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人氣作家蘇小暖精心打造超好看奇幻小說
年度原創作品榜首之作《一世傾城》第六部《驚天變》再續精彩傳奇!

百折不撓的大陸神女,邪魅霸氣的深情王爺,
且看他們衝破記憶的封鎖,再次攜手,一路贏盡天下。

天道宗選拔賽,最終,蘇落和小克贏得了帝國學院的兩個珍貴名額,從此踏上了前往中央大陸的道路。
而此刻的中央大陸龍鳳族,南宮流雲被帶回家族,後經過洗禮,他的實力暴漲,同時,卻失去了對蘇落的全部記憶。
蘇落在前往帝國學院的路上,歷經重重艱難險阻,最終因為選擇留下來給小夥伴們斷後而九死一生,最後她漂到一座小島上。誰知天降驚喜,蘇落在小島上與出任務的南宮流雲相遇……
失去記憶的南宮流雲和充滿期待的蘇落,將會碰撞出怎樣的虐戀純愛和激情火花?
初來乍到的蘇落,又能不能在帝國學院混得風生水起?
精彩故事,繼續演繹……
蘇小暖
騰訊原創億萬人氣作家。其文筆流暢,構思精巧,擅長寫大框架作品。能在故事中啟示人生,傳遞正能量,讓讀者認識人性的真、善、美。

●本書網路原名《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自連載以來,長期雄霸騰訊原創各類榜
單之首,擁有千萬讀者及狂熱粉絲。
●故事情節銜接緊湊,高潮迭起,一環扣一環,引人入勝,讀來熱血沸騰。
●無論過去多少年,無論你還記不記得我,我都會用雙手為你打下一片江山,然後護著你走到你最想去的地方……

 

上冊
第一章 家有蠢弟
第二章實力暴漲
第三章實力打人
第四章新的征途
第五章昇龍號上
第六章隱世家族
第七章蘇落奇遇
第八章再見南宮
第八章森林追逐
第九章攜手退敵

下冊
第十一章 南宮失憶
第十二章 強者為尊
第十三章回歸大陸
第十四章 學院風雲
第十五章 學院日常
第十六章 大出風頭
第十七章 九彩雷劫
第十八章 跌落神壇
第十九章大殺四方
第二十章小克回歸

他沒有想到蘇落會堅持下來,因為他知道這有多難。九天竭盡全力地狂奔,這是戰神營裏精英的訓練標準,那些大老爺們中能堅持下來的也就那麼一兩個,他們實力都在神化九星以上。但是現在這個神化五星的小丫頭,她神志都渙散了,可還是咬牙堅持。
如果他不停住,只怕她會一直跑到死。
看著這時而倔強驕傲堅韌不拔、時而又古靈精怪詭計多端的鬼丫頭,南宮流雲的心裏,湧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憐惜。之前看她愚弄林瀟月,看她設計血刃小隊,南宮流雲雖然覺得眼前一亮,但那也不過是點小聰明罷了,但是現在這一幕,對於他來說,就是震撼了。
就在蘇落跑步經過南宮流雲身邊的時候,他閃電般出手,一把拎住蘇落。
此刻的蘇落,羸弱得似乎一觸即倒。
南宮流雲拎住蘇落。
蘇落用她那迷蒙的雙眼認清楚眼前之人後,她不掙扎也不抗拒,雙足一個踉蹌,撲到南宮流雲懷裏,雙手緊緊地環住他瘦削的腰際:“南宮……”
她的聲音,驕傲、委屈、深情、痛苦、呢喃……各種情緒交雜,彙聚成這兩道熟悉的音符。
南宮流雲扶住汗水淋漓的蘇落,一向潔癖的他,下意識就要將她推開。但是這兩個看似不經意的字,卻沖進他的耳膜,在他的腦海裏掀起驚濤駭浪。
為什麼……這兩個字在她念來,卻仿佛喊了千萬遍?這兩個字,為何跟腦海裏那揮之不去的鵝黃姑娘的聲音,那般相似?
