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身兼歷史學博士的專業塚飯為您撰寫──
歐洲最美的皇后x寶塚《伊麗莎白》x哈布斯堡家族

真實的傳奇歷史,愛與死的夢幻劇──
              讓我們一起沉淪於這個雙向互動的《伊麗莎白》輪迴裡!

一般大眾對寶塚歌劇團最有印象的作品莫過於1974年製作上演,至今依舊廣受歡迎的《ベルサイユのばら》(凡爾賽玫瑰)。不過距今二十年前的1996年2月16日,一個新的寶塚代表作品已然誕生。到今年10月16日結束第八次重演為止,寶塚一共上演了1,001回的《エリザベート-愛と死の輪舞》(伊麗莎白-愛與死的輪舞),觀劇人次高達240萬。

為了慶祝這個以奧匈帝國皇后伊麗莎白(Elisabeth,小名Sisi,1837–1898)傳奇性一生為故事主軸的音樂劇在寶塚上演二十周年,2016年年底與2017年年初,劇團還要招集歷年參演人員,盛大舉辦Special Gala Concert。消息甫出,連遠在台灣塚飯也個個摩拳擦掌,搶票地獄再怎麼炙熱,也不能放過這個與死神和伊麗莎白相見的機會。

寶塚的《伊麗莎白》何以能夠如此抓住人心呢?優美的音樂與流暢的劇情自不在話下,但《伊麗莎白》最特出的,還是在於它巧妙卻深刻地引用了眾多歷史題材,既不至於造成初看者的負擔,卻又蕩氣迴腸,讓人在觀劇之餘不斷回味,不忍心讓故事的情節從腦海中離開。

寶塚的《伊麗莎白》一方面引發了觀眾鑽研劇中相關歷史的高度興趣,一方面又讓對這些人、事、物已有所知的人,無法抗拒探討本劇編導、演出家、演員如何詮釋這段歷史的誘惑。

●本書特色:
1. 從故事主軸到場景、服飾,從主角到配角,甚至只出現在相關寶塚作品中而非《伊麗莎白》本劇中的歷史人物,我們都做了介紹。
結合死神、伊麗莎白、哈布斯堡家族、奧匈帝國等等各類相關題材的而成的歷史懶人包,能夠讓大家省下在茫茫歷史大海中尋找航向的時間與精力

王善卿,紐約天主教聖若望大學歷史系博士。專長領域天主教歐洲及歐洲王權政體。近作有史普書《橄欖油到蘋果酒》(意念文創)。受春野寿美礼與轟悠之召喚而入塚坑,坑齡十年餘。以狐狸喵之名在寶塚同好圈遊走。

張秉瑩,網路筆名痞子。紐約市立大學歷史系博士。研究領域為歐洲科學史與清代數學史,但因重度沉迷寶塚而經常被友人笑說念錯行。雜食性塚飯,目前因觀劇一年約前往日本五、六次。本命是和央ようか,現役生徒中最喜歡的是明日海りお,OG是花總まり。

