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啟發人生的夏日探索旅程
 在雲霧繚繞的秀逸山間,都會男孩陳克威展開許多命中的第一次:一個都市聳第一次到部落、第一次在四處果園農地的環境生活、拍第一支紀錄片、第一次得紀錄片獎、第一次發現自己可以拍紀錄片。
 抱著預設立場,盧業冠從屏東市區到了霧台,再往上抵達峻嶺傾斜、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佳暮。然而,進了部落不久,深受震撼,跟他們預想完全兩碼子事!
 課業名列前茅的王晴瑩在台南女中三年級選志願之際,立定讀醫方向後,她著手閱讀各種關於從醫的種種相關書籍,讀到徐超斌醫師撰寫的《守護4141個心跳》,如一道閃電擊中了她的心。
 改作無農藥種果樹,等待土壤變健康,要熬過前幾年幾無收成。他卻肯花整整六年的時間等待。縱使過了數年,李佳芸仍未忘記農夫昌輝說的,那片土地,是他的家,更是家族的根源,安身立命的所在,必須要好好的守護這塊地。
 一個夏天的時間可以做什麼?想和更多的人一起互動學習,可以報名夏令營;想要實踐自己所學的專長,可能就要參加實習計畫;想要認識不同的世界,或許就安排一趟旅行吧!但如果貪心一點,想在14天內擁有前面說的全部收穫呢?
 只有走進踏實又溫暖的土地,可以給你所有想要的!
 本書訪談12位過去九年間參與蹲點的青年,訪談蹲點的經驗對他們後來參與社會、關懷土地的行動與思維帶來哪些改變與影響。從過去(蹲點紀錄)、現在(目前所從事的事物、參與的行動)、未來(對土地的願景、嚮往),勾勒出蹲點行動在年輕世代創造的新價值。
關於【蹲點‧台灣】
 中華電信基金會於2009年起推動「蹲點‧台灣」計畫,讓青年有機會走出舒適圈與土地連結,實踐所學為土地付出,從中也體驗到「教室外的課程」。同時,透過青年資源的導入,為社區帶來多元的服務,包括活動記錄、藝術彩繪、英文教學、電腦課程、皮影戲、數位行銷、靜態及動態影像創作、樂器教學、樂團指導、身體律動、社區環境美化、社區事務協助等,從多面向協助社區成長,為偏鄉社區帶來了新的刺激和啟發,為社區居民帶來新的視野和想像,也與外界世界接軌,以實際行動縮短城鄉落差。
 「蹲點‧台灣」從開辦以來,至今已有全台40多校80多科系超過500位學生參與,每一年,青年們用擅長的文字與影像記錄能力,和熟悉的數位3C設備,從在地觀點為社區發聲,平衡城鄉認知。同時向社會大眾、青年學子提倡運用一己之力回饋社會、用影像留下台灣珍貴文化與真摯人情之蹲點精神,也為自己的人生視野開拓更溫暖的角度。
【推薦】
李偉文/卓火土/許芯瑋/陳清圳/陳聖凱/陳儒修/馮小非
楊力州/楊振甫/劉安婷/劉杏元/盧非易/蘇世豪Peter Su

古碧玲
 現任《上下游》副刊總編輯、臺灣全民食物銀行理事長,並展開食物農業、土地議題、弱勢關懷題材的書寫。
 曾任職於多家媒體與NGO。

高世威
中華電信基金會 副執行長

張嘉芳
中華電信基金會 經理

林佳儀
「蹲點‧臺灣」專案負責人

前言
偉大的渺小.渺小的偉大
文/古碧玲、高世威
旅行,從來不是為了到達一個目的地,因為,「旅行」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唯有用心在當下,才能發現璀璨的風景。二○○九年起,每年夏天,一群大學生頂著盛夏的熾熱,用十五天的蹲點來證明自己的青春、探詢自己的價值,若干年後,當他們重新看這段記憶,也重新看見了自己的初衷。

