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龍妃103:我與帥鍋有煎情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85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小媽、銀色月物語系列 暢銷作家 夢空、我的聲優王子系列 人氣畫家 jond-D
排行熱銷小說《龍妃》2015台北漫博簽書會大成功!!!
 ●隨書附贈:白晴雨女豬腳PP書卡

萌萌噠~指咚?!
一個屋簷下,鄉民好捉急
高富帥谷曦:煎餅要加蔥和蛋,炒菜不要放肉絲。
      妳嘴邊有東西(抹)\(//▽//)\
雜草女晴雨:>///<再幫我擦擦……
孤男寡女同處一室言不及義──煎餅有木有做出來?消失的煎餅在哪裡?
****************

❤萬人迷宅女與古代繼承者們的乾柴烈火❤
Tea, Coffee or Me?

凸,在古代吃頓飯到底有多難?
寄人籬下的少女白晴雨,決定來個「米蟲的報恩」,
身為穿越女,立馬模仿起《型男大主廚》
將當季食材搗鼓成未來流行的輕食,
沒想到雙人點心做著做著就臉紅心跳了起來,
呃~其實也只是廚房柴火燒得旺而已,
鄉民們不要誤會阿,我們是純.潔的男女關係!
就在這個艱難的moment,討厭的權臣又來刷存在感
要她入宮代嫁?!這是腫麼一回事?
(唉,身為萬人迷就是這麼困難。)


人物介紹
白晴雨
古代版拖油瓶,精靈古怪兼慵懶的穿越高中女生,正義感不時爆發(?)。

谷曦
古代版高富帥,「最想嫁給他的男人第一名」的女粉絲強力磁鐵,騎白馬帶把刀,周遊列國受歡迎的危險男人(外觀暖男,內心魔性男)?

小雷
古代版貧窮貴公子,小小年紀就要養活一大家子(晴雨 + 師父 + 寵物狼),精明能幹身強體壯的烈火純情男。

單風
古代版花草控,善良呆蠢萌的草食男大夫,只愛花草不愛美人,所以到今天還是單身!

趙紅
古代版非常女,不爽的時候,走過的地方都會融化掉,可以如食神般用手煮蛋。瘋狂迷戀谷曦。
 
李園
古代版野心家,費洛蒙發射機,如女孩子般美麗的魔魅男,笑的時候往往事情就大條了。是隻被晴雨視為一肚子壞水的狐狸,對晴雨的態度是「愛她就要欺負她」!

黃歇
古代版權力者,就是有名的楚國春申君,為了楚國統一天下的霸業無所不用其極,將李園處心積慮帶到楚國來的鬼谷傳人谷曦軟禁在府中,引發了晴雨一連串的救援行動。

夢空
狂熱型狗奴,當與貓奴碰在一起,火藥味濃厚──
總是在想,我能給讀者什麼,而看我的書的讀者又想得到什麼。
自比一隻小螞蟻,每天勤於趕稿;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假使不能工作,就會進入狂暴焦躁模式。
每完成一部作品,就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創造同樣的作品,竭力於掏空自己,然後換個方式繼續掏空。
但我相信,每個故事都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而是「它們」自己找上門。
瞧!「它們」今天也一樣,在我腦海中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我是那樣才對,妳寫錯了,重寫!」
「嗯~沒錯,人家就是想要這樣。」
它們招手,擁抱,對夢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我每每看著它們從我腦海中離開,走出,就像失了孩子的母親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笑。
總歸一句,寫作是種自虐行為,個人是M。

夢空作品集:
《龍妃》101公子王子的遊戲(長鴻出版)
《龍妃》102半熟奴婢進化論(長鴻出版)
《龍妃》103我與帥鍋有煎情(長鴻出版)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後記

