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在你的世界,璀璨運行(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65116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95後廈大才子
告別疼痛青春,致敬無畏夢想
龍套演員 當紅作家 女籃隊員 呆萌學霸 冷面偶像 暖男教練
六位大學生,六種人生
我們在奮鬥路上跌跌撞撞 
年少無畏,不計得失

六位大學生的“非典型性”生活。
她是初入大學的表演系學生,靠著多接幾單平面廣告維持自己的生活;
她是人氣頗高的90後青年作家,大學生涯對於她來說“whatever”,寫書賺錢萬人追捧才是終極目標;
她是一米八女巨人,胸大無腦愛美妝愛自拍的校女籃運動員,喜歡肌肉美男金剛芭比。
他是富二代又是化學狂人,他不要繼承父親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只要實驗室裡一次成功的鈉鎂鋁實驗花火;
他是年少成名的老戲骨,承受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帥氣與光芒,卻無人走進過他的內心;
他是不甘貧窮愛裝富的靠臉吃飯達人,你永遠無法看懂他的內心。
六個性格身份迥異的人,在共同的標籤“大學生”下有了莫名其妙的生活偶遇,相互交織的人生,年少不知的淺薄與陰謀。

王宇昆,廈門大學學生。
13歲開始創作,作品刊登于《萌芽》《中國校園文學》《紫色年華》《青年文摘》《格言》《美文》《最小說》等主流文學期刊,迄今發表作品六十余萬字。
第四十一屆香港青年文學獎得主。
第1屆新蕾杯青春文學新人選拔賽小說組全國人氣冠軍。

第一章 我一定要紅

第二章 十年的合約

第三章 你看笑話了

第四章 在痛苦面前

第五章 你喜歡王璟

第六章 別怕跟我走

第七章 新書發佈會

第八章 我與你無關

第九章 是真的喜歡

第十章 我是個罪人

第十一章 想哭就哭吧

第十二章 不允許流淚

第十三章 爸爸對不起

Chapter 1
 
01
“X大表演系,很牛喔。”
站在女生麥予樂面前,戴著鴨舌帽的副導演,挺個大肚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用力過猛再加自身的重量,幾下劇烈的斷裂聲從椅子的骨架處傳來。導演不得不控住身體向前傾斜,咳嗽幾聲來化解此時的尷尬。
“謝謝導演。”麥予樂鞠躬道謝,導演突然把劇本“啪”的一聲重重拍在了大腿上。
“X大的所以開機第一天就能遲到嗎?!你以為你是下一個範冰冰嗎!”
胖導演的語氣一秒鐘由稱讚變成盛怒,麥予樂彎下的身子瞬間凝固。副導演因為剛才那一下子太用力拍痛了自己,一邊皺著眉頭一邊揉著大腿。
“對不起,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什麼?還會有下次!”胖導演的確是把“什麼”兩個字發成了“神馬”,眼珠子瞪得要彈出眼眶似的,就只為了向麥予樂證明遲到這件事的嚴重性。
這種副導演就知道拿像自己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撒氣,面對這種情況,三十六計“忍”為上,麥予樂安靜地低下頭,她看著腳趾,突然發現一個星期前剛塗的藍綠色甲油有些掉色了。
可是光忍必然不夠,還要彎下腰撿起那雙眼珠子,售樓小姐式微笑地給人家再溫柔地安回去。
“不會了,導演,我對天發誓不會有下次了。”麥予樂堆笑著回答副導演,溫柔地把桌子上的茶端給導演。
“再有下次,立馬給我走人。”胖導演翻了一個極具張力的白眼給麥予樂一個下馬威,女生也在心底默默回敬了對方一個,這時候背後傳來一個男生的聲音。
“怎麼這麼吵,一大早就開始化妝,等到現在妝都補三次了,請問到底什麼時候開工!”
聲音渾厚明顯帶著極大的不滿和倦怠,麥予樂看著眼前的胖導演原本下垂四十五度的嘴角頓時反方向上揚了九十度,碩大的身體從椅子上彈起來,點頭哈腰地賠禮道歉。
“活該這死胖子,遭報應了吧!”女生身體裡一陣歡呼雀躍的聲音。
“麥予樂,這是王璟,一會要跟你合作的男主角,還不快點給人家問好!”胖導演沖著麥予樂使了個眼色。聽到“王璟”兩個字的時候,女生的瞳孔一下子擴張了三分之一,戰戰兢兢地想著不會真的是那個電視上天天都能見到的王璟吧。麥予樂小心翼翼地轉過身,看到西裝革履的男生面無表情地站立在眼前,那一瞬間,女生感覺有無數把自帶背光的箭從身前身後兩個方向朝自己射來。
眼前的這個王璟,曾經可是紅遍中國的童星,百度百科用多達十幾頁資料介紹的人,我竟然有一天會和他一起拍廣告!
可以給我一點吐血的時間來緩衝嗎?女生咽了一下口水,想著。
一個染著粉紅色頭髮的精瘦男子走到王璟面前踮起腳,翹起蘭花指在他的耳邊私語了幾句,沒猜錯的話,小粉紅應該就是王璟的經紀人助理。麥予樂說出“你好”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在顫抖,沒有等說完,就聽見對面的王璟用像在冰箱裡冷凍過的語調說了一句:
“真是沒禮貌。”
男生給了她一個不屑的眼神後離開,小粉紅也跟著男生娘娘腔地附和了一句“真是哪來的十八線小丫頭”。被箭射成蜂窩煤的女生被小粉紅這句尖酸刻薄的話一舉KO,在心底埋怨著對方耍什麼大牌的時候,突然一陣巨響劃破了被冰凍的空氣,麥予樂回頭一看,胖導演就已經坐在了木椅子破裂的屍體上。。
哈哈,活該!
 
