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 鋼鐵德魯伊09:天譴 (完)

  • 系列名:Fever
  • ISBN13:9789863193746
  • 替代書名:Scourged
  • 出版社:蓋亞文化
  • 作者:凱文.赫恩
  • 譯者:戚建邦
  • 裝訂/頁數:平裝/336頁
  • 規格:21cm*14.8cm*2.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1/03
  • 中國圖書分類:美國文學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926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簡介引言

諸神黃昏,全球開戰。
台灣七星山主峰,孫悟空、二郎神參戰!
《紐約時報》暢銷榜人氣大作,《鋼鐵德魯伊》冒險最終章。
紐約時報暢銷榜、亞馬遜網路書店發燒奇幻小說、空降尼爾森公信榜排行、《出版人週刊》強力推薦

故事簡介

看來今天就是我個人的審判日,
而我有很多罪行要面對——
命運脫韁,洛基與各眾神殿中最黑暗的勢力聯手,準備引發北歐神話的世界末日——諸神黃昏。
面對這場全球性戰役,已經活了兩千多年的德魯伊贏面甚少,但他非得參加這場戰爭不可,只因他殺了諸神黃昏中的要角雷神索爾。
其他德魯伊也沒閒著。關妮兒前往台灣,與傳奇神祇孫悟空會合,對抗由七星山蜂擁而出的閻王幽冥大軍。而大德魯伊則四處奔走,撲滅巴伐利亞、秘魯等地被諸神黃昏波及的大火,好讓他訓練中的德魯伊學徒們能保有完整的世界以服務大地。
阿提克斯則要在各方勢力匯聚且敵友難分的主戰場上戰鬥。真正的戰友或許只有古老的印度女巫,以及態度難料的土狼神。他是否能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並且與他的獵狼犬一起邁向未來

本書特色

凱文‧赫恩是幽默機智的出色說書人。在本書中,他用合理的解釋把各神話傳說巧妙織進故事之中,創造出令讀者覺得異常熟悉卻又高度原創的世界。本書出版後在美國引起熱烈迴響,銷售長紅,更空降《紐約時報》暢銷榜。而在這裡,《鋼鐵德魯伊》系列的奇幻大冒險即將邁入結局!

凱文.赫恩(Kevin Hearne)土生土長於美國亞歷桑納州,而他筆下的「鋼鐵德魯伊」世界,也是從亞歷桑納坦佩市展開的。他與狗狗玩耍時總是全心投入,此刻很可能就正在和狗玩,比手畫腳說著像是「誰是好狗狗?」或「誰想吃點心?」之類的經典名言。他也喜歡抱抱樹、隨著老派重金屬音樂起
舞,而且還在看漫畫書。現在,赫恩與妻女定居於科羅拉多。
他從來不諱言說自己是個中年宅男,並且在小說中將他對超級英雄的熱愛與宅男特有的博學發揮得淋漓盡致。「鋼鐵德魯伊」系列所涵蓋的神話、文化信仰體系相當博雜,更有狼人、吸血鬼、女巫、妖精等等奇幻與傳說生物擔任重要角色;而諸如對現代年輕人的觀察與對宅生態的描述,以及引用電影或搖滾樂等等
大眾文化所作的精確比喻,更顯示出赫恩對漫畫、電影、搖滾樂這些大眾文化的涉獵之廣,以及他天性的幽默。這部融合奇幻與神話,加上一點電影或漫畫英雄的「鋼鐵德魯伊」,不僅為讀者帶來刺激的娛樂,也令熱愛各種大眾文化的粉絲深深著迷!
凱文.赫恩作品――
《鋼鐵德魯伊1:追獵》
《鋼鐵德魯伊2:魔咒》
《鋼鐵德魯伊3:神鎚》
《鋼鐵德魯伊4:圈套》
《鋼鐵德魯伊5:陷阱》
《鋼鐵德魯伊6:獵殺》
《鋼鐵德魯伊7:破滅》
《鋼鐵德魯伊8:穿刺》
《鋼鐵德魯伊9:天譴》(完)
《鋼鐵德魯伊短篇集:蓋亞之盾》

