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蔓蔓青蘿(完美紀念版)(全二冊)(簡體書)
  • 蔓蔓青蘿(完美紀念版)(全二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11369499
  • 出版社:中國華僑出版社
  • 作者:桩桩
  • 裝訂/頁數:平裝/626頁
  • 規格:21.8cm*15.2cm*4.4cm (高/寬/厚)
  • 本數:2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7/12/01
  • 促銷優惠:
    簡體新生代華文小說特展
人民幣定價:66元
定  價:NT$396元
優惠價: 87345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贏天下》《武媚娘傳奇》團隊傾心打造!喬振宇主演同名電視劇!再創全民收視神話!
★古代言情超級大神樁樁廣為人知的經典之作《蔓蔓青蘿》,影響了一代人愛情觀的溫情著作,樁樁親自全文修訂,力求完美!
★國民票選【十大經典言情】之一,與《綰青絲》並稱纏綿悱惻的曠世絕戀,“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讓你在忙碌生活中重新相信愛情!
★知名畫手不語氏執筆外封插畫,特邀畫手符殊創作內封插畫,琴瑟和鳴的浪漫傳奇,一個是溫潤公子,一個是驕傲霸道的小王爺,青蘿灰姑娘版的人生能否柳暗花明?


寧國右相三姑娘李青蘿因是庶出,被大夫人厭棄。
她平日不事打扮,不想引起他人注意,私下卻低調苦學琴藝廚藝。
一次偶然的機會,青蘿結識了四皇子子離,他風度翩翩、溫潤如玉,視青蘿為知己,兩人性情相投,相談甚歡。
而安清王世子劉珏驕傲霸道,與青蘿一見面便勢同水火,但他為保護青蘿對抗強權、為救青蘿跋山涉水,為了青蘿甘願浪跡天涯……
她的快樂就是他的信仰。
江山朝堂風起雲湧,各方勢力激烈角逐,青蘿的選擇究竟是什麼?
一片痴心,能否換來雲開月明的深情回報?
桩桩。

本名文琦。曾從事多年記者編輯工作。
古代小說超級大神,多部簽約影視。
代表作:《蔓蔓青蘿》、《燕王的日月》、《永夜》、《玉台碧》、《珍瓏.無雙局》和《蜀錦人家》等。
其中《蔓蔓青蘿》已拍攝完畢,即將熱播,而《蜀錦人家》影視項目正在開發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睜開眼睛,程箐馬上閉上,再睜開,又閉上。如此反复幾次之後,程箐判斷,自已絕對不是做夢,沒有在家裡的床上躺著,而是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她動了動手腳,四肢健全完好無損,擺了擺頭。頭有點輕,腦子還清醒著。她坐起身,身體沒有問題。
  程箐坐在床上發呆,會是誰半夜悄無聲息地把她從家裡移到了這個地方呢?甚至沒有驚醒她。
  程箐一向睡眠淺。尤其是父母出差就她一個人在家時,她的聽力就好得驚人,老鼠爬到廚房翻垃圾筒,爪子剛放到垃圾筒蓋子上,程箐就已跳下床迅速跑進廚房並操起一根網球拍揮了過去,長期盤距廚房的老耗子驚得一跳,悻悻然跑開,鑽出排風扇洞口時還停了一下,扭著身子用小豆眼蔑視程箐,彷彿在說,撿垃圾而已,至於嗎?
