你關回去便是。”
“小美人兒怎生怒了?”赤衣男子收回手,“好好好,咱們談正事。你說的昊天塔的要害,在哪兒?”
東方青蒼前行幾步,走到昊天塔中心,抬手比畫出了四個方位:“今日午時,四方正位皆會有所偏移,尤以正東方為最,寶珠陰影會偏向這裡。”東方青蒼抬手指向小蘭花對面的那堵牆,“彼時,此處就是昊天塔要害所在。炸掉此處,昊天塔定然分崩離析。”
赤衣男子摸著下巴琢磨了許久:“小美人,我看你乃是仙靈之身,恐怕不知道昊天塔里面的浩渺正氣對我這樣的墮仙有多大的禁制吧。力量越強則壓制越大,我能使出一成力氣已經要拼命,你確信我能在那一時半會兒的破綻裡,炸掉這個上古神器?”
他這話問到了點子上,小蘭花也表示不相信。
要是昊天塔這麼簡單就能被攻破,那這上古神器的稱謂,未免也太水了一點。
東方青蒼咧嘴一笑:“當然不信。我會在此地布下陣法,到時,你只管用你那點微末法力炸牆便可。”
赤衣男子似被東方青蒼的氣勢唬住,愣愣地看了他許久:“真是奇怪,你非墮仙,道行也淺,為何如此熟知昊天塔的弱點,又為何膽敢出此狂言,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只需知道,你與我現在目的一致即可。”
赤衣男子舔了舔嘴唇,漆黑的眼中似有精光掠過:“姑娘如此神秘難測,實在是讓人……難忍心動啊。我此生閱女無數,還從未見過姑娘這般氣質的女子……”他說著,邁步向東方青蒼走去,卻在離東方兩步遠時,身子一歪,高呼一聲:“哎呀,腳崴了。”手往前一抓,恰恰探在東方青蒼的胸上。繡著娟麗蘭花的抹胸被他的手微微抓了一點下來,露出了些許隱秘的弧度。
赤衣男子偷得了腥,邪魅一笑,一抬頭,正打算用眼神再調戲調戲這小姑娘,哪想卻對上了一雙冷淡無情的眼睛。
哎?
這個被他襲了胸的女子,正拿看死魚的眼神靜靜地看著他。
不該這樣吧……
羞惱呢?氣憤呢?被調戲之後的歇斯底里呢?讓他聽了連心都會融化的嬌叱呢?
“啊啊啊啊啊!”
便在這方沉默如死水一般毫無聲響的時候,那邊的牢籠裡爆發出一陣雄獅般的狂暴怒吼:“啊啊啊啊啊!你給我撒手啊啊啊!”
赤衣男子被吼得驚詫轉頭,牢裡的美男子正瞪著那雙似血的眼睛對他嘶吼:“放開放開放開!撒手!混帳東西!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赤衣男子眨巴了兩下眼睛,轉頭問東方青蒼:“這是……怎麼的呢?”
東方青蒼面無表情地拉了拉抹胸:“站穩了?”
“啊……嗯……等等!你不生氣?”
東方青蒼一彎唇,笑得比他剛才偷襲成功時還邪魅狂狷。
“我為何要生氣?”他推開已經僵住了的赤衣男子,“閃開,我要準備佈陣了。”
赤衣男子被推了一把,呆呆地站到一邊,嘶啞的男子斥駡聲不絕於耳:“我要剁爛你的手!總有一天我要剁爛你的手!”他往旁邊一看,牢裡的美男子已經氣得開始踹牆。再一轉頭,被襲了胸的當事人正在塔內的邊角轉悠,一面脫了鞋往牢籠上砸:“吵死了安靜點。”然後光著腳繼續坦然地走。
赤衣男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忽然覺得,是不是因為他被關太久,所以都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了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