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賭玉(簡體書)
  • 賭玉(簡體書)

  • ISBN13:9787551124713
  • 出版社:花山文藝出版社
  • 作者:王宇民
  • 裝訂/頁數:平裝/297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5/06/01
人民幣定價:36元
定  價:NT$216元
優惠價: 83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雕刻高手顧一諾因為祖上遺留下來的恩仇糾葛,帶著妹妹潛入家鄉尋兇,卻誤打誤撞愛上不該愛的女子鄭雪竹。隨后顧一諾深陷各種危險困境之中,面對一個又一個生死挑戰,他依舊癡心不改,終與有情人終成眷屬。
《賭玉》小說以賭玉為主線,全方位解析玉文化知識,引導讀者在知玉懂玉、讀玉賞玉的同時,品讀大時代中真愛與救贖的精彩傳奇,直面真誠與丑惡、忠誠與背叛、放棄與堅守、仇恨與寬容的精彩對決。
王宇民,作家,知名編劇。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會員,中國電影文學學會會員。迄今已創作發表作品760多萬字,多部小說被改編為影視劇。長篇作品《玉玲瓏》獲全國“梁斌”小說大獎,連續數月穩居新浪、搜狐等閱讀總排行名。自從涉足影視劇領域,創作影視劇本《草根神探》、《血誓》、《老子》、《玉玲瓏》、《影星兄弟》等。

▲龐好導演傾情作序,陳建功、高滿堂、胡儲璽、蘆濤、羅海瓊聯袂推薦。
▲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盈。
▲剖析人性中寓教于樂,傳奇歲月中感悟哲理。
▲以心問石,賭玉亦在非賭中。


海報:

章 秘道
第二章 尋跡
第三章 暗斗
第四章 盜名
第五章 涅槃
第六章
節 秘道
黎明剛剛驅趕走無盡的黑幕,薄霧里那一輪朝陽正從遠山中緩緩升起,可地平線上的絲絲黑幕仍不愿離去,它們巧妙地纏繞在云朵兩側,使得元寶城外的廣袤原野半明半暗,明亮處朝氣蓬勃、綠意盎然;陰暗處卻冷風陣陣,黃葉蕭瑟。清風嶺上,昨夜風雨清洗過的整片野草郁郁蔥蔥,每一片草葉都在狂風中昂首挺立,隨冷風搖曳但不懼黑幕,還在瑟瑟秋風中綻放著后一點綠色。
顧一諾沿著一條羊腸小道朝清風嶺走來,一路美景令剛從揚州歸來不久的他既熟悉又陌生,放下肩頭那只竹簍,他駐足極目眺望遠處那奔涌不息的藍色怒江,正是這瓊漿般的幽藍江水滋養了這一方熱土,使得怒江兩岸山清水秀良田延綿。為了守住這方熱土,這里的居民們無論遭遇什么險境都不愿遠走異鄉,唯獨顧一諾是一個特例。
想當初,顧一諾死里逃生后遠走高飛,這一飛就是為了今天悄然歸來,兌現對養父王一刀許下的生死一諾。這一刻,顧一諾內心如潮起潮涌。但他果斷收了心思,抓起草地上的竹簍,甩開堅實的步伐朝左手的山道走去,身后被他踩倒的一溜青草頃刻又彈起腰板,目送著他寬闊的后背由近而遠融入清風嶺的曠野之中。
