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這一代的武林06:今世高手
定  價:NT$280元
特  價:NT$199
優惠價: 9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為了追求「武林第一」的名號,江湖中人紛紛使出家傳絕學,誰才是當代今世高手?王小軍榮登「不負責胡侃高手」排行第一名,勝出的獨門絕活竟是懶人大法?!這樣也行?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唐思思因家裡逼婚憤而離家出走,卻還是逃不過唐家的勢力,為了顧全大局,只好答應下嫁。胡泰來眼見心上人就要嫁給別人,從此一蹶不振,王小軍為朋友兩肋插刀,決定實行搶婚,只是這個計畫能行得通嗎?另一方面,擔心兒子會被鐵掌反噬的王靜湖,一直伺機而動,欲廢掉王小軍的武功,他能得償所願嗎?

【武林秘笈】
崆峒派:創始於崆峒山,開山祖師為木靈子,精通絕學,其自創的「七傷拳」威震天下。臥龍生成名作《飛燕驚龍》中即有對崆峒派的描述,此外,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及古龍的《劍毒梅香》等書中皆有提及。
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父子對決
第二章 初戀情人
第三章 撩妹技巧
第四章 今世高手
第五章 金玉佛
第六章 虐狗也犯罪嗎?
第七章 伏龍銅掌
第八章 你們都是好孩子
第九章 夜襲唐家堡
第十章 帥氣的和尚大叔

不知睡了多久,王小軍在睡夢中冷不丁就聽外面有人大聲喊道:「夜襲!有人夜襲唐家堡!」
王小軍瞬間清醒,一骨碌坐起身來喃喃道:「媽的,怎麼我去哪兒,哪兒就不太平?」
陳覓覓拍門道:「小軍,你還好嗎?」
「我很好。」王小軍開門出去,胡泰來也正從自己的房裡跑了出來,三個人相顧一笑。
胡泰來忽道:「不好,思思在哪?」
唐思思和母親同房,跟他們不在一層,陳覓覓急忙掏出手機給唐思思打電話,胡泰來扯開嗓子喊:「思思!思思!」
這時就聽唐思思的聲音喊道:「我在樓下。」
三個人跑到一樓大廳一看,見唐思思和周佳正站在窗戶前向外探望。
唐家堡這會徹底陷入了混亂,弟子們衣冠不整、像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撞,大部分人都還沒鬧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說是有人夜襲,王小軍也沒看見任何敵人。
唐缺跳到院子中間大聲道:「不要慌,把燈打開!」作為唯一在場的唐家主事人,他此刻也只能勉強自己冷靜應對。
有人把四周的探照燈打開,唐家堡的院子裡頓時亮如白晝,隨之,王小軍瞪大了眼睛,因為就見唐家堡一東一西兩邊的牆上各站著一個人,拉起了一張碩大無比的網,網上綴滿了強力磁鐵,這兩人在牆頭飛跑,這張網就在院子裡拖來拖去,負責警戒的弟子們和他們正迎面對上。
這畫面有意思就有意思在:唐家弟子的暗器多為鋼鐵所鑄,在這張磁鐵網前,他們的暗器一脫手就歪歪斜斜地被吸到網上,有些離網太近的弟子,暗器明明還在手裡拿著,但被磁性所吸,便不由自主地飛了上去,還有的弟子的暗器從鏢囊裡「脫穎而出」,紛紛啪啪啪地被吸上了磁網。
王小軍樂不可支道:「有趣,能想出這個辦法的人也算是天才了。」
陳覓覓也笑道:「看來這張網是為唐門量身訂做的。」
牆上的兩人輕功絕高,他們拽著這張網來回奔行,儼然把唐門弟子的暗器當成了魚,要先來個斬盡殺絕,偏生有人不信邪,還在不斷地往上扔飛刀飛叉之類的暗器。
王小軍感慨道:「看得我都想吃牛排了——走,咱們去外邊看得真切些。」
他們一出來,立刻引得唐門弟子們怒目而視,唐家堡今夜就住著他們幾個不速之客,現在鬧出這樣的亂子,眾人不約而同地都以為是王小軍搞的鬼。
王小軍高高舉起雙手道:「看,這些人跟我們沒關係,我們就看個熱鬧,兩不相幫。」
這時唐缺也到了氣急敗壞的地步,他屢屢掏出蜂毒針射向牆頭的兩人,但那蜂毒針又細又小,往往離目標還有十萬八千里的時候就被吸得渺然無蹤,唐家弟子大都不會輕功,那面五六米的高牆平時是防禦敵人之用,今天卻成了掩護對手的絕好屏障,唐門弟子們只能搬來梯子準備爬上牆頭迎敵。
王小軍懶懶問唐思思道:「你們唐門就沒有會打飛蝗石的嗎?」
他這句話提醒了唐門弟子,其實這些人裡也有會打非鐵質暗器的,只不過數量極少,那兩人輕功又極高,所以難成氣候,這會他們全都拋下擅長的暗器,滿院子裡撿石子往上扔去,雖然準頭差些,倒也起到了虛張聲勢的作用。
王小軍這時問唐思思:「牆上那倆人你認識嗎?」
那兩個人臉面上都沒有特意遮擋,看年紀不過都在三十歲左右。
唐思思搖搖頭,向周佳看去,周佳凝神看著場上的局面,皺眉道:「不管對方什麼來頭,他們必定所圖者大,有這樣本事的人,絕不會隨隨便便跑去別人家搞個惡作劇就算,何況這裡還是唐門!」
隨著唐門弟子們集體改換暗器,牆上兩人終於有點吃不消了,其中一人忽然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接著唐家堡的大門被人一掌拍飛!