序 
日本版音樂劇《伊麗莎白》的誕生 
愛與死永遠一致 
【歷史背景】
影響歐洲六百年的哈布斯堡家族 
你該知道的匈牙利(1):游牧部族到基督教國度 
你該知道的匈牙利(2):「貴族」在匈牙利政治史上扮演的角色 
你該知道的匈牙利(3):匈牙利的加冕冠 
你該知道的匈牙利(4):哈布斯堡的匈牙利 
世界無形文化遺產之「維也納咖啡館」 
在中央咖啡館吃皇帝鬆糕 
【相關人物】
「死神」角色的塑造 
寶塚死神群像 
奧地利哈布斯堡與巴伐利亞王室關係圖 
皇帝 法蘭茲約瑟夫 
奧匈帝國皇位繼承關係圖 
多年媳婦熬成婆—從蘇菲到伊麗莎白 
路易魯契尼(Luigi Lucheni)與無政府主義 
為什麼要出現「大主教」? 
【劇本、故事設定】 
自由與責任的輪舞 
美貌與權力 
【服裝、道具】
伊麗莎白總是用扇子遮著臉 
「報紙」說的事 
《若望默示錄》作為一個信物 
雙頭鷹的故事 
為西西畫肖像的人 
西西的衣櫃:蕾絲、真絲、白鼬毛皮
【相關作品】 
王子之死—《泡沫之戀》 
歷年《泡沫之戀》公演日期表 
《伊麗莎白》的鏡子《路德維希二世》 
巴伐利亞王室與伊麗莎白關係圖 
《炎之波麗露》劇情簡介 
皇帝夢碎、魂斷異鄉的馬克西米連一世 
《戀人們的肖像》劇情簡介
【附錄】 
與《伊麗莎白》有關的寶塚作品 
Michael Kunze 和Sylvester Levay 在日本上演過的音樂劇 
歷年《伊麗莎白》公演日期 
寶塚版《伊麗莎白》公演相關紀錄 
《伊麗莎白》公演趣事 
《伊麗莎白》中的主要角色
伊麗莎白與法蘭茲約瑟夫年表
日本版音樂劇《伊麗莎白》的誕生
1992年秋,由Michael Kunze編劇、作詞,Sylvester Levay作曲的音樂劇《伊麗莎白》(Elisabeth)在維也納首次上演。《伊麗莎白》一劇描述十九世紀後半的奧匈帝國皇后,被當代人認為是歐洲第一美女伊麗莎白的一生。劇評家對這齣並不怎麼欣賞,但是觀眾如江水般源源不絕地湧進劇場。這次首演一口氣演到了1998年才結束。而且結束之前,《伊麗莎白》宛如劇裡的主人翁一樣,已經開始風靡全球。第一個展開雙手、成功接納《伊麗莎白》的海外劇團,便是日本寶塚歌劇團。
寶塚版《伊麗莎白》  首演至今剛好滿二十週年,今年劇團將進行第八次重演,年底還要舉行慶祝二十周年的Special Gala Concert。這二十年來,《伊麗莎白》從寶塚演到東寶帝劇,從大阪、東京演到名古屋、福岡,幾乎每一年《伊麗莎白》都有在日本的某個大型劇場上演(見〈歷年《伊麗莎白》公演日期表〉)。《伊麗莎白》能夠在日本這麼風行,最功不可沒的應當是演出家小池修一郎。
維也納首演開始後沒有多久,小池在每年例行的倫敦觀劇時,偶然受當地音樂行老闆推薦,買下了《伊麗莎白》的CD。儘管德語歌詞一句都聽不懂,到底這劇演的是什麼也不知道,小池還是因為旋律實在是太好聽了,在1993年由月組首席涼風真世主演的Bow Hall作品《ロスト・エンジェル》(Lost Angel)裡用上了幾首。  隔年小池去歐洲考察,終於有機會前往維也納觀賞《伊麗莎白》。此時小池才39歲,不過大學畢業後就到寶塚歌劇團擔任演出助手的他,此時已經是位嶄露頭角的新銳演出家了。雖然小池跟我們一樣,因為語言不通的緣故,對於《伊麗莎白》的內容只能半猜半想,然而與美國百老匯風格截然不同的《伊麗莎白》還是再度深深吸引了他。
回到日本後的小池,不久便參與了準備隔年雪組首席一路真輝退團作的規劃。一路與涼風同屬劇團中歌唱力高的男役,《伊麗莎白》的歌曲雖然難唱,但也正可讓一路發揮特長。麻煩的是《伊麗莎白》的角色分量分配是女主角伊麗莎白一人獨尊,死神Der Tod出場不過30分鐘,皇帝法蘭茲.約瑟夫簡直沒有一條獨唱的歌,這兩個角色都算不上是與伊麗莎白對等的男主角。一路才剛剛演完《風と共に去りぬ》(Gone with the Wind,隨風而逝)裡的郝思嘉,對他來說,要再度出女役扮演伊麗莎白並不是辦不到的事情。然而,寶塚畢竟以男役為尊,而且這又是一路的退團作。寶塚製作團隊還是希望能夠調整《伊麗莎白》劇中角色的分量,以一路俊美的男役扮相演出有獨特風味的死神。
