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後娘難為(下):我的良人很淡定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老公淡定沒關係,橋梁角色可不能事不關己啊!
程嵐和方初痕二人因程恬遇襲鬧得不快,方初痕更是因為程嵐傷人的話決心不生孩子,免得將來落得和軒兒一樣不受寵又任人欺負的下場。她暗中服用避子湯,卻被貪吃的晨晨誤打誤撞揭穿了──
夫妻之間明說話,兩人促膝長談後方初痕這才明白程嵐多年來對妻妾與孩子的矛盾心態,她心裡愧疚卻仍對這個家的未來充滿不安。
在程嵐的細心調理下,方初痕終於懷了孕,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她需要擔心的不只是程嵐房裡被塞人,還有程恬這個小妒娃為了獨占父親的驚天之舉……


【人物簡介】
方初痕:
自現代穿越成方府不受寵的嫡長女,她一改前身逆來順受、被人欺負的窘境,大刀闊斧的整頓自己周遭,還一併教訓了總是欺侮她的姨娘繼妹,重新獲得父親與繼母的關心。個性冰雪聰明,努力運用著現代人的智慧在古代生活。

程嵐:
溫文儒雅、彬彬有禮的程家二爺。在知府大人家偶遇方初痕,加上鸚鵡晨晨的推波助瀾,對她一見傾心。對前妻所出的程恬很是縱容疼愛,對妾室所生的程軒卻略為冷淡。

程恬:
程嵐前妻周氏所生的嫡長女。機靈活潑,有點小女孩的驕縱氣,對於庶弟和新來的後娘防備心重,一心想讓父親只屬於自己一人。

程軒
程嵐妾室之子,有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很是惹人疼愛,卻長年體弱多病,又不得父親歡心,導致性子有些怯懦,但不妨他的一派天真可愛。

大臉貓愛吃魚
水瓶座,性格爽朗,有點天然呆,喜歡貓喜歡吃魚,於是有了大臉貓愛吃魚這個筆名。出版過《庶女難為》、《娘子》、《竹馬靠邊站》等書。
最大的願望便是財源滾滾,有貓相伴,住在有海的城市裡。假使筆下的故事能讓讀者們開心就更好不過啦~希望大家喜歡!
霜林醉
一枚來自吃貨星球的畫畫人,沒有美食解決不了的煩惱,擅長水彩古風,活躍於雜誌《小說繪》,已出版個人繪畫教程書籍《SAI古風水彩技法》。夢想是遊遍世界美景,嘗盡世間美食。明明是霸氣的獅子女,卻像樹懶一樣慢悠悠。
第一章 處罰
第二章 攤牌
第三章 祕密
第四章 再起波瀾
第五章 是喜是憂
第六章 有驚無險
第七章 真相
第八章 滿月宴席
第九章 報應不爽
第十章 意外的發展
第十一章 玉葫蘆
第十二章 吃力不討好
第十三章 回心轉意
番外一 風水輪流轉
番外二 團結就是力量
番外三 愛的方法
番外四 養兒方知父母恩
番外五 家和萬事興
番外六 兒孫自有兒孫福
番外七 晨晨
方初痕知道這藥喝多了對身體有害,只怪自己前世並未對如何避孕一事有所研究,不知有何方法是可以避孕但不會傷身體的。
還沒人可請教,宅子裡的女人哪個不是削尖了腦袋想讓自己懷上啊,哪有人像她這樣唯恐會懷上孩子。
飄雪很慎重,煎藥時是偷偷摸摸的,煎完後將藥渣子收拾得乾乾淨淨,煎藥時支開一些下人,剩下的連蒙帶騙的到是沒人去懷疑這藥是避子用的,懂這個的婆子都已經被支開了。_
煎好後飄雪端著藥內心忐忑地進了房,將藥放在桌上後全身頓時失了力,癱坐在椅子上。
「沒被人發現吧?」方初痕問。
「沒有,個別人問時奴婢就說這是補身子用的,有可能懂這藥成分的都已經被支開了。」
