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定  價:NT$550元
優惠價: 9495
單次購買20本以上85折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西藏阿里是萬山之祖、百川之源,是世界屋脊上的屋脊。
轉山,絕無僅有的生命經驗!
走進阿里,體驗其壯濶與寂寥,
感受天寬地闊心自在!

一生至少轉一次神山,是西藏人的夙願。轉山,不只是向外的朝聖之旅,也是內在的重生之路。
作者於2010年及2015年兩度前往阿里及外轉岡仁波齊神山,記錄了雪域高原獨特的大山大水景致,記錄了行旅途中心靈點滴的自我觀照,面對絕美的視覺震撼,讓她懂得了寂寥沉靜的力量,也豐收了內心廣濶的風光。她從拉薩出發,穿越日喀則、阿里、那曲等地,走過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全球面積最大的土林景觀、世界中心的岡仁波齊神山,探索神祕古格王國。
行走孤寂阿里轉神山,彷彿天地之間唯你獨行,放捨一切,與天地萬物合而為一!

邱常梵
臺大中文系畢業。曾任雜誌社副主編、小學老師、中日合資企業研發部及行銷市場部廣宣主任。
2002年進入法鼓山體系任職,開始學佛,視為人生轉捩點;2004年因先生事業轉移大陸而離職;2005年5、6月獨行滇、藏、川的藏區;2005年9月起於西藏大學遊學一年,那年正好五十歲;2008年皈依寧瑪派上師,正式次第實修藏傳佛法。
喜愛閱讀、登山和自助旅行,曾經旅行過十多個國家,最終卻在雪域高原找到心靈的故鄉。發願餘生以一支拙筆為西藏、為藏民、為佛法盡一份心力!
  著作:
  《聽見西藏——在雪域中遇見自己》
  《魔境西藏——拉薩遊學一年記》
  《旅行,聽見生命的回音》
  《極密聖境.仰桑貝瑪貴——從500公尺到4000公尺的朝聖》
  《走過倉央嘉措的傳奇》
  《我隨上師轉山》

封面圖說:
阿里岡仁波齊神山的山道上,藏民以磕長頭的大禮拜方式轉山朝聖,表達對信仰最虔誠的敬意。

 

【自序】
天寬地闊心自在

曾經請藏族友人和去過阿里的親朋好友用兩個字形容阿里,結果收到的回覆大同小異──孤寂,荒野,絕美,荒涼,野境,孤絕,震撼……。

從這些字眼,就算你從沒去過阿里,也可以勾勒出一個粗略的印象。

2000年我首次隨旅行團由青藏公路入藏,驚鴻一瞥,從此對西藏再也無法割捨,西藏成為我心中終極嚮往的佛國天堂。

2004年我離開職場,隔年憑著一張大陸駕駛證代替身分證,以背包客方式獨行大西藏將近兩個月,走過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西藏自治區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因緣相續,同年9月起於拉薩西藏大學遊學十個月,度過了雪域的四季。

之後,我每年避開旅遊旺季入藏兩回,一個人或搭車或徒步四處趴趴走,在不同季節走過滇藏公路、川藏公路、青藏公路、中尼公路,更參訪了不少佛教的修行聖地,唯獨阿里一直失之交臂。

西藏全區平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只有兩人,其中幅員最廣闊、擁有獨特高原風貌的阿里,是全西藏生活條件最差的地區,海拔高,氣候寒冷乾燥,別稱「世界屋脊上的屋脊」,它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區之一。由於位在喜馬拉雅山脈、岡底斯山脈、崑崙山脈、唐古拉山脈匯聚處,被稱為「萬山之祖」;加上是雅魯藏布江、印度河、恆河的發源地,又被稱為「百川之源」。