「真沒想到藍雲是個醋勁大的,一聽我稱讚孫耀,就嚇得慌了手腳。」我壓低聲音對谷曦嘀嘀咕咕的昨天下午發生的事,一邊把火鍋端上桌。
他聽罷皺眉。
「這事情要緩緩治之,妳太著急了。」
「胡說什麼,打鐵要趁熱啊!難道要等藍雲變成老姑娘才來談?那我肯定揍爆那個浪費她青春的臭石頭。」說著,我抬袖晃了晃胳膊。
「似乎有個更老的姑娘半點不擔心自己的未來?」他取笑道。
「嘿!我是準寡婦的命好嗎?隨時準備當寡婦。」
「那妳呢?想過將來丈夫長什麼樣子嗎?」
谷曦拿我問藍雲的問題丟回給我,我正往鍋下添炭,湯咕嘟咕嘟的滾。聽這話立刻往他瞄了一眼,見他從容泰然,心中不覺有點悶,乾脆俐落地回答。
「長相無所謂,但希望身材好,最好會武。」跟你完全不一樣,謝謝!
「……妳不在意長相?」
「長相又不能吃,能用比較重要。」身材好,會武,感覺性福有保障。但我可不能直白地說出來,清清喉嚨,又補了句。
「能用的意思是有力氣,能做事,比較可靠。」
谷曦的笑容變得有些澀。
「那孫耀不是也挺符合妳的要求?」
「怎麼可能,那種石頭……咳……朋友夫不可奪,既然是藍雲喜歡的對象,我是絕對不會喜歡的。」我言之鑿鑿,一臉認真。
「有主的東西,不屬於我就不屬於我,不管多好,我都不會想要。」
明明是跟谷曦說的,卻覺得這話像是在對自己說。
谷曦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不管他有多親切溫柔,我都得警惕著,小心分寸。
他笑道:「妳這性子倒是很倔強。」
我已經想轉移話題了,聳聳肩,只把做好的火鍋料一一扔進湯底。
「今天妳又弄了什麼新花樣?」谷曦說,一臉詫異地盯著桌上的薄片生肉。
「火鍋,我家鄉冬天會吃這個,把料準備好,想吃的時候下湯涮一涮拿起來,要吃多少煮多少,吃到最後都是熱呼呼的。」我快手快腳地把魚片也放進去涮,加上薑蔥蒜與佐料汁放到他碗裡。
「吃吃看。」
「……」
「怎麼樣?」
「不錯,很鮮。」
「自己動手更有趣喔!」
「這黃色的方形小東西是什麼?」
「蛋餃,用蛋皮包著剁碎的肉餡。」
谷曦看了半晌才放進嘴裡,當即露出奇妙的表情,沒說什麼,卻又往鍋裡撈了一個。我趁他吃的機會,把其他火鍋料都講了一遍,其實也沒什麼,冬天食材短缺,只做了蛋餃和雞肉丸子、魚片、豬肉片、兩盤切短洗淨的青菜。
不供給飯,只用煎鍋烘幾張餅。飯後再來上一壺熱熱的菊花茶。
「這『火鍋』倒是特別,吃得我撐肚子。」
我正忙著往暖爐裡夾炭火,聞言抬頭,得意洋洋。
「不錯吧?想說以後多做些家鄉菜,看大家的反應如何,反應好的菜色就能拿來做生意。火鍋成本太高,不適合做生意,但自己吃還行。」說著蓋上暖爐蓋子站起身來。
谷曦靠在半開的窗邊,手裡擎著茶杯,氤氳的白霧讓他的臉龐模糊不清。
他賞雪景,我賞美男,真是各取所思。
「怎麼盯著我看?」
「好看,當然就盯著看了。」我臉皮厚,直接承認。
「即使再好看,妳也不喜歡不是?」
「漂亮的東西人人愛看,我很庸俗,但喜歡又不代表要擁有,人有盡而貪心無窮,我又不可能佔有天下所有的一切。」我道,一邊動手泡另一壺菊花茶。
「妳很聰慧。」
「不不不,我很糊塗。」我提著茶壺,拼命搖頭。
「……第一次聽到有人否認自己聰慧的。」
「我即使有聰明,也是一點小聰明,應付了事,大體上來說我想當個糊塗人,糊塗人死得早,而且通常死的不明不白,聰明人死得晚,卻要清醒而痛苦的活著,我比較想要死得早些。」
他眼中掠過一絲水光。
「世人都想長命百壽,妳不想?」
「不想!」我鏗鏘有力的回應。