「嗯,辛苦了。」方初痕松了口氣,看著碗中冒著熱氣的黑乎乎的藥眼神複雜起來,這碗藥是扼制她懷孩子的,先前沒多想只是一門心思不想讓自己懷上,可現在看著這藥心頭卻難受起來。
「小姐,藥現在溫度正合適,再晚點就涼了。」飄雪怕有人來,催促道。
「好。」方初痕閉了閉眼強壓下心頭泛起的酸澀端起碗喝了起來,很苦,跟她的心一樣苦。
剛喝掉一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你在喝什麼?」
飄雪驚得從椅子上摔下來,慌神地望過去,看清是誰後心頭略松,暗怪自己太緊張了,呼出一大口氣然後爬起來坐回椅子上。
說話的正是晨晨,不知道它是打哪鑽進來的,它飛到方初痕身旁望著碗裡的東西,估計是嫌苦,嫌棄地一扭脖子還拿翅膀擋在鼻子處。
「你要嚇死人啊。」方初痕也嚇到了,剛剛晨晨出聲那刻她差一點打翻了碗,這是做賊心虛啊。
「這是什麼?」晨晨接著問。
方初痕一口氣將剩下的半碗藥喝光,將碗遞給飄雪使了個眼色,讓她親自將碗洗乾淨。
飄雪拿著碗趕緊出去了。
「這個啊,是喝了能讓人變得更漂亮的好東西。」方初痕很不厚道地對著一隻鳥說謊。
「有這東西?」晨晨不大信。
「有。」
「那我也喝,我也喝。」
「臭美的晨晨。」
「你更臭美。」
晨晨在方初痕這裡瞎折騰了一會兒後飛走了,自此它開始惦記起這個能讓人變漂亮的藥了,人都能變漂亮它喝了也不會變醜啊,它想讓自己的羽毛更亮些。
本還在擔心晚上呢,不過老天幫忙,方初痕月信來了,這讓她松了口氣,每次她來基本四天才會乾淨,也就是說接下來的四天她都是安全的。
程嵐得知她來月信時很失望,不是因為他逞不了獸欲如此,而是沒能令方初痕懷上孩子而失望。
每個月她來月信時他都很氣餒,他的願望便是哪個月她的月信能停了,好讓他有個盼頭。
晚上睡覺時程嵐終於將悶在心裡好幾天的話問出了口:「痕兒,那道靈符呢?」
「不知道掉在哪兒了,前幾天就不見了。」
「掉了?那天我還看到它就在床上呢。」程嵐不動聲色地問。
「哦,那估計是被丫鬟收起來了吧。」
「那符隨身帶著好啊,怎麼收起來了?」
「實話告訴你也無妨,那道符我不想帶。它的存在就是在提醒我恬兒受驚的事,為此吃不好睡不好整天神思不屬的,我不認為在這種狀態下會很快有孕。」
「……事情都過去了,不要再讓它影響到你。」
方初痕聞言沒說什麼,只是仗著夜色的保護無聲的諷笑了一下。
「痕兒你是在笑嗎?」
「沒有。」
「馬上就過年了,想開點兒好不好?」
「嗯。」
「睡吧。」
晨晨是個好奇心特別強的傢伙,自從知道方初痕喝一種能變漂亮的藥後它就日日來報導,可惜這些天女主子都沒喝那東西。
「怎麼不喝了?覺得自己夠美了?」
「呵呵,那藥不能常喝。」
「為什麼?」
「喝多了就變醜了。」
「哦,我想喝。」
「那是人喝的藥。」
「人能喝的我也能喝。」
「拉肚子怎麼辦?」
「……」
年底所有人都忙,主子忙下人也忙。
忙著準備年貨裁衣備首飾,忙著給下人包紅包,還要費心思地為各房的人準備禮物。
妯娌什麼的方初痕禮物都準備好了,她主要就是在忙兩個孩子的禮物。
程軒由於跟同齡孩子比顯得瘦弱,於是就想讓他平時鍛煉一下身體,程府好文不好武,所以讓程軒和侍衛學武以鍛煉身體的想法便行不通,她想了個好方法可以讓程軒在平時就鍛煉到身體。
其實就是類似於小自行車似的東西,有兩個軲轆,其它的大樑和車把車身都是用木頭釘出來的,沒有腳蹬子,這樣做起來就方便些,到時就讓程軒坐在車座上兩腳著地滑著走,小孩子肯定喜歡這新鮮的玩藝,這樣既滿足他的好奇感又能鍛煉身體。
