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11:00-PM0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絕版無法訂購
人民幣定價:68元
定  價:NT$408元
優惠價: 87355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殿下,我不是來打仗,而是來向您求婚的。”
“讓我隨你去那個世界,為你我永遠所向無敵。”

晉江原創網「現象級」純愛力作,人氣大神“淮上”燃情巨獻!
蟬聯季榜、年榜、銷售金榜TOP1,天價影視版權已籌拍!每24小時有400萬人次點擊閱讀!
隨書附贈8張水彩塔羅牌+著名畫師唐卡手繪書夾海報+書簽!

開創古言新類別,獨樹一幟現代都市降妖驅魔文,王霸之氣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帥醒魔王&堅強不息、怎麼打都打不死天神,穿古逢今,相愛相殺!


這是一個剛剛蘇醒的魔族之子,與一隻太古神禽的故事。
************************************************
兩軍對峙的上古戰場,一邊是金剛羅漢天道神佛,一邊是地獄血海各路妖魔。
那大魔化身的男人縱身橫刀、飛越戰場,將十一道足以毀天滅地的鳳凰骨箭悍然斬斷,
來到了高高在上的鳳凰明王面前:
“殿下,請別動——”
“我不是來打仗,而是來向您求婚的。”

鳳凰是佛三萬年避無可避的劫,周暉是鳳凰永生後脫離宿命的救贖;
千千萬萬年無邊的光影之後,這個英俊邪氣的男人終於從地獄中來,
帶鳳凰明王離開香象佛國與無邊蓮海。

“讓我隨你去那個世界,為你我永遠所向無敵——”

你是我千里泅渡的彼岸,你是我萬里奔襲的終點。

淮上
晉江文學城億萬積分作家,超一線人氣大神,她創造性地將愛情、懸疑、信仰、推理等元素帶入小說之中,又將自己獨特的腦洞和人生哲學融入其中,形成了獨樹一幟的“淮上”風格。
她筆下的故事伏線千里,格局恢弘,行文中時不時冒出意味深長的警句格言,又有人物暖萌機智的對話;情節峰迴路轉時讓人眉頭一松,絕處逢生時讓人拍案叫絕。從第一章讀起就懸念迭起,吸引人一路看下去,時而捧腹大笑,時而感人肺腑、催人淚下,欲罷不能而回味無窮。

第一章 H市地生胎
第二章 真身被毀
第三章 國安動盪
第四章 金鈴幻象
第五章 雪山神女
第六章 步步生蓮
第七章 冰封長夜
第八章 鳳凰涅槃
第九章 大不周山
第十章 逆旅歸處
番外一 密宗門
番外二 歲月靜好

第一章  H市地生胎

盛夏午後,金茂大廈。

紅色法拉利風馳電掣地穿過大街,繼而一個漂亮的漂移,在輪胎刺啦的尖響中穩穩停在了大門口。一個穿牛仔褲、戴棒球帽的年輕人走下車,手指無聊地轉著車鑰匙,在路人或好奇或羡慕的目光中邁著長腿跨進旋轉大門。

這座建立在市中心繁華地帶的商業大廈金碧輝煌,剛一進大廳,冷氣就像不要錢般洶湧而來。年輕人站在刷卡安全門前摸了摸口袋,摸摸胳膊上爭先恐後跳出來的雞皮疙瘩,扭頭問前臺小姐:“美女,忘帶卡了,過來給刷一下?”
前臺小姐明顯是剛來的,愣愣地道:“對不起先生,訪客請先登記,請問您要找誰?”
年輕人半摘墨鏡,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他身材相當高,肯定超過了一米八,而且長得很英俊,雖然沒露全臉,但那半挑的眉毛、深邃的眼神已足以讓人怦然心動。
前臺小姐臉不由得有點兒發紅,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見他轉過身掏出手機:“喂,哥?我過來找你,沒帶卡,叫你那個前臺小美女給我刷一下!”
說完他都沒等對方回話,直接就把電話掛了,逕自點起一根煙。
“對——對不起先生,大廳內不准吸煙——”
年輕人漫不經心道:“就兩三口啦,放心美女。”
“但……但是……”
就在這時電梯叮的一聲,徐徐打開,一個穿黑西裝的男子走了出來。
小姐扭頭一看,登時花容失色:“老……老總!”

