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龍妃201:金風玉露巧相逢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85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小媽、銀色月物語系列 輕小說新天后 夢空、我的聲優王子系列 人氣畫家jond-D
熱銷小說《龍妃》第二部開春送喜!!!
二次穿越,古代戀愛偶像劇驚奇上演~

現代草根女VS.人比花嬌的王者們──
再續前緣會真龍,女扮男裝上京城!
少女ㄉㄨㄞ ㄉㄨㄞ 的祕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能說的「基」情祕密一旦露餡……後果會怎樣,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謎:這是捲筒衛生紙嗎?
晴:……討厭!!!這是少女的祕密!!!!
***************

女扮男裝上京城的大內緋聞
熟能生巧是定律,但是連「穿越」也有第二春是怎麼回事?並且──
1) 投錯胎生在樹洞裡 2) 大齡剩女不能做宮女(其實只有21) 3) 書讀太少不能考科舉,
專業女豬腳金手指開外掛技能全OUT,尋找真龍天子只能交給命運?!
幸好天公疼惜古代新住民,一場大地震成了花漾美眉白晴雨入宮的契機──
不幸的是,女扮男裝的她,竟然被一位貌美如花心狠手辣的宦官大大看上了(誒),
如果不是在大大的府邸裡見到了心心念念的那個「他」,她才鼻要忍受大內高手的凌虐(?)呢,
畢竟唐朝的宦官和大臣爭鬥,可是史上有名的慘烈,
嗚嗚嗚,自己非真.男人的絕對機密,可萬萬不能露餡啊!(((((;゚Д゚;)
(古代戀愛偶像劇開新局~)


人物介紹
白晴雨
「沒人知道我們是孤男寡女,只知道是孤男寡男,你不說我不說他沒辦法說,自然就沒人知道啦!」
唐代新住民,精靈古怪的穿越高中女生,平易近人,不時就會異想天開,正義感經常爆發。喜歡的動物是所有四隻腳的哺乳類……

阿悟
「……」
身世低賤的啞奴,臉上有傷疤,如果沒戴面具,總是披頭散髮不肯露臉,十分固執,惜字如金,不擅交際又自卑,總下意識躲避他人眼光。喜歡的動物是恩人白晴雨……

仇士良
「……你剛才說話冒犯了我,本想殺了你,但現在給你個機會。」
宦官,職任五坊使,後升為神策軍中尉,聰明過人,對藝術有驚人天賦,另一面又狠辣狡詐、不見血不罷休。喜歡的動物是不乖巧的人白晴雨,因為喜歡調教對方聽話,然後再殺掉?!

李瀍
「本王遇過許許多多的人,就是沒遇過一見面就道歉的,你倒是說說,對不起本王什麼?」
唐穆宗之子、唐文宗之弟,封號潁王,外貌和谷曦一模一樣,俊秀修長,因有回鶻血統而雙眼湛藍,沉穩大度、禮賢下士。喜歡的動物是鷂鷹(因欽慕太宗,而學太宗玩賞鷂鷹)。

夢空
狂熱型狗奴,當與貓奴碰在一起,火藥味濃厚──
總是在想,我能給讀者什麼,而看我的書的讀者又想得到什麼。
自比一隻小螞蟻,每天勤於趕稿;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假使不能工作,就會進入狂暴焦躁模式。
每完成一部作品,就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創造同樣的作品,竭力於掏空自己,然後換個方式繼續掏空。
但我相信,每個故事都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而是「它們」自己找上門。
瞧!「它們」今天也一樣,在我腦海中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我是那樣才對,妳寫錯了,重寫!」
「嗯~沒錯,人家就是想要這樣。」
它們招手,擁抱,對夢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我每每看著它們從我腦海中離開,走出,就像失了孩子的母親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笑。
總歸一句,寫作是種自虐行為,個人是M。

夢空作品集:
《龍妃》101公子王子的遊戲(長鴻出版)
《龍妃》102半熟奴婢進化論(長鴻出版)
《龍妃》103我與帥鍋有煎情(長鴻出版)
《龍妃》104美人心計好黑暗(長鴻出版)
《龍妃》105夢裡尋龍千百度(第一部完)(長鴻出版)
《龍妃》201金風玉露巧相逢(長鴻出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後記