帶著大致的演出方向與更多的疑惑和不安,1995年初夏,小池、一路真輝、預定將在寶塚版《伊麗莎白》首演裡擔任伊麗莎白一角的雪組首席娘役花總まり等人,又回到了維也納。一行人前往上演《伊麗莎白》的劇場觀劇,居然還巧遇剛退團不久的原星組首席男役紫苑ゆう。此時小池仍舊對《伊麗莎白》的內容以及技巧難度是否適合搬到寶塚上演感到遲疑。幸好紫苑大加鼓勵,給了小池「在寶塚上演絕對沒有問題」的信念。於是寶塚歌劇團與維也納《伊麗莎白》製作方面進入簽約取得演出權前的協商,劇團把希望對劇本與角色變動的地方一一列出,維也納那方也極力想認識這個地球另一端來的、全球罕見的全女子大型劇團到底是什麼來歷,有沒有能力演出這樣的音樂劇。在雙方密集討論之後終於達成相當的共識,正式簽約。於是小池等人七月中在維也納當地招開記者會,宣告明年春,寶塚就要上演《伊麗莎白》。
然而,維也納的記者會只等於宣告了《伊麗莎白》的預產期而已,寶塚版《伊麗莎白》能否成功誕生根本還是個未知數。如同前面說的,首先得要修改劇本、增加死神的份量。修改劇本對小池或許並不那麼困難,然而困難在於《伊麗莎白》是齣從頭唱到尾的戲,幾乎所有的對白都在歌詞裏面,歌曲分量、節奏與合聲的難度都遠超過寶塚以往的作品,更不要說還有男役與男人音域不同的問題,非得一曲一曲,甚至一節一節的修改不可。這些困難並不是小池一個人就解決得了,而且需要所有演出生徒以及負責音樂監督和歌唱指導的老師通力合作,再三地嘗試、修改、練習。
多年以後,飾演魯契尼的轟悠回述過他接獲要上演《伊麗莎白》的通知時的情景。當時轟悠正在海外度假,劇團透過傳真把歌曲發給他,要他提前練習。結果傳真機就像壞掉了停不下來一般,一張歌譜接著一張送過來。已經是位實力堅強、備受矚目三番手的轟悠,入團十一年來從來都沒有遇到有這麼多歌曲要練習的情況,可真是把他嚇了一跳。不只轟悠,每位參與這次首演的雪組生徒,十幾二十年後提到這次公演印象最深的地方,都是《伊麗莎白》練習期間整組上上下下如何地萬分緊張,每個人都在挑戰自我極限,只要一有時間就抱著小鋼琴、隨身聽、日夜不停地與歌曲奮戰。
在所有的生徒裡面,要面對最多挑戰的莫過於花總。到雪組《伊麗莎白》公演初日都還不滿23歲的花總,連前一年維也納的製作團隊見到她時都擔心不已。這麼一位年輕到會在地下鐵迷路的女孩,怎麼可能演得出伊麗莎白的一生呢?再怎麼樣以男役為尊的名義修改劇本,把伊麗莎白這角色的戲分轉移到死神與法蘭茲身上,這劇終究還是《伊麗莎白》,而非《死神》或《皇帝法蘭茲約瑟夫》。維也納製作方再三叮嚀小池:劇可以給你們演,但千萬不可讓伊麗莎白變成只是一個可愛的公主啊!
對已經導過幾次雪組的戲,與一路、花總等雪組生徒相當熟識的小池來說,或許花總讓他擔心的倒不太是演技,而是歌唱力。當時的花總雖不以歌唱見長,但入團才四年就能越過許多有實力的學姊搶先登上首席娘役的寶座,花總憑藉的是敏銳的角色詮釋力與獨一無二的舞台氣質。花總上任一年多以來所演出的額田女王與JFK之中的賈桂琳・甘迺迪都頗受好評,這次換成奧匈帝國皇后,應當也可以勝任。然而《伊麗莎白》這劇得要從少女演到老人,其中還有喪子、丈夫外遇等等深度人生刻畫。這些就已經是比以往更難許多的演技挑戰了,還要更進一大步,把演、唱結合,藉著歌聲要能傳達劇中人的心境、打動觀眾。也就是說,儘管寶塚版《伊麗莎白》的主角是死神,伊麗莎白這角色也只可以少唱,卻絕不能不唱。尤其表達伊麗莎白生命中重要轉折的歌,如果不唱或者大幅修改,那等於這劇裡就沒有了伊麗莎白,也根本不需要大費周章去引進維也納版《伊麗莎白》,小池參考些歷史資料,自己重新寫齣劇恐怕還簡單些。
