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580元
優惠價: 9522
可得紅利積點:1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1919-1927年在中國出現了一股反基督教思潮,當時的中國教會面對這個挑戰,與國外差會逐漸脫離關係,開始發展教會的自立運動。本書即是探討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採用歷史關聯法,亦即在一連串「反基督教」的文化事件、政治事件中,探索其與中國教會之回應,特別是與本色化思想的興起和發展之間的關聯。

  作者在書中說明新文化運動的反宗教性,促使中國基督徒發展出自我批判的態度,渴求跨越教會的藩籬,進入世俗世界與之互動。而1922年和1924至1927年的「非基督教運動」(簡稱非基運動),迫使中國基督教徒與外國差會劃清界線,與中國人民認同,並融入中國文化與社會。這兩股挑戰中國教會的力量,迫使教會思考如何發展出獨立的、非宗派的、合乎中國人的民族特質的、與中國文化和生活方式相融合的本色教會。

  本書的研究提供寶貴的歷史資料,並對思考如何建立本色化教會的教會領導者與信徒,指出一條可行的道路。
趙天恩 牧師 (Jonathan Tien-en Chao,1938-2004)

生於中國遼寧省,早年在中國、香港與日本接受教育,並畢業於美國的日內瓦大學(文學學士)、威斯敏斯特神學院(道學碩士)與賓夕法尼亞大學(哲學博士)。

他創建香港的中國神學研究院(1975)、中國宣道神學院(1987)與中國的中福神學院(2001),而且先後擔任台灣的中華福音神學院第一任教務主任(1970-1971)、道生神學院復校後的第一任院長(1988-1989)、基督書院院長(1989-1992)等,一生致力於中國的高等神學教育。

趙牧師於1978 年在香港設立中國教會研究中心,專注當代中國基督教研究,開始出版《中國與教會》、China and the Church Today等期刊與《中共對基督教的政策》(編著)、《扶我前行》、《洞燭先機》、《靈火淬煉》、《當代中國基督教發展史》(合著)等研究書籍,開墾當代中國基督教的研究。
1978 年重返中國,接觸中國教會與領袖,鼓勵家庭教會開展「野地神學院」來推動神學教育,並在大江南北促進教會合一,傳遞「三化異象」(中國福音化、教會國度化、文化基督化),心懷中國,不愧為中國教會的「良師益友」。

趙牧師自1970 年代初至離世為止,在世界各地以「三化異象」為宗旨,大力鼓吹中國宣教,並向海外中國知識分子傳道,更創建中國福音會(1986),讓「中國宣教」成為世界宣教的重要部分, 是中國宣教的推動者。
目錄
內容摘要 ― 3
推薦序一 余達心 ― 11
推薦序二 邢福增 ― 17
引 言 ― 21

第1 章 西差會建立中國本土教會的挫敗 ― 57
一、中國人排斥基督教的因素 59
二、基督教與外國侵略勢力的聯繫 62
三、本色化教會宣教模式的不足 69
四、西差會所建立的教會與中國文化脫節 85

第2 章 1911 年辛亥革命與中國教會自立運動 ― 95
一、1911 年辛亥革命對中國基督徒的影響 96
二、中國教會自立運動的發展 98
三、教會自立運動的貢獻與局限 123

第3 章 新文化運動的挑戰與中國本色教會理念的發展(1919-1922) ― 131
一、新文化運動的反宗教特質 133
二、基督徒對新文化運動的回應 151

第4 章 1922 年的非基督教運動與中國本色化教會思想的發展 ― 175
一、非基督教運動的性質與發展 176
二、基督徒對1922 年非基督教運動的回應 190
三、本色化教會觀的進展 207

第5 章 反帝國主義與中國本色教會運動之形成(1924-1927) ― 213
一、1924 至1927 年間非基運動的發展過程 215
二、非基攻勢本質的變化 221
三、反基督教攻勢的升級 234
四、反基督教活動的衰退 238

第6 章 邁向「中國的基督教」:1924 至1927 年間基督教對反帝國主義運動的回應(一)― 243
一、脫離帝國主義
二、認同中國:基督徒的愛國主義 260
三、基督教與中國文化的融合 268

第7 章 邁向「中國本色教會」:1924 至1927 年間基督教對反帝國主義運動的回應(二)― 295
一、本色教會的討論 297
二、本色教會的思潮 300
三、本色教會的外部表徵 319
四、本色教會運動的式微 329

結 論 ― 333

附錄一 中國基督教本色化論著(1912-1949)― 358
附錄二 1926 至1927 年間成立中國基督徒聯合會之城市 ― 374
參考文獻 ― 378
索引 ― 423
中國基督教本色化的嘗試

1919 至1927 年間,中國基督徒對反基督教壓力最主要的回應,就是嘗試建立中國本色教會。他們希望通過這種努力使基督教為國人所接受。其實本色化之舉並非他們首創。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上,已有過外國宗教本色化或中國化的實踐,其中尤以佛教最為突出。芮沃壽指出,佛教在中國用了兩百多年的時間(317-589)才完成了「歸化」(domestication)過程。在這一時期中,佛教適應了中國文化,與中國哲學傳統和文學交互影響,按照中國社會的需要發展其信條和實踐。經過了這個「中國化」的階段之後,佛教才開始獨立發展(589-900)。
景教也曾走過「中國化」的過程。公元698 年和781 年的現存景教文獻顯示,來自近東的西教士們曾嘗試用道教和佛教的術語進行傳教工作,以求適應中國的國情。遺憾的是,儘管當時的西教士享有相當的自由,景教卻未能在中國文化土壤中生根,以致在後來的逼迫下,景教從中國土地上銷聲匿跡。
從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耶穌會會士試圖將天主教植入中國土壤。耶穌會會士大都是歐洲的飽學之士,他們來華後直接接觸儒家學者,並在接觸過程中發展出一套文化適應策略,避免和中國文化、政權發生衝突。假如後來沒有和道明會、方濟會在「禮儀之爭」上的衝突,耶穌會對中國文化所採取的文化適應策略,或許還可以進一步發展下去。32 第一次鴉片戰爭(1839-1842)後,基督新教的西教士開始在中國工作,他們矢志建立「本土教會」(native church)。他們所理解的本土教會,是自養、自治、自傳的教會,這一點我們將在第1 章中討論。令人遺憾的是, 他們的意向雖好,目標卻未能實現。究竟他們因何失敗? 在本色教會發展過程中,外國西教士究竟能扮演什麼角色?
1919 年以前的中國基督教會,單從數量來看已相當龐大,但實際上仍處於外國差會的領導和監護之下,在資金、領導能力和神學思想方面仍依賴著西教士。1901 至1919 年間,基督教的發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良機。可是在如此有利的條件下,大多數宗派教會內的中國教會領袖,卻對教會的本色化反應漠然。儘管少數中國教會領袖探討了本色化問題,但這種討論只在他們和西教士之間進行,並沒有擴展到一般中國同工中去。不過,在這階段,中國沿海地區還是有一些牧師率先發起了中國教會自立運動。我們將在第2 章中看到,這場教會自立運動成功地建立了一批自養、自治、自傳的教會;只是規模有限,而且僅局限於教會的獨立,並沒有超越教會以外,觸及基督教與中國文化、民族生活之間的互動問題。
直到「五四運動」以後,中國教會領袖迫於面對日益激烈的反基督教情緒,才生發了民族身分的意識,並由此發展出本色教會思想。本研究期望探討他們的本色教會思想,旨在通過這些探討,對基督教作為外來宗教,如何在中國實現本色化的討論上得到啟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