二○○九年,夏至的熱情
曾有人這麼說過,如果你想知道○•一秒的意義,可以去問一位短跑選手。那麼,如果你想知道「十五天」對一個大學生的價值,那就去蹲點吧!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
二○○九年,夏至的午後,我們前往拜訪了政大廣電系的盧非易老師,聊著基金會的偏鄉社區故事,也聊著即將到來的大學生暑假生活,突然,有種不言可喻的默契在流動著:這兩個因素結合的可能性︙︙。「服務學習不該只是一種形式化的過程」盧老師緩
緩說著「它應該有著更多的社會意義……」,「那就來蹲點吧」我們幾乎同時的說出口。
基金會自二○○六年成立後,在許多偏鄉社區或部落推動縮短數位落差與深耕社區文化產業,目前在全國有近百個長期耕耘的社區或部落,若能媒合學生利用暑假到這些社區或部落住上半個月,或許能激出不一樣的火花,於是,一個「蹲點」的雛形由然而生。
「要怎麼蹲呢?」這是衍生的第二個問題,十五天,不算太長,若沒好好規劃,可能在一個打盹的光景中就結束了。於是,在接續的討論中,我們慢慢理出頭緒:既然是一種體驗生活的學習服務,那麼,「服務」的過程是必要的元素,再者,記錄下這十五天的故事,也是讓記憶亙古銘新的方式,於是,「一手服務,一手記錄」的「蹲點.台灣」計畫,在二○○九年的夏天,出發了。

一手服務, 一手記錄
「蹲點.台灣」計畫的「一手服務,一手記錄」,有著它特殊的核心意義,因為「服務」應該是一種雙方共同成長的過程,而不是「施」與「受」的單向行為,所以我們會要求參與蹲點的同學,必須在出發前先和蹲點社區(部落)聯絡,瞭解社區的現狀與發展方向,並評估社區的需求與不足;最後,再依自身的學、經歷與能力,和社區共同設計出一份服務計畫,必須在十五天內和社區共同執行完畢。
由於我們完全不設限服務的內容、服務的類型,目的是希望同學依各個社區的需求進行設計,所以蹲點期間的服務過程也充滿了許多驚奇。例如:建築系的同學,幫部落完成即將新建的活動中心模型;電影系的同學,幫社區拍攝社區簡介影片;英文系的同學,幫
教會的小朋友複習英文課程;廣電系的同學,開設影像剪輯課程,帶領社區青年共同完成一支MV;視覺傳達系的同學,和社區伙伴共同完成社區圍牆的彩繪;音樂系同學教社區老人拉南胡、牙醫系同學向部落族人宣導口腔衛生、地理系同學帶領孩子以「定向越野」
的方式,探索自己的家鄉。此外,還有些不一樣的服務內容,例如教導戲劇表演課程、協助文化數位典藏、協助建置網站……等等,每一項服務計畫,都是同學和社區(部落)共同完成,這樣的過程,讓同學深深體會服務真諦。
除了服務的任務,我們更期待蹲點同學把這十五天蹲點的點滴心情記錄下來,因為剎那的感動有可能成為永恆的記憶,所以每天撰寫心情日誌也成了蹲點的重要課題;此外,為了鼓勵蹲點同學可以真正「蹲下來」傾聽土地的聲音、傾聽在地文化的呼吸、傾聽人們
汗滴背後的故事,所以蹲點同學必須在蹲點期間,找到一個社區的故事,拍攝一支十分鐘的微紀錄片。
其實,拍攝一支微紀錄片,重點並不在於影片本身,而是拍攝的過程,學習觀察、學會聆聽,進而融入當地,在一連串的碰撞、思考、生活當中,重新認識自己、認識這塊土地,就如二○○九年參與蹲點的古哲毓說的:「這片土地不單靠誰的獨白,你、我、每個人都期待在攝影機底下睜大雙眼的孩童們,如何在以後替部落寫下嶄新的扉頁。」

