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這一代的武林02:街霸秘笈
定  價:NT$280元
特  價:NT$199
優惠價: 9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老霸主地位不保,新勢力野心勃勃,青城派躍躍欲試要取代鐵掌幫,從此以後,江湖上也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風血雨!
※不論任何行業,都有其秘而不宣的秘笈,王小軍在武林中闖蕩,讓他稱霸街頭、氣壓群雄的訣竅是什麼?秒殺眾人的必殺技又是什麼?永遠讓人猜不透下一步會如何出招的王小軍,接下來又將使出什麼怪招?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不再無病呻吟
群雄叱吒風雲
盛世即將降臨
誰能笑傲武林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武林!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受到委託,王小軍和胡泰來在學校門口等候,欲解決校內霸凌事件,沒想到碰上前來滋事騷擾的小混混,胡泰來本著救人精神,打退小流氓,卻也得罪了虎鶴蛇形幫的人,雙方結下樑子,眼看一場衝突不可避免,王小軍和胡泰來該怎麼應戰?盜帥楚中石三番兩次夜探鐵掌幫,竟是為了尋找秘笈,鐵掌幫真的有所謂的秘笈嗎?秘笈究竟藏在何處?

【武林秘笈】峨眉派:歷史上的峨眉武術起源於先秦時期;創始人是先秦時期的武師司徒玄空,武術成型的時代則是南宋,代表人物為峨眉山白雲禪師和白眉道人。宋朝以後,峨眉山更成為道場,是我國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峨眉十二樁功一直傳承至今。
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你能把我怎麼樣
第二章 活的百科全書
第三章 青城四秀
第四章 范冰薇
第五章 競爭對手
第六章 高手在民間
第七章 貓抓老鼠
第八章 厲害的豬八戒
第九章 街霸秘笈
第十章 峨眉掌門

謝君君低著頭徑直走了進來,院子裡的人,他看也不看一眼,獨自進了正屋坐在他平時坐的位置上,然後愁容滿面地開始嘆氣。
王小軍暫時顧不上理楚中石,詫異地說:「謝老闆,老頭子們都有事不能來,你這一缺三還打算開一桌啊?」
謝君君有氣無力道:「你別管我,就讓我在這躲一會兒。」
王小軍道:「那個黑心房產商又找你麻煩了?」
謝君君哭喪著臉道:「要是那樣倒好了——我爸從老家看我來了!」
胡泰來忍不住道:「這不是好事嗎?」通過和王小軍閒聊,他知道謝君君是外地人。
王小軍道:「難道是……老爺子缺錢花?還是老爺子出什麼事兒了?」
謝君君道:「我爸不缺錢,也沒病沒災,他是來看他未來的兒媳婦的。」
「他未來的兒媳婦……那就是你還沒過門的老婆——」王小軍理了一下關係,納悶道:「你不是連對象也沒有嗎?」
謝君君用白淨修長的手指神經質地捲住長髮的末梢又放開,鬱悶道:「可不是嘛,老頭這些年一直催我結婚,還物色了好幾個女孩逼我回去相親,我不回去,他就整天鬧,不是說自己得了絕症,就是要和我斷絕父子關係,我被逼得沒辦法,只好說在這兒找了一個,為了怕他不信,還給他寄過幾回照片,老頭安穩了半年最後還是殺過來了,說要見見真人。我上哪兒給他找真人去呀?」
胡泰來撓頭道:「你這事兒辦得……真是!」
謝君君幽怨道:「我也知道這是自個兒找死,可我不是沒辦法了嗎?老頭現在就從火車站搭車往這兒趕呢,他那個脾氣要是知道我哄著他玩了大半年,非把我店砸了,把我綁回去隨便配給一個村姑不可!」
胡泰來勸道:「一會兒見了老人家,你好好跟他說。」
謝君君眼圈一紅道:「沒用的,我爸要是好說話那種人,我有必要千里逃亡似的跑這麼遠嗎?現在好不容易算是事業小成了,沒想到還是抗爭不過命運。」
