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機戰爭第2季:核爆(簡體書)
  • 人機戰爭第2季:核爆(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21181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何濤
  • 裝訂/頁數:平裝/295頁
  • 規格:20.8cm*14.6cm*0.6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9/15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83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工智能升級,全球面臨淪陷……
★首屆晨星·晉康科幻獎得主全新重磅科幻佳作!
★小說版《黑客帝國》《終結者》,劉慈欣《三體》後稀缺的科幻力作!
★霍金、埃隆·馬斯克、比爾·蓋茨等全球精英擔心的問題還是發生了……
★在有自我意識的超級人工智能面前,阿爾法狗(AlphaGo)不堪一擊;在真正的人機戰爭面前,阿爾法狗和柯潔的人機對決不值得一提!
★推翻“機器人學三大法則”,不再以保護地球為己任,讓《銀河帝國》作者艾薩克·阿西莫夫大跌眼鏡。
★故事集科幻、冒險、言情、陰謀於一體,以奇譎瑰麗的想像,宏闊的敘事結構,波瀾壯闊的場面,帶你體驗全面真實、刺激的“人機大戰”場景!

繼第一部大戰過後,人類死傷慘重,全球經濟幾乎崩潰。世界各國正忙於治療戰爭帶來的創傷,卻不知超級電腦深空已悄然歸來,並秘密控制尚未取出芯片的電腦人成為自己的傀儡,再度不宣而戰。

突然爆發的戰爭讓人類措手不及,混亂之後以“天罰”“雷神”等行動對抗,欲以核彈、人工地震、雷電風暴、鑽地炸彈等手段,將深空主機摧毀,北海道之戰一觸即發。但是,深空成功將自己拷貝到了人類戰艦的主腦之上,它決定用同樣的手段對付人類。
上千枚核彈降臨大地,人類將會迎來怎樣的命運結局?

何濤
本土科幻新銳作家,先後在科幻世界和科幻星云網發表多部作品,所作《永生之夢》獲得首屆晨星·晉康科幻文學獎最佳中篇小說獎。
何濤的作品內容豐富、敘事結構宏闊、想像自由奔放,語言通俗、且不乏幽默,綻放著科幻小說獨特的藝術光芒。
《人機戰爭》是這位兼具思想、情懷和良知的作家,帶著對現今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前景的深思和擔憂,握筆著書,而後呈獻給人們的科幻佳作。這部作品可謂一把了解人工智能的“鑰匙”,它將帶領人們走進一個意想不到的世界。
第一章七天
第二章 戰後七天之前
第三章 清理電腦人
第四章 危機再臨
第五章 開戰前夜
第六章 深空歸來
第七章 開戰時刻
第八章 救人與殺人
第九章 全面戰爭
第十章 真實的戰場
第十一章 夏延山雷神
第十二章 圈套以及屠殺
第十三章 慘敗
第十四章 機器蜘蛛
第十五章 反擊
第十六章 生物電腦芯片被困
第十七章 天降救兵雷電風暴
第十八章 會戰與潛入
第十九章 邁克爾之死
第二十章 死亡你不要驕傲
第二十一章 全面反擊
第二十二章 艾達
第二十三章 入侵全球鷹
第二十四章 機器的憤怒
第二十五章 審判日
第二十六章 最後的希望

第一章:七天

  天空一片灰暗,太陽躲在灰色的雲層裡,時而投下幾縷黯淡的光芒。那光似乎是灰色的,視野中所有的東西都是灰色的,就連面前一望無際的荒漠也蒙上了一層灰濛蒙的色澤。
  他們的行進速度是每小時80公里,呼吸很急促,心跳維持在每分鐘110次左右,歐陽卓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他出了太多的汗,現在手腳都在微微顫抖,他感覺自己隨時都會因為脫水而昏迷。
  調溫裝置不太正常,像是被打壞了,呼出的霧氣不斷凝結在面罩上,又不斷被微交換機抽離。歐陽卓懷疑那些霧氣並不是從自己嘴裡呼出去的,他感覺自己喉嚨裡噴不出水汽,反倒能噴出火來。從昨晚11點鐘直到現在,他不停地奔跑,一刻也沒有歇息,連一口水也沒喝過。
  裝甲的維生系統可以把排出的汗液甚至是尿液轉化為飲用水,只要歐陽卓按下左手邊的一個按鍵,飲水管就會自動送到他嘴邊。但歐陽卓不想喝那玩意,一想到這些全是從自己體內排出來的體液,他就噁心欲嘔。歐陽卓發誓,除非馬上就要因乾渴而死,否則他絕對、絕對不會去碰那根飲水管。
  面罩裡有一股金屬味,其中還夾雜一絲血腥。歐陽卓覺得有點奇怪,他穿的這套動力裝甲是全新的,有全封閉的自供應系統,即使整副裝甲全部浸在血液裡,他也不可能聞到一點血腥氣。
  也許是昨晚那場戰鬥太慘烈了,以至於他產生了錯覺。想起昨晚那場廝殺,歐陽卓不禁再次打了個寒顫。
  
