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夜天子第二輯06:千鈞一髮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7119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如果沒有殘酷的懲罰,背叛和謀反的成本就太低了。
一個已綿延數百年的龐大家族,沒有做錯事的嚴厲處罰,又如何保證它的統一和持續?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于珺婷站在那兒,正痛心地看著她執迷不悟的兩位叔父,毫無防範。利刃森寒,轉瞬及體……
森寒的刀鋒反撩上去,在空中劃出一道亮麗的弧線,猝不及防的于珺婷反應卻是極快,隨著刀尖劃過的方向,她猛地向前一個大彎腰,肚腹堪堪避過刀尖,可吹毛斷髮的鋒刃卻又觸及她的胸部。
然而,「卡嚓!」一聲脆響,那人的頭顱已被于珺婷硬生生擰轉了一圈。于珺婷穩穩地落在了那人背後,這一切兔起鶻落、電光石火,不過就是剎那間事,生死已定。原本攥在那頭目手中的背刀落在地上,那頭目雙眼怒突,驚愕地看著于珺婷,目光中充滿恐懼:土司大人怎麼會武!他從沒見過這位女土司舞槍弄棒,怎也想不到嬌怯如她的這般模樣,不但會武,而且武功如此高強!


◎明朝小檔案:「軍政合一」
土司制度是軍政合一的制度,在土司轄內,各大小土官不僅是地方上的最高行政長官也是最高軍事長官,各自擁有數量不等的軍隊,俗稱為「土兵」,其編制包括營和旗兩種。營是土司正規部隊的編制,旗的多少則以地域來劃分,而旗的多少並不代表實力的大小。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第一章 亂成了一鍋粥
第二章 千鈞一髮
第三章 猝變
第四章 做你的小女奴
第五章 一個驚人的消息
第六章 一頂湛清碧綠的王冠
第七章 莫忘初衷
第八章 閹人的夢想
第九章 比暴發戶還暴發戶
第十章 我要上春晚

中南門碼頭,銅仁最繁華的所在之一。
碼頭邊兒上有一處大車店,店裡有一處大伙房,伙房不僅供應自己店裡住客的伙食,而且還向碼頭上的力工們出售午餐,所以這伙房比起一般店裡的廚房要大了數倍。
不過,住大車店的雖然大多是商賈的隨從下人,碼頭上的力工雖然都是苦哈哈,其中總有些管事、二掌櫃和碼頭上的工頭兒、監工一類的人物,比起苦哈哈們要趁點錢。
這些人的吃食就要比一般人的伙食好一些,這些人的飲食就是由那個圓潤的胖子負責的。胖子姓軒,其實還沒到三十,以前碼頭上的人都叫他小軒。
大概六年前,小軒患了一場怪病,病癒之後,身子就像氣兒吹的似的開始膨脹起來,運動、節食全不管用,看郎中也沒效果,掙扎了兩年,灌了無數藥湯下去,反而變得更胖了。
於是,小軒認了命,從那以後,小軒就成了胖小軒。
胖小軒只負責給工頭、管事們做菜,菜肴要精緻一些,他有自己的一處小廚房,水案是他婆娘,兩個小工是本家侄子,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于珺婷搖身一變,化名小魚姑娘,成了小廚房的第三個小工。很少有人會鑽到廚房裡來,「小魚姑娘」又不大出去,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廚房裡加了人。
幾天下來,一開始很是有些手足無措的小魚姑娘漸漸會做一些簡單的幫廚事務了。至少她現在摘芹菜不會留下葉子,扔掉菜莖,也不會頻繁地打碎碗碟。
其實從小就被作為土司培養的小魚姑娘在十二歲那年,也曾一時好奇,想要到廚房裡一展身手,結果廚房的大師傅是跪著教她做菜的,而且自始至終不敢抬頭看她。
與此同時,大管事、內管家、婆子、丫環、隨從、侍衛把個廚房擠得滿滿當當,她剛興致勃勃把油倒入鍋,婆子們就變聲變色地把土司大人給架開了,擔心油熱了濺到她的手上。
她剛抄起菜刀,開心地想切上一把青菜,內管事又滿頭大汗地撲上來,唯恐切了土司大人的青蔥小手,最終于土司的廚房體驗之旅無疾而終。
