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公告!即日起門市營業時間調整為AM9:00-PM8:00,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與您共同防疫,台灣加油。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用詩告白套書(共二冊)
定  價:NT$650元
優惠價: 79514
可得紅利積點:1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空氣中浮動著曖昧的氣息,你知道愛情來了,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那就用詩來表白吧,因為,愛是為你寫一首詩。

單書簡介:

《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

荒野終究還是會長出玫瑰
狐狸會遇到豢養他的小王子
如果我的詩集能被你領養
那樣的關係一定很甜蜜
---銀色快手

愛情來了,卻不敢說,就讓詩人替你說。

詩人銀色快手,把愛中的一切,從思慕、同行、分歧、痛苦,寫得那樣清晰。這是一本適合結束曖昧的告白詩集,送給所有你想愛的人。


《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一共四個篇章,代表著愛情的四個面向。從〈檸檬香氣的夏天〉啟程,轉入〈青春時光多麼值得浪費〉,一直走到〈分岔的髮尾〉,最終章則是〈為愛死過好幾回〉。

四個篇章,六十七首詩,三篇散文,有時候像貓一樣漂浮,喵喵哼唱愛情的甜蜜;有時候如地獄歸來,嘴角流著愛情的腥血。

銀色快手的詩,總是有無限意象,像走入充滿風景的文字星球,那裏四季分明,讀著讀著,就變成旅人,在他的詩裡流浪著。這樣的詩人寫愛情,更是迷人,他一層一層把人帶進愛的迷宮,那裡面有渴慕、相伴,也有思念、狂暴,和失去的疼痛。有的詩像童話那麼甜,那是愛;有的詩像海上颶風那樣無情,那也是愛。

愛從來就不只有一個面向。在詩人眼中,更是如此。看他剝開、拆解愛的一切,幸福有之,疼痛難免,看得真過癮。

愛情如此複雜,我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貓咪谷柑的療癒詩》

感受不到愛,就養貓,你將發現自己擁有無限的愛的潛能。

台灣第一本貓咪創作詩集。
吳念真、唐美雲、萬芳,朗讀推薦。
版稅全數捐贈浪貓與紙風車。

王谷甘是一隻貓,一隻流浪過的,橘色的,寫詩的貓。他很喜歡說話,有一天,他跟溝通師說:「我想寫詩。」他的媽媽無條件接受了這一切,幸福的谷柑於是成為詩人谷柑。

谷柑寫詩有時快,有時慢。他住在淡水河畔,有一扇窗可以看河、看雲、看太陽、看月亮,他很喜歡涼涼的月亮,寫了很多首關於月亮的詩。他也喜歡太陽,軟軟的黃黃的亮亮的,所以偶爾他也寫太陽。他迷戀黑白貓歐歐,形容歐歐眼睛亮亮的,谷柑也亮亮的。但谷柑最喜歡的還是媽媽,因為太喜歡了,所以他說:「想念媽媽的谷柑不是詩人,是一隻貓。」

這本書除了有谷柑溫暖的詩、可愛的照片之外,谷柑媽媽還針對每一首詩寫了小短文,讓大家更容易進入谷柑的世界。


本書特色

《曖昧來得剛剛好》
1. 銀色快手第一本情詩
2. 從詩人眼中探討愛情的種種。
3. 以愛情為主題,解剖愛中的一切。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
1. 台灣第一本由貓咪寫的詩集。
2. 在煩躁對立充滿爭吵的台灣,吟誦柔軟如貓的詩。
《曖昧來得剛剛好》
銀色快手 我不是個健康的人,喜歡聽有病的音樂。喜歡背單字、番茄汁、魔法與催眠,在桃園經營書店,養六隻貓。
出版詩集《古事記》、《羊宇宙的沉默》;譯作有《地獄變:芥川龍之介怪談傑作選》、《葉櫻與魔笛:太宰治怪談傑作選》、《蜥蜴的尾巴:私藏版電影軼事》。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
王谷柑 貓詩人、詩人貓,台北淡水貓。曾經跟所有流浪在外的貓狗同伴一樣,生活是得捱著暗巷避開人、縮躲路邊草叢等雨停,有時候,遇上好心人給餐飯,有時候也會空著肚子曬太陽。後來,走進了一個願意共度貓生的人類家庭,因為愛與尊重,所有胸口想說的話有了出口,於是誕生了這本詩集。

