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遇見空空如也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最具代表性的童話創作獎──國語日報兒童文學牧笛獎
10位評審名家嚴選推荐.最好看的優質童話

「牧笛獎」的得獎作品,都是從上百件應徵作品中精選出來的。可以稱為兒童文學的精品,有兒童文學的趣味,也具有文學價值。出版得獎作品集,目的就是要使孩子們能跟這些好作品親近。
受到文學滋潤的幼小心靈,往往是那麼善良,那麼聰明,那麼可愛。
──兒童文學作家 林良

〈遇見空空如也〉
爸爸去世後,我打不起精神。那天,我獨自走著,聽到背後傳來喘氣聲,很快,那個大象級的影子,覆蓋住我……我鼓起勇氣,拾起地上的石子丟過去,竟冒出無數個嘴巴,把石子吞了進去。我再次問它為什麼跟著我?它回答:「這是祕密,不能說。」我好奇的伸出手想摸摸它,一接觸的瞬間兩個高速飛轉的漩渦把我吸了進去……
奇思妙想是寫好童話必備的條件,不過,除了一個巧妙的故事,也需要在題材上創新,內涵上突破,〈遇見空空如也〉,達到了這樣的高度。
--桂文亞(作家‧資深兒童文學工作者)

〈考鴨蛋〉
又是一張零分考卷,小薇腳步沉重。自從發現自己是奶奶收養的孩子,書本、考卷上的字開始顛倒、亂動亂跑,小薇的筆怎麼也追不上!回家路上,一陣強風把考卷吹跑,她好不容易撿回考卷,想抖掉上頭的泥沙,考卷竟發出紅光不斷震動出聲─一小薇的「鴨蛋」考卷竟然真的抖出了一顆米白色的蛋!天哪,還孵出一隻小鴨……
一個當代機器運算模擬的心靈激盪成長故事,設計巧妙,張力十足,且充分掌握住「蛋」的特質,最後緩緩轉回原點,重返溫暖而安心的位置。
--孫小英(資深兒童文學工作者)

〈阿弟是個特別的大人〉
阿弟能和動物說話、跟大樹交談,連星星也願意傾聽他的願望。阿弟守著山腳老屋,也守著和媽媽去世前的約定──媽媽的靈魂要變成小鳥回來。阿弟日復一日孤獨的在店裡打工,期待能交到個好朋友;卻也害怕別人跟他說話……。初冬,一隻穿著皮衣的章魚走進來,伸出酒瓶粗的觸角問阿弟:「有沙丁魚罐頭嗎?」阿弟孤單的生活有了轉變……
什麼是正常的?什麼又是不正常的?作家用「特別的大人」來形容阿弟,正是這個故事的精神。                                
--李遠(作家、編劇、電影人)

〈小支的天燈〉
望著數十盞緩緩而上的天燈,老鼠小支想念好友阿昌的心情也跟著不斷攀升。小支又趕工完成了一個傳達想念的天燈,怕願望無法「直達天聽」,他加掛了一個吊籃,「我要直接跟玉皇大帝說出我的心願!」穿過稀薄的白雲後,小支看到穿著金色盔甲的天兵天將站在雲層裡捕撈天燈……。小支的願望究竟有沒有實現呢?
曼妙活潑的筆調,一路委婉曲折的结合了民俗信仰、節慶活動、原生動物和當代時事等……作者不落俗套的說了一個既溫暖又讓人會心一笑的美妙童話。
--孫小英(資深兒童文學工作者)

〈一個箱子的奇妙之旅〉
小燈籠匠帶著心愛的箱子去京城工作。當馬車風一樣的疾行,一顛簸,箱子掉落在荒道上。箱子在內心狂喊,可是沒有人會聽見。直到日色西斜,一隻路過的獨角仙跟它說:「你可以去找主人呀!」箱子氣自己沒有半隻腳。「也是仙」的獨角仙讓箱子生出了腳──沒有眼睛、地圖的箱子又如何展開這趟奇妙旅行,找到小燈籠匠呢?
文字溫潤,具有童趣、美感,是一篇讀後愉悅溫暖的作品。全文以圓滿終結,沒有衝突、對峙、痛苦、悲傷等負面情緒,是一篇追求完美主義的童話。
--桂文亞(作家‧資深兒童文學工作者)