王小軍感慨道:「你這情況倒是跟唐思思差不多,不然這樣,我讓思思冒充你女朋友糊弄一下老頭,把他開開心心哄回去也算功德一件,你也替她頂頂槍眼,把她那個未婚夫擋走,這才叫兩全其美。」
謝君君低著腦袋道:「要能找人代替我早就找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給老頭寄過照片……」
王小軍一拍大腿道:「你這才叫自作孽不可活,沒事寄什麼照片啊?」
「你以為老頭好騙啊?」
王小軍又燃起萬一的希望道:「照片給我看看,是不是從網上隨便找的?」
楚中石在一旁等得不耐煩道:「王小軍你別想打岔,我說的條件,你到底答應不答應?」
王小軍瞪他一眼道:「難道你就不好奇嗎?」
楚中石無語,只能等謝君君拿照片。
謝君君哆哆嗦嗦地掏出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這回連楚中石也忍不住伸長脖子看著。
照片上的女孩五官十分清晰,只見她瓜子臉、大眼睛、櫻桃小口,難得的是明豔的容貌下,眼神裡卻有種內斂的斯文秀氣。這照片唯一不足就是看不到拍攝背景,也不知是在什麼光線下拍的,使得這美女的臉略微失真,總覺得像在哪裡見過,哪裡又十分彆扭。
胡泰來道:「這女孩兒長得很漂亮呀,真人在哪兒?」
謝君君支吾道:「沒有真人……這是我自己用電腦軟體弄出來的!」
王小軍一蹦道:「那原形是誰?」
謝君君忽然眼含熱淚,用指頭在照片上摩挲著道:「臉是范冰冰的、眼睛是趙薇的、嘴是李冰冰的。」
王小軍被雷得外焦裡嫩:「這眼神是怎麼回事?趙薇可沒這麼欲說還休!」
「是……劉詩詩。」
王小軍仰天長嘆:「謝君君啊謝君君,看不出你除了會剃頭以外,還是個駭客啊!那劉詩詩跟吳奇隆都結婚了,你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謝君君捂臉道:「總得有個氣質擔當才能顯得更立體嘛。」
王小軍甩手道:「這我真幫不了你了,這樣,你爸把你抓走以後,短時間內我倒是可以幫你照看一下理髮館,黑心地產商不是看上你的地嗎,我正好替你賣了,放心,錢我會一分不少地匯給你……我能為你做的只有這麼多了。」
楚中石站在和王小軍若即若離的地方道:「王小軍,我的條件你到底想的怎麼樣了?你要不答應,我可這就要進行下一步計畫了。」
「你給我去……咦?」王小軍打量打量照片,又托著下巴瞄了楚中石一眼,忽然招手道:「借一步說話。」
到了屋外,王小軍道:「你會易容是吧?」
楚中石吃驚地後退一步道:「我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想都別想!」
王小軍嘿嘿笑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再說,你不是已經給我開了條件了嗎,你幫我我才能幫你呀。」
楚中石咬牙道:「我幫你冒充屋裡那貨的女朋友,你就把秘笈畫出來給我嗎?」
王小軍道:「哪有那麼便宜的事?這種小忙最多換一張圖。」
楚中石憤然道:「那得耗到什麼時候去?不行!」
「我們鐵掌幫一共有鐵掌三十式,你每幫我一次,作為報酬我給你一掌的圖,隔三差五地也就湊全了,何樂而不為呢?」
「一張圖總歸是太少,這樣吧,你一次畫十張圖給我,我幫你這次!」
王小軍搖頭:「殺價可不是這麼殺的。」
「那五張是最少了。」
王小軍冷不丁道:「兩張!這是我的底價了,你愛幫不幫,反正我和謝君君關係也沒到那份兒上,我這是給你個臺階,也給我個臺階!」
這話倒也不全是託辭,王小軍自始至終也沒有把鐵掌三十式當成寶貝,他是真心想擺脫楚中石的糾纏,但總不能被對方一威逼就妥協,乾脆想了這麼個辦法,既不丟人,還能借機作弄一下楚中石。
楚中石見王小軍態度堅決,想了半天終於跺腳道:「成交!」

屋裡,胡泰來正在陪著謝君君一起發愁,王小軍大步走進來道:「謝老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謝君君愁苦道:「現在中五百萬對我來說也不是好消息。」
