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3
英格的孤島(認同三部曲02)
定  價:NT$400元
優惠價: 7931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1937年11月12日,最後一批國民革命軍撤出上海,
公共租界蘇州河以南和法租界成了被日本包圍的「孤島」。
有一位來自布蘭登堡的猶太女孩,
卻在孤島發現了自己、發現了中國。

1938年11月9日深夜,納粹發動了捕殺猶太人、砸毀猶太商店的全面破壞行動,史稱「水晶之夜」。

方克斯坦家的糕餅店也未能倖免於難。方克斯坦太太隨即採取行動:一方面把先生從集中營裡救出來,一方面想辦法買到船票。夫妻倆帶著獨生女兒英格,從布蘭登堡出發,踏上流亡的旅程,前往當時唯一接納他們的城市──上海。

當爸爸媽媽開始在十里洋場為了生存而奮鬥,小英格則踏上她的冒險之旅:探索陌生的城市、融入陌生的人群、戰勝陌生的語言,甚至靈活地運用中國朋友伊娜送她的筷子大啖中國菜。

流亡上海被方克斯坦夫婦視為「困坐愁城」;但八年的「客居」卻讓英格有了新的家鄉。綁著金色麻花辮的小女孩,漸漸長成了一個有主見的年輕女郎。終於,戰爭結束了。但接下來的路,她要怎麼走呢?

☆「認同三部曲」以十年工夫寫就,地理上跨越了歐亞大陸,時間上從二十世紀上半葉來到二十一世紀初,主題涵蓋戰爭、流亡、離散、融合,透過三位女主人翁銀娜、英格和木蘭的人生故事,作者想說的是:友善的接納對外來者而言意義重大。

 

洪素珊(Susanne Hornfeck)
德國慕尼黑大學文學博士,漢學家,曾於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四年受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AAD)派任,於台灣大學外文系擔任客座講師。從事專業著述及書籍翻譯,譯介(多數與汪珏合作)張愛玲、沈從文、林海音、白先勇、楊牧、哈金、張大春等多位名家作品至德語世界,是中德文學交流的重要推手。現居德國南部慕尼黑市近郊。


譯者簡介 馬佑真
輔仁大學翻譯學研究所德文組碩士,德國維爾茨堡大學教育系研究。曾任職國家圖書館、漢學研究中心、德國維爾茨堡大學漢學系專任講師,現為淡江大學德文系兼任講師,並為自由譯者。

01我必須,我必須,離開我的小城嗎……
02西方世界—東方世界
03不要生氣
04新年快樂?
05上海的家
06那些人知道我們要來嗎?
07曉春和「做一個值得學習的榜樣」
08來福
09中國新年
10雙重生活
11自衛能力
12在「辭海」裡
13又一場戰爭
14不對的朋友
15掃地出門
16隔離
17重起新局
18水淹虹口
19戰火日近
20砲聲隆隆的夏天
21戰爭結束了
22流離失所?適得其所?
23不可知的未來
24運氣來了!
25新棋局,新運氣

關於本書
大事年表
譯詞對照表
參考書目
上海地圖

不過,英格在西摩路讀書的日子,也已經屈指可數。這一年來,流亡到上海的猶太人愈來愈多,「嘉道理學校」已經不勝負荷。在六月學期結束的時候,英格帶了一張紙條回家:

「致全體家長:
上海猶太青年學校因為空間不夠,下學期將搬遷至位於虹口區荊州路的一棟新大樓內。」

「為什麼偏偏要搬到虹口去呢?」是方克斯坦太太的第一個反應;她對那個地區的印象從一開始就很不好。
「因為在我們之後來到上海的猶太人,大部分都落腳在虹口,學校遷到那一區對上海市只有好處,因為這樣一來,當初被日本人炸壞的區域,就能用比較『經濟』的方式,再重新建設起來。」爸爸解釋給媽媽聽。
「那我可不可以請問一下,這孩子每天要怎麼去上學呢?」媽媽想知道。
「坐電車去」,英格就事論事,據實以答。她上下學的路將會比現在長很多,不過也會有趣得多。

