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愛情的開關(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817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親情、愛情;正邪、黑白——掙扎於愛與恨的深淵,遊走在光與暗的邊界,挑戰倫理道德極限。
“兄妹”戀的隱忍壓抑,上一輩的深仇大恨,黑白兩道的複雜無間,黑道勢力的明爭暗鬥,演繹出一段比《千山暮雪》更為偏執也更為瘋狂的“兄妹”恩仇戀。
隨母親改嫁到周家的小萌,與周家獨子周衍照成為兄妹。青梅竹馬的相處讓他們互生愛慕之心。然而長輩之間的恩怨情仇卻成為一道他與小萌都無法逾越的鴻溝。周衍照開始蓄意折磨小萌,讓她看著他與別的女人訂婚;小萌則選擇了一條與母親相同的路,她暗中聯絡警方,成為線人。壓抑而無望的愛情,最終在風雲變色的時刻爆發了

【銘記】Remembrance這個世界上,是濃烈偏執的愛能抵消刻入骨髓的恨,還是無法淡忘的恨會消融曾有過的愛?
在周小萌母親的蓄意設計下,周衍照的父親差點命喪黃泉,周衍照一夜之間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家族當家。
他的報復來得迅猛而激烈――周小萌的母親成為植物人,只能依靠他施捨的高昂醫藥費延續生命;周小萌被他禁錮在身邊,被他百般折辱,忍受他的粗暴無情。
原本和美的家庭支離破碎,青梅竹馬的情意也消磨殆盡。
前塵往事早就被埋在十八層地獄之下,而今生早已遙不可及。
沒有人知道,沒有人記得,他們曾有過多麼甜蜜而美好的時光。初心萌動是他,互許諾言是他,相約白首也是他。
那時候他們都不知道,命運會突然迎面痛擊,等待他們的,原來並不是來日方長,而是朝夕妄想。
周衍照想,哪怕後患無窮,哪怕萬劫不復,哪怕她這麼恨我,哪怕現在是互相折磨,與其一輩子再見不到她,我也要把她留在我身邊。

匪我思存

暢銷書作家,21世紀國內原創女性情感小說領軍人物。
自2005年出版第一部作品至今,已有作品二十餘部,暢銷中國及東南亞。
《東宮》《來不及說我愛你》《佳期如夢》等在內的多部作品已被改編為熱播影視劇。
目前創立了雙羯影業,致力於深度孵化類型化IP,打造精品影視劇。

