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嬌娘卷一:初來乍到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程家的嫡長女生下來便是痴傻兒。
沒有名字,沒有理智,若非母親外婆不忍,
早早在嬰兒時候,便為家人溺死。
可如今,這痴傻兒竟回來了。

她失去記憶,四肢僵硬,言語困難。
但卻有著超凡入聖的神醫手段,
以及刻劃到骨子裡的貴冑習性。

她睚眥必報,食不厭精,挑剔至極。
但卻恩怨分明,人敬她一尺,她便還人一丈。
人若冒犯於她,便只能自食惡果。

她從不說假話,
只因用真相,就能逼得人現出原形,匍匐在她的面前。

她是程嬌娘。


本書特色 

2014起點女生網粉紅榜年度冠軍作品,五百萬點擊,七十萬推薦,希行繼《藥香》、《名門醫女》之後,
最新最熱最受歡迎作品。

希行,女,生於燕趙之地,平凡上班族,雙魚座小主婦,以筆編織五彩燦爛的故事為平淡生活增添幾分趣味,偏好鄉土氣息,愛有一技之長的女主,愛讀書,愛旅遊,用有限的時間和金錢,過出無限的生活和情趣,生平最大的理想,不求能寫出神來之作,但求看過故事的女子們,都能悅之一笑心有所安便足矣。

第一章
梆子敲了三下時,靈堂前的人更少了。
兩個丫頭往火盆裡扔了一把燒料,打了個哈欠。
「姐姐,我們也去瞇一會兒吧。」其中一個說道。
「這不好,咱們也走了,就沒人給少夫人守靈了。」另一個帶著幾分遲疑地說道。
先前那一個丫頭撇了撇嘴。「誰讓少夫人早亡,生的姐兒這麼小,能哭兩聲就不錯了,更別提孝子孝女伺候了。」她說道,一面再次拉那個丫頭,「走啦走啦,一會兒就回來了,連大公子他們都不管,咱們怕什麼。」
那丫頭便也起身了,二人說著話走出去了。
「所以說什麼好都不如自己身子好,早早死了,掙了什麼也是給別人的……」
夜風吹進來,林立的喪棒紙紮垂花刷刷響,雪白的靈堂裡更加的空寂。還未上漆的棺材前的火盆裡最後一張燒料跳躍幾下 化作一片灰燼,三炷香也就要燒沒了。一個小小的身影從門外閃進來,小得還沒有桌子腿高,看著眼前的棺材得仰著頭。
這是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有著大大的眼睛,粉嫩的臉蛋,只是身上的襖子穿得扭扭歪歪的,頭髮也散著。她怔怔的看著那還沒有封口的棺材,慢慢地走過去,扶住架著棺材的條凳,兩三次失敗後終於站了上去,她的手扒住了棺材板,慢慢地站起來看向棺材內。
靈堂裡明亮的白燭照耀下,一個年輕的婦人安靜的躺在棺材裡。銀盤臉擦了白粉,越發的白淨細膩,高鼻櫻唇,闊額長眉,烏髮雲鬢,上簪九翅銜珠金釵,深藍的精美刺繡雲錦壽衣,項上掛著的彩珍珠足足繞了三圈,在白燭跳躍的光下,發出耀眼的光芒。
小女孩伸出手。「母親,母親,起來,抱抱。」她喃喃地說道。小小的胳膊勉強架在棺材上,別說拉到那裡面的人,就是伸進去都困難。
