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8‧1‧3的謎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書簡介
鑽石大王凱斯巴哈在飯店裡被殺了!凱斯巴哈擁有的黑皮囊和小黑檀木盒也不翼而飛。巴黎警方接到報案後,立刻封鎖了現場,管制人員進出,並由處長魯諾曼和國務總理兼內政部長巴蘭克雷負責指揮、偵察。有人竟然在命案現場發現了亞森•羅蘋的名片,這引起了警方高度的關注。
就在檢警雙方偵察的過程中,關鍵人物秘書佳僕曼和飯店清潔工相繼遇害。看來凶手絕非等閒之輩,而警方只在現場撿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8‧1‧3」。這宗離奇的連續殺人案件令人震驚。凶手究竟是誰?是亞森•羅蘋嗎?但他過去是從不殺人的。是另有其人嗎?殺人的動機和目的又是什麼?「8‧1‧3」又代表什麼意義呢?


系列簡介
如同英國人都孰知福爾摩斯一樣,所有的法國人都知道亞森•羅蘋。他足智多謀、沉著冷靜、倜儻不羈、樂觀詼諧、玩世不恭的形象和行為,使幾代讀者為之傾倒。
亞森•羅蘋站在剝削階級的對立面,經常身處險境、絕境,卻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人們固然愛他的智慧出眾、敢於冒險,不過真正得人心的,其實是他的敢於藐視權貴、懲治醜惡、匡扶正義。他以紳士的面目出現,專取不義之財,從來不殺人,也從來不使刀槍;他也像貴族中的無政府主義者,既協助警方,也捉弄警方,在參與破案的過程中,再把大額的贓款收進自己的腰包,並慷慨的重新分配給更多需要援助的平民百姓。
在他每次的冒險出征中,幾乎都有一位美麗、善良的女性出現,她們對亞森•羅蘋產生愛慕之情,而他對紅粉友人也都真心相待,只因種種原因,最後都錯失機會,未能成眷屬。這樣的結果,不但沒有引起讀者的非議,反而讓人更傾倒於他的專情。
亞森•羅蘋的迷人丰采經歷百年時光,仍鮮明的活躍在世人心中,他的名氣實在遠遠的蓋過了創造他的莫理士•盧布朗。

作者簡介
莫理士‧盧布朗 Maurice Leblanc (1864~1941)
盧布朗1864年出生於巴黎市郊的盧昂,父親是造船廠老闆,母親為義大利人。他從小愛閱讀。受到文學大師福婁拜、莫泊桑的教導,與詩人姐夫的鼓勵,長大後就到巴黎,一邊學習法律,一邊嘗試寫作。1907年,出版商比埃爾•拉斐德策劃推出一本名為《無所不知》(Je Sais Tout)的雜誌,邀他撰稿,請他每月提供一篇短篇偵探小說,主角定位為法式的福爾摩斯。就是這個因緣,讓《亞森•羅蘋》得以誕生。
亞森•羅蘋一面世就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盧布朗不但每月準時交出一篇稿子,且於第二年集結成冊,此後更欲罷不能,幾乎全心投入亞森•羅蘋的故事創作。第一本《怪盜亞森•羅蘋》推
出後,陸續有《8•1•3的謎》、《玻璃瓶塞的祕密》、《棺材島之謎》、《八大奇案》、《黃金三角》……等數十則長短篇故事。
一百多年來,亞森•羅蘋持續受到重視與熱愛,莫理士•盧布朗也因此更廣為人知。

