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當古典遇到經典:文言格林童話選
定  價:NT$390元
優惠價: 79308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金鼎獎得主‧翻譯偵探賴慈芸嚴選,格林童話文言攻略
白雪公主是雪霙,睡美人是玫瑰花萼?
東方文字與西方插畫的精采交流
在文言字句裡看清朝人眼中的王子與公主
從經典插畫中瞧西方人這樣揣摩格林人物
汝未見過之16則經典!清朝人就是這樣讀!
資深鄉民祁立峰大推

壞皇后和魔鏡會吟詩
白雪公主、青蛙王子講文言文馬ㄟ通
世界知名的格林童話,陪伴過每一個人的童年,大家讀過的版本想必都是白話文,你知道其實早在清末就出現過文言版的格林童話譯本嗎?
這些有趣的文言版格林童話,出自一本叫做《時諧》的書,與〈兒時記趣〉和〈明湖居聽書〉等清朝散文相比,《時諧》毫不遜色,而且題材大家都很熟悉,別有一番情趣。
《時諧》從1909年開始在上海商務印書館的《東方雜誌》上連載,每期兩、三篇不等,共譯出五十六篇,後來在1915年出版單行本時,已經是民初了。翻譯偵探賴慈芸教授從《時諧》裡選錄十六篇故事,加以注解,輔以精美插畫,引導讀者領略文言版格林童話的趣味。
格林兄弟
出生於德國萊茵河畔哈瑙的雅各布‧格林與威廉‧格林兩兄弟是德國的學者、詞典編纂者、語文學者,熱愛收集、改寫及編輯民間故事。於1812年起陸續推出的《兒童與家庭童話集》(也就是俗稱的《格林童話》),收錄多達兩百多則童話故事。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故事便是《灰姑娘》、《白雪公主》、《睡美人》《青蛙王子》等。


編注者簡介
賴慈芸

台大中文系學士,輔大翻譯學研究所碩士,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研究系博士。曾任出版社編輯,出版譯作超過五十種,包括《嘯風山莊》(Wuthering Heights)、《探索翻譯理論》(Exploring Translation Theories)、《愛麗絲鏡中奇遇》(Through the Looking-Glass)及童書、繪本多種。著有《譯者的養成:翻譯教學、評量與批評》、《翻譯偵探事務所》等書。長期為台灣翻譯學學會理事,曾任《翻譯學研究集刊》及《編譯論叢》主編,研究論文見於各學術期刊。〈還我名字!──尋找譯者的真名〉一文曾獲「宋淇翻譯研究紀念論文獎」評判提名獎,《翻譯偵探事務所》一書則獲第42屆金鼎獎。現任師大翻譯研究所教授。
導讀
一、蛙
二、漁家夫婦
三、阿育伯德路
四、七鴉
五、伶部
六、履工
七、玫瑰花萼
八、醜髯大王
九、雪霙
十、金鵝
十一、金髮公主
十二、葛樂達魯攫食二雞
十三、獅王
十四、鵝女
十五、十二舞姬
十六、彼得牧人