整個西藏自治區分為拉薩市、日喀則市、林芝地區、山南地區、那曲地區、昌都地區和阿里地區等六大行政區塊,背包客口中的阿里,不局限於行政區的阿里,而是廣泛地包括那曲地區,也就是羌塘(藏語,指北方草原)和青海可可西里無人區南緣。所謂「阿里行」,通常以西藏首府拉薩為起點,西行順時鐘方向經過日喀則市、阿里地區、那曲地區,終點再回到拉薩。(參閱第八頁地圖)

走一趟阿里,傳統路線安排分為南線和北線,北線又分為大北線和小北線。南線主要沿219國道新藏公路(新疆到西藏),通常從拉薩出發,抵達阿里地區首府獅泉河鎮後,原路返回拉薩,全程柏油路;大北線係先走南線到獅泉河後,接走301省道到那曲,大部分都是土石路,有許多岔路,沿途可見壯麗荒原及野生動物;小北線前半段和大北線相同,但從改則縣轉往南,走206省道,接回新藏公路,返回日喀則。

此外,還有一條背包客偏愛的中北線,會經過很多特色湖泊,有「多湖區」之稱,人煙稀少,野生動物眾多,路況很差,容易迷路,是最荒涼最艱辛的一條路線,但同時也充滿最不可抗拒的誘惑。

2008年3月拉薩因靜坐抗議演變成動亂事件,從此,當局對外賓(包括臺灣人)管制趨嚴,規定全程需請地陪(導遊),處處設立崗哨檢查相關證件,臺灣散客再也無法一人自由行走。面對西藏局勢的每況愈下,我加緊策畫阿里行。

2010年終於成行,和朋友共七人租兩部吉普車,在藏族導遊陪同下,走了一趟「阿里中北線+珠峰」二十三天行程,包括徒步外轉神山岡仁波齊兩天。

阿里大部分都是無人區,藏族師傅(即司機,大陸慣稱師傅)總愛開玩笑:「在阿里無人區,就算閉著眼睛開車也不用擔心會撞到人,因為除了野生動物,根本沒有人。」

未去阿里之前,聽到師傅這樣形容,除了哈哈大笑,沒特別感受,直到自己實際走過,才深刻體會到阿里的壯闊與寂寥。

二十三天的行程裡,看到了預期中的大山大水、神山聖湖、古格王國遺址、象雄文化以及豐富的野生動物;經歷了各種意外狀況,包括爆胎換胎、水箱破裂、車輛陷入泥沙、螺絲鬆脫、變速檔出問題、在無人區迷路……;曾清晨5點就出發趕路,也曾夜行到10點半才抵達目的地(因此看到了壯麗的荒原落日);氣候多變,經歷了豔陽、細雨、冰雹、小雪、大風雨……。

2015年6月二度前往阿里地區轉山,雖然大部分行程和2010年第一回前往時重疊,但最後因故未走羌塘和可可西里無人區南緣,只走了阿里南線,不過收穫一樣豐富,感受更加清明,或許是因為這些年來隨西藏上師次第修學,自己的愚癡和無明減少了一些吧!

兩回行走阿里及轉山,絕無僅有的生命經驗,天寬地闊心自在,而只要心自在,時時、處處、事事、物物皆修行!


自序:天寛地濶心自在
轉山地圖
前奏曲:2014的魔咒

第一部 拉薩市
花雨彩虹共舞
轉八廓街隨想曲

第二部 日喀則市
江孜古城堡
交換人生
相機不見了
第二敦煌
世界海拔最高的寺廟
繁華只不過是一捧沙
朱古活佛
鐵索橋與金塔相輝映
帕羊小鎮

第三部 阿里地區
糞坑上的反省
牛刀小試
眾神的花園
轉山第一天
轉山第二天
全身長綠毛的奇僧
神山靈犬
三大好人
白與黑
羊糞上的清涼
蛋黃衣領
穹窿銀城之謎
穿越異次元世界
消失的古格王國
飛翔空中永不墜落
東嘎皮央石窟
無人區遇見黑頸鶴
白色財富
邂逅藏學家

第四部 那曲地區
尋訪苯教古寺
藏羚羊悲歌
天湖納木措

代後記:濶別十年,再見扎桑喇嘛
附錄:謝謝您們,札西德勒

 

