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2
  •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2

  • 系列名:PS
  • ISBN13:9789864940776
  • 出版社:平心工作室
  • 作者:閃靈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2/1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從俄羅斯安全返國後,邱明泉收拾心情,
重新投入他的賺錢大業之中!
先有預知政府干預,而在股市海撈一票,
後又有與日本彩電的市場競爭,
面對既是商場上又是私人的敵對對手,
封睿教給他的,就是對待敵人不僅不能手軟,
還要徹底打擊,讓其永無翻身的機會!

面對歷史曾經發生過的大好機會,他們好好把握,
可面對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金融災難呢?
一邊是曾經給他過幫助的關晉升,
一邊則是多次試圖損害他利益的北經開,
該怎麼選擇,對邱明泉來說,已經很清楚了。

《星雲物語》作者閃靈,全新勵志耽美作品!

一邊是指導他重生後人生的成年版封睿,
一邊是對他熱烈示愛仍青春年少的封睿,
他們明明應當是同一個人,卻為何讓他左右為難?
大時代下的金錢與戀愛遊戲,完結篇波濤登場!
中國安徽省省作協成員,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
本職工作執鞭育人,主授經濟學、金融學、會計學;
副業閒暇握筆耕耘,耽美言情、武俠仙俠、奇幻西幻均有所涉獵。
累計出版簡體繁體實體書301多萬字,共計十幾套。
代表作:《終生操盤》、《翻雲覆雨》、《海中籬》、《星雲物語》、《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等多篇作品。
第十一章
邱明泉已經收起了起初的驚訝,畢竟現在的他,看這些財富數字已經能做到了雲淡風輕。
他微微一笑,神色不變:「恭喜啊東風哥,從今以後是黃金單身漢了。」
封睿更是在心裡暗暗點頭:在這一九九四年的當兒值得五百萬,放在後世,怎麼也是五千萬以上了,再加上後來這些東西被各種爆炒,最終值得上億也不為過。
這種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無論放到哪個富豪之家,也算得上拿得出手的傳家寶,何況劉家這種乍富的階層呢?
不得不說,傻人有傻福啊!
吳經理一下子就聽見了劉東風流露出來的薪金,心裡大動,趕緊道:「劉先生,您想出售這塊寶石嗎?我們店裡隨時可以接收,等切割好了定下成色,價格可以商量的。」
既然是個不富裕的人家,誰都願意套現吧?這可是五百萬啊!
劉東風正在猶豫,旁邊封睿實在忍不住了,在心裡不耐煩地叫道:「別叫他犯傻!不准賣。」
聽著他頤指氣使地說話,邱明泉卻滿心高興,忙對著劉東風說:「東風哥,我們不賣。你家又不缺錢,再說了,錢可以隨時掙,好東西想找可就難了。」
劉東風果然猶豫了,想想這麼大的事,總得回家和爸媽商量一下,於是便點頭:「對的,容我們考慮一下。」
吳經理心裡暗暗失望,可還是滿臉堆笑:「好的好的,那麼切割加工什麼的,就放在我們這裡吧,我們店的工藝您放心,絕對能叫您的東西煥發出最美的光彩。」
那位老師傅也眼光有點殷切起來,可是態度還是矜持的:「信得過的話,就交給我好了,切工什麼的,我老朱也算幹了三十多年。」
吳經理趕緊點點頭:「朱師傅在這行的手藝,你們打聽打聽,整個東申市都是有名的,放心的啦!」
邱明泉看看劉東風,幫他點頭:「好,那就先放在這裡切割,然後等你們給出設計方案,我們再詳談。」
雙方留下詳細字據,劉東風暈乎乎的還沉浸在恍惚裡,忽然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臉:「還是真的啊!」
邱明泉露出了一點溫潤笑意:「東風哥,你是有福氣的人。」
劉東風傻呵呵地笑了一會,忽然正色道:「到時候東西出來,我分你一半!那時候要不是你攛掇我,我可能就錯過了!」
邱明泉嘴角噙笑:「我才不要,你留著給你將來的媳婦兒吧。」
心裡,他欣喜雀躍地對著封睿小心奉承:「還是你厲害,這東西是你一力促成東風哥買下的啊!」
「呵呵。」
「東風哥是好人,所以有好福報呢。」
封睿淡淡道:「是啊,像我這樣又自私又陰暗、又冷血又刻薄的人,可不就落得屍骨無存,沒有好報嗎?」
邱明泉欲哭無淚:這天是沒法子聊下去了啊!