  這晚,程箐氣呼呼地趕走老鼠,又上床繼續睡。然後沒有聲音再打攪她,睡眠質量很好,連個夢都沒有做,醒來後睜開眼就到了這個地方。
  她轉轉頭打量四周,屋子不大,十來平米,刷得粉白的牆上掛著一幅山水並一幅對聯:“隨風和璧月清明,聽濤青竹雨無意”。挺雅緻的。
  再看,天花板是用木板一塊塊拼成的,繪著藍地寶相花。大概是年深日久,褪色了不少,顯的有些陳舊。地面是大塊青石磚鋪就。窗前有張雕花條案,上面擺著一張琴,還有一盆蘭草。佈置簡單優雅。
  她突然覺得身上有點酸疼,一摸,身下是硬板床。睡慣了席夢思軟床的人睡這樣的床一般身體都會酸痛。又看這張床,古色古香,像仿明青時期的古董傢俱,有門罩和床圍,而且用的是四合如意紋加十字紋構件進行榫卯連綴,做工細緻,四周掛著淺黃輕紗質底的帳子。程箐想,這床真的很漂亮,仿造的這般精美,價值也會不菲。枕頭長條狀,上面有花,她摸了摸,捏到裡面細小的顆粒,裡面的芯子大概真是糠麩一類的。程箐笑了,繡花枕頭里面一包糠,原來真是這樣!
  四周異常安靜,程箐醒了就不打算再呆在床上,她想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是什麼人把她帶來的。程箐伸出腳想穿鞋,腳一伸她呆了,再把手拿到眼前看,再呆,往身上一瞧,急急一摸。程箐急火攻心,腦袋瞬間空白,只聽一顆心跳得亂響,眼淚就冒了出來,這,這個身體不是她的!穿的衣服也不是現代的服裝。
  程箐大口大口的喘氣,下意識張嘴就喊:“媽!”
  只聽到門一推,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急走進來:“阿蘿,娘在這裡,夢魘了麼?”
  程箐再次被驚嚇:“娘?”
  那女子走過來溫柔地抱著程箐:“乖,有娘在,不怕呵,做惡夢啦?瞧你滿頭大汗的!”說著用手裡的娟帕輕輕地給她擦汗。
  一陣淡淡的香氣襲來。程箐嚇得渾身顫抖,這真的不是夢!女子似乎感覺到了,輕輕一抱,把她抱在腿上坐著,摟著她輕拍著她的背哄道:“娘在呵,阿蘿乖,不怕不怕呵!”
  此時程箐已處於驚嚇過度的狀態,渾身僵硬,連話都說不出來。女子這才發現不對,開始搖晃她:“阿蘿,怎麼啦?阿蘿?來人啊!”
  門外又跑進來兩個人,一個丫頭打扮,一個老媽子打扮,惶聲問:“七姨娘,小姐怎麼啦?”
  女子聲音裡已帶著怒意與悲憤:“小姐向來怕一個人睡,連你們也看我們娘倆不入眼?這般怠慢?”
  兩人“撲咚”一聲就跪下了,臉刷的就白了。年長的那個膽子大些,開了口:“七姨娘,老奴是看天已大亮,時辰不早了,就去拿小姐旬試前的衣服,沒有想到小姐又被夢魘了啊!”
  年紀小的丫頭已帶著哭聲:“今天小姐已睡遲了,小玉喚了兩聲她應了,就趕著準備熱水去了,我以為小姐已經醒了。夫人饒了小玉,以後小姐不起再不敢離開了!”
  七姨娘見她們這般惶恐輕嘆口氣道:“還不快點去準備,今兒馬虎了可不成!”
  張媽和小玉感激地看了看七夫人,磕了頭趕緊走了出去。
  七姨娘低聲哄著程箐:“阿蘿,張媽和小玉都是娘選了好久的人,她們心裡都是待你好的。”
  程箐牙齒還在打顫,她還沒弄清楚出了什麼事,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嘴裡終於擠出了蚊蚋一般的聲音:“嗯。”
  七姨娘捧起程箐的臉,聲音還是那麼溫柔:“娘知道你是怕極今天的考試,可是,娘只得你這麼一個女兒,你要是鬧脾氣誤了考試丟臉倒是小事,可叫娘怎麼忍心讓你挨板子?這以後啊,咱娘倆在相府的日子可更不好過了。”說著臉上已帶出哀怨之色。
  這時張媽捧著一疊衣服,小玉端著一個銅盆走進來。
  七姨娘放下懷裡的程箐,牽著她的小手說道:“來,今天娘給你梳頭。”
  張媽抖開一件青色的裙子系在程青腰上,給她罩上了一件紫紅色的短襖,東一根帶子西一根帶子係好。程箐完全成了木偶由著她擺佈。
  穿好衣服,七姨娘引程箐到妝台前坐下,她猛然看到銅鏡裡一張陌生的小臉,雙手摀著臉又發出一聲驚呼:“啊!”