青春壯遊, 社會實踐家
十五天,對大學四年的生活,會是怎樣的漣漪,二○○九年蹲點的莊傑夫說道:「現在想起,畫面還是如此清晰,這段美麗時光,真真實實的『紀錄』在腦海。眼睛是我的鏡頭,記憶是我的底片,孩子們的笑聲是最動人的配樂。」
是的!十五天,不算長,但對於參與蹲點的同學,卻可能是大學四年中最鮮明的回憶。當同學們懷著滿腔抱負與熱情,誓言用十五天去幫助社區(部落),到了當地,才發現原來「到了部落以後,發現自己的能力遠超乎於我想像中的不足。去除了身旁熟悉的各個因子,反而讓我看清,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二○○九年蹲點同學游煖湲在部落格中寫下自己的心情。
於是,將自己放空、歸零、重新認識自己,成了每一位蹲點同學的必經歷程。二○一三年房星余在部落格中寫道:「如果沒有走過,我可能一直被侷限於社會裡編織出來的那些美好;如果沒有做過,我可能一直是一個逐漸被社會化的無知學生,然後嘴裡喊著愛台灣,卻完全不知道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是如何的存在、是如何的和我一起活著。」;二○一○年,劉清瑩也覺得:「這是一趟自我反省的旅程,改變我的人生觀。知足常樂,平凡就是福,許多慾望都是多餘的,導致自己的眼睛看不見真正的人生價值。」
經過一連串的自我探索與自我妥協後,同學們終於學會了傾聽,傾聽人們的聲音,也傾聽自己的心跳;當你真正「蹲下來」之後,你將會看到不一樣的視角,也開始重新學習成長二○一三年蹲點的李佳芸說:「這裡的綠草大樹能依照自己的意思自由舒展,不須被修剪成特定的模樣,而從早到晚皆有不同的動物輪流出沒活動。在這裡,第一次深刻體會到所謂與萬物的共生、共榮、共存。」;二○一○年鄒隆娜也感受到:「我們紀錄的是活生生的人,是真實的人生,是沒辦法預期的故事。從每個小朋友的身上,我們都見證了一部又一部進行中的電影,其中的曲折都像是好看的懸疑片一樣不可預期,又像是好看的文藝片令人催淚。」
終於,十五天蹲點即將結束了,回首這些天的足跡,除了不捨,擁有的是更多的成長,就如二○一○年蹲點同學楊岸青說:「我始終會記得,有一個地方,充滿情感、抱負,有人永不放棄地促進幸福」。這一趟蹲點旅程,對同學而言只是一趟有任務的旅行,但是在駐足的當下,我們,都改變了,這些細微的巨大改變,往往在日後的記憶反芻當中,不斷的湧現。如二○一○年蹲點的陳詩芸說:「我們一起生活了十五天,從陌生到熟悉,然後建立起如老友般的感情。在這個速食年代還能細嚼慢嚥,讓我在不多不少的半個月內,體會到慢活的幸福。」
若要說蹲點同學的收穫,或許二○一三年的蹲點同學鄧皓允可以做為註解,他當時是成功大學醫學系一年級的學生,蹲點的最後一天,他這樣說:「醫生是我未來的志業,在學校七年我可以學到醫術,但是在這邊的十五天,我學會了如何愛人。」

故事, 正要開始
每年的夏天,我們從近兩百組(兩人一組)報名同學中錄取二十五組,分配到不同的社區(部落)展開為期十五天的蹲點,蹲點期間的喜怒笑淚,都由得同學細細品味;十五天的結束,其實才是蹲點的真正開始。「蹲點.台灣」計畫,真正的目的並不是為社區(部落)提供短期的志工,也不是僅僅讓同學體會十五天的異地生活,而是希望透過十五天的熾煉,讓同學們在社區現場實際感受,傾聽土地的心跳,培養年輕人多元思考的能力,並透過系統性的邏輯思維,試圖去解決社區(社會)問題,這樣的能力養成,當未來畢業投入各個行業,都能帶著這樣的態度去看事情,透過熱情與思考去解決問題,在各個行業發光發熱,更甚者,未來可以回歸並投入社區(社會)工作,到時候的影響力才會被真正的看見,這也才是「蹲點.台灣」真正的價值所在。
就如同二○一二年蹲點同學李欣宜在蹲點日誌中寫著:「去過不少地方,認識的人不算少,告別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我知道這一次,當妳抬起臉睜大眼睛問我『姊姊∼妳會再回來嗎?』我可以踏實而篤定地說:『會。』因為我把部分的自己也給留在這邊了吧!」

