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目擊證人:你今天目擊了什麼?
  • 目擊證人:你今天目擊了什麼?

  • 系列名:小說館
  • ISBN13:9789577517814
  • 出版社:國語日報
  • 作者:張友漁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5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07/05
  • 適讀年齡:小學高年級
  • 中國圖書分類:兒童故事;兒童小說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張友漁 的 3 0 篇 小 小 說
目擊青春的躁動、疑惑和渴望

我常覺得少年看似乖巧、叛逆、悶頭的背後,有一個更真實的面貌……
小說是很溫柔的工具,有時候我們就是需要藉由看見別人再反射回來看見自己。 ──張友漁


有這麼嚴重嗎?多玩五個鐘頭會怎樣?就算只有幾天玩超過時間,又如何?我的人生就要完蛋了嗎?現在就說什麼未來──會不會太早哇?〈殘局〉

我哭得停不下來。但是,我不能自私的要他們為了讓我有個健全的家,而將兩個不快樂的大人關在家的牢籠裡……〈起飛〉

我像顆有點洩氣的皮球,被扔來扔去。我變強大的方法,就是把氣灌飽了,讓自己可以彈得很高,讓每個人都怕我。當你什麼都不怕的時候──大家就怕你了。我很享受大家都怕我這件事。〈大姐大〉

「糟了,我要當阿媽了!」媽媽的直覺有時候真準,果然一猜就中!我的下巴差一點掉下來,哥哥才國一就讓女生懷孕?〈蝌蚪亂竄〉


連青少年自己都不易清楚何以會如此的心理特質,在這本短篇小說集中有很深刻的描繪。讓青少年在閱讀中,看見自己;在敘事中,更有這種邀請──讓青少年和主角一起去面對、去思考。非常值得推荐青少年閱讀!
──林偉信/臺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
張友漁,花蓮玉里鎮人。
寫作至今,二十餘年。
喜歡小說,熱愛故事。
小說總是會讓小說家遇見一些事,
或者說,小說家總是能遇見一些可以變成小說的事。
更精準的說,小說家的眼裡,看到的都是故事,
包括她自己,不過也只是一個故事。

熱愛故事的作家出版了【小頭目優瑪】系列之《迷霧幻想湖》、《小女巫鬧翻天》、《那是誰的尾巴?》、《失蹤的檜木精靈》、《野人傳奇》;《我的爸爸是流氓》、《西貢小子》、《喂,穿裙子的》、《砲來了,金門快跑!》、《再見吧!橄欖樹》、《糟糕,我扮鬼臉了!》、《悶蛋小鎮》、《今天好嗎?公主殿下》、《聽說,月亮有一個書房》、《螞蟻撿到一顆蛋》、《來畫一棵神奇的樹》、《天神的釣竿》等書。
思考問題,看見自己

臺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 林偉信

青少年心思變化多端,難以捉摸,偶爾看似粗枝大葉,但有時卻是敏感、細膩(所以常有「矛盾」);遇事雖會膽怯,但卻又正義感十足(所以常會「衝動」);看事情很不順眼,但卻又對自己的看法和作為,常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所以常會很「故意」)等。這些可能連青少年自己都不易清楚何以會如此的心理特質,張友漁老師在她的這本短篇小說集中有很深刻的描繪。

在書中,作者從家庭的教養問題(親子關係、家庭衝突、父母失和等),逐步延伸至學校同儕間的相處關係(友誼、誤解、霸凌等),以及青少年嚮往的情愛追求所衍生出的問題,最後以生活瑣事(家中多餘之物、鄰居家小狗的狗屎、幫忙做白工等)做為終結。透過一篇篇的小說,刻畫出青少年面對問題時的各種心理狀態與行為反應,讓青少年在閱讀中,看見自己。

而藉由這些短篇小說,作者也帶領閱讀者跟隨主角進入故事,一起思考該如何面對與處理人我之間所發生的各種問題。雖然,主角面對的問題常是複雜、不易解決的,但是,透過一篇篇故事的進行,作者也不斷的對青少年傳遞出一些正向的訊息:「人生就是這樣,不會事事都如意美好」(起飛),但是,只要人們願意認真面對生活問題,「努力生活的姿態是最美麗的」,而且「無論如何她(他)都會找到走出困境的方法」(目擊證人)。

