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穿越到沒有女人的世界01:獨家新娘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隨書好禮大放送(此為永久贈品)
隨書加贈:「男人絕對來自火星」留言明信片!

本書特色
「我沒有跟女人相處的經驗,妳告訴我,我都會照做。」
穿越到這個純男的世界裡,別說男人不知如何跟女人相處,
這些男人根本是來自無法溝通的火星啊!這次絕對是跟「外星人」談戀愛了!

★晉江元老級暢銷作者金大,
積分2億、點擊200萬,人氣NO.1代表作!
笑中帶淚的超自然羅曼史,帶妳經歷一場瘋狂又浪漫的星際戀愛!

內容簡介
「我愛妳。」
劉婭楠猛然聽到這句話,一點防備都沒有,呼吸都頓住了。
「為什麼反覆說這句話能讓妳開心?」
劉婭楠這才明白,他不是有意識地說出這句話,只是在模仿書上寫的內容。
過了許久,她才悶悶說道:「你別再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書了,說什麼話會讓我開心,我會慢慢告訴你……」

  劉婭楠只是個平凡的OL,竟莫名奇妙穿越到一個只有男人的平行宇宙,在這個已經失去女人很久很久的世界裡,人們只能靠複製基因來延續生命。而劉婭楠來到這裡的窮人區,沒有學經歷及一技之長,只好到人妖酒吧接受陪酒訓練。身為全世界唯一的真女人,卻成為坐檯率最差的人,面臨失業危機之際,劉婭楠赫然發現在這個缺老婆也缺媽媽的世界裡,即使簡單的家常料理也成了人間美味,於是劉婭楠跑到飯店實習,打算日後開一間小餐館。
  不料她只是想把客人沒吃的食物打包回去,卻被飯店認為是偷竊把她關進警局。當晚關在同間拘留室的混混在聯手欺侮一個倒地不起的人,為了羞辱那個人,他們還逼看起來「娘娘腔」的劉婭楠去強暴這個人!嚇壞了的劉婭楠學電影的借位手法蒙混過去。殊不知她其實「上」了這個世界武力值最強大的羌家軍領導人羌然,當晚的事不幸被流傳出去,成了轟動的新聞事件!她從此和羌然結下不解之緣……

劉婭楠深吸口氣,作為這個世上唯一的女人,不但被逼著去強暴男人,還被逼著讓自己長鬍子,她一定是挖了命運他母親的墳頭了吧?!
金大

喜歡夢想的雙魚座,平時喜歡美食烘焙,不過發現做的最好吃的居然是烤紅薯:-D
經常看各種養生節目,可看過後發現需要注意的地方越來越多,每天都會隨著養生節目吃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最近迷上了烏梅湯,準備有時間親自做。
愛生活、愛美食,在這裡謝謝大家的喜歡,鞠躬~

MOON 繪者

書衣海報繪圖。
外鑑:3D黑眼圈
性屬:低血壓嗜睡,看到陽光會乾癟
居所狀態:冬涼夏暖,15度以下貫徹裹著棉被裝蟲……
想說的話:請大家多多指教!
讀者佳評如潮
「整體故事我都很喜歡,尤其了解故事背景後就會覺得劇情很有趣,常常讓我大笑出來。我還滿喜歡女主角的設定,對小田七的關愛,以及不服輸的個性等,是一個相當討喜的角色,很期待她之後會遇到什麼事情。」讀者 官妤

「這個題材還滿新鮮的,女主角並沒有長的貌美如花或是擁有強大異能,她就是一個普通人,圍繞在眾多怪人之間,她又得時刻掩飾自己,很多劇情看得令人噴飯!」讀者 薏慈

「我滿喜歡女主角的,因為我覺得她很堅強,來到ㄧ個全然不同的世界,她很努力的想靠自己生存下去,不想依賴他人,再辛苦都試著找到自己能做的事,她的毅力滿讓我很佩服。女主角偶而對這個世界的男人的小吐槽也非常可愛。」讀者 毓庭

「這是一篇會讓人會眼睛亮起來的作品,我已經好久沒有遇到想一直知道故事發展、想一直看下去的作品了,故事中可以探討的東西很多,到了試讀的文章結束時,心還一直叫囂著想要知道後續發展。」讀者 KURI