【前奏曲】
2014的魔咒

2010年首度走阿里,並順利外轉岡仁波齊神山後,藏族朋友提醒我:「2014馬年是岡仁波齊神山的本命年,一定要再來轉山喔!本命年外轉一圈的功德等於轉十三圈,圓滿了十三圈後,才能去轉內轉!」

之後,每年入藏,一次又一次被藏族朋友提醒:2014神山本命年一定要來轉山!2014神山本命年一定要來轉山!2014轉山,2014轉山,這四個數字像魔咒一樣,深深烙印在心中。

擔心馬年殊勝神變月(藏曆4月)轉山人潮洶湧,交通工具及食宿會有問題,我在2014年初即展開和拉薩方面的聯繫,談好行程及費用,付了訂金,稍微寬心,但心中深處仍隱約有一些不安,多年來行走西藏的經驗告訴我:在西藏沒有什麼是可以百分百確定的,前一秒鐘才談妥的事,下一秒鐘就有可能翻案,根本不需任何理由。

我的擔心不幸應驗了,4月上旬傳出消息:「由於政府管理原因,拉薩邊防大隊自2014年4月24日零時起到8月31日止,不對外辦理去阿里的邊境通行證。」

不久,官方正式發布公告:
 
尊敬的各位遊客:由於今年恰逢十二年一度的阿里「塔欽」宗教活動,因此前往阿里地區朝拜的信教群眾人數將會激增。為盡量滿足廣大信教群眾的朝拜意願,同時鑒於目前阿里地區,特別是塔欽鎮住宿接待容量較小、設施較差的情況,即日起前往阿里地區旅遊的持區外身分證國內散客(包括港、澳散客)將實行指定接待社就地組團制度。
 
同時指定五家旅行社接待中國內地散客;兩家旅行社接待港、澳散客。

公告中隻字未提臺灣散客,擺明就是臺灣散客無法前往阿里。於是,我們從原訂6月轉山往後延,到了8月初,消息傳出已開始接受臺灣散客遞交資料辦證,心中萌生希望,沒想到,西藏318國道8月9日及18日先後發生兩宗大巴車禍,造成四十多人死亡,二十多人受傷。西藏旅遊局發出通告,旅行團只能以中巴載客,並限速行駛,以策安全。

這兩項規定使得中巴車因數量有限,嚴重搶手,擴延至越野車也被哄抬價錢,加上時速限制40公里,使得相同的行程,車時延長,師傅和導遊的工時也延長,搞得整個西藏旅遊市場人仰馬翻。

我們的證件還是辦不出來,延後到9月也一樣,代辦的拉薩旅行社建議再延後,他們認為10月辦證成功的機率很高,但我擔心10月岡仁波齊山已開始下雪,四位隊員中除了我,其他三人都沒有雪地登山經驗,萬一遇到大雪,又身處五千多公尺的高海拔,安全堪虞,只好取消合約。

事後發現公告不核發阿里邊境通行證的期間,關係良好的臺灣旅行團照常出團,照常轉山,倒楣的只有像我一樣不想參加「天價」旅行團,卻又沒關係、沒勢力的背包族散客。

2014年發生的這些更迭起伏,在佛法中稱為「違緣」,最終,馬年轉神山的心願落空,唯一收穫就是增強了自己對佛法的體悟,以佛法「無常」、「緣起性空」觀待,既然馬年和神山無緣,就平靜地接受,等待2015年新機緣的來臨。

2015年初,一切從頭開始,另找了幾家旅行社,經過一番來來往往費心聯絡、比價、接洽,就在塵埃落定時,4月下旬發生尼泊爾大地震,西藏境內部分旅遊路線被封,同時當局宣布:豐田4500越野車(走阿里大北線的主要交通工具)正式報廢。

