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絕版無法訂購
寒武再臨4(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87140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桃之夭夭年度重推圖書!

超人氣幻想作家水千丞末日冒險巨作完結篇來啦!

在強化自身的修羅場,進化人成了被狩獵的物件殘酷鬥爭,人類付出慘痛代價!

一場曠世災難的秘密等你揭開……

異能大BOSS酷炫登場

進化人PK龍血始祖

來一場跨種族之戰吧!

我們的口號是:顏值爆表,實力稱王! 

回到一切的始源地——地震爆發的禁區,主角和他的夥伴們面臨了超出想像的強大的多次變異生物,在這個靠吞噬敵人強化自身的修羅場裡,他們成了被狩獵的對象。被困地底,他們離禁區最後一枚傀儡玉越來越近,也因此揭開了這場曠世災難的神秘面紗,傀儡玉、古玉、地震、寒武意識,一切的一切都如串珠一般被關聯到了一起,一場令人膽寒而又敬畏的千古陰謀呈現在了眾人面前,而為了這一刻的真相,他們也付出了無比慘痛的代價。

水千丞,85後,現居海南,畢業于荷蘭鹿特丹大學商學院,主修國際商務管理,曾於一家上市公司任人事經理,現為全職作家。在晉江文學網發表小說4年以來,廣受好評,擁有忠實的粉絲群體,著有《寒武再臨》《養父》《小白楊》等十餘部小說。

風弄:水水的想像力在這本書裡發揮得淋漓盡致,人類的變異,混亂世界中的掙扎和成長,淬煉出極具魅力的角色。當你捧起這本書閱讀時,二次寒武紀,就此降臨!

非天夜翔:全球變異,寒武再臨,這是作者以其活潑熱血的文筆,為無數讀者展現的一副末日下的眾生百態圖。水千丞刻畫人物的筆法堪稱一絕,時而高潮迭起,時而令人捧腹大笑,尖銳的矛盾衝突與兩難的選擇,陰暗偏執與光輝偉岸的人物形象,一個個躍然紙上,栩栩如生——當危機到來時,困惑,迷茫,進擊,奮起,友情,愛情,諸多盪氣迴腸,千回百轉的細節娓娓道來,猶如科幻大片般在眼前逐一呈現,非天夜翔,強力為您推薦。

玄色:《寒武再臨》架構龐大,情節跌宕起伏,豐富而奇異的變異動物充斥著這個充滿想像力的世界,主角和夥伴們之間的友誼歷經重重危難,在這場末日大冒險的旅途中顯得真摯而珍貴,他們克服強敵、共同成長,隨著故事的發展,人性的光輝在信仰和希望中閃閃發光。這是一本不會讓人失望的書。