譯者簡介
戚建邦
,自由作家兼小說譯者。著有「戀光明」系列、《希臘神諭:逆子戰爭》、「筆世界」系列等小說。譯有「夜城」系列、「秘史」系列、《善惡方程式》、《審判日》、「魔印人」系列等小說。
各家書評強力推薦
「赫恩將讓人目眩神迷、走跳全世界冒險的『鋼鐵德魯伊』系列帶至最讚的音域。而在拯救世界的大量戰鬥與協議間,還有很多、很多的心。」——RT Book Reviews
「⋯⋯描述大德魯伊融入現代社會時遇到的困難⋯⋯節奏、幽默與神話讓這個系列永遠充滿樂趣!」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重點書評
「赫恩是個幽默機智的出色說書人⋯⋯本書可說是尼爾.蓋曼的《美國眾神》加上吉姆.布契的《巫師神探》。」
——SFF World 書評
「強大的現代英雄,擁有古老祕密、累積了二十一個世紀的求生智慧⋯⋯以活潑的敘事口吻⋯⋯一部旁徵博引的都會奇幻冒險。」
——《學校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赫恩用合理的解釋把神話巧妙織進故事中,是部超級都會奇幻。」
——哈莉葉.克勞斯納(Harriet Klausner),著名書評與專欄作家
「融合了現代背景與神話,令人愛不釋手、歡笑不斷的喜劇。」
——阿利‧馬麥爾(Ari Marmell),奇幻作家
「這個風趣幽默的新奇幻系列在故事中融入凱爾特神話,還有一個思想前衛的遠古德魯伊。」
——凱莉‧梅丁(Kelly Meding),奇幻作家
「凱文‧赫恩為古老神話注入新意,創造出一個異常熟悉又高度原創的世界。」
——妮可‧琵勒(Nicole Peeler),奇幻作家
「如果你喜愛幽默有趣的都會奇幻,那《鋼鐵德魯伊》是你的菜。如果你喜歡豐富精彩的都會奇幻,更該拿起《鋼鐵德魯伊》,以及凱文.赫恩未來出版的任何東西。」
——SciFi Mafia 網站書評
「帶來超棒的情節、超幽默的敘述,超有趣的動作派小說。」
——The Founding Fields 網站書評
「絕對會被凱文.赫恩創造的世界吸引。」
——Yummy Men and Kick Ass Chicks網站書評
各家書評強力推薦
「⋯⋯描述大德魯伊融入現代社會時遇到的困難⋯⋯節奏、幽默與神話讓這個系列永遠充滿樂趣!」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重點書評
「赫恩是個幽默機智的出色說書人⋯⋯本書可說是尼爾.蓋曼的《美國眾神》加上吉姆.布契的《巫師神探》。」
――SFF World 書評
「強大的現代英雄,擁有古老祕密、累積了二十一個世紀的求生智慧⋯⋯以活潑的敘事口吻⋯⋯一部旁徵博引的都會奇幻冒險。」
――《學校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赫恩用合理的解釋把神話巧妙織進故事之中,這是部超級都會奇幻。」
――哈莉葉.克勞斯納(Harriet Klausner),著名書評與專欄作家
「融合了現代背景與神話,令人愛不釋手、歡笑不斷的喜劇。」
――阿利‧馬麥爾(Ari Marmell),奇幻作家
「這個風趣幽默的新奇幻系列在故事中融入凱爾特神話還有一個思想前衛的遠古德魯伊。」
――凱莉‧梅丁(Kelly Meding),奇幻作家
「凱文‧赫恩為古老神話注入新意,創造出一個異常熟悉又高度原創的世界。」
――妮可‧琵勒(Nicole Peeler),奇幻作家
「如果你喜愛幽默有趣的都會奇幻,那《鋼鐵德魯伊》是你的菜。如果你喜歡豐富精彩的都會奇幻,更該拿起《鋼鐵德魯伊》,以及凱文.赫恩未來出版的任何東西。」
――SciFi Mafia 網站書評
「帶來超棒的情節、超幽默的敘述,超有趣的動作派小說。」
――The Founding Fields 網站書評
「絕對會被凱文.赫恩創造的世界吸引。」
――Yummy Men and Kick Ass Chicks網站書評
「赫恩將讓人目眩神迷、走跳全世界冒險的『鋼鐵德魯伊』系列帶至最讚的音域。而在拯救世界的大量戰鬥與協議間,還有很多、很多的心。」――RT Book Reviews

