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聯合文學線上文學季超高人氣連載小說

當小孤娘趙京娘遇上命中注定的大皇帝萌寵?宮鬥?步步驚心!
開創史上最苦命、最勵志修仙(╳)、最立志做鬼(○)的第二人生。


以《拍翻御史大夫》令讀者讚嘆不已的才女作家
謝金魚
據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傳頌千古的情義傳奇為本,融匯民間的孤娘習俗,以幽默以驚悚以慧黠,以及一抹柔情,翻攪人間、地府,顛覆歷史逸聞〈千里送京娘〉!

特別收錄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孤娘〉、〈千里送京娘:不戀愛的英雄與他的乾妹妹〉專文

生命無常,早夭或未婚即棄世的女子,稱為孤娘,牌位不可以放在家裡、必須送往寺廟供奉。因為她們不是「正神」,對於這些「女鬼」的安置,世人蓋「貞女祠/姑娘廟」,使孤娘們享有萬年香火。

《御前孤娘》說的便是這麼一位來自蒲州鄉下的「小孤娘」——趙京娘的第二人生。

事情要從京娘凶死那一天說起,究竟是怎麼死的呢?
每當她試圖想起自己的死因時,就會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她心底升起:他是皇帝、是星君,怎麼可能記得妳?

在雞鳴之前,京娘縮進自己的小小牌位裡。她抬起手臂,看著上面冤親債主的姓名。
如果有一天,她再見到了趙匡胤……
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掐、死、他!

【《御前孤娘》‧金魚缸】

《御前孤娘》的故事脫胎自明代馮夢龍在《警世通言》裡的篇章〈趙太祖千里送京娘〉,這個故事傳說來自宋的開國功臣趙普所寫的《飛龍記》,但是後者的全書早已亡佚,只剩下史書中的斷簡殘篇,所以馮夢龍這個瞎掰天王到底從哪裡得到這故事靈感的?這是誰也說不準的事了。

故事是這樣傳說的。

在五代的亂世中,一個出身於軍官家庭的男子,騎著一匹紅馬、扛著一支鐵棍,獨自離家闖蕩天下。英雄不敵病魔纏,某天他生了病,投靠了在當道士的親戚。大病初癒後,他在道觀中散步,卻聽見有女子哭泣的聲音,於是,他循聲來到被上了鎖的殿宇,砸壞了門,一探究竟。

一個義憤填膺的青年,一拳砸破陳舊的門,門外明亮的陽光,照亮了殿內飛舞的灰塵,也照見了殿內那個絕望而無助的少女,眉若春山、目似秋水,四目相對,她又羞又驚地別過頭去,而他安慰了她,知道她是被山賊綁架至此、寄存在道觀中,於是,他決定送她回家。

英雄理當救美,救了美人後,理當雙宿雙飛,成就一番霸業,這是故事的套路。

但是,這個故事,卻拐了個彎,走進了另一個傳統。

這是一個英雄不能戀愛,美人卻必須癡情的故事。

馮夢龍寫的故事,從趙匡胤與趙京娘的相遇說起、以他們的分別告終。

我的故事,從這個近四百年前寫成的分離開始,從當代的角度重新詮釋。以今論古,這是在我所受的歷史學訓練裡不允許的事,但是在小說的創作裡,請容我借屍還魂。

這個故事不去遠處,只在老馮筆下天地裡遊覽一番。


本書特色
★第一部登上「聯合文學線上文學季」連載的創新歷史言情小說。上萬讀者追讀,月月捧心跪求下文,終於完結出書!
★歷史才女作家謝金魚,繼《拍翻御史大夫》後,暌違兩年,全新翻攪傳奇力作。
趙匡胤〈千里送京娘〉是為情、為義?京娘返家後卻以身相殉,是為情所困,還是另有隱情?
★特別收錄:〈千里送京娘:不戀愛的英雄與他的乾妹妹〉,專文剖析大宋開國君主趙匡胤的戀愛心境。
★別出心裁的雙書封設計,大厚版書腰可收藏,亦可自行裁切當書卡、書籤。

簡介:
謝金魚——作者
謝金魚,「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網站共同創辦人。
致力於歷史普及的穿越者,一流的吐槽家、二流的美食家、三流的小說家跟不入流的史學家。

柳宮燐——繪者
Web:liugong.in
古典控,下品得溫文如玉。
只想做個安靜的美男子。

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特別感謝
一個致力於推廣歷史普及的網站,期望能帶起歷史教育普及化的風氣。選擇有趣的題材、使用淺顯的文字,讓歷史回到生活中。

