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戀愛偏差值
定  價:NT$190元
優惠價: 79150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想玩戀愛遊戲嗎?
沒問題,我可是不會輸的唷──

呆萌程度與壞心呈正比的天菜帥哥,
毒舌屬性遠遠超越容貌的肉包女孩,
兩個各懷心機的戀愛詐欺者,
最終誰能獲得勝利?

我從來就不懂「喜歡」是什麼,「戀愛」是什麼,
直到遇見妳──
「然後我就更加不懂了!」

我曾經喜歡過一個不能喜歡的人,
把那份心意收藏好之後,我決定再也不要喜歡誰。
然後,你出現了。
雖然你向我告白,可是我知道,那只是在惡作劇。
像你這樣完美的人才不可能喜歡上我,
而我也不想再對誰心動。
只不過,你好像把戀愛當成輸贏遊戲,
非找我麻煩、非要整我不可,
既然這樣,我也只好如你所願,奉陪到底了!
到時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可千萬別怪我喔……

「妳要陪我練習怎麼演『壁咚』嗎?」
「陪你練習?那我有什麼好處?」
「妳可以獲得『被百大校園帥哥之一壁咚』的好處。」
「……最好那是『好處』!」

 

袁晞

Old Fashion、玫瑰及貓愛好者,
偶爾易感,偶爾冷淡,不定時人格分裂。
生活白痴,腦筋不好,很早起的夜貓子。
日常就是,忙裡偷閒,看電影,被貓玩。

著有:《初戀,Never End》
     《王子不戀愛》
     《從情書開始》
《戀人未滿》
《有個秘密叫初戀》
《戀愛偏差值》

小柔是何書培的忠實粉絲。
之前只要何書培有演出,她一定拖我去看。
而且每次都還得陪著她在台前台後穿梭,尋找何書培的身影。
我承認光以長相論何書培絕對是演藝圈的明日之星,但是幾場戲看下來,他那演技光用「拙劣」已經不足以形容,根本就是失敗中的失敗。

因為外表出色,他總是能演男主角,可是他把《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演成個整天泡在女人堆裡傷春悲秋的廢柴、把需要糾結內心戲的《雷雨》周萍演成個無知富二代,還直接毀掉我心目中的經典《東方快車謀殺案》裡的名偵探白羅,讓白羅變成一個整天只會用指尖搓揉假鬍子的怪叔叔。

每次看他演戲,我那平時還算不錯的修養就會像極地雪災一樣瞬間崩解粉碎,然後在幾秒內鋪天蓋地掩埋一切。

──何書培,你可以不要再持續毀掉那些經典角色了嗎?

如果有朝一日戲劇社演出完我要送花,這一定會是我在卡片上寫下的話。

「喔喔喔喔!」小柔看到最後再度發出尖叫,「他、他、他跟小說裡一樣,真的有伸手碰妳的臉耶!」

「我有跟他說不用喔。」

──怎麼會不用呢,我可是專業演員呢。
何書培在錄影片時洋洋得意地對我說。

但我一點都不這麼覺得而且也不想讓陌生男生碰我的臉。
只是最後我想趕快拍完趕快走,懶得跟他爭辯,就這麼同意了。
好險零NG,就算我覺得他把對白唸得無比做作搞笑也無所謂。
而這段影片也不是要收錄在大學推甄作品集裡,能順利拍完就算了。
話說回來,再怎麼說他是好心幫忙,我還是很謝謝他的。
做人要懂得感恩啊。

「──我們培培真是怎麼看怎麼帥耶,妳看他那深情的眼神……」

明明就很空洞。
我忍住不要吐槽,說服自己何書培是好人,演技差勁沒關係,至少主動幫忙,還不求回報,我不應該再三挑剔的,這樣太過份了。對,這樣想就對了,做人要知道感恩,再怎麼說何書培人還是很不錯的,人品最重要,至於演技……我以後只要不去看他演戲就行了,正所謂眼不見為淨。

「可是、妳怎麼會跟他一起拍呢?」小柔把手機還我,「本來不是找他們社長嗎?」
「嗯,對啊。那天我本來是跟陳望峰約好,可是去他們社辦時,只有何書培在,他說陳望峰家裡有事先走了。」

