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護心(全二冊)(簡體書)
  • 護心(全二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16972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九鷺非香
  • 裝訂/頁數:平裝/562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本數:2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6/06/3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87312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傾城記重磅作品《護心》(拔麟•斬角•剝骨•囚他永生永世;剜心•抽筋•禁魂•散于大江南北。他是睥睨天下的妖龍,機緣巧合下被解開封印)
二十年前,天曜被心愛之人廣寒門門主素影抽筋剝骨,並以五行之力封印于四方。
機緣巧合之中,天曜靈魂於十年前逃出封印,他感知一山村湖水中封印著他的龍骨,便附上一夭折男童之身,伺機取回龍骨。
雁回的出現,讓天曜看見了希望。原本她心中因帶有他的護心麟而心懷龍血,能助他破開封印。於是天曜開始利用雁回,讓她幫他尋回身體的其他部分。
雁回意圖逃離天曜,但兩人不僅沒能分開,關係反而越來越緊密,天曜被雁回數次拼死相救的義氣所感動,雁回也在不斷被牽扯出的事件當中發現天曜與自己斬不斷的關係。
自己心口護心鱗的來歷,師父淩霄與素影的關係……撲朔迷離的謎團接踵而來……
九鷺非香,巴渝人氏,90後作者,2011年簽約于晉江文學城。
●這世間最險惡的莫過於人心。可殺長生不死之命,可傷萬物不傷之體。
●晉江人氣大神九鷺非香繼《蒼蘭訣》後又一仙俠力作。
●艾小圖•老石頭•時玖•淡櫻連袂推薦。
●隨書附贈:經典手繪海報。
●拔麟•斬角•剝骨•囚他永生永世。
●剜心•抽筋•禁魂•散于大江南北。
●他是睥睨天下的妖龍,機緣巧合下被解開封印。
●她是辰星山弟子,因勾結妖邪被逐出師門。
●她和他之間緣起護心鱗。
(上冊)
楔子
第一章  遇見他,心跳如脫韁的野馬
第二章  這梁子,他們結大發了
第三章  救你是品德高尚,不救你是理所當然
第四章  看見你不順心,我也就順心多了
第五章  為了遇見你
第六章  我不會任由你離開我的
第七章  此人今日之命,由我來護
第八章  被驅逐的因果
第九章  陰差陽錯的迷香
第十章  夜襲天香坊
第十一章  我現在喜歡著他呢
第十二章  龍角
第十三章  立足之地
第十四章  縛魂木
第十五章  心性如你,便該隨我入妖道
 
(下冊)
 
第十六章  青丘國
第十七章  何為大義
第十八章  她想守護他
第十九章  子辰之死
第二十章  幻妖王宮
第二十一章  你本該是多麼溫柔的人
第二十二章  龍心之爭
第二十三章  你的傷,我幫你醫治
第二十四章  與鳳千朔的謀劃
第二十五章  曾經師徒
第二十六章  幸好這世上,有一個人名叫天曜
第二十七章  淩霄
第二十八章  為護一人之心
第二十九章  我在你心裡
第三十章  再生
番外
淩霄看了雁回許久,也沉默了許久,然後垂了眼眸,只看著自己的手,將妖氣一點一點逼了出去。待得他再一抬頭時,盯向雁回的目光裡更多了幾分肅殺:“你修了妖法。”不是疑問,是肯定。
“是又怎樣。”
淩霄面色一沉:“簡直荒唐!”他斥她,一字一頓,語氣是雁回在以前都極少聽到的震怒。
“有何荒唐?”雁回不解,“我被逐出辰星山,既然不再是辰星山人,我做什麼事自然與你們辰星山無關。”
淩霄唇角一緊,看著倔強地挺直背脊毫不認錯的雁回,他一默:“我便不該讓你出辰星山。”他語氣大寒,“竟放肆至此。”話音一落,淩霄雙手合十,慢慢拉開,一柄似由堅冰雕琢而成的寒芒長劍出現在他手中。
那是他用來對付妖魔的劍,雁回知道。現在他要用這劍,來對付她了!然而,雁回並沒有覺得自己哪裡放肆,更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以至於讓淩霄要將她斬與這柄劍下。
“我是被逐出辰星山之人,我與辰星山,也與你淩霄道長再無關係。而今我的身體我想讓它修什麼,是由我來做主。你、還有淩霏,有什麼資格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評頭論足。”雁回立在空中,不卑不亢道,“我更不該接受來自你們的懲罰與制裁。”
淩霏在後方厲聲道:“妖即是惡,修妖法即是入邪道,除你乃天下大義,何需資格。”
雁回望著淩霄沒有說話。妖即是惡,你也這樣想嗎?那個告訴她,即便殺,也要心懷慈悲的人,也是這樣想的嗎?
