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地球還剩幾年?:極端氣候下的關鍵時刻(全新修訂版)
  • 地球還剩幾年?:極端氣候下的關鍵時刻(全新修訂版)

  • 系列名:Focus
  • ISBN13:9789869488266
  • 出版社:大都會文化
  • 作者:蘇言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3cm*17cm*1.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09/01
  • 中國圖書分類:氣候學;天氣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9288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容簡介:

亞洲國家不同於荷蘭這樣的富裕歐洲國家,荷蘭、丹麥等國可通過高投入的沿海工程阻止海平面上升,而亞洲國家則只能通過改變人口走向來阻止危機。
──英國環境與發展研究所 麥克格蘭納罕博士

一旦二氧化碳在2030年和2060年之間達到預想的水平,全球所有的珊瑚礁都將註定滅亡。
──澳大利亞海洋科學研究所前首席科學家 查理.貝隆

上世紀60年代多次襲港的「超級颱風」將再度重現。
──香港天文臺臺長 李本瀅

新加坡太脆弱了,海水上升1米,我們還可以建堤壩,但如果上升3至5米,我們將怎麼辦呢?半個新加坡都將消失!
──新加坡前總理、內閣資政 李光耀

如果一切不改變,7年之後我們都將不斷的經歷漂浮遷徙的人生。
──知名媒體人 陳文茜

海平面上升有相當大的慣性,將會在2100年後仍然存在,持續數個世紀。
──IPCC《2007氣候變化的影響、適應和脆弱》

當天然災害越來越強大,人類就顯得越來越渺小,
你我都該知道,現在就是極端氣候下的關鍵時刻,
這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在我們居住的這顆藍色星球上,
海洋面積始終大於陸地,
兩者自古以來就不是維持恆定的黃金比例,
但地球的總面積卻是永遠不變的,因此一消則一長。

生命源起於海洋,當生命選擇踏上土地的那一刻起,
就註定了與海爭地的命運。

當這個世界的陸地越來越少,而海洋面積卻越來越廣時,
表示海平面高度正在逐漸攀升。

我們看著北極熊愁困在漂流的海冰上,
你我是否曾想過,有一天人類也將坐困僅存的陸地,
成為那無助的物種呢?

 

作者簡介:

蘇言
資深記者、媒體人,具有豐富新聞工作經歷,長期關注社會時事、國際問題等領域,現為專職社會議題作家,著有《維基解密》、《看見未來》、《2012地球懸念》等暢銷書。

 