南宮流雲就保持著扶住蘇落的姿勢,一動不動,眉頭深深地緊鎖。
看著蘇落軟軟地倒在他懷裏,那小腦袋枕在他胸口,呼吸綿長,似乎真的因為過度疲勞昏睡過去。
南宮流雲的手指,緩緩地移動,一寸一寸地移到她那小腦袋瓜上。
手掌,摁下。柔軟的發絲觸感,讓南宮流雲覺得熟悉。怎麼會熟悉?明明才剛認識不久!
南宮流雲感覺到一絲難解的困惑。不過,現在不是解除困惑的時候,因為血刃小隊還在後面追。南宮流雲現在並沒有甩掉血刃小隊的意思,他就像吊著蘇落一樣吊著血刃小隊。
因為如果現在就甩掉血刃小隊,那麼,危險的將是黑一那群人。
南宮流雲並沒有停止腳步,他最終還是將蘇落放在後背,背著她繼續前進。
靈界的南宮二少,有記憶裏,還是第一次背女孩子。以前,寧三倒是想叫他背,不過……南宮流雲將寧三的形象從腦海裏屏除,隨後,背著蘇落快速離開。
當蘇落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了。
南宮流雲觀察力何等犀利,幾乎就在蘇落醒過來的那一瞬間,他就下意識直接將蘇落給丟下去了。
嘭!蘇落被傲嬌的南宮大人直接摔地上。
好在四周都是半人高的草地,觸感柔軟,摔下去也不疼。蘇落半睡半醒中被砸下去,頓時一個激靈就醒過來了。
蘇落睜開惺忪睡眼,就發現自己有點疼。
“怎麼回事?”蘇落有些踉蹌地爬起來,抬頭望著南宮流雲。
南宮流雲眉頭深鎖,深沉的目光一向是犀利的,但是這一刻,卻別過臉去。
“我怎麼會睡地上?”蘇落刨根問底。她對自己的習慣很清楚,就算累到死,她也不會直接躺草地上睡。蘇落開始回憶。記憶中,她好像一直跑一直跑,後來好像有人拎住她,然後她就暈了……
南宮流雲見蘇落刨根問底,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冷笑:“從樹上睡覺掉下,是很光榮的事嗎?”
蘇落抬頭望著不遠處的參天古樹,扁著嘴,有點不信。
但這是南宮流雲給出的答案,她又無法辯駁。
就在蘇落疑惑不解的時候,忽然,南宮流雲用力將她一拽,猛然間拉進懷裏。感受著他溫暖懷抱裏熟悉的味道,蘇落整個人都蒙了。這、這怎麼突然……他就對她好了呢?
而這時候,南宮流雲已經冷酷決然地一把將蘇落從懷裏推開,蘇落被他推得一愣一愣的。這人幹嗎,一下子抱她,一下子就毫不留情地把她推開?
滿臉疑惑的蘇落,順著南宮流雲的視線望出去,很快就看到,一條近百米長的七彩斑斕蟒蛇,七寸部位插了一根樹枝。而這條七彩斑斕蟒蛇,正保持著吐蛇芯子,朝蘇落狂撲的姿勢。
七彩斑斕蟒蛇,相當於神化九星的實力,蘇落根本沒辦法抵擋,更何況是猝不及防地偷襲!
如果不是南宮流雲出手,只怕……
蘇落認真地看著他,糯糯地說:“謝謝。”
他曾說過,你我之間,從來都不用言謝,可是現在的他們這樣陌生,這個謝字,蘇落也是很艱難才說出口。
南宮流雲聽到這個謝字,眉頭深鎖,冷哼一聲:“我不喜歡別人跟我道謝。”
“為什麼?”蘇落好奇地問。
南宮流雲平日裏沉默是金,蘇落也不覺得他會回答,但是這時候的南宮流雲似乎心情不錯,他竟然回答她:“因為,這表示被別人占了便宜還被賣乖。”
“呃……”蘇落也就無語了。
當初,南宮流雲也說過這話的。所以,即使失去了記憶,他們骨子裏還是同一個人。
“今天吃蛇羹,你去做飯。”南宮流雲冷聲跟蘇落交代。
“不用逃跑了?”蘇落好奇地問。
“跑太遠了。”南宮流雲沒好氣地說,“休整一天。”
蘇落:“……”南宮大人會不會太囂張了一點?後面可是十幾人的血刃小隊啊,一旦被他們追上,即使是南宮,也雙拳難敵四手吧?