把劉東風送回了醫院,邱明泉開著車,又去見了程宵一面。
自從俄羅斯回來以後,他第一時間聯繫了明樂家電的總經理程宵。他並沒有任何隱瞞,直接把自己在俄羅斯的這趟見聞和盤托出,當然,他並沒有透露自己經手的這次貿易額的總數,只是委婉地表示,他不過是初次嘗試,帶了一點點貨過去,結果就找到了極好的買家。
程宵是何等聰明的人,立刻就欣喜若狂地嗅到了這裡面的商機,也完全明白了邱明泉的意思。
這個小合夥人啊,自己沒有時間精力做這些具體的貿易,所以就當機立斷,毫不吝嗇地將這些珍貴的商業訊息直接告訴他,交由他這個專業人士去經營。
反正他在明樂也是最大的股東之一嘛!
說到這一點,程宵和邱明泉接觸得越多,就越是對這個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大學生充滿了由衷的敬佩,甚至隨著時間越長,這種敬佩慢慢還滋生出了一點點類似敬畏的感覺。
隨著明樂家電的生意越來越紅火,銷售額、利潤幾乎呈現爆炸式的增長,而這種增長,程宵比誰都知道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就得益於邱明泉個人掏腰包做的那長達兩個月的超級廣告。
《東申日報》整整一頁版面的廣告,天天鮮紅的套紅字那麼明晃晃地閃著每一位讀者的眼睛!
除了廣播電視,家家戶戶、機關廠礦學校都會訂閱的報紙,這可就是最常見的宣傳媒介了,要知道,那是多大的影響力!
而且這種包了一個版面的巨型廣告,對於如今的人們來說,不啻於重磅炸彈!
沒過幾天,「明樂家電」這家新出現的民營家電零售企業的名聲,就在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中,徹底火了起來。
而這一切,還有個不容忽略的背景。
那就是,在當初邱明泉建議明樂出資做廣告時,程宵只拍板同意了包下中縫廣告,沒想到杜強中途殺出,邱明泉臨時決定加價,而多出來的十幾萬廣告費,是他私人腰包裡出的。
程宵不是糊塗人,得知之後,第一時間就要從公司走帳補償,卻被邱明泉堅決拒絕了。
「我沒和您這個總經理商量,就擅自做了決定,自然應該由我來承擔,不然萬一我判斷出錯,就太羞愧難當了。」邱明泉當時這樣含笑解釋著,「假如效果好,以後真掙錢了,您大手一揮,給我這個小股東多點分紅,也就是了。」
瞧瞧,既做了天大的好事,卻絕不邀功,在要求合理的分紅時,說得又這樣委婉,客客氣氣地捧著他這個總經理,叫人從毛孔裡都覺得舒坦。
更何況,這廣告的效果是如此逆天!