引子︱INTRODUCTION
文明,洗牌抑或崩塌
文明的根基顯得如此脆弱,即便今天的人類已能做到上天入地、逆水行舟、偷天換日……。
脆弱,似乎僅僅是因為人類放棄了對於自然的敬畏——作出無所顧忌的碳排放,肆無忌憚地自然改造……。
大自然沒有掩飾它對於人類這種態度的意見。
2010年以來,整個地球好似「中風」,不該乾旱的地方乾旱了,原來乾旱的地方更乾旱了,沉睡了多年的大火山爆發了,而且一發二發再發,幾乎使得歐洲經濟停滯,一個城市一天裡經歷了「四季」,暴雪、強震、強沙塵暴,沒有一個地方得以安寧,也沒有人說得清楚,今天是什麼季節,明天又將如何?
人類歷盡幾千年耕獲的氣候守則在2010年幾乎完全失效。
地球淪陷,無人倖免。
更多的人願意相信這是大自然的一次鄭重回答。
持這種觀點的人們認為,在對於人類雷聲大雨點小的所謂氣候峰會一次又一次冷眼旁觀後,大自然對人類決策者發佈了宣言。
他們說,2009年底,全球最高規格的氣候峰會在丹麥哥本哈根無果而終;2010年,罕見的劫難接踵而至,這不是巧合。
如果我們將大自然此次「宣言」看做是一次表演的話,那可以明確指出的是,這次表演沒有彩排。
而且,這次沒有,以後也沒有。
現在能看到的「彩排」是人類自己設計的,在這些集中全世界最頂尖科學家智慧設計的「彩排」中,我們可以看到:
除了摧毀性的風暴潮(氣象海嘯),全球變暖還將澈底改變亞洲生命線——季風,從而產生史上最嚴重的全亞洲生存危機,並醞釀大規模衝突;全球變暖將使得歐美經濟遭遇重創,美國將蒙受9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歐盟每年經濟損失達650億歐元,而在一些科學家看來,這還是相當保守的估計。
更可怕的是,全球幾乎每個著名的大城市,科學家都作出這個城市在氣候暖化情勢下的存亡預言,那些所剩無幾的時光,幾乎無法挽留。
人們在惶恐地追問:倫敦、紐約、洛杉磯、東京、雪梨、溫哥華、威尼斯、上海、北京、香港、台北、曼谷……一旦失去這些人類重城和工業化的最好結晶,我們還可以剩下什麼?
這個問題的背後是一次世紀審判,原告是大自然,被告是無盡追求工業化的人類。
參與答辯的人類,彼此間的分歧已越來越小。
儘管2009年底的哥本哈根會議曾引發外界對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IPCC)公信力的抨擊,2010年初以來,針對氣候科學的抨擊也不絕於耳,但2010年3月英國氣象局(Met Office)最新的評估報告顯示,人為的全球變暖證據比IPCC官方評估報告中所描述的更為有力。專業評論者認為,這標誌著主流科學家正再度掀起一場運動,表明人為的溫室氣體排放造成全球變暖的潛在危險。
「在已觀測到的氣候變化的諸多不同方面,都已經發現人類活動影響的特徵,」英國氣象局哈德利氣候研究中心(Hadley Centre for Climate Research)氣候監測主任彼得.斯托特(Peter Stott)表示。「來自太陽、火山爆發或自然週期的自然變化,都無法解釋近年來的氣候變暖現象。」
評估發現,IPCC上一份評估報告中未提到的幾個氣候變暖「特徵」,現在已經明明白白地存在。
一個是人為引起的南極地區氣候變化,這是最新一個地區性氣候變暖已得到證明的大陸。
還有關於海洋變暖的新證據出現。海洋變暖產生了幾個方面的影響。亞熱帶大西洋的鹽度明顯提高,額外增加的鹽分進而又改變了洋流方向。海洋變暖的另一個影響是海水蒸發量不斷增大,導致大氣濕度上升,降雨模式不斷改變。
近年來氣候災難的筆記和片段,也是大自然審判的最好註腳:
2008年1月中國南方大雪,冰凍範圍之大,1949年以來罕見;5月緬甸風災,災民占總人口之半,奪走13萬條人命;夏天澳洲高溫47度,破百年紀錄。
2009年7月以來的聖嬰現象席捲全球,8月27日重慶16小時一夜之間竟閃電11,471次,比戰爭轟炸還厲害;加州9月大火;希臘8月底乾旱;土耳其9月7日兩天內下了半年的雨量;遼寧大旱,長江中游氾濫;莫拉克颱風降下世紀雨量;雪梨蒙在沙塵暴裡;東非2,000萬人饑荒;颱風過後菲律賓慘狀比二戰日軍入侵還糟。
2009年7月以來的3個月,世界上數百萬人國土破裂,家園毀滅;總計各國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上百萬人經歷生離死別。
2010年,拉丁美洲國家和亞洲多國包括中國西南部出現罕見大旱;巴西降雨過量……。
上述惡劣之狀並非沒有答案。國際科學家的模擬研究已可推出結論:過去每隔一段時期才間歇出現的聖嬰現象與反聖嬰現象,現已「無縫接軌」,因此,極端氣候將成為地球氣候常態。
換句話說,全球暖化導致聖嬰現象與反聖嬰現象成了常態,這又使得颱風已無分輕度、中度、強度,皆是破紀錄超大雨量;山洪、土石流與颶風歷次狂飆。
「整個地球的水迴圈正在改變,」英國氣象局哈德利氣候研究中心氣候監測主任斯托特也提出類似研究結論。「濕潤地區變得更加濕潤,乾燥地區則越發乾燥。」 就全球範圍而言,這意味著熱帶地區雨量減少,高緯度地區雨量增大。
也許,今後每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都是人生僥倖。
這也意味著,世紀審判已進入了倒數計時。
而一旦對於人類的審判結束,大自然不會手軟,其判決執行路線幾乎不可逆轉。
也就是說,即便人類因失去那些最著名的城市——文明的寶庫,而一生難忘,但災難也並不會到此為止。
多米諾骨牌,會在地球系統中最大程度地發揮其崩塌效應。
最可怕的結果是地球將驅逐人類。
2010年5月,科學家公布研究報告顯示,不到300年,地球絕大部分地區將不再適宜人類居住。
這份研究報告刊登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研究者是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和美國普度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科學家,他們指出,氣候變遷可能造成全球氣溫過熱,若干地區溫度升高,意味著人類將無法適應或生存。
他們在報告中說:「當全球平均氣溫上升約攝氏7度,若干地區的居住環境將成問題。當氣溫上升攝氏11〜12度,這類地區將會擴大到目前人類居住的絕大部分區域。」 這項觀察氣候變遷較其他多數實驗更為長久的研究不同,是以綜合溫度和濕度升高產生的「熱壓力」(heat stress)作為觀察依據。
研究者雖不認為地球氣溫會在本世紀上升攝氏7度,但當前仍存在嚴重風險,持續不斷的燃燒石化燃料,可能會在2300年之前產生問題。
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馬麥克(Tony McMichael)教授說:「在務實的情景下,到2300年時,我們可能面對氣溫上升攝氏12度或更高。」
他說:「如果真的發生,我們目前關切的問題,包括海平面上升、熱浪侵襲、火燒山、生物多樣性喪失以及農業艱困等,都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將面臨一項更重大威脅,就是人類目前居住的地區,有一半可能因為過熱而無法居住。」
多年來持續關注氣候暖化,台灣著名媒體人陳文茜感同身受,她在2009年10月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我想勸告年輕朋友們,拿回生命主導權;你們比任何人都應大聲斥責那些毀滅地球的成人們。科學家們估計2020年左右北極將完全融冰;地球走上毀滅性的關鍵2度。那時你可能只有27歲,可能不到40歲。你會來不及體驗享受太多人生,卻被迫與父母年年大遷徙。如果一切不改變,之後我們都將不斷地經歷漂浮遷徙的人生。」
人類不斷地移居,尋找安全之地;生離死別發生在每一個山區與靠海之處;我們再無家鄉的意念,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保證安住數十年。許多城市、村落,都可以從地球上抹掉,沉入海裡。不斷地逃亡,逃亡……發動戰爭的是地球,戰爭源頭來自極地的冰川,來自沉默於地底的火山地震帶。天崩地裂,勝過萬馬奔騰,沒有一個朝代,沒有一個大國擋得住。於是緬懷、回憶、紀錄……一切都失去了意義。
 人生其他的事,有一天我們都得放下。為你自己,更為你的孩子,關心一下地球。
 也許如此,我們可以重新定義我們的文明,而文明可以重新定義,本書所述的這些著名城市和美景也可以不必消失。