「晴空每次出版的書都會讓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啊!每本書都有不一樣引人注目的新穎題材出現。這本書在作者精湛的文筆下,我的情緒隨著女主角遇到的各式各樣的事件、各種驚險萬分的瞬間而高低起伏,並且劇情的走向和設定也十分引人入勝,會讓人想要一直看下去。」讀者 卉恩

「金大筆下的男主角我都很喜歡!都是那種沉默寡言但是能讓人打從心裡感覺到溫暖。這個故事如書名所言,女主角穿越的世界只有她一個女的,男女主角之間的互動特別溫馨~大愛!推推推!」網友 Red雨

「這個故事我看了六遍,第一遍只光顧著笑,多看幾遍後開始鼻酸了,覺得男主角是隻很欠的米格魯犬。而女主角的性格其實是最適合男主角也最適合本文設定的。網路上都說劉包子憋屈,但真相一直是男主角在討好路上歪得一奔不回頭啊……」 網友 L花三朵

「生活在重男輕女家庭的女主角,一不小心穿越到女性滅絕的奇葩世界裡,為了隱瞞自己身分開始了苦逼生活。明明是超蘇的設定,後來還成為女王什麼的,可是作者有想法又寫得好,不僅沒有妄想到讓人吐槽的氣息,而且還有點正劇式的無奈,三觀端正得沒話說,超級推薦!」網友 處女Joanna

「最有魅力的小說男主角,本書中的羌然,俊美無匹,酷炫狂霸拽。男主角之所以讓人記憶猶新,是因為小說不是男女主角『強強聯合』,女主很平凡,所以更能體現出男主角強勢的那一面。 」網友 cuplcly

「本書大膽想像,文筆生動。一個普通的地球姑娘和宇宙第一好鬥男(且直)磕磕碰碰,偶爾爆笑、偶爾呆萌,還有諸多配角陪襯,是一篇有意思的言情小說。」網友 干罐罐
【作者序】
【大標】雖然是未世背景,但其實是兩個特別的人相遇後,不斷磨合最終相愛的故事
  開始構思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很想設計一個可愛萌萌的女孩,遇到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當時完全沒想過會把文寫這麼長,只覺得有趣就動筆寫了,可隨著讀者越來越多,被許多人喜歡後,我漸漸開始完備這個故事,想要拉長文章的長度,此時,只是一個簡單的惡趣味文已完全不能滿足了,所以我需要逐漸挖掘人物的內心世界,還要留給角色足夠的成長空間。
  作為一個已經動筆寫了部分的文來說,這樣的改動是很難的,幸好在我創作這個故事的時候,身邊有很多朋友及讀者一直鼓勵我,讓我能夠靜下心把文的內容不斷完善,甚至我中間一度停下創作的腳步,回過頭做一些修改調整。
  現在回想起來,發現當時我做出的努力還是很不錯的,至少讓這個題材很特別的文,更有邏輯也擁有了更深度的內涵。
  作為故事的主要女性角色劉婭楠,當時並沒有料到隨著故事發展會寫得那麼深入,所以做人設的時候,只把女主定位成一位萌萌的又有點傻傻的可愛女生,因為體力不行,又有些笨笨的,所以搞出了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可隨著故事的深入,單一的惡搞已經無法支撐這個框架龐大的文,這個時候我需要不斷深挖女主的內心世界,讓女主從一個簡單的小女人,變得越來越堅強。於是我讓女主角吃了一些苦頭,身為唯一的女人,她要開始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從開始茫然無措,到後來她試圖保護自己,努力學習適應環境,到最後擁有保護整個世界的勇氣,這個故事既是女主的成長,也是我創作的一次突破。
  在這之前我一次都沒有寫過這種題材的文,動筆之前總有些忐忑,甚至幾次找朋友商量,被朋友鼓勵後才開始動筆。
  因為故事的背景是未來世界,又是非常惡搞的開頭,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還有新科技名詞的運用都讓我覺得新奇又有趣,同時又感到壓力重重,甚至我一度還有些自我否定,很怕文寫出來後會沒什麼人看,事實證明我完全想錯了,讀者在看故事的時候,所要看的只是好看的故事而已,至於故事的背景是在異次元空間,還是古代或現代,其實都是無所謂的。
  至於故事的主線,雖然這是個設定很特別的故事,可其實故事的主體還是很簡單的男女互動,講述的還是亙古不變的愛情故事。只是兩個很特別的人,在偶然的情況下,遇到了非常另類的對方,可兩個人所經歷的過程又都是普通男女間會遇到的,中間不管是戰爭還是爭吵分歧,其實都是一般情侶會遇到的,因為不瞭解對方、不願意說,習慣讓對方去猜測,產生了種種矛盾,而愛情又是建立在彼此理解的基礎上,因為兩人身分的差異性,普通男女間遇到的矛盾被不斷放大突出,幸好在經歷了一系列的磨合後,兩個人都學會了包容對方,去學習努力適應對方,最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在寫這個文的時候,也正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個時刻,當時因為這個文,我遇到了一批愛好寫作的朋友,我們現在還會探討寫作的種種問題,會交流彼此的心得,每次聚會都會說出自己覺得某個部分寫得很好,某個部分有些遺憾,然後彼此互相鼓勵。
  其實寫作是很寂寞的事情,很多時候在動筆時,完全不知道讀者的想法,只能憑著直覺,很用心很努力的去營造描繪我心中的故事。這個時候能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互相鼓勵著就越發顯得幸福了。
  除了這些外,讀者的鼓勵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我迷茫懷有疑慮的時候,也會因為創作瓶頸一度失去信心,這個時候來自讀者的鼓勵,簡直是最好的靈丹妙藥,可以治癒卡文期間的一系列問題。
  在這裡雖然會顯得很囉嗦,可我仍要鄭重地謝謝各位讀者的鼓勵。我知道我的文還有許多不足之處,開頭的幾個配角在設定的時候,原本想要發展出許多條線,可我因為太過關注男女的感情戲,不知不覺間弱化了配角的戲分,等到後期想起要好好運用配角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只好白白浪費了很多配角的精彩戲分,現在想來還是有些遺憾。
  不過我會不斷努力充實自己,更用心創作,希望能寫出更好的作品來感謝您的支持 (*^__^*)