她踮起腳,一次又一次。
一聲尖叫劃破了靈堂的肅靜。
小女孩轉過頭,看到兩個丫頭站在靈堂口,慘白的臉,驚恐的看著自己。「母親叫我呢。」她說道,伸手指了指棺材,特意給兩個丫頭解釋。
這句話終於擊碎了兩個丫頭的神經,發出一聲慘叫癱軟在地上暈死過去。
占據了整條街的張家大院的喧鬧瞬時蔓延開來,讓初夏朦朧的月光都變得搖曳零碎。
張家大院的最西邊,有兩三個小院落不屬於張家所有,城中河從這邊蜿蜒而過,讓這裡一年到頭都是水漬陰暗,苔蘚遍布。急促的腳步聲在街道上響起,打碎了這裡的寧靜。
腳步聲停在了一個小院落,窄窄的門庭掛著兩盞燈,夜色裡投下一片柔黃的燈影,照著門前停下的人。這是一行四人,兩男子兩婦人,其中一個婦人懷裡抱著一個錦繡包被。似乎是走得太急,他們停下喘息一刻後,才有一個男子上前敲門。
燈下的木門越發顯得舊的蒼白,男子的手才扶到門上,吱吱呀呀一聲響,門自己開了。
夜半裡這聲響這突然的開門,讓原本就緊張的四人同時嚇得哆嗦一下,兩個婦人還忍不住後退一步,帶著幾分驚恐看著開了半扇的門。
燈光灑進一半,越發襯得餘下的黑暗更加的磣人。
「程家……娘子……」男人牙關微微打顫說道:「晚上……也不關門麼……」
說話的聲音緩解了大家的恐懼,抱著包被的婦人深吸一口氣,邁步上前。「程家娘子……」她看向門裡輕聲喊道:「程家娘子……程啊……」
伴著話音陡然變成低呼,大家看到門裡的黑暗處飄來一盞燈籠,同時細碎的腳步聲響起。「你們是來求醫的麼?」一個嬌滴滴的女聲問道。
燈籠走近,大家便看到其後是一個鵝黃衣衫的豆蔻少女,鳳眼高鼻紅唇,唇下一點美人痣,靈動鮮活可人。
陰森恐懼一瞬間散去,門外的四人一顆心落地。
「是啊是啊,這麼晚叨擾娘子了,我家小娘子有些不好……」抱著包被的婦人忙上前,掀開包被。一個女童露了出來,趴在婦人的肩頭,睡得沉沉。
鵝黃衫少女探身看了眼,點點頭。「好的,請隨我來。」她說道。四人便忙都進門,鵝黃衫少女回頭伸手阻止。「只她一個人帶孩子進來就是了。」她說道。
兩男人一個婦人便站住腳,看著那婦人抱著孩子進去了,隨著燈籠遠去,二人也消失在黑暗裡,如同被什麼猛獸一口吞噬一般。
昨日下過一場雨,碎石路上有些濕滑,又是臨河陰暗位置的宅院,空氣裡潮濕的氣息格外的濃厚。小小的宅院,也不掛燈籠,兩人就靠著那少女手裡拎著的燈籠行走,四周的黑暗越發壓人。
「叨擾妳家娘子這麼晚……」抱著孩子的婦人忍不住開口,似乎只有說話,才能舒緩這種壓抑的感覺。
「無妨。」鵝黃衫少女清脆的答道,帶著她穿過穿堂,將燈籠往後移了移,「小心臺階。」
婦人微微踉蹌一下,及時的倒步站穩,再抬頭便看到眼前黑濛濛中亮著一盞燈,視線適應後,才看到自己站到了一處房屋前,屋裡亮著燈。
少女快步上前,推開門。
門內的燈光傾斜而出,婦人有一瞬間的不適應,她微微側頭一下之後才再次看向門內。中廳一盞美人宮燈,其後一張六折雲紗花繪屏風,隱隱透出其後側臥的人影。這就是那位程娘子嗎?