不過,既然南宮這樣說,自然有他這樣說的道理。
蘇落點點頭,便忙碌起來。蘇落的手藝自然不用說,再有上品天靈水和隕落紅蓮的輔助,這頓蛇羹香氣彌漫著整個山谷。
趁著蛇羹在燉的時候,蘇落尋了個偏僻的地方,用上品天靈水給自己沖了個涼,換上了乾淨舒適的鵝黃色裙衫。
梳洗完畢的蘇落,雪白的肌膚透著一股淡淡的粉紅,一襲鵝黃色裙衫,襯得她本就出色的容顏更是絕豔,仿佛深山裏迷路的小精靈。
南宮流雲辦完事回來,遠遠就看到一抹熟悉的鵝黃色。一向鎮定的他,瞬間血液全往腦門上沖去!只見他大步上去,一把拽住對方的手,猛然間往他的方向一轉。
於是,蘇落那雙漂亮清澈的眼睛,跟南宮流雲四目相對。
兩個人,深深地凝視著對方。
蘇落認真地看著他,視線在他臉上一寸寸滑過。他的五官還是那樣的俊美絕倫,輪廓還是那樣完美得如同精雕細琢,容貌,家世,頭腦,實力……他就沒有不出眾的。
蘇落想起兩人曾經的過往,眼眸中帶著一抹深深的濃情……
南宮流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猛然間將蘇落甩開,冷傲地哼了一聲:“把裙子換了!”
蘇落從回憶中被驚醒,她怔怔地問:“為什麼?”
“你覺得好看?”南宮流雲冷哼。看著這抹鵝黃色的倩影,會讓他將蘇落跟夢中的姑娘重疊,這讓他很煩躁。
但是,蘇落不是那麼好打發的,她繼續刨根問底:“對啊,我就是覺得很好看啊。”
“你換不換?”南宮流雲目光深沉,冷漠地看著她。
直覺告訴蘇落,這身鵝黃色的裙衫,對於南宮流雲來說,有著特殊的記憶。蘇落好不容易打破南宮流雲冰川下的平靜,豈會那麼容易認輸?
“哎呀,蛇羹燉好了,再燉下去肉都老了,得趕緊盛出來。”古靈精怪的蘇落一跑一跳間,就消失在南宮流雲面前。
南宮流雲簡直難以置信,從小到大,因為一直出類拔萃,所以南宮流雲發號施令慣了,也因為他的家族權勢,從來沒人敢違抗他的命令,從來沒有!
但是現在,這丫頭竟然……拒絕?對於被人千依百順的南宮大人來說,真是不一般的經歷啊。
而這時候,蘇落已經很賢慧地將蛇羹盛好,笑容滿面地給南宮流雲端過去。
南宮流雲接過蛇羹,一飲而盡,他的目光,卻一直冷颼颼地盯著蘇落的鵝黃裙子。
蘇落被盯得心裏發毛,繼續屁顛屁顛地跑去盛了一碗。
南宮大人來者不拒,又是一飲而盡,目光依舊盯著她的鵝黃裙子瞧。
蘇落:“……鵝黃裙子到底怎麼你了?”
“換了。”南宮流雲聲音透著一股徹骨的冷漠。
“如果我不換呢?”蘇落驕傲地抬著下巴。
南宮流雲頓時被將住了。
蘇落雙手叉腰,勇敢地昂首挺胸,堅定地看著南宮流雲,大聲宣佈:“我不僅今天穿鵝黃色,明天穿鵝黃色,以後的每一天,都要穿鵝黃色!”
南宮流雲看著蘇落:“……”即使是四大家族裏的千金小姐,也沒有這丫頭這樣膽子肥的。最後,南宮大人傲嬌地丟下一句:“隨便!”然後他轉身就走。
“哎,等等我嘛,等等我嘛。”蘇落趕緊將東西往空間裏一塞,飛快地朝南宮流雲跑去。
蘇落很好奇南宮流雲為何對鵝黃裙衫表現怪異。
要知道,南宮流雲一向是以冷靜鎮定出名的,能讓他情緒起波瀾,可見鵝黃裙衫於他而言,有著某種不一樣的意義。
於是,蘇落就跑到南宮流雲身邊,在他的左右晃。
“為什麼你這麼討厭鵝黃裙衫啊?”
