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94神邏輯
定  價:NT$200元
優惠價: 79158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請大小讀者一起化身書中主角,循著線索找出美食研究社遭人惡整的真正原因為何?早餐店之毒的禍首是誰?恐怖的校園流言如何破解?小偷背後的天大袐密竟然是……別急著翻閱謎底,真相就在眼前的細節裡!

田中秧老師認為美食研究不能只是「吃或說得一口好菜」,要能「做得一手好菜」才是厲害!田老師便拜託開川菜館的來叔,讓學生在廚房內外實習,竟被誣陷利用學生並收受賄賂,校長火速撤掉田老師的社團指導,由陳櫻秀老師接手。
  陳老師以枯燥的食材解說,讓社員睏的睏、逃的逃,為聯絡社員感情,社長美未請大家去新開幕的早餐店聚餐,甚至發起全校針對學校附近早餐店的評選活動,用來增加社團向心力與知名度。孰料,聚餐當天,菜子同學才吃了幾口早餐,突然臉色鐵青、呼吸困難,緊急送醫後才撿回一命。而美未因擅自舉辦網路票選,被陳老師免去社長一職。
  陳老師故意安排經常被欺負的薛書文接任社長,但是,書文在美未的暗中幫助下,不僅脫離被霸凌者的角色,也順利和社員打成一片,更成為終結「鬧鬼流言」的關鍵人物:每天半夜一點整,田老師住的教師宿舍就會傳來指甲劃過門板的聲音,大家都說是前任房客,因病過世的陳老師,還對學校戀戀不捨,陰魂不散的在宿舍出沒……。
  社團成果發表會前兩天,社員們合力做好的海報,只有前後任社長知道鎖在哪裡,但海報竟然不翼而飛,因母親生病請假數日的書文,還來不及辯解,就被誤認為內賊,相信書文並百思不解的美未,到醫院找書文詢問時,發現了書文的另一個袐密,大為震驚!
  歷經迂迴,美未和書文聯手設下陷阱,誘捕海報小偷現身,還給書文清白;田老師也查出菜子生病的原因,還給早餐店清白,但,誰能還給田老師清白呢?再找不到證據,田老師只能在學校待到這學期末,背負著莫須有的罪名離開了……。
  害田老師被冤枉,害美食研究社被惡整,誰可以從中得到好處呢?社員們發揮神邏輯,誓言揭穿幕後黑手的真面目!
一悠
本名張嘉琳,畢業於輔大中文系,任職兒童刊物主編二十多年。
小時候就是戲精,但只敢演給自己看,一人分飾多角,在鏡子前假哭假笑。長大也是戲精,但只喜歡用文字演給別人看,同樣一人分飾多角,在電腦前演最愛的校園情義與推理冒險,有時會太投入真哭真笑。
歡迎你(妳)來做一悠的觀眾,演得好請來點掌聲咯!

監製
白千澄
,撰寫著,撰寫者,專業文字工作二十多年。
一筆奔騰青春夢,萬般思緒白千澄。

推薦語
在青少年讀物裡,校園偵探一向深受讀者喜愛,原因無他,因為偵探小說寫的好,如同撥洋蔥,越往裡挖掘,越讓人血脈賁張,連帶著也能激發無限想像力。 當然,若作者沒有相當的智慧與想像力,偵探小說寫壞的機率也非常得高,市面上毫無懸疑而且無聊的偵探小說比比皆是。在無垠的偵探藍海中,斑馬線文庫的這本「94神邏輯」偵探少年小說,結合了許多青少年熟悉的五感元素,藉此給予讀者新刺激,如:美食社(味覺)中毒事件、暗夜刮磨聲(聽覺)、鼻子神人美少女(嗅覺)……等等,交織出一個又一個的衝突事件,讓故事從一開始就緊張到最後一刻,也讓讀者一頭栽進故事裡停不下來。──兒童文學與親子教養作家 李儀婷

富含閱讀趣味,又貼近新世代生活語言的少年小說。──小說家陳榕笙

文字為器,以青春熬煮湯底,推理提味,情意配菜,這碗中式貓耳朵好滋味不輸日本拉麵。──兒童雜誌總編輯JOYCE

 

