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橫越古今百餘年,見證不同政權移轉的左營舊城
隨著城牆的修建與殘跡的出土
隱沒在時光中的近代台灣發展歷史也重現世人眼前

左營舊城是台灣史上少數由「官倡民捐」並動用全台募資而築的石城,
無論是建造規模或是興築的歷史,在當時皆為非常獨特難得的案例,
卻在風光落成的同時,也迎來蕭條沒落的命運。

究竟,什麼原因導致區域發展重心移轉,讓左營新城崛起與舊城沒落?
這座號稱台灣第一石城,承載了多少可歌可泣又可歎的故事?
文史暢銷作者陸傳傑以兼顧宏觀、細微的角度,
透過本書建立起獨特的鄉土關懷,
吸引所有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歷史充滿好奇的各年齡讀者,
一同於紙上暢遊這座全台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城池。

左營舊城的歷史變遷
○野望:此地既有山海大潭,左倚龜山右連蛇山,風水地勢俱佳,早在鄭氏時期便築有營寨,登上近代台灣發展歷史的舞台。
○土城:清初時受到朱一貴事件等民變影響,縣治地方爭取興建土城以抵禦動亂。
○雙城:因林爽文等民變動亂影響,官府與居民皆遷至下埤頭(今鳳山新城)。
○石城:官捐民倡建石城,然而因當時居民與經濟重心皆轉移至鳳山新城,因此使舊城沒落。
○毀城:日本時代左營成為海軍建設基地,難免破壞石城建築,但建設規畫師似乎有意識地留下部分城牆。而至今西門城牆上仍可見與特攻隊有關的震洋神社遺跡。
○隱城:國民政府遷台後,左營仍為海軍重鎮,不但外緣有眷村駐紮,此地也見證了國府遷台後的海戰故事。
○見城:歷年修護成果與出土新發現,使我們能夠藉此認識台灣的過去並展望未來

左營舊城小檔案
○國家一級古蹟
○初創建年代:清康熙61年間(1722)
○堪稱台灣本島第一座中式城池、台灣城池之祖
○石城周長綿延數餘公里,形勢壯闊
○目前尚有東、南和北門三座城門與一段城垣可供遊人懷舊遙想昔年風姿。近年出土的西門遺址周邊欲規劃為軍事城址公園,未來展望精彩可期。
○文化資產價值:
舊城的城壁材料使用?咕石及三合土,城門洞以來自大陸的花崗石砌半圓拱而成。
北門外牆上有神荼及鬱壘浮塑彩繪像,於民國80年(1991)全部整修完成,城外有拱辰井及土地公廟,東門外有護城河,建築十分完整,為台灣古城中較為特殊者。

陸傳傑
  
曾任大地地理雜誌總編輯,著有《裨海紀遊新注》(榮獲2002年圖書綜合類金鼎獎、小太陽獎)、《南管賞析入門》(榮獲1995年有聲出版類金鼎獎)、榮獲金鼎獎雜誌編輯獎(1992年)、《圖說台灣地名故事》(榮獲2013年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獎)、《被誤解的台灣老地名》、《隱藏地圖中的日治台灣真相:太陽帝國的最後一塊拼圖》

第1章 野望
◆九任巡檢八個死於任上
◆只剩老地名還頑強的留存了下來
◆為什麼不築城?
◆朝廷對臺灣建城為何這麼不上心?
◆為《鳳山縣志》作序的四位大人
專欄◆鳳山舊城相關大事記

第2章 土城紀
◆規模這麼大的起義,城牆真的擋得住?
◆動亂的矛盾究竟在哪兒?令人費解的竪旗起義
◆康熙冰冷的勸誡:小心禍貽未來
◆鳳山縣的三重地理空間結構
◆下淡水平原是鳳山縣最具關鍵地位的地理區塊
◆客家族群在下淡水平原上不動聲色的擴展
◆驚魂未甫的官員似乎並未察覺興隆庄優勢漸失的趨勢
專欄◆土城不「土」,問題在於「土」

第3章 雙城紀
◆龜山八景─動亂前夕的寧靜詩
◆文明之光的閃現與熄滅
◆伴隨土地開發而生的動亂
專欄◆林爽文、莊大田起義始末
專欄◆清代台灣分類械鬥一覽

第4章 荒城紀
◆為何放棄造價高昂的石城?
◆新舊之間,縣城選址的考量因素
◆全台動員集資打造仍難逃沒落的命運
專欄◆興隆莊石城

第5章 毀城紀
◆左營舊城最嚴重的一次破壞
◆入選為第一批「國定史蹟名勝及天然紀念物」
◆兩則報導證明西段城牆毀於昭和八年之前
◆拆除舊城城牆是為了修築南海大溝?
◆殘牆上的小神社