  我又一次進到那個房間與仇士良見面,他似乎剛睡醒,在月牙椅上打盹,身上穿著一件淺黃繡綠菊的袍子,眼眸汪汪,轉動間有如一池泉水,珠帳邊的掛鉤掛著兩枚鎏金球,白煙嬝嬝。
  而房內不知為何,放滿盛開的牡丹,花香撲鼻,宛如走入百花園。
  身在其中,仇士良宛如花妖。
  我盯著一朵紅得發紫的牡丹驚嘆,都說唐朝人酷愛牡丹果真不假,色澤艷麗、奪人眼球。
  至於為什麼冬天時節他房裡會出現大批牡丹這件事,我已經不在乎了,對於一個能在府裡挖人工湖,建得像是水上人家,又引溫泉入湖的人來說,撒錢的事情他得心應手。
  這回沒等我開口,仇士良竟罕見的坐起來,臉上微有笑意。
  「……你倒是一名福星來著。」
  我看向他,一臉呆滯。
  「沒想到讓你救了兩次。」
  兩次?
  難道是我當時一番對甘露的言論,讓他疑心皇帝的用意?
  心中不由得一沉。
  「上回只是逗逗你,這一次倒是有心情想賞你了,說吧!想要什麼?」
  我看著他,在七彩斑斕的牡丹中,黑髮白膚反而特別顯眼。
  「……那請你放了李椅。」
  「李椅?」
  「李德裕的長子,他是我朋友。」
  仇士良瞇起眼思索半晌,倏然睜大,道:「哦?原來是那個被李鄭二人排擠的傢伙,我記得他現今是個閒職……太子舍人來著。他長子與你是朋友?」
  「是。」
  「你確定要救他?這機會可不常有,你要是願意,我能讓你平步青雲,榮華富貴享受不盡。」
  「……我的學識沒本事通過科考,平步青雲自是不用想。」
  仇士良噗哧笑出來。
  「倒是一個木頭腦袋,只消我一句話,想給你個官就給你個官,何必考科舉,科舉是給沒錢沒勢的傻子考的,你瞧那些世家大族個個在朝為官,他們哪有真本事?」
  我心中一動,不由得抬頭看他。
  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方法,但都沒有一樣可以讓我進入王宮,仇士良這一句話對我無疑是極具誘惑力的。
  他把通往王宮的門為我敞開。
  只要能成為六部官員,即使是個小官,辦公、上朝都在宮中,走動的機會大增,也更有可能找到我想見的人。
  那李椅怎麼辦?
  雖然我相信義山的為人,但我不能拿李椅的命去賭,即使是多小的機率也不該賭──因為人命本來就不該是賭資。
  我知道自己該堂而皇之地拒絕,但心裡卻動搖得很厲害。
  於是我說:「能給我一點時間想想嗎?」
  仇士良挑起一邊眉頭,表情不可思議。
  「行啊!」
  我鬆口氣,又聽到他說:「你就到後院去想想吧!給你半個時辰,想好回來告訴我,我向來不喜歡拖泥帶水。」
  ……通常給點時間想想不是暗指幾天嗎?這麼急,是想投胎?
  人工湖再往後,是一大片的梅花林,數大便是美,即使只是含苞待放,也讓人嘆為觀止,在雪花飄搖中,花苞結在枝頭怡然不動。
  領我來的婢女很快就退開了,留我獨思。
  夕陽西沉,逐漸颳起風來,冷得讓人顫抖,我猛地打了一個大噴嚏,瞬間整個人都清醒過來,自言自語道:「我這是在想什麼,瘋了嗎?」
  那可是仇士良,早上看見六百多具枉死的屍體歷歷在目,賢臣奸佞,他絕對是毫無疑問的奸佞,接受他給我開的方便之門,等於以後就是他的手下,李椅定會與我反目,而我成為他的走狗。
  我走進梅林中,拂開低垂的梅花。
  再怎麼樣,也不該走歪路。
  還是照著原先的想法,讓他放了李椅,從此橋歸橋路歸路──
  但錯過這次,我還會有這麼好的機會嗎?
  思緒紛亂中,突然一陣拍翅聲,一隻鴿子大小的鳥兒直飛過來,好像看不見路,一頭往我身上撞,我嚇一跳,下意識伸手抓住,鳥兒在我手中撲騰,猝不及防,銳利的爪子在我手上抓出許多傷口。
  有人笑著快步走過來。
  「看見牠往這裡飛來,這隻鷂鷹可真活潑,本王先前養的那些,一到冬天全都病厭厭的,也就仇五坊使能找到這麼好的鷹……不對,現在應該是仇中尉了。」
  我僵在當場。
  這聲音太熟悉了,多了幾分威嚴與低沉,卻改變不了溫和平潤的本質。
  他越走越近,低頭穿過一株較矮的梅樹,淡紫色衣袍,外罩天水色的斗篷,領口一圈狐毛,頭戴冠束,看見我的時候也錯愕的停下來。
  眼睛蔚藍,碧海晴天。
  我的嘴唇哆嗦,連手裡的鷂鷹何時安靜下來都沒察覺。
  風停了。