早先幾天方初痕便畫好了圖紙,她畫畫不錯,所以腦子裡一有形狀畫起來特別快,畫完就讓人帶去找會做這東西的師傅去了。
這種小車男孩兒玩沒事,女孩兒就不適合了,因為太不文雅,不能也給程恬準備這東西。
程恬是小女孩兒,女孩兒喜歡的無非就是娃娃之類的東西,這幾天只要有時間她就又縫又補的,都是親手做,由於給他們講過一些小故事,所以就專挑程恬最喜歡的人物做了,她最後做了四個娃娃:喜洋洋,灰太郎,孫悟空和豬八戒。
若是在前世這些東西她肯定做不出來,可是古代不同了,她專門學過刺繡,照著樣子繡這些動畫片裡的人物出來不算什麼,她用的是上好的布料及新打來的棉花做的,那些黑色眼珠則是用衣服的扭扣做的,總之最後做出來的效果很好,和前世動畫片裡的人物形象像了起碼有九成。
離除夕還有兩三天時禮物就都已做好,方初痕讓丫鬟們將禮物先藏起來,等三十晚上守歲時再拿出來給孩子們。
程恬和程軒不知道過年禮物是什麼,都在期待著,暗自都在盼自己的禮物比對方的好。
年底方初痕特別忙,這幾天都沒讓兩個孩子來她房裡,如此一來她準備什麼禮物時他們才不知道,因為不知才會有驚喜。
這是方初痕來古代即將過的第一個除夕,她很期盼。前世過年她都是和外婆過的,雖說外婆疼她,但是還是有著遺憾的,因為身邊只有這麼一位親人陪她過年。
而現在不一樣了,程家人這麼多,都是她的親人,不管是不是面和心不和,即使有人總想找事令她填堵,但這些人和前世的父親、繼母和妹妹三人比卻好了很多,即使是那個總說些讓人不愛聽的話的程二夫人,都比繼母強得多。
三十當天,府裡一片喜慶,有一些下人領了紅包回家過年了,下人少了不少,不過好在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少了那些人也不至於人手忙不過來。
程府有個特別的規矩,那便是三十晚上的團圓飯大廚房做幾道大菜,剩下的精緻些的小菜則是由各房小廚房做,要各房的女主人親手做,任何人都不例外,不會做菜的女主人坐席時是會被取笑的。
是以嫁進程府的新婦若是有廚藝不精的,為了三十晚上那頓飯都硬著頭皮使勁學做菜,還要力盡做得好吃,不能被人笑,所以程府這個特殊的規矩導致每個嫁進程府的媳婦手藝都練得極好。
方初痕廚藝不錯所以不用費心這事,規定每房上兩道菜就好,於是她也不用怕忙。她打算做一菜一湯:酸菜魚和黑豆烏雞湯。
魚是年三十必備菜色,年年有「餘」嘛。
她打算做的湯也是好東西,可以補血養顏還滋補肝腎,女人吃了對身體大有好處。
下午開始各房都開始忙了,女主人做菜丫鬟在旁邊幫忙,小妾通房很輕閒什麼都不用做,但卻沒資格與正室一起去吃團圓飯。
由於頭一次能過個歡樂熱鬧的年,方初痕心情很好,發揮得也好,這一菜一湯做出來簡直是色香味俱全啊。
當晚上一大家子全聚齊了,各房的小孩子也都去了,連擺了好幾大桌,各房夫人做的菜端上去時都有專門丫鬟說出菜是出自誰之手。
其他房做的菜再好吃那眾人也是都吃過了的,不覺得新鮮,而方初痕做的酸菜魚則挺新鮮,眾人沒吃過,都夾起來嘗嘗,嘗過後都讚不絕口連稱肉嫩味道佳,這讓程嵐聽起來感覺特別驕傲,一晚上其它菜他基本沒怎麼動,主要就吃的妻子做的這道魚。
並非所有人都好這個口味,只是大多數人比較喜歡罷了,這魚也稱不上有多好吃,主要是勝在稀奇罷了,何況方初痕的手藝是真的很好,做出來的味道甚至比有些廚師做得還要棒些。
方初痕看眾人對她做的菜如此捧場,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總之她聽了很受用,這一片和樂融融的景象,一家子人全圍在一張桌上吃飯這感覺簡直太好了,這就是前世她最為盼望的啊,如今實現了。