〈媽祖氣炸了〉
日落黃昏,一天的魔幻時刻,朱家三兄弟互相比著手指吹氣,要對方安靜,他們在媽祖廟裡做著鬼鬼祟祟的事……。這三兄弟比村長還有名,闖禍第一名!此刻,三兄弟躲在神桌底下偷吃貢品,吃著吃著,朱吉利看見了一樣東西──鞭炮!要炸什麼呢?三兄弟左看右看,終於像找到寶藏的海盜,眼睛發亮的望向神桌……
作者玩興大開,讓頑童欺負到媽祖頭上。以揶揄手法反映了臺灣現時社會的氣氛。童話有時候也可以反映時代呀!                
                          --許建崑(兒童文學評論者、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孫玉虎
1987年生於江蘇沭陽。曾獲2011年、2014年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首屆《兒童文學》金近獎,第39屆香港青年文學獎。近年來致力於圖畫書的研究與創作,在第四屆、第五屆信誼圖畫書獎中共獲得三項文字創作獎。已出版兒童小說集《我中了一槍》。
張英珉
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MFA畢業,曾擔任電影、電視編劇,目前最偉大的經歷就是:成為兩個小孩的爸爸。
慈琪
中大歷史系博士生,中國作協會員,曾獲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陳伯吹兒童文學獎、浙江省優秀文學作品獎、兒童文學金近獎、「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獎等。出版詩集《夢游的孩子》、短篇童話集《收割一群狼》等。
鄭丞鈞
臺中東勢客家人。臺大歷史系畢業,臺東師院兒童文學研究所碩士。曾任兒童雜誌編輯,現為國小教師。曾獲臺灣省兒童文學獎、文建會兒童文學獎、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二屆首獎、二屆二獎),及牧笛獎等。已出版《帶著阿公走》、《我們不是小偷》、《妹妹的新丁粄》等書。
陳君玲
一個中國農民的女兒,一位英俊男生的媽媽,2012年開始嘗試童話寫作,常用筆名“連城”發表作品。曾獲得過金近童話獎、《少年文藝》佳作獎等獎項。2014年出版第一本童話集《一個跳蚤去旅行》。
謝文賢
生活在台中,有時也會離開一下。喜歡夏天的樹蔭、午後的咖啡、精彩的結尾、漂亮的女生、嬰兒的笑聲,還有放假前的夜晚。得過幾個獎,也出過幾本書,目前的工作都跟寫作有關,希望以後可以寫作就好。
繪者
陳盈帆、酪梨、魏羽桐、吳羚溦、劉鵑菁、王秋香
序文
1. 遇見空空如也  文/ 孫玉虎
2. 考鴨蛋  文/ 張英珉
3. 阿弟是個特別的大人  文/ 慈琪
4. 小支的天燈  文/ 鄭丞鈞
5. 一只箱子的奇妙之旅  文/ 陳君玲
6. 媽祖氣炸了  文/ 謝文賢

