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2
火燒赤壁(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元
定  價:NT$174元
優惠價: 65113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 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近一百年前,一批通俗淺近、裝幀精美的“口袋書”陸續面世,是為“小小說”系列。其內容多依托古典小說名著改編,文字淺顯,材料活潑,更有鮮明悅目的精美封面助人興味,既可供文學愛好者品味消遣,亦是學校教育、家庭教育、民眾教育的流行讀本。惜歷時彌久,今多已散佚。為“復活”這批優秀的傳統文化讀物,特搜集上海圖書館所藏共96種“小小說”,略據內容分為六冊,凡軍事、歷史、武俠、志怪、世情,涵蓋各種類型,集中展現了我國古典白話小說的發展水平與藝術特色。本冊《火燒赤壁》包括傳統軍事小說十六篇。

本書取材自20世紀上半葉出版并風靡一時的通俗讀物“小小說”。現由上海圖書館收藏、整理并重新編選,以饗今日讀者。

灌晉陽

火牛陣

烏江自刎

過五關

火燒博望坡

長坂坡

火燒赤壁

戰猇亭

七擒孟獲

火燒葫蘆谷

草木皆兵

混世魔王

飛虎將軍

五龍陣

大破洛陽城

活捉孫飛虎

自秦始皇并吞六國以來,焚書坑儒,收兵器,鑄金人。要想從一世二世傳到萬世,造了一座阿房宮,華麗非常。拿百姓的辛苦錢,做他個人的快樂用。因此天怒人怨,大失民望。四方豪杰,蜂擁而來。中有二個豪杰,一個叫作劉邦,一個叫作項羽。那劉邦呢,是忠厚仁德。那項羽呢,是氣躁性暴。所以民心歸向劉邦的多。后來劉邦得有關中之地,自稱漢王。項羽占有楚地,自稱西楚霸王。彼此爭戰,冀奪天下。卻說,漢王那邊,雖猛將如云,謀臣如雨,奈項王麾下有八千子弟兵,甚是勇敢。若不解散此八千子弟,雖蓋世英雄,亦難取勝。當時劉邦手下大將韓信,求計于謀臣張良。張良密與韓信及策士李左車言曰:“某少游邳下,曾遇異人,善吹簫,因請異人傳授一月,亦精此技。吹時可使鳳凰來儀,又能致孔雀白鶴舞于階下。故簫音最能感動人心,聞之令人思鄉。今當深秋之時,草木零落,金風初動,遠鄉之人,念家最切。某俟夜靜更闌,投雞鳴山一帶,吹起此簫,聲調幽咽,足使聞者腸斷。不勞元帥張弓發矢,八千子弟自然離散。”信即拜伏在地曰:“先生有此妙計,破敵易如反掌矣。”彼此相約已定,次日遂按兵不與楚交戰,四邊多設戰車,增添甲士,嚴加巡哨。仍催相國蕭何催趲軍糧,并令各地諸侯,分頭輸運,接濟軍儲。吩咐樊噲在山頂上鳴鑼擊鼓,搖惑楚軍人心。仍令灌嬰時常在楚營左右埋伏,待霸王出營沖陣時,即可抵敵。

卻說,霸王一連三日亦未出陣,手下將官季布、項伯等入營求見霸王曰:“連日缺少糧草,人馬疲困,兵士皆有怨心,萬一有人蠱惑,必然致亂。不若陛下領了八千子弟,與臣等人馬,協力同心地殺出重圍。或投襄江,或投江東,以圖再舉。”霸王曰:“但恐漢兵勢盛,不能突出重圍,奈何。”季布曰:“臣觀八千子弟,沖鋒破敵,到處皆勝。陛下領了子弟兵,臣等繼后,定可出此重圍。”霸王曰:“然。”遂傳令大小三軍,于明日沖殺出圍,俱要努力,勿得退后。軍士得令,各自暗地商議。有的說,我等衣衫破綻,未得縫補,天又寒冷;有的說,連日絕糧,救死不遑,哪能沖殺漢兵。眾人等到黃昏之后,一更相近。只聽得秋風颯颯,落木蕭蕭,客思無聊,正動了歸鄉之念。忽高山上面,順風吹下一陣簫聲,如泣如訴,如怨如慕,入刺愁腸,百端感觸,聽得個個淚如雨下。況那簫聲又是一聲高,一聲低,一聲長,一聲短,正如露滴蒼梧,鶴唳九皋。楚營中八千子弟壯烈之氣,被那張良自雞鳴山至九里山一帶,往來吹了數十遍,一霎時竟吹得無影無蹤了。初聽得時,不過大家流淚。后來越想越悲,各人便道:“此乃神仙下降,來救我等性命,故吹此洞簫,使我等逃命。況且連日饑餓,漢兵殺來,如何抵擋。不若順了天意,于此月明之際,快快逃走。倘被漢兵捉住,料漢王仁德,必不加害。”眾人商議已定,束了行李,不由諸將號令,就一哄地四散奔走。所剩的諸將,見二更時候霸王正在熟睡,不敢通報,繼想吾等數十人,若遇漢兵殺來,亦是不得活命,不若走為上策,于是亦雜在軍士中逃走。項伯亦往投張良,惟有周蘭、桓楚二將商議曰:“吾等受了霸王的知遇,不忍貪生畏死,竟將霸王舍去。”故聚了未逃的八百余楚卒,守定中軍,待霸王醒來,再商辦法。不幸霸王遇難,吾等一同赴死,此亦大丈夫之所為也。

