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蘭亭序殺局3:長安亂(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83248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亡命天涯的蕭君默搖身一變成為平叛功臣回到長安,然而他卻絲毫沒有榮歸故里、凱旋還朝的喜悅。因為他知道,在前方等待他的,將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可怕的陰謀、紛爭與殺戮,而表面上繁華太平的長安,實則已是暗流涌動、殺機四伏,很快就將成為各方勢力終極對決的血腥戰場。 蕭君默能夠挽回這場注定到來的劫難嗎? 且看最后一戰,他如何運籌帷幄,力挽狂瀾,拯救社稷!
王覺仁,作家,編劇,傳統文化研究者,迄今已出版作品500萬字,代表作《血腥的盛唐》(七卷)、《王陽明心學》常年位居同類暢銷書前列,另有獨立原創編劇電視連續劇《上官婉兒》。多年精研中國歷史文化,通過查閱大量史料,潛心考證《蘭亭序》之謎,著成《蘭亭序殺局》一書。 微博:weibo.com/u/2721166243 郵箱:gudianzoulang@163.com
1.《蘭亭序殺局1》《蘭亭序殺局2》口碑良好,好評如潮,讀者、網友紛紛點贊推薦! 2.陳坤、和菜頭、馬伯庸、流瀲紫等名人大咖讀后紛紛驚艷,聯袂推薦! 3.《蘭亭序殺局3》誠意收官,傳世行書《蘭亭序》的所有真相全部揭開! 4.讀《蘭亭序殺局》系列小說,掃碼即可觀看《蘭亭序》音樂作品,好書與好音樂,值得期待!

第一章廷對
面對皇帝鉅細靡遺、刨根究底的追問,蕭君默的回答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卻無一露出破綻。

第二章深謀
王羲之的深謀,謀求的絕不是一時或一朝的勢力,而是一種掌控歷史走向、操縱王朝更迭的可怕力量!

第三章復仇
蒙面女子蹲在王弘義面前,把刀尖抵在了他的胸膛上:“王弘義,你殺人如麻,惡貫滿盈,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第四章國士
蕭君默注視著魏徵,忽然開口念道:“既傷千里目,還驚九折魂。豈不憚艱險,深懷國士恩。季布無二諾,侯嬴重一言。人生感意氣,功名誰復論。”

第五章失寵
自從去年構陷太子失敗後,李泰就落入了人生的最低谷。有生以來,李泰頭一回品嚐到了失寵的況味。

第六章權謀
“我要不玩權謀,如何幫你正位東宮?又如何幫你君臨天下?”蕭君默淡淡一笑,“我行於黑暗,只為讓你立於光明,你不來點掌聲,還發牢騷?”

第七章遺孤
忽然,彷彿一道閃電在腦海中劃過,楚離桑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念頭驚呆了。蕭君默!原來自己一直苦思不得的跟姨娘眉眼酷似的這個人,正是蕭君默!

第八章策反
李安儼眸光凝聚,死死地盯著李元昌:“殿下的意思,莫不是要讓我……造反?!”

第九章芝蘭
看見徐婉娘的一剎那,蕭君默心中忽然泛起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這一生中,他是第一次見到這位五官娟秀、神情溫婉的婦人,可不知為什麼,蕭君默卻有一種強烈的似曾相識之感。

第十章真相
蕭君默想著想著,突然,彷彿一道閃電劈開了漆黑的夜空,一個最不可能的答案跳進了他的腦中——隱太?子!

第十一章家人
“沒有任何大局,會比家人的性命更重要。”蕭君默不假思索道,“咱們若連家人都不能守護,還談什麼守護天下?”

第十二章政變
蕭君默往太極宮的方向瞟了一眼,淡淡道:“看見那些森嚴巍峨的宮闕了嗎?那裡就是大唐的心臟。今夜,就有人處心積慮要捅它一刀。”

第十三章潛逃
一片混亂中,沒有人注意到,李安儼下了城樓之後,並未走入宮中,而是朝相反方向快步走去,轉眼便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之中。

第十四章立儲
長孫無忌一聽,頓時大驚失色。原來皇帝繞了一大圈,是在暗諷他包藏野心,擁立李治的目的就是想做權臣!