一時之間沒有適當及便宜的車輛代替,我們原先規畫的行程不得不改成路況較佳、商務車可走的阿里南線,心中感到遺憾,但我們最主要的目標是「轉山」,只要轉山不受影響,其他也就隨順因緣。

2015年5月15日啟程號終於吹響,順利拿到「臺灣同胞進藏批准函」及不同機關單位核發的各式批函,歡喜之餘,靜心想一想,2014年轉山未成,應也是佛菩薩的安排,今年四位隊員的組合很奇妙,兩位藏傳佛教徒,一位漢傳佛教徒,一位佛、道並修的師兄,三人都是因看我的書而和我結緣,我們決定克服不便,全程吃素,這個緣起我覺得非常善妙。

神山靈犬

2010年轉神山是在藏曆4月尾,天氣暖和些,沒遇到下雪,好走多了。在兩天轉山裡,除了對神山留下震撼印象,最讓我難忘的是一隻黑狗,一開始我沒特別留意牠,因為同時有好幾隻狗跟著,忽前忽後,我們以為是流浪狗,走了一陣後,我才發現這隻黑狗主要跟著我,中途雖然也會跑去和其他狗玩,但沒一會就又回來我身旁,我停下休息,牠也停下,安靜趴著,我休息夠了開步走,牠也立刻起身跟著走。

小時候家中養過土狗,婚後應小孩要求又養過一隻牧羊犬,是來自英國謝德蘭群島的牧羊犬種,非常聰明,我和狗也算有因緣吧。仔細看這隻黑狗,不太像是野狗,毛髮乾淨順滑,全身黑色,只有四隻腳、臉頰、下巴是白色,眼睛上方並有很特別的兩個白點,看牠一路跟著我登高,精神抖擻,步伐穩健又俐落,應該很年輕。

其中一次休息時,我望著靜靜躺在我腳旁的牠,用手輕輕撫摸牠的毛髮,不知為何聯想起「蓮花生大師」(通常簡稱蓮師),我皈依寧瑪派上師修行,蓮師是寧瑪派的創派祖師,出發轉山前我不斷向蓮師祈請加持,蓮師曾對弟子承諾:「任何對我有信心的人,我都會守護在他的身邊。」我一路憶念蓮師,那麼,黑狗會不會是蓮師的化身?

蓮師有好幾個名號,其中一個是「古魯仁波切」,於是我給黑狗取了個名字,叫「古魯」。

在海拔四、五千公尺的地方徒步,氧氣只有平地一半,身體非常容易因氧氣不足而感到疲累,但我只要看看相伴在一旁的古魯,再誦幾回〈蓮師七句祈請文〉,精神就恢復了。

轉山第一天我們住宿在直熱寺招待所,狗不讓進,古魯徘徊在招待所外牆,晚餐我們吃麵,沒東西餵狗,我分了一些麵給古魯,可能是餓了,牠唏哩呼嚕一下就吃光了。

臨睡前,我在室外四處找不到古魯,很擔心半夜氣溫低,牠要如何度過?只能祈禱牠憑藉本能,已經找到一處避寒之處了。

第二天一早,我們看完日出要出發時,古魯又出現了,我喊牠,牠立刻跑過來我身邊,繼續一路跟隨,上卓瑪拉山口的山路很陡,有一段還遍布亂石,古魯走在我前方,輕地巧閃避尖銳的石頭。

終於抵達最高山口,大家忙著懸掛風馬旗,撒風馬片,拍照留念,我也想和古魯合照,卻前後左右看不到牠,這才發現牠不見了!最後一段路因為很陡,我低著頭氣喘如牛邁步,沒注意牠,難道牠迷路了?不可能,轉山人那麼多,隨便找個人跟就跟上來了。那會是摔跤受傷無法行走?好像也不可能。那為什麼不見了呢?

前後左右找不到牠,我往回走了一小段,問後面上來的轉山者,也都說沒看到狗。

我百思不解,為何古魯會憑空消失?