金大
二○一五年冬
作者序  這是關於兩個特別的人如何相愛的故事
序章   異次元入侵
第一章  男人國的生存法則
第二章  新世界新生活
第三章  不小心強上了史上第一強男!
第四章  審判庭的初遇
第五章  中途遇險
第六章  進入軍營的女人
第七章  不是斷袖
第八章  創業
第九章  全城圍補
第十章  女人這種生物?
第十一章 服從
第十二章 女人的商機無限?
【大標】創業
自從小店開業後,劉婭楠覺得春暖花開,自己的人生又變得順心如意起來,不管是什麼樣的環境,只要懷抱希望,總有熬出頭的一天。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她都開張很久了,卻沒什麼人過來吃飯,明明她這個位置很好,經過的人不少,而且還都是社會精英。
她疑心是自己的早餐檔次不夠,為了這個,她又特意下了一番工夫,找了附近幾間早餐店考察了一番,卻發現那些早餐店還不如自己做得好吃,價格也沒自己的實惠。
她疑心是不是自己宣傳不夠,便一大早起來,特意對著過往的人揮手打招呼,希望能吸引到一些顧客,可很奇怪的是,她不揮手還好,每次只要一揮手,那些人就跟見了鬼似的,拚命往遠處跑,她叫了幾個,那些人個個都跑得飛快,那副樣子簡直就跟逃命似的……
劉婭楠十分納悶。
而且屋漏偏逢連夜雨,餐飲店不開張就算了,還遇到打劫的了!
本來就是小本買賣,結果那天倒好,她正靠著檯子發呆,冷不防有人拿了她放在窗口的麵包就跑。等她反應過來再追出去的時候,那人已經跑沒影了。
劉婭楠氣得直跺腳,本以為這種倒楣事過就過了,哪知道第二天又是臨近傍晚的時候,那不開眼的搶匪又來了,又偷了她一整條麵包。
倒是沒過幾天,楚靈他們來了,他們那些人起初沒瞧出劉婭楠表情陰鬱,還調侃著叫劉婭楠「劉老闆」。
劉婭楠唉聲嘆氣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已經連續被搶五天,今天再來的話就是第六天了,看來她不是費盡辛苦賣麵包,而是等著人搶麵包的啊!
等一說話,楚靈這才知道劉婭楠遇到麻煩了,別的楚靈不敢說,但向來只有羌家軍搶別人的,還沒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的!楚靈立刻就拍胸說道:「你別管了,這事交給我們吧,保管讓那小子後悔生出來。」
很快地楚靈他們就布置好了,路線和人員都是一臉的專業,楚靈更是藏在劉婭楠身邊,要親自幫劉婭楠抓壞人。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為劉婭楠做事,他就覺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勁,而且還特別愛得瑟,總想手舞足蹈地在她面前顯擺顯擺。
劉婭楠倒是被搶習慣了,而且最近為了不被搶走最得意之作,她都把自己做得最不好的那些麵包擺在外面,以至於昨天那人再過來搶的時候,把整盤的麵包都端走了,就算這樣她還是沒追上那個人……
不過顯然這次那人沒那麼幸運了,劉婭楠看著楚靈他們那副不靠譜的樣子,可沒想到那人才露頭,手剛碰到窗戶的麵包,就已經被楚靈他們按住了。
而且楚靈他們不由分說地就直接開打,他們這些人出手還真是狠,打得地上的草坪都掀起來一塊。
可劉婭楠看得清楚,那人就算在被打的時候,還在拚命往嘴裡塞麵包。劉婭楠氣歸氣,可等看清楚那人的衣服後,她忽然感到不忍心,那人明顯就是個流浪漢,衣服髒兮兮的不說,還一條一條的,像是被什麼刮壞了一樣。
