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東萌西呆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5190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我叫蒔蘿,上陽谷谷主的小弟子。
從蒔蘿姑娘變成了劍塚少夫人,我真的不太適應!
這日子也沒法過了!
更聽說夫君家中要在成親當天給他抬一房小妾,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於是我與夫君相約在成親當晚私奔。

途中十面埋伏,我倆私奔未遂。
更可怕的是,一朝醒來,我居然在我夫君的——身體裡。
夫君去哪兒了?
沒想到那個新進門的小妾盯著我,眼淚汪汪,“媳婦兒,我在這裡。”

南傾

2013年開始寫文,致力於歡樂萌文小說創作,腦洞總是略大,拍照多喜眯眼,講笑話必須冷場。平時喜歡碼碼文字看看書,以不怕死的精神品嘗各種黑暗料理,已出版暢銷作品《東萌西呆》。

第一章 婚事

第二章 賀禮

第三章 成親

第四章 偷梁

第五章 省親

第六章 寧月

第七章 帝姬

第八章 臥底

第九章 巾幗

第十章 逃竄

第十一章 求援

第十二章 歸位

第十三章 決絕

第十四章 回首

第一章 婚事

我叫蒔蘿,上陽谷穀主的最小弟子。上陽谷是個很牛叉的門派,除我之外,師兄師姐們在江湖中都混得頗有名氣。你不信的話,我們就隨便拉個人問問好了。喏,就前面牆拐角那個要飯的吧。

“喂,這位兄台,請問你知道武林盟盟主宮千行嗎?”

“這位姑娘,看你一身走江湖的行頭,卻恁地沒見識!武林盟宮盟主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醫術獨步品行高潔仁義無雙德澤武林有能力有手腕有城府有地位有人緣有相貌……”

“打住!這兩貫錢,你收好。”

武林盟盟主宮千行不是別人,正是上陽穀中排行第六的弟子,也是我的六師兄。

我與六師兄自小相識,一起長大,是眾人眼中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曾經,我的最大心願就是能嫁給他,伴他一世安好此生無憂。

然而,有情人終成兄妹!我們最終還是分開了,他離開上陽穀離開江湖,到了很遠的地方,而我也將嫁予他人為妻。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豈能料未來。

我要嫁的人是劍塚少主,姓蘇,單名一個沐字。劍塚是個更牛叉的門派,蟬聯江湖第一之位多年,有富可敵國的金銀財寶,有舉世無雙的鑄劍技藝,有不菲實力,有皇室身份,總之別門派有的它都有,別門派沒有的它也有。

蘇沐更是無可挑剔。江湖有言,年輕的不夠有錢,有錢的不夠帥氣,帥氣的一般缺少才華。蘇沐恰恰打破了這個定律,年輕帥氣有錢有才華,四者兼具。

而我就沒那麼優秀。一眾師兄師姐中,我的武功是最差的,給大家墊底,完全不辜負小師妹的名號。每月只能從師父那裡領點零花錢,從無外快收入,絕對窮得一逼。算來算去,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年輕和還能湊合的長相。

如此比較,我和蘇沐成親,是他虧了。

我這麼認為,劍塚也這麼認為。所以劍塚的人不太待見我。比如,對面走來的這位中年大叔。這位大叔年逾四旬,面白微須,長得不帥亦不醜,氣質不貴亦不賤,脾氣不好亦不壞。他給人的第一感覺往往是很中規中矩很普通。

然而他卻是劍塚軍師,是僅次於劍塚莊主蘇聖的二號人物,是蘇沐的老師。他姓顧,名青。不過這名字幾乎用不上,因為眾人絕不敢稱他的名字,而是尊稱他為“顧先生”。

我即將嫁入劍塚,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蘇沐自然要隨劍塚山莊的習慣,於是還未等他走近,我忙三步並作兩步,向前屈身作禮,恭敬道:“顧先生好。”

雖然我姿態放得格外低,且主動搭訕,但顧青並不領情,也不太想理我,只稍稍停了腳步,微微掀眼皮,用餘光掃著我。

他這種態度在我意料之中。想當初,顧青為了阻止我和蘇沐在一起,可是費了不少心思用了不少手段,不料卻未能奏效。我嫁入劍塚,不僅占了他家少主的便宜,還順帶打了算無遺策的劍塚軍師的臉,他能給我好臉色看才奇怪呢!

顧青很不友善地掃視半晌,抬起了眼皮:“蒔蘿,你當真要嫁?”

我不說話,內心一群神獸在奔騰。所有準備都已就緒,再過三天就要成親,你說我嫁不嫁!就算不嫁也得給個充分的理由,這又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說不玩就不玩。

下一秒,顧青給了我理由。闊袖一甩,眉毛揚起,劍塚二號人物的氣勢顯露無遺。他篤定道:“只要你不嫁蘇沐,我為你追回宮千行,讓你們師兄妹團聚。你和宮盟主本就是青梅竹馬,你嫁他才是最圓滿的結局。”

我想了想,又想了想,問:“顧先生,你成過親嗎?”