清風嶺位于清江省元寶縣城西北十五里的地方,這里地勢較為平坦,沿著嶺上一路向西便是重巒疊嶂的翠龍山。嶺上與翠龍山交界處有一片天然的開闊地,被獵戶們叫作玉石臺,此處地貌涇渭分明,往右側靠近翠龍山一側山坡林立,怪石張牙舞爪,很是險峻,與前迥異。古往今來,但凡走到玉石臺的人們都會駐足,誰也不敢輕易邁向右側的翠龍山。這也難怪,翠龍山云遮霧罩,狼蟲虎豹出沒,陰森的山谷里總有泛著白光的骨骸。除少數獵戶冒險進出翠龍山外,元寶城附近的人們誰也不敢輕易涉足山中。但是元寶縣的玉商首富鄭得義偏偏不信邪,他曾數次只身闖入翠龍山。鄭得義身高馬大,四方臉上兩道濃眉,雙目炯炯有神,雖年過五旬卻神采奕奕。至于鄭得義獨闖翠龍山的緣由則眾說紛紜,可他對各路說法只笑不答,從來沒給任何人解釋過只言片語。
今天一早,鄭得義帶領十幾個家丁來到清風嶺,在嶺上與翠龍山交界處駐足,而城中另一珠寶商馬家大少爺馬玉寶早已帶人在玉石臺等候他們。這當口,鄭得義翻身下了五花馬,手中馬鞭直指對面一排壯漢,一臉威嚴霸氣地掃視著對方十幾個人。霎時,鄭得義身邊十幾個持刀的家丁聚攏過來,個個撇嘴瞪眼像要生吞對手。
玉石臺頓時氣氛緊張,兩派人馬拉開架勢,眼看一場血腥火拼就要爆發。
“各位先別動手,今兒是打擂不是殺人!”馬玉寶推開眾手下,幾個箭步竄到鄭得義跟前,皮笑肉不笑地望著鄭得義。
鄭得義的眸子中滑過一絲輕蔑,雙眼映出馬玉寶的模樣:身材消瘦卻健壯,尖下巴溜光煞白沒有胡楂,一襲花里胡哨的清兵哨官軍裝,黃銅腰帶扣泛著一層層光暈。
“玉寶,你既給鄭爺我下了戰書,怎么還沒開打就了!”鄭得義嘴角擠出冷笑。
“鄭會長,此言差矣!昨兒個我給您下的是請柬,只是措辭火爆了些。”馬玉寶一臉不服氣。
鄭得義撇嘴:“是嗎!你請我來這荒郊野外是喝酒還是跨馬賞景?”
“我請您喝酒賞景全是扯淡,咱兩家恩怨由來已久,您恨我爹恨得牙根兒癢癢,多年來總找我馬家的茬兒。既然如此,我爹也想和您來個徹底了斷,干脆給您一個機會,讓我代替他老人家跟您打擂一決雌雄。”
“你爹和你都不是我的對手,鄭爺我奉陪到底!”
“痛快!我知道您一定接招!”馬玉寶大笑說道。
“說吧,你小子能玩兒多大的?”
馬玉寶朝一個手下揮了一下手,這名手下頓時邁開羅圈腿,轉身朝附近一處小樹林跑去。馬玉寶轉而扭臉笑對鄭得義:“您能玩兒多大,我陪您玩兒多大。”
鄭得義一皺眉頭,朝身旁保鏢鐵頭使眼色,鐵頭心領神會摸出一枚飛鏢,舉起粗壯的胳膊就要發力,馬玉寶頓時一驚,慌忙朝鄭得義頻頻揮手制止。
“鄭會長——鏢下留人!”馬玉寶尖叫一聲。
鄭得義信心滿滿地朝鐵頭揮手,鐵頭捏著飛鏢緩緩收力。馬玉寶齜牙咧嘴地喘氣道:“您多慮了,我這手下去小樹林里把馬車趕來,不是去搬救兵。”
“諒你也沒這狗膽兒——”鄭得義壓根兒瞧不起馬玉寶。
“想必您也知道,城里市面上近出了一塊碩大的賭石,皮殼如同豹子皮般花里胡哨,詭異的是一側人臉大的外皮好似一副老者的笑臉,但這副笑臉卻是渾然天成的。眾多賭玉看料的客商和高手們眾說紛紜,有說此石內里滿是美玉價值連城,有說內里毫無玉石一文不值,還有根本不敢言語的,聽說您也瞧過這塊賭石?”