小柔張大眼睛,「然後呢?妳就拜託何書培幫忙嗎?」

誰那麼沒眼光!
不對,不能這樣說自願幫忙的人。

「沒有耶,我想說陳望峰不在,那我就只好改天再跟他約了,沒想到何書培主動說可以幫忙……然後我把帶去的書給他選,再然後就像妳看到的,去頂樓錄影片了。」

小柔頓足,「啊早知道我也要去找培培拍!」

「妳還是可以去啊,反正活動還有兩天才結束嘛。」我相信人品大勝演技的何同學絕對不會拒絕的。

「真的嗎?」小柔考慮了一會兒,「那等下放學之後妳陪我去戲劇社可以嗎?」
我點點頭,正要開口說好啊的時候,一顆硬梆梆的籃球就這樣不偏不倚地──真的是不偏不倚──砸中我的臉。

「小茉!」小柔驚呼,再度發出高到可以刺穿屋頂的聲音。
一秒之後,
砰。

「鼻子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今天先冰敷就好。但是往後倒時撞到了頭,這就需要觀察看看有沒有腦震盪了。」健康中心的護士阿姨表情平淡,大概像我這種悲劇天天都在發生,已經毫不稀奇了,「還是去醫院做個檢查比較好。」

是那種完全SOP的建議。

我想點頭,但頭部一動就覺得有點沉重。

「請問,是不是現在叫一下救護車比較好呢?」發問的不是別人,正是用球襲擊我的兇手,本班班長兼籃球隊隊長徐嘉聲。

「妳覺得怎麼樣?」護士阿姨看著我,「能站起來嗎?」

我試著扶著桌緣起身,稍微動了動頸子,「好像還好,應該不到需要叫救護車的地步。」

「不過,撞到頭了吧,還是馬上去醫院檢查比較好。」徐嘉聲緊皺起眉,「小茉,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你什麼時候跟我熟到改口叫我小茉了?
還有,你別那種臉,我不會動不動就叫家長來學校的。

「意外而已……」我說。

徐嘉聲一臉沉痛,「真的很抱歉,我會負起責任的。」

同學,你只是不小心用球打到我,不是開車撞斷我的腳好嗎?!

「沒這麼嚴重……」奇怪了,為什麼是被害者在安慰兇手啊?

「申茉莉的傷怎麼樣了?」班導這時以痞中有悠哉、悠哉中帶痞的表情走進健康中心,沒等護士阿姨答話,就自顧自地說道,「看起來還好嘛。」

「被球打到的部分沒什麼大礙,但她因為受驚往後摔倒,頭部受到撞擊,目前是沒有外傷,但要觀察是否有腦震盪。」護士阿姨說道。

「腦震盪,這就要小心了。」班導收起痞子臉,問護士阿姨,「需要聯絡家長嗎?」
「我想是要的。」

班導點點頭,接著轉頭看向徐嘉聲,再度露出一臉痞樣,「班長,是你幹的?」

徐嘉聲以某種悲壯的表情昂然地點頭,「是的,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我還沒死,你可以不要用那種「人是我殺的,我來自首了」的表情講話嗎?

該有演技的人沒演技,演技過剩的人跑去打籃球,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班導跟護士阿姨又談了幾句後,叫徐嘉聲回活動中心繼續上體育課,之後才跟我一起走出健康中心。

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班導看了我一眼,問道,「要直接回家嗎?還是要去醫院?妳一個人行嗎?」

「其實還好,鼻子麻麻的。」我說話的聲音因為半張臉上蓋著冰袋而發悶。

「妳還沒回答我,妳一個人回去行嗎?」

「不知道。」我想了想,「反正體育課完就放學了,我跟小柔他們一起走好了,如果路上怎樣至少有伴。」

「也好。需要通知家長嗎?」
我搖頭,覺得其實沒剛剛那麼昏了。

「OK。」班導說完,雙手插進褲袋裡,往二年級教師辦公室走去。

痞子班導。
看著他的背影,我不由得這麼想。

「小茉妳怎麼樣了?」體育課結束後,小柔回到教室,看著我,憂心地問道,「妳這樣還能陪我去找培培嗎?」

「……是還好啦。」但是帶著冰袋去找人也滿奇怪的。

「那這樣好了,我自己去找培培,妳在這裡等我,我們一起回家。」小柔才剛說完,又改變主意,「可是不對,萬一培培要跟我一起錄影片,不知道要弄到多晚呢……」

「妳就放心去找何書培吧,我自己回去就好,我又沒住多遠。」

「我送妳回去。」徐嘉聲大步走了過來,對我說道。

小柔拍了下手,「也對,班長你來得正好,反正小茉的傷是你造成的,你要好好送她回家。」

徐嘉聲點點頭,「這是當然。」

雖然這提議我還沒打算接受,但我看向小柔,「那妳快去戲劇社吧。」

「嗯、這樣我就放心了,班長,小茉就交給你囉,Bye!」

果然在愛情面前友情就是屁啊。
不過無所謂,如果換作是我也一樣吧。

「……妳還好嗎?」徐嘉聲等我把視線調回來時,有點不知所措地開口。

「欸班長,你不要這麼自責好嗎,我真的還好啦。」我移開臉上的冰袋,從座位上起身,揹起書包,「你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那怎麼行。」