換了是他,程宵事後再三想過,他未必有這個膽識隨隨便便就撒出去幾十萬做廣告──整個企業的註冊資本金才兩百萬,進貨、培訓、周轉,處處都要錢,他每一天都在絞盡腦汁精打細算,可真不敢這樣豪氣干雲,一擲千金。
現在,坐在沿街的一間小茶室裡,邱明泉正和程宵面對面坐著,面前是一壺香氣撲鼻的黃山太平猴魁。
「邱老弟,快嘗嘗這家的太平猴魁,正經黃山深山裡的好東西。」他親自幫邱明泉斟了一杯茶,遞到他面前。
沒用常見的白瓷杯子,而是特意用了透明的大玻璃杯,隔著晶瑩剔透的水晶玻璃,碩大的葉片蒼綠,葉脈微呈紅褐,澄澈明亮的茶湯中,葉片舒展微微漂動,和一般的小型芽尖完全不同,霸氣盡顯。
邱明泉微笑接過,輕輕抿了一口,果然茶香和葉形相得益彰,也是濃香醇厚,和碧螺春、龍井一類的淡雅完全不似。
「好茶,味醇卻不張揚,有回味。」他微笑道,「程大哥喜茶嗎?我那裡有些朋友拿來的好茶,過幾天帶點給您。」
這兩年他已經成人,封睿這人品味挑剔,雖然不教他張揚奢侈,可是日常的生活細節上,早已潛移默化地講究起來,連帶著邱明泉的氣質也早有了巨大變化。
前世那個平庸而暗淡的小農民工,似乎也早已經是隔了幾生幾世的事。
程宵連連擺手:「邱老弟可別客氣,我喝茶倒是隨意的。只不過啊,這家茶室的老闆是我熟人,他和我說起他們的供應商的事,我覺得挺是感慨。」
「哦,怎麼說呢?」
程宵笑著喝了口茶,腕上的嶄新名錶在茶室的幽暗中閃著低調的光彩:「那個供應商是黃山當地的一個茶廠老工人。他實在受不了國營老廠的管理粗糙,覺得按照這麼胡亂經營下去,傳承了幾輩子的炒茶工藝都得毀了,就憤而辭職,帶著全家十幾口人,自己創了個茶葉牌子,專做太平猴魁。」
邱明泉點點頭:如今的時代,這樣的人可不少見。
「這沒到兩三年,就把生意做到了年銷售百萬元,還拿到了不少出口訂單,據說在一些海外華僑中都做出了口碑。」
程宵深深嘆息一聲:「我上次來和客戶喝茶,正好遇到那個老闆親自來東申市送貨,他和我聊了聊,言語裡還是對原先的茶廠充滿不捨和痛惜。」
邱明泉善解人意地點點頭:「我懂的,程大哥。就好像您看見自己原先的企業不行了,心裡還是難受。」
程宵原先所在的那家家電零售公司剛剛傳出了消息,不僅在剛剛過去的一年中大幅虧損,而且人員流失嚴重,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境地。
程宵他們一批骨幹員工破釜沉舟辭職,不願意在這艘將沉的破船上繼續等待,自然也更加速它的沉底。
願意走出來看看這大千世界的,都會發現,原來世界這麼廣闊和充滿生機!
邱明泉看著程宵有絲黯淡的神色,和聲安慰道:「程大哥,看開點。您看,無論是那個老茶廠,還是你們原先的單位,假如不能在時代的浪潮中找對新方向,就會迅速被這個嶄新的時代淘汰,這怨不得你們──就算沒有您,沒有那個茶廠老工人,一定會有別的人來做這個推力。」
他笑著拿出剛剛寄到他手裡的最新的長虹彩電宣傳冊:「而且您看,也有這麼多真正厲害的國企,痛定思痛、迎頭趕上了不是嗎?任何時候,機會都只會給真正的弄潮兒,不會給躺在舊體制上的庸才。」
程宵被他說得終於笑了起來,斯文的臉上充滿無奈:「邱老弟,每次和你聊天,我總覺得你像是長我二十歲。」
還真的比你多活了二十年呢,邱明泉在心裡暗暗道。
程宵拿過宣傳冊,隨便掃了一眼,就放在了一邊:「邱老弟,我今天來,是想介紹一個大客戶給你認識一下,他馬上就到。」
邱明泉有點驚奇,笑道:「程大哥,您覺得好的客戶,您全權作主簽訂單就是。」
平時他精力有限,當然不可能參與過多的明樂家電的業務決策,程宵除非遇到非常大的事,才會和他知會商量,難道今天的客戶非常大嗎?