【引文】孤娘

御前孤娘

【附錄】千里送京娘:不戀愛的英雄與他的乾妹妹

楔子

做鬼很辛苦的。
做吊死鬼很辛苦的。
做吊死鬼、還是沒有嫁過人的吊死鬼,更比一般的吊死鬼辛苦。
若是要說辛苦的程度,大概有一百重天那麼高……
不過,吊死鬼不可能到一百重天那種高級的地方去,所以到底一百萬重天有多高,京娘一開始並不知道。
京娘最先知道的,是她的身子發沉,像一身泡了水的襖子,直往下墜。腦子卻輕得像雲絮一般。
雲一直往上飄、飄、飄……最後把那件太沉重的襖子丟下了。
她睜開眼睛,對上一張女人的臉,那張臉似曾相識……
「看什麼?那就是妳!」
冰冷的鎖鏈撞擊聲、伴隨著磨剃刀般扁平銳利的聲音出現。
京娘回頭,看見兩名面無表情的鬼差向她走來。
三鬼六眼相望,京娘卻不覺得害怕,她回頭看看掛在房樑上的自己,繡著花鳥的青緞嫁衣在黑暗裡閃著幽幽的光。
像誰的眼睛笑著一眨一眨。
「像這種老月亮圓、星子拉稀似的時候,可千萬別走過柳樹,柳枝無風飄起的時候,就是女鬼抓替身哪!」……
京娘飄過姪兒姪女們的房間時,聽見乳母殷殷地囑咐著孩子,但她的耳朵正忙著聽別的事──她生前不可能知道的祕密。
※※※
「人有天地人三魂,死後,人魂留在人間依附在神主牌或墓地上,地魂下到陰間按生前功過接受審判、服刑。最後一條是天魂、也稱元魂,會上天等待轉世,然後三魂才能再次合一……」鬼差的鎖鏈套在京娘脖子上,一邊走、一邊對著京娘像背書一樣快速地說完:「下去聽判,分離三魂後,人魂就可以回來了。」
鬼差的鎖鏈冰冷而沉重,她隨著鬼差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來到一處很像官府的地方,鬼差拿來一面鏡子照著她,像是一桶冰水從頭淋下,她才忽然醒了。
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腹中湧上來,一個鬼差拿了一個小甕過來、另一個鬼差往她背上用力一拍,她便看到一團東西從她口中掉進甕裡,她正在想這地府真好、還有人專門伺候痰盂?卻見鬼差們隨即扣上蓋子,把甕拿走了。
「判公,元魂分離。」鬼差說。
京娘抬頭一看,一個紅袍判官站在她前方,判官拿著一本帳簿似的冊子,一樣面無表情地說:「趙京娘,蒲州解良縣小祥村人氏,十六歲,未嫁,懸樑自盡而死。」
京娘還來不及回想,判官捧著帳簿一件一件把她這十六年間做的事都唸來,卻不問京娘是否如此。
最後,判官轉身往後走,京娘這才發現,正前方一張大案後面坐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一身黑底織錦官服,看不出上面織的什麼花紋,眼睛半閉著,到底把京娘的案子聽進了幾分,誰也不知道。
紅衣判官把帳簿放到案上,恭敬地說:「閻君,這女子生平無甚過犯,只是父母欲將她嫁人,對方拒絕,這女子便自盡了。」
「喔,這樣。」閻君咕噥著說,像是說夢話:「小娘子,忒莽撞了。」
京娘腦中一片空白,她不太記得這件事,又隱隱覺得不是,可是閻君好像要做決定了,她連忙說:「那個……兩位官人……」
「啊?」閻君從案後伸了伸身子,像一隻探出頭的老烏龜。
「剛才這位官人說的事……妾都不記得……」京娘腦中一片空白,卻隱隱覺得事有蹊蹺,她摸摸自己的頭,有點困惑地說:「妾為什麼都不記得了呢?」
閻君咳了起來,擺了擺乾枯的手,判官冷冷地說:「妳是含冤而死,冤鬼只要記得一件事、也只有完成了那件事才能繼續投胎。」
「官人的意思是?」
「有冤報冤。」判官說,跟旁邊的鬼差們一起翻了個白眼,似乎這個問題笨到了極點。
閻君還在用力地咳,咳得連京娘都怕他把肺給咳出來。