Chapter 01來日不可追
Chapter 02往事終成風
Chapter 03你帶我走
Chapter 04心的開關
尾聲一生相伴
【一】
周小萌還在洗澡,孫阿姨已經來敲過一次門,第二次只是隔著門說:“小姐,您上課要遲到了呀。”
家裡不算司機和廚師一共六個用人,其中有四個可以上二樓,這四個人都知道,周家二小姐早上洗澡的時間總是特別長,最快也得一個多小時。本來家政助理是不敢來催的,偏偏在餐廳裡吃早餐的周家大少爺今天似乎心情不好,揚了揚下巴,說:“上去叫她下來吃早飯。”
於是孫阿姨又上去催了一遍。
周小萌也知道用人沒膽量來催促自己,而背後發話的人又是誰。她匆匆忙忙關掉花灑,皮膚被滾燙的熱水沖了這麼久,變得又紅又皺。她低著眼皮,拿浴袍裹自己,頭髮被她洗了很多遍,最後卻忘了抹護髮素,又乾又澀。她拿著梳子試了試,梳不動,乾脆放棄,拿起精華素亂噴一氣,終於能梳動了。她抓著吹風吹得半乾,匆匆忙忙往臉上抹了點面霜,就換衣服下樓。
周衍照早就等得不耐煩了,正把手裡的報紙往餐桌上一摔,卻見周小萌踉蹌著奔下最後幾階樓梯。
“爸爸,早。”她對餐桌那頭的老人微笑,然後努力繼續微笑,“哥哥,早。”
餐桌那頭的老人給她一個嬰兒般的笑容,口齒並不清晰:“小萌……今天沒……穿裙子。”
周彬禮花白的頭髮剪得很短,露出頭皮上巨大的傷疤。他頭部受過重創,留下很嚴重的後遺症,智力只等同七八歲的孩童,而且半身神經癱瘓,常年只能坐在輪椅上。
周小萌十分溫柔地跟他說話:“今天我要去學校,所以沒有穿裙子。”
“去學校……”老人傾斜的嘴角開始流口水,旁邊的護理連忙拿口水巾替他擦掉,繼續餵老人吃鴿子燉粥。老人脖子裡跟孩子一樣,圍著口水兜。平常老人都在自己房間裡吃飯,因為只能吃流食,廚房總是給他單做。而且他腸胃萎縮,少食多餐,每天要吃四五頓,跟常人的三餐時間都對不上。
只是周衍照最大的興趣就是全家一起吃早餐,只要他在家,周彬禮也好,周小萌也好,都得出席奉陪。
比如現在。
用人把周小萌的早餐送上來,萬年不變的三明治配熱牛奶。她一點食慾都沒有,不過拿起來,麻木地,填鴨似的吃進去。
“你今天上午有四節課。”周衍照眼中含著一抹笑意,似乎是好心提醒她似的。
周小萌一口牛奶不知道為什麼差點嗆住,頓時咳嗽起來。周衍照伸手拍著妹妹的背,說:“慢點,又沒人跟你搶。”
周小萌漸漸止住咳嗽,又喝了一口牛奶,抬起眼皮看了周衍照一眼。他的手還有一下沒一下,正輕輕拍著周小萌的背。周小萌今天穿著件白襯衣,他掌心的熱度幾乎可以透過薄薄的衣料,令她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只想衝回樓上再洗個澡。
她的不自在明顯被周衍照看出來,他嘴角上彎,那抹笑意更明顯似的。周小萌被刺激得坐不住,指尖用力捏著那隻牛奶杯,似乎那是仇人的脖子,可以被她捏得生生窒息。看著她因為用力而發白的指關節,周衍照瞇起眼睛:“你要遲到了,我今天正好要去城南,可以順路送你。”
周小萌變了臉色,她不覺得周衍照有這樣的好心。
自從周彬禮出事之後,周衍照的隨身保鏢就增加了一倍的人手,但真正每天跟著他形影不離的,仍舊是那個小光。小光遠遠看到周衍照就打開車門,根本沒有理會跟在周衍照後頭、拎著書包亦步亦趨的周小萌。
周衍照手底下的人都學會了將周家二小姐視作無物,周小萌自己也識趣,每次見到他們就眼觀鼻鼻觀心,盡量不惹人注目。但今天不惹人注目不行,周衍照一揚下巴,她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很老實地坐進車後座。還沒有坐穩,就听到周衍照對司機說:“你和小光,都上後邊的車。”
小光變了變臉色:“十哥!”
“去!”
沒人敢對周衍照說“不”字,小光不敢,司機更不敢,一齊上了後邊的車。周衍照這才瞥了一眼周小萌,不用他再說任何話,周小萌乖乖重新下車,坐到副駕駛的位置上。
周小萌很多年沒坐過周衍照開的車了,因為周家大少爺也很多年沒親自開過車了。只是他開車還是那麼猛,一腳油門下去,周小萌就不由自主地往後一仰,緊貼在車椅背上。她抓緊了書包帶子,彷彿想要抓住什麼救命稻草似的。
“你放心,這車全防彈玻璃,九個安全氣囊。再說,你今天上午還有四節課,我可不捨得把你給撞死了。”
最後一句話,說得輕描淡寫卻又帶著一絲嘲諷似的挖苦,單獨相處的時候,周衍照的語氣永遠是這種腔調。周小萌緊緊閉著雙唇,早上喝的牛奶堵在胸口,她覺得自己暈車了。
紅燈。
“嘎”一聲猛然剎住,周小萌臉色更慘白了,覺得胃裡翻江倒海。她忙亂地按下車窗想透透氣,車窗只降了半寸,周衍照已經眼疾手快鎖上中控。車窗玻璃嚴絲合縫地升回原處,車門自動上鎖。周衍照回手就扇了周小萌一耳光,“啪”一聲,既重且狠。
P3-6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