根據莫利根宛如噩夢般造訪時所說,諸神黃昏會在接下來幾日內展開,而且大家都不會有好結局,因為天啟末日的結局通常不怎麼樣。或許我還能做點什麼來降低傷害;不過不管怎麼做,都沒辦法抹煞如果我沒殺死諾恩三女神、解開北歐諸神的命運鎖鏈,這一切根本都不會發生的事實。整件事幾乎都是我的錯,罪惡感已經宛如九噸重的苦惱般掛在我脖子旁。我也不認為事後能像柯爾律治筆下的古舟子那樣輕易脫身。和這種超大型爛攤子相比,把你的故事告訴隨便一個婚禮賓客只是不痛不癢的懲罰。
幸好我有個朋友可以扛起這種負擔,讓我暫時忘記所有煩惱。
「多和我說說你這個肉醬吧的點子,阿提克斯。」在我們轉移回奧勒岡的家前,歐伯隆雙掌貼在塔斯梅尼亞一棵羈絆樹上說道。我的愛爾蘭獵狼犬認為我在跑去和世界各地萬神殿裡的諸神、怪物及各式各樣惡魔交戰前會大吃一頓,而他要我幫他、歐拉和星巴克——我們的新波士頓梗犬——弄個肉醬吧,就像沙拉吧那樣。我們是在波特蘭偵辦歐伯隆自吹自擂為「被綁架的貴賓犬事件」時收養星巴克的。「有沒有包括所有之後會被我寫進《五肉書》裡的肉,還是只有傳統肉醬吧的那些東西?」
「我會準備代表五肉類型的肉。」我保證。
「那醬汁呢?不會只有一種,對吧?」
「當然,你不是有句格言在說這個嗎?」
「喔,那是共產黨宣言裡最棒的句子,你提過的那個卡爾寫的。『各盡所能,各取所肉。』」
「呃……我想你引述錯了,歐伯隆。原句是『各取所需』。」
「好吧,我得把那句話改成和肉有關,阿提克斯,所以就改了。」
努力不讓歐伯隆接觸雙關語樂趣無窮。「改得很棒。這句話除了你的意思之外,不可能被解讀成其他意思。走吧。」
我把我們轉移到威勒米特國家公園麥肯錫河附近的木屋,歐伯隆立刻對其他獵狼犬心靈大叫。
「嘿,歐拉!星巴克!我們回家了,猜猜怎麼樣!阿提克斯要幫我們弄個肉醬吧!」
星巴克立刻用有限的字彙高音頻回答。「好哇食物!」他說。
「聽起來像是香腸絞肉機以來最棒的人類發明!」歐拉補充,兩條狗一起衝出狗狗門來迎接我們,歐拉跑在後面,因為她肚子很大,快要生了。
我得花點時間應付狗狗口水,並在他們詢問肉醬吧細節時試圖用兩隻手掌滿足三條狗。我承認現在沒有足夠資訊提供更多細節。
歐伯隆難以置信。「好了,阿提克斯,給我等等。你到底缺乏什麼資訊?你當然知道獵狼犬存在的基本條件?肉就在外面,就和真相就在外面一樣,我們每一種肉都要吃到!這樣夠了嗎?」
「每一種都要?歐伯隆,不可能。」
「不可能嗎?不可能嗎?」
「沒錯。至少在現有時間內不可能。或許之後可以當成要一起達成的目標。但此時此刻我們得侷限在尤金鎮能找到的肉。厄尼斯在嗎?」
厄尼斯‧高金斯─史密斯是我們請來照顧狗的人,過去幾週裡一直在仰賴他的幫忙,特別因為歐拉快要生了。他有隻名叫傑克的標準貴賓犬和叫奧澤郎——簡稱奧吉的拳師犬,正和他待在屋裡。
「有,他在。」歐拉說。
「我或許該去打個招呼,確保他沒意見讓傑克和奧吉一起來吃肉醬吧。不過打完招呼後,你們三個想和我去尤金鎮買肉,好讓你們建議要買什麼嗎?」
「太棒了!」歐拉說。
「好哇食物!」星巴克叫道。
「我現在就建議你全部都買。」歐伯隆說。
「你想不想去?」
「想呀。我的建議不會變,不過我想在車上聞聞風的味道,在你的椅墊上流口水。」
「好,給我點時間和厄尼斯說。」確認傑克和奧吉可以在謹慎看顧下參加肉肉狂歡會後,我的獵狼犬擠進我在歐伯隆稱為「火車上的松鼠」事件後買下的五四年藍色雪佛蘭貨卡車。歐伯隆從後車窗看向貨斗。
「我不確定你有足夠空間放我們要的肉,阿提克斯。」
「非常夠了,歐伯隆。」
「但是要有剩肉,阿提克斯!剩肉,你不在時吃!」
「現階段除了好幾種肉和醬汁外我不做任何承諾。既然你都興奮到這種地步了,或許在路上可以講個知名獵狼犬的故事。」
「知名獵狼犬?」歐拉豎起耳朵。
「比較小的獵狼犬——事實上,是比格犬。」
「喔,我喜歡比格犬!」歐伯隆說。「他們很擅長聞兔子的味道,然後我就去追。」
「那頭獵狼犬叫什麼名字?」歐拉問。
「賓果。」
「喔,就和農夫有隻狗的那首歌一樣?」
「就是那首歌。我可以告訴你們激發那首歌創作靈感的賓果的真實故事。」
「他有故事?」歐拉在我們開上車道時側頭問我。車內很擠─兩頭獵狼犬就擠成一團了,星巴克得坐在我的大腿上,他們全都超興奮的。
「歌裡只說賓果是他名字喔,然後就沒了。」
「喔,那首歌還有較早的版本,有提到些英勇事蹟。而我知道英勇事蹟的細節。」
歐伯隆停止看貨斗和想像上面裝滿肉的畫面。「好了,阿提克斯,你引起我的興趣了。告訴我賓果的故事。」