導論(節錄)
青蛙王子、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這些格林童話故事,改寫本無數,舉世皆知。但您有看過文言版本的譯本嗎?
〈青蛙王子〉裡,公主拿到金球反悔不認人,青蛙就在宮殿門口唱道:「卿卿試開門,開門納情郎。莫忘當日語,寒泉碧樹旁。」〈白雪公主〉裡的魔鏡也會吟詩。白雪公主小時候,王后問魔鏡:「數去名閨秀,阿誰貌最妍?明鏡儻相告。」鏡答曰:「后魁百花先。」但公主長到七歲時,明鏡就改口了:「縱說夫人容絕代,雪霙風貌更如仙。」〈灰姑娘〉裡的姊姊硬是削足適履、冒充妹妹時,鴿子也吟詩告訴王子,他認錯人了:「歸去視金履,履小何不倫。使君自有婦,莫恤馬前人。」〈睡美人〉形容全宮皆睡的情景也對仗工整:「已而王與后回宮,滿朝都睡。馬睡於廄,犬睡於庭,雀睡於棟,蠅睡於壁。春竈火不熇,朝釜肉不糜。」
這些有趣的文言版本,都出自一本叫做《時諧》的書,一共有五十六則故事,大部分是格林童話,也有少數幾篇格林兄弟未收錄的德國民間故事,例如〈彼得牧人〉(〈李伯大夢〉就是根據這個故事改寫的)。《時諧》從一九○九年開始在商務印書館的《東方雜誌》上連載,每期兩三篇不等,共五十六篇,後來一九一五年出版單行本,已經是民初了。《時諧》書名係模仿《齊諧》而來:齊諧是指上古齊國的志怪小說,而時諧就是當代的志怪述異。雖然格林童話嚴格來說也不算當代,而是十九世紀初的作品;但對當時的中國和譯者來說,都還是頗為新奇的故事,因此他們認為是當代作品也不足深怪。《東方雜誌》和單行本都沒有載明譯者是誰,目前唯一的間接證據來自於一九○六年鄭貫公的《時諧新集》,自序中提到:「僕幾度東遊,半生西學……既編日報,復輯時諧」,因此目前研究者都只能假設譯者就是鄭貫公(一八八○-一九○六)。但鄭貫公一九○六年已過世,這批故事為何遲至一九○九年才開始連載,仍不得而知。
鄭貫公,廣東香山人,原名鄭道,字貫一。幼時上過私塾,十六歲隨親戚赴日,在太古洋行工作,因此能通英、日語。後來在日本結識梁啟超等人,入橫濱大同學校就讀,正式受英文教育。一九○○年在梁啟超辦的《清議報》當編輯,又創《開智錄》半月刊;一九○一年加入興中會,並赴香港辦報,前後參與《中國日報》、《世界公益報》、《廣東日報》、《有所謂報》等報刊,以香港報人聞於世,可惜一九○六年染時疫過世,年僅二十六歲。若《時諧》的譯者就是鄭貫公,看不出他曾有學習德文的經驗,因此可能是由日文或英文譯本轉譯。但在一九○九年之前,日文譯本僅有桐南居士的《西洋古事神仙叢話》(一八八七)收錄十篇格林故事,其餘都只有零星數篇,並無五十幾則故事的譯本,因此不可能由日文轉譯。
筆者比對數種英譯本,發現《時諧》其實譯自泰勒(Edgar Taylor)英譯的《德國流行故事》(German Popular Stories)。泰勒在一八二三年出版第一冊,收三十一則故事;一八二六年又出版第二冊,收二十五則故事,共收五十六篇;《時諧》所收五十六篇故事完全同於泰勒版本,順序也無一更動。因此一些學者批評《時諧》譯者「任意割裂」、「相當自由、隨心所欲的翻譯風格」、「竄改原著」等語,是與德文原著比較的結果;若與泰勒的英譯本對照,倒是相當忠實的譯本。《時諧》也收了幾篇非格林兄弟蒐集的故事,也是因為泰勒版本有收錄的關係,別忘了泰勒的書名本來就是《德國流行故事》,並不是《格林童話》。
泰勒(一七九三-一八三二)是位英國律師,也是格林童話的第一個英譯者。他與格林兄弟(雅各生於一七八五年,威廉生於一七八六年)年代相近,也通過信。格林兄弟在一八一二年出版《家庭與兒童故事》第一版之後,不斷修改增刪,最後定本是一八五七年的第七版。由於泰勒的英譯本早於一八三七年的第三版,因此他所根據的必然是最早的兩種版本,反映出格林童話較早期的面貌。泰勒歷來受到不少學者批評,主要是因為他淡化了暴力色彩、任意合併故事、把人名英國化等等,並不是一位忠實的譯者。但他的《德國流行故事》極為暢銷,據說比德國原版在德國的銷路更好,格林兄弟因而還模仿泰勒出版選集。泰勒對於這些童話故事在英國流傳貢獻頗大: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多位著名的英國插畫大師為格林童話繪出一幅幅精緻華麗的插圖,當然也受到泰勒的影響。二○一二年格林童話兩百週年時,還有出版商重出泰勒譯本。
如果《時諧》譯者就是鄭貫公無誤,既然此書在英國流傳甚廣,鄭又在洋行工作,說不定原書是洋行的同事送給他的禮物,或是他在日本或香港書肆所購?看來都不無可能。原書的英文不難,鄭貫公的私塾底子深厚,又是著名的報紙寫手,能譯出清麗動人的文言小品也不意外。以風格而論,格林兄弟本希望反映德國民間傳說的質樸色彩,泰勒的英譯本也是根據最早的格林童話版本,《時諧》的文言文也恰好能符合簡潔、質樸的民間傳說風味,至少比迪士尼版本忠於十九世紀的格林原貌。
不過《時諧》有點時運不濟。譯者在清末譯述,自然用的是文言。但沒過幾年,就發生五四白話文運動了,後來的評者多半批評這個譯本太艱深,不適合給小孩看。這真的有點冤枉:第一,格林兄弟的初衷是蒐集德國民間故事,本來並不是為兒童而寫的。中國傳統上也沒有專為兒童撰寫的兒童文學,清末才有「童話」一詞,而且是來自日本的漢字詞。《時諧》所連載的《東方雜誌》,內容多是政論和國際新聞,本來也不是兒童讀物。所以《時諧》也只是為了「述異」,讓讀者看看西洋志怪,開開眼界。
第二,清末用的本來就是文言。以後來的白話文標準批評前朝,也沒什麼道理。今天國中課本也還有收錄沈復的〈兒時記趣〉和劉鶚的〈明湖居聽書〉。與這兩篇清朝散文相比,《時諧》一點也不遜色,而且題材大家更為熟悉。
本書從《時諧》選錄了十六篇故事,加上現代的標點符號,重新分段,比較冷僻的詞語也加上注解,以便利現代讀者閱讀。