“沒錯!這塊賭石我掃過幾眼,本想出價買了一探究竟,可此石主人周老四坐地起價。”鄭得義流露出一絲遺憾。
“周老四跟我有交情,我好說歹說從他手中買下了這塊賭石。”
“此話當真?”鄭得義即刻打斷馬玉寶。
“我馬玉寶從來沒有半句戲言。”
“你把賭石弄來了,就在馬車上吧?”鄭得義指了指那片小樹林。
馬玉寶得意揚揚地順手一指,只見一輛馬車從附近小樹林中駛出,車上果真裝著一塊碩大的賭石,賭石上還橫七豎八捆著棕黃色的麻繩,趕車家丁揮舞馬鞭吆喝著牲口。鄭得義盯著馬車一路緩緩到了近前,他心中盤算著此賭石到底值多少大洋,馬玉寶是何種手段竟然搶了先手買下。
霎時,兩撥壯漢圍攏過來,個個探頭探腦地查看賭石。馬玉寶朝幾個家丁一揮手,家丁們立刻七手八腳地卸下這塊賭石,而鄭得義的眾手下竟只顧看著,誰也沒上前搭把手。這時,一陣山風呼嘯而過,日上三竿的朝陽被幾片烏云遮了半邊,那些云朵頓時像鑲了一層金邊似的。
馬玉寶抬頭望了望天空,又低頭朝鄭得義擠眉弄眼:“瞧見了吧,這賭石就是咱們的擂臺。”
“怎么個賭法?你能押點什么?”鄭得義還是有些不耐煩。
“我早聽說了,鄭會長認定此石價值連城,可我爹和我都認為它一文不值,內里根本沒有半點兒玉石。”
鄭得義一聽哈哈大笑:“說得好!撬開賭石一探究竟,有上乘美玉我贏,沒有美玉你贏。”
“我爹就是這意思,賭注是馬家全部財產,我悉數押上,這是我爹寫的打擂契約。”馬玉寶點頭掏出一紙契約展示給鄭得義。
“鄭爺我這就揮毫給你寫賭約,我也押上鄭家所有家財。”
鐵頭聽老爺如此喝道,慌忙從馬鞍子下取下一個包袱。鄭得義接了包袱打開,里面露出筆墨紙硯。鐵頭轉身半蹲將背部朝向鄭得義,鄭得義拿出宣紙鋪在鐵頭背上,另兩個家丁慌忙過來,一個手端硯臺,一個磨墨。鄭得義拎起玉桿毛筆剛要揮毫,馬玉寶一個箭步上去伸手按住他青筋暴露的粗壯手腕。
鄭得義很詫異:“松手,你小子想干嗎?”
“我贏了,不要鄭家半分家財,只跟您要一個人!您意下如何?”馬玉寶皮笑肉不笑道。
“住口——別打我女兒雪竹的主意!”鄭得義滿臉怒氣地呵斥道。
“打擂還沒開始您就了,鄭會長果真能掐會算,料到您一定輸得很慘是吧?”
鄭得義聞聽氣急敗壞:“說什么呢!你才輸得光著腚呢。”
“既然如此,您怕什么?我輸了,馬家所有家財歸您,我永世不再糾纏雪竹,我馬家即刻從元寶縣城消失;您輸了,閨女雪竹立馬嫁給我,鄭家所有店鋪算作雪竹的陪嫁,您老帶著殘兵敗將從城中消失。”
鄭得義越聽越氣,胸脯一起一伏,暗自咬牙切齒:這小子真是煮熟的鴨子肉爛嘴不爛,我鄭得義大半輩子在玉石行闖蕩,從來沒有輕易失過手,甭想用激將法攪亂我的定力。想到此,鄭得義二話不說提筆寫完了一紙賭約,馬玉寶眼看他筆走龍蛇寫了字據,頓時有點喜不自禁。鄭得義瞪眼將賭約交給馬玉寶,馬玉寶飛速看過收起,又將他的打擂契約交給了鄭得義。
鄭得義麻利地收起打擂契約,隨手朝幾名手下示意:“開石——驗玉!”