他大概是這樣想的吧。所以他同意了販賣狐妖,默許了以狐妖之血煉香以滿足那些“貴族人”的欲求。所以他成了素影的幫手,召開辰星山的大會,殺了或許與他們意見相左的棲雲真人。所以他也和素影一樣,在籌備著與妖族開戰,想一吞青丘,將西南版圖也納入中原的懷裡?
雁回這些問題沒法問出口,自然也沒法等到回答,但她卻等來了淩霄攜著寒意與殺氣的迎頭一劍。她凝了眸光,並不打算就此認命,她運起天曜教她的所有心法,大概是因為從未如此大規模地調動過身體裡這樣的力量,所以雁回也從來沒有感受到她心臟裡的那塊護心鱗這般炙熱的燃燒過。駐紮在她的心裡,給她支持與力量。
與淩霄一戰,雁回想也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會輸,但她沒辦法說服自己不去戰鬥,因為不去爭鬥,就好像她也認同了那樣的價值觀一樣。所以即便是輸,她也要變成他們眼裡嘴硬的死鴨子,永遠不去承認與她自己的“正義”所違背的事。即便全世界都站在了她的對立面。
與淩霄過了不過三招,雁回的護身訣已破,淩霄一劍直取她的心脈,然而臨到頭卻是劍勢一轉,反過劍柄,狠狠擊打在她的頸項邊上。然後雁回便感覺到自己的世界一片黑暗,她往前一傾,倒進了小時候帶她回辰星山的那個懷抱裡面。清涼的溫度如舊,只是雁回再也感覺不到其中暗藏著的溫暖了。
“回辰星山。”
淩霄接住被自己打暈的雁回,淡淡下令。
淩霏但見雁回只是昏迷,當即皺了眉頭:“師兄,雁回行了如此多大逆不道之事,事到如今,為何卻還不殺她?
淩霄抱著雁回走過淩霏身邊,沉吟了片刻:“十年師徒,留她一命,此次回山我自有處罰她的方法。”
淩霏心急道:“先前將雁回逐出辰星山時本該還有一頓鞭打,那次師兄繞過了她,卻如今,竟是還要護短嗎?”
淩霄腳步微微一頓,側眸掃了淩霏一眼,淩霏接觸到他的目光,微微一怔。
四周仙門弟子都在,淩霄不過默了一瞬,複而開口:“回辰星山后,我親自執鞭,取九日,日日鞭打她八十一鞭,直至她周身法力盡失,筋骨仙脈盡斷,此生再無法修仙,以示懲戒。我獨留她一命,這在淩霏道長眼中,卻也是護短?”
打散法力,抽斷筋骨仙脈,致使她此生再無法修仙……若真是那樣,只怕是修什麼都不能了,下半輩子走路恐怕都成問題吧。對於沒修過仙的人來說,這恐怕不算什麼,但對於入過仙門,曾禦劍在空中自由翱翔的人來說,這無疑是再狠戾不過的懲罰了。若是這樣懲罰,倒還不如讓她死了呢!