鼻頭有點酸,眼裡霧濛濛的,方初痕一直笑,這一刻她感覺自己很幸福,什麼煩惱什麼夫妻矛盾繼子繼女的亂七八糟的事都被她拋到腦後,眼裡只有這一片溫馨歡快的景象。
年三十沒有人找事,程二夫人席間說的話都是吉祥話,沒人在這個好日子裡觸誰眉頭,方初痕吃了很多,感覺很撐,最後肚子就和她的心一樣充實感特別強烈。
黑豆烏雞湯上來時,方初痕著重向桌上的女人們講解了一下湯的好處,這種美味並且還滋補的湯向來就受女人們喜愛,是以本來已經很飽的女人們最後忍不住誘惑又喝了一碗湯。
吃完團圓飯回房後方初痕便將給兩個孩子的禮物拿了出來送給跟進來的程恬和程軒。
程恬拿到幾個娃娃知道這些是她最喜歡的故事裡的人物時特別開心,抱著娃娃高興得滿屋跑,最後實在是太興奮於是抱著娃娃去別的院了,她要向小夥伴們炫耀去。
程軒見到小車子時滿眼疑惑,他不知道這個是幹什麼用的。
方初痕抱起他讓他坐在小車上雙腳著地,然後教他雙手扶好車把兩腿向後蹬,期間她一直扶著,怕他由於生疏摔到。
當程軒漸漸會玩兒時就喜歡上這小車了。兩腿使勁一蹬,小車就會往前滑一段距離,感覺特別刺激特別舒服,最後覺得屋內面積小玩起來不盡興,於是推著車子就去院子玩了。
見兩個孩子如此喜歡她精心準備的新年禮物,方初痕很滿意,嘴角的笑容就沒斷過,直到此時她才深深地體會到了家的感覺,打心裡認為這裡就是自己的家,是她要過一輩子的地方。
當程嵐回來後方初痕難得地沒對他冷淡,對他的態度就像二人未鬧矛盾前一樣,這讓程嵐受寵若驚。
「痕兒。」程嵐激動得一把抱住由於穿了新衣顯得更為嬌豔的妻子,滿心喜悅,她終於又對他笑了。
方初痕在他懷裡很安靜,並未反抗,這一晚就將那些不高興的事先放下吧。
待程恬炫耀完了而程軒也玩累了回來後,一家四口在屋內說說笑笑的,氣氛特別好,就好像方初痕是這兩個孩子的親娘一樣。
正月很快過完了,其間方初痕喝過不超過五次的藥,因為每晚她都睡得很早,等程嵐回房時她都睡著了,於是躲過了好幾次他的求歡。
這天一大早,方初痕在喝避子藥時晨晨突然飛了進來。
「哈哈,我碰上了。」
方初痕正在喝藥,已經喝了大半碗,看到晨晨後將碗放下,拿顆蜜餞含在嘴裡解苦。
而晨晨趁她吃蜜餞時飛快地躥上前,「咕嚕咕嚕」三下五除二就將剩下的小半碗藥喝下去了,喝完後苦得它哇哇大叫,趕忙啄了幾顆蜜餞吃下肚。
見晨晨喝了剩下的半碗藥,方初痕驚愕地望著它,手僵在半空中,蜜餞掉在地上了都沒發現。
「你、你怎麼將它喝了?」
「我要變漂亮。」晨晨吃完了蜜餞感覺嘴不苦了,於是臭屁似的搖頭擺尾地飛出去了。
那藥人喝了都要傷一點身體的何況是只鳥了,半天的功夫晨晨就不舒服了,在地上打滾疼得哀哀叫,折騰了近一柱香的時間,體力大減聲音越來越小。
怕它被貓或狗叼去吃掉,方初痕在它開始在地上打滾時就將它抱回了房裡,命人趕緊去請獸醫來,古代貌似沒有獸醫的存在,只是讓人儘快去請個在治療動物方面有點經驗的人來。
不多時程嵐也回來了,看到寵物折騰得憔悴至此大驚,忙問這是怎麼了。
方初痕知道它必定是喝了她的藥所至,可是在程嵐面前她哪裡能說出來,於是搖頭連連說不知道。
這次算是運氣好,附近有家醫館裡面有個老大夫,這老大夫恰好有過給動物治病的經驗。
大夫來府裡了,程嵐趕忙雙手捧起連叫都沒了力氣的晨晨奔去了大夫所在的前廳。
「老先生,快看看它是怎麼了?」程嵐臉都白了,這些年他對這只聰明到極點、不愛理別人只和自己親的鸚鵡感情很深,看它如此難受心都揪了起來。
