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 此心安處是故鄉(下)

  • ISBN13:9789863585398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沈佑銓
  • 裝訂/頁數:平裝/264頁
  • 規格:21cm*14.8cm*1.4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7/11/01
  • 中國圖書分類:西部地區
定  價:NT$365元
優惠價: 9329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是一本新疆的書,裡面有關於風、河流和草原的故事。
◎這是一本安靜的書,要跟時間一起看過春夏秋冬,才能看見四季。

作者從過去十八年的七次新疆旅行中,以季節作為區分,選出四次旅行、每次各有八篇故事。上冊為夏秋,下冊為春冬,述說了在新疆不同季節所遇到的人和事,以及新疆的美。
  
作者希望這本書能帶給人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一些感動、一些對於未知世界的認識、一些值得珍惜的感覺──不論是對這本書、這個世界,或是這趟人生。

沈佑銓

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曾任臺北榮總主治醫師。

喜歡一個人旅行,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走過世界數十個國家,最眷戀的還是新疆。
十八年間,去過新疆七次。歷經夏秋春冬,方知四時皆美。

2010年出版《走過世界的盡頭》
2017年出版《此心安處是故鄉》

【作者序】
  十五歲那年,我第一次踏上新疆的土地。
剛從國中畢業的我,一個人跟旅行團到新疆,從烏魯木齊走到吐魯番,途經蘭州、青海,再往回走到西安。對於幅員廣大的新疆來說,僅僅在烏魯木齊跟吐魯番停留兩天的旅程,不過是在新疆的門口打個照面就離開了。
然而,卻是這短暫的相遇,改變了我的一生。
  在那個上網還得靠撥接的年代,網路上的資訊寥寥無幾,旅行也沒有智慧型手機跟如今到處都有的無線網路可以幫忙。對於新疆的印象,只有小時候跟大人一起看《八千里路雲和月》時,電視上出現過烏魯木齊的畫面。筆直的白楊樹,綠洲以外乾旱的荒漠,便是我對這塊土地全部的認識。
  所以當我第一次踏上烏魯木齊的土地,在五星級的海德酒店看到介紹喀納斯的旅遊手冊時,才發現新疆有那麼美的風景,而我對於新疆,卻一無所知。
  小時候聽西遊記的錄音帶,聽著唐僧一行人去西天取經,我就好奇人們所說的西域是什麼樣子的?想要看唐僧堅持走上的這條路,到底有多美?到底有多難?
  吐魯番七月的火焰山,氣溫已經來到攝氏四十五度,巴士上感覺不到冷氣有在作用。想把窗戶打開,可是噴進來的全是熱風。下了車,在火焰山前根本站不了多久,炎熱的大地要把走進來的生命全部燒掉。人只能逃到影子底下,拿紙巾沾礦泉水貼在曬傷的皮膚上降溫。這恐怖的天氣,就像把人架在烤爐上,烤得人皮膚都要焦掉了。想起昨天,我還在風吹綠水的天池,才一天的光景,就到了寸步難行的火焰山。
  新疆,是遙遠而神祕的。能來到新疆,就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在喀什的巴扎,維吾爾的小販問:「你哪裡來?」
  我說:「從臺灣來。」
  他露出燦爛的笑容,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沒有說話,卻主動拉起了我的手,前前後後搖個不停。我不知所措地笑了,他拉著我的手搖來搖去,是很高興的意思嗎?好像他有限的漢語,不能夠表達他的歡喜,所以要拉著我的手告訴我:「我多麼高興,你從那麼遙遠的地方,來到這裡。」
  在這塊地廣人稀的土地上,人和人的距離,相隔那麼遠。可是心的距離,卻靠得這麼近。為了從一座城市移動到另一座城市,也許你要搭上二十幾個小時的車,穿越一座沙漠,從白天坐到黑夜,又從黑夜坐到白天。可是也因為這樣,這裡的人更懂得珍惜人的感情,更願意幫助遠道而來的旅人。
  新疆的人、新疆的事物,時常讓我反思在臺灣的生活。在臺灣,我們生活得那麼近,心卻那麼疏離。每到下班時間,捷運裡連陌生人都擠得往身上貼,但是到站以後,卻像壓力鍋炸開了一樣各奔東西。回到自己的公寓,即便跟鄰居搭同一部電梯,也從沒有問過對方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因為那個人是誰、要去哪裡,我一點都不在意。我們早已習慣沉默,並且視為必要的禮貌,來掩飾我們的漠不關心。
  生活中我們不斷追逐,要用更好的東西、開更好的車、住更好的房子。卻沒有去細想,這些追逐,是不是真的讓我們獲得更多的快樂?
  當我們日以繼夜地工作,把汗水換成薪水,我們真的妄想在工作上失去的快樂,可以從物質的享受裡找回來嗎?我們失去了快樂才換來的籌碼,現在又要拿這些籌碼,去贖回自己失落的靈魂……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停止,這種像貪食蛇一樣自噬的遊戲呢?物質的享受,終究只能滿足物質的欲望,而不能滿足人的初心。
  天破洞了,女媧煉五彩石補天,因為一般的石頭補不了天。正如那些填補人的東西,是填補不了人心的。
  與其在霓虹燈中醉看都市的繁華,我寧願和新疆人一起搭著老舊的巴士,搖搖晃晃地開往草原,沿途看著牛羊低頭嚙咬著春天初發的嫩草;我寧願到哈薩克人的奶茶店裡,因為吃到一個一塊錢的巴爾札克而歡喜;我寧願頂著零下三十度的酷寒,去看圖瓦人怎麼燒水,在廚房裡看他們切土豆絲、做家常的菜。
  在這些平淡無奇的生活中,我擁有真切的快樂。
  是他們讓我看見,生活雖不富裕,可是心裡可以很富足。是這些平凡的故事,讓我在往後的人生中,記得人應該怎麼生活。