「雖然我也不想多短命,但長命百壽絕對不用,你想一想,要是身邊重要的人、喜愛的人全都先一步死掉,只剩下自己一個,那有多難過?我很自私,寧可先死,讓別人替我哭。」
「……聽來倒有幾分道理。」
我對谷曦沉思的肅容扮了個鬼臉。
「唉呀~人各有想法,你聽聽就好,不要認真。」說著,我一邊把倒好的茶杯放到漆盤上。
「又要送東西給他們?」
我聳聳肩,看了眼窗外,雨雪紛紛,冷入骨髓。
「雖然是李園派來的侍衛,但大雪天還要守著院子,實在太辛苦了,喝點熱的也好。」這是官方理由。
谷曦沒說什麼,點點頭允了。
我送菊花茶不是第一次,所以一出前門,幾個臉上包覆的密密實實,睫毛上還打著霜的侍衛就朝我看來,眼中有掩不住的欣喜。
「各位辛苦了,來喝熱菊花茶,是我們自己做的。」
一開始他們都很警覺,對我送來的東西敬謝不敏,但一回兩回,次數多了以後其中一部分也動搖起來,現在跟我混得不錯。
「謝謝姑娘。」
幾個人湊過來,摘下面罩捧起茶杯喝,白煙氤氳,他們滿足的嘆息。
「這是什麼,怪甜,但挺好喝。」
「菊花茶,菊花瓣曬乾再泡在滾水裡慢慢泡開,天氣冷,就多添了點糖,你們喝著也暖胃。」
「難怪,這味道喝著熟悉,是姑娘種在窗邊那叢嗎?」
「是。」我笑瞇瞇的瞄了幾個不來的死硬派一眼。
「這些菊花還是藍雲跟我一起摘的,藍雲『親手』剝開花瓣,『親手』曬乾,這菊花茶,大半是藍雲的心意,所有人都該喝喝看,娶到她這樣漂亮、手藝又好的女孩作妻子有多幸福。」
那幾個死硬派當下就站不住了,悶不吭聲地來到我身邊端走杯子。
我心裡暗笑,藍雲的魅力驚人,把這些尚未娶婚的年輕侍衛們迷得頭昏腦脹,之前只有幾個表現得比較明顯被我看出來,後來一測試──嘖嘖嘖……不得了,簡直是一網打盡!
這其中有好幾個相貌長得不錯,我就無解了,藍雲隨便挑揀都是一把,究竟為什麼看上孫耀那張棺材臉?
不過,那不重要,重點是我的目的。
幾個大男人臉上含情脈脈,一小杯菊花茶老半天喝不完,我拿著托盤,假意咳了一聲。
「這樣的好女子,不知道該配什麼樣的丈夫,我最近正苦惱呢!」
「……姑娘為何苦惱?」某矮侍衛問。
「鬼谷先生不管這些,又看我與藍雲親近,就把這事情託付給我處理,藍雲孤身一人被賣到此處,沒有親人倚仗,隨便找人打聽,誰知道傳來的消息是不是正確的?盲婚啞嫁,藍雲如果嫁給一個惡毒會打人的老丈夫被欺負怎麼辦?」說著,我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淚珠。
「所以啊~我想來想去,還是應該找個認識的、信得過的人才行,家世不重要,重點是有份正當的穩定工作,年紀尚可,相貌一般,誠懇老實忠厚木訥的人最好,最好還是在大家族裡工作,身分也好聽。」
我說著,幾個侍衛眼睛都明亮起來,把胸口挺得鼓鼓的,只差沒搥胸學泰山歐伊歐伊歐大吼一通。
但重點不在他們,我往後瞄了瞄,確定我們站的位置和書房只隔一道矮矮的土牆,這番話肯定讓守在門外的孫耀全部聽了去。
哼哼~讓你緊張,讓你吃醋,還不趕緊去求谷曦把我家大美人娶回家?
然後依照藍雲對我的敬意,到時我不就是個婆婆般的存在嗎哈哈哈哈……
我得意,臉上就掩不住笑,但戲還要繼續演下去。
「……雖然這麼說,但我認識的人也不多,況且一個人的人品,不觀察一陣子怎麼知道?要是觀察出不錯,我就能向鬼谷先生回報了。」
說罷,我立刻低頭不語,因為偷笑已經快憋不住了。
返回屋裡的一路上,有人主動幫我捧著托盤拿茶杯,爭來奪去,好幾支茶杯差點沒摔碎。
我經過孫耀身邊時偷覷他一眼──
神色如常,撲克一張。
嘖!真無趣!