第一章 禁區

第二章 惡戰

第三章 五色石

第四章 洗牌

第五章 重返禁區

第六章 神之四階

第七章 登陸的海獸

第八章 大王烏賊

第九章 英雄凱旋

第十章 寒武意識

第十一章 新時代

番外

新元02年,一切又是新的開始

第一章 禁區

休養了一個星期,他們緩了過來,其實身體的傷早已痊癒,需要恢復的是體能與精神,尤其是後者,紋淵一行給眾人留下的恐怖陰影,只有時間才能平復,雖然沒人願意承認自己害怕。
諷刺的是,他們今天就要再次回到紋淵,為了變得更加強大。
自從來到玄冥城,他們就沒怎麼見過容瀾和楚星洲,容瀾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為了避嫌,不跟任何玄冥城的人接觸,連帶著光明城的人除了吃飯幾乎都不出屋了;楚星洲則不知道在忙什麼,倒是他的紅獒多吉,每天都精神飽滿地咆哮著,時不時就能看到它火紅的身影在院子裡、街道上躥過。
沒過幾天,寂寞又愛多動的多吉開始試圖接近其他變異動物,但因為性格急躁,看上去又凶,一直遭到拒絕甚至是敵視。唯有阿布突破二階後,智力水準上升,性格比以前沉穩了不少,雖然它最喜歡的始終是白靈,倒也能和多吉和平相處,每天都能分享多吉捕回來的肉——眾人多少有些懷疑阿布的目的。對於這點,莊堯的反應很得意:“不愧是我的貓。”
鄧逍也對阿布讚賞有加:“我們家阿布就是聰明,都不用自己去打獵了。”
叢夏含笑點頭:“阿布的智商至少提高了一倍,都懂得交朋友了,不得了。”
唐雁丘不解地問:“阿布為什麼喜歡白靈呢?”
柳豐羽眯起眼睛:“是美貌嗎?”
“什麼?”
“長得漂亮的人總是互相吸引。”柳豐羽撥了撥頭髮,“要是你們長得醜,我才不跟你們做朋友。”
叢夏無奈道:“柳哥,當時你好像也沒有別的選擇吧。”
柳豐羽輕哼一聲:“這是命運的安排。”
唐雁丘正經地說:“皮下三寸都是白骨,怎麼可以以貌取人。”
柳豐羽嬉笑道:“我就是以貌取人啊,要不我怎麼看上你了。”
唐雁丘一愣,臉色沉了下來,轉身走了。
“哎,呆子,我開玩笑呢……”他趕緊追了上去了,“唐雁丘!”
莊堯撇了撇嘴:“傻了吧唧的。”說完繼續指揮人收拾行李去了。
鄧逍搖了搖頭:“柳哥這個嘴賤的毛病是不打算改了吧!”
叢夏笑道:“改不了了。”
成天壁道:“阿布喜歡白靈,應該是因為毛色接近,它自末世之後就沒怎麼見過同類,可能對相近毛色的動物比較有好感。”
鄧逍噘起嘴:“看來阿布太寂寞了。”
叢夏摸了摸下巴:“有可能啊,阿布已經成年了,卻沒有合適的母貓……”
阿布靜靜地趴在一旁,紫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們,尾巴在背後甩來甩去,好像在等他們說完話過去陪它玩兒。
鄧逍坐在阿布的爪子上,把身體舒服地陷進阿布的毛裡,唱起了五音不全的催眠曲,阿布舔了舔他的腦袋。
整好行裝,他們出發了。
除了成天壁等六人,還有很多高等級變異人同行,能提升修煉速度的機會,誰都不願意錯過,他們甘冒風險。
同行人中還多了一個熟面孔——白狐異種人易南,他們對這兩兄弟始終防備。
三天后,他們來到了紋淵附近的一個小縣城,這裡離噩夢一般的市中心還有二十公里的路,相對安全。他們找了處保存較完整的酒店住了下來,之後幾個月的物資將由玄冥城和光明城一起提供。
剛放下行李,自然力進化人和幾個高等級變異人就去了市中心,孫先生帶著莊堯和唐汀之趕回光明城的實驗室,其他人則留在這裡修煉。
時間在大家的焦慮和期許中慢慢度過。
半個月後,沈長澤和唐雁丘達到了三階的臨界點。