【熱情推薦】蹲下來是為了親近這塊土地
李偉文/卓火土/陳聖凱/陳儒修/楊振甫/劉安婷/劉杏元

【推薦序】
深入角落,認識從未關注的世界 盧非易
讓溫暖的土,融入一輩子的血液 陳清圳

【前言】偉大的渺小.渺小的偉大

Part 1 如淡淡的青春印記 緣起不滅
    2009~2017年蹲點青年專訪
2009年:比亞外女力,成就多個第一次
【蹲點社區】比亞外部落

2009年:我的學校在山的那一邊
【蹲點社區】佳暮部落

2010年:我的心底仍想耕那一畝有機田
【蹲點社區】羅山社區

2010年:那些溫柔付出,是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
【蹲點社區】三峽復興堂

2012年:莫忘披上白袍初衷
【蹲點社區】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2013年:找到溫柔的方式讓自己絕處逢生
【蹲點社區】溪底遙學習農園

2014年:教孩子認識家鄉是成長的養分
【蹲點社區】屏東林邊永樂村

2015年:延續生命力的蒲公英種子
【蹲點社區】菁寮教會

2016年:在那裡實現了,完整了自己
【蹲點社區】路上教會

2017年:驚喜與驚嚇兼具的冒險旅程
【蹲點社區】鐵份部落

如小王子陪伴狐狸的真實版
【蹲點社區】頂洲長老教會


Part 2 蹲點在地 壯遊趣
同場加映①最熱騰胖的在地社區壯遊趣:2018年蹲點學生
同場加映②懵懂.尋路.照見:2009年~2017年蹲點學生
同場加映③第1屆「蹲點‧台灣‧心南向」:摘記台灣.越南,都是我的家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因為拍紀錄片,打開了對話
1立野回家去:媽媽,感謝有妳,我不再害怕會被歧視
2移起回家:當媽媽點香祭拜祖先,我心裡默唸「我是子孫,我回來了」
3心找西貢:從十多分鐘的紀錄片看到三個不同家庭的故事
4攜手並進,越進南海:見證胡志明市的繁華與國際化
5壹玖玖柒號越台:度過小學到高中快樂時光的台商學校
「蹲點‧台灣‧心南向」交流分享會:在感動中看到更多親情


附錄 一起回鄉設計吧!
設計思考必須要傾聽地方的需求
挖掘濁水膏土的寶藏
鐵份部落心裡和手上緊扣著的

1比亞外的女力世界
二○○九年
蹲點成員:陳克威(蹲點夥伴:古哲毓)
蹲點社區:比亞外部落(桃園市)
學校系所:政治大學 廣播電視系
現職:大鬍子影像創意工作室導演
在繁重的論文壓力下,當時徬徨的克威想給自己的青春留下註解,想讓傳播的意義重新被看見,於是,他成了第一屆唯一的研究所蹲點學生。

「去了才發現自己是滿無知的,對很多東西並不瞭解;去了成長的是學生,我們無法帶給部落什麼,反而是部落給我們東西比較多。」在雲霧繚繞的秀逸山間,都會男孩陳克威遭遇許多生命中的第一次。

「蹲點.台灣」十周年的二○一八年,陳克威已是拍過無數支微電影和廣告的導演,還是個一歲四個月的孩子之父。作為「蹲點.台灣」第一屆學生,二○○九年時,他是政大廣電所研二生;熟人都說陳克威是個「非常理性」的人,十年滄桑後,他理性依舊,只是現實生活讓他更加沉穩。
談起當年蹲點的桃園復興鄉比亞外部落,克威陷入遙遠卻親切的記憶裡……
「一直很想在這裡的雲海上看見夕陽,
總覺得一定很美。
但到了第十二天,我們才覺悟,這裡叫做『霧繞』,
想在這看見夕陽,那真的得向耶穌祈禱。」
這是他十年前在比亞外寫下心得。