我打算用下午谷曦讀書的時間再多想幾條惡整孫耀的毒計,沒想到谷曦一句話打碎我的如意算盤。
「晴雨,我眼睛有點不舒服,不想看,妳替我唸唸。」
「……」早上還好著,沒紅,也沒見他揉,怎麼就突然不舒服了?
谷曦笑吟吟的看著我,我也不好質疑他,只得乖乖拾起竹簡來唸。
那是一堆極其無聊的詩文,整篇都是談為政如何,以前如何,上天如何,字又艱難,唸得我腦子打結,口乾舌燥,谷曦始終一臉淡定的半斜著身子,一手放在桌上撐著臉頰半闔眼,每每我以為他睡著停下時,他又會倏地睜眼微笑。
「再唸。」
語氣很溫柔,但在他說第五次的時候,我深刻懷疑自己有地方得罪他了。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誕彌厥月,先生如達……」唸到最後,我的語氣要死不活,偏偏他還一臉閒適。
「姑娘、公子,今天的甜點。」藍雲推門而入,打斷我毫無感情的平板朗誦,她端著茶點,一看到房裡的情況愣了下。
我捧著竹簡火速回頭,不費什麼力氣,立刻委屈的眼眶紅紅。
藍雲是最護著我的,一看這情況,立馬把托盤往旁邊一擱,像隻小鴿子朝我衝過來。
「姑娘這是怎麼了?」
我不敢直接出面指責谷曦,只得眼神飄啊飄,藍雲立時悟了,臉色一正,朝谷曦福身行禮。
「公子,姑娘如果犯了什麼錯,還請您原諒,姑娘心思單純,肯定是無意的。」
她的容貌本就盛艷,這一站出去,竟幾分氣勢逼人。
我在後頭暗自握拳喝采。
谷曦沒回答,眼神飄過來,我立刻心虛的移開視線。
「……晴雨今天頑皮了,我才讓她唸書作為薄懲,妳無須緊張。」
藍雲轉頭看向我,我立馬又做出小媳婦樣,看得她滿心擔憂,轉頭繼續據理力爭。
「既是薄懲,公子何不點到為止,公子甚少插手下人之事,姑娘犯了什麼錯,讓奴家細細問了予她說道理,想必她也能理解。」
谷曦似笑非笑的看過來。
「妳倒懂得惡人先告狀。」
「……我聽不懂公子在說什麼,我天生就聽不懂任何諷刺的話!」
「妳護著妳的人,我也得護著我的人。」
好哇!原來他是為孫耀出氣來著,也對,剛才離書房近,谷曦肯定也聽到了。只是我一直以為他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我癟著嘴,握著竹簡往藍雲身後蹭。
比起我來,藍雲的氣勢還能跟谷曦打個對台。
「公子,有信到。」這一團諜對諜中,男主角忽然推門而入,身上沾著雪花,恭敬的遞來一封信。
一般而言,孫耀是不需要親自送信進來了,今天他卻進來了?
我看看低頭歛眉的孫耀,又看看藍雲。
嗯~哼~看來是有私心喔……
谷曦顯然也體味出來了,他無辜地眨眨眼,讓孫耀把信放桌上,淡笑道:「好吧!今天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你們都出去,晴雨留下給我磨墨。」
我應了,眼神卻跟著孫耀轉,驀地腦中一個靈光閃過,連忙往要退出去的藍雲奔去,她一轉身,我正好撞進她懷裡,抱個滿懷。
兩秒,呼吸、吐氣!用最最無辜純潔的表情抬頭,睜圓眼看她。
「藍雲,謝謝妳,妳真好!」
然後在所有人反應不及的瞬間,湊上嘴,響亮的在藍雲嫩頰上一吻。
啵!
孫耀當場僵硬成石雕,有阿修羅王表情的石雕──