十八世紀,農業和工業革命之前,蘇格蘭南部高地——最接近英國邊境的區域——有個甘藍菜農。他名叫道格拉斯‧麥克‧譚海斯,蓋爾語中的道格拉斯‧麥塔維許。除了山坡的甘藍田和牧草地外,他還在穀倉旁養了些動物——一頭乳牛、一頭犁馬,還有最重要的,一座雞舍。因為雞——那些謙遜的恐龍後裔——實在太好吃了,得想辦法阻止狐狸來偷吃。又因為甘藍菜對某些動物而言同樣美味,所以也得防止兔子之類的動物。這就是賓果的責任——他的工作有一半要保護農場,另一半則是要看起來可愛。賓果在這兩方面表現得都很傑出。
但他擔心他的人類。道格拉斯,你知道,在一場悲劇過後開始酗酒。他妻子生第一胎時難產而死,孩子沒多久也死於熱病。他心碎了,借酒澆愁,賓果擔心他永遠無法恢復正常。
一天晚上,道格拉斯皺眉看著晚餐的馬鈴薯甘藍菜派時——那道菜叫作朗博戴桑普——賓果在屋外引發一場大騷動,道格拉斯假設農場來了個不速之客。他拿起火槍時已經微醺,那把槍為了應付這種狀況隨時都裝填了火藥和彈丸。
有隻狐狸想要溜進雞舍,賓果正在把他趕往隔壁農場。他們的籬笆有道梯蹬,因為他們是好鄰居,狐狸走梯蹬,賓果跳過去。那就是原版歌詞的第一句:「農夫的狗跳梯蹬,他名叫賓果。」第二句和農夫的喝酒習慣有關,而且是千古名言,因為道格拉斯已經醉到不該幹跨越陡梯蹬這種事。爬上梯蹬沒有問題,但下來時就慘不忍睹。他第一階就滑跤,手指扣到扳機,朝天開了一槍,最後腦袋重重摔在最底下的梯階。他當場昏倒,鮮血淋漓。
好了,賓果一聽到槍聲,發現他的人類不再喊叫後立刻丟下狐狸。賓果跑回道格拉斯身邊,想要叫醒他,甚至還流口水到他鼻子上,但是沒有用。於是又急忙跑到隔壁農場,死命大叫到有人出來,然後來回奔跑,直到鄰居了解他有東西要給他們看。
他們跟著賓果找到道格拉斯,把他帶回屋裡,清理乾淨,包紮頭部。鄰居姓梅菲爾,當時有個表親——年輕的金柏莉‧梅菲爾來訪,而她覺得道格拉斯很英俊,賓果也很可愛。事實上,為了獎勵賓果表現優異,她拿了幾根淋有醬汁的香腸給他吃。道格拉斯醒來時,發現金柏莉善良、美麗,而且他的狗顯然很愛她,所以他完全無法抵擋她的魅力——再度墜入愛河。原版歌詞下一句是這樣:「農夫愛上美麗女生,送她枚婚戒喔。」
接下來是描述婚戒的一些細節,但他戒酒了,又變成從前那個開朗的自己。這就是賓果在歌詞中化為永恆的原因。他保護了美味的雞,救了他的人類一命,還幫他的人類找到新歡。但原版故事隨著時間遭人遺忘,直到小孩邊拍邊唱的那首只剩下故事概要的兒歌出現。

