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老人革命
定  價:NT$340元
優惠價: 930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少壯不努力,「老人」要「革命」!
年齡就是階級,世代就是鬥爭,尊嚴和夢想也只能孤注一擲,
畢竟社會是一臺投幣後才會運轉的機器!

○老人擁有的是「運氣」,老人的運氣絕非年輕人可以比擬!
○第27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首獎作品
○2016年改編成電影劇本《爺爺的逆襲》並獲第6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投項目:
最佳創意獎、坎城新影人基金大獎、MPA亞太合作特別獎。
○文壇名家 平路、東年、郝譽翔、郭強生  圈選推薦

人一生求的不就是避凶趨吉,而我們勝過年輕人的也不過就是那一口氣,我們的運勢一路強運,逃過各式各樣的意外和疾病!能活到七十歲從心所欲不逾矩,靠的就是前面七十年的「逾矩」,還有好死不如賴活的「賴活」。

五位來自不同背景、性格獨特的老人:天彰、老趙、寶村、次金、秋良,在經歷各自生命的高潮與低落後,因阿鳳投注站而陰錯陽差地「結黨成群」。對大眾、家人而言,他們不是曾經熊熊燃燒發出耀眼光芒的火炬,充其量不過是堆殘火炭木,人生能期待的,似乎就只能化為煙縷而熄滅。即便身體硬朗活動自如,卻也得承受時時來自生活周遭旁人的眼光,提醒他們身為老人的無力。

雖說生命的缺憾與失落不外如此,卻也多虧了彼此,生活的不滿與怨懟,才變得能夠接受。但突如其來的都更,阿鳳投注站面臨歇業,老人們好不容易建立的地盤,也將不復存在。帶頭的天彰這時才領悟到作為老人的優勢!一個真實的夢,來自於每期開獎的彩券!他們想方設法變賣物件攢錢去下注甚至在媒體鏡頭前放話 ──要趕在投注站拆除前,用上億彩金把店面給買下。這一場看似荒謬的「老人革命」,有沒有可能為他們改變人生結局最後的註腳?

○或許當人生到了再無法輕易相信未來與理想的年歲,
我們才能真正毫無羈絆、義無反顧地去相信──奇蹟與命運

○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首獎最年輕得主,繼《嬰兒整形》之後,
再度挑戰荒謬現實為夢想致敬之作。

本書獲獎記錄:

★第27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作品
★2016年改編之電影劇本《爺爺的逆襲》獲第6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投項目:
最佳創意獎、坎城新影人基金大獎、MPA亞太合作特別獎。




林秀赫

生於1982年冬天,現居台北。喜愛繪畫和搖滾樂,致力於中國詩學、現當代文學研究。2015年首部長篇小說《嬰兒整形》結合科技、美學與當代思潮,探索倫理與主體性議題,獲吳濁流文學獎長篇小說首獎;2016年,本書改編之電影劇本《爺爺的逆襲》獲第六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投項目:最佳創意獎、坎城新影人基金大獎、MPA亞太合作特別獎。
目次
○1 大集合 如果世上每人都知道有「運氣」的存在,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對「運氣」抱持更多的期待?
○2 實踐力 她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她哭,只是這次的考試對自己、對大家而言都很重要,她不能再哭了,會影響自己也影響別人。
○3 我的奮鬥 我的人生算是奮鬥過了嗎?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會選擇同樣的家人,但我不會選擇同樣的人生。
○4 革命前夕 馬鈴薯不發芽、不長毒、就註定被人吃進肚子?!就是死路一條!

⊙趙增信的十字架⊙黃次金的馬鈴薯⊙洪寶村的麵包店⊙王秋良的燒酒
○5 投注站事件 在這個世界,我看過各種新奇的東西出現過,可是到最後,我只想守護手頭能握住的東西,好比一張彩券。
○6 抽鬼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所不需要的人,但也正因為如此,當我把自己的事情老老實實的寫下來,好像就有了對抗這個世界的勇氣。
⊙第一週⊙第二週⊙第三週⊙第四週
○7 大同與小康 等我讀完整本書,只覺得幸福的家庭有千千萬萬種,但不幸的家庭只有一種
——就是沒錢。
● 後記╱不老的烏托邦
文摘