雖然被叫“老總”,但楚河其實很年輕,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鍛煉良好的身材精幹瘦削,穿著剪裁得體的黑西裝、白襯衣,面容並不像弟弟那樣帶著鋒利的英俊,而是更蒼白平淡一些,不說話的時候顯得更加低調,完全看不出是這個財富榜上赫赫有名的集團掌舵人。
他刷了卡,走出玻璃安全門,站在弟弟面前。
兄弟倆對視片刻,楚河伸手拿下弟弟嘴裏的煙,遞給前臺小姐。
“大廳內不准抽煙。”他淡淡道,又對前臺小姐吩咐:“他叫張順,是我弟弟。以後直接放他進來。”

與平淡長相不相符的是他聲音倒很好聽,低沉沙啞又非常平穩,帶著點兒風雨不驚的意思。前臺小姐緊張得連臉紅都忘了,連忙接過煙又連連欠身:“是的老總!對不起,我記住了!”
楚河對她點點頭,轉身向電梯走去。
張順也跟上去,臨走前向小姐揮手:“抱歉啊美女!待會兒請你喝茶!”

前臺小姐一個踉蹌,看看四周無人,立刻跑到值班室裏,手忙腳亂地推醒在後面睡午覺的同事:“王姐王姐!我們公司老總有個弟弟,你知道嗎?”
同事睡眼惺忪地抬起頭:“哦,張二公子嘛,他又來啦?別忘了給他刷卡……”
小姐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但我們老總不是姓楚嗎,哪兒來一個姓張的弟弟?還有他長得跟電影明星一樣帥你知道嗎,王姐!”
同事立馬示意她小聲:“作死呢小妮子!你生怕人聽不見?!”
到底年長兩歲,同事抬頭看了看前臺沒什麼人,才壓低聲音說:“咱們前任董事長姓張,那張二公子才是他獨生兒子——現在這個老總,跟的是母親的姓,據說是當年張老董事長再婚,夫人從外面帶進門來的……”

電梯平穩上升,落地鏡在輝煌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光。
在這狹小的空間裏只有他們兩個人,張順摘下墨鏡,挑釁似的盯著鏡子裏楚河的臉——他哥哥完全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只定定地目視前方,面沉如水,沒有半點兒表情。
“你不問我來幹什麼的?”張順耐不住先開了口。
“要錢。”
“噫——我就不能是來看看親哥的?”
“要多少?”
張順心裏一堵,半晌才說:“……五百萬。”
楚河終於偏頭看了弟弟一眼:“幹什麼?”

他的皮膚非常蒼白,在燈光下甚至有點兒透明的感覺。嘴唇很薄,看上去生冷無情,跟張順那種人見人愛的英俊面孔不同,這樣的長相,應該是很難讓人生起親近之意的。
這樣的人,當年是怎麼找到人給他賣命,把集團從他老爸手裏搶班奪權過來的呢?
張順心不在焉地琢磨著,隨口道:“玩兒唄。樂團那個大提琴手,我上次送她輛車,把過年的底子都花光了。這次又鬧著要去個什麼拍賣會,黃市長他家侄子和其他幾個人也在,我估計這次沒個幾百萬下不來……”
楚河淡淡道:“傅雅呢?”
“誰?”張順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哦,你介紹的那個教授家的閨秀——她腦子絕對有問題,上哪兒去都揣著本書,玩兒又不會玩兒,放又放不開,這種類型的我可消受不起。她那樣子我看也就配你最合適了,你倆可以每天晚上裹著棉被談人生談理想,哈哈哈……”

楚河一動不動地盯著他弟弟,眼珠在燈光下仿佛琉璃珠子一般透明。
張順還不知怕,吊兒郎當地把手肘架他肩膀上,壞笑地問:“不是我說啊大哥,她那樣子該不會是你直接從自己房裏打發給我的吧?你可行行好,趕緊收回去,你弟真不缺人伺候——哦,對了,別說弟弟不尊敬你,那妞我可沒動一根指頭,留著等你呢,哈哈!”