歐拉有問題:「你怎麼知道?你認識道格拉斯嗎?」
「不,多年以後在美國,我見過他兒子——他和金柏莉生的。很多農夫都在現代稱為『低地清掃』【註】的事件中飄洋過海。」
「阿提克斯,我覺得這個故事和我們有很多共通點。」歐伯隆說。
「有這種事?」
「這個,沒錯!我很擅長保護你,而且我也很英俊。對吧,歐拉?」
「他說得對,阿提克斯。他很英俊。」
「看吧?我和賓果很像!只不過我還沒有自己的歌,而我認為那是很嚴重的疏失。或許我們可以做一首歌!」
「或許。怎麼唱?」
「有隻獵狼犬叫歐伯隆,他愛香腸肉汁!肉——汁!肉——汁!肉——汁!他愛香腸肉汁!」
「好哇食物!」星巴克一副鼓掌叫好的語調。接下來的旅程中,他們就在編歌詞和輪流探頭到車窗外度過。
抵達尤金鎮時,獵狼犬同意待在貨斗上,等我去買肉和醬汁需要的食材。
我把可以購買的東西化成心靈影像傳給他們選,而且強迫一定要選,而不是真的什麼肉都買。理由很實際——我沒有那麼多時間或廚房空間做那麼多好料。但因為不知道下次回家是什麼時候,我確實想要花點時間幫他們做頓豐盛大餐。我看著包裝得像波浪般起伏的碎牛肉看到出神,心知我或許永遠回不了家,死透到連靈魂捕捉符咒都沒辦法復活,變成蟲的食物,用人皮,而不是聚苯乙烯和玻璃紙包裝,但除此之外和在打折的百分之九十瘦肉沒有多大差別。歐伯隆明白表示不管有多危險,他要跟我去,但我說不忍心看他受傷。我需要有個可以返回的家園。光是想到他沒有我獨自生活,或我沒有他就令我心痛;簡單來說,我們會孤寂又羞愧地活下去。到時候我們都不會想吃這種大餐。如果不能和對方分享的話,我們說不定根本不會想吃東西。
「阿提克斯,車裡可能有點輕微的口水問題。」歐伯隆說,打斷了我多愁善感的幻想。「你或許會想買綑紙巾。超吸水的那種。快點。」
「我有小狗要餵,你知道。」歐拉補充。他們真的是最棒的獵狼犬。
我們一回家,厄尼斯就來幫忙,廚房裡擠了五隻獵狼犬,直到我命令他們通通出去,待在不會絆倒我們的地方流口水評論香味。我們煮了鍋燉肉、烤春雞、乾醃香腸片、燒烤肋排,還溫火慢燉四種不同的醬汁。並且做了檸汁醃魚生,烤肋排旁邊還有劍魚排,雪松板上擺滿薄薄的豬肉片。
料理完畢後,我們把所有東西放上餐桌——就差沒有真正的吧台,把醬汁放在湯盤裡。厄尼斯和我讓顯然飢腸轆轆的獵狼犬坐在桌前,拍了幾張照片。接著我們給一隻獵狼犬一個盤子,讓他們自己挑選要吃的肉,雖然他們肯定會全部先嚐過一遍,然後再回來要最喜歡的肉。
「喔,哇,阿提克斯,今天是我這輩子吃得最好的一天。」歐拉說。
「我同意。沒錯。我們在南達科他吃的野牛大餐也不錯,但這頓比那頓還棒。」
「好哇食物!」星巴克插嘴。
處理善後很費工,但厄尼斯和我還是搞定了,接著我睡了幾個小時,然後在凌晨時分幫他們揉揉肚子,親他們頭,告訴他們我愛他們。我從後門溜出去,肯定他們平安無事讓我微感寬心,開始著手處理我自己的爛攤子。我脖子上有九噸重的苦惱要移除。