顧青不說話。

我又問:“你談過戀愛嗎?”

顧青臉黑了。

眾所周知,顧青為了振興劍塚耗了不少心力,整天忙事業連家庭都荒廢了。迄今為止,這劍塚軍師還是單身一個,不見身邊有半點女色。蘇聖雖然醉心於鑄劍,但無論怎樣還生了個蘇沐出來,顧青倒好,光杆一個。這還真是好朋友一起走,為你誓做單身狗。

戳人傷疤總是不好。我決定退讓一步,再問:“好吧,你喜歡過人嗎?”

顧青目光沉了下去。

我頓時生出同情之心,誠懇地提出建議:“顧先生,你看你一沒成過親,二沒戀過愛,三沒喜歡過人,如何能懂這世間情愛,如何理解我當初的選擇。感情之事不是說怎樣就能怎樣,一旦下了決定,就要一心一意地往前走,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朝東暮西朝令暮改是不會有好結果的。顧先生,你一個光禿禿的單身汪,處處管人家情愛之事真的好嗎?”

顧青靜靜地聽完我這好一段敘述,突然笑了,笑容中有說不出的奇怪。

如果沒記錯的話,上次看到他這樣笑的時候,正是……我小心翼翼地退了一步,又退一步,爾後撒腿就跑!上次他這樣笑時,正帶著一眾鐵衛圍殺我和蘇沐。一向不笑的人突然笑了,那麼不是要發狂,就是要發狠。

這就是所謂的事有反常必有妖!

果然言多必有失,以後但凡有想說的話還是放在心裡好了。你瞧瞧這才剛一說出來,立刻就招顧青怨氣了,從此恐怕更不待見我。真是嗶了狗。

我擔心顧青著人追趕,於是足底一轉,奔去蘇沐所在。常言道,大樹底下好乘涼。蘇沐這棵樹雖然不大,但尚可遮風擋雨。

蘇沐正在前院為兩日後的親事操勞,忙得不分日夜。他爹蘇聖醉心鑄劍,自從得了鑄劍機緣,索性閉了關,一心琢磨如何煉出絕世寶劍,又加之不太待見這個兒子,所以縱使聽到兒子要成親,他也只是道了聲“知道了”,便再無所問。

蘇沐算起來是顧青一手教養大,顧青雖然待見蘇沐,然而他不待見我,所以也懶得管這婚事,見眾人一箱箱抬紅綢彩帶入府,他便皮笑肉不笑地呵呵兩聲,含義深刻。

劍塚莊主閉關,位居第二的軍師自然成了最大的。眾人見他這態度,立刻會意,一改之前的積極,開始對蘇沐下達的任務推三阻四,找各種理由撂擔子。一時間,劍塚所有的青壯年都開始咳嗽發燒拉肚子,精神萎靡渾身無力,連走路都不穩了更甭提幹活。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劍塚染了什麼疫病呢。

蘇沐一向尊師重道,知是顧青的意見,便也不追究,但也不能委屈我,於是他只好親力親為,帶著餘下的老弱傷殘一五一十地佈置院落和喜房,連帶寫喜帖接待賓客等,忙得腳不沾地。

我一口氣奔到前院門口之際,蘇沐正佈置喜堂,只見他拈了一疊紅豔豔的剪紙,足下一點,飛身躍起,身形疾速變動回轉在廳堂之中,眨眼之間便在四方柱子、雕花窗戶和廳堂正中貼上了喜字。爾後輕喝一聲,翻身躍出,於牆壁之處借力,倏地飛上屋頂,向左一點,向右一點,獸頭也貼上了喜氣的剪紙。

他的速度太快,我武功不好,看不出所以然,只望見那抹清颯身影左移右移,煞是俊朗,煞是飄逸,煞是好看。從長相而論,蘇沐真的無可挑剔。如果刷臉可以吃飯,那跟著他這輩子不用愁衣食。

專心做事的男人最迷人。我看了兩眼,不知不覺間心神去了大半,再回神時正見他斂衣落在我身前,叉開五指搖晃著,“阿蘿,阿蘿,醒神了。看什麼呢一臉癡樣。”

我自然不會說是看他。蘇少主是給點陽光就能氾濫的人,要知道我是看他入迷,還不得尾巴翹到天上去。乾咳一聲,我岔開話題:“剛才遇見顧先生了。”

蘇沐頓時緊張,一把拉起我,左看右看,似要從我身上尋到點兒傷痕。他惶急道:“你們怎麼遇見了?他有沒有為難你?”

我搖了搖頭。

蘇沐沒尋到什麼磕傷碰傷刀傷劍傷,這才放了心,長舒一口氣,捧了我的臉正色道:“這幾日你暫且避著他點,等成了親,我再從中調和。他若能容你那便最好,若不能容,我們就搬到山莊另一處住。”頓了頓,他加重語氣,“你放心。你既然選擇了我,既然做了我的妻,我自然不會委屈你。”

面龐突地燙起來,我拍掉他的手,轉開了臉:“還沒成親呢,誰是你的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