第十五章誘捕
“剛剛得到情報,明日上午,魏王會在終南山別館設宴款待王弘義,實際是想誘捕他,咱們的機會來了。”蕭君默剛一落座,便環視眾人道。

第十六章混戰
楚離桑趕緊回頭,心猛地一沉——蘇錦瑟果然已仆倒在地,後心赫然插著一根羽箭,鮮血早已染紅了她的後背。

第十七章絕境
此時此刻,遍體鱗傷的蕭君默和楚離桑就像兩支風中的蠟燭,正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維繫著他們生命中的最後一點光焰。

第十八章貶官
李世民神色陰沉:“倘若蕭君默與天刑盟真有什麼瓜葛,那他必然還會有所行動。所以留著他,才能把王弘義和天刑盟引出來,要是現在便殺了他,真相就永遠消失?了。”

第十九章廢黜
蕭君默在心裡無奈一笑。有些時候,兄弟是用來救命的;可有些時候,兄弟卻可能是用來出賣的。

第二十章獵殺
李世民圓睜雙目,眼球凸起,突然大喊一聲:“聽我說……”話剛出口,龍首刀劃過一道寒光,滾圓的頭顱便飛了出去,從身軀中噴出的鮮血濺了蕭君默一臉。

第二十一章兄弟
就在利箭射到眼前的一瞬間,蕭君默仰面朝天,往懸崖外一倒。羽箭擦著他的鼻尖飛過。蕭君默張開四肢,像一隻滑翔的鳥兒,從崖上直直墜了下去……

第二十二章身份
“蕭君默,你一個被朝廷兩度通緝的欽犯,竟敢三更半夜闖入皇宮,到底意欲何為?!”趙德全壓著怒氣,也壓著嗓音道。“我想了結一切。”蕭君默說得云淡風輕。

第二十三章決殺
王弘義的牌並沒有全部打光。雖然失敗的結局已不可逆轉,他至少還有最後一招,那就是玉石俱焚,與李世民同歸於盡!

尾聲歸隱
李世民大為不解,道:“那你想要什麼,告訴朕,朕一定滿足你。”蕭君默只說了一句話:“臣欲歸隱林泉,唯望陛下恩准。”

後記?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第一章\

廷對

 

 

天幕低垂,白鹿原遼闊而蒼茫。

長長的隊伍押送著十餘輛囚車在雪地上轆轆而行。囚車上分別關押著披頭散發的李祐、曹節及一干心腹。他們一個個面如死灰、目光呆滯,與策馬走在一旁的春風得意的裴廷龍、薛安等人恰成鮮明對照。

去年初秋,蕭君默僅用一天時間就挫敗了齊王李祐的叛亂圖謀,之後卻不得不在齊州滯留數月——皇帝給他下了一道旨意,命他暫留齊州善後,待肅清齊王余黨、恢復齊州的安寧和秩序後才能還朝。

當然,除此之外,皇帝也赦免了他,宣稱他已將功折罪,不但可既往不咎、官復原職,還許諾回朝之後給他加官晉爵。

那天,朝廷特使宣完詔書,蕭君默卻仍跪在地上久久不願接旨。

因為他並不稀罕朝廷的官爵,盡快回到長安找到楚離桑才是他此刻最為迫切的念想。負責宣詔的朝廷特使是刑部尚書劉德威,他奉命與蕭君默一起處理齊州的善後事宜。見蕭君默遲遲不接旨,劉德威大為尷尬,連忙湊上前低聲勸說。一旁的桓蝶衣和羅彪等人也輪番勸他。蕭君默猶豫良久,忽然念及袁公望現在身負重傷,自己若只顧兒女情長,棄他而去,便是不義,又想到朝廷此次欲肅清齊王余黨,難免大肆株連,自己留下來或許還能救一些人。想到這裡,他才磕頭謝恩,接過了聖?旨。