這兩扇大鐵門今天也算倒足了楣,下午被王小軍先拍倒一次,一時間無法徹底修好,被弟子們暫時固定在那,這時再遭重創,被拍飛的鐵門帶著一股狂風倒捲進來,弟子們紛紛躲避。
門外,站著一個瘦小的人影,這人把自己裹在一件寬大的風衣裡,戴著帽子,用白布遮著臉,只露出一雙發亮的眼睛。
王小軍悚然道:「此人掌力不在我之下!不,或許還在我之上!」

那人一出現,唐門弟子們不約而同地又把目光集中到王小軍身上,一天之內見到兩個掌力非凡的人,眾人不禁又把兩人聯繫在一起。
王小軍攤手道:「又看我幹嘛,我不認識他!」
他話音未落,那人已經先聲奪人地開打了,他速度極快,東一躥西一躥,所過之處,凡有唐門弟子都被他一掌拍倒,片刻之間,他在院子裡轉了個半圈,竟有一半的唐門弟子就此失去抵抗力,雖說他們不善近戰,可對上這人竟無一合之將也是駭人聽聞。
牆頭上的兩人壓力驟減,又開始兜著那張大網滿院晃蕩起來,悠閒的樣子就像大戲開場以後的龍套旗官一樣,那場景看起來既緊張又詼諧,可謂別開生面。
唐缺滿眼血紅,大喊大叫地指揮唐門弟子進行攔截,但是眼看已經難成氣候,那身穿風衣之人如影隨形地跟在那張網附近,全然不必擔心暗器來襲,網所過處他也隨之展開圍剿,唐門弟子就像落入了圈套的棋子一樣,被一片片吃淨。
看到後來,王小軍也覺得脖頸子發緊,那風衣人一語不發又乾脆俐落,占盡上風後更不來和唐缺搭腔,竟似要憑三人之力掃平唐門,但從他下手的力度看,似乎又不是有深仇大恨的樣子,這三人的目的簡單又直接——就是要把唐門所有的人都放倒而後快。
王小軍眼瞅三人馬上就要攻過來了,忍不住道:「那位老兄,你想幹什麼我不知道,不過咱們有言在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們跟唐門沒有任何關係,一會兒你可別誤傷了好人。」
唐缺怒目道:「我看這些人就是你招來的!」
王小軍嘿然道:「你愛怎麼說怎麼說,不過我提醒你一句,以你們唐門目前的實力,想要擺平你們,我們三個也夠了,還用得叫人來?!」
唐缺想想這話也沒錯,不禁啞然。
這時周佳踟躕道:「孩子們,我有個不情之請……」
王小軍道:「阿姨,您是不是想讓我們幫忙?可我跟風衣哥已經說好了,我們兩不相幫。」
周佳面有難色道:「可是……我和思思畢竟還是唐家人,你們要有能裡就幫唐門一把,就當是幫阿姨了。」
「這……」王小軍猶豫了片刻,他看看唐思思道:「思思,你怎麼說?」
唐思思見唐門弟子不斷倒下,臉上也有惻然之色,這時咬咬牙道:「幫忙!」
胡泰來一聽二話不說就要往上衝,王小軍一把按住他,小聲道:「你照顧好這母女倆,我總覺得這事邪乎得很,不知道對方還有什麼後手。」說完,不等胡泰來同意已經撲向風衣人。
陳覓覓同時一起躍出,大聲道:「我去對付牆上的。」
她腳尖在牆壁上一點,身子輕飄飄地穩在牆頭之上,牆頭那人吃了一驚,想不到唐家堡裡還有這等高手。唐門弟子有人幾乎忍不住要喝起彩來,他們白天被王小軍嚇破了膽,這時又見識了陳覓覓的輕功,如此強勁的兩人化敵為友加入了自己的陣營,他們的士氣也空前高漲起來。
王小軍往前一闖,擺開雙掌離風衣人還有十來步遠時嘿嘿一笑道:「老兄,殺人不過頭點地,我也有點看不慣你的做法了,不過咱們講好,只分勝負不……」
那風衣人更不答話,突襲而上,雙掌發出破空之音,嗤嗤兩聲已經按在王小軍胸口,王小軍被打得連退了十幾步,只覺一股陰沉之力順著心肺入體,他和那人還沒交手已經受了不輕的傷!