楚河抬手,把他弟弟的胳膊推開。
就在這時,電梯在財務科那一樓停了,大門打開,楚河面沉如水地走了出去。就這樣張順還不知道適可而止,追在他哥身後調笑:“你倆一定很多話聊!要是光聊不帶勁,弟弟還能友情借你兩張教學片!再不行咱還能找個大夫來看看,你說你這年紀輕輕的,整天一副腎虛樣……”

楚河來到財務室,沒有去看外面幾個會計精彩紛呈的臉色,直接敲開了財務經理的門,說:“給他五十萬,記我名下。”
經理立刻起身:“好的老總,支票還是轉賬?”
“支票。”
正巧張順吊兒郎當地進來,一聽就問:“不是說五百嗎,怎麼變成五十了?”
楚河沒有回答,經理只覺得室內氣壓急劇降低,整個人如芒在背,寫支票那一會兒工夫背上就被冷汗濕了一層又一層。
片刻後楚河接過支票,轉手甩到他弟弟懷裏。
“留下四百五給我找大夫。”他冷冷道,“你不知道這年頭兒看病很貴嗎?”

十分鐘後張順哼著小曲兒下來,經過前臺時對小姐吹了聲口哨。
“美女,這次沒幾個錢,下次再請你吧!”
前臺小姐對這種輕浮油滑的年輕人沒好感,但看他長得實在帥,嫩臉頓時不由得一紅。待要躲開,張順卻已經邁著長腿溜溜達達地走了。

那天晚上楚河回家的時候,老遠就聽見別墅裏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他脫下西裝外套交給管家,問:“二少爺又在幹什麼?”
老管家這麼多年來在這座宅子裏看著張順長大,自然有所袒護,便小心翼翼道:“二少爺跟一些朋友聚會……”
楚河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嘲諷還是覺得有趣,輕輕說:“……朋友。”

他穿著白襯衣、黑西裝褲,沒打領帶,一邊解衣領紐扣一邊往大廳走。老管家有心岔開他的注意力,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面問:“對了大少爺,你早上吩咐我去查的那個傳言已經出來了——是廚房的劉嬸晚上起夜,看到白影在二少爺門外徘徊,一時害怕才驚叫起來……”
楚河一邊把衣袖卷到手肘上一邊問:“她看到什麼?”
老管家不敢往神神鬼鬼那方面提,就很聰明地說:“劉嬸老眼昏花,看錯了也是有的。我去用人房那兒敲打敲打,一定讓大家不再亂傳就是了。”

楚河點點頭,說:“我知道是什麼。”說著正經過大廳,憑欄只見樓下有個小舞池,舞池裏燈光霓虹、紙醉金迷,幾個年輕男女在那兒瘋狂地搖頭。張順懶洋洋地坐在小沙發上,邊上一個膚色如雪、精巧玲瓏的男孩子,小鳥依人般偎在他懷裏。
楚河探出頭,喝道:“張順!”
下麵好幾個人抬頭望過來,楚河厲聲問:“昨晚你帶的誰在家過夜?大半夜的不要光著身子在走廊上亂跑!”
說完他抬腳就走。
一群狐朋狗友的目光頓時齊刷刷轉向張順——張順平白被潑了半夜裸奔的髒水,半晌才莫名其妙說:“……我沒有啊。”

楚河回到書房,打內線電話要了碗糖水,自己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泛黃的《抱屍子》看了起來。
看了沒一會兒,書房門被輕輕敲了兩下。
楚河翻了一頁,說:“進來。”
門哢嗒一聲被推開,隨即有人腳步輕輕地走進來,又反手把門關上了。來人似乎很謹慎,半晌才走到寬大的辦公桌前,聲音盈盈鮮嫩:“大少爺,您的糖水。”
楚河抬起頭,剛才樓下依偎在張順身邊的那個男孩子正站在眼前。

難怪從小閱人無數的張順都能把他帶回家,這孩子生得果然很美。大眼睛嫵媚得好像隨時能滴下水來,身形就像還沒開始發育的柔若無骨的少女,就只這麼站著,都有股源源不斷的狐媚從他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膚上散發出來,熏得人心醉神迷。
楚河目光回到書上:“放下吧。”