下山途中,我不時回頭,盼望會看到古魯的身影再度出現,卻是從此未再相見。

回到臺北整理照片時,才發現轉山第一天早上,剛抵達經幡廣場,在我還未察覺到古魯的存在前,牠就被我拍進照片中了。唉,是我自作多情嗎?為何我感覺牠那姿態那神情,彷彿牠就一直站在那裡等候,只為了陪我走上一程。
 
後記:後來看到卓瑪拉(藏語,度母的意思)山口的資料,當年轉山之父古倉巴大師在尋找轉山路時,來到山口附近,猶豫不知該如何走,忽然前方出現二十一隻黑黝黝的狼群,直視著他,大師很快領悟到二十一隻狼就是二十一度母的化身,來給自己指路的,於是跟隨狼群前進,即將抵達山口時,二十一隻狼瞬間逐一隱沒,不見蹤影。

或許,古魯也正是蓮師化身,引領我順利到卓瑪拉山口的吧!
繁華只不過是一捧沙

過了拉孜,翻過海拔4517公尺的昂拉山口後,進入昂仁縣,第一個目的地是日吾其金塔,這不是正規路線的景點,導遊和師傅都沒去過。他們好奇地問我:「你怎麼會知道這地方?」

「查資料啊,我又不是第一回來西藏,當然要拜訪一些特殊點,日吾其金塔是湯東傑布建的,湯東傑布你們應該都知道他吧!」

他們點點頭。發明藏戲及鐵索橋的湯東傑布,藏族老少都認識他。

問了路人,車拐進縣道,一會後來到一座寺廟,我環顧四周沒看到金塔,直覺不對,問多吉和師傅:「金塔在哪裡啊?」他們下車問正在寺外整理蔬菜的兩位喇嘛,回來轉述:「他們說金塔還很遠!」「那這裡就不是日吾其寺了,因為資料說金塔位在寺廟旁,這間到底是什麼寺呢?」師傅直接拉大嗓門問喇嘛,喇嘛回答:「曲德寺。」

雖然不是我們原訂的目標,但既然誤打誤撞來到,表示有緣,大家也歡喜接受這「美麗的錯誤」,在喇嘛熱心引導下入內參觀。

喇嘛介紹寺廟屬格魯派,海拔4400公尺,已有七百多年歷史了,是昂仁縣目前三十多座寺廟中規模最大的一座,僧人有三十多位。

走進殿堂,驚喜看到一座被細鐵絲網圍繞保護的「彩沙壇城」,色彩炫麗,喇嘛介紹時值神變月(指藏曆4月),寺廟舉行大法會,壇城是迎請本尊降臨的所在,因此以彩沙製作了一座「大威德金剛壇城」,七天後才會拆解壇城。

「壇城」來自梵文Mandala的意譯,音譯則稱為「曼達拉」或「曼陀羅」。在藏傳佛教密續中,不同的本尊,壇城的圖案也不一樣。壇城的外相象徵密續該本尊安住的宮殿;內在意義象徵該本尊的智慧和威德。

壇城也是藏傳佛教顯示宇宙真理的一種圖繪,代表「無限的大宇宙」和「身體內在小宇宙」相印的微妙空間,常做為觀修的憑藉。

能看到彩沙壇城,都是有深厚福德因緣的人,由於壇城具有本尊與法會的加持威力,觀看時若能帶著清淨的信心,專心一意順時針方向繞行,功德一如繞佛繞塔,能種下未來成就該本尊果位的善因種子。

壇城中的每一個圖案或字母,都有象徵意義,例如:藍、黃、紅、綠、白五色代表五方佛五智(另說代表地、水、火、風、空和色、受、想、行、識);火輪象徵出離心;蓮花瓣象徵菩提心;雲朵象徵大悲心;金剛牆保護行者不受障礙;四門象徵四聖諦及四靜慮;雙鹿法輪象徵聽聞教法等。