陳覓覓失聲道:「小軍!」
那風衣人眼神一閃道:「你就是王小軍?」
王小軍苦笑道:「我就是。」
「好,那就讓我領教一下你的鐵掌!」
風衣人再次猱身而上,雙掌掛定風聲猛擊,王小軍只覺從小腹到胸口又辣又熱,似乎一口血就要噴湧而出。
他這次受傷,有八成原因是他對風衣人並無敵意,想讓對方知難而退也就是了,可是沒料到對方下手毫不留情,他等同受了偷襲;他並無輕敵之意,卻吃了輕敵之虧,這只能說明對方機詐陰險。
風衣人在知道他就是王小軍之後,似乎才真的動了怒意,雙掌每每帶著破空之聲,就如兩把尖銳的鑿子直鑽,王小軍起初以為他掌法也以剛猛為主,這時才知道自己錯了,此人內力深厚,但掌法極陰極柔,間或又有堂皇威猛的招式,就算王小軍沒受傷時也是勁敵。
這時他手腳微麻、內力運行不暢,戰鬥力陡然降了一半,遇上這一輪猛攻無法以硬相抗,還回去的幾掌都是鐵掌三十式中以守為攻的招式,也正因為他看似隨意,也顯得這幾掌極為精妙,那風衣人微微點頭道:「你這幾招果然還不錯。」
只是這嘉許的話裡並無半點暖意,就像師父在鼓勵徒弟一樣,可以看出此人平時也是極其自傲的性子。
陳覓覓見王小軍眼看就要支撐不住,加緊攻勢,她的對手在牆頭閃轉騰挪盡顯伶俐,只是拳腳功夫差得太遠,數招之下就只有沿牆頭逃竄的下場,陳覓覓身子直掠而起,似乎要棄他不顧去相助王小軍,那人眼見陳覓覓背後露出了空門,緊趕一步揮拳打去,陳覓覓就像長了後眼一樣,側手用武當綿掌把他黏下牆頭,順勢在他肩膀上按了一掌,然後發足急奔向王小軍,如此一來,那張橫亙在唐家堡的大網終於發揮不出什麼功效了。
這時,胡泰來也已在救助王小軍的半路上了,陳覓覓在他身前一閃道:「讓我來!」她面帶怒色,婉轉躍至王小軍身前擋住風衣人,厲聲道:「你好不要臉,竟然偷襲!」
風衣人不急不躁道:「兵不厭詐。」
王小軍按著胸口喘息道:「不怪他,怨我廢話太多,廢話太多永遠是打架的大忌……咳咳。」
「你下去歇著!」陳覓覓喝了一聲,上前截住風衣人大打出手。
那風衣人一雙手掌白皙細膩,身材瘦小,儼然像一隻緊湊的螳螂,出招快如閃電、兇狠、見機極巧,而最讓人難受的就是他那股陰柔之勁,每每在人疏忽大意時猛然趁虛而入,陳覓覓的太極功夫講究氣定神閒才能發揮最大的威力,這會兒她又急又怒,又想著為王小軍報仇,出手不免意氣用事,好幾次差點被風衣人鑽了空子。
風衣人邊打邊悠然道:「武當小聖女好大的名頭,可是太嫩了些。」
王小軍見狀再次加入戰團,三個人都是一等一的身手,只是王小軍受傷之後不能再和陳覓覓剛柔相濟,由此三個人也打得難解難分。
那張大網被破之後,先前牆頭上的兩人就此消失,唐門弟子一簇一簇地慢慢聚集起來,眼看強敵就公然在院子裡和王陳二人惡鬥,竟然個個束手無策。
唐缺大聲道:「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打!」他抬手就要放針,手下有人道:「傷了自己人怎麼辦?」
唐缺喝道:「這裡哪有什麼自己人?」
這時周佳忽道:「大家別亂動,要是傷了朋友那就是作繭自縛,唐家堡的安危在此一舉——二太保,你帶人去守住門口,不要再讓人闖進來了。」
唐缺怒道:「唐家什麼時候輪到你說了算了?」
唐思思針鋒相對道:「讓你說了算,我們這些人都得死在這兒!」
唐門弟子們自然也有自己的小算盤,王小軍和陳覓覓雖然也不算什麼堅定的盟友,不過這兩人畢竟無害,而且還在為了保護自己等人拼命,而場上的對頭只有一個,暗器扔出去打到友軍的比例是三分之二,誰都能看出王陳組合一破誰也無法擋住風衣人,大夥誰也不是傻瓜,想來想去還是周佳的話靠譜,二太保一聲不響地帶著人去守門去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