「咱們長話短說,我這個朋友他能幫你的忙,你不是需要一個跟照片上長得一樣的人嗎?他能幫你找著。」
「啊?」謝君君抬頭道,「別鬧了,照片上的人根本不存在,他去哪兒找啊?」
王小軍道:「這你就甭管了,你就說你想不想度過這次危機吧?」
「當然想。」
楚中石隨後進來道:「照片我帶走了,你還有別的要求嗎?身高體重三圍什麼的?」
「沒有……只要臉長得差不多,我就謝天謝地了。」
「等我半個小時。」楚中石也不多說,拿著照片出了門瞬間就不見了。
謝君君半信半疑道:「他去哪兒了?」
「幫你找人啊。」
王小軍說著衝胡泰來使了個眼色,胡泰來一愣之下也明白了,臉上表情扭曲,想笑又不好笑,憋得五官挪移。
謝君君趴在桌子上哀嘆道:「不出意外的話,這是你們最後一次見到我,明天的現在,我說不定已經在和一個村姑圓房了。」
王小軍忍著笑道:「圓房這麼美好的事怎麼被你說得像上刑一樣?」
謝君君幽怨道:「那也要看跟誰圓,跟不喜歡的人圓房,那就是對自己的背叛。」
王小軍道:「一會兒那『姑娘』來了,你可不要喜歡上她。」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謝君君就那樣趴在桌子上,眼睛盯著手錶,好像在看自己人生的倒數計時一樣,良久之後嘆氣道:「我爸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在我店裡鬧事了。」
話音未落,一個店裡的學徒氣喘吁吁地衝進大門道:「師傅,有個老頭跑進咱們店裡見人就罵,說是你爸!」
王小軍不料謝父說來就來,不禁急道:「救星怎麼還沒出現?」
謝君君本來也未抱什麼希望,淒淒慘慘地說:「我就在這兒躲一會是一會吧。」
門口的學徒冷不防被人拉了出去,一個中氣十足的老頭邁進當院喝道:「謝君君,你給我出來,躲天躲地躲不了你親爹,今天我要是見不著你對象,老子跟你沒完!」
謝君君一聽這聲音,嚇得魂飛天外,戰戰兢兢地起身來到門口,強顏歡笑道:「爸,你終於……來了。」
謝父冷冷道:「少扯那些沒用的,你對象呢?」
謝君君垂頭喪氣道:「我實話跟您——」
他話沒說完,忽然有個沙啞的女人聲音道:「君君,這就是你爸爸嗎?」
眾人回頭,就見裡院走出一個女孩,尖下巴大眼睛,一張櫻桃小口,長得十分漂亮,穿著一身樸素的白色連衣裙飄然出現,讓人恍若身在夢幻。
謝父自以為看穿了兒子的把戲,他此次師出有名,要先當眾揭穿他的謊言,誓要將兒子裹挾著回老家找人完婚,此刻見這姑娘出現,眼珠幾乎掉出眶外,一張老臉頃刻由憤怒至極生硬扭轉成一個諂媚的笑。
「喲,這姑娘……叫什麼來著?」
女孩瞪著謝君君道:「君君,你是不是還沒告訴過叔叔我的名字?」
他眼神像信號燈一樣刷刷直閃,似乎有無窮的訊息要和謝君君傳遞,這「姑娘」自然是楚中石改扮的,他沒想到謝父來得這麼快,有很多本該先瞭解清楚的事還沒來得及說,這會兒只能即興發揮。
謝君君懵了老半天這才道:「哦,我一直說想給老爺子驚喜,所以你的名字我暫時保密了。」
謝父嘿嘿一笑道:「這臭小子每次都給我打馬虎眼,搞得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楚中石咬牙道:「叔叔,我叫范冰薇。」
王小軍小聲跟胡泰來道:「范冰冰、李冰冰、趙薇的縮寫。」
胡泰來也小聲道:「劉詩詩呢?」
「他演不出來,直接給刪了。」
謝父走到楚中石面前打量著,由衷讚嘆道:「哎呀,真有長成這樣的姑娘啊,不怕你見怪,我一直以為這小子是在網上隨便拿了張照片騙我呢。」
王小軍把臉扭在一旁,幾乎憋笑憋出內傷。
謝父忽然疑惑道:「冰薇啊,你身體夠棒的啊。」
王小軍馬上就發現問題了——謝父看楚中石,也就是「范冰薇」的時候幾乎是仰著頭的,楚中石身高大約在一米七左右,而且偏魁梧,他雖然外貌化裝成了個瓜子臉的美女,可身量沒變,還肩寬背厚的,也就是說,一個長相十分婉約美豔小姐卻有著副拳王泰森的身板,也難怪謝父有此一問,就楚中石現在這副樣子,孫悟空不用拿火眼金睛看也得把他當妖精給打死——這變得也太不小心了!