隨後的日子,蕭君默配合劉德威對齊州的大小官員展開了煩瑣的審查和甄別工?作。

由於劉德威行前領受了皇帝旨意,採取了“寧枉勿縱”的嚴厲態度,稍有疑點便要入罪,而蕭君默則始終堅持從寬發落、疑罪從無的原則,希望把打擊面控制在最小範圍內,所以二人多有抵牾,屢屢爭執不下。為此,蕭君默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進行調查,把苦心蒐集到的翔實證據一一擺在劉德威面前,這才救下了一個個無辜官員的性命。

最後,齊州的數百名官員只有十餘人真正被定罪,其餘大多數都在蕭君默的全力營救下逃過一劫,重新得到了委任。

其間,袁公望在郗岩的悉心照料下,傷勢也逐漸痊癒。

蕭君默離開齊州的那天,出現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場面——數千名齊州的官民士紳扶老攜幼,自發前來送行,把齊州西門堵得水洩不通。許多人當場就跪下了,涕泗橫流,頻頻磕頭,連聲高呼“恩公”。蕭君默目光濕潤,趕緊下馬,將那些人一一扶了起來。

劉德威也被這一幕感染了,對蕭君默道:“佛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蕭將軍救了這麼多人,可謂功德無量啊!”

蕭君默淡淡一笑:“劉尚書謬讚了。蕭某做事,向來只問良心,不計功德。”

“施恩不圖報,為善而不著善相,如此不住相功德才是真功德!蕭將軍年紀輕輕,心性修為卻已非常人可及,老夫佩服之至,佩服之至!”

直到走出齊州城很遠,劉德威仍在嘖嘖讚歎。

由於用囚車押送人犯,蕭君默一行走得很慢。從齊州到長安,他們走了足足一個月。隊伍抵達白鹿原的這天,已然是貞觀十七年的正月初七。

李世勣奉皇帝之命,率一眾玄甲衛將士在春明門外的十里長亭列隊迎候。

一想到蕭君默不僅撿回了一條命,還能以煊赫的功臣身份榮耀歸來,李世勣的心里便充滿了慶幸和欣慰。

他站在亭子裡極目遠眺。

許久,透過漫天飛舞的雪花,一支隊伍終於緩緩進入了他的視野。李世勣心頭一熱,趕緊走出亭子,大踏步朝他們迎了過去。

一見到李世勣,蕭君默、桓蝶衣、羅彪及裴廷龍等一干玄甲衛盡皆下馬行禮。李世勣跟裴廷龍等人寒暄了幾句後,走到了蕭君默和桓蝶衣面前,定定地看著他們,眼中不覺便有些濕潤。

“舅父……”桓蝶衣心中似有千言萬語,卻哽咽著說不出話。

“師傅,我們不在的這些日子,讓您老人家掛念了。”蕭君默強忍著內心的傷感,笑了笑。

“臭小子,老夫才不掛念你們。”李世勣瞪著眼道,“你倆翅膀硬了,想幹什麼就乾什麼,何曾把我這個老頭子放在眼裡?”

“師傅教訓得是。”蕭君默賠著笑臉,“我們這不是知道錯了,趕忙回來向您賠罪嗎?”

“算你小子走運!”李世勣依舊不依不饒,“要不是你們蕭家祖上積德、你爹在天有靈,我看你小子也沒命回來了。”

“舅舅,現在事情不都過去了嗎,您還說這些幹什麼?”桓蝶衣上前,一把攬住李世勣的胳膊,撒起嬌來。

聽到李世勣提起養父,蕭君默不禁下意識地轉頭,朝其墳墓所在的方向望去,眼中一片憂傷。

“你不在的這些日子,我多次來看望你爹,放心吧。”李世勣察覺到他的神色,忙道,“還有,據我所知,吳王殿下和魏太師,也沒少過來祭拜,大夥都在替你這個不孝子盡人倫呢!”