 

第三章 春

  山花爛漫處
  紅山大峽谷
  人生若只如初見
  唐布拉獨見天地
  空中草原
  吐爾根鄉的杏花
  新源探病記
  開花這件事情

第四章 冬

  烏圖布拉克
  風景如詩歌
  我就是韃子
  冰雪光中見此生
  禾木的清晨
  美麗峰下
  可可托海的勺子
  此心安處是故鄉

後記

2 紅山大峽谷

到了碾子溝客運站,才發現這裡不賣奎屯的票,只能去烏蘇。我想奎屯跟烏蘇相距不過二十公里,便先去烏蘇,再想辦法找車去紅山大峽谷。
烏蘇縣城不大,繁華的地方只有兩條大街,一個十字路口就走完了。倒是街上站了許多荷槍實彈的武警,三人一組背對背駐守在街頭,他們是流動的,三不五時會換地方站哨,或者三人走成一列在街上巡邏。
初次見到烏蘇,我有點詫異,這麼小的縣城戒備如此森嚴?後來我才知道,烏蘇是新疆軍區在北疆的駐軍重地。它位在中天山的北側,正對著古爾班通古特沙漠,背後有通往南疆的獨庫公路,也是伊犁地區、塔城地區、阿勒泰地區通往烏魯木齊的必經之地。誰拿下烏蘇,就形同掐住了北疆的咽喉,並且劍指南疆和烏魯木齊。
這樣的十字路口,在軍事上自然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然而,這裡的人們還是過著原本的生活,女人從市集裡買了水果出來,學生揹著書包正要走路回家,路上的年輕人拿著手機跟另外一頭的朋友談笑,一切都是那麼安逸和樂,和重兵鎮守的肅殺氣氛,彷彿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因為來烏蘇是個意外,我沒有事先找好住宿的地方,接連被幾家客滿的旅館拒絕,才終於找到一間旅館願意收留我。登記入住之後,櫃檯把我的臺胞證留下,說登記完資料再還我。我上樓把行李放下,準備出門要去吃晚飯,下樓又被櫃檯叫住。我一看,是警察局直接派了兩個揹著步槍的員警來到旅館櫃檯,對我進行盤查。
員警的出隊配置,是一維一漢,一是為了語言上不要有誤區,減少不必要的誤會,二是不要落人話柄,說被不同民族的員警欺負。漢族員警問我為什麼來烏蘇?留幾天?之後要去哪裡?我如實回答,他帶走旅館複印的臺胞證,正本還給我,就和維族員警一起離開了。而維族員警自始至終沒講過一句話,只在旁邊對我微笑。
吃過晚飯,在大街上遇到一群停在路邊等客人的出租車師傅。我拿出手機的照片,上前詢問有沒有人知道紅山大峽谷?幾個開車師傅都沒有聽過,湊在一起,看著照片討論了許久,但大家都不是很確定。最後有一個中年的維族大叔,說他可以帶我去。我留下他的姓名跟電話號碼,約好明天早上旅館大廳見。
回旅館的時候,北京時間都快十二點了,等同於新疆時間快十點,街上的水果攤跟雜貨店卻都還開著。這小小的縣城,居然還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速食店,是這裡流行的百富烤霸跟德克士炸雞。我好奇地走進去,發現賣得比臺灣的麥當勞跟肯德基還貴!不知道當地人多久去一次這種速食店?既然能二十四小時營業,應該還是有一些穩定的客群。
旅館的暖氣關不掉,房間很悶熱,只好把窗戶打開引一些涼風進來。可是窗戶剛好對著馬路,晚上來來去去經過的車輛按著喇叭,聲音從窗戶灌進來,吵得我戴著耳塞也睡不著。城市的霓虹,終夜不息,照進黑暗的房間,在天花板上變換著色彩。
隔天早上醒來,差點睡過約定的時間,匆匆忙忙下樓,亞生纖師傅已經在旅館大廳等我了。