目錄:
推薦序 地球出事了
前言 未來水世界,你信嗎?如果不信……
引子 文明,洗牌抑或崩塌
第一章 亞洲危城
最好的時代 最壞的時代
[ 中華民國(台灣)]
台北:如果湖天湖地
高雄:再見的三種說法
[ 日本 ]
東京:第一都市的夢魘
[ 新加坡 ]
新加坡:獅城遇險
[ 印度 ]
孟買:失落的混血之城
加爾各答:東方商城之王的沉浮
[ 泰國 ]
曼谷:千佛之國的陰霾
[ 越南 ]
胡志明市:難以續寫的西貢故事
[ 孟加拉 ]
達卡:騎不進未來的三輪車
[ 馬爾地夫 ]
馬列:一座沒有腳的小島
[ 印尼 ]
雅加達:被遺忘的母親城
[ 菲律賓 ]
馬尼拉:50年倒數計時
[ 柬埔寨 ]
金邊:走不出的蒼涼
[ 緬甸 ]
仰光:和平之城難當避風港
結語

第二章 華夏之痛
海水威逼下的中國抉擇
香港:大海討債
深圳:你會被誰拋棄
天津:越低越危險
廣州:當悠閒已成往事
北京:黃沙有「毒」
澳門:逃離賭城
福州:盆地盛水
青島:升溫浩劫
海口:當颱風愛上這裡
三亞:天涯海角原來不是盡頭
廈門:再見,鼓浪嶼
唐山:毀滅重來
珠海:浪漫無處安放
寧波:緊急下陷
溫州:順風順水難順海
結語