第一章 大集合



鞭炮聲由遠而近貫串整條大街。
陳天彰佇立在投注站附近的路口,朝一個陌生的路人問:
「這麼大的鞭炮聲還真沒見識過,怎麼回事?開頭獎了嗎!」
旁人沒有回應,他伸手想再拉幾名路人詢問。可是這些人跟他一樣不耐煩地等著紅綠燈,既然不是從對向過來,又怎會知道開獎的事?
天彰不得不作罷,晚上紅綠燈更加顯眼,還要被擋住六十八秒。彼端的鞭炮聲與煙火聲又接連傳來,他焦急望向遠處,這次似乎有點出神了。
每日到投注站都得穿越這條馬路。偶爾在顛峰時段,交通警察看到天彰走斑馬線,都會讚美他:「阿伯真是遵守法律的好公民!」
最初天彰有些自鳴得意,在投注站到處說嘴。直到某次他買完彩券,回頭走上斑馬線,見一位小朋友騎三輪車快速通過。
一條偌大的馬路,為了敬老,特別設立禮讓老人的告示。但是給行人的秒數竟是從十五秒開始倒數,這究竟有幾位老人家過得了?
天彰恍然大悟,細想自己每次過馬路都很慌張,沒想到習以為常的東西竟然如此不合人情!於是他向這位常駐的交警反應,提出設置的秒數太急了,行人走路像是在趕鴨子,十分危險。交警一邊指揮,一邊有禮貌的回覆說:「大家都有反應過,所以交通繁忙的時段,我們會固定來值勤,這樣比較安全。」
天彰終於明白治標不治本是怎麼一回事!先有了某種不用心,再以別種不用心來處理,這哪是長治久安的辦法?
往後當天彰來到這個路口,就想到,如果人類的文明是六千年,又假如自己活到一百歲,那他活著的時間幾乎是人類文明的六十分之一。
「居然這六十分之一?面有不少的時間是在過這條蠢馬路!」
燈號由紅轉綠,小綠人快速起跑,人行道上只剩天彰不知怎了,仍拄著拐杖站在原來的路口。
「阿伯,我扶您過馬路。」女孩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
「免啦,多謝。」天彰回絕,他不需要她的好意,也不喜歡被視為老人家。他跨出腳步踩在斑馬線上,心想:「趕緊到投注站去!」抬頭看號誌燈,驚覺只剩十二秒了!此時,過與不過,容不得更多思考。
在平時天彰不會這麼魯莽,活到這把年紀,他比誰都瞭解自己的速度,很清楚自己無法在剩下的時間穿越這麼大條的馬路。
可是他急著過去,忍不住小聲說:
「嘿!如果是我們中大獎,那該有多好啊!」
十二秒的時間只夠他越過二分之一的路寬,當他走向下個二分之一的時候,一群逼近他的車子不得不在他面前停下。
他痛恨過馬路時那種大車壓境的感覺,他總覺得那是自己出門在外最窩囊的時候。好比數年來走在路上,即便主動伸手,也鮮少有人會發傳單給他。這樣一位在數秒內被業務判定毫無消費能力的老翁,連被狗追時,狗才跑沒幾步,就發現毫無速度感自覺無趣,悻悻然地掉頭。
這些和這些,都讓他無法忍受自己的尊嚴被挑戰。
此時馬路上「嗶」聲四起,第一聲出現後,其他車主也不客氣地跟進。他們在一條六線道的大馬路上對一名老翁狂按喇叭,那音浪就像是要吃了他。但天彰依然故我地走著,走得更慢,在三四輛車子前突圍不免給人勇敢的錯覺,正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那種。他在心?竊喜。
在這個緊張的時刻,天彰露出輕鬆的微笑。他想起上週在區公所佈告欄看到的宣導海報,一張標語是「停車稍歇要讓路,不按喇叭不催促」,另一張是「行車規矩好身手,貼心禮讓老人家」。
「寫給大人的話,怎麼跟寫給小朋友看的一樣幼稚。」他挑眉又想:「還是這些話根本就國小學童寫的,被張貼來呼攏那些老頭子?」
投注站就在眼前了,除了圍著大票的人群外,記者也紛紛到場採訪。
門口不尋常地擺滿一桌的餅乾水果。「阿鳳平日雖待客有禮,卻從未如此慷慨啊!哎呀,一定是中大獎了!」天彰激動大喊,眼睛直瞪著前方。
「是誰!是誰得了這麼多的錢!」
他又大喊一次。第一次討厭自己的速度,緩慢給人的感覺真差!