南宮流雲目視前方。
“還是說,其實你喜歡的人喜歡穿鵝黃裙衫?”
南宮流雲不理不睬。
“還是說,你怕喜歡上我,所以才讓我換了?”
南宮流雲神色依舊冷漠。
“難道說……”
無論蘇落說什麼,南宮流雲都是一副冷漠無情的臉,這讓蘇落挫敗的同時,又有一種新奇的感覺。她真的特別好奇……這一路上就只聽見蘇落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按說,這要換成林瀟月在南宮大人耳邊囉囉唆唆,早就被罵蠢貨罵哭了,可換成蘇落,南宮大人除了不理睬,竟沒有進一步的舉動。最後,蘇落說累了,坐在一塊岩石上,咕嚕嚕地喝水。
蘇落停下的時候,南宮流雲竟也停下了。
“咦,你居然停下等哎,這是不是表示,你不討厭我啦?”蘇落雙手捧著水壺,以仰視的角度,笑容甜美燦爛地看著她的南宮大人。
“想太多。”南宮大人傲嬌地瞪了蘇落一眼,冷冰冰地說。
雖然南宮流雲語氣依舊冰冷,但是這態度可比之前有進步啊,耶!蘇落在暗中給自己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過去的幾百年,南宮流雲追她追得上天入地,寵她寵得日月無光,現在就換她來追他寵他好了!蘇落不介意的。
南宮流雲在跟蘇落對話的同時,正在觀察著四周。他的靈識輻射範圍廣,觀察範圍大。此刻在他的腦海裏,正浮現著一片片的資料還有波紋顯示。
如果蘇落看到他腦海裏的東西,一定會大叫一聲,這不是方圓十裏之內的森林立體資料圖嗎?!不僅用靈識觀察到,而且還精密地計算資料,得出最後的波紋顯示……南宮流雲的大腦,真的堪比電腦嗎?!
“南宮流雲你就等著吧,不久的將來,你勢必會被我蘇落拿下!”蘇落昂首挺胸,雄赳赳氣昂昂地宣佈。
南宮流雲用看傻瓜的目光瞥了蘇落一眼。但是,當他看到這漂亮小丫頭那春風得意張揚肆意的神情時,心跳卻似乎漏了一拍。
南宮大人:“……”原本很自信絕對不會被任何人拿下的他,這時候突然變得有點不自信了。
南宮大人一心二用。一邊跟蘇落交流,一邊注意著靈識裏的那些小紅點。小紅點一共有六處。能夠被南宮大人標注為小紅點的,足以證明這些魔獸實力不一般。經過南宮流雲精密的計算,這六處魔獸,一旦發動,他將同時遭遇三隻,三秒後,四隻,五秒後六隻同時進攻。
這些魔獸全部都是大圓滿二星實力,南宮流雲自信自己能夠在三分鐘之內將它們全部解決掉,但是他卻沒法保證蘇落能夠在強大魔獸的環伺下,存活三分鐘。一想到蘇落會因此而死,南宮流雲就搖頭,不行。所以,他選擇將這六隻魔獸逐一幹掉。
果然,隨著蘇落嘰嘰喳喳的聲音,一隻獨角火龍駒正在悄然朝他們靠近。而此刻的蘇落並不知道,還雙手叉腰,站在南宮流雲面前說話。
就在蘇落說到興致高昂處,南宮流雲的手猛然間一動,將蘇落猛地扯到他背後,隨後,只見一陣激烈的攻擊。三秒鐘,強大的獨角火龍駒,被南宮流雲當場格殺,鮮血狂流。
蘇落:“……它,怎麼就跟上來了?我完全不知道!”
南宮流雲清高地看了她一眼:“跟著你的聲音。”
蘇落鬱悶地瞪了南宮流雲一眼。難怪她一直嘰嘰喳喳,他都沒有反對,原來竟是用她的聲音去吸引這只獨角火龍駒跟蹤,這個腹黑的男人!
南宮流雲偏頭,見蘇落皺著小臉很不高興的樣子,頓了頓,便問:“不開心?”