當代思考教學,在教材書寫上,有一種體裁叫做「兒童哲學小說」。它在有人物、有對話、有情節的故事裡,巧妙融入了一些生活問題,並且在故事情節中暗含了處理這些問題的思考技巧,以及行為處事的相關智慧,讓兒童在閱讀或與教養者討論的過程中,去熟悉這些思考技巧,以及學習書中所欲傳遞的生活智慧。張友漁老師這本《目擊證人》,除了有她一貫善於說故事的文學專長外,在敘事中,更有這種邀請青少年一起「在故事裡思考生活問題」的意味──藉由對各種日常瑣事的描繪,形塑問題情境,讓青少年和主角一起去面對、去思考,進而在解決問題中,發現意義,增長智慧。

由於,這本短篇小說集不僅可以讓青少年在閱讀中覺察自己,了解自己;更可以提供他們對不同的生活問題,進行探究與省思的機會,因此,非常值得推荐青少年閱讀;而且,當閱讀者與這些故事產生共鳴,「讓故事在我們的記憶裡,繼續旅行」時,這本書或許將成為日後陪伴他們成長的最佳省思文本。
今天,你目擊了什麼?
張友漁
平常的時候,我總是很認真的觀察身邊每一個人,察看他們的表情以及他們手上拿著的東西,猜測那個怒氣沖沖正在奔跑的男子要去哪裡?三更半夜從床上跳起來推開窗,察看是誰在大馬路上罵三字經。那個人的眼神為什麼這麼輕浮?這些事情意味著可能有什麼壞事就要發生,我得看清楚,才能做一名稱職的目擊證人,幫助當事人或是警察一點小忙。
這麼多年了,我沒有真正當成什麼重大案件的目擊證人。
一直到有一天,我去市場買菜回家的路上,看著路上忙忙碌碌的人們,忽然就感動得不得了。你看,送瓦斯的大叔、賣地瓜的小販、賣菜的大嬸、修車的師傅、推著一車廢紙的老婦……每個人都好努力的工作喔!
我終於當目擊證人了,我親眼目擊這些人和那些人很認真的生活。

廟會活動神明繞境,熱鬧的陣頭從樓下經過,我習慣把目光集中在某個少年少女身上,他(她)也許正在打鼓,也許正扛著轎,也許吹著嗩吶,這個時間他(她)們應該在學校上課,怎麼會出現在陣頭裡?
曾經在一個廟會活動,我站在路邊看著一個又一個陣頭經過,當高大的七爺晃著長長的手臂經過時,我看見七爺肚子裡冒出來的那張臉,他根本就是個孩子嘛!這孩子扛起二、三十公斤重的七爺呢!我立即扔下單車,往前跑,邊跑邊拍照。那個男孩看著我,刻意慢下速度好讓我順利拍照,但是他把臉縮回去了,把亮點給了七爺。這男孩有一顆相當柔軟的心哪!只是,他並不曉得,吸引我按下快門的不是七爺,而是他稚嫩卻又認真的臉。
我常常覺得少年看似乖巧、叛逆、悶頭的背後,有一個更真實的面貌是別人看不到的,那也許是躁動、焦慮、自卑、憤怒、恐懼不安、對家人感到不耐煩、每天不頂嘴個兩三次就會不舒服……
少年們還沒定型,他們還在碰撞還在尋找,並試圖明白自己將成為怎樣的人,小說是很溫柔的工具,可以幫助他們修飾稜角,有時候我們就是需要藉由看見別人再反射回來看見自己,這才驚呼:「嚇,真是見鬼了,原來我也是這樣!」
觀察自己傾聽自己了解自己,才知道如何安撫躁動的靈魂。
接受國語日報的邀稿寫作這些二千字的小小說,如何在有限的字數裡寫得精巧,這是一項挑戰。我比以往更細心地去觀察人和人們的生活。
希望這些小小說,可以是一聲──
嘿,你今天目擊自己做了什麼?
推荐序 思考問題,看見自己/林偉信
作者序 今天,你目擊了什麼?