再說那楚兵并諸將,當此百萬漢軍,繞得鐵桶一般,雖生翅也不能飛出。所以各兵能安然逃走出此重圍者,原來韓信預先吩咐諸將,凡遇西楚逃兵,不得攔住,故能逃出。后來周蘭、桓楚正要將此情形報告霸王,霸王已一覺醒來,披衣而出,觀望四壁,乃大驚曰:“漢已得楚矣!何楚人之少也。”周蘭、桓楚急到帳下泣告曰:“楚兵被韓信用計,遍山吹簫,致令我軍解體,諸將亦皆逃去,今兵微將寡,何以御之?”霸王聞說,不禁淚下數行,遂回到帳中長嘆曰:“天其亡我乎!”左右亦皆泣下。霸王妃虞姬急起問曰:“陛下何悲泣若此?”霸王遂將楚兵四散,我要單身沖殺出去,不忍遽然舍爾的話,含淚說了一遍。虞姬便假說要裝了男子,跟隨同出,更借大王寶劍護身。霸王信以為真,遂拔劍遞與姬手,姬即接劍自刎,以斷霸王戀戀不舍之意。霸王見虞姬自刎,痛哭失聲。周蘭等上前勸曰:“陛下當以天下為重,不可過悲。”于是霸王領了八百楚兵,沖殺頭陣。漢軍那邊灌嬰攔阻,霸王躍馬橫槍,直取灌嬰,戰了十余合,灌嬰敗走,霸王奮力沖殺,漢兵皆不能抵擋,灌嬰即報入中軍。漢王同韓信統了大兵,分頭追趕。樊噲在山頂上面,揮動大旗,招八路漢兵,四面圍繞。周蘭、桓楚見楚兵勢已孤立,力不能支,恐被漢兵擒獲,齊仰天嘆曰:“臣力盡此,不能支矣。”遂均引劍自殺。

