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1
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西番雅書(盼望三部曲)
定  價:NT$520元
優惠價: 9468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讓舊約聖經裡最常被忽略的聲音,
成為指引生命的三盞明燈。

我們都知道,聖經是神的話,「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後三16),然而,舊約小先知書裡卻有三卷書,似乎挑戰著這樣的認知: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與西番雅書。誠如本書作者布里傑所說,他在教會事奉三十多年,從未以這三卷書講過一篇道。或許是篇幅太短,也或許是這幾卷書的主題不易辨明,使得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與西番雅書長久以來,在信徒的生活中像是缺席了般,少有人聞問。

幸好,隨著近幾年舊約研究的長足進展,這三卷容易被忽略的書卷,逐漸有了新的可能。學者開始認識到,應該要像猶太人一樣,把十二卷小先知書當成一個整體來看待。換言之,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與「十二先知書」正好構成四卷先知書,與四卷歷史書(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列王紀)遙相呼應。

一旦將十二先知書放在一起探討,許多有趣的事情一一浮現。為什麼這十二卷小先知書的次序是這樣的?是時間因素?還是有其他的考量?這十二卷書是否有個共同的論述主題,是不是有什麼起承轉合?每一個問題,都引導著我們往更豐富的收穫前進。

聖經信息《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西番雅書》作者布里傑,便試著從這些精采的舊約研究成果出發,以小先知書為一個整體的角度,詮釋這三卷書的價值,不但看見三卷書分別傳遞著「罪、懲罰、將來的拯救」這三個互有連貫的盼望信息,還與新約的耶穌有所連結,進而幫助每一個信徒,把先知的教訓應用到自己的身上,回應當代社會的需要。
布里傑(Gordon Bridger)
曾在1987~1996年擔任倫敦橡樹山學院校長的布里傑,原本的生涯規劃是朝醫學發展,然而,因著母親熱愛讀經的影響,讓這個十幾歲的在校寄宿生對聖經愈來愈感興趣、深深為經文所吸引。結果,在讀完醫學院後,布里傑決定前往劍橋大學接受神學裝備,從此,傳講神的話,就成了他一生的職志。

在擔任橡樹山學院的校長前,布里傑分別在倫敦、劍橋、愛丁堡和諾里奇的教會服事,累積了許許多多第一手牧養的經驗。這讓布里傑的著作和講道,總是深入淺出,他明白會眾在面對聖經時會有的種種難處,也知道如何將最不容易了解的經文,轉化成切合當代信徒需要的信息。這讓他獲得英格蘭諾福克郡克羅默教區講員團隊的邀請,成為當中的一員。

布里傑和妻子共育有三個女兒,如今都已成家,讓他們夫婦多了十個孫子與孫女。除了聖經講道,布里傑非常喜歡板球運動,也熱愛欣賞足球比賽,是「兵工廠足球俱樂部」的忠實球迷。
我開始向別人解釋聖經時,不過是個十幾歲大的在學寄宿生。我母親有時會鼓勵我在寫家書時,附上一段我感覺對我有幫助的經文—她是有技巧地誘使我多讀聖經!她也成功了,我發現努力思索這些經文的意思,嘗試理解、應用神對我說的話,是何等刺激的一回事。