判官似乎見上司暫時失去辦公的能力,從鼻中噴出氣來,嘖了一聲,拿起硃砂筆,在帳簿上寫了幾行字,又拿起一張紙刷刷刷地寫完。
「咳咳咳──咳呸──嘔──」閻君一邊用帕子摀著嘴乾嘔,一邊空出一隻手拿起一個大印,砰地一聲在紙上蓋好。
那判官把紙拿給鬼差,鬼差們粗魯地扯過京娘的手臂,把紙貼在上面,不一會兒,紙上的字跡就全都印在京娘臂上,而閻君大印就蓋在京娘手背。
京娘讀著上面龍飛鳳舞的字體,完全不懂這是什麼意思,那紅衣判官說:「此是遊魂過所,把妳的地魂留在枉死城中,妳的人魂憑著遊魂過所,可以在妳神主所在方圓五十里內往來。倘若如果那個欠妳一命的人出現,妳就可以向他討債,直到妳的天年結束。妳的天年是六十歲,去吧!」
在人間,過所是官府發給的人身證明,記錄著本籍、家世與旅行目的,這個京娘是知道的,但是其他的,她都不曉得。還來不及問那人是誰、如何討債、如果那人根本沒來怎麼辦,紅衣判官已經一拍驚堂木,兩個鬼差抓住她的雙手,用力地往兩邊扯,京娘根本沒喊一聲痛,就發現自己被扯成了兩個人,鬼差們把左邊的京娘掛上手銬腳鐐拉了出去,把右邊的京娘趕出大堂外。
在人間的時候,京娘絕對不相信一個人可以同時分身在兩個地方,但是做了鬼,京娘才知道這是常態。
京娘的地魂則封在枉死城中,城上有鬼兵把守,城中冷冷清清,並沒有多少人……不,多少鬼往來。
地魂與人魂是同時存在、卻不同時活動的。
人魂只能在夜間活動,一旦天亮就必須縮入不見光的地方,
她被引到一處小小院落,說是父母給她的陪葬,院落中放有同樣屬於她的衣服和一些錢,上面都打有她的名字。
她過了好一陣子才知道這些東西該怎麼用,也過了好一陣子才知道,對於冤鬼來說,他們必須很節省地使用這些陪葬的東西,因為在世的人除非對冤鬼有很深的感情,要不都不太願意祭祀冤鬼,怕招來不幸。
※※※
在死亡的世界裡,也是有分等級的。
最有地位的,是那些家境富裕、在世鋪橋造路積德行善、子孫滿堂安享天年的老人,他們不只在人間備受懷念,在死後也受鬼敬重。這些老鬼不會留在枉死城中,他們大多功過相抵,地魂在轉生臺邊等待,人魂則回到祠堂中安享血食。
另外,就是忠臣烈士孝子節婦,這些鬼雖然很多並非壽終正寢,但是他們的犧牲會換來官府的表揚,而這類的表揚在地府也同樣有效。
而最沒有地位的,就是像京娘這種來不及嫁娶的少年鬼或夭折的嬰靈。
京娘默默地觀察著,她發現在地府裡,有著比人間更沉重的倫理次序,因為人活著還有翻盤的機會,但是鬼沒有。
就因她死得不光彩,趙家很快就將她下葬,小小的墳頭,遠遠地立在家族的墳墓之外,就像她在地府的那處院落,也與家族中的先人離得很遠。
未嫁而死的女兒不能在家廟裡立牌位、受香火,所以她被送到城外一個陰森幽暗、稱為「貞女祠」的小廟裡,廟旁就是墳墓,那裡住著一群和她一樣未嫁的女鬼。
她有一個小小的牌位,很不起眼,用墨筆寫著「趙氏京娘之神主」。
如果她是個兒孫滿堂的夫人,家裡會請來一位德高望重的仕紳大官,用一枝特別準備的毛筆沾飽硃砂,替神主的「主」字點上最上面的一點,表示她的生命是配得一位社會賢達尊重的。
但是她不是……
她只是個不孝地結束自己生命的女鬼,所以點主的人是她三歲的姪子,讓乳母抱著、拿著筆隨便一戳便罷。
然後,她的神主被塞進竹籃裡,由一個老僕婦抱著、坐了一乘破舊的小轎從偏門出去,丟到了貞女祠裡。
家丁僕婦們把她隨便地放在貞女祠的角落,做賊似地逃了。
這些事,京娘都是後來才知道的,因為她的人魂渾渾噩噩地走了七天才回到家,這一切早已完成、無可更改!
※※※
京娘離了地府,手上的遊魂過所好像有生命似地拉著她往前飄,在無風的夜裡,她的裙襬飄過柳樹時,無意地觸動了柳枝。
「柳枝無風飄起的時候,就是女鬼抓替身……」京娘對自己說,原來這話還真有幾分道理。