老大夫翻了翻晨晨的眼皮,摸了摸它的兩隻腳聽了聽脈,檢查了好一陣子最後不太確定地說:「這只八哥八成是吃了某些不好的東西。」
「吃了什麼東西?它的腸胃很好,人吃的東西它吃下去都沒事,頂多就是拉肚子。」
「看它的脈像,若是老夫判斷無誤的話,這只八哥應該是吃了性陰的藥物,而它又是只母鳥,是以才會病得如此嚴重。」
「性陰之藥?」
「對,這種藥懷孕的女子食了會小產,未孕女子食了會不孕。還有這藥不宜多吃,次數多了會傷身,人吃了對身體都要有所影響何況只是一隻這麼點兒大的八哥?」
程嵐聽後僵住了,眼神飄忽了起來,晨晨食了性陰之藥……
「那它怎麼樣?可以治好嗎?」
「老夫試一試吧,若是它的腸胃很好的話,吃了我開的藥方應該一天就會好。」老大夫說完就去開藥方,開好後領完診金就走了。
眾人都知道程嵐有多喜愛晨晨,它病成這樣沒人敢耽誤,立刻就有人拿著藥方跑出去抓藥了。
待眾人都離開,廳內只剩下他和晨晨時,程嵐開始問:「晨晨,你今天吃了什麼古怪的東西?」
晨晨閉著眼虛弱地回答:「會變漂亮的藥。」
「變漂亮的藥?你是在哪裡吃的?」
「女主子那。」晨晨說完就虛脫了,無力地躺著直喘氣。
而程嵐聽完後眼皮猛地一顫,裝著銀兩的荷包自他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方初痕在房內很焦急,根本坐不住在地上來回走著,到不是有多擔心被程嵐發現她喝藥的事,她擔心的是晨晨會治不好,若是因為自己的疏忽而使晨晨的一條小性命無辜丟掉,她會良心難安。
愧疚到不算什麼,更多的是傷心,她很喜歡這只聰明的鳥,若是它死掉,她不知道會有多難過。
就在她急得想要出去看一看時程嵐回來了,他的臉色很陰沉,方初痕心裡咯噔一下,不會是晨晨不好了吧?
「晨晨怎麼樣了?」
「看過了,大夫開了藥說一天就會好。」程嵐說話時眼睛一直盯著方初痕看,眼神專注得略顯詭異。
「是嗎?沒事就好。」方初痕聞言緊張了好一陣子的情緒終於松了下來,臉上也帶了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你不問它為何會病成這樣嗎?」
「哦,它怎麼會突然這樣了?」方初痕眼皮猛地一跳,回答得有些不自然,眼睛只望著眼前的茶杯不敢看程嵐。
「大夫說它吃了不好的東西。」
「它嘴饞的毛病得管一管了,否則最後它的健康必得毀在嘴饞上。」
「大夫說它是吃了性陰之物,這東西女人吃了對身體是有害的!」程嵐說到最後聲音控制不住漸揚,蘊含暴風雨的黑眸死死盯著方初痕的臉,由於太長時間不眨眼睛再加上受了刺激,雙眼此時已經泛起了點點紅絲。
聽到這裡方初痕心頭一亮,清楚程嵐必定是什麼都知道了,也沒什麼可遮掩的。
她表情跟著嚴肅起來,倒了一杯茶,好整以暇地等著程嵐問話。
「晨晨說它是在你這裡喝了藥才病的,你一直都在喝那種藥是不是?你知道那藥是避孕的對不對?」程嵐越問越氣憤,最後一拳擊在桌面上,擊打聲將方初痕嚇了一跳。
「我自然是知道那藥是做什麼的。」方初痕冷眼望向程嵐,一副毫不懼怕的樣子,兩人的矛盾一直未解開,即使表面看起來有多和樂融融,可是卻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他們之間存在矛盾的事實,今日就趁這個機會將所有事都拉到檯面上來談一談吧。
程嵐望著方初痕眼裡那難得一見的狠絕,心頭驀地泛起了一絲心疼,這絲心疼詭異地將剛剛他滿腔的怒火澆熄了大半。
她會有如此表情是不是說明對他這個丈夫失望了?是以才不懼怕他知道她喝藥的事?並且在被自己質問時才會表現得一絲慌亂都沒有?