《曖昧來得剛剛好》
徐珮芬、陳曉唯、黃以曦、韓麗珠、晚安詩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
吳念真  唐美雲  萬芳  溫柔獻聲
專業拍貓人/吳毅平  養貓詩人/銀色快手  全方位藝人/蔡燦得  微笑推薦

《曖昧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

{情詩選讀}
<下雨總是好的>

孤獨的時候 下雨總是好的
假裝有誰 陪伴著自己
 
悲傷的時候 下雨總是好的
也許沿著雨滴 就能找到你
脆弱的時候 下雨總是好的
彷彿聽見什麼 內心迸裂的聲音
想你的時候 下雨總是好的
感覺你一直都在 從不曾放棄


<春琴抄>

直到我的眼睛
重新漆上
妳喜歡的顏色
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繁星>
 
也許可以寫首詩
把字句敲進天靈蓋
吹起人骨做成的號角
用懸念串起五色旗

妳將不再感覺到溫度
甚至沒有孤獨的渴望
一切因果都要走到
沒有路的天涯為止

手捧著近乎灰燼的毛氈
曾經靠近臉頰靜電摩擦
很想形容那樣的呼吸
但我真的毫無頭緒

生命總是經受各種磨難
像苦行僧匍匐於地面
卑微地忍耐暴風雪低空掠過
逐漸失去血色的黎明啊

妳彷彿天使般輕盈
飄進我不設防的夢境
路途也許並沒有那麼遙遠
我正趕往約束的場所

想起詩人低吟著
四月是殘酷的月份
而妳淺淺的微笑
眼神依然繁星閃耀


<好過>

還在下雨嗎
窗外灰灰的依舊
心情一直晾不乾

想你難免眼角潮濕
渴望陽光
將我人間蒸發
你或許不會再有
靈魂如此契合的牽絆

風箏是沒有腳的
陀螺還在原地轉呢
路途那麼遙遠
總不會遇見同一個人
重複同樣的錯

黑夜滲透我的脆弱
你的臉那麼陌生荒蕪
想著你可能
過得比從前艱難
我也就放心了

{推薦序}
推薦序  因為妳,我的世界沒有鬼  黃以曦

注射針管在回憶裡
流淌著愛與毒液
如詩人在深海漫步

蛛網包覆疼痛
沙漏倒流體溫
若你傷害了我
愛會不會更深刻

我們嘗試著不同體位
擁抱彼此成為蔓生的植物
誘引花蜜的瘋

——<罕見的病>,《曖昩來得剛剛好——銀色快手情詩選》


如果世界是一張卷軸畫,它會走多遠?如果愛情的情節在低一階的維度,故事的起頭、中間與結局,該怎麼寫?

銀色快手的情詩,每一則,像幅精雕的多焦點圖面,圖面中央有樁懸而無決的感情事態;然後,每一則與下一則牽連,推移成飽滿而載有細節的時間;再然後,隨「檸檬香氣的夏天」、「青春時光多麼值得浪費」、「分岔的髮尾」、「為愛死過很多回」章節行進,哪個「她」、那個「妳」,被講究地廓清,從一張被渴慕的臉,成為一個牢牢的影子。