遇見空空如也
幾個月前,我爸爸去世了,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神思恍惚,打不起精神。
那天,我獨自在路上走著,聽到背後傳來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回頭一看,什麼都沒有。
幸好我背對著太陽,繼續往前走的時候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很快,那個傢伙的影子也跟了上來,把我的影子覆蓋住──
看體型,最起碼也是大象級的──不會是遇到怪獸了吧?
應該不是,如果是怪獸的話,我豈不是早就被它一口吞了?
不過──它也有可能在等著我被太陽烤熟了再吃,畢竟天氣真的蠻熱的。
既然它連走路都喘得不行,那應該是個胖子,胖子最害怕跑步了,我決定開始跑起來。但我又不能讓它覺得我是要逃跑,所以,我跑得很慢,就像在清晨的湖邊慢跑一樣。
大概跑了兩公里,那個傢伙就像一座快要爆發的火山一樣,喘得越來越厲害。我明顯的感覺到,它呼出的熱氣噴到了我的脖子上。
於是,我拿出百米衝刺的速度,打算把它甩掉。可是無論我跑得多快,它都一直跟在我的身後。
哦,我怎麼聽到輪子在地上滾動的聲音?骨碌碌,骨碌碌,不是汽車,不是摩托車,也不是腳踏車,倒好像是一輛四輪馬車。而且,那個傢伙的呼吸也慢慢變得均勻了,反倒是我自己開始有點小喘。
我實在抑制不住好奇心,再一次回過頭去。
依然什麼都沒有。
不過,我注意到路邊有一棟奇怪的房子。要不是我看到它的四個牆角上裝了滑輪,我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房子的牆壁是白色的,可能是發現我在看它,牆壁慢慢變成了粉紅色,而且顏色逐漸加深、加深,最後竟然像是落了一層晚霞在上面。
「呵,你也知道臉紅啊?說,幹麼跟著我?」我敢肯定就是這房子在搞鬼。
「呀,被發現了!」房子把四個角上的輪子一收,砰的落到了地上,騰起幾縷灰塵。
「你幹麼跟著我?」我再次問它。
「這是祕密,不能說。」
「你說不說?!」我從地上撿起一顆石子,作勢要扔它。
「不說,不說,打死也不說!」
我用石子瞄準它的牆壁,刷的扔了過去。沒有聽到期待中的慘叫聲,卻見牆壁上突然冒出一張嘴巴,把石子吞了進去。誒,很有趣嘛,我不禁撿起更多的石子興致勃勃的和它玩起來。我扔到哪裡,牆壁上就會出現一張嘴巴,如果我同時扔出去好幾顆石子,牆壁上就會同時出現好幾張嘴巴。
我完全被這間奇怪的房子吸引住,走上前去打量它。前前後後繞了一圈,我才發現這是一間沒有窗戶也沒有門的房子,剛才出現在牆壁上的嘴巴此刻也不見了!
我伸出一隻手準備摸一摸牆壁,卻聽到它在抗議:「你要幹麼?你要幹麼?不許無禮!」
我才不管呢,繼續伸手去摸,最後索性兩隻手一起用上。
可是我一接觸到牆壁,就像伸進了一盆摻了水的石灰粉一樣,兩隻手陷了進去。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以我的兩隻手為中心,牆壁上出現兩個高速飛轉的漩渦,瞬間把我整個人都吸了進去。
我聽見房子故作惋惜的說:「叫你不要碰我,你偏不聽。」
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它說話。

我跌進了一片黑暗中,看不見一絲光亮。
為了確認我還可以聽到聲音,我大吼了一聲,聲音迅速從四周彈了回來。
我想我仍然身在那間房子裡。如果,我現在是在一座森林裡,我的聲音應該會傳得很遠,甚至可能會引來狼號。
「喂,老兄,開個燈吧。」我對房子說,如果我真的在那間房子裡的話。
沒有回答,四周安靜得像墳墓。
我下意識的摸摸口袋,想借用一下手機螢幕上的光亮。
口袋是空的。我對手機之類的「高科技」不是很感冒,但有時候會故意把它丟在家裡,讓誰也找不到我。
現在好了──真的誰也找不到我了。
我好像從一瓶濃黑的墨汁掉到了一桶濃稠的柏油裡。
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但我仍然在地上摸索起來。我總覺得這不會是一間什麼都沒有的空房子──萬一被我摸到一個打火機呢?
很快的,我的指尖碰到了什麼東西,但不是打火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石子,就是之前被我從外面扔進來的石子。
為了證實我的猜想,我撿起一顆石子,用力朝遠處擲去。
果然,黑暗中出現了一張大嘴,把石子吞了進去;或者說是把石子吐了出去。不管是吞是吐,一道光亮透過大嘴射進來,照亮了房間裡的一部分空間,還沒等我看清楚,隨著嘴巴的閉合,房間裡又被黑暗淹沒了。
不過沒關係,我至少可以確定我是在那間房子裡,這說明我暫時是安全的,不用受到野獸或者其他什麼怪物的威脅。
剛才趁著光亮照進來的瞬間,我大概看清楚牆壁的位置,於是我往牆壁的方向摸索著走過去。我再次把雙手伸到牆壁上,想試一下能不能像我進來時一樣,也能被吸出去。
同樣的事情沒有再次發生。
我又撿起一顆石子,朝身邊的牆壁擲去。我想好了,如果大嘴再次出現的話,我就乘機從嘴巴裡逃出去。然而大嘴並沒有出現,石子被牆壁反彈到地板上,在房間裡嘎啦嘎啦滾動了幾下,不知停在哪個角落去了。
難道是因為離得太近,石子打在牆壁上並不會很疼,所以房子不會張開嘴巴來防禦?
為了進一步證實我的猜想,我撿起第三顆石子,用力朝對面的牆壁擲了過去。同時,我的身體也跟著跑起來──如果大嘴再次張開,我就和石子一起衝出去。
大嘴倒是張開了,光亮再次照進來,可是石子飛了出去,我卻沒能在大嘴閉合之前趕到出口。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我根本不可能在這短時間內跑過去。
不過我相信這間房子一定有一個位置,既可以迫使牆壁張開嘴巴來防禦石子;也可以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從那個位置跑到出口。
於是,我沿著牆腳開始用腳步丈量起這間房子。
幸運的,過程中,我沒有遇到任何障礙物。不過這也可能是我的不幸,一間空空如也的房子就像一個空蕩蕩的鳥籠,想要憑空逃出去,絕非一件容易的事。

