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 浪遊西藏:那條在世界屋脊中的屋脊-新藏公路

  • 系列名:樂遊
  • ISBN13:9789863983637
  • 出版社:天下雜誌
  • 作者:馬維易
  • 裝訂/頁數:平裝/216頁
  • 規格:23cm*17cm*1.4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7/27
  • 中國圖書分類:西藏
  • 促銷優惠:2019秋天旅遊書展--熱賣中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新藏公路沿途風光精彩,在穿越無人區時,經常會看到藏野驢、藏羚羊等成群結隊的野生動物,場面十分壯觀。
沿途經過,鳥類天堂的班公錯、樸拙的日土岩畫、壯觀的扎達土林、會飛翔的托林寺、如蜂巢似的東嘎皮央、三百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國、神山之王的岡仁波齊峰、聖湖瑪旁雍、地表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世上最高的絨布寺……。

新藏公路所經過之處,幾乎都是高寒缺氧的無人區,放眼望去,盡是無垠的高原、永凍土層和常年積雪的崇山峻嶺。從大紅柳灘到松西鄉約244公里,是杳無人煙的區域,更讓人膽戰心驚的是,氧氣含量只有平地的44%!這裡的冬季大雪封路,氣溫低到零下40℃,是絕對禁止通行的。
新藏公路橫跨西藏的二個行政區--阿里和日喀則。關於阿里,人們的口中流傳著:如果西藏是「世界的屋脊」,那麼阿里便是「世界屋脊的屋脊」,這地區的海拔之高不難想像。
可想而知,踏上新藏公路需要非常大的決心和勇氣,風餐露宿、車子拋錨、要人命的高山反應……
但,走這一趟絕對有價值!

因為,它--
不只是海拔最高的一條公路、
不只是條件最艱苦的一條公路、
不只是路況最險要的一條公路,
更是今生一定要走一遭的一條公路!


推薦人
林婉美 旅遊作家
廖文瑜 金鐘獎「佛國之旅」節目製作主持人
王軍凱 「News金探號」主持人
馬維易,漢族。
自認為貪玩又過動,沒事愛寫寫文章,扛著相機亂亂拍。
第一次踏上中國邊疆地區是在1998年驕陽如炙的夏季,自此對它著了魔,為了探索最後的人間淨土,前前後後跑了無數趟,執著無悔地在邊疆少數民族地區探險。
著有《遊戲西藏》、《不走尋常路,玩出新疆味》和電子書《嬉藏》、《西藏臉譜》等書。

走入世界屋脊中的屋脊
第一次與西藏零距離的接觸,是1999年的薰風吹起時。
還來不及做好準備,就這麼迷迷糊糊地,踏上新藏公路,這個〈世界屋脊中的屋脊〉。
第一次入藏,就挑戰海拔最高、條件最艱苦、路況最險要的一條公路,事後回想自己真的是瘋了。
當然,也將許多的第一次奉獻給它。第一次親自體驗了高山反應,何止是上吐下瀉,腦袋像被鐵鎚敲打、被千軍萬馬踐踏;第一次N天沒洗澡,不敢看水面怕自己嚇暈;第一次徒步爬上海拔5700公尺的卓瑪拉達坂,心臟跳動失去章法亂了套,差點跳出嘴外;肺細胞似乎像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爆破;腦袋則是來不及輸送血液,一片空白停止運作……一輩子都忘不了。

第二回舊地重遊是2002年的盛夏,為了躲避台灣火傘高張的酷暑,跑到平均海拔超過4500公尺,空氣含氧量約平地50%的新藏公路。
這回的重頭戲是轉神山崗仁波齊峰,依藏傳佛教說法:轉神山一圈可洗淨今生罪孽,轉十圈可免除五百次地獄輪迴之苦,轉一百圈可以成佛。只因2002午馬年是岡仁波齊峰的本命年,在神山本命年轉一圈等同轉十三圈。一笑!怪不得拜訪神山時,人多的離譜,原來大家都想「撿便宜」!

