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龍妃205:春風十里最柔情(完)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8517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小媽、銀色月物語系列 輕小說新天后 夢空、我的聲優王子系列 人氣畫家jond-D
熱銷小說《龍妃》第二部,古代戀愛偶像劇KISS BYE~
●夢空 & jond-D《龍妃》簽書會,2016年8月漫博會世貿一館確定!
●隨書附贈:精美彩色人設拉頁、封面彩畫!

相思一世情多少,海角天涯再相逢。
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後的重逢。
暫時的別離,就是再見的開始──
仇:上面兩個男人都是討人厭的蚊蟲,應該全部除掉!
重度妹控誕生^W^
***************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珍重再會下臺一鞠躬❤
小雷在與回紇的戰爭中失蹤了!
晴雨先前為了潁王奮不顧身,又女扮男裝騙人差點丟了小命,現在還一頭扎進虎穴裡──皇帝正恨不得功高震主的小雷死,晴雨卻傻得在大明宮前為他磕破了頭……
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小雷安全了,然而即將和小雷共度一生的晴雨,卻在命運之神的捉弄下失去了所有記憶……(((((;゚Д゚;)
更要命的是──她懷孕了?!
最浪漫的故事沒有結局,最幸福的愛情沒有言語,歷經兩世牽絆,無端被牽扯進真龍天子選擇題的穿越女高中生,她的結局是?
(古代戀愛偶像劇出人意料的精彩完結篇!)

人物介紹
白晴雨
穿越成習慣的現代小草女
「沒人知道我們是孤男寡女,只知道是孤男寡男,你不說我不說他沒辦法說,自然就沒人知道啦!」
唐代新住民,精靈古怪的穿越高中女生,平易近人,不時就會異想天開,正義感經常爆發。喜歡的動物是所有四隻腳的哺乳類……

阿悟
命運多舛剽悍神祕的面具啞奴
「小姐,我做了一個夢……」
身世低賤的啞奴,臉上有傷疤,如果沒戴面具,總是披頭散髮不肯露臉,十分固執,惜字如金,不擅交際又自卑,總下意識躲避他人眼光。喜歡的動物是恩人白晴雨……

仇士良
狠辣無常妖豔冷冽的腹黑男
「……你剛才說話冒犯了我,本想殺了你,但現在給你個機會。」
宦官,職任五坊使,後升為神策軍中尉,聰明過人,對藝術有驚人天賦,另一面又狠辣狡詐、不見血不罷休。喜歡的動物是不乖巧的人白晴雨,因為喜歡調教對方聽話,然後再殺掉?!

李瀍
沉穩大度禮賢下士的野心王子
「本王遇過許許多多的人,就是沒遇過一見面就道歉的,你倒是說說,對不起本王什麼?」
唐穆宗之子、唐文宗之弟,封號潁王,外貌和谷曦一模一樣,俊秀修長,因有回鶻血統而雙眼湛藍,沉穩大度、禮賢下士。喜歡的動物是鷂鷹(因欽慕太宗,而學太宗玩賞鷂鷹)。

單雷
堅毅不拔鋒芒內斂的霸氣型男
「不脫衣服怎知妳的傷勢?」
曾經的秦始皇,現任沙洲節度使,濃眉大眼,一身陽剛煞氣,謹慎沉穩、堅忍且毅力驚人,擅長醫藥與毒物,在漫長生命中對自己產生許多厭棄與懷疑。喜歡的動物是狼。

周喬
養在深閨人未知的白富美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周平胞妹,也是藍雲的轉世,野性艷麗中又有大家閨秀的嫻雅,知書達禮、道德標準高,認定了就很難改變,畢生想願是嫁給一個好郎君。喜歡的動物是貓。