  七姨娘看看天色,臉上顯出一股焦急:“阿蘿,時辰不早了,再不打扮就來不及了,要是遲了,你爹他,唉,可怎麼辦才好!”
  考試?我爹?程箐慢慢拿下手,輕輕睜開眼,眼睛裡又浮上一層水霧。這是誰啊?我怎麼變這麼小?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她簡直不敢相信,呆呆的瞪著鏡子裡那個紅著眼睛,面色蒼白瘦弱,最多六歲的小孩子。
  看到程箐乖乖地坐在鏡子麵前,七姨娘張媽小玉加緊了裝扮她。一會兒功夫,鏡子裡就出現了個眼睛大大的,長著一張精緻小臉,有著整齊的流海和一雙小抓髻的可愛小女孩。七夫人滿意的用兩條錦帶系在了她的小抓髻上。側著頭欣賞著著,臉上露出了笑意。
  張媽樂呵呵地道:“小姐像極了姨娘,長大必定也是個美人兒呢。”

  七姨娘牽住程箐的手往屋外走。
  程箐走出房門看到這是個院子,中間是個天井,擺放了兩個大的石魚缸,中間一樹海棠開得正好。早上怕是下過雨了,天井裡濕漉漉的,海棠花經雨一染越發紅艷,可是眼下不是她欣賞景緻的時候。七姨娘腳步有幾分急,趕時間怕遲了。
  程箐突然想,她是要帶自已去參加什麼考試,彷彿很重要,剛才她似乎說這關係到她們娘倆在李家的生活什麼的。娘倆?程箐又心悸。七姨娘看上去最多二十三四歲,和自己好像也差不了兩歲,她得叫她,娘?唉!
  程箐努力讓自已平靜,她想要知道馬上的考試是什麼,接下來再來想這番詭異的變化。她扯扯七姨娘的手,抬起臉問她:“考試我要注意些什麼?”
  這是早上起床後七姨娘第一次聽到程箐問與考試有關的問題,不由得停住了腳步,憐愛地摸摸她的頭:“阿蘿,娘知道你盡力了,盡力想學好琴棋書畫,做詩吟對,可是,你不喜那些自然學得不夠好。但是,你答應娘,無論答得好與壞,都不要哭,不要丟臉!”
  說到這裡,七姨娘眼中現出一抹恨意:“由得她們怎麼折騰,我們絕不掉一滴淚!記住了,阿蘿?”
  程箐看著七姨娘眼裡的那抹殷切,點了點頭。只要不哭就行!她嘆息,這是什麼樣的環境?這具身體是個什麼性格?娶了至少七個老婆的爹是什麼樣子?
  七姨娘牽著程箐走進一座大廳。原本細碎的說話聲停了下來。程箐看到大廳里左右兩邊的梳背椅上分別坐著五位滿頭珠翠的女人。正中兩張椅子空著,看來是那個爹和正妻的位置。
  七姨娘微微一笑,對著左邊福了福叫了聲:“妹子來遲,姐姐們恕罪”。又朝右邊幾位行了同樣的禮,坐著的那幾位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七姨娘怕是已習慣眾人的冷淡,也沒想著要等回禮,帶著程箐走到右邊末位坐下。
  程箐站在她身邊,七姨娘這才放開牽著程箐的手。她往對面看去,那幾位女人想來是那個爹的另幾個小妾。她們身邊站著兩個女孩子,大點的有十歲,小一點的有七八歲。程箐想,看來這兩位是我的姐姐了。右邊上首也坐了兩位女子,身邊沒有小孩。
  她偷偷對比各位姨娘,覺得環肥燕瘦,各有風韻。七姨娘長了張精緻小臉,尖尖的下巴,一雙晶瑩的眼睛,身材嬌小越發顯出種柔弱,卻是幾位姨娘裡最漂亮的一個。程箐想,以後自已長大了,怕就是七姨娘這長相吧。
  正在程箐眼睛四處亂看的時候,她看到對面那兩個女孩子沖她撇撇嘴,然後不屑的轉開頭,模樣驕縱之極。心裡不覺好笑。小屁孩子!突然想起自已變成比她們更小的樣子,心裡難受之極,不由得低下了頭。
  這時,聽到一陣環佩釵響,眾姨娘全站了起來,脆聲脆氣的說:“給老爺,姐姐請安。”
  然後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都坐罷,今天旬試,阿蕾,阿菲,阿蘿都準備好了麼?這三月一次的考試不知道有無長進!”