沈長澤毫無意外地元素化了,火焰的顏色變得更加白,他進階的時候,將為他準備的帳篷在刹那燒成了灰,當他化作一道金白烈焰,人形在其中若隱若現時,真若天神下界、威震四方。
唐雁丘突破三階後,具備了完整的生物雷達能力,有效範圍達到半徑六十八米,在這個範圍內,任何生物,無論如何隱藏能量波動,甚至隱藏本體,都會赤裸裸地暴露在他面前,等他把生物雷達的範圍擴大到跟自己的箭射程同步時,哪怕他閉上眼睛,世界也再無死角,某些情況下他會比自然力進化人還致命。
接著進階的是柳豐羽和姚潛江。
柳豐羽進階後,大王花的味道發生了異變,從原本的惡臭變成了帶著詭異味道的香,總之聞了依舊讓人暈眩噁心,柳豐羽對這個變化真是喜憂參半。此外,消化液的腐蝕性也增強了不少,花瓣也變得比以前更大、更堅韌了。
姚潛江的進階也很順利。當他的身體變成透明的水凝狀時,叢夏感覺自己在看高科技電影,不得不說,姚潛江當時的狀態又美麗又強大。他低頭看著自己透明的、水波浮動的身體,儘管水凝結成的五官沒有顏色,但他上翹的唇形已經足夠表達喜悅。
第三撥突破三階的是鄧逍和小舟。
三階的鄧逍,變身後身體增高了三十釐米,看上去更魁梧強壯,皮膚表層的皺皮也更厚、更堅韌了,儼然是恐龍復活,無論是毒液、爬行能力、行動速度還是攻擊力,都有了大幅進步,甚至成功返祖出了他一直苦練而成果不佳的偽裝色。當他光著膀子倒在雪地裡時,皮膚慢慢跟純白的雪融為一色,乍一看,肉眼難以分辨,當然,這個笨蛋樂極生悲,被凍得直接冬眠了。
小舟突破三階的過程較為危險,若不是叢夏在,他可能會爆體而亡。進階後他變得更大、更強壯了,但能力方面沒有明顯的改變。
動物異種人因為天生的體能優勢,在變異初期是最霸道的,但也要碰運氣,比如一個老虎異種人,初期可以輕易殺死一個進化程度相等的自然力進化人,但若是一個麻雀異種人,除了飛行就沒別的能耐了,因此動物異種人後期的發展,也同樣受到局限。
在這期間,陸續有人突破二階或三階,因為有了叢夏,進階時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降到了零,叢夏在隊伍裡的地位不亞于自然力進化人或腦域進化人。
兩個月後,叢夏也到達了關鍵時刻。
成天壁和莊堯得到消息後,全都趕了回來,叢夏和別人不同,因為沒人可以幫他,上次進階他昏迷了好幾天,因此這個進階每個人都很緊張。
看到大家都在身旁,叢夏很是感動,其實相比緊張,他體會更多的反而是興奮,上次進階,他在古玉裡研究出了能量防具,這一次不知道他會收穫什麼。
一開始,跟突破二階時沒有太大區別,因為是主動進階,一切都在他的控制內。過了很久,他體內的能量一直不溫不火地運行著,能量核也始終不起反應,漸漸地,他感覺全身徜徉在溫暖的水中,意識越來越沉,明明大腦還在思考,但其他感官卻都停止了工作,他聽不到、聞不到、感覺不到外界了,這跟上一次相似,所以他並不緊張。
時間靜靜地流淌,他果然再一次被拉進了古玉的世界,不同的是,這次他沒有看到熟悉的綠光和漢篆,世界一片漆黑,他什麼都看不見,不,應該說這裡什麼都沒有,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古玉裡。
他在黑暗中“走”了很久,越走越心慌,這跟上次的情況截然不同,他開始害怕了。
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毫無預兆地響起:“你來了。”
叢夏一愣,問:“我、我來了?你是誰?”
蒼老的聲音歎息:“來了,終於來了。”