像坐過山車一樣,在這不到兩分鐘的時間裡,麥予樂心裡對於王璟的崇拜和欣賞頓時坍圮——原來對方在公眾面前營造的優雅親近的暖男形象都是假的,讓人無法靠近的冰冷氣場,表情語言更是充分演繹了“面癱”的含義。
所以說除了長著一張金城武年輕十歲的臉和一雙可以直聳入天的大長腿,剩下沒有一點吸引人的地方,麥予樂心裡琢磨著,突然覺得那些廣告海報裡面王璟的標誌性笑容真是對廣大腦殘少女粉絲的一種赤裸裸的欺騙。
準確地說,不是欺騙,而是欺詐,可是現在的小女生,就是沖著這張臉而來的啊,麥予樂的腦袋裡浮出“安娜”這兩個燙金大字。
女生的視線恰好滑落到自己手上握著的優酪乳飲料,外包裝上是再熟悉不過的面孔,王璟露出一排白牙,笑得動人。當初宿舍全體採購可是在室友安娜的極力推薦下買了整整三箱子。現在想到剛才的那一幕,好喝的優酪乳進到嘴裡也立刻變了味道,一肚子“拽個屁咧”抱怨的女生把只喝了一半的飲料揚手就丟去了垃圾桶裡。
“群演組,還有五分鐘,都給我麻利點!”胖子副導演摘掉鴨舌帽,露出鋥光瓦亮的大腦門,咣咣敲著門。麥予樂所在的群演組化粧室的群眾演員們放下手中的手機,停止聊天,匆匆忙忙地趕赴拍攝現場,只剩下女生一個人在化妝。
明明是女主角,卻被分配到和群眾演員擠在一間屋子裡,而男主角卻獨享專屬化粧室被人前呼後擁。這就是沒有百科詞條和百科資料多達十幾頁的人之間的不同嗎?麥予樂想著,歎了一口氣。
隨著身體最深處傳來一句呐喊——
“我一定要紅!”
 