但先過暑假最重要。假期七月初開始,照中國節令的分配,是屬於「小暑」,等到了七月下旬,就進入「大暑」,到了八月「立秋」,那時候出現的「秋老虎」可就要熱到最高點了。英格從曉春那裡學到,中國人的一年不只分為四季十二個月,還另外按照「節氣」來分,每十四天就有一個有趣的名稱,而且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都規定得清清楚楚。三毛的媽媽是個「百寶箱」,永遠可以從她那裡獲得最好的藥方及建議。當天氣特別躁熱的時候,她會煮甜甜的綠豆湯加上白木耳給英格和三毛喝,但規定他們一定要喝溫的;她從不准兩個孩子喝冰的甜品,還告訴英格,應該要在六月六日那天給來福洗澡。因為那天是「天賜節」,狗貓若是在那天洗了澡,一整年都能保持乾淨,而且免受虱子、跳蚤等寄生蟲之苦。英格謹記在心——單為了不要讓媽媽再永無止境的嘮叨——她一大清早就備好了錫盆等在後院。但來福這隻中國貓,顯然也知道這個日子特別,一整天也見不到牠的貓影兒。

上海的盛夏熱不可當,整個城市就像個烤箱一樣。溫度計裡的水銀一直往上爬,甚至爬過了四十度,再加上極高的相對濕度,那種熱真是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每天早上,英格是因為汗流進了耳朵裡而醒來。她聽從曉春的建議,現在不再睡在一塊麻布上,而是改睡在一張蓆子上,竹蓆會讓身體感覺涼快些。英格很心疼鎮日在烘烤房裡工作的爸爸,為了烤那些麵包、蛋糕和餅乾,即使是在如此的高溫下,烤房裡還是得把爐火升到最旺。她非常懷念在家鄉可以整個下午泡在水裡的日子,也不時想起在郵輪游泳池裡戲水的海上假期。上海沒有這樣的「休閒活動」,至少像英格和三毛這樣的孩子是沒有的。
一天早上,當英格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肚子和脖子上,起了很多紅點。「媽,我全身都在癢,而且長了好多奇怪的小紅疱疱。」
方克斯坦太太仔細檢查了一下女兒的狀況,尖聲驚叫了起來:「天啊,這孩子現在竟然給我起水痘了!」
曉春被請過來提供諮商。她看了英格的「紅豆」以後,安撫方克斯坦太太說:「這是因為太濕太熱的關係,擦點粉就好了。皮膚一乾,就不會再癢了。」英格終於還是親自領教了什麼叫做「痱子」。

不管怎麼樣,枝葉茂盛的法國梧桐,還是給整條街提供了一片遮擋日曬的涼快樹蔭,只是躁熱依舊。這種天氣最適合製作煤球。一天,當三毛和英格正在為烤房專用的煤球塑型時,傳來了一陣歌聲。英格抬起頭,豎起了耳朵。「喔,美麗的西部森林啊!」歌聲從大街上傳進後院,並伴隨著一陣輕快的鼓聲。

「你聽見了嗎?有人在唱德國歌!」英格話還沒說完,就衝出了後院大門,三毛緊跟在後。一隊穿著制服的男女學生正沿著大街遊行,英格一眼就看出他們是屬於什麼組織。整個隊伍一邊唱著歌,一邊在前導的納粹黨旗(反卍字旗)領導下,向前邁進。英格張口結舌地說不出一句話來。希特勒青年團?在上海市中心遊行?
「他們是『德皇威廉學校』的學生。每年夏天去莫干山參加暑期夏令營時,都會經過這裡一次。」三毛看到英格驚愕的表情,隨即解釋給她聽。
「他們去那邊幹嘛呢?」
「還不就是一些勘測地形或模擬戰鬥的遊戲,我覺得無聊的很,尤其還在這種高溫下。要我是絕不會幹這種事的。」
「嘿,那個傢伙我認識!」英格用她沾滿炭泥的黑手,指著一個戴著圓眼鏡,胖嘟嘟的年輕男孩。「那是陸迪克,陸迪克‧史瓦柏。我們一起坐船來的。」
胖男孩沒有看那個滿臉煤灰、身著中裝、站在街邊的金髮女孩一眼。在他咖啡色的襯衫上,處處透著汗跡,他舉步維艱,似乎隨時都可能邁不出下一步。
英格盯著那個隊伍,看著他們穿過五花八門的各式中國招牌,消失在靜安寺路的盡頭。那真是她在上海最不想看到的景象了。接著,她想起了全家在要下船的時候,爸爸因為看到納粹那面帶鉤的十字旗,驚惶失措的一幕。
「希望爸爸沒有看到這些人才好」,她喃喃自語地說。
「唉呀,在上海就是有不同的德國人,有像這個樣子的,也有別種樣子的。」
「是啊,我們就是屬於別種樣子的」,英格打住了這個話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