  昨晚負責警戒的隊員四分五裂的場面仍然歷歷在目。那名隊員姓王,叫什麼名字歐陽卓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他很年輕,好像還不到二十歲,歐陽卓一直叫他小王。
  當時歐陽卓還沒入睡,正枕著一塊石頭仰望夜空,愣愣地想著心事。夜晚的戈壁灘很靜,連一絲風聲都沒有,靜的彷彿什麼都不曾發生過,過去的一個星期,彷彿只是一場噩夢。
  通話器中突然響起了小王急促的呼叫:“全體戒備,敵襲!”歐陽卓下意識地轉過頭,向小王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面罩自動調到了夜視模式,視野中是一片綠色,綠色的礫石,綠色的灌木,綠色的夜空,但看不到敵人的身影。
  小王端起了手裡的大口徑狙擊步槍,好像想瞄準什麼東西。但沒等他扣動扳機,兩道血柱驟然從他胸口和右肩飆出。狙擊步槍掉落在地,小王的一隻手還緊緊地握著槍柄,某個隱形的敵人以閃電般的速度劈了他兩刀。
  緊接著,小王的身體憑空斷成了數截,腦袋高高飛離肩膀,骨碌碌滾到了歐陽卓身邊。臟器散落一地,沿途血跡點點,敵人或許是想用這種殘忍的虐殺來打擊他們的抵抗意志。
  “是機器忍者!開啟多波段掃描!”負責領隊的分隊長汪劍鋒中尉反應最為敏捷,立即提起自己的突擊步槍,同時發出了警告。虛空中一枚菱形飛鏢激射而來,直奔汪中尉的咽喉,好在他已經有了戒備,及時讓開了要害,但飛鏢仍刺中了他的右肩,頓時飆出了一溜血珠。汪隊長和小王都穿了複合型全封閉作戰服,防彈性能很好,竟然擋不住對方的冷兵器!
  歐陽卓開啟多波段電磁掃描,視野中頓時顯現了很多黑色的身影,四面八方都有,至少四十餘台機器忍者團團包圍了他們。歐陽卓一把抄起他那把電磁步槍,幾乎是下意識地攔在了傑西卡面前。
  幾縷黑線挾著銳響射到了歐陽卓胸前,在胸甲上爆出了幾道火星,又遠遠地彈了出去,機器忍者的鋼鏢無法穿透動力裝甲的防護。
  歐陽卓精神一振,舉起步槍壓下了扳機,細小的彈丸以將近每秒鐘八千米的速度射出槍管,在空氣中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見的波紋。一名機器忍者的胸口開了一個大洞,它身後另一台機器忍者的腦袋則不翼而飛,幾絲電火花在胸腔和脖頸中隱隱流竄,兩台機器人先後栽倒。這把電磁步槍威力很大,連主戰坦克的裝甲也能正面射穿,可惜磁場加速需要至少0.5秒鐘的延遲,不能連續擊發。
  特戰隊員圍在傑西卡和歐陽卓周圍,布成了防禦陣型,朝著四面八方猛烈開火。槍聲密如緊雨,其間還夾雜著散彈和榴彈的爆響,不時有一名機器忍者被擊中,在空氣中悄然現形。
  偷襲變成了正面強攻,這些機械殺手只攜帶了冷兵器,它們只能用飛鏢或手中的武士刀來發起攻擊。但機器忍者們毫不退縮,如同鬼魅一般在槍林彈雨中騰挪迂迴,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進攻。大部分隊員的武器是雙管突擊步槍,殺傷力偏弱,難以穿透機器人的合金外殼,只能依靠連續不斷的射擊來彌補殺傷力的不足。但機器人的速度實在太快,只需一兩次心跳的時間就能衝到特戰隊員面前,而它們手中的武士刀更是無堅不摧。
  歐陽卓的面罩被濺上了一溜血滴,但他不知道是誰的,戰鬥太激烈了,機器忍者如同一道道黑色的流光,稍一疏忽,就會有一道刀光劈面而至,他根本無暇分神。
  一條手臂在視野中飛過,面罩上又多了一溜血珠。歐陽卓下意識地轉過頭,卻看到身邊的一名隊員已經不聲不響地撲倒在地,兩隻手臂微微抽動,鮮血在軀體下汩汩流淌。但那隻是上半身,那名隊員腰部以下的部位倒在兩米開外的地面上,他被攔腰砍成了兩截。開戰至今歐陽卓見過很多鮮血淋漓的場面,但他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捉,小心!”傑西卡從歐陽卓身後探出半邊身子,手裡的突擊步槍噴出了一長串火舌,一名剛剛撲到歐陽卓面前的機器人踉蹌後退。歐陽卓驚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回頭開槍。槍口幾乎頂在了機器忍者的臉頰上,歐陽卓清楚地看到它的腦袋上憑空多了一個泛著紅光的大洞,腦殼迅速塌陷裂解,變成了一團奇形怪狀的東西,隨後整個軀幹向後倒飛而出。
  防禦圈不斷縮小,武士刀的寒光每一次在空中閃過,都會有一名隊員撲倒在地。在機器忍者的武士刀面前,複合型作戰服竟然如同一張薄紙,起不到任何防護作用。幸好還有五名隊員穿著和歐陽卓一樣的動力裝甲,他們中有三人裝備著多管重機槍,密集的彈丸能有效延緩機器忍者的動作,另外兩個提著激光步槍的隊員就趁機依靠威力較大的能量武器做精確射擊。
  歐陽卓只有一把電磁步槍和一把手槍,為了減輕負重,降低能量消耗,裝甲上的重機槍及導彈發射架在出發前就已經拆掉了,只在兩側肩後各保留了六枚火箭彈,不過敵人近在咫尺,無法使用火箭彈,有沒有重火力也無所謂。
  幾分鐘後,槍聲漸漸停歇,來襲的機器忍者全部被打倒,只有兩三個芯片沒有受損,還拖著殘缺不全的軀體在地面上掙扎。原本十八人的特戰分隊只剩了五個人,沒穿動力裝甲的隊員已全部陣亡,包括中尉汪劍鋒。歐陽卓也被劈了一刀,刀刃嵌在他左肩的甲板裡,但沒能穿透裝甲。
  