“巧克力戀人,第一場,準備!”導演口號一下,打板師手中的板子發出“啪”的一聲,麥予樂就要按照劇本上寫的和男主角王璟相遇在一個車禍現場。
“卡卡卡!麥予樂,你是被撞了還是踩著狗屎了!演得真實一點OK?”開場不到十分鐘,娘炮導演就捏著蘭花指叫停麥予樂,把女生灰頭土臉地說了一通,麥予樂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點頭重來。剛才的那個小粉紅立刻殷勤地過來給一旁的王璟送水,女生的嗓子因為喊了太多遍臺詞而變得幹啞,卻無人關懷安慰。
“卡!”
“卡卡!”
“卡卡卡!”
“麥予樂麥予樂!你是在吃巧克力,不是在吃翔!”
灑狗血的廣告劇情就是麥予樂雖然遭遇了車禍,但吃了男主角送來的巧克力後立馬恢復了正常,所以這一場王璟就只需要負責帥和優雅,而一旁的麥予樂就要不停地吐血吐血再吐血。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在耽誤所有人的時間,王璟等會還有一個通告要趕,晚了你擔待得起嗎你!這麼爛的演技還不如個群演哦!不是人人都能當演員,不行趁早回鄉下養豬去。”在一旁給王璟擦汗的小粉紅突然湊到麥予樂面前一臉鄙視地指指點點起來,對方尖酸的話讓女生難過又生氣,但誰讓女生在這群人當中就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演員呢?又沒有群演那種“演得不爽就立馬走人”的灑脫心態,心裡難受的麥予樂嘴上只好道歉了一句,接著重演。
看著麥予樂一遍又一遍地喝番茄汁扮演吐血,一旁優雅的王璟絲毫沒有憐惜。
“OK!這一條過!”在麥予樂聲嘶力竭地又拍了幾條之後,導演終於通過了這條。表演了車禍倒地這個動作十幾遍,女生真的差點就要累暈在現場,一點點小慶倖時卻聽見一旁王璟冷冷的吐槽:
“哀莫大於人蠢。”
一句話就讓剛才“這條終於過了”的喜悅灰飛煙滅,整個人的體溫都驟降了十幾度。
“你!”女生恨不得把剛才不小心咽下去的番茄汁反嘔出來噴到王璟臉上,可接下來那句“你是不是找死”卡在嗓子眼裡,硬是被王璟強大又冰冷的氣場給震懾回去,只能再度忍氣吞聲地默默承受下這句話。女生一個人走到休息區,拿起劇本用功地看起來,企圖借此驅趕王璟帶來的壞心情。
接下來半天的拍攝,麥予樂不用想也知道會是怎樣的情形,除了兇殘的導演和自負自傲的王璟,便是那讓人不忍直視的誇張劇情和矯情臺詞。不拍完怎麼紅!不吃苦怎麼紅!自我恢復能力超強的少女麥予樂給自己打氣,拍攝過程磕磕絆絆但如期完成計畫。
一天下來,麥予樂總結著幸好對戲的是王璟,起碼這台人肉製冷機讓炎熱的天氣裡多了些涼意。
看來性格差不要緊,長得好就是有好處,不然以安娜為代表的腦殘粉群體也不會這麼喜歡王璟。麥予樂在化妝間收拾著自己的東西,一瞥眼看見了垃圾桶裡那盒捏扁的優酪乳。
既然沒人安慰,那就自我安慰,總要有一種力量,會讓不言放棄的人閃閃放光,“哀莫大於人蠢”的下一句應該是“努力努力就行”。麥予樂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握緊拳頭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這時手機傳來日程提醒,今晚有閨蜜趴。
 