第三趟是2007年的蟬鳴時節,只因迷上了那大山大水的青藏高原,高寒缺氧的無人區、湛藍如洗的天空、峰峰相連的雪山、清澈見底的湖泊、純樸可愛的藏人、快樂奔馳的野生動物……又不由自主地踏上新藏公路。
沿途經過,高原上的三朵雪蓮(湖泊圍繞的日土、土林圍繞的扎達、雪山圍繞的普蘭)、鳥類天堂的班公錯、樸拙的日土岩畫、壯觀的扎達土林、會飛翔的托林寺、如蜂巢似的東嘎皮央、三百多年前神秘消失的古格王國、神山之王的岡仁波齊峰、三大聖湖之首的瑪旁雍錯、地表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世上最高的絨布寺……再再都讓人感動。

近幾年到西藏旅行似乎已成為顯學,加上2006年青藏鐵路通車後,使得神秘的西藏在人們心中並不遙遠。然而,對於喜愛探險的人們,首選仍是〈新藏公路〉。
2017年四度走入新藏公路,它的蛻變有如雨後春筍,速度之快著實讓人驚豔。當年的土路全換成柏油路面,當年逐水草而居的露營,如今沿途也有三星級的旅館可供休憩。就連路旁的小小餐館,都提供免費的WIFI讓旅人上網。
值得慶幸地,她的風采依舊,仍然值得讓人們再三拜訪。

許多朋友狐疑,為何我迷戀充滿挑戰的自虐旅行,既吃苦又危險,幹啥找罪受?
西藏的美、西藏的純,對於從未踏上這片大地的人們而言,的確無法想像。
除非親自走一趟,體驗靈魂在天堂的感受,才能明白一切。

當足踩西藏大地,才知自己的緲小。
行走高寒缺氧的無人區,讓我明瞭生命的韌性。
策馬大山大水的青藏高原,讓我明白行大的不易。
爬上峰峰相連的雪山達坂,讓我得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面對無垠的浩瀚,學會的何止是謙卑。

您是否願意一起走入新藏公路,享受披星戴月、風餐露宿、迷路修車的滋味?
等您喔!

 

【新疆篇】
01世上最高最驚險的一條公路--新藏公路
02新藏公路探險故事的起點--葉城

【西藏篇】
03通關界牌--界山達坂
04與羊屎蛋蛋共眠--現代穴居人
05九人十個吐--令人頭疼的高山反應

《世界屋脊中的屋脊--阿里地區》
06高原上的三朵雪蓮--阿里地區

《湖泊圍繞的地方--日土》
07肚皮開口笑--班公錯
08刻石作畫寫日記--日土老城與岩畫
09大家搶著管--獅泉河鎮

《土林圍繞的地方---扎達》
10巧奪天工百變王--土林
11會飛翔的寺廟--托林寺
12消失的千年滄桑--古格王國
13洞洞相連到天邊--東嘎皮央遺址

《雪山圍繞的地方--普蘭》
14西藏的金字塔?--岡仁波齊峰
15正邪緊相依--聖湖瑪旁雍錯VS鬼湖拉昂錯
16一根毛成獨毛--普蘭縣城
17佛爺我不走了--科加寺
18贖罪的蝦米粒--賢柏林寺
19西藏懸空寺--古宮貢巴
20雙手萬能--捉魚記
21殺羊焉用我的刀--殺羊記

《最肥美的莊園--日喀則地區》
25濕情濕意--樟木鎮
26吃得苦中苦--米拉熱巴修行洞
27高高在上的廣寒宮--絨布寺
28離天堂最近的地方--珠穆朗瑪峰大本營
29新藏公路的終點--拉孜

《番外篇》
22盛滿敬神水的玉碗--當惹雍錯
23與天地對話、和山水共眠--文部村
24大象稱雄--象雄王國

西藏的金字塔? — 岡仁波齊峰

藏族人一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能轉一次神山岡仁波齊峰,我很幸運的多了二次。

一開始我實在不明白,岡仁波齊峰這座神山祂到底有多神?
值得藏族人如此大費周章地,將轉神山岡仁波齊峰做為終其一生的目標,甚至是變賣家當、拚了性命前往。
為了探究竟,查閱了許多相關文獻記載,才知祂大有來頭……

化虛無為現實
這座岡仁波齊峰為何大名頂頂如此有名?
只因祂在佛教徒心中,是被稱為世界中心的須彌山。
據說,須彌山是佛祖釋迦牟尼的道場,在印度教中祂又是溼婆大佛的殿堂。原本「須彌山」只是一個傳說中的虛幻世界,可是人們為了心中的精神象徵,有個真正的寄託之處,於是將岡仁波齊峰幻化為人們心中的神山了。
其實在西藏境內,許多山峰都被神格化了,而其中的岡仁波齊峰最為特殊。祂被各種教派共同奉為「萬山之王」。在西藏拜訪了不少藏族人,他們的家中的佛龕上大都將岡仁波齊峰的相片與佛像一起供奉。因此,岡仁波齊峰不僅是一種大自然的美,祂也是人們虔誠信仰的一種表徵。