她一下就心軟了,估計要不是餓急了,這人也不會過來搶吃的。
她趕緊跑過去,想勸阻楚靈他們。只是在過去的時候,她陰錯陽差地對上了那人的眼睛,那是一雙有些熟悉的眼睛,像是困獸一樣,充滿了血色。
在汙跡下,她隱約覺得那人很面熟,想了幾秒才猛地記起,這人不就是那個野獸嗎?
當年在地下拳擊場的那個野獸!
劉婭楠跟野獸沒什麼交情,不過看他這麼落魄還是覺得怪可憐的,她讓楚靈他們別打了。
只是這個野獸是不是有病啊?等楚靈他們走後,她覺得野獸可憐,還額外給了他一塊麵包。
野獸抬起頭來,明明是她遞過去的,可野獸大手一抓,就跟從她手裡抓過去的一樣。
劉婭楠猶豫了下,其實她應該要走開的,不過這個野獸被打得那麼狠,她有點猶豫,怕就這麼讓他走的話,萬一有什麼內傷就麻煩了,她小聲地問了一句:「你、你身上沒事吧?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
「我見過你嗎?」野獸忽然抬起眼皮來盯著她問。
她欸了一聲,才想起野獸估計早不記得她了,趕緊說道:「也不算是正式見過吧,我以前在幫廚的時候給你端過盤子……」
「不。」野獸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你就是強姦羌然的那個人吧?我在電視上見過你。」
擦!劉婭楠最討厭聽見這個,她這輩子還能擺脫強姦犯的稱呼嗎?她耷拉個臉,都懷疑這個野獸是故意說這個來氣她的,而且野獸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第二天幾乎是同一個時間點,他又來搶麵包了!
這下劉婭楠鬱悶到家了,這個人只記吃不記打的嗎?看著他挨打又覺得可憐,可是就算她的麵包沒人買,也不要用搶吧。
不過大概是之前被打傷了,這次野獸跑起來沒那麼快,劉婭楠跑了幾步居然就追上了。
只是這個人說打吧,他皮糙肉厚的,說罵吧,他人又不在乎。劉婭楠看他狼吞虎嚥地吃麵包,終於動了惻隱之心。
只是麵包而已,再說他這麼落魄,估計跟窮人區那次豪賭有關係,據說很多人都賠了錢,然後把火都轉嫁到他身上,所以野獸才在窮人區混不下去。
不過他應該早就是富人了,難道之前一點積蓄都沒有?一離開地下拳擊場就什麼都沒有了?劉婭楠想了下說道:「那個……其實你要吃的話,我不是不能給你,只是你別搶了……」
反正有些活兒她跟小田七做起來很吃力,雇個臨時工幫他們搬搬扛扛的倒是沒問題,她說道:「你過來給我幹活吧,用勞動力換吃的怎麼樣?怎樣也比搶東西好。」
她以為野獸聽了多半要感激涕零了,結果野獸居然動都沒動,幾口吃掉手裡的麵包後,就回了一句:「你那破店就要倒閉了,你還想再加個人?」
劉婭楠一下就火了,有這麼不會說話的?她明明是好心啊!她氣呼呼地反駁道:「什麼要倒閉了,剛開的店總要有個過程吧?」
「過程?」那人舔著手指諷刺她:「你等著倒閉吧。」
劉婭楠一聽更納悶起來,她最近一直覺得哪裡不對,此時聽見他的話,覺得他多半知道點內幕,她疑心是被什麼人設計了,不然自己做得那麼好吃,為什麼連一個上門的都沒有?
一見野獸要走,她扯著他的衣服追問著:「不行,你等下,你得告訴我,為什麼那些人不肯吃我做的東西,不會是有人在背後說我什麼吧?」
「那還用人說嗎?」野獸上下打量著她,哼了一聲:「就你占的那個地方,誰敢啊?」
劉婭楠有些愣住了。
