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20元
定  價:NT$120元
優惠價: 83100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柔軟的風兒吹開了我童年的日記,多年之後,我還是會想起瑪格麗特的動物公園:那些須臾閃動的聲音,那些隱隱浮現的身影,那片童年田地裡俯拾皆是的快樂與純真……一切仿佛那麼遙遠,卻分明還在眼前,繁華落盡,歷久彌新。……更多精彩內容,請看冰心獎獲獎作家周博文的作品精選《遠山的紅蜻蜓》。
周博文,1988年3月生於江西宜春,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現就職於江西財經大學人文學院。出版發行有童話小說《用愛擁抱世界的小男孩》《達爾的奇幻旅行》《螢火蟲廣場》《再見,小星星》等作品。文學創作與評論散見《兒童文學》《青年文學》《文藝評論》《新華日報》等報刊,作品入選《中國兒童文學年選》《中國青春文學精選》《中國校園文學精選》等出版社文學合集二十餘次。曾獲2010年冰心兒童文學獎,2015年“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獎,第七、八屆首都高校原創詩歌大賽優秀作品獎,第十五屆北京師範大學自強之星提名獎等獎項;劇作入選第六屆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扶持青年優秀電影劇作計劃”。

適讀人群:7-10歲
蜚聲中外的冰心獎以嚴格、公正和quan威著稱,是我國著名的國際華人兒童文學藝術大獎。它分為冰心兒童圖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冰心藝術獎、冰心攝影文學獎及冰心攝影文學獎5個獎項,在每年年終頒發,目的在於鼓勵兒童文學作品的創作出版,發現、培養新作者,支持和鼓勵兒童藝術普及教育的發展。

本套叢書精選8位冰心獎獲獎作家的優秀作品集結而成,文筆優美,具有較強的感染力和可讀性,內容貼近小讀者的生活,傳遞真善美,四色插畫精美,力圖為小讀者們呈現一頓豐盛的精神食糧。

遠山的紅蜻蜓

九尾貓的思念

小姐姐

魔鏡

哆啦A 夢和時光機

受傷的小老虎

瑪格麗特的動物公園

媽媽,我們去追太陽吧

雜誌春天

格布發卡

口罩

明年夏天的麻花辮

殘缺的舊毛衣

歲月繁花

 

哆啦A夢和時光機

那年我上小學六年級。在蔡靜香來到我身邊之前,我真的沒發現班裡還有一個叫蔡靜香的女生。

蔡靜香說她是轉學來的,這我相信。她說她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機器貓》裡也有個叫靜香的女生,這我倒是覺得很不靠譜,我那時想,她是為爸媽給她取了個不太洋氣的名字找藉口。

蔡靜香並不惹人注目,但她會嘗試各種吸引眼球的辦法。她沒有近視,卻架著一副沒有鏡片的黑色鏡框。那個鏡框大得嚇人,蔡靜香喜歡取下來,把我的兩個拳頭死命地拽進鏡框裡,她喜歡我戴著手銬成為她俘虜的樣子,後來我注意到,原來電視上的明星也流行那麼戴眼鏡。她扎兩個小辮,穿一身水紅色的連衣裙(連衣裙在那個時候已經不好買了,更別說水紅色的,有的時候我會懷疑她媽媽是個裁縫),她總在連衣裙裡面套上一件純白色的開領襯衫,偶爾她還會戴一個水紅色的鴨舌帽。很多時候,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想把自己打造成靜香呢還是阿拉蕾。

上書法課是我最頭痛的。蔡靜香總是讓我寫兩份作業,然後她呢,整節課都用毛筆在宣紙上畫哆啦A夢:睡著流口水的哆啦A夢、看見美女的哆啦A夢、把老師踩成肉餅的哆啦A夢……她也畫我,她畫我的時候就沒有這麼仁慈了,她會直接用毛筆給我描眉毛,或者給我畫一個大大的眼鏡,我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喜歡大雄多呢,還是喜歡蠟筆小新多。

我總是被老師逮到。就算是坐在最後一排,蔡靜香的表演幅度也很難不被老師發現。她的速度快到驚人,最後所有塗鴉的宣紙都安穩地“坐”到了我的桌子或凳子上,我的毛筆字也在第一時間被她攥緊在手裡。我想不管我選擇坦白或者反抗,我都能勝利,老師是會信任我的,但是我沒有,每次我都心甘情願地變成她的替罪羔羊。

蔡靜香喜歡稀奇古怪的男生。她看上了坐在她前排的小豆芽。小豆芽大腦袋、小寸頭、大眼睛、長睫毛。他身體極瘦,一般人在看到他腦袋之後都不敢再往下看了,我老是覺得,在小豆芽站立的地方,不能起風,要不他會像蒲公英一樣飄走的。

我們叫他小豆芽。小豆芽成績很差,但怪就怪在他成績那麼差還極力地想在老師面前表現自己。每次上課,老師一有問題他都會第一時間舉起自己的雙手(他怕坐在後排老師看不見他),小豆芽總是鬧出笑話。我記得有幾次,老師叫他起來回答問題了,他卻一臉無辜地用小手撫弄著後腦勺對老師說:“老師……我還沒有……想好。”