第6章 空城紀
◆高雄是南進計畫的大本營
◆左營桃仔園軍港是南進基地最核心的部分
◆戰爭機器運轉中的左營舊城
◆舊城內最後的特攻隊員
◆舊城牆上的日軍神社算是古蹟嗎?
專欄◆日本時代左營軍區的營建

第7章 隱城紀
◆舊城城牆的另一種可能性
◆胡嘉恆是誰?八六海戰又是怎麼一回事?
◆五十多年前的那場海戰
◆碑上的紀念文字更像是哀悼國光計畫的墓誌銘

第8章 見城紀
◆光復後城牆與城門的狀況
◆老舊眷村改建是影響舊城復原的一項變數
◆西門段的系列發現催生建城計畫
專欄◆左營舊城見城計畫

 

九任巡檢八個死於任上

依據清初第一本《台灣府志》的記載,鳳山縣轄下的下淡水東港派駐了一名巡檢司,職位相當於現在的縣警分局長,配有弓兵十八名,負責當地的治安。這樣的配置應該是足以應付一般的情況。即使真的發生了重大的治安事件,左營興隆庄的南路營參將府還有數百名守軍,可以就近支援,應該不需要從府城總鎮衙門派出區區的百人隊伍,遠赴百五十里之外的下淡水支援。所以戚嘉燦是不是為了恫嚇郁永河的「魯莽之舉」,而誇大險情?
  按理戚嘉燦應該不至於為了嚇唬郁永河而瞎編故事,但是依當時的兵力配置,由府城派出百人的支援兵力實在是不近情理。如果情況真是如此,筆者推論可能是左營興隆庄的參將府根本沒有駐軍,甚至下淡水東港巡檢司也沒有所謂的十八名弓兵。當時整個鳳山縣,可能除了臨近府城的區域外,基本上是處於「無政府」的狀態。此時距離清政府一六八四年將台灣納入版圖已過十餘年,如果鳳山縣的實際情況確實是如此,那還真可說是「駭人聽聞」。
  為什麼納入版圖十餘年後,鳳山縣還處於這樣的狀態?連派駐的官員都性命難保,還談甚麼治理呢?其實派駐官員、官軍性命難保,並非「野蕃」兇惡、「亂黨」橫行,治安惡化,純粹是草萊未闢、瘴癘之氣惡毒使然。
  根據康熙末年出版的第一部《鳳山縣志》,關於位於下淡水東港的巡檢司,有這麼一條記載:「淡水巡檢司署:原在下淡水東港;水土惡毒,歷任皆卒於官,甚至闔家無一生還……」可見戚嘉燦「恐嚇」郁永河的事例並無誇大之嫌,真實的情況可能比戚嘉燦所說的還要悲慘。
  從康熙二十三年到四十六年的二十三年間,下淡水巡檢司共有九任巡檢。除了第五任直隸燕山人士游翔昇得以任滿告老還鄉之外,其餘八人都死於任上。直到康熙五十一年,第十一任巡檢趙元凱將下淡水巡檢署遷到了下淡水赤山山頂上(屏東新園鄉鯉魚山),才設下了「停損點」,止住了歷任巡檢死於任上的厄運。
  戚嘉燦提到康熙三十五年由府城總鎮派往下淡水的百人隊伍全軍覆沒,應該也不是死於作戰,而是另有原因。因為吳球並沒有真正舉兵稱亂,還在密謀階段,七名首要份子包括吳球在內,已在諸羅縣境被官方逮捕、處死,台灣地區並沒有因吳球謀反而發生戰亂。
  而總鎮衙門之所以派兵到下淡水東港一帶警戒,並非當地真有所謂「亂黨」,而是因為吳球的妹婿曾在鳳山縣擔任徵糧的小吏,也被牽扯了進去,為了防範未然,總鎮才派兵南下。結果當地平靜無異,卻平白斷送了百名官兵的性命。如果不是作戰陣亡,總鎮派往下淡水的百人隊伍大概和下淡水的八任巡檢一樣,皆因「水土毒惡」而喪命。
  當時鳳山縣內猖獗的「官瘟」不僅僅發生於官職較低的吏員、兵丁之間,連階層較高的官員也未能倖免。根據《鳳山縣志》的記載,朱一貴事件之前鳳山縣共有九任典史。康熙四十三年之前,在土墼埕公館辦公的前五任典史,包括戚嘉燦在內,皆能任滿返回內地高陞新職。而康熙四十三年「奉文歸治」後,回到興隆庄辦公的後四任典史中,頭兩任皆死於任上。其中第六任的山西人閻瓚幾乎剛上任就病故身亡,可見「水土毒惡」也不僅限於下淡水東港一帶, 興隆庄也未能倖免。當時的鳳山縣真可說是「水土毒惡」,「官不聊
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