02
每月最後一天是X大淩雲女寢308的閨蜜趴,一月一次閨蜜趴是308組建以來鐵打的硬性規定,四個女生缺一不可。從片場出來的麥予樂給安娜和吳智慧打了電話,得知安娜悶在圖書館裡寫稿,吳智慧在打比賽。
身高只有150公分的安娜染著一頭銀白色的頭髮,非主流的發色讓她極具辨識度,所以麥予樂每次都能很輕易地在圖書館烏壓壓的學霸隊伍中找到安娜。令人奇怪的是,安娜從未因這種誇張的發色而被輔導員叫去喝茶過。
“寫這麼多了哦。”麥予樂悄悄地坐到安娜身旁,然後從包裡拿出一瓶檸檬汁遞過去。安娜擠了擠眉頭,接過檸檬汁,可憐兮兮地靠在麥予樂的肩膀上說:“這些都是昨天寫的。”週六在圖書館悶了整整一下午的安娜,硬是一個字沒憋出來,然而麥予樂是無法從本質上理解安娜這種趕稿族遇到瓶頸期時的痛苦的。充其量只能拍著對方的肩膀安慰幾句。
“哦對了,我把你上本書拿給我們的導演看了。”麥予樂對安娜說道,剛才還悶悶不樂的安娜一下子精神起來,給了麥予樂一個大大的擁抱。麥予樂聽到安娜對自己的感謝,心裡卻有些過意不去。
才十八歲就已經出版了兩本小說的安娜,夢想就是當一名作家,希望作品能夠被大家看到和喜歡,希望自己的小說有一天可以搬上大螢幕,恰好身為演員的麥予樂經常會接觸到各種各樣的導演和編劇,因此會尋找機會幫安娜把作品推薦介紹給他們。但事實上這次麥予樂把小說送給導演之後,對方連翻都沒翻就丟在了一旁。不過,這些顯然是不能告訴安娜的。
“好了好了,快七點了,去找吳智慧,她的比賽應該快結束了。”
麥予樂等安娜收拾好東西,兩個人就一起走出了圖書館的自習室,兩人一路引來無數人的側目,除了一頭銀色短髮分外奪目外,身高只有150公分的安娜站在身高167公分的麥予樂身旁,真的讓人感覺就是媽媽在牽著女兒一起走。
安娜向來不會在意這些人的眼光和感受,她的性格就像她這一頭可以反射光芒的銀髮一樣,她從來都認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Master Queen。
只有她自己光芒萬丈。
“今天怎麼沒穿?”麥予樂指了指安娜今天的平底鞋問道。
安娜丟來一個高冷表情,逢出門必定穿著十幾釐米的高跟鞋,如果說在大學校園裡要評選個高跟鞋達人,那肯定非安娜莫屬。而女生今天卻只穿了一雙平底鞋,她揚了揚下巴目視前方對身旁的麥予樂說道:“傻了嗎?今天是閨蜜趴啊不能給雙腳放個假嗎。”
麥予樂“哦”了一聲,追上安娜的步子。
 
偌大的籃球館充斥著運動鞋與木質地板的摩擦聲,籃球落地聲以及眾人的歡呼加油聲,麥予樂和安娜找了一個合適的觀看位置,等吳智慧比賽結束。
對籃球賽制毫不瞭解的兩個女生跟著大家一起歡呼,不時喊著吳智慧的名字。球場上那個留著短髮,有著壯碩身材,穿著籃球衣揮汗如雨,邁著矯健步伐運球投籃的霸氣女生就是吳智慧,外號壯仙女,是X大女籃的前鋒。因為本身喜歡體育,加上自身的優勢,夢想著成為最優秀的女子籃球運動員的吳智慧是X大這幾年來不可多得的人才,和麥予樂一樣,也是以特長生的身份被X大錄取的,不同的是,麥予樂是表演特長,而吳智慧是體育特長。至於吳智慧的名字,按照她自己的說法是“女子無才便是德”,自稱“仙女”,外形高壯,所以又誕生了“壯仙女”這個外號。
裁判哨聲一下,下半場比賽結束,吳智慧所在的隊伍以微弱的比分優勢獲勝,麥予樂和安娜從座位走下來跑到球場上去從一座座大山般的女籃隊員中找到吳智慧,安娜遞給吳智慧一杯運動飲料。
“恭喜啊,壯仙女!”麥予樂幾乎要跳起來拍了一下吳智慧的肩膀,安娜則是俏皮地拍了下壯仙女的屁股。
“累死老娘了,這兩坨簡直就是累贅,上場前的精緻妝容現在全花了,好在老娘天生麗質。”吳智慧彆扭地甩了甩自己的胸脯故作嬌嗔地說著,灌了一大口運動飲料後接過麥予樂遞來的化妝包開始補起妝來。
“也是,不如拿下來加給麥予樂吧,她應該比你更需要。”安娜故意開麥予樂和吳智慧的玩笑。
“討厭啦你!”麥予樂的軟肋被毒舌安娜戳到,用她那天生娃娃音向安娜撒嬌,吳智慧也捏著嗓子學起來。
眼前身高180公分的吳智慧和身高分別是169和150的兩個女生站在一起,簡直完美演繹了奧運會領獎臺的梯度,這樣扎眼的存在就發生在了淩雲女寢308室,就連一起逛個街都會引來無數異樣的眼光,外表迥異的她們會成為最要好的閨蜜,應該算得上女人世界裡的一個神話了吧。
 