不知過了多久,我甦醒過來。
我的頭隱隱作痛,我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觸摸那痛處,疼痛感更強烈了。不過這疼痛讓我越發清醒,這時候,我才察覺到我的左手裡淺淺的握著一顆石子。
我靠著牆慢慢坐起來,思考著這顆石子是怎麼到我手裡的。
我把昏迷前的事情在腦子裡想過一遍:我試圖在兩秒內跑到出口,不幸的是,我的石子用光了。而且,我可以肯定,之後我沒有在房子裡找到多餘的石子,至少我的手邊是不會有石子的。所以我不得不脫下鞋子,用它們來替代石子。
最終的結果告訴我,牆壁只對石子感興趣,而鞋子和人只會自討苦吃的從牆壁上摔下來。
那麼我左手的石子是哪來的呢?難道是鞋子變的?
我趕緊在四周摸了一通,鞋子很快就找到了,一隻也不多,一隻也不少。
我不得不強迫自己把事情前前後後又仔細想了一遍。
突然,我的記憶停在了一個細節上,當時我脫下鞋子,一隻握在左手,一隻握在右手,我把右手的那隻鞋子想像成一顆石子——
難道我想像什麼東西,那件東西就會出現在這間房子裡嗎?那時候我想像的是一顆石子,會不會石子已經在我手裡了,只是由於大腦處於高度緊張,而我又握著一隻鞋子,所以我並沒有發現手裡的石子呢?
如果真是這樣,那顆憑空出現的石子當時應該是出現在我的左手裡,否則它一定會像右手的鞋子一樣被我擲出去。
為了證實我的猜想,我決定再做一次實驗。
我閉上眼睛,開始想像房子裡有光,至於是什麼光,我還不確定,肯定不能是燈光,這間房子連電都沒有,就算有燈也亮不起來。慢慢的,一團光在我的腦海中出現了——是燭光,一顫一顫的,好像隨時都會熄滅的樣子。

我的眼皮好像被什麼照亮了,我睜開眼睛,情不自禁的尖叫起來。
房間裡真的出現了一根點燃的蠟燭,我簡直要喜極而泣了!
我趕緊朝蠟燭爬過去,急切的想確認一下它是真實的,而不是我的幻覺。我的爬動帶起了一陣風,燭光輕輕搖晃了一下,我立刻用手護住它,生怕它滅了。
我很快便平靜下來,理智告訴我,這是一個密閉空間,如果繼續讓這根蠟燭燃燒下去,氧氣只會越來越少,死神離我只會越來越近。
我不得不懷著萬分不捨的心情,堅定的吹滅蠟燭。然後我開始想像下一個我想要讓它出現在這間房子裡的事物。
手電筒,必須是手電筒。
手電筒出現了!我用拇指的指腹把開關往上一推,一束歪倒的漏斗形狀的白光劈開了這房子裡的黑暗。我借著這隻發光的眼睛,開始檢視房子裡的一切,我很想發現點什麼,哪怕是一個悄悄在暗處監視我的小怪物也行,可是,什麼都沒有。
這真的是一間空房子,就像這幾個月來我空空如也的內心。
這麼空的地方我可不想繼續待下去,我必須儘快找到逃出去的辦法。
斟酌了一下,我決定還是再試一試擲石子。反正現在我想要多少石子就有多少,只要在腦海裡想像一下就行了。
一堆石子很快就出現在房子裡,我撿起一顆,再次站到一處離牆壁大約兩公尺多的位置。關閉了手電筒,我怕它的光芒會影響到我對即將出現的光亮的判斷。
我將手中的石子朝牆壁用力擲出去,然後跟著跑起來。
大嘴出現了,久違的自然光照射進來,而我還是沒能在大嘴閉合之前跑到出口。
沒關係,沒關係,我在心裡不停的安慰自己,總有一次可以趕在大嘴閉合之前跑出去的,反正不用擔心石子用光,多試幾次就好了。
一次,兩次,三次……十次。
我絕望的發現,無論我怎麼努力,都無法趕在大嘴閉合之前跑到出口,也就是說我永遠無法追上那些飛奔的石子。
要是我能和石子一起衝向牆壁就好了。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我不得不放棄石子的實驗。