  屏息一瞬間,他眨眨眼,視線落在我的手上,臉上多了絲笑意。
  「本王的鷂鷹跑到這裡來,真是不好意思,多謝。」十分客氣和溫和,說罷,他伸出手來要接過鷂鷹,我一驚,不知怎麼的反而縮手閃開,鷂鷹因為這個劇烈動作又撲騰起來。
  他不明所以的看著我,有著不解與陌生。
  谷曦。
  我想喊他,喉嚨卻像被棉花堵住一樣。
  匆匆的腳步聲,有幾個侍衛追上來,全都氣喘吁吁。
  「潁王,請不要拋下侍衛們自行亂走,若出了什麼事,我等吃罪不起。」
  那人笑著轉頭回應:「哪有那麼嚴重,仇中尉的府裡戒備森嚴,只怕比大明宮還安全。」
  侍衛趕過來看見我,眼裡立刻浮出戒備。
  「這位是……?」
  「本王的鷂鷹飛了,是這位少年接住的,還得多謝他。」
  潁王,他是潁王?
  他笑著朝我伸出手,這次我沒反抗,讓他把鷂鷹接過去。
  只是在他收手時,幾乎是反射動作,我捉住他的衣袖。
  侍衛眼尖看見了,正要吼起來,卻被他搖頭制止。
  「有話想與本王說嗎?」
  我望著他,眼前突然模糊起來。
  可是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對不起……」聲音竟有些發抖。
  他詫異的睜大眼,那雙眼成為雪景中的兩顆藍寶石,旋即又莞爾一笑。
  「本王遇過許許多多的人,就是沒遇過一見面就道歉的,你倒是說,對不起本王什麼?」
  眼淚被眨出去,我又再一次把他看清。
  我總想著要對你道歉,可是卻忘了,如今的你再也不需要我道歉。
  「……對不起……認錯人了。」我慢慢縮回手,掌心一陣冰涼。
  「不要緊,但是男兒不應輕易流淚,下次還是謹慎些為好。」他道,微微一笑,與侍衛一同轉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望著他被簇擁的背影,驀然覺得更冷。
  ──果然是不一樣了。
  谷曦從不會這樣對我,而今他再也不是谷曦。
  「……潁王……嗎?」
  如果不能對你道歉,還能為你做什麼?
  我急於想為你做些什麼。
  手縮進袖裡,握成拳,在掌心捏出幾個月牙型的指甲印。
  婢女領我回到仇士良房裡時,他正喝茶,沒有其他作料的怪味,香氣撲鼻,我耐心等著他喝完,一邊整理自己的思緒。
  「嗯?想好了嗎?」
  「想好了。」
  「想要什麼?還是你仍維持原先的蠢回答?」
  「我想做官。」
  仇士良看著我,手指摩娑描金的茶杯邊緣,微笑含入一絲諷刺。
  「早說該多好,省得浪費時間。」
  「但我也想請你放了李椅。」
  他臉上的笑容歛去,卻沒有怒意,懶懶道:「你可知,你只能要求一件……」
  我打斷他,迅速道:「我救了你兩次,不是嗎?」
  仇士良抿起唇,似笑非笑。
  「藥錢是你該付的,但救命之恩你還沒報,所以我能要求兩件事。」我說著,豎起兩隻手指頭。
  「反正李椅對你來說也是無關緊要的人,只有一個任閒職的父親,對仇中尉也無法造成什麼傷害,本來就不打算殺他,遲早都會放了他,不如早點放。」
  「你又知道他對我仇士良無關緊要?」
  我迎上他的目光,「該死的人已經都死了,不是嗎?」
  「這裡似乎還少死一個。」
  「既然說我是福星,那隨便把福星殺死好嗎?」
  仇士良突然雙掌一拍,大笑出聲。
  「好,有趣。既然如此,我現在便領人帶你去接他。」
  仇士良把原本把玩的茶杯往旁邊一扔,我看見那細緻的青釉瓷杯落在牡丹花叢中,發出一陣碎裂聲。
  他喊了一名衛兵進來,吩咐幾句,讓我隨著對方走,臨去前我最後看他一眼,他正趴在椅背上盯著我,視線對上,就像隻貓似的瞇起眼來。
  走到前院時看見站在宅牆邊當裝飾的阿悟,我舒了口氣,至少不是在外面罰站,帶我來的宦官這回客氣些,讓他在裡面罰站,奴僕顯然已經對他的存在不奇怪,來來去去視若無睹。
  平時阿悟總是能在我出現時第一時間看過來,但今天卻沒有,他出神的望著門口,不曉得在想什麼,連我走到他面前都沒發現。
  「阿悟?」我喊他,他不動,於是我乾脆伸手到他面前揮,放大音量。
  「阿悟!」
  他觸電般的轉過頭來,似乎愣了幾秒才醒悟過來那是在叫他。
  「怎麼在發呆?」
  雖然他平時沉默,但並不是像今天這樣魂遊太虛。