“沒有。”蘇落鬱悶地低垂著小腦袋,“只是覺得自己好沒用,一點忙都幫不上。”
“可以做誘餌。”南宮流雲冷靜地說。
蘇落沒好氣地瞪了南宮流雲一眼。南宮流雲很直白地說:“你只做誘餌,就已經是幫忙了。”
蘇落更鬱悶了,垂著臉,身側的手緊握成拳。
看著眼前低垂著的小腦袋,南宮流雲的心頭忽然生出一抹連他自己都陌生的憐惜,竟然會想揉揉她的小腦袋,告訴她,不要不開心,有我在呢。怎麼會有這樣的情緒?真是……南宮大人煩躁地用手指揉自己太陽穴。
蘇落抬頭,正好看到南宮流雲怪異的表情,不由得好奇,上前一步:“你怎麼了?”
“不要靠近我!”怕會被影響情緒,南宮流雲拒絕蘇落靠近。
“哦……”蘇落很委屈地扁著嘴,那雙黑白分明的清澈漂亮眼睛,楚楚可憐地凝望著南宮大人。
南宮流雲:“……算了,走吧!”她靠近,怕影響情緒;把她推開,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又會心生憐惜,南宮流雲你到底怎麼了!
南宮二少曾經也是“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的張揚鮮活少年,只是他從不曾動心過,以至對這種能被人影響到情緒的感覺,下意識地排斥。
接下來,南宮大人還真就拿蘇落當誘餌了。於是,蘇落誘敵,南宮流雲殺敵。兩個人一路上分工合作,配合默契,沒多久,就將附近這五隻魔獸一舉殲滅了。
“還有嗎,還有嗎?”打到後來,蘇落看著一隻只龐大的魔獸轟然倒塌,她都興奮了。南宮流雲沒好氣地瞥了蘇落一眼。
“還沒當夠?”雖然有他在,但是當誘餌還是有危險的,一旦他下手慢上一分,她就死無葬身之地。
蘇落閃亮亮的眼眸凝望著南宮流雲,認真地說:“我相信你。”那雙漂亮而深邃的眼眸,飽含著信任和憧憬。兩人一直對視,誰也沒有移開。
“咳咳。”南宮流雲意識到後,拳頭抵在唇邊,輕輕地咳嗽,化解自身的尷尬。
蘇落則抿唇一笑,得意揚揚:“南宮流雲你害羞了哦。”
“誰害羞了!”南宮大人表示不服。他堂堂南宮二少,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會因為和你一個小丫頭的對視而害羞?哼!
蘇落雙手叉腰,湊上去,自下而上望著南宮流雲的面頰,得意地說:“你看,耳朵都紅了,還說沒有害羞。”蘇落一邊說,一邊伸手去捏南宮流雲的耳垂。
南宮二少反應快,一把將蘇落的手捏住,黑臉:“臉皮怎麼就這麼厚!”
蘇落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望進他深邃的眼,她眼眸含笑,坦坦蕩蕩:“只對你一個人臉皮厚!”
南宮大人簡直招架不住了……他瞪了蘇落一眼,轉頭就走。
“哎,南宮流雲你等等我呀,你不要走這麼快嘛,我都跟不上了!”
“哎,南宮流雲,你看你耳垂真的紅了,我沒有騙你!”
“哎,南宮流……”
南宮二少擺出一臉孤傲、生人勿近的高冷表情,奈何,不管他擺出什麼態度,蘇落從來都是油鹽不進,她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忽然,南宮流雲的腳步一頓,蘇落一時不察撞上他的後背。
“怎麼……”蘇落感覺到氣氛有一瞬間的凝重,她下意識地問,但是話音未落,就被南宮流雲拎著躥進一處矮灌木裏,兩個人蹲身而下。
蘇落知道情況有變,於是緊緊抿著薄唇,示意自己不會發出一點聲音。蘇落偷眼望去,看到南宮流雲那完美的側臉,同時也看到他臉上如寒霜籠罩般的凝重。
怎麼回事?沒多久,蘇落就看到一隻龐大的像獅子又像豹的巨獸,噠噠噠地從眼前的空曠處走過。
蘇落想起書裏記載的魔獸,心裏微微一震,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只魔獸應該就是碧目雪花獅豹獸了,魔鬼森林讓人恐怖的存在!