繪者簡介
吳健豐
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現為自由工作者。曾做過室內設計、建築工程等,也畫過卡通背景、雜誌報紙插圖、商業廣告插圖海報、童書繪本、書籍封面。
目錄
第一章 殺人魔王
神祕人物 
黑皮囊 
小盒子的祕密 
密語APO ON 
第一次殺人 
第二次殺人 
第三次殺人 
神祕的數字8‧1‧3 
國務總理和老處長 
意外的犯人 
羅蘋的公開信 
第二章 流浪王子
俄羅斯貴族 
王子之死 
弱女遇盜 
神祕的人 
詩人自殺 
替身王子 
活躍的老警探 
另一個可疑人物 
深夜蒙面人 
死命的追擊 
鑽石大王之友 
紅髮女僕 
地下隧道 
地底水牢 
橋上投水 
第三章 三面怪人
阿甸海男爵 
二奸相會 
毒點心 
黑斗篷殺人魔 
老人的下落 
奇怪的話聲 
黑包裹 
公爵失策 
真相大白 
第四章 國際間的大陰謀
L‧M的信 
老人未死 
神祕訪客 
王子的身世 
APO ON和8‧1‧3 
又是殺人魔 
德皇凱塞爾 
怪汽車 
黑斗篷 
古城的羅蘋和國王 
第五章 拿破崙的祕密
啞巴少女 
啞女寫字 
阿波羅廳 
祕密日記 
羅蘋中毒 
羅蘋的掙扎 
8‧1‧3的謎底 
魔高一丈 
第六章 怪魔黑斗篷
凱斯巴哈遺孀 
惡黨七人幫 
來自地獄的人魔 
神出鬼沒 
七人幫襲擊孀婦 
羅蘋勇擒殺人魔 
宣布死刑 
珍碧菩與羅蘋的奶媽 
縮寫字母L‧M 
塗改戶籍 
殺人魔現形記 
可怖的妖女 
里翁‧馬榭的身世 
羅蘋隱遁

第一章 殺人魔王

神祕人物
「佳僕曼,有人偷闖進這個房間嗎?」
在南非擁有好幾處鑽石礦,號稱「鑽石大王」的德國大富豪凱斯巴哈,剛回到飯店房間,一發現不對勁,就焦躁的詢問祕書。
英國籍祕書用不大流利的德語回答:「不會的。這扇門用的是特別鎖,而且僕人愛德華也在隔壁房間看守。」
「我確定有人進來過。這個皮包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打開,昨天我的手杖也被挪了位置。還有前天,重要的文件好像被人翻動過。這些都太不尋常……糟了,我被盯上了!我得向警察局申請保護才行。」
凱斯巴哈撥了電話到警察局,講完電話,交代祕書:「刑警處長魯諾曼不在,一個名叫辜萊爾的刑警一小時內會趕到。告訴愛德華,刑警一到,立刻請他進來。」
凱斯巴哈在室內來回踱步,心裡七上八下,腦子轉個不停,額頭上兩道企業家特有的黑眉,神經質的顫動著。
這裡是巴黎派拉斯飯店的五樓。一星期前,凱斯巴哈從南非來到此地,租下這家豪華飯店的五樓四百五十號大套房。四百五十號套房除了門房之外,有三個大隔間:面向綠蔭大道的兩大間是客廳和起居室,另一間是祕書佳僕曼的房間。此外,祕書室旁邊的四百二十號套房,也被預訂下來,留給尚未抵達的凱斯巴哈夫人。
凱斯巴哈前額靠在玻璃窗上,俯視著綠蔭大道。他一臉納悶,也感覺潛伏的危機步步迫近,心中有說不出的焦慮。
「難不成有人知道我的祕密?不行,我就快成功了。只要拿到手,我一定能大權在握,權力之大,足以撼動世界。到時候,豈止是鑽石大王,我可是好幾個國家的國王呢!我這個德國鄉下窮鐵匠的兒子,搖身一變,成了鑽石礦山的大老闆,這已經幸運得像做夢一樣了。誰會想到,居然還能得到幾十倍的好運。從前瞧不起我的人,到時候連看都不敢看我一眼。偉大的人總有驚人的力量和智慧,我相信神特別眷顧我。不過,近日好像有人想謀奪我的好運。自從來到巴黎,有人一直想接近我,再三闖進我房間,企圖盜取我的祕密。俗語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此人一定是個可怕又神祕的狠角色,我得加倍小心才行。」
凱斯巴哈盯著綠蔭大道,喃喃自語:「唔,上校究竟怎麼回事?好歹也該撥個電話給我,會不會有什麼……」他忽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巴望著所謂的「上校」趕緊來電。