莫利根上次來訪時說得不清不楚;她只說洛基很快會展開行動,沒說什麼時候,從哪裡開始。想要有效反制他,我就需要更多細節,而我知道要去哪裡找細節。擲魔杖不能達到我要求的精準度;要能夠解讀未來細節的絕頂先知。乳酪法師梅克拉之前幫過我兩次,希望她能再幫一次。
她最近搬到伊凡阿不拉奇——愛爾蘭九神界之一,通常是馬拿朗‧麥克‧李爾在管——那是我幫她逃離幾個吸血鬼關注後的事。那個威脅現在已經結束,所有相關吸血鬼都已經面對最終死亡,她想要的話就可以回來。
她顯然想。我找到她時,她看起來有點煩惱。「怎麼了?」
「這裡有鬼。我是說他們最近才來的。非常奇怪。」
「他們有攻擊妳?」
「沒,他們不用攻擊就夠嚇人了。」
「嗯。那可能是因為馬拿朗‧麥克‧李爾放棄了引領亡靈的職責。莫利根也一樣,所以亡者都四處亂跑,沒去該去的地方。」
「好吧,我要離開。」
「我就是來問妳這件事的。還想要塊乳酪。」
她垂頭喪氣。「你當然想。這次你又想問什麼?」
「我聽說諸神黃昏即將展開。我想知道第一次攻擊會何時在哪裡發起。」
「好吧。」她毫無語氣地回答。「和往常一樣舒適宜人的地方。這年頭哪裡出產最棒的乳酪?」
我聳肩。「很多地方。法國聽起來如何?有去過嗎?」
梅克拉眼睛一亮。「啊,法國乳酪!就是那裡了。我想去向他們學習,順便教他們點東西。」
我幫她收拾了點行李,然後轉移到法國山羊乳酪區的普瓦捷外一片小樹林。
梅克拉最後或許會想去其他地區,但我認為這裡景色迷人,而且不必應付巴黎的瘋狂就能找到她需要的東西。畢竟,她很習慣隱居生涯;光是普瓦捷就足以帶來強大的震撼了。
「我法文有點生疏。或許非常生疏。」
「會想起來的。妳暫時可以先用英語過活。」
「你這麼認為?」她神色懷疑地看著附近街道。我們要去超級市場購買製作乳酪的基本材料。
「我沒看到長得像我的人。這或許是個壞主意。」
我微微一笑,因為我知道她會重新考慮。
「至少我們先去超市,做個乳酪。如果事後妳還是覺得不自在,我就帶妳去別的地方。」
梅克拉同意這種做法,她左顧右盼,雙臂抱著自己。不過進入超級市場,提起籃子後,她的社交焦慮逐漸消退,由專業的興趣取而代之,開始搜尋材料。她也留意到店裡有些客人不是白人,而她路過時會對他們僵硬地點頭微笑。不過在乳製品區遇上了要更多交流的情況。她從冰箱裡拿出幾夸脫山羊奶,轉身發現面前有個穿著打扮很像她的女人,厄利垂亞風格,身穿輕便上衣,領口有金黑滾邊,在中間交會,向下延伸到腹部。梅克拉的是藍黑色滾邊,不過其他部分幾乎一模一樣。兩人眼中露出認得家鄉服飾的神色。對方有著底色較淡的深棕色皮膚,和梅克拉膚色很像,她先開口。
「妳是厄利垂亞人嗎?」她用法文問。