“嘿,智慧,今天沒有發揮出真實水準哦。”
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讓正在抹唇彩的吳智慧一下子把筆劃到了臉上,麥予樂和安娜疑惑地回頭,緊接著聽見吳智慧喊了一句“教練好”。
這位身高大約有185公分,僅僅比吳智慧高出一個額頭的男生,應該就是之前聽吳智慧講到的X大女籃隊新來的學生教練,安娜的腦袋裡迅速搜索著眼前高大的男生,突然想起來這位就是去年全國大學生籃球賽X大的男籃領隊,應該是大四年級的。
“你是,池野學長?”安娜問男生。
剛才還一副女漢子毫不在乎的吳智慧收斂起誇張的小動作,抬起一隻手擋住剛剛畫出來多餘唇彩的半邊臉,表情也變得有些羞澀緊張起來。
“對,我是池野,覺得你很面熟……你是不是就是那位寫《跌入愛塵裡》的作者,叫安娜對不對?”池野撓撓頭想了幾秒後友好地伸出手。
“對,讓學長見笑啦。”相差近四十釐米的人握手還真是搞笑,不過安娜說話時的女王氣場卻絲毫讓人笑不起來。
“你是?”池野轉過方向,向麥予樂打招呼問道,吳智慧搶先一步替麥予樂回答,還牙疼似的附加了一句“表演系系花哦,我們寢室都是美女吧”。
麥予樂也和池野握手,然後介紹了一下自己。
“原來,你們三個是同一個寢室的啊,這個搭配還是蠻奇妙的。”麥予樂和安娜大概聽出了池野話裡的意思,尷尬地笑了笑,接著便要告辭。男生禮貌地道別,只是吳智慧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拉長的告別反射弧最終是在麥予樂和安娜一左一右的拉扯中結束的。
 
03
夜晚八點,麥予樂、安娜、吳智慧三個人圍坐在一個燒烤攤上,吹著晚上終於涼爽了一點的風,不停地乾杯。
“壯仙女,話說,你是不是對你們那個教練,叫什麼池野的有意思啊?”吳智慧不停地往嘴巴裡塞肉,安娜這麼一句盤問讓她突然停止咀嚼。
“是不是啊?”麥予樂也隨聲附和道。
“你們這群八卦的女人,瞎猜什麼,雖然池野歐巴的長相是有那麼一點小帥,胸肌和腹肌是有那麼一點小性感,但他!不!是!我!的!菜!”吳智慧在兩個女生無比期盼的眼神中潑了這麼一盆八卦終止的冷水。
“切,無聊……”麥予樂沒勁地繼續燒烤。
“口是心非吧你就,人家不過是來打招呼,緊張地妝都化壞了,妝壞了不要緊那個胸脯可是挺了好幾度呢。”安娜又補了一句。吳智慧拿了一串烤苦瓜,塞到安娜的嘴裡。
“吃飯還堵不上你的嘴巴!本姑娘這麼優雅清純,隨便挑一個男人,不是小菜一碟呀。倒是你,知道為什麼靈感枯竭嗎?就是腦容量都留給這些八卦了,有時間去找個男朋友才是正經事懂不懂了啦!”吳智慧用嬌嗔的口吻說著,麥予樂“噗”的一聲被逗樂笑了出來。
“予樂,你看這頭發情的母象又欺負我!”被苦瓜苦得一臉扭曲的安娜故意學麥予樂的娃娃音向麥予樂撒嬌,說著另一隻手拿起一大把胡椒粉就灑在了吳智慧手裡的肉串上,安娜嘴角露出一抹殺氣十足的笑容:“胡椒瘦胸,多吃點。”
 