當時霸王奮力殺出重圍,急奔淮河。到了淮河,見有小舟泊近河岸。霸王命軍士撐駕渡河,復將北岸軍馬,陸續渡送,檢點只剩得百余騎了。又走數里,到了陰陵地方,迷失故道。霸王四面一望,俱是小溪夾路,又見四面的塵土大起,金鼓震耳,實在進退維谷。忽道旁有一田父,霸王即向前問曰:“哪條道路可往江東?”田父見霸王甲胄異于常人,自思此人定是霸王,又想霸王建都彭城,毫無恩德施于百姓,專行殺戮,民受其害,今被漢兵追急,迷失故道,欲往江東,不可實說,正在沉吟不答。霸王復又問曰:“田父勿得恐懼,余乃霸王是也。因被漢兵追趕,迷失了故道,今欲渡江而東,不知何路可通,快快說來。”田父欺其不知,乃曰:“當從左道直往,可至江東。”霸王信以為真,遂向左走,未到一里,霸王連人帶馬跌入澤中,幾不能出。幸賴騎的是烏騅龍駒,故能一躍而起,出得澤中。正在進行之時,忽見前面漢將楊喜一支人馬攔住去路。霸王見是楊喜,乃向彼言曰:“吾今人馬困乏,又跌入大澤之中,方才得出,力又不能與敵。爾當時曾隨吾數年,不若與吾同渡江東,再整兵馬。賞汝千金,并封汝為萬戶侯,共享富貴,豈不甚好,何必迫我太甚。”楊喜曰:“大王不納忠諫,不惜賢士,肆行無道,遂至如此。縱使過江,恐終不足以成大事。臣今事漢,真得其主矣。今奉元帥之命,帶兵到此。臣念大王故舊,亦不敢無狀,幸即投降,同見漢王。料漢王與大王同是起義之人,又結為兄弟,必可望封王位。”霸王聞說大怒,舉槍直取楊喜,楊喜亦舉槍相迎,足足戰了二十余個回合。霸王按下了槍,舉鞭直往楊喜當頭打來。楊喜雖眼快急避,左臂卻早著了一下,被打落下馬。霸王方欲舉槍來刺,早有漢將楊武、王翌、呂馬通、呂馬勝等一起人馬到來,扶了楊喜上馬,退回后陣。眾將一齊來敵霸王,霸王復與眾將交戰。后邊漢將英布、彭越、王陵、周勃等,亦分頭圍繞上來。霸王見漢兵越戰越多,來勢甚是兇猛,故不敢戀戰,即挽轉馬頭向城東而走。回看相隨之人,只有二十八騎,自思此次必不能脫險,又覺身體甚是困乏。天也漸漸地昏黑起來了,路少山多,樹木叢雜。左右曰:“大王連日馳驅征殺,未得飽食,人馬困乏。不如乘此樹木叢雜之中,彼未敢前進,臣等與大王可同到前村,尋一民家,暫時休息,到了明天,再尋路而走,以免誤入歧途。”霸王從其言,遙望林木之間,微露一點燈光,知是人家。于是領了眾人來到大林邊一望,卻不是人家,原來是一古院。眾人便到院中,請霸王下了馬,暫時安息。忽聽得潺潺的水聲,乃是一道清溪,遂牽馬近前飲水。又使一小卒,將所持寶劍,在溪邊大石上去磨,以備來日沖鋒殺敵之用。不料小卒力弱,哪能舉此寶劍,磨是更加不能了。霸王遂自將寶刀于大石上去磨,不防霸王力大,竟將大石割去一邊,石下泉水涌出,遂成了個泉穴。此處乃是興教院,離烏江七十五里。大林顛石之間,至今項王卓刀泉的古跡,尚可尋覓。霸王當時同了眾人進院。兩廊尋問,并不見人。小卒尋到后面,見數老人轉著火爐而坐。小卒便問院中如何不見一人。老人曰:“看院者原有數十人,近因楚漢交兵,遂皆逃去。我等乃是近村的居民,看院者恐院中遺失家具,故請我等老而無用者,在此看守。但不知汝等究是何人,暮夜至此,不知何事。”小卒曰:“外面西楚霸王駕到,因被漢兵追趕來此,夜晚不能前進。欲投院中暫歇一宵,明日早行。汝等有飯,可速進呈。”眾老人聽說是西楚霸王,急起身來到大門外,拜伏在地,并請霸王進屋設坐。眾老人曰:“山野農夫,不知禮節,乞大王恕罪。”霸王曰:“眾老人在此,有糧米否,以救眾人饑餓。待過江時,用汝一石,當以百石補之;用汝一斗,當以十石補之。”內中有一老人,向來讀書,即近前曰:“大王建都彭城,此處乃是楚地,正是大王所管,用些糧米,豈敢望補。”霸王聞說大喜。眾人遂湊集了米,計一石有余,付與眾卒。眾卒即挑水的挑水,生火的生火,煮飯的煮飯,拔野菜的拔野菜。等到飯煮熟了,霸王與眾人用畢后,即時安寢。將至夜半,忽見天邊一輪紅日紅光騰騰地浮于江面,見漢王衣了五色彩云,翱翔而來,將紅日向懷中一抱,駕云而起。云腳之后,有萬縷祥光,接續不斷。霸王見漢王抱日而起,急急脫衣涉水面上來奪紅日,被漢王在云端之中,一腳踢來,將霸王踢落在江中。漢王遂急抱紅日,向西邊而去。霸王驚覺醒來,卻是南柯一夢,嘆曰:“天命有在,不可強也。”一言未了,只見小卒前來報道:“漢兵又殺到林前了,請大王急起備敵。”霸王即緊束衣甲,預備鞍馬,殺出林來。此時天已將明,只見漢兵分開兩邊,一將舉刀出馬,乃灌嬰也。霸王即舉槍與灌嬰交戰,戰未十合,隨后漢將楊武、呂勝、柴武、靳歙等將,亦相繼地前來助戰,霸王不敢留戀,奮力向前沖殺,三軍皆不能抵擋。諸將隨后追逐,行五十里,到了烏江。霸王勒馬四望,只見漢兵重重疊疊,如山如海地四面圍上來,又思昨夜夢境離奇,知天命有在,人力難勝,乃謂其從騎曰:“吾自起兵至今,已有八載,身經大小七十余戰,所擋者必破,所擊者必服,未嘗有一日敗北,霸有天下。今卒困于此,此乃天之亡我,非我戰之罪也。今日固死,然我尚能三勝漢兵,與爾等沖出重圍,以明非戰之罪。”于是霸王大呼疾馳而下,漢兵皆為披靡,遂斬漢大將一人。是時楊喜因前日被霸王鞭打左臂,雖未重傷,而心中頗以為恨,思雪此辱,遂一馬躍出,攔住霸王。霸王瞋目大叱之,楊喜人馬俱驚,倒退數里。霸王遂與從騎約會至東山下,分為三處,霸王雜于其中。漢兵不知霸王所在,又分兵三起圍繞攏來。霸王舉槍往來馳驟,保護三處騎卒,復斬漢將李佑、都尉王恒及漢兵數百人,楚卒只亡二騎。呂勝、楊武望見霸王殺了許多漢兵,大怒曰:“項羽至此,猶復如此猖獗耶。”二將遂舉兵器殺來,與霸王交戰,未及十合,二將大敗,皆抱頭鼠竄而逃。霸王于一日之間,凡經九戰,殺漢大將九人,漢兵一千余人,乃謂其從騎曰:“吾之與漢戰,果如何?”眾騎皆拜伏曰:“大王真天人也。”