蕭君默赧然無語。

“舅舅!”桓蝶衣急了,“師兄九死一生才回到家,您就不能少說兩?句?”

“行了行了,趕緊跟我走吧。”李世勣這才緩下臉色,看著蕭君默道,“聖上還在宮裡等你覲見呢。”

“這麼急?就不能讓師兄先歇一歇,明天再入宮?”桓蝶衣道。

“聖上是要給你師兄封官,你說該不該急?”

“真的?”桓蝶衣一聽,頓時雀躍起來,推了蕭君默一把,“快走快走,這是天大的好事,趕緊入宮!”

蕭君默淡淡一笑。

皇帝這麼急著召他入宮,絕不僅僅是封官那麼簡單。他很清楚,皇帝真正關心的事情,其實還是《蘭亭序》和天刑盟。

 

李世民在兩儀殿單獨召見了蕭君默,連李世勣都被攔在了殿外。

此時,偌大的兩儀殿內,只有三個人——皇帝端坐禦榻,趙德全侍立一旁,蕭君默跪在下面。原本就恢宏闊大的殿堂,此刻越發顯得空曠冷清。

李世民久久凝視著蕭君默,很長時間沒說一個字。

蕭君默則一動不動地跪著,眼眸低垂,面容沉靜。

趙德全不時偷眼瞧瞧這個,又瞧瞧那個,心裡竟莫名有些緊張。

大殿沉寂得像一座千年古墓,只有角落裡畢畢剝剝燃燒的炭火發出些許聲響。

不知多了過久,李世民渾厚的聲音才在大殿上緩緩響起:“蕭君默,你這大半年來,輾轉數千里,跨越十幾州,一次次金蟬脫殼,一回回死裡逃生,讓朕寢食難安、傷透了腦筋,也讓你的同僚疲於奔命、丟盡了臉面!最後你卻搖身一變,從朝廷欽犯變成了平叛功臣。如此傳奇,堪稱世所罕見!此時此刻,朕不知你的心裡做何感想?”

“回陛下,”蕭君默幾乎不假思索,朗聲答道,“微臣經歷了這一切,既可謂感慨萬千,亦可謂心如止水。”

“哦?”李世民眉毛一挑,“你這話豈不是自相矛盾?”

“是的,微臣此刻的心境的確矛盾,故只能據實以告,不敢欺瞞陛下。”

“那你且先說說,你感慨什麼?”

“微臣劫走辯才父女、觸犯大唐律法,是為不忠;遠走天涯,任家父墳塚荒蕪、無人祭祀,是為不孝;為一己活命而殺害玄甲衛同僚,是為不仁;有負陛下的期望與朝廷的栽培,是為不義。似微臣這般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輩,實乃人神共憤、天地可誅!幸賴陛下天恩浩蕩、慈悲為懷,給予微臣改過自新、將功贖罪的機會,令微臣慚悚無地、感激涕零。如此種種,皆為臣胸中感慨。”

蕭君默站在皇帝的立場把自己罵了個狗血噴頭,就等於幫皇帝出了一口惡氣。李世民心裡舒服了一些,不過臉上卻面無表情:“蕭君默,你把自己罵得這麼狠,可到底是真心話呢,還是為了敷衍朕而精心準備的說辭?”

“陛下明鑑!微臣所言,句句發自肺腑,絕不敢心存敷衍。”

李世民冷哼一聲:“那你再說說,'心如止水'又是何意?”

“回陛下,自從微臣犯下滔天大罪,愧悔之情便日甚一日,自忖無顏苟活於世,常欲自裁以謝天下……”

“等等!”李世民忽然打斷了他,“'常欲自裁以謝天下'?蕭君默,你這不是明擺著糊弄朕嗎?你若真有此心,為何還三番五次、千方百計逃脫玄甲衛的追捕?何不干脆把人頭獻上,以贖罪愆?你沒有這麼做,說明還是貪生怕死,又何必把話說得如此堂皇?”