野獸見她傻乎乎的,又補充了一句:「以前那地方可是禁區,進去就殺無赦,有一個人的文件被風吹進去了,他伸了下胳膊就被打沒了,這種事幾年前一直在發生,每年都出好幾起,偶爾有些人過來放風箏,只是風箏不小心越了下線,就被掃倒了,厲害的時候還引發了很嚴重的遊行,羌然那變態找了他那些兵痞子向人群發射催淚瓦斯……後來鬧得越來越厲害,羌然居然還在這個地方釣魚……那段時間只要打開電視,都可以看到這裡鬧得跟世界末日似的。你在這種地方開餐館,敢上門吃東西的人肯定是瘋了。」
劉婭楠以前也聽過一些傳聞,可是她真沒想到情況會這麼嚴重,她以為只是警示那些,沒想到這地方還真的傷過人,而且她最近跟那個溫和的羌然見多了,都有些忘記那是個有著黑歷史的人,一時間,她被野獸堵得說不出話來。
等回到店裡時,她跟小田七說了這件事。她一籌莫展,小田七也不知道該怎麼勸她,之前不管是發廣告還是拉人,他們都努力了,可那些人就是對這個地方有成見,他們能怎麼辦?
看劉婭楠努力的樣子,小田七以為她還在不開心,正想勸她幾句,哪知劉婭楠已經很有想法地說起第二天的計畫了,「明天我想去買一個小推車,我記得窮人區有人推車賣零食,既然這個地方不招人待見,那麼咱們推出去賣怎麼樣?」
劉婭楠說到做到,一刻都不耽誤地第二天就幹了起來,她也不怕辛苦,帶著小田七早早就去採購小食車。
等她回去的時候,就看見那大個子野獸就在她店前坐著,那跩不拉幾的樣子,像是別人都欠他錢一樣,明明他都衣不敝體了。
她笑著打開門,一邊嘀咕著:「喔,不怕我倒閉了。」一邊把野獸讓了進去。
反正也不是讓到臥室,只是在廚房而已。她把需要用力氣的活都跟野獸說了,過後她還盯著野獸洗了洗手、臉,覺得衛生了才放野獸去幹活。這個野獸幹活倒還算靠得住,正好有好多事需要做,要準備的食材很多,她買了燒烤用的東西,還要串很多籤子。
其實她一開始設想得很好,就給野獸一點吃的就好了。
可現在自己用了野獸整整一天,這個人嘴上毒一些、看著跩一些,可人其實還是滿勤快的,就那麼只給人一點吃的,好像說不過去,劉婭楠留野獸跟她和小田七一起吃飯。
只是晚上的時候,肯定不能留這個人在家裡,畢竟他是陌生人,再加上是打黑拳的,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人品怎麼樣?劉婭楠讓野獸走了,跟小田七收拾好屋子後就去睡了。
哪知道第二天一開門,劉婭楠就看見野獸居然就在她家的門口睡覺。
她有點不忍心,不過她跟小田七的武力值那麼低,在沒熟悉前,她肯定不敢放野獸進來休息,等晚些的時候,她給了野獸一張毯子,讓他多少蓋一蓋。
野獸這個人很有意思,從不知道道謝,就跟不知道怎麼面對別人的善意一樣,你給他東西、照顧他,看他喜歡吃什麼菜,特意推著靠近他的時候,他都是一臉的戒備。
劉婭楠沒見過這樣的人,渾身都跟長了倒刺一樣。漸漸她就對最後那場比賽產生了好奇心,懷疑這個野獸是不是被什麼人給陷害了,只是不管她怎麼旁敲側擊,野獸都不肯吐露半分,每次都是沉默以對。
不過漸漸熟悉後,劉婭楠發現,除了跩跩的不說話外,這個野獸做個看家護院,搬搬扛扛那些還是不錯的。
而且最近生意也終於有了些起色,至少她推出去的東西能賣出去一些了。
而且推得越遠、賣得越多,只是小田七不能一直在太陽下,她一個人又推不動,到了最後她叫野獸跟自己推車去外賣。
野獸力氣真大,雖然沒羌然他們那麼恐怖,不過按普通人的力氣來說,絕對算是力大超群的。
劉婭楠心事重重,不過現在推車的生意倒是好了不少,在邊推邊賣的時候,她還跟人介紹自己的小店,只是重點都不在食品上,就跟雷區似的,她跟人介紹她那個地方很安全,絕對不會忽然出現什麼把人結果了。