黑皮囊
電話鈴響了,凱斯巴哈拿起話筒:「喂……哦,上校,我正在等你……」他用德語說了這幾句之後,開始小聲談論事情。掛上電話,立刻吩咐祕書:「佳僕曼,待會兒有兩位客人要來,是上校和他的朋友。告訴愛德華,客人一到,馬上請他們進來。」
「那麼,刑警呢?」
「刑警比較晚到,他不說是要一小時嗎?」
「好的,我去告訴愛德華。」
祕書說完便轉身出去,再回來時,他看見凱斯巴哈拿著一只小黑皮囊,怔怔想著,一副躊躇不定的樣子。凱斯巴哈發現祕書在注視他,慌張的把小黑皮囊放進壁爐架上的皮箱,「啪」一聲,蓋上箱蓋。
佳僕曼遞上僕人愛德華交來的信件,說:「有信,是夫人寄來的。」
凱斯巴哈接過信,仔細讀著。
沒多久,門鈴響了。愛德華進來報告:「兩位客人到。」
「好,先帶他們到隔壁。佳僕曼,你一起跟過去,然後把上校一個人請過來。」
佳僕曼和愛德華走出屋子,凱斯巴哈繼續讀信。信看完了,不見祕書回來,他心裡嘀咕:「怎麼搞的,慢吞吞!」
凱斯巴哈放下信,抬起頭來的那一刻,整個人愣住了。眼前站著一個素不相識的人,他自己竟渾然不知對方幾時進來的。
「你……你是什麼人?」凱斯巴哈迅速站起來,往後退一步,高聲問道。
那人只是冷笑。服裝整潔,頭髮修整合宜,看上去是位標準的紳士。儘管風度翩翩,但那雙炯炯的目光……蘊藏著一種神祕的力量。
「上校嗎?不,你不是上校!」
「哈哈,你說不是就不是。總而言之,現在你就喊我上校好了。」
這個素不相識的人嘿嘿冷笑。凱斯巴哈頓時面色蒼白。
「佳僕曼!」
他大聲喊祕書,隨即走到那人身旁,打開通往客廳的門,結果又是一愣。
客廳出現另一名男子,拿著手槍站得很挺。祕書和僕人則蜷縮一旁,手和腳都被牢牢捆綁,嘴也被堵住。
凱斯巴哈不愧是有膽識的創業鉅子。他把心一橫,假裝驚嚇過度,頭暈的靠向牆壁,順勢將手轉到背後,摸索牆壁上的電鈴,撳了又撳。屋裡的陌生人看在眼裡,冷笑一聲,用流利的德語說:「電鈴壞了。」
電鈴果真沒響。這下子,飯店櫃臺不會知道客房發生了事故。
凱斯巴哈還有一招,他迅速拔出手槍,朝那人開了一槍,但也僅僅發生了「喀嚓」一下。男子還是冷冷笑著,說:「子彈都沒了。老兄,放棄吧!來,坐下,我有事和你商量。」
說完,他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倒跨上去,雙手扶著椅背,滿臉笑容。
凱斯巴哈自以為聰明的掏出皮夾,亮出裡面的鈔票,問對方:「要多少?」
「不要錢,我要的是其他東西。」
凱斯巴哈不自覺打了個冷顫。這傢伙不是普通的強盜,恐怕是為了那個祕密來的。
「那你要……要什麼?」
「有兩件,黑皮囊和小黑檀木盒。你先把皮囊拿出來。」
「我燒掉了。」
「胡扯!不過……好吧。那麼,小黑檀木盒……」
「也燒掉了。」
「這就更扯了!昨天你悄悄帶了個小包,到義大利街里約銀行租了一個專用保險櫃,把小包放進去,然後簽了字、繳了費。保險櫃的號碼,是第九室的第十六號。依我看,小包裡面應該就是黑皮囊和小黑檀木盒。」
「不,不是。」
「是!去,把鑰匙拿出來!」
「沒有。」
「哼,不識相的傢伙……喂,馬克,把他捆起來!」他這次說的是法語。拿槍的男子從隔壁跑過來,把凱斯巴哈捆綁在椅子上。
「搜他的身。」
被男子叫稱為馬克的人,在凱斯巴哈的衣袋中,找到九——十六號的小鑰匙,遞了過來。
「沒有黑皮囊嗎?」
「沒有,首領。」
「那一定是在保險櫃裡。咳,凱斯巴哈,開保險櫃的密語是什麼?」
「不曉得!」
「哼!馬克,把槍對準他的頭。」
「是從上往下對準。」首領忍不住糾正馬克的動作。
「手指壓在扳機上,對了。喂,凱斯巴哈,快說!」
「不曉得。」
「限你十秒鐘,遲一秒,包準你腦袋開花。」
噠、噠、噠,大掛鐘的讀秒聲很清晰。五秒……六秒……八秒……九秒……
「慢著,我講!」
「密語是什麼?」
「道路。」
「道路,是嗎?如果撒謊,你就沒命。喂,馬克,到老地方去,把鑰匙交給傑羅姆。密語是『道路』,別忘了。你們兩個到里約銀行,讓傑羅姆單獨進去,在保管證上簽個字。我已經讓傑羅姆摹擬好凱斯巴哈的簽字了。他簽完字,到地下室保險櫃領出小包裹。是第九室的第十六號,知道了吧?」
「知道了,首領。」
「包裹領出來後,直接回家,然後打電話過來。按部就班,不要慌張。」
「遵命。」
突然,門鈴響了。凱斯巴哈的臉上乍露生機。謝天謝地!辜萊爾刑警來了……
「看這傢伙的臉色,一定是事先約好人,是條子嗎?還是……」首領撇撇嘴,冷靜看著凱斯巴哈。
門鈴再度響起。這次持續很久,首領和馬克神色微變。