遠處傳來刺耳的雞鳴,一種不舒服的熾熱感從東方傳來,她閃避到一棵大榕樹下,樹皮涼絲絲的。
「小娘子,快到樹上來,一會兒太陽升起,要燙壞妳的。」沉沉的老人聲音從樹皮裡傳來。
一團毛蓬蓬的東西飛下來,撞在她額頭上,原來是一隻鴞,圓滾滾的眼睛像兩輪銅鏡,反映著她的身影。
原來,鴞鳥是看得見鬼的……不及想,鴞鳥把她趕到樹身的一處縫隙邊,用翅膀和喙用力地頂著她:「快進去快進去!」
「別推我……哎呀……」京娘冷不防被啄了一口,卻發現自己被鴞鳥塞了進去,榕樹微微用力,把她夾住:「這是!!!」
「別動!」旁邊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說,京娘勉強地轉過頭,發現榕樹的樹身竟夾了一圈鬼魂,大家都閉著眼睛,誰也不理會她,而她旁邊的那個鬼魂說:「老榕公是專門收留孤魂野鬼的,睡吧,等太陽下山,妳就能出去了。」
說完,隔壁的鬼就再也不理她了。
後來京娘才知道,每一棵榕樹上都有一窩或者一隻鴞鳥,榕樹供牠們住,牠們就負責把鬼魂引到樹上,因此,鬼魂們都叫牠們鬼鴞。
老榕樹的身子涼涼的,隱隱還能感覺到樹的呼吸,像乳母在小時候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於是,京娘昏沉沉地睡了……
※※※
這樣的日子,她過了七天。
當她飄過花園的圍牆,來到自己的房間前,卻是……
「拆了!!」京娘失聲大叫。
她錯愕地看著眼前的斷垣殘壁,一片白紙隨風捲到她腳前,上頭貼著的紅紙窗花分明是她去年剛絞好的。
她抬頭,家人竟然把她住的妝樓給拆了!
「快,把小娘子用過的都搬出去燒了!」嫂子的聲音傳來,京娘回頭去看,嫂子正指揮著奴僕們燒掉她所有的東西,衣服、首飾、書籍、被褥……
無可抑制的憤怒從心底湧出,她恨恨地上前要質問嫂子,卻聽見母親的聲音:「妳這是做什麼!」
「阿娘。」嫂子迎上前去,攙住母親:「我將姑姑生前愛用的東西燒過去,姑姑在九泉之下,也能用得著。」
「這樣呀……」京娘心想,她嘆了口氣,姪女從她身邊走過,抖了一下,孩子抬起頭,畏懼看著空中,然後奔入嫂子懷中。
直到此時,她才明白,自己已經不再是趙家捧在手心上的愛女,而是一個令人畏懼的冤鬼。
京娘灰心至極,她往花園的正門走去,此時,兩個彪形大漢突然攔住她,粗魯地把她用力甩飛:「大膽!門神所在之處,豈是爾等冤鬼可走的?」
京娘抬頭一看門板,上頭貼著兩張門神年畫,是她去年親手貼上的。
她又痛又恨,正要去和門神理論,卻見一個紫衣少婦拉住她說:「小娘子,莫與那守門呆爭,沒妳什麼好,來,妳得走沒貼門神的小門。」
少婦拉著她小心地走著直線,一邊走一邊說:「鬼魂不能轉彎,妳只能盡量地走直線,千萬不要走到迴廊裡,那種彎彎曲曲的路會讓妳卡在裡面出不來。」
「妳是誰?」京娘問。
「妳往昔都會供奉我的,卻忘了?」少婦微笑,帶著她來到小門邊:「我是妳家的胡阿娘。」
京娘站住腳,睜大了眼睛問:「妳是狐仙?」
少婦微笑。
在蒲州,幾乎家家戶戶都供奉狐仙,狐仙有男有女,端看在這家中出生的第一個孩子性別而定,京娘的家原本住在別處,父親經商有成才蓋了這所宅子。由於京娘是在這房子中第一個出生的孩子,所以趙家供奉的是狐女。因為不能直呼狐仙,狐通胡,所以在蒲州都稱狐仙為胡阿翁或胡阿娘。
胡阿娘看起來很年輕,但是她看著京娘時,眸中卻滿是慈愛:「妳家是我修成人形後,第一個照顧的人家。妳就像我的女兒一樣,妳小的時候還能看得見我,晚上總要抱著我的尾巴才肯睡……怎麼也沒想到,妳雖然能看見我了,卻是在這樣的境遇……」
「胡阿娘……」京娘哽咽,胡阿娘嘆了口氣,伸出手臂將她抱在懷中,像慈母一樣地拍著她的背,京娘在胡阿娘懷中,像個走失的孩子一樣痛哭:「這究竟是怎麼了?為什麼家裡的人都不要我了?我做錯了什麼?」