我餓了,肚子咕咕叫得厲害。
於是,我閉上眼睛,開始在腦海裡想像我最愛吃的食物:鍋包肉、鳳梨鴨、檸檬豆腐、宮爆蝦球、糖醋排骨,最好再來一杯鮮榨的奇異果汁。
我聞到了濃濃的酸甜的香氣,口水一下子溢了出來。睜開眼睛一看,想像中的食物全部出現在我的面前,這時候我才感到口渴難耐,抓起奇異果汁咕嘟咕嘟往肚子裡灌。
吃著這些美味的時候,我竟有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我想,這裡除了沒有陽光、氧氣不足之外,有吃有喝,想要什麼就來什麼,好像也挺不錯的。
不過,很快的我打消了這個念頭,比起豐衣足食、金山銀山,燦爛的陽光和新鮮的空氣才更值得擁有和珍惜。這樣想著,我竟然開始感到胸悶起來。
求生的渴望和對自由的嚮往,讓我的大腦高速運轉,一個新的自救方法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我閉上眼睛,開始在腦海裡想像一隻手機。
等我睜開眼,被我丟在家裡的那隻手機赫然躺在手電筒照出的一片白光裡。我抓起手機開始打求救電話,可恨的是,在這間房子裡根本就沒有信號。
鎮定了一下,我繼續閉上眼睛想像,一座高塔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同時,我被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彈開,身體重重的撞到牆壁上,比上次腦袋撞到牆壁還要疼一百倍。
我定睛一看,房子裡真的出現了一座高塔,正如我想像的那樣,這座高塔無比的高,我用手電筒朝上空照,根本看不到塔尖,不是因為塔尖刺破了屋頂而看不到,而是屋頂的高度也隨著高塔發生了變化,甚至房子的整個空間都擴大了許多。
我的逃跑計劃又一次失敗了!本來我是想用塔尖刺破屋頂,然後再爬上高塔逃出去。
難道這間房子比我看到的還要空?空到可以裝下世間萬物?
我不信,世界上除了人的內心,還有什麼能如此深廣、如此空曠呢?
除非這間房子是傳說中的「空空如也」,這樣一想,我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小時候聽大人說,「空空如也」是世界上最空洞的內心,它喜歡以內心荒蕪的人為食。但是大人又說,「空空如也」永遠處在糾結之中,它很不喜歡自己吃人的嗜好,但是又不得不這樣。所以就算遇到了一個內心荒蕪的人,「空空如也」也不會馬上把他吃掉。
該死,我當時真不應該伸手去摸那房子!
無論如何,我都要再試一次!
這一次,我要想像一個事物,它沒有邊際,所有試圖用在它身上的度量單位都是徒勞,它比最深邃的宇宙還要博大,比最古老的時間還要悠久,它比最深沉、最無私的愛還要永恆──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感覺到了它的存在。
我睜開眼睛,高塔不見了,眼前是無數個碎裂的光點在飛舞,我彷彿沒有了重量,沒有了思想也沒有了靈魂,只是輕輕的飄浮在這億萬個光點之間……
這就是死亡嗎?
這一刻,我好想好想爸爸。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慈愛的看著我。
是爸爸。
我真笨,要是早知道這間空房子能召喚出逝去的親人,我就去想我的爸爸呀。這半年來,我日思夜想著爸爸,可是他一次都沒有出現過。
不對,爸爸你不要出現,你快走!你會被困在這間房子裡的!
我沒有說話,爸爸好像就已經明白了我的心思。他把寬厚的手掌壓在我的腦袋上,我又站到平地上了。
爸爸拉著我的手來到一個地方,我們的面前慢慢出現了一面牆。然後他對我說:「孩子,我倒數三下,我們就一起往牆壁那裡跑,這樣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我點了點頭,爸爸不會騙我。
三,二,一!
我和爸爸穿過無數個碎裂的光點,朝牆壁那邊跑去,有爸爸在身邊,我一點也不擔心我的頭會撞到牆壁。馬上就要逼近了,我用眼角的餘光看到身邊的爸爸突然變成了一顆閃亮的石子,這時候,牆壁張開了嘴巴,我來不及多想,奮力一躍,飛了出去。
我跌到草叢中,抬頭一看,一輪明月掛在天邊。
那顆閃亮的石子也飛了出來,但它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向前飛,它深情的劃過黑曜石般的夜空,宛如一顆反向飛逝的流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