周遭仙門弟子們皆是沉默,淩霏也閉口不再言語。淩霄便抱著雁回,一步走在前面,出了地底炎洞。
沒有人跟上來,所以也沒人知道,他在出炎洞之時,目光微垂,落在雁回的臉上,沉默地看了許久,然後對著她心口處,先前因取心頭血而留下的血跡,無言沉默。
雁回再醒來的時候,呼吸到的已經不再是西南之地那般渾濁的空氣。此處靈氣氤氳,是她從小呼吸到大的熟悉氣息。
辰星山?!雁回一下便分辨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只是她如今身處之地四周黑暗寂靜,只有頭頂有一束光從天頂上照下來,落在地上,透出斑駁的影子。
雁回眯眼去看,有些被陽光晃花眼睛,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在辰星山的哪個地方。
她想站起來走兩步,但卻發現自己四肢分別被四根沉重的鎖鏈套住,一動腦袋,脖子上也有被堅硬鐵塊束縛的感覺。她抬手一摸,脖子上果然也鎖了鐵鍊。抬頭看了看,鎖住她的五根鐵鍊皆被死死固定在洞口周邊,旁邊還有封印法文。
雁回試著往身體裡探了探,果然,身體裡內息虛無,約莫是被封住了去。要提起氣息飛出去只怕是不能了,好在鐵鍊的鏈條長,不影響她在這地牢裡來回走動。雁回盤腿坐下,不明白事到如今淩霄帶她回辰星山到底又是怎麼個意圖。還有被留在三重山岩漿裡面的天曜,會不會真的被熬成龍湯?
“師父!”雁回這裡還在想著,頭頂洞口外倏爾傳來了子辰的聲音,說得又急又快,“師父!此鞭刑委實過重,雁回既已不再是辰星山弟子,師父為何不放她一馬?”
“談何過重?”
聽到淩霏這不徐不疾的聲音,雁回挑了挑眉,這聽起來,外面好似還來了不少人啊。是淩霄要拿鞭子抽她,所以還請了很多人來觀禮嗎?
“而今這雁回已經修了妖法,精進奇快,還一心幫妖族做事,若放縱下去,怕是為害天下。她既然是辰星山出來的人,師兄為蒼生除害,有何不妥。”
聽起來好像是很有道理。
雁回聽到子辰沒了聲音,本來她這個大師兄都是個不善言辭的人,哪會和人針鋒相對的爭執呢。這樣的時候能幫她說話,已是很不容易了。
外面不過沉默了一瞬,淩霄便開了口:“正午了,施鞭刑。”
隨著他話音一落,雁回只覺四肢的鐵鍊倏爾一緊,拉著她便往洞口而去,一直將她送了出去,然後鐵鍊一截接一截在空中變硬,直到變成了支撐著將她吊在空中的力量。往下一看,雁回不由挑了眉頭,竟是辰星山的師叔師伯們盡數在場,連帶著各峰的大弟子們都在後面排隊站了好。最前面的是淩霄和子辰子月,以及雁回再熟悉不過的一群師兄師姐們。
還真是在觀禮啊!
不過當雁回看見淩霄手中的鞭子時,她霎時明白了,大家都這樣站著,到底是為什麼。
滅魂鞭,斷其筋骨,滅其仙根,使其魂魄大傷,這輩子,都沒有修道的可能,或許會直接讓她成為一個廢人。這對於修仙者來說,無疑是最為嚴苛的懲罰了。辰星山開宗立派以來,雖然立了滅魂鞭這個規矩,卻從未有人被施以這個處罰。當徒弟的再怎麼錯,很多師父也狠不下心。畢竟是自己一點一點看著長大的孩子,一點一點教出來的徒弟。
而淩霄,卻能下得了手。她修妖法,在他心中竟是犯了這麼不可饒恕的錯嗎?
淩霄拈訣,手中滅魂鞭淩空飄起,長鞭在空中一轉,舞出鮮紅的一條光影,而後“啪”的抽打在她身上。雁回一時只覺被抽打的地方麻成了一片,待到第二鞭快落下之際,那傷處才倏爾傳來寸寸如針紮的痛感。
第二鞭落下,抽打在同一個地方,本就如針紮似疼痛的地方,這一鞭像是將那些針都抽打得穿透了她的骨頭一樣。
雁回不可控制地唇色一白,她咬住了唇,眼睛驀地充血。
第三鞭,依舊是同樣的地方!