「娘子,有人求醫。」少女已經走進門去,輕聲說道。
屏風後側臥的人影緩緩起身,借著燈光可以看到烏髮如水幕般傾洩而下。
「讓病人進來吧。」有些木然的女聲從屏風後傳來。
婦人鬆口氣,抱著孩子就要邁步。
「妳站著別動。」鵝黃衫少女忙說道,自己快步出來,伸出手,「把孩子給我吧。」
婦人遲疑一刻,把懷裡的女童遞給少女,看著她抱著孩子進去了。
門並沒有關上,婦人可以看到少女將女童抱著轉到屏風後,燈影映照在屏風,一個女人的側影投在其上,她似乎穿著寬大的袍子,隨著伸手甩出一片陰影。
短短一眼,少女就彎身抱起孩子走出來。
婦人忙伸手接過,看著懷裡的孩子依舊如同來時一般面色潮紅的沉睡。
「陡然,受驚風邪侵入,所致,已經施針了,無礙,不會再抽搐,失禁了。」屏風後女聲說道。
婦人大驚大喜,驚的是自己什麼都沒說,這邊就知道病情,喜的是僅此一句就足以證明這位程家娘子果然醫術了得。「多謝娘子。」她忙忙的施禮,一面從懷裡拿出一個錢袋,「叨擾娘子了。」
她的話音未落,屋子裡的女聲打斷了她。「這小孩子,倒不算病,你們家有病的,是躺在棺材裡的那位呢,你們,真不打算,給她治一治了麼?」
什麼?
婦人驚愕的抬頭,看著屏風後又恢復側臥的人影,因為手拄著頭,身軀呈現出起伏,與暗夜、橘燈、雲紗花影交織在一起,呈現出詭異的美感。
棺材裡的死人,還能治?這程家娘子說胡話了麼?
五更時分,奶媽小心的掀起帳子,錦被裡睡著的女童似是被驚擾,微微的抖了下手,奶媽頓時屏住呼吸緊張起來,但女童只是抖了下依舊安睡。奶媽便伸手到錦被裡摸了摸,女童依舊沒有醒來。奶媽鬆口氣,放下帳子,轉過身,看著身後一群花團錦簇的女人們。
「怎麼樣?」其中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婦急切的低聲問道。
「回老夫人,媛姐兒沒有尿,也沒有醒,從回來後到現在一直睡著,其間沒有驚搐。」奶媽也壓低聲音說道。
此話一出,屋子裡的女人們都如釋重負。老夫人擺擺手,自己先走出去,其他人忙跟出來。外邊天光已經微亮,院子裡掛滿了白燈籠,來回穿梭的都是穿孝的,看得人心沉重。
「劉道婆來了。」有僕婦疾步而來低聲說道。
老夫人面色沉吟一刻。「讓她先候著吧,看看情況再說。」她低聲說道。
家裡喪事,這時候請來道婆收驚,外人看了還指不定怎麼傳閒話呢。
真是頭疼。
好好的媳婦怎麼突然跌了一跤,跌了一跤偏偏就沒氣了,要命的是,這一跤是在自己屋子裡跌的,更要命的是那時候她們婆媳起了爭執。
「那程家娘子說……」老夫人想到這裡低聲詢問奶媽。
話音未落,外邊忽地傳來哭聲,在天要亮未亮的時候,尖銳的女人哭聲格外的磣人。
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
「親家的人來了!」幾個僕婦慌張的跑進來說道。
站在靈堂外,親家大舅爺幾乎肝膽欲裂。突然接到妹妹的死訊,一家子差點驚得炸了鍋,老父親聽到消息直接暈了過去,看這架勢,說什麼也不敢告訴母親了,雞飛狗跳人仰馬翻的安撫了家人,大舅爺帶著兄弟三個並妯娌家院殺了過來。滿目的縞素讓他們最後一絲希望破滅,待進了門一眼看到空蕩蕩的靈堂,悲傷的親家等人幾乎氣暈過去。
什麼意思?什麼意思?別說哭靈的人,靈堂前的香火都斷了!死了都被欺負成這樣,生前還不知道如何艱難呢!
慌張迎接出來的妹夫頓時被小舅子們圍住,劈頭蓋臉的打了下去。
「親家老爺,不是不守著,是鬧鬼……」有僕婦們抖著腿喊道,試圖解釋。
「呸,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們害死我家妹妹,現在又裝什麼鬼!」親家的女人們也扔了往日貴人做派,哭罵著,又指著自己帶了的僕婦家丁亂哄哄的趕著這家的下人們打。
靈堂外亂成一鍋粥。
看到這一番情形,從後邊過來的老夫人與婦人們嚇得不敢出來。
但這躲著也不是辦法啊。
「老夫人,天就要亮了。」僕婦焦急的提醒道。
家裡這般鬧騰,街上肯定都聽到了,等天亮會引來更多圍觀!