第三章 世界歎息
氣候暖化沒有贏家
北美.看得見的傷痕
[ 美國 ]
紐約:宿命2090
洛杉磯:夢工廠的噩夢
舊金山:這次,輸不起
紐奧良:生命若僅餘90年
芝加哥:被束縛的「美國動脈」
阿拉斯加:別了,最後的處女地
西雅圖:或將真成「別過來」
邁阿密:滅頂之災
[ 加拿大 ]
溫哥華:夢碎「宜居家園」
歐洲.危險的氣候蹺蹺板
[ 英國 ]
倫敦:水嘯霧都
愛丁堡:蘇格蘭的驕傲終點站
[ 義大利 ]
威尼斯:重逢,恍如隔世
[ 西班牙 ]
馬德里:「歐洲之門」困死沙場
巴塞隆納:歐洲之花的凋敝
[ 荷蘭 ]
阿姆斯特丹:漂浮的國土
鹿特丹:桂冠沉海
[ 希臘 ]
雅典:腹背受敵
[ 丹麥 ]
哥本哈根:暖化時代沒有童話
大洋洲.絕望邊緣
[ 澳大利亞 ]
雪梨:撤退的土地
伯斯:天鵝帶來不了好運
[ 紐西蘭 ]
威靈頓:失樂園
非洲.漸入絕境
[ 南非 ]
開普敦:飢渴的本色之城
[ 埃及 ]
亞歷山大:燈塔故鄉照不亮未來
開羅:尼羅河再也送不出禮物
南美洲.災難叢生
[ 阿根廷 ]
布宜諾斯艾利斯:舞不動的探戈之城
[ 巴西 ]
里約熱內盧:最後的狂歡
太平洋.明珠隕落
[ 吐瓦魯 ]
富納富提:不許寄回的死亡通知書
結語

第四章 山川齊暗
絕版的美景
喜馬拉雅山:漸行漸遠
阿爾卑斯山:天堂之門即將關閉
吉力馬札羅山:八年末路
死海:這次真的會死
亞馬遜雨林:地球之肺在消失
大堡礁:2,500萬年了,不能沒有你
西伯利亞:流放地的可怕力量
婆羅洲:如果沒有伊甸園
瓦登海:被埋葬的「行走海域」
盧克索神廟:會說話的石頭失語了
結語
後記 註定要漂流 何必苦作舟

 