雁回咬破了唇,鮮血在嘴角落下,但她卻感不到疼痛,因為身體能感覺到的疼痛,都在被鞭子抽打的那個地方了。
九日,八十一鞭,每一日抽打的地方不同,但日日八十一鞭都會落在同一個地方。不過打了七八鞭,下方有些弟子便看不過去了,沉默地低下了頭。
子辰唇角顫抖:“師父!念在多年師徒的分上,師父便放過雁回吧!”
淩霄不為所動,旁邊淩霏眼神一斜,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動似又要開口。子辰徑直一撩衣袍跪了下去:“雁回自幼孤苦,心性難免散漫,縱使有行差踏錯,可也從未行害人之事,好歹也與師父十年相伴,而今便饒了她這一次吧!”
雁回已被鞭子抽得有些神志模糊了,但子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聲音卻傳進了她的耳朵裡。
“師父……”子辰身旁,也有其他弟子站了兩步出來,“雁回雖有過錯,但此刑委實過於殘忍……”有人開口,身後的弟子便也都輕聲附議。
淩霄只抬頭看著依舊在受鞭刑的雁回,像是根本沒聽到身邊的懇求一樣,絲毫不為所動。
雁回死死咬住唇,即便已經將唇咬得稀爛,她也沒失聲喊出一句痛來。倔得像塊石頭。
第一日這八十一鞭雁回不知道是怎麼挺過去的,她並沒有昏迷,也沒有閉眼,就這樣睜著眼,咬著牙,硬生生地受完了這八十一鞭。待到最後一鞭落下,雁回耳朵倏爾聽到自己身體某處筋骨發生斷裂的聲音。她不清楚到底是哪兒傷了,因為整個身體好似都已經痛得不像她自己的了一樣。
刑完刑,鏈條慢慢落下,將雁回重新放回了地牢之中。外面的人慢慢散去。
雁回躺在地上,望著外面的天,不久便看見了子辰滿是擔憂的臉出現在洞口,他望著下面的雁回,一言不發。雁回卻拼了最後一分力氣,咧嘴笑了笑:“大師兄。”她的聲音極致沙啞,“謝謝你。”
然後天上便像下雨了一樣,有水珠落在雁回的臉上。子辰一抹臉,道了聲對不起,咬牙走開了去。她這個大師兄啊,就是喜歡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他有什麼好對不起她的呢。又不是他打的她,他能做的,也都幫她做了!
傍晚時分,雁回躺在地上,倏爾聞到了一陣飯菜香,是久違的張大胖子做的大鍋飯的味道。雁回鼻尖動了兩下,抬頭望上洞口,只見一個人影拉著竹籃將東西一點一點送了下來,落到雁回的腦袋邊上。
雁回眯著眼睛看清了那個人影,微微一愣:“子月?”
子月身影一僵,沒想到雁回竟然還醒著,她好似並不想讓雁回發現是自己,於是咳了兩聲:“那個,是大師兄讓我來送飯了,你快點吃,吃完我要走了。”
雁回微微撐起身子,往籃子裡一看,有飯菜,有雞腿,還是兩隻大雞腿。子月是知道她喜歡吃雞腿的,以前吵架時,子月還經常克扣雁回的雞腿以示懲戒。雁回現在是犯人,犯人的菜裡怎麼會有雞腿?不知道子月又是怎麼從張大胖子那裡偷來的!