金凜
爽利活潑和錢相愛的商業鉅子
「天底下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
金家家主,白淨且英氣勃勃,喜好新奇,千方百計都要把錢藏起來的商人個性,擅長製筆、管帳、數錢,對各種寶石鑑定能力高超。沒有喜歡的動物,除非那隻動物會賺錢。
夢空
狂熱型狗奴,當與貓奴碰在一起,火藥味濃厚──
總是在想,我能給讀者什麼,而看我的書的讀者又想得到什麼。
自比一隻小螞蟻,每天勤於趕稿;生活即工作,工作即生活,假使不能工作,就會進入狂暴焦躁模式。
每完成一部作品,就覺得自己再也沒辦法創造同樣的作品,竭力於掏空自己,然後換個方式繼續掏空。
但我相信,每個故事都不是我「創造」出來的,而是「它們」自己找上門。
瞧!「它們」今天也一樣,在我腦海中七嘴八舌說個不停。
「我是那樣才對,妳寫錯了,重寫!」
「嗯~沒錯,人家就是想要這樣。」
它們招手,擁抱,對夢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而我每每看著它們從我腦海中離開,走出,就像失了孩子的母親在原地失魂落魄的笑。
總歸一句,寫作是種自虐行為,個人是M。



夢空作品集:
《龍妃》101公子王子的遊戲(長鴻出版)
《龍妃》102半熟奴婢進化論(長鴻出版)
《龍妃》103我與帥鍋有煎情(長鴻出版)
《龍妃》104美人心計好黑暗(長鴻出版)
《龍妃》105夢裡尋龍千百度(第一部完)(長鴻出版)
《龍妃》201金風玉露巧相逢(長鴻出版)
《龍妃》202此時此夜難為情(長鴻出版)
《龍妃》203相逢疑似在夢中(長鴻出版)
《龍妃》204吾家有男初長成(長鴻出版)
《龍妃》205春風十里最柔情(第二部完/全書完)(長鴻出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後日談(一)
後日談(二)
後記
誰也沒想到我們最後竟會挾持堂堂的回紇可汗,而且,還是那位最溫文儒雅、最親近的血親舅舅親自動手,我們在深夜帶著蕭明上了李瀍的馬車,領著小隊心腹侍衛往聖山的方向去。
聖山並不遠,我們趕著馬車,在太陽邊緣碰觸到西方地平線時便能遠遠看見,那地方與其說是山,更像草原上高起的一座石林,從看見聖山開始,每前進一段,那石林的外型就有所改變,奇形怪狀。
那些形狀就像無數的妖魔鬼怪,在日落時分張牙舞爪直撲過來。
孫紹成與我並騎,看見聖山時也不由得倒抽口氣。
「怎會有人想葬在這種地方?」
我聳聳肩,「你該去問問被綁在馬車裡的人,而不是問我。」
「……我也沒想到潁王竟然願意這般為師父冒險。」孫紹成嘆息,「他一心只為了大唐著想,若當初是他登上王位……也許師父這麼多年來也不用過得戰戰兢兢。」
仇士良聽見他的話,轉頭過來嗤笑一聲,「為了一個不曾見幾面的將領,能挾持自己的親外甥,我看這才是令人懷疑,本末倒置,其心可議。」
孫紹成一下被噎得無話可說,訕訕然抓著韁繩尋思起來。
「妳呢?怎麼看?」仇士良轉向我,饒富興味的追問。
我望著他,草原上的風颳得急,錚錚鏦鏦竟有些像有人正用十隻手指都輪不過來的速度撫琴。
「……不管怎麼樣都好。」我答,「我只想找到人。」
只希望小雷就在這裡。