蘇落能夠感應到,這只碧目雪花獅豹獸給人的氣息,並不比南宮流雲差,根據同等級別魔獸比人類強的規律,這只碧目雪花獅豹獸的實力,可能比南宮流雲還要強。
蘇落黑溜溜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南宮流雲。南宮流雲被蘇落盯得……他無奈地轉頭,瞪著蘇落。蘇落朝他吐出鮮紅的舌頭做鬼臉。南宮大人無奈地又轉回頭去……他發現他真的拿這丫頭沒辦法。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只碧目雪花獅豹獸竟然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它還尋了個寬敞平坦的地方,靠著樹幹躺下去。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十分鐘,三十分鐘,六十分鐘……
蘇落再好的耐心,都有些等不及了。她戳戳南宮流雲。
一戳,不理。
再戳,不理。
再戳,南宮流雲很無奈地轉頭,目光黑沉沉地盯著蘇落。
蘇落用不發出聲音的唇語問:“它在幹嗎?”
南宮流雲沒好氣地白了蘇落一眼,同樣以唇語回答:“你以為呢?”
蘇落搖頭,猜測:“睡覺?”
南宮流雲用看白癡的目光看了蘇落一眼,轉頭不說話。
不是睡覺?那是什麼?蘇落又戳南宮流雲。南宮流雲嚴肅地瞪了蘇落一眼。蘇落回以他無辜而迷茫的眼神。
南宮大人表示頭好痛,他緩慢地深吸一口氣,無語地看著蘇落,繼續唇語:“還是煉藥師呢,不長腦子你也長眼睛吧?不長眼睛你也有常識吧?”
蘇落:“話太長聽不懂。”
南宮大人:“……”
蘇落:“它怎麼還不走啊?”
南宮大人:“短時間內它走不了。”
蘇落:“為什麼?”
南宮大人抑鬱地瞪了蘇落一眼,恨不得將她的腦袋揉聰明了:“因為它在生孩子!”
蘇落腦門上頓時被雷劈了一道閃光。生、孩、子!蘇落的第一反應就是:“它要生多久的孩子?那它不走的話,我們豈不是得一直蹲在這狹小的空間?那我豈不是很佔便宜?”
南宮流雲大神用纖細如玉、骨節分明的手指,敲了蘇落額頭一個栗暴。
“嘶——”蘇落下意識喊疼。但是還沒喊出口,那邊就有了反應。剛還在唧唧哼哼的碧目雪花獅豹獸,猛然間站起來,那雙威嚴而淩厲的目光,橫掃四周,強大的威壓瞬間覆蓋在四周一公里範圍之內!對於這股威壓,南宮流雲自然無動於衷,卻苦了蘇落。
蘇落只覺得腦門瞬間爆炸開來,疼得她全身冷汗淋漓。南宮流雲感覺到蘇落的異樣,寬大炙熱的手掌下意識地抵住她後背,一股溫熱的靈氣,源源不斷地湧入蘇落體內。但是蘇落還是皺著眉頭,臉色慘白,冷汗淋漓。
一股靈氣還不夠啊。南宮大人想了想,終於還是伸出另外一隻手掌,抵在蘇落腹部位置。溫熱的靈氣一前一後流進蘇落體內。這兩股靈氣,跟碧目雪花獅豹獸的威壓相互抵消,蘇落感覺到一股暖洋洋的酥麻感覺襲上心頭,舒服得差點叫出來。
南宮流雲簡直快要被蘇落嚇到了!如果是在平日也就罷了,現在的碧目雪花獅豹獸正在臨盆期,性子暴虐,護犢心切,一旦戰鬥那就是拼盡一切不死不休,到時候即便是他也招架不住,更何況還要隨時保護這麻煩丫頭。
兩隻手已經用上了,所以南宮大神下意識地低頭,狠狠攫住蘇落的柔軟紅唇。
在碰觸紅唇的一刹那,蘇落的腦子瞬間爆炸,那雙清澈分明的漂亮眼睛睜得大大的,傻乎乎地看著南宮大人。