文章試閱

內文選摘(節錄)

這篇〈蛙〉即耳熟能詳的〈青蛙王子〉,格林童話編號1,原文為Der Froschkönig oder der eiserne Heinrich。本篇對話很多,相當生動。公主的驕縱任性,呼之欲出。青蛙唱的歌「卿卿試開門,開門納情郎。莫忘當日語,寒泉碧樹旁。」對照泰勒的英文譯本,原來「寒泉碧樹」皆有所本,相當有趣:
Open the door, my princess dear,
Open the door to thy true love here!
And mind the words that thou and I said.
By the fountain cool in the greenwood shade.

夕陽將下,暮景蒼茫。一幼稚之公主,閒步入林,坐涼泉之側。手中執一金球,投空而上,復張手承之下,以是為娛。此金球固公主所心愛者。已而投球愈高,公主承之,偶不慎,球忽墮地,輾轉而入於池。公主奔視,則池水深深,渺不見底,不知球沉何許矣。
公主喪球,大戚曰:「嗟乎!設有人出我金球者,吾願捐其美服奇寶,及一切浮世之所有而與之。」
公主語未畢,忽有一蛙伸首出水,問曰:「公主,爾何為悲泣?」
公主曰:「咄!爾賤蛙,爾焉能為我謀者。吾金球墮於池矣!」
蛙曰:「吾能出之。但吾不欲得寶物,而欲得公主之
愛情。公主苟許我食同盤,寢同榻者,則吾必出球以還
爾。」
公主私念曰:「賤蛙言何荒悖。顧彼居水底,實能為我覓球。吾不如佯允所請,以求珠還。」
遂語蛙曰:「諾。子能負球出,則當惟命。」
蛙聞言,即俯首入水。少頃,果負球而出,委諸地上。幼公主見球則大喜,奔拾之。遂不復以蛙為念,返身而走。
蛙在後呼曰:「止止!公主!爾既見許,當挈我偕行。」
公主置若罔聞,逕疾奔返。翌晨,公主方坐而御餐,忽聞墀下疊發奇響。俄而漸近,則有一人輕叩殿門而歌曰:「卿卿試開門,開門納情郎。莫忘當日語,寒泉
碧樹旁。」
公主啟扉,則見一蛙立門外。不覺大驚,急闔門,倉皇歸內室。王見公主驚懼失措,訝問何故。
公主曰:「有一穢賤之蛙,立於門外。昨彼為我拾球於池中,我許彼與我同處。以為彼固不能出池也。不謂彼今在戶,且將入矣。」
言未竟,蛙又叩門而歌曰:「卿卿試開門,開門納情郎。莫忘當日語,寒泉碧樹旁。」
王語公主曰:「爾既有諾,不可不踐。不如納之。」
公主乃啟門。蛙一躍入,徑至案下,謂公主曰:「請寘我於案上,傍爾而坐。」公主從之。
蛙曰:「移盤少近,使我可食。」公主又從之。
蛙縱噉既飽,則曰:「吾憊矣,挈吾登樓。而寘於若之小?。」
公主乃手握之,置諸繡榻之上。蛙酣睡竟夜。天明,躍而起,下樓出門去。
公主喜曰:「彼去矣,從此當不我擾矣。」
詎天將夕,又聞叩戶之聲。門闢,則蛙又入,仍臥於公主之枕旁,天明又去。第三夕亦然。翌晨,公主寤,張目四顧,則大愕。蓋蛙已不見,惟見一翩翩佳公子。美目流眄,風神絕世,亭亭立公主之?頭。謂公主曰:
「我,王子也。為惡怪所迷,身化為蛙,必待有公主出之於池,而並臥於其?者三夕,而後魔乃解。今得卿,幸已解此毒魔矣。吾今無所求,惟願與爾攜手歸國,共締婚姻。我二人當一生相憐愛也。」
公主大悅,遂許之。二人方切切私語,忽聞門外喧聲,則迎迓王子者已至。華輿一,良馬八,衛士簇擁而前,一老僕從其後,見主人之厄運已終,喜溢眉宇。王子遂攜公主返國,即日行結婚禮。夫妻偕老,富貴無量。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