“陛下教訓得是。”蕭君默淡然一笑,“不過微臣這麼說,自然是想表明一些心跡,不知陛下能否容微臣把話說完?”

“行,你接著說。”

“謝陛下!微臣之所以沒有把人頭獻上,或許有貪生怕死之心作祟,但也未必盡然。其中緣故,便是微臣自忖罪孽深重,一死不足以贖之,故欲奮此殘軀,為我大唐社稷建立尺寸之功。倘能如願,微臣便了無遺憾了。之後是生是死,是殺是剮,全憑律法處置,聽任陛下聖裁,微臣絕無怨尤。正因心存此志,加之如今大事已畢,生死榮辱皆已不再縈懷,故而微臣才敢說出'心如止水'這四個字。”

“為我大唐建功?”李世民斜眼看著他,“蕭君默,莫非你有未卜先知之能,在逃亡路上便已預見齊王會叛亂了嗎?”

“陛下誤會了,微臣並無此意。”蕭君默道,“微臣流落齊州、捲入齊王事件純屬意料之外。”

“那你說的'建功'又是何意?”

蕭君默抬起頭來,嘴角泛起一絲淺淺的笑意:“微臣所指,便是不惜一切代價為陛下取得《蘭亭序》。”

此言一出,李世民不由一震,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一旁的趙德全也始料未及,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李世民身子前傾,緊盯著蕭君默:“那你拿到了嗎?”

蕭君默迎著皇帝灼熱的目光:“是的,微臣拿到了,否則豈有顏面來見陛?下?”

之前的幾個月裡,蕭君默已經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想得很透徹了。他知道,自己回到長安後,必將面臨錯綜複雜、凶險異常的局面,要解決的問題勢必一個比一個棘手,要對付的勢力也將一個比一個強大。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先取得皇帝的絕對信任,進而掌握必要的權力,否則在長安這個龍潭虎穴便什麼都玩不轉。而要取得皇帝信任,最簡單也最有效的辦法,無疑就是把皇帝夢寐以求、志在必得的《蘭亭序》主動獻出去!

如此,皇帝才會真正對他既往不咎。

說到底,皇帝恨他的原因並不在於他劫走了辯才父女,而是在於辯才一跑,尋找《蘭亭序》真蹟的線索便斷了。如今他既然主動獻上《蘭亭序》,那麼皇帝非但可以無視他此前的罪行,反而要給他記一大功。

此刻,李世民已經情不自禁地從禦榻上站了起來,眼中閃爍著喜出望外的光芒:“《蘭亭序》現在何處?”

“回陛下,微臣方才入宮時,已經將真跡交給了李大將軍,由他暫為保管,陛下隨時可以取來御覽。”

“好,很好!”李世民龍顏大悅,“蕭愛卿,平身吧,你為我大唐社稷立下了兩樁大功,朕要重重賞你!”

蕭君默站了起來:“謝陛下!但微臣只求將功贖罪,不敢期望獎賞。”

“這些客氣話就不必說了。朕向來賞罰嚴明,這你也知道。”李世民重新坐回禦榻,“當然,在獎賞之前,朕還是有些話想問問你。”

“請陛下明示。”

“朕很好奇,你當初是出於什麼動機劫持辯才父女的?”

蕭君默一聽,當即面露赧然之色:“回陛下,說來慚愧。微臣當初奉旨前往伊闕捉拿辯才時,便對其女……對其女楚離桑生出了愛慕之情,回朝之後依然無法忘懷。所以當楚離桑被陛下請入宮中之後,微臣便鬼迷了心竅,天天寢不安枕、食不知味,最後……最後為了兒女私情,才罔顧君恩,鋌而走險,鑄下了大錯!”

說完,蕭君默便又跪了下去,一臉愧悔不已的表情。

蕭君默很清楚,要消除皇帝對他的疑慮,最好的辦法便是拿兒女私情來當擋箭牌,何況他說的這些話,本來也是一部分實情。

李世民呵呵一笑:“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看來蕭卿也未能倖免啊!”