神山岡仁波齊峰不僅僅是精神之山和信仰之山,在藏族人心中祂更是一座「文化山」,為何又被人們稱為是文化之山呢?只因祂融合了青藏高原與南亞次大陸的文化,並經過數千年光陰的洗禮不斷累積而成的。迄今有四種宗教共尊岡仁波齊為神山,這四種宗教分別為:佛教、苯教、印度教,以及耆那教。這四種教派的教義中,岡仁波齊山被稱為萬神殿,有數以億計的教徒尊奉祂為世界中心,並虔誠信仰祂。

藏語的「岡仁波齊」意為「寶貝雪山」或「雪聖」,梵語意為「神的天堂」,印度語稱祂為「凱拉斯」。祂橫亙於崑崙山脈與喜馬拉雅山脈中間,座落於阿里地區普蘭縣境內,為岡底斯山脈的主峰。岡仁波齊峰高僅海拔六千六百五十六米,以高山連綿不絕的西藏而言,排不到前三名。但由於攀登不易(至今未有人攻頂成功),再加虔敬的宗教信仰、各種的禁忌及傳說,使祂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西藏版的神鬼傳奇
其實岡仁波齊峰不只是教徒們的一個信仰寄託,祂也有不少動人的流傳……
在一個口耳相傳的古老傳說中提到,神山頂上有一座勝樂輪宮,宮中供養了五百位羅漢,他們分別在山腰的大大小小洞穴中修行。山腰下又有無數的慧空行母,專門負責侍候佛祖,以及管理宮殿內的一切大小事務。數百年前,阿底峽大師證實了這個神話,有一天他宣揚佛法經此處時,隱約聽到山上傳來陣陣的鐘鼓聲,他猜想應是山上的五百位羅漢在休息吃飯。自此,凡是到岡仁波齊峰來朝聖者,如有福氣,便可聽到鐘鼓聲,無福之人就沒機會啦。凡夫俗子的我轉了三次神山,每次都努力豎起耳朵,但……啥都沒聽見,唉……

另一故事更為動人。拉熱巴尊者尊者(或譯:米拉日巴、密勒日巴)在神山岡仁波齊峰的山洞修行的某天,有個信奉苯教名叫納若奔瓊的年輕人,學會了神變的法力之後,自以為天下無敵,不可一世,找上米拉熱巴尊者尊者單挑。二人第一次比賽未分勝負,納若奔瓊提議十五日後二人再來一場攻登神山山頂的比賽,誰先攻上山頂,誰就可占山為王,成為神山的主人。米拉熱巴尊者一口答應了。
比賽當天清晨,只見納若奔瓊手握單鈸,腰掛皮鼓,攻向神山頂。米拉熱巴尊者見此情形,毫不理會,繼續對弟子們講經說法。弟子們見米拉熱巴尊者遲遲不動,焦急萬分,催米拉熱巴尊者趕緊動身。等到講經告一段落時,已日上三竿,米拉熱巴尊者這時才走出洞口望一望,只見納若奔瓊依然拚命繞山向上奔跑,便回過頭對弟子笑說:「此人為無能之輩。」不久米拉熱巴尊者裝束妥當,十分輕鬆地走到了山頂。到達山頂見如此仙境,十分歡喜,便在山頂打坐誦經。過了許久,納若奔瓊才氣喘呼呼地爬到目的地。見米拉熱巴尊者早已在山頂修行,精疲力竭又萬分羞愧的他,一不留神滾下山去。
從此,納若奔瓊滾對米拉熱巴尊者心悅誠服,甘拜下風,並拜米拉熱巴尊者為師,要求米拉熱巴尊者給他一塊地方修行,米拉熱巴尊者隨意在納若奔瓊滾下山處附近的洞口一指,做為他修行之處。
直到現今,岡仁波齊峰上還留有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據稱是納若奔瓊滾下山的痕跡,任冰雪再大,都無法將此深溝淹沒。山腳下的一塊巨石上,也留有單鈸與皮鼓從山上砸下的痕跡。巨石旁還有一個山洞,這便是,納若奔瓊拜米拉熱巴尊者為師修行之處呢!