挑戰「霧繞」一詞,以為可以衝破霧繞
主修外文系,出路令陳克威徬徨,從小就是「電視兒童」,經常陷入灑狗血的劇情而無法自拔,索性去念政大廣電所。研一升研二暑假前,所裡的盧非易老師推薦他參加中華電信基金會的「蹲點.台灣」;找來師大圖文傳播所研一生的大學同學古哲毓為夥伴,順利被分到第一志願的比亞外蹲點。
「當時看一切都很新奇,又有點怕怕的。」十年後克威沒忘記他們從山下一路晃晃搖搖兩個小時車程,抵達這座部落的第一印象,「完全是一座世外桃源!」按照蹲點計畫規定,出發前他們已擬定了一個服務大綱,陳克威負責規劃腳本與拍攝,「到了當地,一開始我們照表操課,前幾天是有什麼就拍什麼。」
入住接待他們的甘長老家--這位五十來歲的部落Ina帶著幾個未成年的孫女孫兒,孩子們時不時一大早就闖進他們房間,催促兩位大哥哥:「稀飯都冷囉!」與這家人和部落人朝夕相處,「坦白說,直到最後五天才慢慢把影片議題確定下來。」
年少難免有點輕狂的陳克威與古哲毓身處雲霧環繞的比亞外,總認為可以站在海拔一千公尺高處眺望夕陽,不信邪地幾度想挑戰當地人自稱的「霧繞」這泰雅名詞。曾拉著部落孩子們,開著部落族人的貨車在狹窄山路上狂飆甩尾,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雲霧中反覆鳴著喇叭,但夕陽始終躲著他們,不曾現身過。

「阿信」們撐起比亞外,男人都跑哪裡去了?
比亞外景致固然美麗不可方物,然而迄今回想起來,真正打動並牽引他們在重返部落多次的卻是裡面的人,以及他們看似滋味淡然卻耐人尋味的生活。
「我們確實帶著刻板印象進入部落,但我們自己會有些省察,進去後倒沒有太強烈的震撼。只是我們會期待原住民有原住民的某些模樣,想像與現實間落差不小。」回首看,陳克威坦承,「和多數人對原民男性勇猛的刻板印象不同,我們在比亞外的女人身上看見力量。」部落裡靠著女性長輩和女孩們撐持著,所謂「勇士」--男士明顯極少,多數都到山下謀生,青年、男孩都寥寥無幾人,觀察到這現象後,「我們的片子就從數位鴻溝轉成以人口外移為主軸。」
陳克威這支紀錄片處女作中呈現大量女性視角,男性相對少;聚焦在小孩子以及留下來的人身上,等於是採反面角度「透過暗示點出青壯人口外移的現況。比亞外的女人讓我們想到日本的『阿信』,以及傳統的東方女性堅毅特質,然而,卻又有些不同。」(

親睹部落面臨從慣行農法過度到有機耕作的兩難
那些日子裡,甘長老經常跟陳克威聊起自己的兒女,「正如同偏鄉的隔代教養家庭,身邊總是圍繞著大小不一的孫子,但卻老看不見女兒和兒子,她一個人就這樣守著老屋,熟練地照顧小孩。」
也會在凌晨四五點曙光初現的比亞外,看見充滿朝氣的甘長老正要去割草,稍晚些就見到她在烈陽下全副武裝;週日,作為部落長老的她會站上台為部落祈福、為族人禱告…「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比亞外女人的力量。她偶爾也會背著孩子一邊割草、抱在懷裡參加禮拜,那時,那股力量就更複雜、也更偉大了。」
今日的比亞外已是一顆閃亮的原民部落明珠,境內的有機種植常被作標竿,並獲得「幸福社區」美譽。但蹲點那些天裡,陳克威親睹部落面臨從慣行農法過度到有機耕作的兩難,「那時候,有個團隊在福山農場做有機種植,剛好他們來比亞外建議部落如何轉作有機種植。雖然福山團隊會補助些經費,但部落本身不僅得更改原來的習慣,還得投入一些費用才能開始作有機。」眼見部落面對有機農業一事,意見極其分歧,「像尤浩長老是想做,但有些人則不看好」。