“對了!吳智慧!你知道你今天害我多慘嗎!”吳智慧抬起眼皮,一副“幹嗎打擾老娘吃肉”的不屑表情看著麥予樂。
一個疑惑的白眼彈過來。
“要是你今天早上沒把廁所堵了,我就不會遲到了,第一天拍攝就遲到,我差點要被那個死胖子副導演給生吃了。”
吳智慧今天一大早再次把姨媽巾丟進了下水道,導致整個宿舍陷入了沒有地方上廁所的困難境地,麥予樂因此才遲到。
“誰叫人家的Size偏大了啦,說這些真羞羞。”麥予樂和安娜看著壯仙女繪聲繪色地表演起來,“不過,也說不定是那個胖導演看上你了啊,故意跟你搭訕。”
“呸!”麥予樂聽完,差點一口啤酒直接噴到吳智慧臉上。
“對啊,也說不定哦,誰叫我們家予樂天生長了一張高圓圓和湯唯合體的女神臉呢。對了,跟你合作的男明星是誰啊?”
麥予樂擺擺手:“說起他,我簡直要氣死咯,跟我一起拍的是王璟!王璟!”還沒說完吳智慧突然尖叫了起來,安娜卻和以往花癡的態度不同,安靜了下來,發出“呵”的一聲淡淡冷笑。
“你們知道他這個人有多差勁嗎?我告訴你們哦!他平常電視裡的那個樣子全都是裝出來的!私底下就是一座冰山,而且自戀自負自以為是!虧你倆還那麼喜歡他哦,簡直太瞎了。”
麥予樂吐槽著王璟,安娜卻一直沒有發表意見,“好了好了,不聊這些。今天是308組建整整一學年,大家乾杯!誰喝的最少,今天誰買單!”
話音剛落,三個女生就比賽似的開始喝起來。麥予樂看著身旁的安娜,覺得她有些反常。
這樣美好的夜晚充斥著年輕的躁動和不安,碰杯的聲音和烤串發出的滋滋響聲就像青春裡骨骼生長的動靜,一年前三個來自天南海北的女生因為住進了同一間宿舍而產生了一種像親情一般的友情,儘管外表、夢想、性格迥異,但這樣的融合卻成為了三個人都無法捨棄的東西。
 
喝到斷片的吳智慧在安娜和麥予樂的攙扶下勉勉強強支撐著身體行走,兩個身材都比吳智慧小太多的女生就像是螞蟻在身上背了頭大象一樣吃力。
從計程車上下來後,吳智慧剛走進校園沒幾步,就在草坪上嘔吐起來。
“池野現在出現,吳智慧立馬清醒你信不信。”安娜笑著對麥予樂開著玩笑,一邊拍著吳智慧的背。
“那樣,吳智慧可能會殺了我們吧。”麥予樂也跟著笑起來。
已經是深夜,校園裡安靜的只聽得到風聲。麥予樂和安娜兩個女生一個人支撐著吳智慧,一個人幫吳智慧擦嘴,遞水。嘔吐物散發出來的劇烈臭味讓麥予樂和安娜也差點跟著吐出來。
吳智慧終於吐完,一屁股坐下來大口喘著氣,麥予樂找了點樹枝刨土準備掩蓋掉這些嘔吐物,就在這時,她看見遠處化學學院實驗樓裡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翻牆出來,那個黑影好像是看見了女生三人,又重新走進黑暗裡,消失了。
女生想要趕快收拾完,早點離開這恐怖的地方,突然傳來幾聲喊叫聲,緊接著手電筒發出的強光照了過來,順著光源和聲源的方向,麥予樂看見了手電筒光芒交匯之處剛才那個鬼鬼祟祟的黑影。
“你在幹什麼,偷東西嗎?”審問的聲音從那個方向傳來,學校保安的訓斥聲此起彼伏,一旁的安娜小聲地問麥予樂怎麼了。麥予樂搖搖頭,也不知道。
有涼風吹來。吳智慧發出幾聲難受的呻吟,麥予樂擔心吳智慧這樣一直待下去會感冒,就對安娜說“你先帶著智慧回寢室,我等會立馬跟上去,這些東西太噁心了實在。”可安娜和吳智慧剛離開沒多久,一束手電筒的強光就照到了麥予樂的臉上。
“對,她能給我作證,我只是在這裡小便而已。”拿著手電筒穿著制服的保安抓著一個男生朝麥予樂走來後停了下來,正在刨土的麥予樂聽到這句話後一下子傻了眼。
學校保安問起麥予樂來,那個被抓住的男生不斷地向女生使眼色,麥予樂看了看男生的模樣,發現對方竟然是姜溢宸。
“薑溢宸?!”麥予樂的語氣讓人覺得是既驚訝又肯定。
“怎麼樣我說吧,她認識我,可以為我作證!”男生氣定神閑地對保安說。保安對麥予樂說:“好,請你跟我們到派出所走一趟。”
 