還在維也納觀劇時,一向很照顧組子的一路真輝,便已經和小池老師討論起各個角色怎樣安排比較恰當。他不忘跟小池說:你可要趕快找歌唱老師幫花總惡補啊,這小孩到現在連一分半鐘的獨唱都還沒有經驗過呢,現在居然一條歌就要她獨唱四分鐘!小池對此事也的確不敢輕忽,一回國便把花總送去聲樂老師那邊上課。可是眼看九月底的製作發表記者會就要來臨,還是成效不彰。幸好彷彿老天特別眷顧寶塚劇團與花總一般,小池老師在最後一刻想起了一個人:楊淑美。
楊淑美是寶塚70期生,比一路還晚了兩期,但她入團兩年後便決定退團到倫敦專修聲樂,幾年後成為「西貢小姐」的原始演出成員。在東京舉辦的寶塚《伊麗莎白》製作發表記者會之前,正巧楊淑美回到日本,所以小池把她找來當記者會主持人,還順便把花總帶到她家,請她略為指點一二。於是,就在這記者會前一天的一個小時內,花總的歌唱力大為提升了!隔天記者會的演出相當成功。眼見如此神效,小池老師趕緊把楊淑美延攬來擔任雪組《伊麗莎白》的音樂指導,因為劇團最弱的一環就是歌唱,需要楊老師神效指導的絕不只有花總一個人。
換了個形式重新回到寶塚的楊淑美與音樂監督吉田優子密切合作,逐條歌逐個角色修改,不畏繁瑣地讓《伊麗莎白》的歌曲在寶塚獲得了重生。對原本就極會唱的一路與音域低的轟悠來說,死神與魯契尼原本的歌曲不需多少修改就可用了。但原劇本裡沒分配到多少歌的皇帝法蘭茲一角則不然,首先得從與伊麗莎白的合唱裡多撥一些分量給他,還得在整合時顧及男役的音域範圍,不只修改起來是個大費周章的工程,飾演皇帝的高嶺練習起來也非常辛苦。
維也納版《伊麗莎白》佈景設置簡潔抽象,原因之一是歐洲觀眾大多熟知哈布斯堡家族的歷史,使用抽象到圖騰境界的表達手法不只不會造成觀眾理解上的困難,還會增加觀賞的樂趣。到了日本則不然,初演之時連小池老師等對這段歷史都還所知有限,更不要說觀眾了。因此,小池修改劇本時便刻意把劇中匈牙利獨立的事情落實成為革命家等幾個新增的角色。這樣一方面可以讓生徒有多一些個人表現機會,一方面也可讓觀眾了解劇中的歷史脈絡。同樣,除了要維持寶塚一貫的華麗舞台風格之外,《伊麗莎白》一劇裡許多抽象的舞台與服裝設計,也必須在這個日本初演裡改為寫實一些的表現。所有的衣裝與道具都不能不重新構思。比方說,為了傳達歐洲第一美女的形象,負責衣裝的老師讓天生就是衣架子的花總換了一件又一件參照歷史資料製作出來的華麗衣服。果然,第一幕結尾時,花總身穿伊麗莎白傳世畫像裡的白禮服走出仿奧地利宮殿所設計出來的鏡間,那一刻的華麗高貴,台下所有的觀眾永生難忘。
1996年2月16日,雪組開幕演出大成功,德語音樂劇Elisabeth從此成了寶塚《エリザベート-愛と死の輪舞》,遇刺身亡將近一百年的伊麗莎白也在日本獲得了重生。Michael Kunze和Sylvester Levay也特地從歐洲趕來參與初日觀劇,除了對寶塚的演出非常滿意之外,對一路所塑造出來的中性死神更是大為激賞。阪急電鐵社長小林公平,迫不及待當天就招集小池與其他製作人員,要他們儘快讓每個組都上演一次《伊麗莎白》。
2000年夏天,東寶製作、回歸維也納原始劇本的《エリザベート》在東京帝國劇場首演,飾演主角伊麗莎白的是原死神一路真輝。之後,最早與《伊麗莎白》結緣的原首席男役涼風真世,曾在1998年宙組《伊麗莎白》演過魯道夫王子的朝海ひかる,演過寶塚版魯契尼、伊麗莎白、死神三個角色的瀨奈じゅん,2002年花組版死神的春野寿美礼,都陸續主演了帝劇《伊麗莎白》。2015年,帝劇《伊麗莎白》由近年來加意鍛鍊的花總主演,不僅風華氣勢更勝當年,還以細膩精湛的演技成為菊田一夫演劇賞大賞最年輕的受賞者。這二十年以來,從小池、一路、到花總、楊淑美,還有許許多多來不及細數的人,是他們不停歇的努力讓《伊麗莎白》誕生、存活,而且持續成長。
築夢固然辛苦,但生命因此而光輝。
エーヤン、エリザベート!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