搶在孫耀面前親了藍雲這件事讓我得意的很。
光是孫耀的表情就值回票價,就算谷曦在讓我唸十天書也無所謂,這樣一想,就不由得表現在臉上,對谷曦擺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你能奈我何的態度。
谷曦對我的反應也只能失笑。
「妳喔……」
「我怎樣?」
「太頑皮了。」
「又不是男人親,緊張什麼。」我心情愉悅,回答的態度也很輕快。
「在妳家鄉也不介意予人這樣親密接觸?」
「……我家鄉開放,親吻是小意思,甚至有的風俗習慣是見面就親吻的。啊!當然是親在臉上。」
「怎麼個親法?」
「……你不是要我實地演練吧?」
「好奇罷了。」谷曦聳聳肩,態度瀟灑,委實看不出一點卑劣想法。
我狐疑了幾秒就丟到腦後。
谷曦應該是真的好奇吧!
「聽說今天是楚國的大祭典,公子要出去看看嗎?」等他吃完午飯,我把竹簡疊好,磨了一大堆墨汁,房裡也收得整整齊齊,一臉期待的正坐在桌邊問他。
他停筆,瞄我一眼,若有所思。
「這時候……祭祀東皇太一嗎?」
「聽說是,很熱鬧,外面人山人海的。」我忙補上幾句。
谷曦向來不太拘著我做什麼,他好靜,大半時間都在家,我早想好了,等他一答應就拉著藍雲和我出門逛祭典去,由著他和孫耀兩人在家一抱成團,哼!
他似笑非笑的看我一眼。
「妳可是希望我去。」
「……」
「晴雨,妳把心思這麼明顯的寫在臉上真讓我傷心。」
「我絕對沒有反對的意思。」只是……嗚嗚……谷曦一但出門,少不了就是馬車侍衛的,一大群人,半點沒有逛祭典的趣味。
「妳原先想找藍雲去?」
不甘不願的小雞啄米點頭法。
他沉思半晌,泰然笑開,雙手一拍。
「好吧!我也許久沒參觀這類祭典。」
我當即垮下臉來,不死心的勸說。
「人很多,人山人海,摩肩擦踵,揮汗如雨,公子這般天人一樣的人物,實在不應該去那裡。」
谷曦笑睨我,不清不重的往我額間一彈,揚聲把孫耀叫進來。
「準備一下,我們出門了。」