第一章CHAPTER 1
亞洲危城
21世紀是亞洲世紀,21世紀也是危機世紀,當氣候問題橫亙在亞洲面前時,不禁發現,有如此之多、如此之重要的亞洲城市都開始遭遇危機。
最好的時代 最壞的時代
當展開世界地圖,端詳亞洲這片廣袤的土地時,它一如地圖描繪之初:擁有69,900公里世界最長的海岸線,東部沿海繁華城市聳立;中部地區崇山峻嶺、喜馬拉雅山脈蜿蜒而過;南部三角洲河道縱橫、片片稻田。正當沉浸其中,耳邊卻突然會回蕩起一個聲音,這個聲音來自2007年4月23日,IPCC第四次評估報告第二工作組亞洲區域研究最新進展通報會,該報告主要作者召集人、中科院地理與資源環境研究所研究員吳紹洪的論述:「亞洲將成為繼極地、非洲次撒哈拉、小島嶼之後全球變暖最大受害者之一。」
根據全球變暖最大受害者的定義:全球變暖,極地冰川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非洲次撒哈拉區陷入嚴重水危機、小島嶼國家集體面臨「葬身大海」,那麼,新的受害者亞洲會遭遇什麼樣的嚴重災難呢?
海升,威脅大城
亞洲擁有世界上最長的海岸線,由於特定的歷史地理因素,許多大城都是位於沿海,但是,這個地帶卻又是受全球變暖、海平面上升衝擊最大的地方。
2008年10月22日,聯合國人居署和亞太經社會在泰國曼谷發佈了雙年度旗艦報告《世界城市狀況》。報告指出,許多亞洲大城市都面臨著由氣候變化導致的海水上漲的威脅,如果不儘快制定減緩氣候變化的方案,上海、孟買等人口高度密集、擁有大量經濟財富的港口城市將承受最嚴重的損失。亞洲的20個大城市中,就有18個位於沿海、沿河或三角洲地區。其中,東南亞1/3以上的城市人口都生活在海拔不足10公尺的沿海地區,處境尤其脆弱,僅日本就有2,700萬城市人口面臨危險,比北美、澳大利亞和紐西蘭的總和還要高。預計到2070年,孟加拉、中國、泰國、越南、印度等國家的許多港口城市以及類似達卡、加爾各答和仰光等位於河流三角洲上的城市都將成為高危險城市。
縱觀這些城市,不難發現正是沿海、三角洲的地理位置,一方面將它們推向各國經濟中心的寶座,另一方面,又帶來海平面上升被淹沒的致命危機。
百年前,這些城市幾乎都是一些偏僻的小漁村,然而,一旦航海時代帶來了殖民與國際貿易,這些城市反而成為各國對外發展的視窗。正如上個世紀50、60年代,東亞出口導向型經濟發展模式便催生了佔據「天時、地利、人和」的「亞洲四小龍」。這4個國家與地區無不擁有面向太平洋的門戶型港口城市,即釜山、新加坡、香港、高雄、基隆等,現在,這些城市皆因港而興。如今,雖然隨著全球化的進一步加強,培育了一個很大程度上依賴海運的貿易市場,「金磚四國」中的中國和印度,幾乎也是沿襲了以往的經濟模式,上海、深圳、孟買等沿海大城都創造了新世紀的發展神話。
這些沿海城市,除了繁忙的貨櫃標誌著它們「經濟樞紐」的身分,密集的沿海遷徙也表明了它們快速的城市化過程。
2007年聯合國出版的《2007年世界人口狀況報告》中就提到:「非洲和亞洲雖然城市化水準低,居住在沿海地區的城市人口比例卻遠遠高於北美洲和歐洲,尤其是亞洲,容納了全球低海拔沿海地區3/4的人口,世界2/3的城市人口。」像東京、加爾各答、上海這些城市的人口已經遠遠超過千萬,並且正在不斷擴大以其為中心的「都市圈」。
由於自然資源和貿易機會,亞洲各國的沿海地區幾乎無一例外地成為人員和經濟活動的集中地。但是,沿海城市也有著天生的「軟肋」,它們的平均海拔相對較低、地勢相對低窪,在亞洲的幾大沿海城市中,平均海拔幾乎在10~15公尺左右,其中多數都是全球平均海拔最低的區域;並且,沿海城市與海「親密接觸」,海平面上升,它們則首當其衝。
對於亞洲沿海城市而言,海平面上升成了一個普遍且嚴峻的問題。
IPCC(政府間氣候變化委員會)曾在它的《氣候變化2007》報告中預計,本世紀末全球氣溫可能上升1.1℃~6.4℃,海平面將上升18~59公分。這一數字對於新加坡來說,足夠使它面臨7大困境,對於中國珠江三角洲的珠海而言,也是一個沉重的淹沒信號。若海平面上升至1公尺,危機將升級,那時東京、大阪和其他沿海地區的近2,400平方公里範圍和大約410萬人將會遭受洪水災害;那時曼谷的淹沒面積更高達全市的72%。然而,這一海平面上升的資料還是在未加入南極與格陵蘭冰蓋融化的情景下得出的,若全球變暖一發不可收拾,冰蓋融化殆盡,將有可能出現劉小漢教授(國際南極研究科學委員會地球科學組中國國家代表、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副所長)預測上升70公尺,那麼,不止文後這些亞洲城市,幾乎所有的亞洲沿海城市都將面臨沒頂之災。
海平面上升只是亞洲沿海城市、三角洲城市所面臨的最直接的問題之一,由於亞洲獨特的地理位置,在全球暖化之下,亞洲的風暴似乎也開始增多、殺傷力也更強。
季風帶,風生水起
亞洲是世界上著名的季風區,MAIRS科學指導委員會主席符淙斌院士認為,季風亞洲區域是指受到季節性亞洲季風環流影響的彼此相連的亞洲區域,包括東亞、東南亞和南亞。這一區域的季節性糧食種植制度、內陸漁業的生態系統都依賴於季風環流系統。
得益於獨特的季風帶來的降雨與先天土壤肥沃的優勢,亞洲諸多的三角洲地區已經成為世界糧倉,例如,緬甸的仰光、越南胡志明市、孟加拉達卡等,幾乎都是重要的稻穀生產地。