有時候她都懷疑自己不是開飯店的,怎麼最近連一句介紹飯菜的話都沒有,全都是保障別人生命安全的話。
晚上吃完飯後,劉婭楠難得沒讓野獸再在外面睡,不過臥室有限,劉婭楠把他安排到用餐的地方,反正最近一直沒有客人,那地方空著也是空著。
倒是幫野獸鋪被子的時候,這個野獸也真是不講究,居然光著身體就在屋裡走來走去,這下可把劉婭楠嚇了一跳,自從跟小田七住在一起後,她就很少受這種刺激了,不過她還表現得面無表情,想當初她可是進入男廁所都如入無人之境。
只是這個野獸身上的傷痕很奇怪,上面有些傷不大像是戰鬥中得來的,反倒像是燙傷。大概是察覺到劉婭楠的視線,野獸無所謂地拉了把椅子坐下,「是我逃跑的時候被人燙的。」
劉婭楠納悶地看向他,忍不住問了一句:「逃跑?是在地下拳擊場嗎?」
「比那個還久。」野獸就像在回憶般說著:「有人在養育院挑人,那時候我吃得多,總是吃不飽,那人說他那管飯,而且管飽,我就跟他去了,他把我們幾個孩子關在一起,就那麼餓著,告訴我們說我們之中只有一個能活著出那個屋,我就不想幹了,我把門踢開就跑了,被他抓住後,他用烙鐵燙我,我都以為自己要被燙熟了,可還是活了下來,然後他就把我送到地下拳擊場……當初那些人都是受過訓練的,只有我沒有,我就硬抗著,反正恢復能力強……」
劉婭楠是很怕疼的,大姨媽來的時候都會疼得想流眼淚,她無法想像有人要忍受那麼多痛苦,她覺得要是自己的話,早就想死了。可她什麼都沒說,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她低頭繼續鋪著被子,本來就給他鋪了一床,現在她忽然就心軟了,連忙又從自己屋裡多拿了一套鋪上,鋪得軟軟的,她還用手拍了拍,覺得舒服才讓野獸過來。
***********************************************
生意終於漸漸上了軌道,劉婭楠每天都很快樂,之前那些怕得要死的路人現在也敢大著膽子過來買東西了。
她以前總擔心自己被強暴,可自從羌然那件事後,她現在一點都不擔心了,因為就算她現在在大街上喊一句她是女人都沒人信!不過她也算是鬆了口氣,不過那種囧囧的感覺,讓她有時候都覺得好笑。
她曾經那麼擔心自己的身分被人發現,但現在看來,她完全就是緊張過度吧?她漸漸放鬆了警覺。
再說,跟這個世界的男人熟悉後,她很難想像這些衣冠楚楚的男人,竟會做出那麼殘酷的事兒。
她每天都忙碌著,看著那些排隊買她東西的顧客,她覺得大家都是人嘛,男人女人又有什麼關係,沒準過幾年她心情好,覺得差不多了,還會主動給什麼基因會之類的地方寄去幾根自己的頭髮,據說只要有那個,就可以再生女人了,這樣的話,她等於是做了個無名英雄呢。
慢慢地,她就由原來的不安恐怖,變成了現在的安然快樂,她都覺得自己厲害得不得了,偶爾也會想起以前的生活、家人、朋友,可是不管怎麼樣,人都要向前看的,不管怎樣想念以前的親人朋友,回不去了就是回不去了。
她把傻大個還有小田七當成了自己的家人,不過每次想起羌然都會覺得很彆扭。
倒是小店生意越來越好,到了後來她都忙得腳不沾地。
有次楚靈他們來的時候,楚靈忽然拉了她一根頭髮,嘴裡嘀嘀咕咕地說:「你這傢伙是不是被感染阻斷二號啊?就說了不要總去窮人區採購食材,讓之前的那個菜販子送過來就好……」
劉婭楠真的很想問問楚靈:你是哪位啊?我親自過去取菜還不是想要便宜一點嘛。
再說阻斷者二號她也在電視上看到了,對身體沒影響,只是不能複製再生了而已,有必要那麼不開心嗎?反正現在的楚靈對她的態度是越來越不好了!對她說話一點都沒有戰友的自覺,好像她是他的什麼私有物一樣。而且隨便拿她的頭髮去輸入基因庫,這種事多恐怖啊!她聽著都害怕。