突然一聲馬兒嘶鳴,我們一齊看去,原先在仇士良身邊的阿悟一夾馬肚,飛跑到隊伍前面去。
駐守的回紇軍隊,自然在第一時間攔下我們,李瀍的馬車到最前方去與他們一番談話,確切內容並不清楚,但領頭的士兵旋即放行,馬車穿過一扇通體漆黑的門,進入一條寬闊的石壁甬道,我以為會往山上走,但相反的是我們開始往下前進,越往下越冷,四周有水聲不斷,感覺很近,但除了石壁有點微濕,看不到水的蹤跡。
甬道越走越窄,最後成了馬車與馬都無法通過的高度,李瀍把蕭明帶出車外,拿開他嘴裡的布條,蕭明就著火把的光線環顧四周,自嘲道:「……要是本可汗就死在這裡,那可真算是最短命的可汗了,老祖宗們可要保佑我。」
李瀍皺眉問:「難道這裡有什麼機關嗎?」
蕭明翻翻白眼,沒好氣:「你以為我們很閒嗎?生活奔波,部落間紛爭不休,我們可不像大唐皇帝一樣,沒事喜歡在自己的墓裡弄些有的沒的,我就弄不懂了,金銀財寶是給人用的,他葬在墓裡是想給誰用?葬了又怕被偷,設一堆有的沒有的防人偷,我們的聖山中只安葬歷任可汗的遺體,沒得那麼多陪葬。」
「那你為何擔心自己死在這裡?」李瀍沒被他嘀咕的一串話糊弄過去,緊追著問。
蕭明聳聳肩,順勢轉頭觀察四周一圈。
「我也是第一次進來,只是以前聽族裡的老將軍提過,這兒是處天險,上面石林共有七口神泉長年不歇,泉水長年累月的往下侵蝕,把地底侵蝕一空,而後我們祖先發現這裡,就領人進來,把這裡被侵蝕的空洞打通,成為一座迷宮,把歷代可汗的遺體藏在最深處,不過很可惜,我也沒走過,只有歷代國師最清楚這裡該怎麼走。」
我們聽罷又往前走幾分鐘,果然立刻出現兩邊岔路。
該往哪邊走?
一時間,眾人頗有些猶豫。
我想了想,抬起手來,「我有個想法。」
其實這方法並不難,這迷宮頂多是大些,麻煩些,其實並沒有什麼危險,多花點時間總能破,那所有人把外衣脫下來撕成一條條,每遇到一次岔路就找塊石頭綁在上面,這樣能確保不會重複走,而要是後面在遇到不同岔路,再分開來,用不同的顏色區分是誰走的。
大部分人對這意見都贊同,但仇士良各種不樂意。
「不是帶著侍衛?用不著本中尉親自來,侍衛幹什麼吃的?」
李瀍顯然對他的話深表贊同,於是侍衛被迫交出了戰甲下的外衣,其中好些人還依依不捨,似乎是自家娘子或娘親親手做的,但主子一聲令下,只得上繳衣物,看著它們變成一團布條。
一時之間,洞穴內滿是裂帛聲。
阿悟坐在我左側,沉默的撕扯他那件深藍色外袍,我想找些話說,但最後又沒吭聲。
反正他也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我了,不曉得能說什麼。
對面有兩名侍衛低聲交談,讓氣氛變得稍稍輕鬆。
「聽說以前有個君王為了博得美人一笑,拿了許多絹帛撕裂給她聽,咱們現在是不是也在做一樣的事?」
另一名侍衛噗哧一笑,拿手肘去頂對方。
「美你個頭,美不死你,你家的美人遠在千里之外,哪能聽到?」
「噯~早知道就帶她來,讓她嚐一嚐這寵妃待遇。」
「得,要真帶來了,她沒嚐到寵妃待遇,怕是你先嚐到快活。」
「嘿嘿……能怎麼辦呢?我就是受不得那些軍妓……」
成天跟大群士兵混在一起,連這些原先門規森嚴的高門侍衛,也變得葷話大開,蕭明是個耳朵尖的,立刻扭身轉過頭嚷嚷起來。
「欸欸那邊,說什麼快活不快活,本可汗也想聽!」
但他被李瀍用扇子兜頭一敲便沒了聲響。