只要與平地人的經濟體制一產生連結,原住民的生活就會變調
當時正值暑假,滿多部落青年都回到比亞外,這兩個都市青年與部落青年一起運動、游泳、瀑布跳水的互動密切中,逐漸體會何以部落留不住青壯男性。甘長老的話,言猶深印在陳克威腦海裡:「以前大家都在山上,自給自足,沒什麼錢的問題;現在開始需要賺錢過生活,山上又沒什麼發展,小孩子得上學,耆老們得生活,青壯年只得出去賺錢。」
看到部落在現實生活中的無奈,陳克威說,「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山上與山下的生活愈來愈像了,部落人要擔心的不再只是單純收成問題,而是這些收穫能轉換成多少貨幣,貨幣又能買多少東西?這或許不是比亞外部落才有的問題吧?只要與平地人的經濟體制一產生連結,原住民的生活就會變調。」
這些問題都是陳克威不曾遇到過的,原來在人間仙境般的比亞外蘊藏了許許多多難以克服的現實問題,每天手持著攝影機背後,他們融入部落的生活,思考如何以自己拍的片子去詮釋部落的狀態,「我很難具體說造成哪些果,但那段日子到今天印象還很深刻,在記憶裡也占了滿大的比例。」日後,陳克威返回尋常生活,與其他蹲點的同學交流,大家普遍認為,「去了才發現自己是滿無知的,對很多東西並不瞭解;去了成長的是學生,我們無法帶給部落什麼,反而是部落給我們東西比較多。」

第一次拍的兩支紀錄片都得獎,確認了自己可以做這件事
《比亞外》紀錄片陸續讓陳克威拿了「攝區二三事」紀錄片徵件競賽等獎項,「一個是亞軍,一個是佳作。都是紀錄片的第一次,覺得滿鼓舞的。」聊起蹲點的影響,「其實光是可以拍紀錄片這件事情就覺得影響滿大的,如果沒有去蹲點,也許就不會做現在的工作了。等於說我人生第一次拍的兩支紀錄片都得獎,確認了我可以做這件事。」
十年過去,陳克威仍未忘卻比亞外部落幫他們取的泰雅族名,「在當下甚至到現在都還滿有感覺的,雖然名字用到的機會不多,但這是一種感情。」在他們剛下山那幾年,曾幾度回到比亞外,「很像一個家人回家,滿溫暖的感覺。」
如今常常以導演身分記錄蹲點計畫的陳克威,回頭看現在的學弟妹,「我覺得進入社區的興奮感,以及接觸到一個不同文化的趣味感仍是一樣的。差別是社區愈來愈有經驗了。」幾年前,他跟拍屏東永樂社區即發覺,「他們已經接待了四、五次了,甚至比去的學生更有經驗;反而是學生要學習如何去蹲點,學習在當下去跟在地的長輩、同輩互動。」
二○○九年的夏日,似乎開啟了陳克威透過各種角度拍攝台灣各角落的契機,日後的工作跑遍許多部落,等於是重新認識這塊土地,「雖然目的性更強,不像去比亞外蹲點那麼單純,感覺不一樣。蹲點是有點體驗,有點冒險的感覺。」

在現實壓力中,透過傳播專業重拾理想
穩重的陳克威談起現在的工作,「都是為了生活。」但他沒忘記理想,「最近我常常回到學校(政大),和老師們討論如何運用我們的傳播專業,在充滿混淆假造的新聞環境裡,找出一條路。」
「我記得當時八月時,他們跟我們分享了賣相不好,但甜度其實很厲害的水蜜桃。」陳克威幽幽地回味……看似短暫的十五天,影響如此綿長,偶爾隱隱浮現於現實生活中。或許就如同他自己當時蹲點日誌所寫的:「看見比亞外的女人這麼厲害,比亞外的未來絕對不會缺少力量。在這裡待個幾天就可以發現,部落的新血幾乎都是女孩子……,雖然現在還只比我們的膝蓋高一些,但她們長大以後的作為值得期待。二、三十年後,已經年近半百的我們,或許也能夠和他們一起為比亞外做些什麼吧,我們是這樣希望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