雙色冰淇淋 / 白千澄
  我們來聊聊這本書誕生的故事吧!
    溫室裡的貓到底是怎麼死的?是好奇死的?還是無聊死的?
  創作者常常會陷入一個莫名奇妙的問題或情境裡,難以鉅細靡遺的告訴別人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嗚,只是創作慾引發了頭痛、心悸、胃酸,嚴重者會有便袐、神經病、自信心崩潰、嫉妒得發狂等徵兆。
  每個看似孤獨的創作者,背後都有親友的溫柔支持,二十來歲就當主編的一悠,幕後不知催生了多少作者與作品,我也是其中一名作者,在一悠的耐心引導下寫了幾年童話,當我在新類創作打結時,總是義不容辭的兩肋插刀,精準的給我客觀意見。
  一悠說要專心寫小說,辭掉二十幾年的主編工作。真的?假的?
  是真的!一悠認真的寫了一年,一邊接案一邊創作,我問一悠要不要一起寫小說,先練練默契,從我們熟悉的領域-青少年小說開始,一悠立馬應好。
  世上之事真是「無巧不成書」,正好,斑馬線的許赫社長和榮華主編問我能不能來寫青少年小說,催生了小說界的團體組合!
  F2,兩個好朋友組成的創作團體。
  兩個人創作有很多好處,點子你丟我接越生越多,肚子痛時還有另一個腦袋幫忙,忙不過來時還有另一雙手代勞,身心疲憊時有張笑臉來加油打氣,讀者也可嘗見混搭創作有如雙色冰淇淋的美妙滋味,然後,不用等然後等到天荒地老,續集相連讀起來痛快多了。
  F2推出的第一部作品,是香氣四溢的「FRS校園偵探系列」,FRS的英文縮寫來自「美食研究社:Food Research Society」,裡頭少不了令人口水直流的美食誘惑,字裡行間也嗅得到破解謎團的諸多線索,只是要把真相兜起來,還是得動動腦,嘿嘿!
  在3D影音娛樂、4G網路通訊成為主流的年代,F2提供讀者的故事不只是單一風景的平面圖紙,而是提供從不同角度觀賞101大樓的立體動態,一悠的文筆向來流暢、幽默,從全視觀點執筆第一、二集,白千澄的思路迂迴、有趣,從多元觀點執筆第三、四集,當然,不管哪一集都是F2共同構思出來的雙色冰淇淋。
  冰、甜、麻、刺……百感交匯,等您打開故事來體驗。

 

第一章:紅包裡的錢
第二章:早餐店之毒
第三章:流言大破解
第四章:無影的犯人

出場人物
田中秧:美食研究社創辦老師,也是學校約聘的「健康與護理」老師,個性溫和內斂,是生活節儉的農家子弟,為學生健康努力推廣米食與健康料理,更因為一次食物中毒事件,興起創立美食研究社的念頭。

藍美未:高一女生,身形修長,五官分明的中美混血兒,美國出生長大,國一搬回臺灣定居,美式作風、不拘小節,食量很大、胃納東西美食,嗅覺與第六感異常靈敏。曾任美食研究社社長及學校籃球隊經理。

李東青:高二男生,父母離婚後,由爺爺、奶奶撫養,國一時奶奶因癌症過世,接手家中鍋鏟,練成烹飪好手。外型瘦高,弱不經風,個性有點孤僻。因為不善交際,練就出超強的推理與觀察能力。

鄭正能:高二男生,體型偏矮的運動健將,學校籃球隊成員之一。是李東青的國高中同學,也是唯一好友,個性單純開朗,說話直白,是不可缺少的甘草人物,有時還能歪打正著,找出解謎關鍵呢!