幸運兒是我
讀了一肚皮有關神山岡仁波齊峰的資料,塞滿了一腦殼西藏神鬼傳奇的故事,總該親自走一遭,去一窺神山的真面目吧!
其中最令我心動的是,轉神山一圈,可洗盡一生罪孽;轉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受下地獄之苦;轉一百圈,今生可以成佛生天。而在午馬年(釋迦牟尼佛的「本命年」)轉山一圈等於轉了十三圈。怪不得2002午馬年第二次拜訪神山時,人多的離譜,原來大家都想「撿便宜」!
在藏人眼中我應該算是幸運兒吧?1999年轉了一趟神山不過癮,2002年又因正值藏曆的午馬年,放下手邊一切大大小小的事兒,再次遠征,踏上轉神山的行列;第三次繞著祂轉一圈是2007年,第四回只是經過與祂打招呼。拜了三回兒神山,依藏人的說法,共轉了十五圈。轉山的伙伴們笑說:「你今世已無罪,又可在五百次輪迴中免受地獄之苦!你儘管去殺人放火、搶偷搶拐騙吧!」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轉神山一圈約五十多公里,平均海拔高度超過五千米以上。最令人頭疼的是轉山的路車輛無法行駛,只能靠自己的雙腳,來個安步當「車」。加上沿途道路崎嶇不平,也無遮風避雨之處。也罷!只能自我安慰,就把吃苦當吃補吧。
藏族同胞可在一天之內轉完一圈,我們這些四體不勤的都市人,決定利用三天時間走完全程。清晨在凜冽的寒風中,備妥轉山所需的物品,吉普車將我們載到轉山的入口卸下東西。
高海拔地區空氣稀薄,徒手走路就又非常吃力,如果再背負一點飲水、乾糧和相機就更不得了。十分幸運地,附近藏民他們有組織的將自家養的犛牛們,租給轉神山的朝聖者使用。二話不說,立馬找了高原之舟『犛牛』來幫忙,看看必備的東西還真不少,一發狠我們租了十來頭犛牛(牠們是一個家族的),馱我們這三天轉山的活命用品,如:個人盥洗行李、帳篷和食物……僅僅是整裝放上犛牛背,又折騰了二小時。一大隊的人與犛牛真是浩浩蕩蕩呀!看看身旁的犛牛大爺大娘們,心想牠們幫人們馱東西轉神山何止百圈?不知何時可成佛?如果逼我轉上一百圈,可能真的要『立地成佛』,直奔西方極樂世界去也。
深吸一口氣,勒緊褲帶,開始這趟不可能的任務,挑戰自己的體力和毅力。當正式面對這充滿挑戰與未知的三天,心中還是忐忑不安呀,不過為了可以洗盡今生罪孽(一笑),不論如何都得咬牙走一遭。

西藏有金字塔?
有人形容岡仁波齊峰的外觀是:「山形如同橄欖,直插雲霄,峰頂如七彩圓冠,周圍如同八瓣蓮花圍繞,山身如水晶砌成,所謂的玉鑲冰雕亦不過如此。」更有一些俄國的學者研究,認為岡仁波齊峰應該是一座「金字塔」。
不會吧?埃及的金字塔怎會千里迢迢地跑到這裡?難不成當年它們玩躲貓貓時,其一座跑太遠,躲到西藏阿里,找不著回家的路了?開始抱持著問號,但是在第三次轉山時,從不同的角度去仔細觀察,外型的確有那麼一點點像金字塔的味道,但神山是由一整塊黑亮的巨石構成,埃及金字塔的造型與神山還是差挺多的。

遺物!遺物?
第一天的徒步行程,算是開胃的前菜,大伙兒走得輕鬆愉快。但是第二天就不同了,忽上忽下穿山越嶺不在話下,最令人今生難忘、讓人震撼的不已的場景,在第二天真實上演了……
爬上第三個達坂時,還來不及定下神喘口氣,就被撲鼻而來的詭異氣味嗆到差點窒息。睜大雙眼勘查異味來自何方?被眼前的景觀嚇傻了。沒料到在這樣荒蕪之地,居然有滿坑滿谷的『遺物』(人類遺留下來的衣物)?怪嚇人的!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哪座垃圾山。定定神,再仔細一瞧,不像是垃圾堆,反而像是人們有意留下的,因為看得出來是有意小心掩埋的樣子。至於掩埋的物品呢?幾乎都可以從身上找得到,有T恤、襯衫、毛巾、手帕、襪子、鞋子、褲子、帽子……等,族繁不及備載。不過,令我好奇的是,沒事幹嘛在這兒留下一堆的遺物呢?
原來掩埋了一堆「遺物」的山坡地,當地人稱「天葬台」(早年稱「石瓦插」)。走到此處,藏族人都會找一件自己貼身的東西,將它掩埋於此,這是轉神山岡仁波齊峰的一個傳統。根據古老的傳說,只要在此處留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死後他的靈魂可以直達天庭;另一種說法則是,在這裡掩埋一件自己的貼身衣物,可將所有的厄運、霉運,或罪孽,都隨著這件衣物的掩埋而離去,有祈福保平安的意含。
真是一個十分有趣的一個習俗,所有的人正在七手八腳紛紛找尋自己身上可供掩埋的東西時,我發現居然有位年老的喇嘛面對神山,盤腿趺坐在一堆『遺物』中,口中唸著佛號,不時又吹奏的法螺,神情莊嚴而肅穆,無視於周遭的環境。當他發現我在凝視著他,笑笑地拿出毛線打了三個金剛結繩與我,祝我一路平安。