幸好楚靈那些人傻得一如既往,還納悶地跟她說:「咱們羌家軍有自己的基因庫,我給你輸進去,結果剛把你的頭髮弄進去,裡面就開始閃,我就猜著你這傢伙準是跑出去時被傳染了。」
「不過很奇怪,以往報警都是黃色的,這次還有紅色的警示不斷地響……」楚靈身邊的人也跟著說。
劉婭楠經歷的大風大浪多了,當年測謊儀還說她是女人呢,她不也熬過來了。再說機器就不會犯錯?只要不是直接脫褲子,她就不怕被人認出來,她嘻嘻哈哈地說著:「你弄錯開關了吧?你這個人本身就對機器不行。」
劉婭楠發現人的膽子真是越練越大,而且經歷過那些風雨後,她對自己就特別有自信,覺得不管是什麼樣的情況,自己都能安然無恙地應付過去。
一天,好久不曾聯繫的羌然,不知怎麼的就說要請她吃飯。
劉婭楠其實心情挺忐忑的,自從上次羌然給她戴那麼個狗項圈後,兩人還沒見過面呢,有的聯繫也無非就是打個電話,而且那感覺就跟她是羌然散養在外面的小寵物一樣。
羌然那麼大的男人也會問她吃得怎麼樣、長得好不好?那德行簡直就差問她毛色亮不亮了!
不過跟羌然出去吃飯還是滿有誘惑力的,主要是聽楚靈他們說,羌然要帶她去的地方是做菜做得最好的地方,她滿想過去開開眼界的,如果能順便偷師就更好了。
劉婭楠興奮地嘰嘰呱呱,她最近遇到的開心事很多,而且店鋪終於走上軌道了。嘰里咕嚕地說了一通後,劉婭楠就想去洗手間。
她昨天來大姨媽了,她怕一會兒出去走路走多了再漏出來。
進到洗手間的時候,她發現這個酒店不光布置得好看,就連馬桶都設計得很有意思。裡面素色的瓷磚,還有造型別致的馬桶,更神奇的是坐上去的時候還有音樂可以聽,而且是超級悅耳好聽的環繞立體聲。
她忍不住就晃著腦袋看了看周圍的布置,然後就注意到有一個像是處理器的東西。
她還驚奇了一下,因為別的地方都是垃圾桶,這個地方居然還有專門的處理器,果然高級的地方就是不一樣。
以往她都很小心的,就算來了大姨媽,都要小心地把那些用過的東西收好,趁著沒人才敢放在一堆垃圾裡丟出去,這樣雖然噁心,可當時太害怕了。可現在她就不那麼幹了,因為她發現垃圾就是垃圾,哪會有人無聊地翻垃圾看。更何況這個地方有垃圾處理器,估計所有的垃圾都會被打碎處理掉的。
這麼一想,她把用過的紀念版衛生棉直接扔進了處理器,只是這個處理器造型真怪,還是個漏洞形狀的。
等出去時,她之前點的菜差不多已經上齊了。她吃得興高采烈,這些菜果然貴得很有道理,只是吃到一半的時候,她納悶地看向羌然,這個羌然怎麼了?吃得那麼少,而且很沒胃口的樣子,她小心地問著:「喂,頭兒,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羌然搖了下頭,就跟哄小狗一樣地摸了摸她的頭髮說:「沒胃口。」
「那可不成,多少喝點湯啊。」她拿起羌然那邊的勺子,舀了點湯遞到他面前,本來是要遞給他自己吃的,結果羌然直接就低頭喝了。她驚得差點沒把勺子扔出去,可是心裡卻有一種情緒蕩開來……很奇妙,不知道為什麼就想笑出來……她又用勺子舀了一口,羌然依舊俯身喝下,不過感覺有些尷尬,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正琢磨要不要打破沉默的時候,羌然的電話響了,他那個電話好像是聲控的,他說了一個數字,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劉婭楠也沒在意,有人找羌然很自然。只是在她低頭繼續吃飯的時候,之前還一直懶洋洋的羌然忽然站了起來,那個動作太快,把他面前的盤子都碰掉在地上,發出哐的一聲,瞬時盤子摔得粉碎。