霸王一日九戰,沖出重圍,到烏江北岸。霸王正欲渡江,適遇著烏江亭長艤船近岸相待,乃謂霸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大王素有重名,可聚眾數千萬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不可遲疑。況今只有此船,漢兵絕不能過。”霸王嘆曰:“天欲亡我,我何渡焉。且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東還。縱使江東父老,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羽獨不愧于心乎。”亭長亟為之言曰:“勝敗乃兵家之常事。昔日漢王與大王在睢水交兵,被大王殺去三十余萬,睢水亦為之不流。彼時漢王單身逃難,落于井中,幾不能免,遂忍而至此。大王今日之敗,亦猶漢也。何必區區以八千子弟為言,是何所見之小耶,故曰,圖大者不矜細行。王可急渡,漢兵將至矣。”霸王曰:“汝言雖善,吾心終甚愧。若漢兵至,惟付之一死耳。”亭長嘆息不已。霸王見亭長艤船相待,久而不去,知其為長者,乃謂曰:“吾有此馬,騎坐已數年矣,一日能行千里,所向無敵。今恐為漢兵所得,又不忍殺之,公可牽去。他日見此馬,即如見我也。”遂命小卒牽馬登舟過江。那馬咆哮跳躍,回顧霸王,戀戀不肯上船。霸王見馬流連不舍,遂涕泣不能言。眾軍士勉強把馬牽了上船,亭長方欲撐船過渡,說也奇怪,那馬竟長嘶數聲,往大江波心一躍,不知所往。眾人大驚,亭長亦癡呆半晌,面如土色,遂放舟而去。霸王見馬投江而死,嘆惜不已,復與眾軍士步行,持短兵與漢兵接戰,又殺了漢兵數百人。霸王身被十余創,見漢將呂馬通曰:“爾非吾故人乎?”呂馬通曰:“臣實大王故人,不知大王有何相囑。”王曰:“吾聞漢購我頭,獻去者賞千金,封萬戶侯,吾與爾舊有恩德。”遂拔劍自刎而死。楊喜、楊武、王醫、呂勝等將俱到,遂以項首見漢王。漢王看項王面目如生,泣曰:“吾與王曾拜兄弟,后圖取天下,遂爾有隙。然王雖擄太公、呂后,恩養三年,未嘗侵犯,此大丈夫所為也。不意王今死矣,吾甚惜之。”左右聞言,亦皆泣下。遂封呂馬通等將為侯,韓信等一班功臣大將,亦均大加封賞。并命在烏江為項王立廟,四時享祭。項王死,楚亦隨之而亡。

夫英雄豪杰,乘時起義,割據稱雄。成則為王,敗則為寇者,何哉?蓋由于仁暴之分耳。觀此一段故事,項王固一世之雄豪,徒以暴虐行為,不如漢王之以仁德固結民心,遂致事敗垂成。英雄末路,死不得其所,亦可慨已。孟子曰:“惟不嗜殺人者能一之。”洵為至論名言。暴虐行為,不特圖大事者不能成事,即人之立身處世,亦以仁義道德為重,不然則終致身敗名裂,不能得良好之結果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