  阿悟不答,我卻感覺不太對勁,還想再問,那衛兵已經催促我加快腳步。
  「請動作快點,別耽誤時間。」
  「好……阿悟,我們走吧!」見他不動,我乾脆伸手去拉他,拖著往外跑。
  怪里怪氣的,要不是這邊沒有腦科,我肯定帶他去照個X光片。
  臨去前,聽見旁邊邊掃雪的婢女細聲交談。
  「看見沒,剛才出去那就是潁王。」
  「可真是謫仙般的人物……」
  「……得見一眼也心滿意足。」
  潁王方才也出去了嗎?
  我心跳,瞄了阿悟一眼,他剛才死死盯著門外,莫不是看潁王看到出神了?男人愛上男人……糟糕,我竟有一種兒子要長歪的不祥預感。
  於是在馬車上,我用複雜的長輩眼神看了阿悟一路,覺得要找機會扳正他,不小心長歪了的話,這是一條不歸路。
  我們被領到大牢外,這裡已經被神策軍完全把持,仇士良一句話,牢頭不敢有違,十幾分鐘後,面色略有些蒼白消瘦的李椅便被帶出來,看見我時面色詫異。
  「小白,怎麼是妳?」
  「……嗯,我來接你回去。」
  李椅身上的袍子有些髒汙,幾天沒梳洗,但因為是冬天,倒沒有什麼異味,只是被抓進去時身上還掛著個白玉珮,出來時腰際間已經空蕩蕩,大約是被獄卒以「證物」的名義搜刮去。
  但精神看起來還不錯,走下臺階的腳步甚至幾分輕快。
  天色已暗,僅有牢房門口兩支火把照明,李椅的輪廓顯得有些模糊,但臉上帶著動容,朝我微笑。
  「沒想到會是妳來接我……就妳一個?管家呢?」
  「……就我一個來接你。」
  天太冷,凍得我忍不住打個噴嚏,李椅立刻關切的走上來。
  「妳一個……身子孱弱的人,今晚大雪天實在不該特別來接我。讓管家來就好。」
  我吸吸鼻子,覺得是有點冷了。
  「你穿得比我還單薄。」
  「我身健體壯,不怕,但現在確實很想趕緊回府吃一碗熱湯餅。」
  相較於李椅的愉悅,我心中從忐忑到黯然。
  「白郎君,鄙人負責送兩位回府,趕緊上馬車吧!」領我來的衛兵恭敬道,指向我們坐來的馬車。
  李椅看看那位衛兵,表情迷惑。
  「小白,這位是……」
  「回去再和你解釋,先上馬車吧!」
  四周暗沉,李椅竟沒看出這是隸屬神策軍的馬車,被我哄上去。
  一路上李椅想問什麼,都被我拖延,只說等回府再告訴他。
  我怕他一聽這是仇士良的車,立馬氣得跳車,鼓聲已響,現在是宵禁時刻,就仇士良的馬車能囂張的在路上亂跑,而且我再也不想領受一次在大雪冬夜徒步長安城的慘劇,遂默不作聲。
  因路上有雪,馬車行進並不快,半個時辰後抵達李府門口,本來無精打采的站哨衛兵看見我們,嚇得不得了,立刻往裡面報告,不多時李府大管家聶行胖胖的身影就跑出來,跑得太急了竟然在門檻前一絆,飛摔出去。
  幸好剛下過雪,還沒凍實,地上宛如鋪了一張軟綿綿的雪毯,只讓他摔成一個人型窟窿,抬起頭來看見李椅當即眼眶就紅了。
  「郎君終於回來了,這幾天府裡上上下下可是擔心得吃不了睡不著……」
  這話倒是不假,看著聶行原本富態肥潤的雙下巴都尖瘦下去,竟活生生瘦出一個小生般的國字臉來。
  「得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快別讓人笑話。」李椅笑罵,眼眶卻有些微紅。
  「不知郎君今晚回來,什麼都沒準備,實在是聶行不是……」
  李椅聞言詫異看我一眼。
  「你不知道我今日回來?」
  「不知,未曾聽聞消息,隔壁天義坊的吳尚書、梅閣老,全都還沒回來,郎君這是第一個啊!」
  李椅聞言更驚訝了,詢問的目光看向我,我低頭躲開視線,於是他把視線投到馬車上,剛才遠離火光沒看清,現在李府裡的婢女奴僕等聞訊都舉著火把油燈或燈籠趕出來,一下照得極亮。
  馬車上的神策軍標誌看得清清楚楚。
  李椅當下變了臉色。
  「小白!」他低吼,語氣含怒。
  「給我一個解釋!」
  該來的總是會來,從我決定接受仇士良的「報恩」後,就知道會和李椅走到這一步,只是時間早晚。
  我抬頭看他,面色平靜。
  「嗯,我會仔仔細細的給你解釋,進去吧!」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龍妃》201金風玉露巧相逢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