對於印度而言,季風對於它的農業有至關重要的作用,因而季風成為當地人生活的重要焦點,人們甚至為此開出賭局。兩年前,《泰晤士報》就曾報導,數以萬計的印度農民為季風降雨下賭注。「季風何時到來?它是否帶來比去年更大雨量?它會持續多久?」一位賭注登記人表示:「從降雨量大小到塵暴出現的不同時間,任何有關季風的情況都可以設賭。人們連今晚下不下雨都賭。」
之後,即便連官方都加入到這一帶有賭博性質的預測中來,總部設在孟買的印度國家大商品和衍生品交易所特別設立了「雨指數」。
現在,全球變暖已經對亞洲的季風以及降雨格局產生了影響。美國普度大學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全球氣溫不斷升高可能導致季風環流逐漸東移,從而將使印度洋、緬甸和孟加拉的降雨增多,而巴基斯坦、印度和尼泊爾的降雨則減少。此外,全球變暖還可能造成雨季間隔時間拉長,印度西部、斯里蘭卡和緬甸的部分沿海地區的平均降雨量顯著增多,最終加劇災難性洪水發生的風險。
降雨分布不均,結果是:一半是洪水一半是乾旱。2010年的中國西南大旱與東南亞大旱充分表現這一點,這種旱情甚至是洲際性的。
由於2009年雨季提前結束,加上雨季降雨量銳減,亞洲許多國家與地區經歷了多月持續無雨狀態,被東南亞六國6,500萬人口視為生命線的湄公河的水位,更一度降至20年來最低點。湄公河流域的泰國及越南稻米產量占全球稻米貿易量近四成,全球第二大稻米生產國的越南估計水稻產量至少減少1/3,泰國則至少有2萬公頃農田乾旱。
同時,除了季風降雨的影響,亞洲也是特別容易遭受「風暴潮」影響的地區,熱帶氣旋帶來的風暴潮也使得像孟加拉、緬甸、越南這些國家的部分地區遭受洪災。
資源漸失,危害逐步升級
全球變暖對於亞洲城市而言,不僅帶來海平面上升與季風降雨的潛在威脅,還將由此引發更深層的社會危機。科學家認為,現在的氣候事件仍然停留在可控的「自然災害」影響之下,但當超過控制的臨界點,自然危機將不可避免地引發社會危機。
對於亞洲而言,一直以來供應各國大河的青藏高原冰山在全球變暖之下,也被診斷為形勢危急。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冰河學家隆尼.湯普森(Lonnie  Thompson)於2009年1月出席曼哈頓亞洲協會氣候變化會議時提出,受氣溫升高的影響,冰川的融化速度加快,如果冰川繼續加速融化,那麼,青藏高原有4.5萬座冰川中的2/3很可能會在2050年之前消失。這就意味著將出現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所預測的情形:2050年,中亞、南亞、東亞、東南亞,尤其是大河流域的淨水供應可能減少,將對超過10億人產生不利影響。因為,正如隆尼所說的「在過去的一百多年當中,亞洲很多建築、城市以及生活方式都是建立在充足的水資源基礎上的」。而且,至今為止,南亞諸國仍是以農業為主,正所謂「有冰川,就有溪流;有溪流,就有人居。農業靠泉水、靠冰川。冰川若消退,降雪若減少,農業顯然就難以為繼,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說這個話的是印度拉達克區的省議員納旺.裘拉,對於一直生活在喀什米爾東南部的他而言,無疑是以史為鑒。歷史上,巴基斯坦與印度的三次戰爭就禍起喀什米爾。1947年,英國結束對南亞次大陸長達200年殖民統治後留下了「蒙巴頓方案」,該方案按照宗教特點把英屬印度劃分為印度和巴基斯坦,而唯有喀什米爾地區的歸屬並沒有明確,戰端隨起。雖然表面上,喀什米爾的動亂似乎是一場身分的衝突,用巴基斯坦首任總理阿里.汗的話說就是「喀什米爾就像是巴基斯坦頭上的一頂帽子。如果我們允許印度取走我們頭上的這項帽子,那就會永遠受印度的擺佈」。但在這表面的理由之下,戰略問題才是兩國關心的焦點:喀什米爾地區水源充足,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但是自印巴分治後,大部分的水源被劃分在了印度領土裡,而巴基斯坦80%的農業都依賴於喀什米爾發源的河流。
在21世紀,如果亞洲快速發展的話,也很可能增加水資源的壓力,加上長期存在的國內和國際的緊張局勢,這可能成為將與水有關的爭端轉化為全面衝突的導火線。
在21世紀,氣候繼續升溫,南亞海岸的洪水、陸地的環境壓力以及激烈的經濟競爭,將影響到孟加拉和印度東海岸的絕大多數人口,諸多東亞群島也將感受到類似的影響,地勢低窪的島嶼將不再適合居住,如馬爾地夫。
在不適宜生存的土地上,人們唯有遷徙,正如最早的一批孟加拉「氣候難民」。他們穿越邊境,潛在衝突急速攀升。比如,印度正在其與孟加拉共和國長達3,000公里的邊境線上修建一道2.5公尺高的圍牆,以阻擋孟加拉共和國受其低窪地勢影響而欲遷移至印度的諸多難民。當然,不僅在亞洲,類似的難民潮也將出現在全球嚴重受災區域。
曾經,有人說「21世紀將是亞洲世紀」,因為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亞洲飛躍式的發展讓世界看到了這片區域的強勁生命力,因此,不管是亞洲人民自身還是世界都對21世紀亞洲的更強、更快發展充滿信心。然而,就在這樣一個世紀性的機遇面前,亞洲卻不得不面臨前所未有的沉重地球危機。
魯迅說過「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撕碎了給你看」,這些美麗不僅僅是文後的這些城市,還有更多的亞洲之城以及全球範圍內的諸城,所幸,我們現在就付出努力,化悲為喜也許還不算晚。