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于大姑娘從那以後就再也沒進過廚房,直到今天。此時,小魚姑娘正拈著一把菜刀,對面前那條從錦江裡捕撈到的大鯉魚虎視眈眈。
大鯉魚拍打著有力的尾巴,躺在砧板上,一雙魚眼很輕蔑地瞪著她,旁邊胖小軒的兩個侄子戰戰兢兢,一副隨時撲上來救人的模樣。
胖小軒站在灶台旁,手上麻利地炒著菜,眼角卻也在?著這邊,臉上油汗滾滾,也不知是被灶火烤的,還是被土司大人嚇的。
「你們別過來,我一定行!我就不信了,我還治不了它!」
小魚姑娘抄著菜刀,瞪著面前那尾大鯉魚,咬牙切齒地吩咐胖小的兩個侄子。這時油漬麻花的門簾兒一掀,葉小天施施然地走了進來。
「喲呵!好香的味道!」
葉小天嗅了嗅香味兒,饞涎欲滴,轉眼看見于珺婷半蹲彎腰,握刀瞪眼,衝著那尾大鯉魚較勁的場面,不禁失笑:「行了,你快別耽誤胖大哥的生意了,交給那兩位小兄弟拾掇得了。」
胖小軒彬彬有禮地道:「我姓軒!」
現在,他已經知道葉小天不是土司大人的隨從了,他又不瞎,土司大人怎麼可能對一個隨從像對葉小天那般說話,一個隨從又怎麼會像葉小天一樣對土司大人那麼隨意,雖然他還是不知道葉小天的真正身分,卻已客氣了許多。
葉小天「哦」了一聲,道:「對對對,是胖小軒大哥,你快起來吧,有你幫忙,只能越幫越忙。」
于珺婷悻悻然地交出了手中的菜刀,一個小工慌忙接過,提到了嗓子眼的那顆心也終於落了肚。于珺婷白了葉小天一眼,道:「你怎麼來了,貨都卸完了?要是偷懶,小心工頭兒收拾你。」
葉小天嘿嘿一笑,得意洋洋地道:「我是什麼人?會在碼頭上扛一輩子的活兒?小魚姑娘,看清楚了,從今天起,在下就是碼頭上的四管事,專門負責計工、發酬!」
「你?這才幾天,你就混上工頭兒了?」
于珺婷有些不敢置信,葉小天從小混跡天牢,那些精於阿諛奉承之術的達官貴人也不知見過多少,再加上他識字認數,要想在碼頭上混得出息些自然容易。
葉小天一邊賣弄著自己的本事,一邊把于珺婷拉到了後院裡。已是深秋時節,一出廚房,燥熱之氣頓去,清爽之風撲面而來。
于珺婷輕嗔道:「便吃幾日苦又如何,去當什麼工頭兒,混在力工之中沒人注意你,一旦當了工頭兒,難說不會有個見過你的,認出你的身分。」
葉小天長長地吸了口氣,臉上已經露出欣然之色:「不太可能了!我正要跟你說,碼頭上臨檢的捕快和張家派出來的那些老媽子,全都撤走了。你我如果現在想出城,也並非難事!」
于珺婷呆了一呆,突地面露喜色,道:「文先生那邊有動作了!」
張家撤走搜檢的人,只在兩種情形下才有可能,一是格朵佬和涼月谷的援軍趕到,奪取了銅仁城,另一種就是張雨桐已經確認于珺婷逃出了銅仁,沒必要在城中繼續大肆搜捕。如果是援軍到了,想佔領銅仁,絕不可能無聲無息,所以于珺婷馬上想到了第二種可能。
葉小天微微露出欽佩之色,道:「不錯!據說文先生陪著你,已經出現在于海龍的大營裡面,向城頭罵陣。張雨寒親自去城頭看過,確認是你,這才撤了出城的檢查。那位冒充你的姑娘是誰?難道是你的孿生姐妹?」
于珺婷苦笑一聲,道:「如果我真有一位孿生姊妹,這土司的擔子或許就不必由我來承擔了。」
于珺婷幽幽地道:「這位姑娘是幾年前被我無意中發現的,至少有八分與我酷肖,如此這般,只消再故意打扮一下,模仿我的言行舉止,就算是至親之人,隔得遠些也休想發現破綻。」
葉小天歎了口氣,對她的憐憫之心油然而生。到處設下的機關暗道,還有這暗中安排的替身,可見于土司之前的處境恐怕比她自己說的還要不堪。旁人只看到她的囂張跋扈、八面威風,誰會想到她竟是要時時提防明槍暗箭,步步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葉小天放輕了聲音,柔聲道:「現在張雨寒派出臨檢的人已經全部撤回去了,我們要不要立即出城?」
于珺婷轉動了一下眸子,向他嫣然笑道:「既然我們已經沒有危險,于海龍那邊又已有了一位土司坐鎮,咱們又何必出城呢?」
葉小天疑惑地道:「你有什麼打算?」
于珺婷笑得好不狡猾:「咱們被他們攆得兔子似的東躲西藏,好不狼狽,現在機會來了,咱們不在他們的肚子裡頭大鬧一場,如何出得了這口心頭惡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