當莫德博士請我考慮為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西番雅書三本舊約書卷撰寫註釋時,令我回想起這一切。我驚訝地發現,事奉地方教會三十年來,我竟然沒有就這三卷書講過一篇道。然而,從前在學時,這些研究怎樣令我覺得既刺激又吃力,而這幾卷少為人知的經書,亦令我覺得既富挑戰性,又令人滿足。但我只能是以一個卑微的聖經學習者、而不是舊約專家,來提出我的解釋。然而我的禱告卻是,它能激發讀者、鼓勵講道的人,開啟這些經文,以此為「神全備的旨意」之一部分,來教導人。
下文可以看出,我對專家的倚重是十分明顯的。參考書目列出了我靈感的主要來源。披讀白偉思牧師(Prebendary Richard Bewes)一篇關於那鴻書的講章,令我獲益良多。這是他在一九八八年八月,於倫敦靈風(Langham Place)萬靈堂(All Souls)宣講的那鴻書系列的一部分。我也感激克羅默鎮(Cromer)主任牧師考特博士(Revd Dr David Court),鼓勵我以俄巴底亞書為題講道;另外還有幾位給我機會,在不同的場合、地點,詮釋俄巴底亞、那鴻、西番雅書。
但對我來說,最大的人力資源卻是本系列的主編莫德博士。他亦師亦友,用敏銳、風趣,讓人不存戒心的言語,傳達專業見解和透徹的評論,激勵我、也啟發了我。我固然必須為最後的成書負全責,但莫德博士卻幫助我挖得更深,看看這三位敬虔勇敢的先知,是怎樣將聖靈所默示的神的話語,帶到與教會在今日世界各地所遇到、大同小異的處境中去。
「聖經信息系列」中我讀到的第一本舊約註釋,是莫德的《阿摩司書》,它啟發我以那卷書為題講道!我的期望和我的禱告是,我的這些詮釋也能啟發你(我的讀者),不單把這些先知的教訓應用到自己身上,更把其中的信息教導、傳講給別人聽。
當然還有其他人,以不同方式,對本書的完成帶來貢獻。多年以前,我擔任諾威治(Norwich)聖三一堂(Holy Trinity)主任牧師時,史密斯太太(Mrs. Margaret Smith)是我的秘書。她見我電腦能力有限,慷慨地答應為我整理好文稿,交給出版社。一如往常,她毫無保留的協助,珍貴無比。IVP出版社的杜斯(Philip Duce),一直以來,都親切而耐心地給我不少實際的幫助。此外杜瑞茲(Colins Duriez)亦在交稿給承印公司的最後工作中,提供他的專業知識。我也感謝倫敦橡樹山神學院(Oak Hill Theological College)圖書館的貝爾姊妹(Wendy Bell),她非常善意而有效率地,提供給我需要用到的書籍和專文。我自己的家人和克羅默鎮教會的弟兄姊妹,都曾給我多方的協助和鼓勵,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太太依莉莎白,即使在寫作時間超出了預期,而且有時不能作好例常家務事來幫助她時,她仍給我堅定的支持。她也提出了好些有用的建議,無疑讓這本書有所改進。因此,我將本書獻給依莉莎白和我們一家人,祈求我們可以繼續「按真理而行」。

布里傑(Gordon Bridger)
總序  7
作者序  9
簡寫一覽  13
參考書目  15
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西番雅書 引言  19

I 俄巴底亞書  39
引言  41
1. 神的主權:誰是主事者?(1、15、21節)  53
2. 神的審判:誰為何事負責?(2∼15節)  62
3. 神的勝利:那日的盼望(15∼21節)  81

II 那鴻書  111
引言  113
1. 神的審判:神學上的解釋(一2∼15)  125
2. 神的審判:歷史上的例證(二1∼三19)  180

III 西番雅書  225
引言  227
1. 神審判的信息(一2∼二3)  241
2. 萬國的審判和盼望(二4∼三8)  314
3. 神子民的盼望和更新(三9∼20)  360
引言
好幾年前,我在一所地方教會的培靈會中,講授西番雅書的教訓。最後一堂結束時,一位女士有點羞慚地上前來說:「作了四十年基督徒,我還不知道聖經有西番雅這卷書!」又有另一個朋友對我說,他近來才從頭到尾讀了一遍西番雅書,因為不想將來在天堂遇見這位先知時,不知道他所說的是什麼預言。
俄巴底亞書、那鴻書和西番雅書大概是聖經中最少被讀到的書卷。實際上單憑我個人的經驗,這三卷書也很少在我們的教會中宣講,甚至我們這些決意詮釋「神全備旨意」(徒二十27,英文直譯)的人也不例外。伍茲(Julie Woods)在期刊《根基》(Themelios)的一篇專文中,指出那鴻書和俄巴底亞書「在三年循環一次的經課表(Lectionary)中沒有地位」,講道中甚少提及。她引述阿奇米爾(Achtemeier)的看法,「我們常常希望那鴻書不在正典之中」,也就是說阿奇米爾希望那鴻書不屬聖經的一部分。如此,我們為什麼要研讀、宣講這些書卷呢?集中宣講新約或舊約中比較有名的大先知書,或歷史書中的精采故事,或智慧文學裡中肯而精煉的話語,不是更好嗎?
在重新研讀這些「小先知書」之後,我的信念是這些書卷所針對的重大主題,對今日的教會和世界而言,都是特別適切的。下面是鼓勵我們研讀俄巴底亞書、那鴻書、西番雅書這三位小先知書的一些理由:

1. 他們自稱帶來神的信息
舊約先知都宣稱他們是帶來神的信息。神呼召他們宣講的是「祂的」話語,不是他們自己的。
真理是來自神,祂在聖經裡所啟示的,這觀念在二十一世紀的後現代英國,已經鮮少人承認。記得曾經讀到二○○一年一月《泰晤士報》(The Times)中,有關上議院針對十四天大的人類胚胎進行幹細胞研究,所涉及的道德及法律問題,進行某個關鍵性辯論的報導。儘管到會的有其他人,也根據聖經的啟示來辯論,報導卻只提到聖奧爾本斯主教(Bishop of St Albans)一人。按照該篇報導,主教抨擊那些論點的功利主義,又說道:「譬如說,『以啟示作為其基礎之一的真理概念』,在其中似乎沒有容身之處。」
然而俄巴底亞、那鴻、西番雅這幾位公元前第七世紀的先知,卻是真理的堅持者;他們宣稱自己對當代人說出神的話語。
例如,俄巴底亞就用如下的話引進他的預言:耶和華的默示。論以東說,我從耶和華那裡聽見信息(1 節)。在其短短的篇幅中(它是舊約最短的一卷書),他兩次用上耶和華說這句話(4、8 節),又在以掃家必無餘剩的之後,接上這是耶和華說的(18節)。
那鴻把他所說攻擊以東的默示,形容為那鴻的異象書(英文直譯,和合本作「默示」)。默示一詞所指的,是神的啟示(參下文頁45、114)。耶和華直接透過那鴻的言語說話,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與你為敵!」(三5),就是一例。
西番雅的著作以這樣一句話開始:耶和華的話臨到⋯西番雅(一1)。他經常直接引述這話:耶和華說:我必從地上除滅萬類(一2)。又用這樣的話結束其預言:我必使你們在地上的萬民中有名聲,得稱讚。這是耶和華說的(三20)。
俄巴底亞、那鴻、西番雅都自稱是帶來神的信息。但我們怎能知道這宣稱是真實的呢?因為從前也有很多人作出這樣的宣稱,卻被證實是假先知。
馬斯特斯(Peter Masters)在其著作The Healing Epidemic 中,提到一對無兒無女的夫婦,經醫學檢驗後得知不能生育。這對他們是極大的打擊,但仍能調適自己接受其處境。然後,有一天,教會一位會友宣稱神有「知識的言語」要對他們說:「在十二個月內」他們會有孩子。十八個月後,他們卻膝下猶虛,儘管牧師費盡時間輔導,他們的信心卻已粉碎。
佈道家華生(David Watson)將要死於癌病時,多次在收音機廣播中提到,世界各地有很多「先知」都曾宣稱神對他們說:「這病不至於死」。這種宣稱很是常見,但都發現是虛假的。實際上我最近也有這經驗,一位基督徒一開始就說:「這件事是主要我作的」,令人難以質疑他的決定。但我們卻很有必要質疑這一類的宣稱。「要凡事察驗」,正是使徒對帖撒羅尼迦信徒的吩咐,要持守真理,這是不可少的。宣稱其發言是來自神的,我們不能輕易接受。
這樣,我們為何要接受俄巴底亞、那鴻、西番雅,以至於聖經各位作者的宣稱,說耶和華的話臨到他們(番一1),他們所寫所講的是神的話語呢?他們有沒有權利說出「耶和華如此說」的話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