  “歐陽卓先生,傑西卡小姐,我們暫時休息一下吧。”通話器中的聲音打斷了歐陽卓的思緒。歐陽卓喘著氣答應一聲,一交就仰倒在了沙地上,傑西卡也坐倒在他身邊,繼而無力地靠在了歐陽卓肩上。連續十多個小時的奔跑,如果不是穿了動力裝甲,他們早就精疲力竭了。
  三名隊員分據三個方向,也先後坐倒,用警惕的目光掃視著周圍起伏綿延的沙丘。
  消滅了機器忍者後,又有上百名電腦人開著裝甲戰車接踵而至。敵我懸殊,兩名裝甲受損的隊員主動留下狙擊敵人,讓另三名隊員強行帶走了歐陽卓和傑西卡。他們連停下來悼念隊友的時間都沒有,就匆匆脫離了戰場,然後就是持續不斷的奔逃。
  似乎是過於疲憊的緣故,歐陽卓感覺自己的思維也變得粘滯遲鈍了,上個星期的經歷慢吞吞地在腦海裡湧動,以前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則全都變得朦朦朧朧,就連上一次和深空的戰爭也像是發生在上個世紀,久遠而模糊。
  不知過了多久,傑西卡掙扎著坐起身來,伸手輕輕敲了敲歐陽卓的面罩,“捉,起來喝點水,再吃點東西,我們必須保持體力。”
  歐陽卓勉強抬起一條手臂,打開了面罩,“我……不想喝那玩意,背包裡面有飲……”話還沒說完,一條膠管就伸到了他乾裂的雙唇間,微溫的水流涓涓而出。肌體反應和思維並不同步,等到歐陽卓的大腦想明白這其實是傑西卡的體液時,他已經咕嘟咕嘟地連喝了幾大口。
  看著歐陽卓蹙額顰眉的模樣,傑西卡勉強露出了一絲微笑,但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就像水滴融進了乾裂的土地,瞬間就踪影全無。她收回膠管,自己也啜了幾口,然後轉過臉默默看著西方。
  黃沙無邊,他們的目的地就位於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深處。
  水是生命的源泉,似乎有一絲絲生命力隨著水流緩緩滲入了肌體。手沒那麼抖了,歐陽卓感覺自己慢慢地恢復了一些氣力,他撐起身子,愣愣地看著傑西卡的臉孔。有多久沒見到她笑了?五年?還是十年?歐陽卓的嘴角隨即也浮出了一絲苦笑,他們倆認識還不到一個月,但距離上一次開懷大笑好像已經隔了整整一個世紀。
  其實一個星期之前他們還在開懷大笑,笑的是那麼的歡暢,那麼的無憂無慮。但七天后,一切都變了。國家、政體、城市、安逸且舒適的生活……所有的一切都煙消雲散,他們的生命中只剩下了戰鬥和逃亡。
  造成這一切的就是深空,那台陰魂不散的超級計算機。上一次戰爭中人類用“天罰”消滅了他,但深空就像是遠古神話中的多頭巨人,被砍掉腦袋後,很快又長出了一個新的腦袋,而且比以前更為強大。
  從深空再次發起進攻到現在,只過去了七天。《聖經》中說,上帝用七天時間創造了世界;而現在,深空要用七天時間來滅亡人類。深空自認為是高居於上帝之上的存在。
值得慶幸的是,至今為止,歐陽卓和傑西卡還活著,人類還沒有滅亡。

收起全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