這聲音跟他最初得到古玉時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叢夏喊道:“前輩,你是誰?這個世界怎麼了,這塊玉是什麼?拜託你告訴我!”
“你終於來了,來到一切的始源地,你心中的疑問,自會有答案。”
“始源地是哪裡?是禁區嗎?在那裡有末世的答案嗎?有阻止末世的方法嗎?”
“一切都在那始源地,等著你。”
“始源地有什麼?你要是知道就告訴我一些啊,我不想白白去送死,前輩!”
“一切都在始源地。”那聲音重複著。
叢夏突然意識到,這個聲音並非在跟他對話,只是一段留存的資訊,也許因為他來到這裡、突破三階,觸發了某個“機關”,所以古玉給予他提示,讓他去“始源地”。而所謂的“始源地”必然是禁區無疑。
禁區裡有末世的答案嗎?這個荒謬世界的一切,終於要有一個解答了嗎?!
叢夏猛地睜開眼睛。
醒來後,他才知道已又不省人事了三天。當他把這次的“收穫”說出來後,換來一片沉默。這趟前往禁區,他們要面對的東西恐怕要超出想像了。
從末世至今,他們通過很多途徑和資訊驗證了一些真相,但每個人都有種將要觸到核心,卻又遲遲無法真正觸及的無奈。如果沒有古玉,他們會把末世當作一場自然災難,然而古玉的存在,讓他們知道真相遠不止如此,寒武意識、傀儡玉、古玉這三者之間,一定存在著某個沉重的秘密。作為受害者,同時也是最接近真相的一群人,他們感到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憤怒和無力。
叢夏想到那無辜死去的幾十億人,想到至今玄而又玄,在成天壁腦袋裡如同定時炸彈一般的傀儡玉,就感覺胸口堵著什麼東西,讓他呼吸都覺得困難。
休息了兩天,他恢復了體力,人卻變得有些沉默寡言,常常躲在屋子裡籙符,一籙就是一整天。
突破三階後,他體內的能量儲備提升了一大截,研究古玉時,大腦也明顯比以前清楚多了。他深深感到依靠自己給所有人供給能量,負擔太大了,就算他的能量核再怎麼進階,其他人對能量的需求也在水漲船高,這不是長久之計。他想尋找一種能夠像蓄能玉符一樣可以提前儲備能量,又能像能量防具一樣可以直接作用於其他人的玉符,就如同注射式能量液,但一定要比能量液方便、儲量大才行。
有了這個思路,他開始在古玉裡搜尋,最終找到了合適的東西——基礎元素玉符。這種玉符其實是蓄能符的升級版,同蓄能符一樣,可以儲備各種能量,不同的是,蓄能符只能他來吸收,而這種基礎玉符可以填充滿能量後,在適當的時機由他來釋放,只要釋放的能量和接受的生物體能量屬性相符,就相當於在別人身上裝了一個由他來掌控開關的水閥。
叢夏欣喜若狂,趕緊試做出幾個。突破三階後,他對能量的掌控更上一個臺階,研究和籙制玉符比以前花費的時間少多了,就拿能量防具來說,最初他需要兩個星期才能製作一個,後來是一個星期、三天,到現在只需要一個小時,而這幾個基礎元素玉符,他只花了半天的時間。
他拿著水、木兩種玉符,打算下樓找人實驗。休息室裡人很多,除去紋淵修煉的,剩下的大部分人都在,單鳴叼著煙擼著袖子蹲在地上,腳邊堆著兩攤亂七八糟的東西,有煙、熏肉、子彈等,而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是光著膀子露出健碩上身的唐雁丘和鄧逍,兩人正在做俯臥撐,莊堯則坐在唐雁丘背上吃霜淇淋,柳豐羽在旁邊閒適地數數:“四百五十六、四百五十七……”
鄧逍喘著粗氣說:“唐哥,你不累嗎?”
唐雁丘沉聲道:“還可以。”
莊堯對鄧逍說著風涼話:“他可還讓著你呢,這你都要輸。”
鄧逍咬牙道:“這不公平,唐哥那胳膊是拉弓的。”
莊堯不屑道:“知道你還要比,蠢貨。”