蔡家虹:高二女生,綽號「菜子」,是東青、正能同班同學,體胖,個性直率,暗戀東青。

薛書文:高二女生,是繼美未之後的美食研究社社長,暗戀正能,後來因為母親生病,暫時休學在家照顧。

校長:因故視田中秧為眼中釘,藉由對田中秧的不實指控,終止續聘,並惡整美食研究社。

陳櫻秀:教務處主任,原本就看田中秧不順眼,後被校長指派為美食研究社指導老師,加入惡整行列。

第一章:紅包裡的錢
「啪!」震天一響的拍桌聲從校長室傳出,即使在隔壁大樓上課的東青,都聽得一清二楚。同學們紛紛轉頭向外觀望,連講台上正在上課的老師,也突然噤聲,一臉莫明。
「我想你最好乖乖承認!這件事和學校聲譽有關,哪容得了你這個代理老師來搞破壞!」
校長激動得從座位上跳起來,指著站在面前的田中秧忿忿說道。
校長光禿的頭頂氣得發亮,僅剩的幾根頭髮好像快要站起來似的,從後腦甩到前額,金邊眼鏡也因為猛然站起,從鼻梁滑到人中。才四十出頭的年紀,肥厚的圓肚已經呈現放棄狀態,從西裝前釦爭相溢出。
「你要我承認什麼?沒做的事要怎麼承認?」田中秧雙手一攤,氣定神閒的模樣,像在看戲的觀眾。
其實,這天早上田中秧一到學校就覺得奇怪,平常看見他總是一臉嫌惡的教務主任櫻秀老師,今天怎麼好像對他露出一抹微笑,右嘴角微微上揚,帶出一條細細的法令紋,方形下巴也顯得較柔和,彷彿有什麼好事發生,他心想:「是不是昨晚的聯誼有哪個倒楣鬼上鉤了?」
說到聯誼,田中秧自己也單身好幾年了,他的外型瘦高,戴副普通的黑框眼鏡,看起來倒也清秀。可惜因為個性節儉,在服裝上不太講究,常常穿著褪色脫線的皺衣服,或是快要開口的破鞋子,所以給人一種「窮文人」的不良感。
昨晚本來要跟朋友參加一場聯誼的,結果田中秧因為腸胃不適臨時取消,後來聽朋友說,參加的女生裡有一位是跟他同校的老師,還是教務主任……,他直到睡覺前都還在感謝老天爺讓自己躲過這場「災難」呢!
田中秧想不透,為什麼陳櫻秀老師那麼討厭他?在他印象中,從任職以來,將近半年的時間,他們交談的次數不超過三次,莫非只是因為「窮文人氣息」?不過,上課時幽默風趣的他,倒是挺受學生喜愛的。
第一堂下課,田中秧就被叫到校長室,說有人密告,他因為收了餐廳的紅包,不但帶著美食研究社的同學去餐廳做免費義工,還叫他們幫餐廳打廣告、在臉書上做推薦。
「你沒做?那別人為什麼會看見餐廳老闆私底下塞紅包給你?你還不承認?」校長因為剛剛的怒吼,聲音變得有些沙啞。
「他塞紅包給我?」田中秧皺起眉頭喃喃自語。
「怎樣?心虛了吧!你還敢否認嗎?」校長顯得有些得意,一臉假笑的說:「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你願意承認,我會網開一面,不向全校公布,幫你保留一點面子,等明年你的聘期一到,就不再續約,我們從此劃清界線!」
「哼,」田中秧冷笑一聲,說:「就算你要留我,我也不願意留下。」
「這樣最好!現在,我只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解散美食研究社,二是你退出,找別人來接指導老師,至於誰接,由我來決定。」
田中秧瞪著校長細小如鼠的眼睛看了許久,才像洩了氣的皮球,有氣無力的說道:「給我一點時間,我必須和社團的同學們解釋,並且徵詢他們的意見。」
「可以啊,但我勸你,最好另外想個藉口,別說出自己收賄的事,這種醜事,還是藏在心裡比較好。」校長用揶揄的表情說道。
「哼,」田中秧又是一聲冷笑,說:「是啊,收賄這種醜事,還是別讓其他人知道的好。」
校長撥了撥前額稀疏的頭髮,趁機瞪他一眼,然後坐回位子,不耐的用力揮揮手,叫他出去。
。。。。。。。。。。。。。。。。。。。。。。。。
下午最後一堂課是社團活動時間,東青和死黨正能兩人早早就走進烹飪教室。