鄭家幾個家丁抄起鑿子、鏨子等開石工具一擁而上圍住賭石,馬玉寶慌忙也朝幾名手下揮手示意,馬家幾名家丁也抄起工具聚攏過去,兩派家丁要給巨大賭石開個“天窗”(賭石術語,指鑿開賭石一處,查看內里玉石成色)。
兩下里眾人揮舞工具片刻,賭石一處頓時被鑿開一處“天窗”,地上灑落一片碎石粉末。幾個開石壯漢看“天窗”頓開,霎時個個識趣兒地閃在一旁。鄭得義和馬玉寶并肩細看賭石,眾人頃刻鴉雀無聲。
曠野的陣陣冷風呼嘯而過,疾風發出嘶嘶嗚咽之聲,鄭得義分明看清了賭石內里的情況,頓時倒吸一口涼氣,他雙眼忽然淌下淚花,轉而左眼流下一滴血淚。馬玉寶一眼看見鄭得義的血淚也一驚,慌忙再度定睛去看賭石,巨大賭石內里滿是“狗屎地”(賭石術語,指一文不值的未生成玉石的礦種)。
“哈哈——我贏了!岳父大人在上,請受小婿一拜!”馬玉寶眉飛色舞地朝鄭得義抱拳作揖。
鄭得義勃然大怒:“滾——誰是你老丈人?分明是你耍的陰謀詭計!”
馬玉寶一瞪眼,腮幫子亂顫,霎時從腰間拔出明晃晃的手槍:“賭石你曾仔細查看過吧!又眾目睽睽之下當場開驗,我如何使壞耍奸?明明是你血口噴人耍賴。”
“這——”鄭得義思忖著一時語塞。
“咱們立字為據,愿賭服輸,你堂堂會長耍賴天理不容。這事兒傳揚出去,你鄭得義從此別在元寶城混了!一人一口吐沫星子就能把你淹死。再說了,我這些弟兄也不是吃素的。”
“好小子,敢跟老子張牙舞爪!”鄭得義登時火了。
鐵頭看鄭老爺發怒,拔出手槍閃身護住鄭得義,其他眾手下紛紛舉起刀槍。馬玉寶眼看文的不行要動武,他慌忙朝眾手下一揮手,十幾個壯漢也個個舉起刀槍,怒目圓睜。霎時,兩撥人馬的火拼一觸即發,附近草叢里的幾只麻雀驚得撲棱棱群起而飛。千鈞一發之際,附近一處碩大巖石后閃出一人,大喊:“爹——你好糊涂啊!”鄭得義和馬玉寶聞聲不約而同地轉身查看。馬玉寶看清來人驚呼:“雪竹——你怎么來了?”
鄭雪竹杏眼圓睜,柳眉倒豎,氣得發抖,清秀面龐盈滿怒火。鄭得義一驚想邁步過去,但鄭雪竹朝斜刺里猛跑幾步,一縱身躍上一塊巨大的青石。這塊青石后面是一處斷崖,足有十幾米深,崖底黑黢黢的,崖壁上橫七豎八地長著幾棵粗壯的松樹。鄭雪竹站在青石上看向崖底,這時冷風從崖底旋了上來,她頓覺頭暈眼花,不由自主地轉過身來面對眾人。
“雪竹,趕緊下來,有話好好講!”熟悉地形的鄭得義回過神來道。
鄭雪竹一指那塊賭石:“爹,你爭強好勝不惜把我押上,可女兒我不是你的賭注。”
“雪竹,我喜歡你沒錯啊,你喜歡我更沒錯啊!咱先下來,聽哥好好跟你講清楚。”馬玉寶邊說邊邁步靠向鄭雪竹。鄭雪竹站在青石上一跺腳罵道:“住口——你個浪蕩公子腹黑男!你五毒俱全,全縣誰人不知!我鄭雪竹死也不會嫁給你!再敢靠近半步,我立馬跳崖自盡!”
馬玉寶慌忙朝鄭雪竹擺手:“好好好——我不過去。你要跳了崖,我也隨你殉情。”
“馬玉寶,果真是個下流胚。”鄭雪竹大怒,眼看就要跳崖。
“雪竹,這場賭局有詐,不算數了!”鄭得義真急了眼。
“什么?我手里有字據,你們敢耍賴試試!”馬玉寶捏著賭約揮舞道,氣得滿臉鐵青。
鄭雪竹頓時落淚:“馬玉寶是無賴人盡皆知,他現今勾結官府胡作非為,那一紙賭約就是咱父女倆頸上的絞索,現如今說什么都晚了——這是天意,我命該絕,女兒跟您老辭行了……”
“雪竹,你嫁給我不吃虧,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馬玉寶竟欣喜若狂起來。
“雪竹,馬玉寶豈是我的對手?連他爹馬炳坤都是我手下敗將。”鄭得義大喊一聲。
鄭雪竹一指眾人背后那塊開了“天窗”的賭石:“爹,仔細看看這賭石上渾然天成的笑臉,那不就是你師傅王一刀嘛!你跟馬炳坤曾師從一刀師傅,可你們倆關門弟子為蠅頭小利明爭暗斗多年,你們連師傅性命都保護不了,還有臉在這兒吹牛皮,他老人家幻化成笑臉一直譏諷著你們啊!”