多數情詩會有些幻夢的成分,愛迷糊了思緒,愛闔上了眼也別過了臉,但銀色快手的情詩,卻是清醒的。它們許多或在黑夜的最崖邊上、在第一道曙光恰恰前一刻,但總之,未曾入夢,拒絕入夢,為了確實凝視情人的大或小或散漫的事件,為了,妳在那裡、我在這裡、我正對著、說愛妳、對著我說出口的我愛妳,一切必須在場,在同一與唯一的世界。

這些情詩仍是甜滴滴的,金鳥般的童話意象,說話像擺頭哼唱的歌。詩裡的季節,銀色快手大聲點著數著:未孵化的夢、鐵軌一般長的遺忘、櫻花底死亡的香氣、不願出租的黑暗……。還有更多更多,好甜好甜。詩人繼續,說他,要在喜歡的人身上植草,要與愛人一同野蠻;他決定,一起殉死,他把顏料倒進湖裡,再躲進秘密的井……。這麼奶蜜。

然而,銀色快手的詩,裡頭真正,是明明的結實、毅然與絕對性。那是些非實現不可的愛情,甚至是已寫成定局的愛情。就算其實不是。

這些情詩有一種,鈍器錘打的痛和殘酷。那後面,是愛的霸道,愛對詩人自己及其戀人的佔領。

是否其實這書裡,是愛,而非關愛情?詩人以不容分說的篤定,轉繹與創造所有場景。詩人殷殷銜來流洩著彩色的光的石子,一個,再一個,直到一座好高的塔。塔樓頂端,有公主。詩人剪去了公主的長髮,如此他才能永遠愛她。因為,他早已永遠愛她。

人們都說,我們的世界,有正面,還有背面,無論面前的路怎麼開闊長遠,總是有什麼,要從背面蒙上,就會改變一切。但我們可不可以,讓那些很重要的事,被憑空雕塑出來,方方面面,照顧妥貼,沒有遺憾也從不犯錯?

能不能讓我的愛情是一樁永晝?妳,是我的未來,慢慢地,更多細節,繼續展開。沒有飄忽的夢。沒有鬼。

情詩通常是談戀愛的窩心禮物,銀色快手的詩,不該送人。那是戀人自己的秘密。


黃以曦,作家,影評人,著有《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離席:為什麼看電影?》


{作者自序}
自序  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  銀色快手

釀一首詩,需要多久時間?
愛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忘卻?

前些日子賈木許的《派特森》擊中我,領悟到很深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故事中一再被提醒的,我們的生活有大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租來的DVD在雨後的星期天下午很隨性的放著,家中的沙發電影院,那種創作的意圖又像野火,熾烈燒著我的身體,腦細胞都要沸騰了。

你在電影裡尋找詩,尋找人生的光和影,不在電影裡的時候,你在生活中尋找詩,有時隨興之至,有時刻意而為,你在尋找一種聲音,一種只有你才說得出來的語言,試著說給路人聽,說給時間與貓,那是無法任意被置換的語言,有著神秘的能量在裡面,很難解釋,有時是靈魂內面的音樂,有時只是清風流水,柳絮紛飛。

頻頻向觀眾述說的,其實是對生命的一些感覺,一些微小但強韌的信念,你無法扯破喉嚨跟別人解釋詩為什麼是詩,為什麼不是別的形式?為什麼不能像普通日常的語言那樣容易閱讀?其實是可以的,詩來自生活,電影也是。

詩很純粹,它是心象風景翻譯過來的語言,沒有文法,卻有旋律和節奏。寫詩的時候,音樂能幫助我進入狀況,以前啊悲傷的時候寫悲傷的詩,但快樂的時候不一定能寫出詩來,想寫快樂的詩,根本寫不出來,因為快樂其實比悲傷更難以掌握。現在的我,終於練就在快樂的時候寫悲傷的詩,比方說,讀邱妙津的《蒙馬特遺書》我就覺得,噢感覺來了,邱妙津的字裡行間,那種黑暗和憂鬱的力量太沉重了,我心裡有點化學反應,就去找些TRIP HOP音樂來聽,很快就完成了一首詩。