幾年前,我曾收到朋友轉寄主題為「繁華只不過是一捧沙」的彩沙壇城繪製過程影片,幾位喇嘛先依照經典記載的比例打好底稿,再使用不同顏色的特殊細沙,由內往外繪圖,如此每日繪製幾小時,耗時近一個月終於完成一座瑰麗絢爛的彩沙壇城,然後,圍觀人群猶在讚歎時,只見喇嘛手持小刷子,毫不猶豫地,由外往內,瞬間將壇城破壞掃空,那個當下,現場觀眾看得目瞪口呆,受到強大的震撼。

即使不懂彩沙壇城所象徵的佛法意義,純粹以一般人觀賞藝術的眼光來看,它也是一幅精緻的藝術創作品,令人歎為觀止,愛不釋手。瞬間把它毀了?一般人當然無法接受,盡是不捨,惋惜聲連連。

美麗而脆弱的彩沙壇城,難建而易毀,整個從製作到分解的過程,道出了萬事萬物成、住、壞、空的軌則,展現了無常、幻化、緣起性空的佛法本質。有位仁波切曾開示:這個過程,最主要就是要破除我們的「執著」,因為執著會導致苦的產生,使人無法解脫。

在《大般涅槃經》中,迦葉菩薩曾問佛陀:「云何執著?」佛陀回答:「……於所著事不能放捨,是名執著。」用白話文來說明,只要是對自己的想法、立場、態度、身分或與自己相關的人事物等,都放不下,非常在乎,那就是執著。

例如有人連旅行到落後國家都堅持一定要住在有空調、床單潔白的房間;堅持每天洗澡換穿乾淨衣服;堅持一定要吃合自己口味的食物……,若無法如願,便坐立難安,這其實也是一種執著,導致整趟行程苦不堪言,對自己對同行者都是折磨。若是能不堅持一定要如何如何,不再執著一件事物或一種習慣,那它就失去了指揮擺布你的能力,你也就獲得了自由。無論走到哪裡,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能怡然自在。

許多高僧大德都開示:修行無論是用哪一種方式,目的都是為了消除分別心,因為有分別心便會有執著,所有煩惱的根本都來自執著。無論你如何精進,如何念誦儀軌,只要執著沒有祛除,就不是真正的修行。
轉山第二天

昨晚睡得不錯,一覺到底,同房藏民的同伴來叫他時,才被吵醒,一看手表4點多。

5點準時出發,不用手電筒,只靠月光及雪地反光就可以行走了,若有人打開手電筒,光亮只照到局部,其他地面反而看不清楚。

月光下四周白茫茫一片,完全看不出來五年前走這段路的景觀。記得往上爬,便會到一大片亂石堆,那是位於神山東北邊,阿里地區最著名最神聖的天葬場,被稱為清涼寒林。

在四、五千多公尺的高海拔,徒步走57公里的轉山道,對我們是一種嚴苛的考驗,肉體受煎熬,但卻是一段滌淨心靈的修行路。

山路坎坷,尤以直熱寺至卓瑪拉山口之間的路段最為艱辛,海拔陡升六百多公尺。這段路上,除了開?的山景外,還有幾處聖跡:能辨別是否孝敬父母的石穴、能辨別業障輕重的石穴、能洗盡殺戮的山泉水等。如今全掩蓋在白雪下。

原本是多吉領頭,接著玉如、大偉,我殿後,經過幾段比較陡的地形時,玉如和大偉速度變慢,走幾步就停下喘氣,我也必須止步,給予口頭加油鼓勵。

我只穿一件排汗衣及防風防水的外套,不像他們穿了保暖衣加羽毛衣,隨著他們走走停停,我身體產生的熱能逐漸不足,只感受到一個字:「冷!」到後來冷得受不了,只好在他們又停步時,快速超越,跟多吉說:「實在太冷了,我必須走快點,你陪他們慢慢走。」

8點半,抵達卓瑪拉山口,五年前是遍地陽光,此際太陽還未越過山嶺,我原地來回踱步等候,保持動能,因為身體只要一靜止不動,便冷得發抖,全員到齊後,快速掛好祈福風馬旗及合照,然後便趕緊下山。