「好孩子、好孩子……」胡阿娘溫柔地安慰著她,她的一隻手還是毛茸茸的狐爪,軟軟的狐毛擦過她的臉,給了京娘一種特殊的力量。
胡阿娘把她去世後的一切都告訴她,陪著她走出趙家、走向貞女祠,帶著她去拜見土地公公,鄭重地託她們照料京娘。
胡阿娘細細地叮囑了京娘許多做鬼的禁忌,最後,胡阿娘說:「京娘,妳聽好了,未嫁的冤鬼如果一直未嫁或沒有報冤,在天年屆滿的時候,就會慢慢失去心中的善念,快則數月、長則數載,必然成為厲鬼作祟,屆時,土地便會報請天庭擊殺,粉碎三魂,不得超生。」
「不得超生……」京娘低低地重複,這一連串從未聽聞的事,讓她感覺似乎有一張無形的大網將她牢牢地罩住,一種莫名升起的情緒讓她終於明白了什麼叫怨恨。
「胡阿娘,我只是個含冤而死的鬼,沒有嫁人不是我的錯,冤死也不是我的錯,為什麼是我要成為厲鬼?為什麼是我要被粉碎三魂?為什麼?」
「因為在天綱中,人都應該有配偶,人都應該安享天年,違反天綱,就是妖異……」胡阿娘說。
她看著京娘臉上的憤怒,苦笑著說:「不過,也不是不能避免,總之,妳只有三條路可以得到安息:一條是和另一個男鬼或者男人冥婚,把今生的債務留到來生處置。第二條,放下怨恨,去尋個神仙,在祂座下修行。第三條,則是找到那個害妳冤死的人,向他報冤,然後妳的遊魂過所就會被收回,妳只能待在神主牌裡,等妳真正的天年滿了,妳就可以投胎了。」
照理來說,冥婚或放下怨恨似乎是個比較簡單的選項,但是不知為何,京娘卻問:「如何報冤?」
「一命抵一命。」
胡阿娘有點艱難地說完,她並不樂見這種作法,於是又道:「或者,讓他把妳的神主請到他家中,誠心地為妳誦經祈福,四時不斷,直到妳真正的天年。因為妳是他的債主,如果你們重逢,他可以看見妳。他如果在妳的天年之前就死了,他的子孫也要繼續供奉。」
京娘冷靜下來,她覺得以命抵命實在是個太血腥的選項,畢竟她都還沒搞懂自己是為什麼死的……
胡阿娘拉起京娘的手,把她的袖子往上撩,臉色一沉,有點難以啟齒地說:「修行是一條很艱難的路,雖然這是對雙方都最好的。不過……我覺得妳走冥婚可能快一點,畢竟我也可以施點法力讓妳家人替妳完成這事,因為妳恐怕不太可能找到那個害妳冤死的人報冤了。」
「這是為何?」京娘不解。
胡阿娘嘆了口氣,指著上面印的一個名字說:「那害妳冤死的人,是紫微星君。」
京娘看著手臂,上面分明印著三個字「趙匡胤」。
「紫微星只有在終結亂世的時候才會下凡……」胡阿娘緩緩地說,她看向京娘:「換言之,他是開國之君,一個皇帝。」
「皇帝又怎樣?了不起嗎?」京娘恨恨地說。
「皇帝沒什麼了不起,但是開國天子必有神靈相助,祂們不會容妳近身的。」胡阿娘嘆口氣,看著她的眼睛:「而且,遊魂過所只能讓妳在神主牌方圓五十里內活動,除非他來、妳跟著他走,或者他帶走妳的神主牌。但是,小祥村這麼偏遠,皇帝又怎麼會來?」
胡阿娘還有一句話沒說出口,但是京娘卻聽出來了。
在往後的十年內,每當她試圖想起自己的死因時,就會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在她心底升起:他是皇帝,怎麼可能記得妳?
活著的時候,她只是蒲州鄉下的一個小女子。死了之後,也只是一個被天地綱常視為妖異的小女鬼,一位下凡的星君,怎麼會記得一個小女鬼?
越是想,她心中原本不存在的恨意就會冒出來,憑什麼?
就因為你是星君,我是女鬼,我就活該讓你欠這一命嗎?
「去你娘的天道倫理!」
京娘總是蹲在貞女祠邊,恨恨地望著夜空中明亮的紫微星,暗暗地咒罵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