老夫人手腳發顫,耳邊聽得外邊親家們已經鬧著要報官了,這要真是鬧到官府,他們家世代的清名可就毀了!幾輩子的清名毀在自己手裡,那她死了還怎麼見列祖列宗!
作孽啊!
「老夫人,怎麼辦啊。」媳婦僕婦們紛紛催問。
怎麼辦?這時候怎麼辦都沒法辦!除非人沒死!
人沒死?
老夫人一個激靈。「奶媽奶媽!」她轉身喊道:「快去請程家娘子!」

「親家老爺,你莫要鬧!」老夫人拄著拐站立在院門外,看著雞飛狗跳的靈堂,在她身後是一群神情戰戰兢兢強作鎮定的婦人們。
這個時候也就別說什麼男女迴避了,再迴避,連給老夫人撐場面的都沒了。
「親家母,妳敢出來了?」親家大舅爺喊道:「來得好,咱們這就去見官!」
「親家侄子,你誤會了!」老夫人一頓拐杖沉聲說道。
「誤會?」親家大嫂站出來了,用方才一番哭鬧而沙啞的聲音冷笑,「老夫人,人都死了,這誤會不誤會的,不是妳說了算?誰知道妳是為了要給我們姑爺納妾還是換個新夫人啊?」
老夫人的臉色變了變,她就知道這事瞞不住。兒媳之所以會躺在棺材裡,是因為在她屋子裡摔了一跤,摔一跤是因為二人起了爭執,兒媳負氣轉身疾走,負氣轉身疾走是因為自己與她說給兒子納妾的事。
這有什麼錯?兒子是家中長子,成親這麼多年,至今一個兒子沒生出來,女兒倒是一個接一個,難得這不是家裡女人不行,她這個當娘的難道不能為了家裡的香火再給兒子納個妾嗎?
這香火大事天經地義!她有什麼錯?!
唯一的錯,就是兒媳死在她屋子裡罷了!
老夫人攥緊了手裡的拐杖,手心裡密密麻麻的都是汗。「雲娘沒有死!」她一字一頓說道。
此言一出,滿場的人都愣住了。先是站得最近的人愣住了,緊接著一個傳一個的都愣住了。
晨光要亮的這一刻,院子裡的燈籠也失去了光芒,濛濛的一片,對面站著的人似乎都看不清對方。
此時的老夫人在眾人眼裡就好像雲裡霧裡一般。
「妳說什麼?」親家大老爺喊道。
「我說雲娘沒有死!」老夫人開頭說出來,接下來的話就順暢了。不順暢也不行了,此時此刻,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這次大家聽清了,不僅親家的人驚愕,連自己家的人都嚇呆了,老夫人受刺激瘋了?
被揍得狼狽不堪的姑爺護母心切,從地上跳起來,一把就揪住親家大老爺。「我母親有個好歹,我和你們沒完!」他喊道。
現在換自己占理了,一瞬間他心裡竟然有一絲狂喜,我不用怕他們了!