04
這個點的X大保安部真是安靜得像間停屍房,麥予樂和薑溢宸兩個人跟犯了什麼大罪似的老老實實地坐在外面,等待裡面的傳喚。
“你幹嘛說我能給你作證啊!”女生憤懣地對薑溢宸說,一旁的男生雙手合十,做了一個跟泰國人問候薩瓦迪卡似的動作:“你不幫我,我就死定了!反正上次頒獎禮上,你欠我一個人情,就當這次還給我一個人情好啦!等會他們問你,你一定說就是和我去吃飯,然後回來我尿急,所以找了一個黑點的地方上了個小便!”
薑溢宸恨不得現在立刻給麥予樂下跪,麥予樂聽男生的話想起來上次頒獎禮的事情,心裡對薑溢宸一個大男人還斤斤計較的人品極度鄙視,但女生看著男生一副要死的表情,擔心之餘想著還完這個人情就可以老死不相往來了,麥予樂很爽快地答應了對方。
“好了,你們倆可以進來了。”傳來一個員警的聲音,麥予樂和薑溢宸一前一後灰溜溜地走進了審訊室。
這可是麥予樂第一次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進到保安部,一身的酒味的她四處張望著像個好奇寶寶似的。男生和女生並排坐著,對面的員警開始挨個詢問他倆一些個人資訊和當時發生的問題。
“你說你可以給他作證,那好,你實話告訴我們,在我們發現他之前他在那裡鬼鬼祟祟地做什麼?”員警叔叔問完,麥予樂腦袋裡首先浮現出來的是,薑溢宸從圍牆上翻下來的場面,但想到男生剛才囑咐過自己的話,麥予樂只好按照薑溢宸講的回答員警。
“隨地大小便?!”員警不可思議地反問,麥予樂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你說你們出去吃飯,為什麼她一身酒味,而你沒有呢?”員警嗅了嗅空氣裡的味道,緊接著突然扭過頭問道薑溢宸。
“我……”果然員警這突如其來的一擊讓薑溢宸沒有做好準備,麥予樂腦袋迅速運轉,張嘴替男生回答了一句“因為,他對酒精過敏”。
“你們倆是什麼關係?這麼晚孤男寡女不回寢室還呆在一起!一個女孩子家家大晚上夜不歸宿,還喝了那麼多酒。不知道現在社會上很危險嗎,都已經是大學生了,生活要有點節制還需要大人來提醒嗎?!”保安大叔問了這麼一個和這件事情八竿子也打不著的問題,讓麥予樂和薑溢宸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而陷入尷尬的沉默當中。
“難道,你是她男朋友,她是你女朋友?”保安大叔又補了一句,麥予樂已經做好了不回答的準備,此時,薑溢宸開口,重重地點頭,然後對員警叔叔十分肯定地說道。
“對,她是我女朋友。這下您還有什麼要懷疑的嗎?”
這句話一出口,好像安靜的空間裡一張銳利的紙片滑落下來,正中麥予樂的後腦勺。
 