他們都是美食研究社的社員,東青現在跟爺爺同住,自從奶奶過世後,他便接手打理家裡伙食,久而久之,對做菜逐漸有了興趣,高二上學期,田老師一成立美食研究社,東青便從古詩社轉過來。而正能之所以參加這個社團,是因為……。
「奇怪!美未今天怎麼那麼慢?」正能一進烹飪教室,就伸著脖子東張西望。
「美未雖然是社長,但也沒義務一定要第一個到呀!」東青笑笑說。
「啊!聽說她們班上一堂課要小考,八成是考完在訂正答案啦!」正能自顧自的說。
「喂!你住海邊呵?管那麼多!」
「你現在是怎樣!幹嘛這樣虧我!」正能紅著臉,用力搥了東青手臂一下。
正能是學校籃球隊的控球後衛,體型不高,但很健壯,這一搥,可把瘦弱的東青痛得眼淚都噴出來了。
「哦!好痛呵!」東青忍不住慘叫一聲,眼睛痛得張不開。
「啊!歹勢歹勢!我不是故意的啦!」正能趕緊扶住東青道歉。
「你這小子八成有斷掌,我以後得離你遠一點才行!」東青扶著手臂說。
「Hello!你們在幹嘛?」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美未,你來得正好,正能他剛剛差點打死……」東青還沒說完,就被正能推開,搶著說:「一隻蚊子啦!你小考考得怎樣?」背後的手不忘捏東青一把。
「Of course一百分!因為是考英文嘛!」美未做了一個可愛的鬼臉。
現在就讀高一的美未是中美混血兒,在美國長大,國一才搬回臺灣定居,英文當然頂呱呱咯!
「那你晚到是因為老師在訂正答案嗎?」正能問。
「No,學長,」美未搖搖細長的食指,說:「是田老師剛剛把我叫去辦公室,說他今天要宣布一件事,想請同學做表決,叫我現場記錄。」
「什麼事啊?」東青問。
「他沒說,不過感覺他有點sad……。」
就在三人說話間,社團成員陸續進教室,四周變得鬧烘烘的。在田老師還沒到之前,美未上台對大家說:「Please,請大家先坐好,待會兒老師進來,要先宣布一件事。」
每個人聽完也是一頭霧水。
沒多久,田老師走進教室,他手上拿著一條苦瓜和一盒肉,表情有些嚴肅,和平常上課時面帶微笑的他完全不同。
田中秧看著台下一張張純潔無邪的臉蛋,又忍不住感傷起來。雖然說早就有了想離開的念頭,但是這半年多來,和社團同學像家人一般交心的相處過程,讓他非常珍惜,捨不得放手。無奈校長今天一番話,像是打了一劑強心針,讓田中秧不得不狠下心來,和社團,也和學校,做個了斷。
他深吸一口氣。
「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
台下鴉雀無聲,大家都疑惑的盯著台上的田中秧瞧。
「咳咳,」田中秧藉咳嗽緩和哀傷的情緒,「老師因為私人因素,以後不能再擔任社團指導老師的工作了。」
「為什麼?」有些同學忍不住驚叫出聲。
「這點老師實在無法說明,請你們諒解……。」田中秧停頓一下,接著說:「現在校方給我兩個選擇:一是解散社團;二是請別的老師來代理指導老師,至於人選是誰,由校方決定。」
「老師,你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我們大家可以幫忙想辦法解決啊!」正能激動的說。
「唉,老師沒有困難,你們別胡思亂想。」田中秧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希望大家停止猜測。
「現在,我們就用舉手表決的方式,看大家的意見吧!美未,請上來統計。」田中秧說完便走下台,站在旁邊看著大家。
「可是老師,美食研究社是你一手創立的,怎麼能說放手就放手呢?」菜子忍不住站起來抗議道。
菜子是東青和正能的同班同學,因為體重過重,所以加入美食研究社,希望透過田老師的指導,了解健康飲食,這半年來,確實有些成效。
「對呀!老師,你對社團那麼用心,不但教我們怎麼做健康料理,還帶我們去餐廳實習,讓我體會做服務生的辛勞,還知道廚師做菜、上菜的過程,我們班同學都說我們的活動超有趣,一直問我能不能加收呢!」隔壁班的七七也說。