“微臣萬分慚愧,更不敢妄稱英雄……”

“行了行了,起來吧。年輕人血氣方剛,容易衝動,行差踏錯在所難免,只要能吸取教訓便可,正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嘛!”

“謝陛下!”蕭君默重新站起身來。

“朕再問你,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做錯了,才想為社稷立功以贖前罪?呢?”

“回陛下,臣是逃出了江陵之後,才慢慢想通這件事的。”

李世民看著他,又問:“那,辯才父女現在何處?”

“微臣與辯才父女在越州取出《蘭亭序》後,辯才說要去齊州拜訪故友,於是我等便動身北上,不料在半路遭遇山賊打劫,辯才父女在打鬥中與微臣失散,至今……至今下落不明。”

“哦?這麼巧?”李世民半信半疑,“若是未遇山賊,你原本又做何打算?”

“微臣已決定取走《蘭亭序》,回京向陛下自首請罪。”

李世民若有所思:“照你這麼說,你對那個楚離桑已經沒有感情了?”

蕭君默故意遲疑了一下,道:“不瞞陛下,微臣對她的感情……並沒有變。”

“既然還鍾情於她,你又為何捨得背棄她?”

“因為微臣對我大唐社稷忠心未泯,終究不敢為兒女私情而忘卻家國大義。”蕭君默眼中閃射出真誠的光芒,“這也是微臣在逃亡路上經過冷靜思考,又在內心經歷一番天人交戰之後,痛定思痛做出的抉擇!”

李世民顯然感受到了他的真誠,遂不再疑心,轉而問道:“你和辯才到江陵的目的,是不是去跟天刑盟的分舵接頭?”

“是。”

“那你們總共找了幾個分舵?”

“三個。”

“除了裴廷龍抓到的那個謝吉之外,另外兩個分舵的人現在何處?”

“回陛下,微臣離開江陵之後,便再沒見過他們了,是故也無從知其下落。”

李世民瞟了他一眼:“也罷,那你告訴朕,你和辯才找這三個分舵的目的是什?麼?”

“取回天刑盟的聖物'三觴'。”

“三觴?!”李世民不明所以,“三觴又是何物?”

時至今日,曾是天刑盟核心機密的“三觴”已然沒有了保密的價值,所以蕭君默便將三觴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對皇帝做了解釋,包括王羲之那句“三觴解天刑”所隱含的深意,也對皇帝做了詳細說明。當然,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提及盟印“天刑之觴”。

李世民恍然大悟,不禁笑道:“幾百年來,無數士人讀過王羲之在蘭亭會上所作的這首五言,可又有誰能想到,'三觴解天刑'這五個字中,竟然隱藏著這麼深的玄機!”

“是的陛下,微臣對此也深感震驚。”

“照此看來,天刑盟的所有秘密,應該都藏在《蘭亭序》真跡中了吧?”

“是,想必定是如此。”

“想必?”李世民目光狐疑,“你拿到《蘭亭序》真跡後,就沒有仔細做一番研究?”

“陛下聖明,微臣確實花了些心思揣摩,只可惜天資駑鈍,終究沒有任何發?現。”

李世民本來還想追問下去,可轉念一想,《蘭亭序》真跡既已到手,日後大可從容研究,也不必急於這一時。沉默少頃,又問道:“你與辯才父女失散之後,為何不拿著《蘭亭序》直接回京,而是跑到齊州去了?”

“回陛下,這是微臣的一點私心。與他們失散之後,微臣心中仍惦記著楚離桑,心想他們若還活著,可能會按原計劃去齊州尋訪故友,所以微臣就想過去碰碰運氣,打算找著他們後,私下帶楚離桑走……”

“哈哈!”李世民忍不住大笑,“你是想誘拐人家女兒,讓她跟你私奔?”