王小軍翻個白眼,暗中衝楚中石比了根指頭,意思是說這麼糙的活兒只值一張圖。
中石當下機智道:「叔叔是不是嫌我胖啊?」
那含嗔撒嬌的樣子倒是當得起五十分的演技。胡泰來實在受不了,背過身研究牆壁去了。
謝父大聲笑道:「不嫌不嫌,身體結實好生——冰薇啊,你的嗓子是一直這樣的嗎?」
王小軍道:「叔,你就別問了,年輕人和年輕人在一起,有很多事是會把嗓子弄啞的。」
謝父不解道:「比如?」
王小軍掰著指頭數:「比如坐雲霄飛車呀,看恐怖電影呀,聽演唱會呀。」
謝父爽朗道:「現在的年輕人我是弄不懂啦,看到君君有人陪,我就放心了。」
謝君君弱弱地道:「爸,冰薇你也見了,那個……你先去漱洗漱洗,咱們晚上一塊吃個飯。」
「好,說好了我請客啊,把你這些朋友都叫上!」
謝君君使勁點頭:「好好好。」
老頭轉身回理髮館去了。
謝君君一屁股坐在地上道:「嚇死我了!」
「累死我了!」楚中石也長出了一口氣。
王小軍捂著胃道:「噁心死我……和老胡了。」他呵斥楚中石,「你能用點心嗎,綠巨人頂了個狐狸精的臉就出來為禍人間啊?」
楚中石朝王小軍使了個眼色,提醒他謝君君還在場。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的臨時女友是男人改扮的,事情恐怕會更加複雜。
謝君君起身拉住楚中石的手道:「美女,謝謝你啊——小軍,你不許這麼說人家!」
他盯著楚中石的臉打量了半天感慨道:「真的跟照片上一模一樣啊!美女,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呀?」
楚中石勉強道:「我是個演員。」
「小軍,你那朋友是電影製片嗎?怎麼什麼演員都能找著?」謝君君仍沉浸在無限的驚訝中。
王小軍哼道:「他就是一雞頭,手下姑娘多的是!」
謝君君也不理王小軍的胡說八道,誠懇道:「姑娘,大恩不言謝,報酬的事我一定不會虧待你,不過,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楚中石甩脫他的手,無奈道:「你還是就叫我范冰薇吧。」
謝君君一挑大拇指:「好演員,入戲快!」
王小軍失笑道:「你爸倒真是個外貌協會的,除了看臉,別的啥都不挑啊!」
謝君君羞澀道:「我爸只要知道我沒騙他就行,冰薇就算兩百斤他也不會介意的。」
楚中石小聲對王小軍道:「時間太緊湊,本來我會縮骨法能調整身材的,沒來得及,現在還用調整嗎?」
王小軍揮手道:「算了,老頭眼睛不花,別沒事找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