我同樣按照自己的速度走,下山的路比上山難走多了,大部分路段都結冰,滑不溜丟,前方藏民不時有人滑跤,我也滑倒兩次,幸無大礙。

從山口往下,先走過一片雪原,之後大陡坡急降,一直降到山腳,我走進一間藏民經營的帳篷茶館,裡面擠滿朝聖客,大多在吃方便麵,有些喝茶,為了等多吉他們,買了瓶飲料,拿出乾糧慢慢吃。

從塔欽已經修了條車路直達茶館,從這裡開始,山道轉向神山東面,路好走多了,可以專心持咒。

前方出現以大禮拜轉山的一群藏民,地面滿是積雪,他們無論男女老少,全都毫不遲疑地一次又一次地五體投地。有位女孩手套已破,大偉於心不忍,脫下自己的毛手套送她,女孩收下後轉身和後面阿佳拉說話,我趁機問阿佳拉哪來的?原來來自阿里改則縣,共九位,我們拿錢供養,並把一些乾糧送給他們。

轉山途中的陡峭路段,連拿登山杖都不易平衡了,要如何大禮拜呢?多吉為我們說明,無法大禮拜的地段,藏民會拿繩子丈量長度,等到了平緩處,再依繩長補足大禮拜。早年我走滇藏公路和川藏公路時,半路遇到長程大禮拜到拉薩的藏民,也曾好奇問:「遇到河流怎麼辦?」答案是搭船過河,目測河面寬度,到對岸後,再原地大禮拜補足距離。

呵,全天下應該找不到比藏民更虔誠更可愛的人了!

互相祝福後告別,沒多久看到一群藏民坐在路旁休息,我主動笑著打招呼:「札西德勒!」他們也此起彼落回覆,有一年輕女孩把她正在吃的東西遞給我,說漢語:「阿姨,吃嗎?吃嘛!」

年輕女孩叫次仁德吉,很活潑,知道我是第二次來轉山,也有藏名後,很高興地邀我和他們一道兒走,邊走邊聊,他們一行十人來自薩嘎,因為有老年人,兩天轉一圈,共要轉三圈。我聽了豎起大拇指稱讚。

次仁德吉看到我手中的計數器,問我是什麼?我示範給她看,念一遍〈嗡瑪尼唄美吽〉,同時按一下計數器,再念一遍再按一下,看到數字不斷累積,她驚喜地喊大家來看,瞬間所有人將我團團圍住,興趣盎然看我示範。

「你邊走邊念喔?」

「對啊,我一人走時,就不斷持咒。」

「那你還會念什麼?」

我先誦〈蓮師七句祈請文〉,才誦第一句,其他藏民也紛紛加入,聲音有高昂有低沉,迴響在轉山道上,頓時感覺神山的天人、非人都在微笑看著!

誦完,大家興致高昂,有人又問我:「你還會誦其他的嗎?」

我不看法本最會唱誦的就只有〈聖八吉祥頌〉了,這是寧瑪派在修法一開始必誦的祈請文,共有四十句,我清清喉嚨,開始用藏語唱誦:「嗡,顯有清淨自性任運成,安住吉祥十方佛剎中,佛陀正法並賢聖僧伽,悉皆頂禮願我等吉祥……。」前後左右的藏民都聽得笑逐顏開。

我當然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如此高興,同時心中也感到一點痠痛。

中國政府鼓勵漢人大量移民西藏,拉薩已被戲稱為「小成都」,走在街上聽到講四川話的機率高於講藏語。無論是在藏區開店、工作或移民定居的漢人幾乎都不學藏語,他們占優勢有恃無恐。

因此,藏民只要聽到漢人會說一點藏語就很高興,在他們單純的想法裡:願意學藏語說藏語的漢人,一定是認同他們的。若是聽到漢人會用藏語念誦咒語或經文,就更讓他們高興了,因為那表示這人也是佛教徒!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