眼瞅兩邊又要打起來,老夫人頓著拐杖提高聲音。「都給我住手!沒聽到我的話嗎?雲娘沒有死!她是病了!這是在給她治病!」
屋子裡兩邊的人都坐下,丫頭們上了茶就忙忙的退出去了,以免主子們有什麼不妥的言談舉動被看到。人多口雜,大家都是有身分的人,還是關起門來解決的好。
「妳說擺這大的陣仗,是為了治病?」親家大老爺問道,目光掃過對面的人。
「是,這件事除了我和那位大夫外,沒人知道。」老夫人正容說道。
外間有僕婦腳步匆匆進來,在親家大嫂耳邊低聲說了句話,親家大嫂把手上的茶杯立刻就扔桌上了。「親家母,妳莫不是當我們都是傻子麼?」她冷笑道:「人都看了,氣都沒了,身子都僵了,還什麼治病!妳沒病吧?」
「程家娘子說是病,那就是病!」老夫人氣勢也不退讓,肅容說道。
看著老夫人的神態,不是瘋了,就是確有此事。
親家大老爺一眾人不由對視一眼。
「程家娘子是誰?」有人問道。
程家娘子是誰,這話問出來,一時沒人回答。
不是他們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怎麼回答。
就在兩個月前,空了許久的隔壁臨河宅子租出去了,人似乎是半夜搬進去的,街坊們都沒看到是什麼人,後來第二日才看到有一個小丫頭出來採買,和和氣氣說話柔柔軟軟,是南邊江淮的口音。
「是大夫?」親家大老爺插話問道。
站在屋子裡回話的門上僕婦遲疑的點點頭。
「原本也不知道,前一段東街啞巴家的小兒子高燒不退還滿口的胡話,找了劉道婆看了只說不行了,啞巴一家呼天搶地要死要活的時候,那程娘子的丫頭正好路過,說這病她家娘子能治,啞巴一家只要聽到能治兩字什麼都不顧了,抱著孩子就送去了,果然上午送去,下午就醒了還吃了一大碗飯,第二日便好得下床跑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般了。」她說道。
門上的都是粗使婆子,最喜歡聽風傳雨說東道西,這種神奇街坊事是最愛不過的,說到興起不由指手畫腳口水四濺。
老夫人重重的咳嗽一聲,那僕婦才醒過神,想到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人,忙縮頭住口。
哪有女人是正經大夫的,不過是得了某個應症的偏方罷了。
親家大老爺不屑。
「不是的不是的。」僕婦覺得這是有損自己消息靈通的面子,忙大著膽子擺手說道:「不止這一個,後來還有東市殺豬匠家的老娘,貪嘴多吃了桃兒,瀉肚瀉得人都沒氣了,是程家的丫頭買肉時聽夥計說了,便又請了她家娘子,下午抬去看,晚上送出來就沒事了,第二日還能拄著拐看孫子呢。」
親家大老爺皺眉。
門上的僕婦說起話來跟颳大風似的,講究的是搶話頭,練出一身的好本事,此時見那親家大老爺皺眉,便做個喘息,立刻又開口了,「自這以後,程家娘子可出名了,好多人要來求醫呢,不過程家丫頭說了,她家都不關門,來求醫的只管進來便是了,只是有一條,非不治之症不治。」她說道。
這話讓屋子裡的人都好奇起來,僕婦在這時候喘口氣。
「什麼叫非不治之症不治?」親家大老爺那邊一個婦人忍不住問道。
現在的話頭由她做主了,僕婦稍微鬆口氣,看來門裡還是門外的人,其實都一樣。
「也就是說,那些頭疼發熱咳嗽什麼的礙不著性命的病她不看,讓人自去找醫館,只是那些被醫館判為不治之症待死之人她才醫治。」她說道。
此話一出滿屋子裡都驚訝。
「這話說的真狂氣。」夫人們紛紛說道。
「那不是狂氣。」僕婦忙又說道:「程家娘子說了她婦道人家,不便行醫之事,不過是看不得眾生生老病死之苦,不得已而妄為。」
聽她如此說,便有幾個婦人忍不住念聲佛說慈悲。
也只有這些婦人們信這種慈悲之言,親家大老爺以及姑爺都微微撇嘴──好一個不便行醫,好一個以退為進,欲絕還迎。
「這些日子去求那程家娘子的人,果然都是病重之人,且都好了。」僕婦最後收了話頭。
屋子裡一陣低聲交談。
這世上奇人異士很多,看似荒誕不經,也不可一概論否。
「那我妹妹這樣算是怎麼回事?既然如此了,為什麼還不快救治,弄這些做什麼?」親家大老爺沉聲喝道。
「沖一沖。」老夫人臉不紅心不跳說道,看親家大老爺眉頭跳,忙又補充一句,「是那程家娘子說的,而且還要真的不能再真,要不然起不到作用。」
「那她到底是巫還是醫啊?還沖一沖!」親家大老爺說道,面上青筋直暴。
沖一沖,差點沖死他爹娘!有這樣沖的嗎?