雁回笑了笑,拿出一個雞腿吃了,又扒了兩口飯菜。其實她是沒什麼食欲的,但她卻還得強迫自己吃飯,因為不吃飯,怎麼能挺得過明天那八十一鞭呢,她還不想死,就算筋骨盡斷,就算再無法修仙,那她也不想死。她還有天曜……要去救呢。
待得竹籃裡面的菜空了些許,雁回才看見在雞腿旁邊藏著的,是一瓶小藥,辰星山治跌打損傷外傷的藥。對她這被鞭子抽的傷並沒什麼用處,但雁回還是收下了。
“我吃好了。”她說著,子月便將籃子收了回去,看見裡面的藥沒了,子月點了點頭,走的時候還嘀咕了兩句:“作死修什麼妖法,這次我們幫你求情,如果師父肯放了你,你出去再也不要和妖怪混了,如果你還那樣,就真是死有餘辜了。”
雁回聞言卻是笑了出來。一笑,以前和她鬧成那樣的師姐竟然在這時候也會幫她求情;二笑,要讓淩霄放了她,恐怕比飛升還難;三笑子月這番說辭。其實辰星山的弟子們都不壞,修仙修道者個個都想除魔斬妖,護蒼生太平,一如兮風,一如子辰,甚至子月,他們都有溫柔的一面,他們都是很好的心性,只是……教錯了!妖也並不全是惡呀。
雁回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半夜的時候傷口又疼得鑽心,半夢半醒的迷蒙之間,她好似看見了天曜。天曜坐在她的身邊,沉默地看著她。
“二十年前,你也是這樣疼痛嗎?”她問他,卻並沒有得到回答。但雁回現在也不需要回答,她以前看見天曜在月圓之夜疼成那副樣子,她覺得似乎自己已經與他感同身受了。然而現在雁回才知道,其實並沒有的。天曜的疼痛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她現在的痛,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被所愛之人以最殘忍的方式傷害,有多痛,只有自己體會。
她抓住他的手,輕輕握著:“好笑,這種時候,我卻有點……心疼你呢。”
被她握住手的人,只是沉默。
第二日正午很快就來了,雁回尚在朦朧之中,便被吊了起來。
與昨日一樣,八十一鞭,鞭鞭打在同一個地方,而與昨日不同的是,今日別的師叔師伯皆沒有來。只有淩霏在一旁看了一陣,沒有看完,便也走了。
淩霄今日沒有允許任何他門下的弟子跟來。直至八十一鞭打完,雁回也沒有看見子辰與子月。
鐵鍊慢慢落下,帶著她回地牢之中,降落下去之前,雁回看了淩霄一眼,但見負手而立的他嘴角有幾分緊繃,雁回不由輕聲開了口:“師父。”
淩霄微微一怔,眸光凝在了雁回身上。
雁回笑了:“你也會心疼我嗎?”
雁回被鐵鍊拉著入了地牢。淩霄唇角微微一動,最終卻只是垂下了眼眸,他一拂袖,山風撩起他的衣袍,他自邁步好似無比淡然地離開這裡。
深夜,雁回又夢見天曜了,他坐在她身旁一言不發地陪著她,許是晚上,又在夢中,雁回到底是有點服了軟:“好痛啊。”她說。換來了天曜微微一蹙眉。
他默了很久,卻問道:“後悔入辰星山嗎?”
即便是在如此混沌的狀態當中,雁回也想也沒想地堅定搖頭:“不悔。”這一輩子,即便自身再遭受多幾百倍的疼痛,雁回也從來沒有後悔過,在她還小的年紀,遇到那個白衣翩翩的仙人,牽著他的手,跟著他的腳步,一步一步蹣跚著來到了辰星山。那是她的恩人,親人,也是她從小到大,說不清言不明的夢。即便現在這個施予她一切的人已經將這一切都抽打破碎,但以前有過的感激和感動也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是淩霄成就了現在的雁回,她從不後悔遇見他,從不後悔入辰星山。
天曜唇角微微抿緊,沒再說話,直到雁回沉沉睡去。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天鞭刑都在繼續,雁回的氣息一天比一天虛弱,第五天晚上子月來給雁回送飯,但雁回已經連抬頭的力氣都沒了,飯菜放在面前,她睜著眼睛能看見,卻半點也動不了手去拿。
“還有四天……你這樣會被打死的。”是呀,滅魂鞭斷人仙根,可從來沒人知道在斷仙根之前,這個人會不會被活活打死。
“大師兄已經在師父門前跪了三天了……臉都白了。可師父還是無動於衷,我們……也沒辦法了。”
雁回聞言,嘴角顫抖著彎了彎,淩霄是真的狠下心腸了,他決定的事,誰也改變不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