鄭得義一聽陡然瞪大雙眼,驚恐地盯著那塊碩大的賭石,他越看那張“笑臉”越像恩師的臉,還有圓鼓鼓的巨石的“天窗”也正嘲笑著自己。鄭得義忙不迭地移開右眼,可左眼下意識地還看向賭石表面的“笑臉”,他不禁渾身一震雙眼一黑,渾身顫抖得幾乎站不住腳了,一家丁急忙伸手扶住鄭得義。
馬玉寶覺得鄭雪竹的話純屬唬人,可鄭得義分明盯著賭石要暈倒,他也歪著腦袋盯著石上那張“笑臉”細看,這一看不得了,頓時心里直犯嘀咕:乖乖!原先我怎么沒看出來,難道是因為角度不對?這斜刺里一眼望去,渾然天成的“笑臉”真跟我家祠堂中掛的一刀師傅的畫像相似!與此同時,剛緩過神來的鄭得義捶胸頓足,馬玉寶不敢再看賭石,他一個箭步上去想拉扯鄭雪竹。鄭雪竹眼看馬玉寶要靠近自己,她心灰意冷,兩眼一閉縱身躍下斷崖。眾人霎時不約而同驚呼起來,馬玉寶一看也傻了眼,但他還是沖到了青石旁邊……
燦陽、冷風、曠野,通往元寶縣城的一條山道上,一輛馬車呼嘯而過,車后頓時卷起一陣陣塵煙。車夫是個壯漢,腰里別著把手槍,他奮力揮舞長鞭抽打駕轅的馬匹,長著絡腮胡的圓臉因用力過猛時不時地突突亂顫。
鄭得義恍惚間發現自己躺在馬車內,他騰地坐起,頓感眼前一陣金光直冒。身旁雖一左一右坐著倆家丁,可倆人直勾勾盯著他一言不發。鄭得義奮力朝倆手下大喊:“你們兩個蠢貨還坐著干嗎?趕緊救你們的大小姐啊!”他嗓子眼一陣陣發甜。倆家丁身子隨車顛簸,臉上均毫無表情,商量好了似的齊刷刷地還盯著他看。
“爹——這是天意,我命該絕……你跟馬炳坤曾師從一刀師傅,可你們倆關門弟子為蠅頭小利明爭暗斗多年,你們連師傅性命都保護不了,還有臉在這兒吹牛皮——”女兒鄭雪竹跳崖前的大喊又回響在鄭得義耳邊,這呼喊聲震耳欲聾,他慌忙伸雙手使勁捂住自己的耳朵。
師傅!您老死得慘啊——鄭得義眼前霎時浮現出十多年前的不堪往事,痛楚記憶頃刻間將他拉回到溪水鎮那一處戲臺子下面。他那時喬裝改扮,戴著碩大的斗笠混在人群之中,雖然小鎮上居民極少有人能認出鄭得義,可他一直低著頭一言不發,腦子里一團亂麻理不清思路,直到一陣銅鑼聲驟然響起,鄭得義才揚起臉掃視戲臺。
胖瘦倆官差齊步邁上戲臺子正中,瘦官差瞪著一雙鷹眼掃視臺下,胖官差撇著嘴滿臉威嚴地呵斥:“下邊眾百姓統統閉嘴,半月前溪水鎮玉石匠人王一刀離奇死亡已有定論!縣府認定此人是自殺身亡!”
臺下所有人都十分震驚:王一刀竟是自殺?縣府胡扯什么呢!但臺上正中的一紙告示卻不容任何人質疑,血紅的縣府大印足以證明那是刀槍庇護著的權力象征,而旁邊佇立的倆長得歪瓜裂棗般的官差挺胸疊肚,威風凜凜,說不出的威嚴。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