「沒錯!沒錯!老師,你還帶我們上菜市場,教我們怎麼選最新鮮的菜,現在連我媽買菜都要問我,讓我好有成就感!」
其他同學陸續附和,甚至有人哭了出來,讓田中秧一直搖頭嘆氣,不知該說什麼好。
「老師,沒有一點轉圜的餘地嗎?」東青站起來問。
「嗯,沒有了……,這是校長的決定。」田中秧無力的說。
「我看你先上台做表決吧。」東青坐下,轉頭低聲對美未說。
美未點點頭,大步走上台,對同學說:「我們現在來表決吧,贊成解散的請舉手。」
大家都不願舉手,眼睛一直盯著田中秧瞧,希望他會突然笑著說,剛剛只是在惡整他們而已。可惜,田中秧沒說話。
「OK,那贊成換指導老師的請舉手。」
還是沒人舉手,因為大家根本不想換老師啊!
美未轉頭看看田中秧,又看看台下的東青,聳了聳肩,無奈的走下台。
田中秧沈默片刻,走上講台,語重心長的說:
「其實,老師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好,老師也有缺點,也有軟弱的時候。」說到這裡,田中秧抬頭看看天花板,嘆了口氣說:「印度詩人泰戈爾說:『不要自己沒有食慾卻去批評食物不好吃。』因為食物沒有改變,變的是你自己。所以,遇到困難,不要怨天尤人,要先檢討自己有沒有做錯事。」
「老師,你有做錯什麼事嗎?不然,校長為什麼要這樣懲罰你?」美未擔心的問。
「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那絕對不是校長懲罰我的原因,是我在懲罰我自己。」
田中秧說的太懸,沒有人明白。
田中秧停了半刻,苦笑說:「你們也別再傷腦筋了,就請別的老師來代理我吧!或許我們美食研究社會有一個新氣象也說不定啊!」
大家都低頭不說話。
「老師,我有一個請求!」正能突然舉手說。
「好!你說!」
「我希望以後我們還能去宿舍找老師聊天,或是找老師出來吃東西!」正能認真的模樣,把田中秧逗笑了。
「哈哈,當然歡迎啊!老師求之不得呢!」
「老師,我們不會忘記你的!」菜子也站起來大聲說。
「那就好,我也不會忘記你們的。」田中秧用手擦了擦眼角。
偌大的烹飪教室裡,一片死寂。
「好了,大家打起精神來!老師今天要做一道很棒的料理哟!」田中秧試圖轉移話題,但是聽得出來,他的尾音有點顫抖。
他拿出自己帶來的苦瓜和肉,說:「我要教大家做『福肉苦瓜』。」
「老師,福肉是什麼肉啊?」愛吃肉的小空問道。
好奇心成功殺死傷心。東青在心裡苦笑。
「福肉就是羊肉,因為慈禧太后愛吃羊肉,而她是屬羊的,總不能吃自己的肉吧,所以就把羊肉改叫『福肉』咯!」
「那如果她屬豬,大家不就不能罵『豬八戒』了?」小空問。
「哈哈!那『西遊記』也得改主角了!」七七大笑說。
「『羊』這個字,在當時的宮廷裡,確實帶給很多人困擾呵!」田中秧在黑板上寫下大大的「羊」字,接著說:
「大家不能在慈禧面前說這個字,連劇名裡有『羊』字的戲,都不能在宮裡唱,像『蘇武牧羊』就得停演了。甚至連屬虎的人都不能留,因為慈禧認為虎會剋羊,所以當時有很多屬虎的太監和宮女都被趕出宮呢!」
「真是『虎落平陽被羊欺』呀!」美未的同學可麗感慨的說。
「慈禧很笨吔!為什麼不乾脆把生肖裡的『虎』改成『貓』算了,這樣既省事,而且貓比虎可愛多了!」正能不以為然的說,惹得所有人哄堂大笑。
就在這熱鬧和樂的氣氛下,田中秧炒了盤福肉苦瓜請大家吃,讓大家暫時忘記分離的哀傷。
「難道只有我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嗎?」美未心想。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
此時東青心裡也正迴盪著田中秧說過的話:「是我在懲罰我自己。」這句話究竟有什麼含意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