高雄
災難性質:海水淹沒、颱風侵襲、強震傾城
劫難程度:★★★★☆
行政歸屬:中華民國(台灣)
總面積:2,951.85平方公里
總人口:277萬人〔2016年7月〕
GDP比重:占台灣GDP約20%以上
平均海拔:8公尺
建城時間:西元1924年

再見的三種說法
喜愛這座城市,清新的海洋味道、質樸的鄉土氣息和便利的都市生活。只是,不足8公尺的平均海拔與面向大海的港灣位置早已註定了它暗藏悲劇的命運。知名媒體人陳文茜在其關於海平面上升的文章中所說:「海平面只要上升1公尺,台灣五大城市四大都將大半沉入海中」,而高雄,正是將沉入海中的城市之一。

這個位於台灣西南端、生來倚山臨海的高雄市,自然條件其實較台灣第一城市的台北還要好上幾分。憑藉島上低窪的沿海地形,高雄市區幾乎全為平原,僅有幾個海拔不過百公尺的小山丘,而扼守台灣海峽南口的地理位置更讓其成為了台灣南部的海路大門。
在得天獨厚的地勢眷顧下,高雄市不但是台灣第一大國際商港,一度還不負厚望地躋身世界貨運量第三。高雄市的經濟也是因港口而興旺發達的,這裡的工廠布局大多依傍在高雄港左右,因為原料幾乎都從海上運入。而現今的高雄更是台灣最大的工業城,是台灣鋼鐵、石化、造船等重工業的主要基地。2007年,高雄市的GDP就已達到766.43億美元(合人民幣5231.57億元),僅次於台北,占到台灣GDP總量的19.26%。
高雄最大特色或許就在於它的「鄉土味」。這座城市與台北不同,如果台北是一個渾身透著時髦的年輕男性,高雄就更像一個來自台灣南部的鄉親,熱情豪爽。它沒有濱海城市通常的擁擠與狹窄,這裡不僅大馬路動輒10車道、12車道,還在高樓之外擁有更多的空地。駕車前行,道路的天際線都是清爽的。
可是,全球變暖、海平面上升的資訊卻給高雄狠狠地敲了一記警鐘。平均海拔不足8公尺的高雄,與台北如出一轍,在IPCC對於世紀末海平面或將上升6~35公尺的預測面前脆弱不堪。
事實上,正如陳文茜在其關於海平面上升的文章中所說的:「海平面只要上升1公尺,台灣五大城市四大都將大半沉入海中」。而高雄,正是將沉入海中的城市之一。可以想像的是,如果台北被湧入的海水灌成了「台北湖」,本就毗鄰著大海的高雄顯然也難逃被淹之災。就這平緩的地勢,這裡最後或許會被滅頂到只剩下原叫做「壽山」的「壽山島」……。
更何況,高雄現在就面臨著嚴重的颱風與地震威脅。2009年倡狂肆虐的莫拉克颱風、2010年堪比2顆原子彈威力的高雄地震,無一不讓這個極適合生活的城市深感惴惴不安。高雄沉沒?這些令人心情愉悅的小吃、寬廣的道路與海景消失?或許比台北來得更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