雪花飄飄七月天
轉神山活動屬第二天的行程最辛苦,必須要連翻四個達坂。爬完了前三個達坂已經只剩下半條命,當第四座出現在眼前時,你會恨自己為何吃飽了撐著,花錢來此找罪受!
1999年爬到第四個達坂跟前,用殘存的力氣瞄了一眼,哇勒!這座「卓瑪拉」達坂的坡度至少有四十五度,只要仰望就會昏倒,何況還要往上爬。伙伴們早已豎起白旗,紛紛爬上犛牛背。本想放棄,無奈罪孽深重,不得不趁此良機來贖過。唉!革命尚未成功,只好獨自繼續努力。
只怪膝蓋不爭氣,被自己蹂躪得新舊痕累累,醫師曾警告,再貪玩膝蓋就報銷了。無奈事到臨頭不爬不行,只好「勸者諄諄,聽者藐藐」!果不其然爬到一半,膝蓋不聽話的在裡面亂竄,護膝完全失去作用;心臟跳動失去章法亂了套,差點跳出嘴外;肺細胞似乎像不定時炸彈,隨時準備爆破;腦袋則是來不及輸送血液,一片空白停止運作。

2002年第二次舊坡重爬,情況也沒改善,膝蓋痛到極致,淚水已止不住地狂飆。一位藏人看我哭得可憐,問明原委,立刻掏出一個小罐子,倒了一些粉末在我的手心,告知是祖傳祕方,吃下去膝蓋就不疼了。請問誰敢吃這成份不明的藥粉?正想拒絕,看他一臉誠意,不忍他失望,牙一咬吞了下去,雖然並沒有因此而好轉,但藏人的熱情,讓我感動不已。

2007年的夏天,是第三次來見神山老友啦!原以為會「習慣」這一切,怎知年老體衰,心臟不按節拍亂彈、肺葉則是自個兒瘋狂抽慉,四肢完全失控,靠著死不認輸的個性撐到山頂。正得意攻頂成功,怎知突然烏雲密布,刮起陣陣寒風,天空飄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咦?怪了!七月雪?揉了揉眼,不相信自己所見,以為累到得了飛蚊症。一查GPS(衛星定位儀),才知「卓瑪拉」達坂的海拔已高達五千七百公尺,這種高度夠冷,天冷自然下雪!我還以為有人含冤待雪呢!(註:六月雪是竇娥冤的故事。)

成功屬於堅持到最後的人
這三天的風餐露宿,豈一個「苦」字了得!眼看苦行僧般的磨難即將結束,忽見一位長者,三步一拜五步一叩首,用「磕長頭」方式龜速前進,忍不住停下腳步,用僅會的幾句藏語與他溝通,得知為了轉山他已走了八天,一路上幾乎沒休息,虔誠之心令人感動,除了拍下他的身影,也將身上僅有的乾糧塞入他懷中,表達對他的敬意。
在轉神山岡仁波齊峰的沿途路上,經常可看見絡繹不絕的朝聖者,尤其是2002午馬年更是多到要排排隊呢!虔誠的藏人在轉山時,許多人都是用「磕長頭」的方式,前往瞻仰祂的聖容。更有人是從四川、甘肅、青海等地徒步前來朝拜。對信仰者而言,可說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心願與最重要的事了。他們堅定的意志,讓在萬丈紅塵中沉淪的我欽佩與汗顏。
姑且不論岡仁波齊峰的神話與傳說,我以為神山的存在是大自然不凡的創舉,更是老天爺雕塑出來的一件偉大藝術作品。看過千山萬水之後,會被祂那種獨有的磁場所迷惑;我想,誰踏到了西藏這塊土地上,誰就懂得神聖永恆的含義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