南宮流雲在碰觸到蘇落紅唇的刹那,腦子一片空白。柔軟的觸感,溫軟的氣息,熟悉的味道,如潮水般朝他腦袋裏湧來。下意識地、出於本能地、狠狠地攫住她柔軟的唇,狠狠地蹂躪。南宮大人的吻攫住了蘇落的呼吸,以至碧目雪花獅豹獸最終還是沒有發現異樣,繼續躺在那嗯哼嗯哼地生娃。
最後,南宮流雲的理智終於回歸,他鬆開蘇落,高冷地偏過頭去。而蘇落,直到現在還暈暈乎乎。失憶的南宮流雲親了她,失憶的南宮流雲主動親了她,失憶的南宮流雲主動親完她後害羞了?因為透過那張英俊的側臉,蘇落能夠看到那微微浮現一抹紅暈的耳垂。
回過神來的蘇落就那樣看著南宮流雲,用一種老鼠戲弄貓的眼神。南宮大人回過頭,惡狠狠地瞪著蘇落,蘇落則笑得越發暢快。
“再笑,不幫你輸入靈氣了!”傲嬌的南宮大人冷冰冰地斜睨蘇落。
“碧目雪花獅豹獸已經回去生娃了呀。”蘇落指指外面,繼續用唇語跟南宮流雲對話。一向睿智敞亮的南宮大人,這才意識到碧目雪花獅豹獸已經沒有釋放威壓了。那他也沒有必要再雙手抵住蘇落前後背了,南宮大人倏然間就收手了。蘇落卻沒放過他。灌木叢裏空間狹小,除了兩個人外,基本沒有別的空間了,所以蘇落整個人是靠在南宮流雲身上的。
這時候的蘇落,越發湊近了,她調笑地看著南宮流雲:“你確定你不是故意的?”
南宮大人高冷地抬著下巴,決定不理會這個麻煩的小丫頭。但是蘇落的手卻捧住南宮流雲的面頰,將他的臉轉回來跟她對視。南宮流雲惱怒地瞪著蘇落那雙手。這還是第一次有姑娘用手碰觸他的臉,這要是換成別人,早就被潔癖嚴重的南宮大神剁手剁腳剁成肉醬喂狗了。但是現在,南宮大神的臉就被蘇落捧著固定著,他只惱怒地瞪著蘇落,惱怒中又有一絲無可奈何。蘇落乾脆整個人都跌進他懷裏。
“呃……”南宮大神的喉結動了動。
不遠處的碧目雪花獅豹獸聽到聲響,瞬間威嚴地掃視四周。
南宮流雲:“……”
蘇落笑得像個小女流氓:“今天,你喊破喉嚨,也沒人應你哦。”
南宮流雲:“……”
這廂,蘇落不知不覺摸准了南宮流雲的節奏,很快就佔據了主動權,她笑嘻嘻地看著南宮流雲:“咱們現在正回樓層,言歸正傳!”
“什麼?”南宮流雲不解。
“說,你是不是故意的?”蘇落逼問他,但是眼角眉梢的笑意,卻將她的情緒出賣。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南宮流雲故作不屑地偏過頭去。但是他的臉很快就被蘇落掰回來,與蘇落四目相對。其實,以南宮大神的實力,如果他心裏不願意,一百個蘇落想掰他的臉,那實力都遠遠不夠的。
蘇落笑嘻嘻地看著他:“還敢否認。嘿嘿,之前碧目雪花獅豹獸過來的時候,你不帶我跑,倒是帶我藏起來,說,是不是故意製造親近我的機會?”
南宮大神瞪大眼睛,看著蘇落。當時碧目雪花獅豹獸正在掃視四周排除危險,只要一動就會被發覺,到時候就是一番死戰,根本沒機會跑!
“還有,剛才你親我了,你主動親我了!”蘇落驕傲地揚著下巴,“你說,是不是故意設計的?”
南宮大神:“……”天地良心,那根本就是下意識的行為,直到現在他都覺得那是他靈魂裏另外一個人幹的!
而就在這時候,一道危險的氣息朝蘇落這邊橫掃。南宮流雲猛然間抱著蘇落一個旋轉,將蘇落壓在身下,用他自己的後背,抵擋住那道狂暴的攻擊。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