叢夏驚訝道:“這是玩兒什麼呢?你們沒跟天壁一起去紋淵嗎?”
單鳴朝他招招手:“來,下注。”
叢夏哭笑不得,他摸了摸口袋,手裡的玉片掉下去一個。
單鳴拿起那小玉片:“這是什麼?”
“好東西。”
單鳴隨手就押注了。
莊堯看了叢夏一眼:“你弄出新東西了?”
“嗯。天壁走了嗎?他們怎麼還在?”
“載他們的鳥運物資去了,晚一點才能回來。”
“那這是……”叢夏看著汗如雨下的兩個人,尤其是鄧逍,表情相當猙獰。
莊堯聳聳肩,說:“唐雁丘在做俯臥撐,這白癡非要和他比。”
當柳豐羽數到五百二十一時,鄧逍實在撐不住了,“咣當”一聲趴在地上,不動彈了。
叢夏嚇了一跳,趕緊扶起他:“小鄧,你沒事兒吧?”
鄧逍有氣無力地說:“累死了……”
叢夏拍了拍他的臉,笑道:“叢哥給你做奶茶好不好?”
鄧逍一把抓住他的手,淒切地說:“一定要配蛋糕啊。”
單鳴嚷嚷道:“我左邊這攤是賭輸的,贏的人來拿吧,誰搶著是誰的。”說完快速地閃開。一群人呼啦啦地撲上去搶東西,屋子裡一時雞飛狗跳。
唐雁丘也停了下來,莊堯心情愉悅地從他身上站起來,舔著霜淇淋蹲在鄧逍面前,也不說話,就笑盈盈地看著他。
鄧逍“哼”了一聲,悻悻地躲一邊擦汗去了。
“我去,我搶了個什麼東西啊?”小舟拿著手裡的玉片,好奇地看著。
叢夏拿過玉片,笑道:“有用的東西。”他把那枚基礎水元素玉符放在鄧逍手裡,“你現在能量消耗大嗎?”
“還好,我消耗的主要是體力。”
“那你有什麼感覺就告訴我。”
鄧逍點點頭,其他人也好奇地看了過來。
叢夏催動玉符釋放出了水能量,鄧逍露出意外的表情。
“怎麼樣?”
“能量被補充了。”
叢夏高興道:“太好了,真的能行。”
莊堯道:“這玉符有什麼特別?”
叢夏把基礎玉符的作用解釋了一下,莊堯喜道:“這東西能節省你很多時間和精力。”
“是啊,這玉符只需要一點能量就能催動,只要做足了準備工作,以後的戰鬥就不會太窘迫了。”
“製作速度如何?”
“目前還不快,熟悉之後就好了。”
莊堯道:“很好,去禁區之後,要確保每個自然力進化人至少配備能完全充滿身體能量兩次的玉符。”
叢夏點點頭:“好,那可是個大工程。”
“孫先生那邊也有些好消息,前天雨夜裡我們和天啟終於聯繫上了,雖然雙方信號延遲長達十六分鐘,而且很快就斷線了,但我們還是把最重要的情況說了,只是無法確定究竟有多少資訊傳遞了過去,希望叢教授能接到有用的資訊,儘快採取行動。”莊堯繼續說道。
叢夏歎道:“只剩一個月的時間了……”
柳豐羽道:“是啊,只剩下一個月了,可我覺得我還沒做好準備。”
唐雁丘沉聲道:“但我們也沒有退路了。”
叢夏突然想起什麼:“莊堯,你什麼時候才能進階?”
“少說也得一個月,能不能在去禁區之前進階,得看我這段時間的工作量。”
叢夏嚴肅道:“你應該把這件事放到第一位。”
莊堯點點頭:“我自有安排。”
鄧逍打了個哈欠,撒嬌道:“叢哥,奶茶。”
倒計時的最後半個月,眾人的心也越來越忐忑,鑒於紋淵的經歷,他們都做好了有去無回的準備。
意想不到的是,他們突然迎來了一個好消息——李道藹進參水了,是直接坐著運輸直升機飛進來的,還帶了很多武器和物資。
這個消息著實令人振奮,李道藹不僅帶來了強大的戰鬥力,還帶來了他們現在最緊迫需要的物資,簡直是雪中送炭。
飛機停在青寧,又載著莊堯等人飛到了玄冥城。當李道藹從機艙裡走出來的時候,叢夏沒由來地一陣感動,畢竟這是半年以來,第一次見到從“外面”來的人,這證明他們還沒有被世界拋棄。
“李警官!”叢夏一個箭步沖上去,用力握住了李道藹的手。
李道藹還是一貫的沉穩內斂,一看就非常可靠,他淡笑道:“你們辛苦了。”