很快分成好幾堆的小布條,每人帶著一些,潁王和蕭明、仇士良走右側,而我和阿悟、孫紹成走左側,因為這身分上的偏差,我們這兒只配給到三名侍衛,剩下的全都到另一邊護衛他們的主子。
我們約定好有消息便要去通知另一方,而若兩方都沒消息,在體力用盡前得折返回原地商量對策。
洞窟內並不好走,由一名侍衛領頭舉著火把開路,阿悟押隊,天然生成的甬道高低寬窄不一,有時會矮到我們必須彎腰低頭而過,有時又會窄得迫人必須側身而過,雖然這路怎麼看也不像是棺木能通過的樣子,但考慮到人能通過,說不定國師也會帶著小雷躲在迷宮某處。
我正想著,頭就被人按下去,這才發現剛才暗沉沉沒注意,差點迎頭撞上一塊突出的壁角,那壁角因為從右上石壁中斜出來又黑沉沉的,不仔細看根本不會察覺,稜角尖銳,碰上非把額頭撞破不可,幸虧阿悟提早發現,悶不吭聲就把我按下去。
我轉頭要道謝,卻發現他突然停住腳步,看著那塊突出的壁角。
「怎麼了?」
火光黯淡,我隱約看見他的眼中似有異光,不由得睜大眼想看清楚,他卻垂下頭,四目相對,黑亮不見一絲異色,微微搖頭。
「白監軍?」前方的人發現我們的異狀,遠遠呼喚。
「就來了。」我答一聲,正要往前走,又被人往後拉,背與後腦勺順勢靠在平坦而結實的肉牆上。
腦中瞬間空白幾秒。
阿悟伸出手,不經意間碰過右側臉頰,指著與我額頭咫尺之間的壁角,我這才發現自己方才轉眼間就忘了這回事,就那樣往前走,馬上又會一頭撞上去。
「……謝謝。」
前方的人又在催了。
他退開,又往前半步超過我,讓火把照亮前方情況,他想了想,忽然把火把換到左手,騰出右手往後伸。
那掌心覆蓋著厚厚的繭子。
我看著他的手,不知為何有點想哭又想笑,自己卻無法解釋。
「我不怕。」所以不用別人牽,我能照顧好自己,不成為誰的負擔。
他的手握成拳,我以為他要縮回去,可是他是更伸過來握住。
然後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我們跟前方部隊會合,孫紹成忙把我拉到一旁關切,阿悟則立刻走到領頭的侍衛身邊,我看見他就著火光和侍衛筆談些什麼,侍衛的面色變得凝重,但仍半信半疑。
「地動?你真的確定?」
即使沒有特別揚聲,但在安靜狹窄的石壁內,不管說什麼都會被放大,一時所有人大驚失色,紛紛聚攏過去。
我想到剛才的尖銳壁角,皺起眉頭,難道是阿悟看出什麼不成?
不管如何,畢竟攸關所有人的生死,最後我們仍退回原點,並讓人循著記號去把李瀍一行人找回來,在他們回來前我總覺得心裡惴惴不安,既相信阿悟,又很害怕他一語成讖。
畢竟我們所有人現在都在這裡,如果發生地動坍方,李瀍他們怎麼辦?
只是……如果我們走了,真的發生地動,小雷在裡面的話,又會如何?
心裡七上八下,直到我看見仇士良和李瀍等人出現在洞口,才稍稍放下心來,仇士良皺眉朝我身邊的阿悟走過來,但就在那瞬間整個地面震動起來,好像有隻龐然巨物在底下翻動身軀,我慌忙要站起來,卻發現站都站不穩。
侍衛全都第一時間朝李瀍衝過去,要護著他和蕭明衝出去,火把全滅了,黑暗中我什麼也看不見,摸索中也要往出口過去,就被人拽住,憑空轉了半圈抱在懷裡,對方疾退,能感覺到他一手攬在我腰間,一手伸出去急急的扯住了什麼,緊接著抬腳一踹。