「那好,你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做?」程嵐疲憊了,整個人瞬間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瞬間沒了力氣,平時那意氣風發,風度翩翩的佳公子此時變得極度沮喪並且沒了自信。
聲音很柔很低,仿佛怕嚇到了正全身陷於強烈防備狀態的方初痕。
面對咄咄逼人的程嵐她能做到毫不畏懼,可以將任何想法都毫不顧慮地說出來,可是看到此時像是大受打擊的程嵐,方初痕心突然揪得厲害,話到嘴邊就是說不出口,於是沉默了。
程嵐看著低頭沉默不語的妻子,以為這是她在無聲抗議的表現,胸口頓時悶得厲害,他忍不住質問道:「你是嫡妻卻不想懷我的孩子,這多麼可笑,被人知道這事都會笑死我,哪個女人不是想方設法地令自己多生幾個,唯獨你唯恐自己有了我的孩子。痕兒,我想問一問,你到底知不知道為人妻的義務?」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方初痕的底線便是被人置疑為人妻母是否做得到位!
聽到程嵐的這句質問就好比是遇到火苗子的乾草哪有不著的道理?何況這件事憋在方初痕心裡很久了,今日一被提起哪裡還想著再要去忍。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自我感覺自從嫁進程家以來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對得起天地良心!孝敬公婆我做到了;伺候丈夫我做到了;照顧教育孩子們我也做到了。請問還有哪裡我做的是不合格的?我從每天早上一睜眼到晚上閉眼睡覺前很少有空閒的時候,當然每日忙這些都是為人妻應該做的我不該抱怨什麼,這些我從不奢求被認同卻也不能接受被質疑!」
程嵐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會引起她這麼大的反應,看著一臉惱怒地望向自己的妻心頭很不是滋味,這是她第一次對自己發火,當時他由於恬兒受驚的事指責她時,她也只是委屈並未反駁自己一句話,可是現在卻怒了,這令他迷惑了。
「我……我沒說你這些做得不好,我只是問你為何不想懷我的孩子。」面對發了火的方初痕,程嵐莫名地有點不知所措。
方初痕聞言忍不住冷冷一笑,她就坐在椅子上望著站在面前的程嵐:「懷孩子?生下孩子後做什麼?任他不受爹爹重視還是要任他被哥哥姐姐堂哥堂姐們欺負啊。」
這一次方初痕完全是豁出去了,她並不想一輩子都不要孩子,可是在所有的隱患不解決掉之前她又不能去懷,長久喝藥不是好事,她不想自己因為喝藥導致最後失了生育能力,使得她老了後沒有兒子送終。
可若是隱患永遠也解決不了,那也要儘快解決掉這些,堅決不能再拖下去了。能解決固然好,若是真不行的話那她只能請求和離了。
她無法忍受自己的孩子不被親爹重視,更無法忍受自己的孩子被親姐姐欺負,不想哪個人前手給孩子個好東西,隨後好東西就被程恬搶了去。
是,程恬最近是變了不少,變懂事了,可是唯有一點她沒變,那就是她對程嵐的佔有欲依然很強烈,程嵐哪怕是對程軒輕輕笑一下,程恬隨後都要瞪程軒好幾眼。
不是自己的親閨女她沒法教訓,只能以一些寓意深刻的小故事去教育她,可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豈能指望這些小故事就令佔有欲如此強的程恬改變想法?
她相信,只要程恬有一個不高興,程嵐都會教訓自己的孩子一頓。
那是她的孩子,她如何捨得自己的孩子因為丈夫的偏心而一直受委屈受欺負下去?也許是她太杞人憂天想得太多了,但當時可是程嵐親口說的他不歡迎這個孩子的!
這些日子她想了很多,和離也許會碰到阻礙但是只要自己喝藥的事傳出去,和離便成為很容易的事了,留不留下駡名她無所謂,和離後方老爺定會憤怒得跳腳她依然無所謂,這具身體自生下來方老爺就沒付出多少愛,自己還會去顧慮他的想法不成?
只要她不在方家住,不去依靠誰,找個治安好點兒的地方隱性埋名,她手裡鋪子地契不少,不愁以後沒吃喝的地方。
女人在外獨自生活是苦了點兒,但是有錢能過得好些,何況手裡有鋪子不愁以後沒有進賬。
自己過日子自己作主,每天不用早起去長輩那裡立規矩,不用擔心別人挑撥更不用看丈夫臉色,怎麼想都不會比在程府當少奶奶差。
程嵐聞言愣忡了,望著方初痕那倔強的俏臉,幽黑瞳眸波光波光淋漓,仿佛有什麼要急劇地要從那裡沖出來。
他雙拳緊握沉聲道:「那是我的孩子,我豈會不重視他?何況有誰會去欺負他?誰敢欺負他我就不放過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