【目擊證人】
目擊證人
野生山藥
誰應該看臭臉?
不用餐的餐桌
殘局
天還沒亮

起飛
是誰的孩子

【我不是那樣的人】
忘記昨天儀式
我不是那樣的人
惡少
大姐大
小圈子
還有小古
九局下,二出局
殘酷
輸贏

【好想談戀愛】
好想談戀愛
發條小鐘
癩蛤蟆王子
蝌蚪亂竄
美麗是什麼?
偽娘

【記憶,繼續旅行】
大陶甕
狗屎風波
和好五大妙招
代班
冏旅行
畢業前夕
目擊證人
我們是目擊證人吔!
很多人努力工作賺錢和生活,我們是這些人的目擊證人!

車輪餅攤車被推倒的時候,我就站在對面馬路,正好目睹車子倒下,好幾個烤好的車輪餅滾到馬路中央。
為什麼剛好看見呢?當時我正盤算著要不要去買兩個來解饞,就看到兩個男人走過去,伸出手指對老板娘罵了幾句,接著動手動腳推倒攤車,其中一個較壯的男人還高舉右手作勢打人。我緊張得心臟都要彈跳到喉嚨。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呀!
車子倒下的聲音讓很多人圍了過去。
媽媽騎機車來接我的時候,來了兩個警察。我告訴媽媽,我親眼看到攤車被那兩個男人推倒。
「走,我們過去跟警察說。」
「啊!我好怕。」
「怕什麼?你是目擊證人吔!」
「旁邊有很多人,他們應該也都看到了。」倒下的攤車旁圍了一群人。
「萬一他們沒看到呢?」媽媽轉頭問我,「你看到了整件事情發生嗎?」
我點點頭。媽媽一邊將機車牽到路旁一邊說:「先過去看看,也許你可以幫車輪餅的老板娘和警察一點忙,我們要善盡公民責任。」
我和媽媽過馬路,來到事發現場。一個警察在拍照;另一個在記錄路人的話。攤車後面是家便利商店,緊鄰著一家小小的蛋塔和菠蘿麵包專賣店。
車輪餅老板娘個子瘦小,年紀看起來比媽媽大一點點,她紅著眼眶,心疼的看著掉了一地的車輪餅、奶油、芋頭和紅豆餡料。
「我已經跟她說了一百萬遍,不要在這裡擺攤,會影響我們店裡客人進出,她就是不聽,才給她教訓一下。」壯壯的男人說。
「哪裡有影響啊?他們是擔心別人買了紅豆餅就不買他們的蛋塔。」「他們吵很久了啦!」「對呀!他們因為停車問題也吵過幾次了。」「再怎樣不高興也不能破壞人家的謀生工具呀!」圍觀的路人七嘴八舌的評論。
警察拍完照表示,可以把攤車扶起來。一群人七手八腳的幫忙,媽媽也幫忙撿拾地上髒污的車輪餅和餡料。
便利商店店員拿著一片光碟片出來,交給警察:「我剛剛看了一下,剛好有錄到車子被推倒的畫面。」
我拉著媽媽的袖子,小聲的說:「有監視器,不需要目擊證人了。」我其實有點失望,當不成對事件有幫助的目擊證人。科技發明真厲害,現在幾乎每個角落都安裝了監視器。
傍晚了,太陽卻還沒有要下班的意思,持續灑下熱烘烘的陽光。