「我不是大夫,我不知道。」老夫人神情淡然的說道:「我只想救我兒媳的命,別說用喪事沖一沖,就是要我跟著躺棺材裡也使得。」
看著老夫人肅穆端正的神情,親家來的婦人們心裡竟忍不住一絲慚愧。這樣對兒媳連最忌諱的事都敢做的婆婆,世上能有幾個?
親家大老爺咳了聲。「話說的漂亮沒用。」他冷笑說道,但神情已經不似剛來那般不可遏制非要拆了人家的家。
在場的人都鬆口氣,但旋即又提起一口氣,看向老夫人。是啊,話說的漂亮可不管用,關鍵還是……
「怎麼程家娘子還沒請來?」老夫人橫眉喝問道:「天已經亮了!」
門外腳步聲響,媛姐兒的奶媽跑進來。
「程家娘子來了?」老夫人忍不住站起來問道。
那程家娘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在場的人都忙向外看去。
門外薄霧漸退,晨光初現,空空無人。
「程家丫頭說,她家娘子因為病體未癒不出門,所以讓咱們把人送過去。」奶媽結結巴巴說道。
門上的僕婦還在,聞言不待吩咐就忙湊熱鬧。「對的對的,程家娘子從來不出門,都是把人送進去,還每次只能留一個家人陪同在場。」她忙點頭說道。
「那快把人送去。」老夫人忙說道。
如此更合她意,免得親家的人問東問西問出馬腳來。
下人應聲是就要走。
「等一等。」親家大老爺又說話了,站起來,看著奶媽,眉頭擰在一起,「妳方才說什麼?那程家娘子病體未癒?」
奶媽點點頭,那家丫頭是這樣說的。
「她自己都病體未癒,還治什麼不治之症!」親家大老爺冷聲說道。
「我家娘子有病沒病關你什麼事?再說了,醫者不自治你沒聽過嗎?」丫頭站在門內,看著門口氣勢洶洶的男人,面對質問,氣勢並不示弱。
「你們要治病又不是我們要治病,難不成我們還欠你們的不成?愛看不看!」丫頭哼聲說道,伸手指了指門外,「把門讓開,別堵著我們家的門!」
親家大老爺長這麼大除了自己爹還沒人這樣訓過他,氣得吹鬍子瞪眼。
「親家侄子,你可別再鬧了,耽誤了雲娘救治,這,這算誰的錯?」老夫人在一旁說道。
親家大老爺更是一口氣憋住──什麼叫誰的錯?他妹妹這般竟然成了他的錯?
「我要跟著進去。」他咬牙說道。
「這不好吧,還是讓辰郎跟著去。」老夫人說道。
身後的兒子立刻站出來,催著四個男人抬著用黑布罩著的棺材往裡走。
「不行,你們親娘兒子外姓人,我的妹妹自然要我陪著去才好。」親家大老爺冷笑說道。
那邊程家娘子的丫頭轉身先進去。「只能進來一個相陪的,把人抬到堂屋來就退下。」她說道。
雖然是夏日,但走在這間院子裡,陰冷潮氣彌散,親家大老爺穿的屐鞋走得小心翼翼,只怕鵝卵石鋪就小路上的青苔滑到自己。
棺材抬進堂屋,丫頭立刻趕著人退出去了,又攔住要進屋的親家大老爺。「你在外邊等著,我家娘子治病不見外人。」丫頭說道。
這什麼規矩!親家大老爺瞪眼。
他才瞪眼,那丫頭也仰頭叉腰一瞪眼,抬腳進去啪地關上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