「怎麼不行?」

「是我害妳受傷的。」徐嘉聲認真地說。

「我沒事,好嗎?」為了表現出健康活力,我刻意輕快地邁開腳步,「我走啦,謝謝你的好意,明天見囉,Bye。」

「欸,等一下!申茉莉!小茉!」

我想即使已經同班兩年,但我還是完全錯估(或者說不了解)我們班長。
我從來就不知道他這麼有責任感,而且走路比我想像中快很多很多。

回家的路會經過正在興建的國中部校區,聽說明年落成後,馬上就會開始招生,以後要朝著完全中學發展,也就是說,之後會出現一堆還沒變聲、充滿小鬼感的學弟妹。

這麼看來,我的高三生活預想起來似乎沒什麼亮點的樣子。

我看了眼跟我並肩而行,彷彿不知該如何面對沉默的徐嘉聲。
徐嘉聲升上高三應該就沒時間打球了吧,也許也不會讓他的班長連任紀錄保持到畢業。大家都要忙考試、申請了。

「……」

徐嘉聲還是很不知所措的樣子。
他很想開口,但又不知該說什麼。
這種心情在他那張斯文清俊的臉上表露無遺。
好可憐。
所以我不是說我自己回家就好了嗎?

「欸。」太可憐了,我忍不住開口,「接下來的路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真的。」

徐嘉聲搖搖頭,堅毅無比,「說好送妳到家。」

「可是一路上都沒話說,你不會覺得無聊尷尬嗎?」我直攻重點。

徐嘉聲相當訝異我就這麼直接地刺向他,先是一愣,接著尷尬笑道,「不好意思。」

「你不用道歉啊。」你的責任感有沒有這麼重啊……

「那,我們來聊天吧。」徐嘉聲不知下了什麼決心,問道,「上次選班長,妳投我還是投許立翔?」

……突然覺得你不如繼續保持沉默還比較好。
你為什麼瞬間跳到這種話題啊?

「我投許立翔。」我無奈地回答。

「喔喔。」徐嘉聲點點頭。

然後空氣瞬間凍結,接著沉默了好一陣子。

「……妳跟蔡品柔很好?」

「我們同間國中的。」

「是喔。」

完蛋了,這人已經瞬間進入沒話找話的階段了。

「跟我國中同校的不在我們班上,」徐嘉聲說道,「但是聽妳跟蔡品柔講話,好像妳們都認識。」

不解。「你說的是誰?」

「何書培。」

「喔。」那你們國中還真是出帥哥,雖然類型不同,但我知道何書培跟你都是情書王。

「妳是怎麼認識何書培的?」徐嘉聲終於換上比較輕鬆的神情,問道。

於是我把為了拍影片參加抽獎的事說了一遍,順便補充說明(其實已經算是解釋)我一開始真的沒有要找他。

「……是喔,」徐嘉聲聽完,沉思了一下,說道,「那他洗心革面了。」

他之前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嗎?還洗心革面咧,你不如說他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好了。

「聽起來有八卦喔。」我開玩笑道。

徐嘉聲淡淡一笑,「沒有,沒什麼。」

「說嘛說嘛,聊八卦是讓大家變熟最快的方法喔。」不說其實沒關係,我也只是沒話找話而已。

他笑了出來,遲疑了一下,說道,「其實也沒什麼,何書培以前常被女生說個性差。」

「為什麼?很花心嗎?」那種長相不花心就浪費了(大誤)。

「他還滿帥的,然後就很外貌協會,對不漂亮的女生都很冷淡沒禮貌,也很不客氣。」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如果是以前的何書培,會對我很差很沒禮貌?」

徐嘉聲毫不猶豫地點頭。

我微笑地停下腳步,「班長,你現在的意思是我長得很醜囉?」

徐嘉聲聞言露出「哎呀」的表情,也停了下來,手足無措,「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妳誤會了!」

「是嗎?但我怎麼聽都是這個意思啊。」

你要我在這裡哭給你看嗎?我跟何書培不一樣,演技很好
V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