我看了一下時間,剛好十點。在新疆就是有這個好處,適合我這種貓頭鷹作息的人。北京時間十點,也才新疆時間八點,明明是晚睡,又睡到醒不過來,我在新疆卻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過的是新疆時間,新疆時間七點半醒,已經算很早了。
亞生纖師傅笑起來很親切,他是一個特別真誠的人,也很照顧我。知道我一個人出來玩,出縣城的時候,還特別繞到烏蘇啤酒廠,讓我看一看,跟我介紹有名的烏蘇啤酒。他們家族在烏蘇已經到第四代了,從他的祖父開始,就一直在烏蘇生活。亞生纖師傅有一個女兒,之前是旅行團的領隊,也帶團去過臺灣,最近她要結婚了,家裡都在忙結婚的事情。
少數民族沒有一胎化的限制,我委婉地問他,只有這個女兒嗎?亞生纖師傅說因為他太太有過腎結石,年輕的時候就把腎拿掉了,醫生說不能再生育,所以就一個女兒。
聽完之後,我覺得有點納悶。是因為當時還沒有體外震波碎石術?也沒有逆行性內視鏡取石術?才會只因為腎結石,就把腎臟拿掉嗎?但就算為了腎結石,把腎拿掉了,也不是不能懷孕阿?這聽起來是一筆糊塗帳!但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木已成舟,我也就沒有多提了。
我們沿著奎屯河往上游走,河谷是砂岩地質,被雨水沖刷後形成巨深的溝壑,在陽光中顯得層次分明。只是這裡的雨量明顯不足,連一根草都長不出來。我看著兩旁寸草不生的山崖,上面有棕、褐、灰、白四色交疊,就像一幅高達百米、長十幾里的潑墨畫,車子往前開,這幅長卷也逐漸開展。
荒涼的河谷中,天藍的河水從一旁流過,心裡覺得很平靜。想起來到新疆之前的不安,而今回到新疆,人聲退去,我又重新想起新疆的寧靜安然。
奎屯河的盡頭是一座水電站,水壩把奎屯河攔截了,然後從旁分出一條引道將水引至下游,作為調節發電之用。水電站旁有間房子,門前停了一輛白色的越野車,一個捲起袖口的男人蹲在輪胎旁邊洗車,聽到我們的車子過來,他站起身對我們說:「前面沒有路了。」男人似乎是負責看守水電站的人。亞生纖師傅把車子停下,問他說:「能不能走過去看一看?「他點點頭,繼續蹲下來洗他的車,也不問我們為什麼而來。」
亞生纖師傅和我一起沿著引道,朝水電站走去,我們走上水壩頂部的水泥棧道,旁邊是青藍如玉的深潭。水泥棧道的中間被留空,可以看到下面的排洪道。跨過閘門,我們走到奎屯河對岸的山坡上去看一看,發現了許多羊的大便,應該是之前有牧民把羊帶來這裡吃草。不過草看上去稀疏得可憐,不知道是這裡還沒從沙漠過渡到草原?或者是春天還沒有到?
若想從山坡下到河床,是將近七十度的陡坡。雖然河床的水不深,但這麼陡的坡下去,沒準跌個頭破血流,而且下去容易上來難,如果中途要反悔,回頭更是不容易……我想還是走原路回去吧?但亞生纖師傅說,可以走下面的河床過去,然後再爬到對岸我們車子停放的地方。
我問他:「過得了河嗎?會不會爬不上去啊?」
師傅很自信地說:」沒問題的。」
說完,他三兩步便從溝壑間的縫隙,雙手撐著兩旁的岩壁,下到河床去了。我心裡想,難道真的是我在臺灣待久了,喪失了野外求生的能力,覺得沒有路的地方就一定過不去,才會連一座河谷都如此畏懼嗎?這是新疆人的地盤,既然亞生纖師傅有信心可以過去,那就相信新疆人的判斷,跟他去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