谷曦真的出門了,只帶著我、藍雲、以及孫耀。
李府侍衛不放心要跟,谷曦也不在意,只叫他們遠遠尾隨。
我本來很擔心谷曦那張臉會惹禍,但我們出門時已經傍晚,古代可沒路燈,一路上黑摸摸的,眼睛鼻子長在哪都看不見,他又稍稍遮掩偽裝,除非有火眼金睛,否則根本看不清楚。
東皇太一是楚國信奉最高神祇,這天祭典舉辦到很晚,路上也是人潮洶湧。
我在萬頭鑽動中奮力前進,還一邊回頭關注藍雲和孫耀的情況。
「晴雨,跟好。」谷曦忽然道,右手腕一緊,被拉著往他那裡去,藍雲遠遠的驚呼,谷曦卻沒搭理,拉著我在人群中左閃右躲,一下就聽不見他們的聲音。
「啊啊!谷曦,看不見他們了!」我著急地直要抽回手,谷曦卻不放,帶笑的道:
「這陣子妳也搗亂得夠了,給他們一點時間獨處。」
「……我哪有搗亂?」
「明裡暗裡逼迫孫耀,卻又不肯讓他們單獨相處,成天巴著藍雲不放,這不是搗亂嗎?」
「哼!名不正言不順,當然不能搶走我的藍雲。」沒錯,我還是對孫耀有點不爽,沒辦法!我倆磁場不對盤。
谷曦輕笑,從我的角度看過去,正好見到黑暗中隱約的輪廓,端得讓人動心。
「看在我的份上,放孫耀一馬吧!」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我撇撇嘴,不甘不願的應了。
其實現場人潮洶湧又混亂,即使我想去找,恐怕也找不到他們了。
祭祀東皇太一的祭典是很歡樂的,楚國用歌舞來讚頌天神,據說在祭典這天,會有神仙下凡,混在慶祝的人群中。
熱鬧的氣氛不輸巴西嘉年華,衣裳不華麗,但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意。
猛然一個衝撞,差點把我們撞開,黑呼呼中,手心驀然一緊。
「小心,別走散了,每年舉辦祭典都會丟失好幾個孩子。」
「……結束以後也找不到?」
「通常都是趁亂被人販拐走,結束以後也找不回來。」
我不吭聲,下意識反握得更緊。
楚國開放,人群中有不少年輕男女也摸黑卿卿我我。
那在別人眼中,我和谷曦是什麼樣子?
我偷偷覷他一眼,本以為摸黑他不會發現,沒想到他敏銳的側眼掃來,藍光閃爍,我當下一愣。
子千百日不坐此,今適坐此,我見千百人不相悅,獨見君相悅──
無預警,這句話浮現腦海。
他是特別的,很特別,即使我再怎麼想把這種感情從男女之情中剔除,但我仍能很明白這是一份特別的感情。
只是我大概永遠也不能言明。
「……」
「怎麼了?」他的手伸過來。
「哭了?」
「人太多,好悶。」
「這有什麼好哭的。」他輕笑的說著,帶著我往人潮邊退,我靠著他的肩膀,眼淚卻直掉。
「看看……看看……都是老夫親手雕的……」
我們退到兩間屋舍的中間夾道,沒想到有個老漢在裡面擺攤,說是擺攤,也只是一塊布上放著幾塊木雕,黑燈瞎火,根本看不見雕什麼,更遑論在這種沒人會發現的地方擺攤。
古人做生意的方法很幽默……
大約我們是為數不多進到這夾道的客人,老漢招呼的特別殷勤。
「看看~姑娘,公子,這可是老夫親手雕出來,誠心誠意的太一神像,適合帶回去供奉在家,風調雨順,闔家平安。」
我抹抹淚,這話倒提起我一點興趣。
「太一神像?能拿起來看嗎?」
「呀~本來是不輕易給人拿的,但我瞧姑娘是個虔誠的,料想太一神也不會怪罪,妳便拿吧!」老漢說著,笑呵呵過來。
實心木頭的雕像拿在手上很沉,但光線委實太暗,我看不清,只能用手去摸,雕工很粗糙,但勉強能摸出一個大概。
我低聲問道:「谷曦,這是神像?我怎麼摸著不太像呢?」
「傳說中,東皇太一是半神半獸之身,頭戴雙羽冠冕,身披鎧甲,雙手和胯下各有一龍,同時左足踏日,右足踏月。」
他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特別低啞,撓的人心癢癢。
「龍?」
「龍是專司行雲布雨的神獸。」
他以為我不懂,認真解釋。
但我一聽這個字,本來想買個木雕促進經濟發展的念頭立刻打消了。悻悻然地放下。
「謝謝,我再考慮看看。」
不管那老漢的吹捧,拉著谷曦從另一邊離開。
也不想想是誰把我害得這麼慘!
我們又逛了一陣,最後受不了人潮,循著幾條小路率先返回家中。
門口意外停著一輛華麗的大馬車,數百名配備整齊的武士。
發生什麼事了?
谷曦表情一凝,把我拉到身後。
帶頭的人認出谷曦,走來行禮。
「鬼谷先生,無意打擾您,君上要我等先予您致歉。」
「可是春申君黃歇?」
「是。」
「來為何事?」
「楚王已下令封賜李園之妹李嫣嫣,十日內須入宮,不得有違,君上怕有不穩妥,親自來迎李夫人。」
我在谷曦身後聽得心臟怦怦跳。
歷史真的實現了,但是……為什麼會來這裡找李嫣嫣?
「那與在下有何關係?」
「君上有言,鬼谷先生定會不愉快,我等先禮後兵,得罪了。」
說罷,那名武士就伸手來拖──我?
谷曦反應來不及,我被人跩著飛撲出去,那武士像丟行李一樣把我往後扔,立刻有兩個人把我緊緊抱住。
發生什麼事?
我不可能是李嫣嫣哪!
「姑娘!」公公從門裡尖叫著衝出來,連帶谷曦自己的貼身侍從,但他們看見眼前陣仗,全都站在原地不敢動彈,只有公公看不懂,一路朝我直撲過來,伸手來撈我。
「姑娘!姑娘!」
帶頭的武士拔劍,鏗然聲響,公公的左臂上多出一條極長的傷口,他吃痛退後,雙眼仍緊盯著我。
那噴湧而出的鮮血讓我腦中一團混亂,驚慌失措,猛地掙扎起來。
「谷曦!」我尖叫,拼命朝他伸出手,眼淚止不住。
他面無表情。
「谷曦!」我又嚷。
我的後頸一痛,眼前發黑。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龍妃》103我與帥鍋有煎情 之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