程宵笑道:「還真是個超級大客戶。」
就在這時,他手裡的大哥大響了起來,他接了以後,向邱明泉稍稍示意,就起身離去接人。
沒過片刻,他就帶著一個人,從茶室外面走了進來。
邱明泉正在低著頭思考問題,忽然地,一片陰影就籠罩在了他們面前的茶臺上。
他淡然抬頭,目光和程宵身邊的來客一接,兩個人全都震驚地呆在了當場。
精幹的身軀,謙和的微笑,傲慢的眼神──竟然就是剛剛打過一場惡仗的中島!
中島顯然也被邱明泉的在場驚得完全呆滯,一臉和氣的微笑就像被凍住了似的,半晌才忽然碎裂。
他轉過頭,毫不掩飾臉色的陰沉,用流利但是生硬的中文冷笑:「程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
程宵被他的反應弄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詫異道:「什麼意思?這就是我和您說過的,我們明樂的大股東之一邱先生,我們談這麼大的生意,我想約您和他也見見,好生聊一下啊。」
他看看邱明泉那和平日大不相同的疏遠笑意,終於後知後覺地問:「你們二位認識?」
邱明泉在心裡等了一下,照例沒等來封睿的指點,好在現在的他,早已非昔日吳下阿蒙,應對也不會怯場就是了。
他似笑非笑地摩挲著手中的茶杯,淡淡看著中島:「對啊,有過兩面之緣。第一次,我搶了他幾千萬的生意;第二次,他在火車上看到我,不知道為什麼,像是見了鬼一樣。」
看著中島一瞬間更加青白的臉色,他心中更加篤定當日的猜測,目光也微微變冷起來:「可能在中島先生眼裡,我本就該是個死人才對。」
中島再忍不住,唇邊浮起一個虛偽的笑意:「在我見過的中國人中,像邱先生這麼年紀輕輕卻老謀深算的,是我平生罕見。」
邱明泉微笑頷首,明眸一瞬不瞬盯著他:「謝謝誇獎。不過中國人聰明的可多了,中島先生這是見識太少。」
中島不接這句,卻冷笑一聲:「只可惜你們中國還有一句老話:情深不壽,慧極必傷。邱先生思慮過深,小心短命哦。」
程宵再摸不著頭腦,這時候也看出來兩人之間的情形完全不對了,趕緊尷尬地圓場:「哈哈哈,中島先生真是中國通,不過這些成語俗語什麼的,還是容易用錯啊!」
邱明泉目光清冷,卻似乎完全不在意這明顯的詛咒,只微笑道:「沒關係,我命大福大,中島先生每造一分口舌業孽,必然會回報在自己身上就是了。」
程宵額頭簡直有點冒汗了,這是什麼情況?這唇槍舌劍的,根本不是什麼普通恩怨了,簡直是都恨不得對方立刻暴斃一般?!
「大家一定是有什麼誤會,這樣,坐下來談談,一定是能解開……」
他話還沒說完,中島已經陰冷地瞥了他一眼,神情充滿傲慢:「對不起,今天就到這吧。生意的事,容我還要好好考察一下貴公司。」
程宵大吃一驚:「中島先生,這、這……」
他看了看那邱明泉,小心地試探道:「公是公,私是私,要不……今天就到這,我們下次再單獨約出來談?」
中島冷冷看了他一眼:「東申市這麼大的市場,又不是只有你們一家家電零售商。可供我們選擇的餘地,可大著呢!」
他轉過身,正要掉頭就走,身後,邱明泉卻忽然悠悠開口。
「中島先生,我有句忠告要送你,願意聽嗎?」
中島身子一頓,緩緩轉過頭。
「第一,東申市的家電賣場,我們明樂一定會做到最大,不和我們合作,是你的損失,不是我們的。」他俊秀溫潤的臉上人畜無害,聲音溫和動人,可是下一句卻銳利如刀,「第二,這裡是中國,是我們的地頭,不是俄羅斯那個無法無天的地方。在這裡,你最好遵紀守法。」
中島臉上肌肉抽搐一下,陰沉地看著他半晌。