「我們去吃碗冰!」媽媽拉著我的手過馬路,鑽進巷子口一家「涼快冰店」。我們來過幾次,賣冰的老板是一對老夫妻,約七十幾歲吧!他們很大方,總是在冰上灑很多紅豆。
「這麼老了,還辛苦的賣冰。」我說。
「生活不容易喔!」媽媽說,「不過,工作讓人更有活力,你看他們精神多好。」
我的心裡有一點感動,因為他們好努力生活,比很多遊手好閒的人好太多了。
「媽媽,我們是目擊證人吔!很多人努力工作賺錢和生活,我們是這些人的目擊證人!」我發表了目擊證人的新觀點。
媽媽睜大眼睛,用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天哪!真不敢相信一個五年級的小男生會說出這樣的話。說的真好,我們是新目擊證人!」
「我是從車輪餅事件聯想到的。」被媽媽誇讚,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媽媽忽然想到什麼,提高音量說:「我們今天就去當十個努力生活、勤奮工作的人的目擊證人。」
我們像剛得到藏寶圖,正等著出發去尋寶那般的興奮。
我拿出筆記本,記下第一個努力工作的人:涼快冰店──老板和老板娘。
吃完冰,我坐上媽媽的機車,沿路尋找「目標」。
一輛送披薩的機車超越我們;扛瓦斯桶的中年男子走進一棟公寓;希望小舖的包子出爐了;小男孩坐在麵攤最角落的位置寫功課;外籍看護用輪椅推著老婆婆到公園散步;一輛不停廣播『磨菜刀、磨剪刀』的磨刀師傅騎著機車鑽出巷子;身上沾了不少白油漆的師傅剛收工,正將梯子、油漆桶和其他工具搬上貨車。
紅燈的時候,一個老婆婆推著堆滿紙類回收的推車停在路邊。
我和媽媽看著老婆婆,沒有說話。媽媽側著臉,輕輕的點點頭。第九個──雖然很辛苦,拿到的報酬又微薄,但努力生活的姿態是最美麗的。
「九個了,還有最後一個。」媽媽轉頭說。
回到家門口,媽媽停妥機車脫下安全帽,我對媽媽說:「你是第十個。我是媽媽努力生活的目擊證人。見證十一年咯!」
媽媽愣愣的看著我好幾秒鐘,接著很用力的把我抱在懷裡。我們很肉麻的站在路邊擁抱──希望不要被同學看到才好!
媽媽鬆開我的時候,眼眶紅了,一汪淚水在裡頭閃動。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過了十一年,媽媽的辛苦我完全看在眼裡。擔心媽媽太感動而崩潰大哭,我趕緊轉移話題:「媽媽,我們到底是為誰做見證啊?」
「為自己呀!看見別人這麼努力工作生活,我們也要更努力才行啊!」媽媽帶著微笑說。
「希望車輪餅攤可以找到更好的地方做生意。」我想起滾到大馬路上的車輪餅。
「會的,無論如何她都會找到走出困境的方法。」媽媽說。
天漸漸暗了,我的心暖暖的,相信媽媽也一樣。