蕭君默赧然道:“也……也算是吧。微臣是想,倘若既能將《蘭亭序》獻給陛下,又能與佳人長相廝守,豈不是兩全其美?當然,萬一到頭來,二者實在不可兼得,微臣也只能捨私情而保大義了。”

李世民點點頭,似乎覺得這幾句話還算老實,又道:“辯才要尋訪的所謂友人,就是那個畏罪自殺的庾士奇吧?”

“正是。”

“此人是不是天刑盟成員?”

“據微臣判斷,應該不是。”

李世民眉頭微蹙:“何以見得?”

“其因有三:一、若庾士奇是天刑盟的人,行事必然低調縝密,絕不會用自家的青銅箭鏃去射殺權萬紀;二、事變當夜,庾士奇前來齊王府時,微臣已經讓杜行敏控制了門禁,若他真是訓練有素的秘密組織之人,必然會有所察覺,從而逃之夭夭;三、天刑盟分舵眾多,彼此之間自然是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若庾士奇是天刑盟之人,想要起兵造反,必會聯絡其他分舵以壯聲威,可事實上也沒有。綜上所述,庾士奇應該只是當地的豪猾而已,不大可能是天刑盟之人。 ”

此前,蕭君默已經把齊王叛亂的主要案情在奏疏中做了禀報,其中自然也提到了庾士奇,不過隻大致提及他與齊王勾結造反,暗殺了權萬紀,在蕭君默誘捕之際畏罪自殺,其餘並未詳述,所以李世民才有此一問。此刻,聽完他的陳述,李世民也覺得無可辯駁,便道:“即使庾士奇不是天刑盟之人,可刺殺朝廷命官、企圖謀反也是滅族之罪,你怎麼就讓他的兒子和家人全都溜了呢?”

當時庾士奇自殺後,蕭君默趕著要去找楚離桑,匆匆離開了齊王府,不過臨走前便已叮囑羅彪暗中把庾平放跑,並讓他帶走庾士奇的遺體。由於當晚的齊王府異常混亂,誰也顧不上誰,所以庾平便在羅彪的幫助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逃走了,並連夜帶著家人離開了齊州城,隨後又遵照庾士奇的遺囑遠走他鄉,躲進了深山老林。事後,蕭君默虛張聲勢進行了一番搜捕,結果當然是什麼人都沒抓到。

“回陛下,雖說當時齊王府混亂不堪、諸事繁雜,但庾士奇自殺、庾平攜家人潛逃一事,亦屬微臣疏忽所致,微臣難辭其咎,還請陛下責罰。”蕭君默說完又跪了下去。

李世民沉吟半晌,道:“罷了,齊州這場叛亂,全賴你機智果敢、應對有方,才得以迅速平定,即便有些過失,那也是功大於過,朕恕你無罪。”

既然庾士奇不太可能是天刑盟之人,李世民也懶得再深究了。

“謝陛下!”

今日這番廷對,君臣二人一問一答、語氣平和,皇帝間或還發出朗聲大笑,若在外人看來,氣氛似乎頗為融洽,可只有蕭君默心裡清楚:今日皇帝所提的每一個問題,幾乎都是一道凶險的關隘,稍有不慎便會引起懷疑,乃至暴露自己目前的真實身份。

所幸,面對皇帝鉅細靡遺、刨根究底的追問,蕭君默的回答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卻無一露出破綻。最終,他還是憑藉過人的智慧和膽魄一一跨越了這些生死關?隘。

此刻,隨著盤問的結束,蕭君默才驀然發覺自己的後背早已被冷汗浸濕了。

“蕭愛卿,”皇帝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平定了齊王叛亂,有大功於朝,朕本欲擢升你為中郎將,不過今日你又獻上了《蘭亭序》,再立一功,朕決定給你一個更高的官職……”

李世民故意停了一下,賣了個關子,然後鄭重其事地說出了那個官名。

蕭君默一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儘管之前早已料定自己很可能會被破例提拔,可一下子擢升到如此高位,還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