邱明泉卻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他舉起手裡的茶杯,做出碰杯的姿勢,向著中島遙遙一舉:「否則的話,小心埋骨異地、回不了你們的東瀛故鄉。」
不知道為什麼,距離在莫斯科的郊外莊園裡劍拔弩張只過去了兩個月,可是中島卻彷彿覺得,這個看上去溫潤無害的年輕人身上,又多了一些什麼東西,叫人隱約警惕和懼怕。
他當然不知道,那是經歷過生死艱險後的血光磨礪,來自於命懸一線後的必然成長。

看著中島一言不發倉促離去,邱明泉才慢慢舒緩下緊繃的神經。
剛剛的針鋒相對,他雖然表面上絲毫不落下風,可是不知不覺中,他還是挺直了背脊,身體不由自主做出了嚴陣以待的姿態。
不,不是怕中島,他心裡清楚地明白。
他是覺得孤單。
以往這種時候,身邊都有一個人。用熟悉的聲音和語氣,對他指點和教訓,好像有時還帶著頤指氣使的不耐煩。
可是,他愛聽那個聲音,愛聽那個人的顯擺和得意,愛聽他每每驕傲地說一句:「所以不懂要問,知道嗎?」
正沉浸在恍惚裡,身邊,程宵重新坐了下來,給邱明泉續了半杯新茶。
「邱老弟……這個人是日本凌友株式會社在東申市新任的社長,負責全面總代理。」他苦笑道,「我好不容易才聯繫到他,定好了初步合作意向,今後明樂家電的高階日系彩電,可就指望他們供貨呢。」
邱明泉淡淡看了他一眼,並不隱瞞:「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我在俄羅斯狠狠搶了他一筆訂單,他對我恨之入骨,另外,我在莫斯科被人買凶追殺,應該就是他開的價。」
程宵猛地大吃一驚,聲音都發顫了:「這、這是真的?!」
邱明泉淡淡道:「生死大事,我不開玩笑。」
程宵咬了咬牙:「我明白了,本來我是可惜這樣的一個生意大機會,可是既然和邱老弟有這樣的大仇,那就叫他滾一邊去,求我們來合作,我們也不幹!」
邱明泉終於啞然失笑:「這倒不必。假如他真的願意合作,價格又合理,您作主去談就是,不用理會我的私人恩怨──不過我是覺得,他恐怕心存著極大的惡意,不太願意和我們明樂有任何交往了。」
程宵也知道這其中的厲害,他是何等懂得審時度勢之人,立刻就選定了立場:笑話,寧可得罪十個中島,他也不願意和邱明泉這個小貴人有任何嫌隙!
邱明泉看出了他的肉疼,淡淡一笑,重新把桌上的長虹彩電宣傳冊拿過來:「程大哥,我正想和您說呢,以後我們的明樂,我建議把重心全部放在國產品牌上。」

終於和程宵就下一階段的經營策略、方向做了大致的確定,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
邱明泉提出來的建議,大多是和封睿前一陣就探討過的,雖然現在沒有得到他的參與,但是邱明泉早已經不再是那個只知道唯命是從、剛剛重生的小民工了。
憑著平日如饑似渴學習的各種經濟學知識,再加上前世那些有限的記憶印證,如今的邱明泉已經能夠自如地和程宵這樣的優秀企業家直接對話。
兩個人從茶室出來,分別開著自己的車分道揚鑣。
邱明泉獨自開著車,一時之間,竟然不太想回家。
車窗外的夜色已經漸深,七月初的氣溫微熱了,可是開著的車窗中迎來的風削減了那分熱意,邱明泉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開著,目光掠過這外面的街景。
似乎是熟悉的,又似乎陌生。
逐漸繁華起來的街道,依稀有了點後世的高樓林立的影子,可是有的地段,還有舊弄堂和老建築的影子,看著它們,邱明泉有點恍然。
時光如水,光影錯亂,不知不覺地,距離他重回這一世,已經過去了六年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