叢夏激動道:“我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沒想到我二叔把你派來了。”
李道藹道:“其實叢教授早就想讓我來,但他始終沒下決心,怕我跟你們一樣,一去就杳無音信。你們在裡面體會不到,因為你們遲遲不回,很多人都開始焦慮,城裡的氣氛越來越壓抑。這次他派我來,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收到了莊堯的資訊,再來就是周奉嵐和麥倫•巴博特去西伯利亞幫蘇國人找傀儡玉去了,天啟現在的局勢相對穩定,所以我才能來。”
叢夏道:“李警官,你不知道我們現在多需要外援,我們的子彈都快用光了。”
李道藹笑道:“所以我帶了很多。”他隨即輕歎一聲,“我真後悔當初沒堅持跟你們來,聽說很多人都突破三階了。”
叢夏安慰道:“你不用著急,等我們拿到傀儡玉,解除了結界,參水就可以自由進出了,到時候你有的是時間來修煉。”
李道藹笑著點了點頭。
李道藹的到來,讓眾人士氣大振,尤其是同屬性能量的楚星洲,一個集合了八個自然力進化人的戰鬥,將會史無前例的精彩。李道藹到玄冥城的第二天,吳悠和黛奎琳從紋淵回來了,兩人紛紛到達了三階的臨界點。李道藹全程旁觀了他們的進階。
吳悠進階的瞬間,周遭溫度在幾秒鐘之內驟降了二十多攝氏度,把離他近的人凍得直打哆嗦,他全身凝結成冰,身體不斷漲大,最後變成了一個二十多米高的人形冰塊,關節處能靈活轉動,拳頭比轎車還大,看上去一拳就能把一棟樓給打飛,像極了西方魔幻世界裡的冰雪巨人。
吳悠看著自己的身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陳少把嘴裡的煙吐進了雪地裡,轉身就要進屋,吳悠卻突然一把把陳少“渺小”的身體攔腰抓住了。
陳少怒道:“你發什麼神經。”
吳悠把陳少放到自己肩膀上:“讓你看看高處的風景。”
陳少有些心驚膽戰地坐在吳悠八九層樓高的肩膀上,本來還想發怒,可俯覽這片白茫茫的世界,突然就沉默了。
這絕對武力的威嚇,比什麼言語都管用。
黛奎琳的進階無疑是最溫婉動人的,她身體化作了綠色的木元素,方圓兩百多米內,原本冰雪覆蓋的土地突然冒出了叢叢綠色植物,黃白藍紅各色的小野花點綴其中,讓人懷念起春夏的生機。
進階的時候,她的侍衛馬克沁全程黑著臉站在一旁,眾人都覺得這個壯漢會突然變成白熊咆哮起來。在黛奎琳快要恢復人形的時候,他用早就準備好的裘皮將她包裹起來,扛回了屋裡。
叢夏感覺剛才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太合理的東西,但又一時沒意識到哪裡不對。
李道藹誠實地說:“真羡慕。”
叢夏開玩笑道:“李警官,你羡慕那麼壯的保鏢嗎。”
李道藹笑道:“你知道我羡慕什麼。”
叢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明天吳悠和黛奎琳返回紋淵,你跟他們一起去吧,雖然時間很短,但一定會對你有幫助的,你不要太擔心,你的同屬性進化人非常厲害,你們兩個的配合絕對驚人。”
李道藹點點頭:“明天我就可以見到他了,楚星洲……”
第二天,李道藹跟著吳悠和黛奎琳去了紋淵,這半年多李道藹當然沒閑著,但僅僅是半年的時間,在外面修煉和在參水修煉,已經讓他和其他自然力進化人之間拉開了很大的差距,李道藹雖然性格穩重,但也是心氣兒極高的人,落于人後自然不舒服。
臨行前,所有人都陸續回來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