  程箐抬起頭。看到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褐袍男子坐在了正中主位,國字臉含威不露。旁邊坐下一位身著淡色短襖銀紫長裙的中年女人。
  程箐仔細看著這個陌生的爹。剛才好像聽七姨娘說起這是相府,一國之相不簡單啊,舉止嚴厲正統,眼神裡閃動著精明。大夫人臉有些發福,圓圓的看來和氣,可是眼睛裡卻透出一股子算計的味兒。
  上首的李相緩緩說道:“阿蕾,你站過來!”
  程箐瞧著那個十歲的小女孩聞聲出列,走到大廳中央,神色鎮定,一雙籠在長袖裡的手卻能隱隱看到捏起了小拳頭。程箐想笑,低下頭藏住嘴邊快要溢出的笑意,她想,當真以為阿蕾不害怕呢。到底還是孩子。
  李相問道:“阿蕾,這三個月你習得最好的是什麼?”
  阿蕾脆生生地回答:“回爹,是琴藝。”
  李相擺擺手,有家僕擺上幾凳,放好琴退下。
  阿蕾坐到古琴旁,氣定神閒的撥動了兩聲琴弦,說道:“阿蕾現在要彈《梅花三弄》。”
  隨即琴聲揚起,清新之意繞廳堂不絕。婉轉三疊,泠泠如冰塊撞擊著溪水。
  程箐暗叫一聲好。她在現代聽過梅花三弄的古琴曲,與這個相差無已。只是聽現場演奏,還是第一次。
  她重新審視十歲的阿蕾,面色平靜,一張秀麗的瓜子臉隱隱現出一種高傲的神色。程箐心想才十歲就把琴彈得這般高超,太了不起了。她回想起小時候爸媽生拉活扯要她學彈鋼琴,她抵死不從。現在變這樣了,還不如要求去學學古琴古箏吹笛弄簫一類的,有技傍身現在就管用了!想起現在莫名其妙的穿越,程箐又難受起來。雙手不知覺把短襖的布邊子抓揉得緊了。
  七姨娘注意到了,輕輕用手拍拍她,眼神極為慈愛,彷彿在說不會就算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程箐突然覺得七姨娘待這個女兒真是好,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曖意。變成這樣遇到的第一個人待她如此好,已經很幸運了。
  此時琴聲飄出一聲尾音,阿蕾停下了,揚起小臉看著李相。
  李相含笑點了點頭:“阿蕾,為什麼選這首曲?”
  阿蕾眼中閃過一絲得意,朗聲回答:“阿蕾見院子裡梅花疏落,雖已是早春二月,回憶起冬日怒放時的潔白芬芳,尤喜歡它傲雪凌霜的品性。”
  李相撫了撫額下的鬍子道:“好,我的女兒就應該有如梅花般的品性!下去罷,今晚爹來梅園瞧瞧你說的疏落的梅!”
  此話一出,程箐看到左邊的一位姨娘,應該是阿蕾的母親,臉上迅速閃過一絲自得,又低下頭柔聲回答:“阿蕾還小,技藝不熟,老爺過譽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