蔡靜香老是向我打聽小豆芽喜歡什麼。我怎麼會知道,即使我知道了,我也不會告訴她。但是如果我不向蔡靜香透露小豆芽的興趣愛好的話,她就會用盡各種方法對付我,用圓珠筆往我身上文身,用水彩筆給我塗口紅,用鋼筆在我手腕上畫一個勞力士。

小豆芽沒有朋友,除了一直想和他做朋友的蔡靜香。蔡靜香總是弄巧成拙,她竟然把水紅色的連衣裙撕下一圈裙擺,給小豆芽捆在額頭上,她還給小豆芽買了一個青綠色的書包,在她的打造之下,小豆芽已經裝扮成英武的忍者神龜了。但是小豆芽並不喜歡這樣,到後來,只要一見到蔡靜香,他就會跑到教室的牆角蹲下,蔡靜香一有動作,他就哇哇地大哭起來。

小豆芽總是被班裡其他同學拿來取笑。蔡靜香總會和他們生出好多事端。可是小豆芽並不領情,我老是覺得,小豆芽的內心沒人能進入,就像我沒法進入蔡靜香的心裡一樣。

蔡靜香要過11歲生日了。她的生日同學裡頭只有我一個知道。我開始節省我的早餐費。我每天會把一塊錢掰成兩半,一半自己用作早餐,另一半呢,存起來,因為我想給靜香買個水果蛋糕。我早就想好了水果蛋糕的樣子,我會讓蛋糕店老闆在蛋糕上畫上一個大大的哆啦A夢,還有能讓那些美夢成真的四次元口袋。

我想三十塊錢是足夠買一個一斤的水果蛋糕了,可是……

我就像一隻犯了錯的貓,瞪著自己的大圓眼睛跟老闆說:“老闆,我真的沒錢了。”我把手放進兩側衣袋,把衣袋翻開給老闆看。老闆叼著煙,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我說:“我可以給你打兩天工,來補餘下的錢。”老闆說他不接收童工,不過蛋糕可以賣給我。因為我沒有付加工費,整個蛋糕只能我親自動手做。

我樂開了花。但我發現,老闆給我的那些奶油根本不夠用,整個蛋糕我沒有裱上一朵鮮花。我努力地在潔白的蛋糕上畫下哆啦A夢的樣子,但這並不容易。到整個蛋糕展現在靜香眼前的時候,哆啦A夢已經和“蔡靜香祝你生日快樂”這幾個字交纏在一起了,如果硬要把蛋糕和某個人物拉到一塊的話,我覺得黑麵包公倒還是有點兒像的。

蔡靜香一拳揮到我肚子上:“天哪!臭小子今天你生日啊!”然後她把蛋糕搶過去。她居然一點兒一點兒地餵給小豆芽吃。剩下他們沒吃完的一大半呢,被她一點兒也不差地塗在我臉上了,她差點兒笑抽過去:“你是我的大衛,哈哈。”於是,她拉著她的大衛“當街遊行”。即便這樣,我也發現有那麼一刻,自己是快樂的。

放學的時候,小豆芽蹦躂蹦躂地跑到我面前。我真沒有想到,他竟為我保存了一小塊蛋糕。雖然那個蛋糕本就是我買的,更何況他從衣兜里拿出來的時候已經捏成了扁屎。他笑著對我說祝我生日快樂,我沒好氣地說:“哦,謝謝你,豆芽菜。”但其實那根本不是我的生日。

畢業前夕,我們仨聚在了一起,像三個正常的小孩兒。

我們躺在學校的綠蔭下,6月的陽光撫摩著我們的臉頰,我們呼吸到的都是陽光的味道。蔡靜香說她想要個機器貓,每天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小豆芽說他想要個四次元口袋,他想在裡面掏出好多好多的鈔票;蔡靜香說她以後能掙很多很多錢,她就是小豆芽的四次元口袋;我心裡酸酸的,因為四次元口袋本來就是哆啦A夢的,我說我只能要個時光機了,如果他們需要的話,我會拿著時光機,依舊守在那個太陽初升的起點,等著他們——我的哆啦A夢和小豆芽。

時間要帶我們去哪裡?它能走多久?它要走多遠?回憶愛把生命切成一個個零落的片段,散落在我們行走的青春路上。

我被那些自以為是的大人帶到了私立中學,那裡有艱苦嚴苛的軍訓,有又破又臭的寢室,校外我也有了新家。生活似乎分開了我們,但我從不這樣認為,雖然我再也沒有回去過我之前生活的地方。

哆啦A夢的12歲、13歲……是否還會收到別人的水果蛋糕?

愛哭鼻子的小豆芽是否還在被人取笑?

好多的是否,它們在敲擊著我的心。

那些曾經的年少、那些屬於青春的顏色、那個我心中的靜香、那彎小豆芽,依然還在時光的那端,或者只是靜靜地停留在我心裡,就好像我看見,三隻相偎同行的白鴿,它們撕開了雲朵的衣角,正一路飛翔在純淨的天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