小盒子的祕密
「馬克,把他的嘴堵住……好了,就這樣。」
電鈴響個不停。沒人來開門,客人想必覺得事有蹊蹺。
「馬克,把祕書和僕人帶到角落,我來冒充祕書,你躲在這裡。」
首領走出門外,用的是道地的法語問客人:「請問貴姓?」
「我是刑警辜萊爾,接到電話才……」
「唔,主人本來是等候您來的。不過他臨時有事,出去了。真對不起,主人要我轉告您,明天早晨九點,請再勞駕一次……」
「這個……」
刑警起了疑心。可是眼前這個人還像個正直、謹慎的祕書,而且表現得很誠懇,他也不便再問,只說:「那麼,就明天九點吧。代問你主人好。」說完,便走下臺階。
「唉,出了一身冷汗。真是太突然了。」
首領苦笑著,取出一條手帕擦汗。馬克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來。
「可惡,笑什麼?你曉得他是誰嗎?」首領大聲喝斥:「是鬼刑警辜萊爾!」
「哦,他看起來像個鄉巴佬、好好先生。」
「你上當了。看起來呆頭呆腦的刑警,才是最可怕。剛才他上下打量,再多看幾秒,我就要給他一拳了。馬克,我要你立刻跟蹤他,這傢伙心裡打什麼主意,我還摸不透。」
馬克急忙追出去,首領把椅子拖到凱斯巴哈身旁,一屁股坐了下來,說:「這下子,總算把那討厭鬼打發走了。不過,鑽石大王陛下,在沒有遞上名片之前,我們對您實在太不禮貌,在下是……」
他深深一鞠躬,然後遞上一張高貴的大型名片,上頭印著:

亞森‧羅蘋

全身被綁得緊緊的凱斯巴哈,一看到這張名片,驚恐的心情立即平靜下來──大家都知道,羅蘋從不殺人。羅蘋當然也看穿對方的心思,他微微一笑,恭敬一鞠躬,用優雅的法語說:「承蒙看得起,不勝光榮;能使您不再疑懼,本人更感榮幸。我保證,絕對不會對您有任何危害。」
羅蘋雖然是怪盜,也是紳士,他一向秉持「盜亦有道」的宗旨。
「好吧,先把您這個解下來,這樣才好講話。」羅蘋解開凱斯巴哈嘴上的布。「凱斯巴哈先生,您抵達巴黎那天,不是見到了某私家偵探社的社長嗎?您所稱的上校,就是這位社長。什麼?您問我怎麼知道的?因為我派了一名手下駐在他的辦公室。您和上校的祕書會晤,所有通信的內容,我都瞭若指掌。你進行什麼計畫,我也一清二楚,包括黑皮囊和小木盒的祕密。不過,到我從大老遠跑來,東西卻不在您手裡……算了。現在,我想問您一個更重大的祕密。」羅蘋湊近一點,繼續說:「您曾經委託上校尋找名叫皮耶魯‧路道克的青年。他好像住在巴黎的貧民窟,身高一七五公分,金髮、短鬚,特徵是:左手小指尖斷了,右頰有一處很難發現的傷痕。您為了尋找這個人,急得快瘋了。這其中必有緣故,不,也許有極大的祕密。這人究竟是誰?」
「不曉得!」
「哼,不說?不說也罷,我遲早會知道。可是,您曾兩度和上校談起皮囊裡的文件,那個皮囊怎麼樣了?」
「我說過,燒掉了。」
「哈,這麼說來,那黑色小木盒……是放在里約銀行囉!」
「嗯,是的。」
「裡面裝些什麼?」
「從我礦山挖出來的精選鑽石,有兩百多顆。」
「嗯,了不起。不過,這還是有問題。你是全世界頭號鑽石大王,再怎麼精挑細選的大鑽石,對你來說也不至於多了不起,你何必小題大作,親自到銀行開保險櫃,而且還怕別人知道?這其中一定另有文章。」
羅蘋取出雪茄,劃了一根火柴,可是他沒有點燃雪茄,直到火柴燒盡,他都瞪大眼睛專注想事情。
「為什麼呢?……一定有什麼比鑽石更重要的……更大的祕密,藏在那小黑盒子裡?」
聽羅蘋這麼自言自語,凱斯巴哈的臉色有些不自然。這時,電話鈴響了。羅蘋拿起話筒說:「唔,馬克,怎麼樣?很順利,嗯,做得好,辛苦你了。黑盒子裡裝了什麼?除了鑽石以外,文件什麼的……呃,什麼也沒有……哼,才怪。等一等……」羅蘋轉向凱斯巴哈,說:「喂,願不願意出一筆錢,收回你的鑽石?」
凱斯巴哈點頭同意。
「多少?你肯出五十萬法郎嗎?」
「好。」凱斯巴哈答得很乾脆。
「那麼,這筆買賣就成交了。至於交易地點……明天下午,你準備現金五十萬法郎,到波阿大公園的銅像前,我會帶鑽石去。不過黑盒子太顯眼了,我把鑽石裝在袋子裡。你不需要那個盒子。」
「不行。那……那怎麼可以?」凱斯巴哈臉色一變,大叫:「要原封不動才行!」
「哈、哈、哈、哈!」羅蘋大笑。「凱斯巴哈,你果然上當了。盒子裡不會沒有祕密吧!既然盒子這麼重要,我還給你就是了。不過,要等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我用包裹寄給你,可以吧?」
他說完,偷瞄了凱斯巴哈的反應,然後舉起話筒,繼續說:「馬克,你仔細聽著,用心檢查盒子,先告訴我盒子是什麼樣子。什麼?象眼鑲的黑檀木,那個我曉得呀。底很厚嗎?是不是雙層底?……什麼?不大厚。嗯,你再檢查鑲象眼的地方……不,是盒蓋。」說到這裡,他突然高興得跳了起來,說:「猜對了,在盒蓋上!從凱斯巴哈的表情看來,祕密就在蓋子上。馬克,你仔細檢查。什麼?蓋子裡鑲著鏡子……能不能移動?……好吧,打破鏡子看看。什麼?有了!有什麼?……不是文件和信件,是一張紙條。好,就是它。太好了,那就是凱斯巴哈的祕密!馬克,紙上寫些什麼?讀給我聽。」羅蘋的臉龐因興奮而泛紅。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