男孩子放下碗,遲疑了一會兒,順勢就輕輕跪在地上,膝行幾步到扶手椅邊,仰著臉柔聲道:“大少爺。”
楚河臉上看不出任何歡迎或不歡迎的意思,連眼角餘光都沒給他半分。
男孩子心一橫,說:“大少爺,我叫小胡,才跟二少爺沒幾天,來給您拜個山頭兒。”

這話說得很有意思,起碼有幾點照顧到了——第一,我不是沒事來叨擾,我是很客氣很委婉地來跟您請安問好的;第二,我這個安請得也不晚,因為我才跟二少爺沒幾天,這就來了,說明我是很尊敬您的。

楚河嘴角浮起一點兒似笑非笑的弧度:“你知道我是誰?”
“不知道。”
“那你就跪?”
小胡抿嘴一笑,說:“我雖眼拙,認不出您真身,但您身上的魔氣還是能認出來的。您已經超脫我們妖物一族,差不多修煉成魔了,受我一跪又有什麼呢?”

楚河這下才真覺得有點兒意思了。他放下書,微微傾身盯著小胡那勾魂攝魄的大眼睛,饒有興味地問:“你們狐族——我認識你們的一個前輩,說起來也不比你好看到哪兒去,怎麼他就沒你這麼會說話呢?”
小胡笑嘻嘻道:“如果您還勉強看得上我蒲柳之姿,我自然願全心全意服侍大少爺您……”說著他又近前半步,一隻雪白的柔荑輕輕覆在楚河胸口,又摸索往下,一顆顆解開那昂貴布料上的襯衣扣。

楚河也不阻止,甚至也沒動作,就這麼靠在寬大的扶手椅背上看狐狸精忙活。半晌他才悠悠歎了口氣,也不知是嘲諷還是感慨:“你們狐族千人千面,簡直就跟人類一樣。有你這麼順從懂事的,也有那種桀驁不馴、天生嘴欠的……”
小胡嫣然一笑:“不知是哪位前輩當年觸怒了您?”
楚河悠悠道:“哦,那是我還沒墮落成魔的時候了……胡晴你認識嗎?”

小胡一愣。
緊接著下一秒,他臉色瞬間煞白,仿佛整個身體裏的血液都被人抽幹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身後緩緩騰起一團紅黑相間的氣,在半空中迅速凝結,隱約浮現出一個人形;那形狀越來越清晰,最終從氣團中踏出一隻腳,一個全身黑衣的男子,就像撕裂空間般憑空而出!
小胡顫抖著回過頭。

那大山壓頂般沉重的威壓迫使他弓下腰,連抬頭都異常困難。房間裏的氧氣被瞬間抽盡,極端的窒息中,狐狸精連本能的媚功都忘了,他只聽見自己的耳朵轟轟作響,眼珠幾乎從眼眶裏凸出來——
他看到那男子側臉上符咒般的紅紋。
“魔……”他聽見自己牙齒清晰的打戰聲,“魔尊……”
楚河隨意地攏起衣襟,說:“忘記告訴你了,你要是也想成魔,找我是沒用的,找他比較快。”

狐狸精整個身體都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頻率顫抖。他抖得如此厲害,以至於連楚河都覺得,如果他繼續這樣抖下去的話,下一秒就能把自己的內丹吐出來。
不過小胡自己不覺得,他腦子一片空白,甚至連魔尊抬起手,向他的天靈蓋按下來都不知道。

“好了。”楚河突然開聲道。
他的聲線非常特殊,在開口的那一瞬間就像是亮光劈開混沌,狐狸精一個激靈,五臟六腑寒氣上湧,刹那間就醒了!
魔尊的手停在半空,楚河說:“去吧,好好伺候二少。”

狐狸精連抬頭看一眼魔尊長什麼樣都不敢,奪路而出的時候甚至差點兒撞到門,但他連疼都感覺不到,踉踉蹌蹌、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魔尊回過頭,淡淡道:“你真是什麼都不挑。”
楚河笑起來,一顆顆把襯衣紐扣重新扣上。他頂著一張蒼白平淡的臉,但一邊笑一邊系扣子的時候,這個表情卻有種說不出來的,讓人很難移開視線的味道。
“我連你都行,”他笑著說,“自然是什麼都不挑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