「對,」梅克拉說。「妳呢?」
對方回答說是,露出燦爛笑容,她們隨即切換成母語交談,而我聽不懂。我離開梅克拉的視線範圍,以免她覺得得向對方介紹我。結果很完美;她完全忘了我的存在,非常興奮能在離家鄉這麼遠的地方遇見厄利垂亞人。
隨著她們越聊越起勁,我開始假裝閱讀附近某種餅乾的原料,接著我在她們的聲音中聽出一些特質,於是偷看她們的靈氣一眼。沒錯。有點性慾。她們看對眼了。酷。
對方問了個問題令梅克拉驚覺她不是一個人來的。她轉頭找我,我輕輕揮手。她有點窘迫地介紹我是她朋友康納‧莫洛伊。她的新朋友介紹自己叫菲優莉。
「很高興認識妳。」我以法文說。「請慢慢聊。我不趕時間。」我再度退開,決定深入研究那些餅乾。
一段時間後,梅克拉找過來,神采飛揚。「菲優莉給我她的電話號碼!你知道這表示什麼嗎?」
「她喜歡妳。」
「不!我是說『是』,但那表示我得弄支電話!」
「我同意。我們去弄電話,幫妳安頓下來。」
我們買好東西,找家有廚房的長住飯店租了一個月。我們沒明說但有共識的協議,我幫梅克拉在這裡——或其他地方——開始生活,代價是她的乳酪魔法。她可以利用這個月轉移資產,找個適合長住的地方。
我盡量不在梅克拉準備做軟山羊乳酪時亂晃,或表現出不耐煩的模樣。身為全世界最頂尖的乳酪法師,她能從乳酪凝結出的圖案中看出未來的細節,遠比所有我會的占卜方式準多了。我寫下一個問題,雖然問題有好幾個部分。當準備好時,她大聲唸出問題:「洛基、赫爾和約夢剛德會在何時何地展開諸神黃昏?」她微微搖頭嘆氣。「好了。開始吧。」她瞇眼打量不鏽鋼鍋裡的山羊奶,添加凝乳酵素,讓奶開始發酵凝結。
我拿飯店的便條紙和筆等在一旁。
「先是約夢剛德。斯基柏林南方的半島。接近一座堡丘。」
「什麼時候?」
「我最多只能看出是星期四早上。」
星期四。索爾的日子。當然洛基會選星期四開始。那就只剩下三天了。
「另外兩個呢?」
「洛基和赫爾會在同一天出現,下午。但地點是瑞典。一座湖的北邊?」
「我知道那個地方。世界樹根羈絆在那裡。可惡。我得打幾通電話。」
「我需要電話。」梅克拉提醒我。「好讓我可以打電話。」
「對。我去幫妳找支一次性手機。很快就回來。」
沒多久我就找到一家賣一次性手機的便利商店。買了手機、幫她開通後,就把手機交給梅克拉,外加感謝和祝福。
「盡快打給菲優莉。」我說。
「為什麼?」
「因為她喜歡妳。也因為星期四。我會盡我所能,梅克拉,但結果或許不會太好。別做要熟成的乳酪。」
「不好笑,我的朋友。」
「對。對,不好笑。」

——阿提克斯接下來的冒險,請見《鋼鐵德魯伊9:天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