不遠處的巷弄,洪寶村一如往常慢條斯禮往投注站走去。
「洪伯伯!又要去投注站啦,今天好像有開獎噢!」戴著安全帽的淑芬,向他打招呼。寶村朝淑芬揮手:「是啊,妳晚上騎車小心點,我剛走過來,就看到前面有機車擦撞。」淑芬點個頭,很快騎了過去。
寶村有練太極的習慣,起初天彰也一塊學習。
兩人之所以開始這項運動,是一位自稱體育系的年輕人提收音機說要教拳。天彰發現這年輕人,拳打得有模有樣,就找寶村來學,還說要每天監督他,誰逃課誰就不是兄弟。寶村拗不過天彰就順著他,何況練拳強身也沒什麼不好。等他報名加入,才發現學員幾乎都是女性。


那日陽光穿透雲層,早晨同樣在緩慢的節奏中展開。
午後才營業的西門町商店街鐵門深鎖,唯獨一棟大樓前庭聚集了人氣,大約二十多位練拳強身的人,他們踩踏在新鋪好的方磚上安靜無聲。
年輕的太極拳教練身穿長袍,英姿煥發,遊走學員之間指導姿勢。他提醒左側理著七分頭的歐吉桑拍子不對,再要求右側的幾名歐巴桑動作一致,反覆不斷的說:「放慢,記得放慢。沈住氣,很好。往前推,一、二、三,往後推,一、二、三。再放慢,吐氣,放慢……」
天彰和寶村夾在學員之間左右揮拳,動作卻緩急不一。踩著弓箭步的天彰,一再調整氣息,試著放慢拳腳配合大家。年輕教練緩緩繞眾人一圈,移動到天彰後方時,停下腳步,數著拍子說:「對,像這位阿伯,大家仔細看,不要急,一起重複一次,很好。記住,像老人家一樣慢,再慢。」年輕教練說完,繼續繞著學員走,沒注意天彰聽了他的話,馬上停止動作,掉頭走向堆滿學員背袋的樑柱,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
「放慢?聽伊在放屁。像老人家一樣慢?」天彰喃喃自語的同時,隨手戴上早已磨破邊緣的競選帽離開了,留下滿臉錯愕的寶村。
由於教練喜歡指正天彰的動作太急,一再要求眾人放慢節奏,天彰就憤而退出了,無論寶村如何勸說,都不再打拳。
如今寶村已經培養出打拳的興趣,每天練習,像發芽的小樹苗,就連青春的感覺也都回來了。按他過去的性格,是絕對沒有勇氣參與一個女性居多的團體。這可上溯到日本時代,幼小的他在公學校跳土風舞,日本老師要大家手牽手圍成一圈,但他始終不敢碰女孩子的手,總是獨自一個人轉圈。
後來他覺得這樣也挺好的,第一次牽手就是牽太太的手,心?也踏實得多。可是這回既然由天彰起頭,女學員們也瞎起鬨的歡迎,他不妨就順水推舟,以健康為名,半推半就地與一群歐巴桑學到現在。
他觀察這群歐巴桑感情特別好,練拳之外的時間,在社區內也常彼此聯絡。寶村知道自己不曉得何時起,莫名地成為她們嘴碎的話題。需要說明的是,雖然稱呼「歐巴桑」,但她們其實全比寶村年輕個十來歲。而剛剛向寶村打招呼的淑芬,是整團唯一的清流,年輕漂亮又不道人是非。寶村對她印象甚好,偶爾主動找她說些話,可惜他釋出的善意,被歐巴桑們視為老不休。
寶村懶得多作解釋,想到這,他輕嘆一口氣,更專注於自己的步伐,加快了一些速度,可是走沒幾公尺,腳步又不自覺地緩了下來。他家原本就離投注站較遠。
「今天是最後一次了,我們能中獎嗎?」他心想。夜晚小街上往來的汽車稀少,寶村注意到柏油路上有幾個散落的飲料罐。
「帶水就好了,減少點瓶瓶罐罐。」
寶村用腳輕輕的將路上的塑膠杯撥到路旁,他不喜歡汽車壓過空杯子所發出的刺耳聲。雖然那是他比較能聽到的聲音了。
沿路,他也拿遛狗用的夾便器撿起好幾個空鐵罐、鋁箔包,又延遲了一些時間。今天趕往投注站的路上,兩旁的景物一如往常,這時的他還未發現遠方有別於以往的鞭炮聲。
現在只差再轉個彎就到了,很快他將看到阿鳳投注站前所未有的盛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