我聽見肉體沉悶的撞擊聲,慌亂中彷彿退到石壁邊被壓在上面,轟隆轟隆的聲響不絕於耳,可是我們始終靠在那裡不動,我處在黑暗中,驚恐的眼睛大睜,可是什麼也看不見,若不是我手下按著的胸口還有起伏與溫度,我真以為我只是在擁抱黑暗。
忽然有一聲巨響。
「阿悟!」我叫,緊張的伸手捏住他的臂膀。
頭頂被人按住,重重按下去,不讓我探出頭來,只能聽見四周簌簌落下的石塊轟隆作響,可我卻從這許許多多的震動中,準確無比的感受到屬於他的那聲輕應,即使只是一點點低啞的喉音,卻造成胸口的細微震動。
我擠在石壁和阿悟的胸口之間,最後只能緊捉著他,倉皇的等待這陣地動天搖過去。
奇怪得很,阿悟時常和那一群臭不可聞的士兵睡在一起,卻只有衣裳染上一點點氣味,湊近點聞,他的脖頸間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清爽味道。
我愣神間腦袋轉過各種畫面,彷彿循著這個味道,能拼湊出一點模模糊糊的影子,但就在我腸枯思竭時,震動慢慢地停下來,雖然仍有餘震,但沒有原先那麼厲害,我掙扎著要起來看情況,阿悟卻不動。
「阿悟,讓我出來。」
他仍然不動,我倏地一驚,擔心他剛才是不是被石頭打中昏過去我沒發現,忙騰出手去摸索他的後腦勺,可摸來摸去沒摸到傷口,只摸到他繫著面具的細繩,他沒繫緊,一扯就鬆開來,面具當即脫落掉到我頭頂,硬生生砸了我一下,我抬頭要看,整個身體忽然往前一撲,被人緊擁著。
阿悟的身軀微微發抖。
我當即心中一陣柔軟,原來他也是怕的,說到底,阿悟比我還小上好幾歲,就算去外頭打轉過一圈,就算平日表現得再沉穩無畏,他這年紀遇生死大事哪有不怕的?
我反抱住他,輕輕拍撫他的背脊。
「沒事,我們都會沒事的。」
地震已經變得很小,身下的地板宛如海浪般輕微起伏,我聽見不遠處隱約開始有人聲,似乎在到處找尋火摺子。
阿悟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他忽然伸手把我推開一些,我還沒意識到,黑暗中又有手摸索上來,似乎很焦急,掌心溫熱,但手指尖卻冰涼冰涼,手掌貼在臉頰上,刮得皮膚疼。
「怎……」
黑暗中,有軟薄觸感貼在唇上。
我回過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甩出去,可手在空中被攔截,然後被壓在身後的石壁上,左手依樣畫葫蘆,可照舊被制住,我氣極了,抬腿去蹬他,卻徒勞無功,被男人的力氣壓住動彈不得。
我又羞又氣,好像一條養了很久的溫馴家犬突然反咬一口,還是毫無預警,在我全身心只為他擔憂時起了一個不該有的念頭。
「小白!小白!」
孫紹成在叫我,聲音似乎很近,我想回應他,可這情況如何回應?
「啊!這裡怎麼有塊石頭,不行,還是先找找火摺子……」
孫紹成的聲音漸漸遠了,我掙扎著要動,突然間左手的箝制鬆開,正竊喜著伸手去推,下巴卻被人一握,瞬間這個原先只在表面的吻就變了調,除了小雷以外,從沒跟誰這樣親近,我瞬間劇烈掙扎起來,得空的手拼命去推他捶他,可又被扣在胸前。
心跳好快。
我在黑暗中緊閉眼睛,覺得渾身都緊繃起來,從接觸的部分擴散開來,那是既讓人害怕又推不開的戰慄,雙拳攥著,腦中一片空白。
近一分鐘的安靜,黑暗中,我竟覺得自己第一次碰觸到真正的阿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