劉婭楠詫異地抬起頭來,她敢發誓,從沒見過這麼慌張的羌然。而且她不知道人的眼睛怎麼可以在短短的時間裡掠過那麼多情緒,而那些情緒快得她都分辨不出來。
羌然只是急促地呼吸著,不斷地呼吸著。
她嚇壞了,怕他會身體不舒服,趕緊也跟著站起來,下意識地輕撫了下羌然的後背。
可是羌然很快地動作了起來,他連外套都忘記了,直接向外面衝去。
劉婭楠被他嚇得一驚一乍的,連忙跟了過去。
羌然這才想起她,用力地抱了她一下,她能感覺到羌然在哆嗦,在不可抑制地哆嗦著,她都被他的樣子嚇到了。
「有東西出現了,我得去看看……」羌然語無倫次地對她說著,而且說完這句話後,羌然就飛快地向外跑去。
劉婭楠覺得莫名其妙,平時看羌然對什麼都不在乎,今天這個羌然真是讓她跌破眼鏡。
幸好這個酒店離她的小店面很近,她稀里糊塗地回到店裡,楚靈那些兵混子還在,亂七八糟地坐著,不是喝酒就是在吃東西。
楚靈更是一邊吧唧吧唧地吃著她做的那些東西,一邊逗她:「喂,那地方很厲害吧?你有沒有用那個帶自動分析器的小便池?那個造型簡直能把人噁心死!」
劉婭楠還在為剛才的事納悶,一聽見小便池三字,她也沒在意,隨手拿了塊麵包堵上了楚靈的嘴巴。
倒是楚靈身邊的人也被勾起了話頭:「那個東西我第一次用的時候都嚇一跳,簡直就跟體檢一樣……」
聽著那些人嘻嘻哈哈的,劉婭楠也沒當回事,正要扭頭收拾流理臺的時候,她忽然頓住了,一個畫面在她眼前快速地掠過。
她的手就有點顫抖,可是又覺得那種可能太傻了,怎麼會……
她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努力地扭過頭去,「楚靈,那個東西是不是個漏斗似的圓口……然後上面寫著處理器……」
「喔,就是那個,既是小便池又是什麼身體資料檢查器……好像有不少地方都裝了那個,據說是全民醫療裡的一個福利專案,然後資料都會回饋到體檢中心,據說有問題的話,就可以循著基因譜找到當事人。」
「對、對,就是那個,因為怕有人竊取基因資訊,所以都是全自動的,只在有問題的時候才會發給需要人,而且裡面的資訊不輕易給人看。不過我覺得做這事兒的人太腦殘了……誰沒事去那種地方啊……」
劉婭楠沒再說什麼,她快速地把身上的圍裙摘下來,出門的時候因為走得太急,還碰上要進門的傻大個,傻大個發現她臉色不對,還問了她一句。
她沒答話,腦子裡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之前學的那些東西都白學了。
可她得冷靜下來,也許情況沒有那麼壞,也許只是她想太多了。
就在她沿街往外走的時候,楚靈那些人也追了過來,只是那些人比她還匆忙,楚靈倒是停下來,趕緊走到她面前,急急地叮囑:「劉婭楠,你別到處亂跑,出事了!知道嗎?出大事了!頭兒剛來過電話,讓我告訴你一聲,拿著吃的跟水去市政廳!如果情況不好,你就往周邊撤!」
劉婭楠眼圈一下紅透了,一把抓住楚靈的手,還是覺得跟在夢裡似的,明明早上起來的時候,她還在琢磨晚上吃什麼,然後想著該怎麼照顧自己的小店……
「楚靈,到底怎麼了!」她帶著哭腔地問了出來。
她之前好多次都是險些曝光,可每次都能安然度過,沒理由這次會因為這麼傻的事就被人發現吧?
不就是不認識小便池嘛!
搞全城圍捕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