“要我說保安大叔雖然年紀大了,也不可能相信我會是你這種人的女朋友,倒是某些人死皮賴臉地解釋,讓人家不得不接受這個悲傷的事實。”當男生點過頭後,保安大叔一臉的不可思議,最終還是在男生和女生互相打馬虎眼之下放走了兩個人。
“不然你還想住在裡面啊。”麥予樂和薑溢宸走出保安部,男生嚼了一顆口香糖,遞給女生一片,麥予樂沒要。
“說吧,你到底是幹嘛去了。”走回寢室的路上,麥予樂突然在薑溢宸面前停住腳步,抬頭看著男生嚴肅地問道。
“好女不擋道!”薑溢宸就是不正面回答女生,直接繞過了麥予樂繼續走。
麥予樂生怕自己放過了一個剛剛做了什麼壞事的罪人,拉住薑溢宸的袖子不讓對方再走一步,可能因為喝了點酒,所以有些失去輕重,麥予樂過於用力,不小心把男生的領口給扯了下來。一下子整條胳膊和半個胸口都露在了空氣裡,麥予樂一下子害羞地捂住了眼睛。
薑溢宸卻折回來一步一步走近女生,對著捂住眼睛的麥予樂狡黠地說了一句,“喝點酒就要胡作非為嗎?!”然後把拉下來的領口收了上去。
薑溢宸心裡吐槽著眼前的“奇葩”女生,整理衣服的時候,口袋裡不小心掉出來幾包東西。麥予樂搶先一步撿起來,打量一眼發現原來是幾包化學試劑。
“所以你去院樓偷了這些東西來?”薑溢宸想要伸手搶回來,麥予樂把手躲在背後不停閃躲。一番爭搶過後,薑溢宸輕鬆地把女生手中的化學試劑包拿了回來。
“怎樣,有本事你去告我啊。”男生挑起眉毛,一副趾高氣揚的表情,說完“呸”得一聲把口中的口香糖啐在了地上,轉身便丟下麥予樂一個人飛奔離開。
“你給我站住!講清楚!”麥予樂想要上前追上薑溢宸,邁出一步後,卻發覺腳底黏黏的,低頭一看,一隻腳剛好踩中了男生吐出來的口香糖。不過幸虧女生留了一手,剛才爭搶的過程中偷偷把其中一包試劑塞進了後面的屁股口袋裡。
明明自己幫了對方,連句謝謝都沒有,還用這種糟糕的態度。麥予樂氣得拔掉那只黏住口香糖的鞋子朝著薑溢宸背影的方向丟了過去,可是什麼也被丟中。
好像的確有點喝醉了,麥予樂揉著腦袋自言自語了一句。
 
這短短的兩個小時,簡直發生了一輩子都可能遇不上一次的事情,酒勁這才上來,有些微醺的麥予樂搖搖晃晃地爬上淩雲女生宿舍樓,用力拍著308的大門。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一開門是安娜,走進宿舍已經能聽見吳智慧的鼾聲,安娜給麥予樂倒了一杯水。
“我今天簡直倒楣到家了,上午被導演罵,被王璟鄙視,晚上還要再莫名其妙地被拉去背黑鍋,最後還被人說有病,我招誰惹誰了啊。”麥予樂吐著一肚子苦水,坐在對面的安娜摟了摟女生。
麥予樂把剛剛發生的一切原封不動地複述給了安娜,安娜非但沒有給與安慰還激動地對麥予樂說這真是一個好故事,得到靈感的安娜一邊問著麥予樂當時的細節一邊打開電腦,把剛才麥予樂說的話飛速敲進文檔裡。沒來得及回答安娜的問題,麥予樂胃裡一陣洶湧後就沖去廁所,排山倒海地吐起來。
“麥予樂,在你吐死之前請把你明早起來就會忘掉的東西讓我轉化為金錢好嗎!”安娜正準備去廁所幫麥予樂的時候,剛剛麥予樂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
安娜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麥予樂的手機,是一條短信,鎖屏上顯示出了一個對女生來說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一瞬間安娜的心像是被潑上了一鍋熱油,大片大片的烈熱泛上來。
無論怎樣開始如何結束,都始終無法忘記的名字——王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