我從貓咪身上學到很多事。

耐心、觀察、包容、同理心、溝通、還有簡單。有了耐心,你會更有持續力;有了觀察力,你會更能專注在當下;學會包容,你的視野更寬廣;學會同理心,你不會對周遭的現象視而不見;學會溝通,不管人和動物都好相處;知道簡單的力量,複雜的事就難不倒你。


貓咪也教我如何斷捨離,被他們抓破,撕咬的,亂尿尿的,破壞殆盡的各種東西,各種物理意義上的,那些被迫要回收扔掉,徹底的,徹底的斷捨離,久而久之,我終於明白這就是人生的功課,只是貓咪他們不懂,也不會有差別心,除了生命之外,任何物品都可以捨得,可我捨不得的東西還有那麼多,列不完所有的清單,當你擁有愈多,愈覺得自己捨不得,斷不開,沒辦法像年輕時,活得那樣瀟灑自在,轉身就離開。

人生能捨得,是一種福氣。

我唯一捨不得,是這些寫給戀人的情詩,是為數可觀的情書遺產,留給那些被詩豢養的幸運讀者,捨得捨不得的事,都交給一首詩的時間去定奪,不管活在誰的故事裡,都要好好浪費彼此的青春,勇敢去愛,去感受。


銀色快手 2017.07.13 寫於荒野夢二書店四週年
 

附件二

《愛是為你寫一首詩—貓咪谷柑的療癒詩》
書摘  /  選詩

〈因為愛,詩人谷柑存在了〉
這是谷柑最早期的作品。裡頭的鳥、月亮,都是我日常所見的風景。
我經常看著月亮想媽媽,想著媽媽的模樣,媽媽的溫柔,還有媽媽的愛。
看著鳥,我也會想著媽媽今天去了哪,工作累不累,會不會早點回家。

總之是夾雜著思念與最日常的最初的創作嘗試。其實我沒有想到過,卻也的確想過,「媽媽會接受我會寫詩這件事」。是對媽媽太有信心了吧。但因為媽媽接受了,我更坦然也更有信心,每次聽媽媽大聲讀出我的詩,我就再一次確認自己是個詩人,心中所有想說的,都有詩可以表達了!

還記得我說的愛與信任嗎,媽媽,因為妳愛我,所以相信,所以詩人谷柑存在了。
有友〉
你有好朋友  媽媽有好朋友  爸爸有好朋友
我沒朋友
苦苦的朋友  也是好朋友

谷柑要朋友


〈我的星星〉

歐歐是一個女生  我喜歡的女生
像一片海的貓咪
黑黑的亮亮的  很遠的貓咪

歐歐是靜靜的海洋  在我心裡卻很大聲
我說了很多話  海都沒有聲音的

歐歐的眼睛是星星  會發亮的星星
跟我一樣的星星  我全身亮亮
歐歐星星發亮
歐歐在我心裡發亮
歐歐自己安靜的發亮

我喜歡歐歐
耳朵小小的都向外聽
我喜歡的歐歐  不聽我說話
但是我還是想說話給你聽
谷柑想要說給歐歐聽

歐歐~~歐歐~~
你是漂亮的星星

歐歐  我是谷柑
歐~歐~

〈愛〉


我愛你
谷柑愛
在你忘記我 聽不到我
在你變透明的時候

谷柑愛你
很多愛
不會變透明的愛

〈工作〉

工作不是一首詩
工作是工作
工作會帶走媽媽爸爸
乾媽妹妹工作會變透明
爸爸媽媽會不見
工作不是詩 寫不出來 只會不見

谷柑不會不見
谷柑會在這裡等不見回家
爸爸媽媽工作
谷柑的工作是等爸爸媽媽回家
因為他們看不見

谷柑等的時候 會變成貓咪
想你們的貓咪
等你們的貓咪不是詩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