九局下,二出局
人生有各種可能,但我眼前只有一種狀況──時間到,我就輸了。不是輸給時 間,是輸在無從選擇。

該如何說明我現在的處境呢?
好比棒球比賽,零比五,九局下,二出局,眼看就要輸了。你是第九棒,拎著棒子走進打擊區,觀眾站起來準備離場,投手對你投出輕蔑的目光,雖然相距十八點四四公尺,你就是看到了那黑眼珠裡的輕蔑。沒有人相信你能扭轉這個劣勢,連你老媽都把電視關了,她不忍心親眼目睹你的失敗。整個世界只有你自己相信──你將創造一個九局下的大局。
棒子在手上,我的手在發抖。
他們正盯著我。
眼看就要輸了。不管我的球棒是高舉的還是繼續垂下,我都是輸家。
人生有各種可能,輸,贏,不輸也不贏,維持現狀。但我眼前只有一種狀況──時間到,我就輸了。不是輸給時間,是輸在無從選擇。
我實在不曉得他們為什麼要找上我?我獨來獨往,安靜的上課下課,不招惹任何人。突然,有一天中午,嚴全和他的兩個豬朋狗友在我走出廁所的時候,把我堵在門口,塞給我一根球棒。
為什麼我就那麼倒楣?昨天才被學校棒球隊刷掉,說我跑壘速度太慢,不適合打棒球。我還沒從巨大的失落中復原,就遭遇另一個危難。
「打爛廁所的窗戶。」嚴全命令我。
「我幹麼要做?」我裝傻,其實我知道為什麼。他們上次才對蘇建榮做同樣的事。遞給阿榮一罐油漆,要他隨便潑在某個人身上,阿榮最後將油漆淋在自己頭上。我可不想用球棒砸自己的腦袋,雖然很想把球棒揮向嚴全那張可惡又醜陋的臉,但是理智告訴我不能那樣做,跟這群人結下樑子,沒有任何好處。
「照做,就放過你。否則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將和你寸步不離。第三個選擇,是扔下球棒,加入我們。」嚴全說。
我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不照做,接下來他會整天找我麻煩。總之,就是做什麼都不對。敲破玻璃,我會被記過,跟嚴全這幫人一樣,頭頂上頂著不良紀錄。他們就是要讓每個人都和他們一樣,變成別人眼中的超爛國中生。
我的心跳加速,毫無頭緒。
站在嚴全兩旁的阿國和綽號小魔的男生歪著頭看我,小魔還用鞋尖踢我手上的球棒:「你不是超人嗎?怎麼,改名叫孬種好了。」
「沒那麼難選擇吧!」嚴全冷言冷語。
靠近走廊那間廁所,發出輕微的鞋底摩擦聲,很輕,但是我聽到了。有人躲在裡面不敢出來,也許正在思考該如應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如果我敲碎玻璃,他將是最倒楣的受害者,因為碎玻璃會刺穿他的腦袋。
棒子在我手上,我不能呆站著被三振,揮棒吧!選擇最輕的後果;敲碎玻璃,爸媽被請到學校訓誡、賠償、帶我回去嚴加管教,然後我頭上多了一個大過。但萬一碎玻璃割傷裡面的人的喉嚨,就不是一個大過可以解決的,那可是過失致死呀!我怎麼這麼倒楣,得面對這一切!放下棒子吧!什麼也不做,就讓你們盯著我吧!也許明天我會想出更好的辦法。
就在我脹紅著臉準備扔下球棒時,上課鐘響了,那間廁所的門也開了,一個身材魁梧的陌生男人鐵青著臉,凶惡的目光在我們每個人的臉上掃了一遍,最後落在嚴全臉上。嚴全嚇得倒退一步。
男人舉起拳頭作勢要揍嚴全,嚴全狼狽的用手臂護臉。
「猴死囝仔,竟然在學校耍流氓,你是欠人修理喔……」男人搶過我手上的球棒,惡狠狠的朝牆壁敲了一記,「想當流氓先打贏我再說。」
男人看了我繡在胸前的名字說:「林超仁,你等我一下,你媽叫我拿東西給你。」
我媽叫這個陌生人拿東西給我?
他轉頭對嚴全、阿國和小魔說:「還不趕快去上課?排隊挨揍嗎?」
嚴全悄悄對我舉了一個拳頭,接著瞪陌生男人一眼,三個人一起離開廁所。
「你要拿什麼東西給我?」
「傻瓜,我不這麼說,他們會放過你?」
「你是誰?」
「我只是給你們福利社送飲料的送貨員啦!」他爽朗的笑起來,「別小看我喔!每天搬飲料,力氣很大,撂倒那三個小鬼綽綽有餘。」
走回教室的時候,我想著,現在又是怎樣的處境呢?九局下,二出局,零比五──眼看就要輸了,卻沒有真正輸,因為天上突然下起冰雹,比賽被迫結束。
嚴全沒有再找我麻煩,只是偶而在背後放冷箭:「只會找救兵的超人,什麼時候改名啊!」
有好一陣子,我一直作九局下二出局的噩夢。其中一個夢境是:球飛過來,我正要揮棒的時候,才看清楚那顆球是嚴全的頭,我嚇得無法揮棒,嚴全的頭掉在地上,突然變成柚子……
媽媽帶我去收驚三次,噩夢才沒有再出現。
我加入社區棒球隊。說是棒球隊,其實是一支連球衣也沒有的雜牌軍。無所謂,只要能打棒球就好。這個週末是社區棒球隊和另一個里棒球隊的友誼賽,我被排在第九棒,因為我的跑壘速度依然很慢。
輪到我上場時,對方突然換了投手,那個跑上投手丘的傢伙竟然是嚴全!真的他。神奇的是,我竟然不怕了,情緒亢奮,鬥志瞬間破表,我要在他手中打出一個超級大局,把他打下投手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